蝼蚁

蝼蚁

蝼蚁

两个月前。
一个帖子在贴吧里悄无声息的被顶上来,随即在微博被疯狂转载。
#八一八H市连环杀人案后续#“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过这个案件,反正楼主在一开始知道的时候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文明社会了,居然还有人做着这样丧心病狂的事。
具体案情经过楼主就不赘述了,感兴趣的小宝贝们可以自行百度一下,当时闹得挺大的,相当于是被迫公开,所以留下来的信息很多。
”“今天楼主想说的呢其实是这个案子的被害人。
跟进过案件的小伙伴应该很清楚当时王某(化名)前后共绑架十二人,最后仅有名被害人逃出,她就是小娟。
小娟的真名就不说了,她姓林,就读于x大学,楼主恰好认识。
说真的楼主特别心疼这个小姑娘……“林也还能背出这个帖子的大部分内容。
“这姑娘人真的超级好,遇到这样的事楼主也很难过。
”“虽然姑娘从来都不说,但是楼主也能想象姑娘在被王某囚禁的八天里都遭遇了什么……”“希望其他妹子自己平时一定要注意安全,记得防范别人……”林也用尽全力粉饰太平的日子终于被打破了。
那个楼主曝光的信息足够别人猜出她来了,一时间各种真真假假的安慰蜂拥而来。
“小也,我今天听别人说那个小娟是你,你没事吧?那个歹徒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啊?”“学姐你还好吗?我听说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啊,别做傻事。
”“小林啊,你别想不开,都过去了,好好过日子,听到没?”一个个打着关心的旗号,躲在一张担心的面具后面嗤笑,真让人恶心。
林也把手机关机,躲在家里,可仍有一些议论无孔不入。
其实她一点也不需要关心,她只想自己静一静。
安安静静的,活在自己制造出的什么也没发生的假象里。
原本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堪堪克服创后应激反应障碍,假装自己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学习生活,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
林也坐在天台边,眼前滑过无数张假意关怀又藏不住幸灾乐祸的脸。
她想起张岩强的话一句话:“我不是在害你,小姑娘。
你报警也没关系,我弄死那么多人,也没想在这个恶心的世上活多久。
你记着,你总有一天会后悔今天没有求着我杀死你的。
”林也低低的笑了,她说:“是啊,我后悔了。
”花了不到两天那个发帖人就被找到了,是林也同系的一个小学妹,也确实是认识。
小学妹的表情、行为、指控林也都不记得了,可能是因为药的缘故,这段日子林也的记性越来越差。
但她想就算她失忆她也不会忘记小学妹的那段话:“我一句假话也没说,我确实认识林也,我也确实同情她。
我没有捏造事实,没有恶意诋毁,我做的一切都是心疼她,并且想用她这件事情警醒其他姑娘,我没有犯法,没有做错。
出名?为了热度?或许吧,谁还没点私心呢?”“至少我还有点良心,帖子里的风凉话我都封了。
比起那些说‘自己衣服穿得那么浪,不强奸你强奸谁’‘怎么十二个人就逃出来一个,这个逃出来的怕不是也有点猫腻’之类的我觉得自己心已经够干净了。
”林也松开了握着护栏的手,就那样满不在乎的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是我错了吗?”“帮别人捡东西被人一棍子打晕是我的错吗?”“没有死在变态的手里好不容易活过来是我的错吗?”“吃了那么多苦得了这么个烦人的病是我的错吗?”上周林妈妈带林也去看完心理医生,看她状态不是特别好,不敢放她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子里,干脆就带到了方城家里。
方城是她的继弟。
林也自从得了这个病就经常失眠。
她不敢睡觉,只要一睡着,梦里就会出现一张张令人作呕的脸。
还有那段被困在张岩强家里的日子。
在方城家的那天林也依旧没睡着,半夜里起来想去倒水喝的时候听见林妈妈和方叔叔在吵架,两个人声音都压得很低,显得更加的恶狠狠。
“你是不是又带林也去看劳什子心理医生了?我都说了没用,那些都是骗人的。
林也不是好好的吗,你操的哪门子的心?”林妈妈哽咽着回答:“医生说小也会死的,小也再不治会去寻死的!”“林也很听话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你去跟她说好好活下去她难道不会听吗?让你别糟蹋钱别糟蹋钱,你一天到晚就顾着林也,我们的日子还过不过了?”我们。
林也小心的咀嚼着这两个字,苦笑了一下,原来她从来不算在这个“我们”里的人。
“我没错。
我只是太累了。
”林也说。
“我不想走了,没有人拖着我拉着我,我不想自己走了。
”林也终于眼睛里有了湿意,有了想哭的念头,终于感觉自己是个活在世界上的人,而不是飘荡着的幽魂,她带着哭腔,对着过往的风诉苦,“我以前也想赶紧把病养好,赶紧活得正常一点的。
可是为什么要有人把这些事情翻出来,为什么要抓着我问这些事?我一点也不想去回想!他们从来不在乎我是不是真的痛,是不是真的难过,他们只在乎我的回答是不是像他们意料中的那么惨!”“这个世上真的很恶心。
”“我想死了。
“林也抹了一把眼泪,眼眶猩红,很瘆人,“我想死了,但是我绝对不是害怕活着。
”年轻女人的声音愈发尖锐,在高楼与高楼间来回碰撞,回荡出丝缕万念俱灰的决然与泣血。
电话铃声突然在这个寂静的天台上响起,林也捞过自己随意扔在一边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小也,明天方城要开家长会,你方叔叔厂子里有事走不开,妈妈要去。
所以明天你可以自己一个人吗?”电话里传来一个很温柔的女声,在寂冷的夜里飘荡着,被楼顶的风卷着,气势非凡的撞向二十九层楼下的地面。
林也晃荡着双腿,语气如常:“我可以的,妈妈,你不用担心我。
”本来明天是林也去看心理医生的日子,以前都是林妈妈陪着一起去的。
可方城还是个小孩子呢,难免更需要照顾些。
“妈妈,你早点睡吧。
”明天我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林也想。
林妈妈像是不太放心,叮嘱道:“明天见到医生按着她说的来,不要藏着掖着知道吗?咱们都听医生的,妈妈盼着你好起来,知道吗?”“知道的,妈妈。
”林也乖巧的应着,空洞的双眼俯视着这座繁荣而又格外荒芜的城市。
她笑了一下,这样灿烂的笑盛放在她满是病容的脸上显得有些突兀,但还是很好看。
她说:“真好,妈妈,真好。
”林妈妈那边似乎有人再叫她,有仓促的嘱咐几句,匆忙的挂了电话。
林也麻木的把手机从耳边放下,一松手,手机便携着重重恶意坠下了高楼,摔得粉身碎骨。
突然就安静了。
于是在这样让人喘不过气的死寂里,林也无法遏制的回忆伴着没有温度的夜风弥漫在这个寒冷的天台。
而林也拥着满腔的恶意沉入黒甜的梦境。
“我想死,只是厌倦了所有人的惺惺作态。
”林也在最后一刻听着骨头挤压扎进肌肉里的声音这样平板而无情感的想。
夜行的黑猫窜过高楼,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

蝼蚁。

--免责声明-- 《蝼蚁》是一篇非常优秀的文章,文笔优美俱佳,如果这篇文章结尾注明了由本站原创,那么版权就属于本站,如果没有注明那么《蝼蚁》这篇文章则转载于网络,或者由本站会员发表,版权归原作者,只代表作者观点和本站无关,如果您认为《蝼蚁》这篇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我们会在看到第一时间删除《蝼蚁》这篇文章woku958351。

和-蝼蚁-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

<small id='woku958351'></small><noframes id='woku958351'>

  • <tfoot id='woku958351'></tfoot>

          <legend id='woku958351'><style id='woku958351'><dir id='woku958351'><q id='woku958351'></q></dir></style></legend>
          <i id='woku958351'><tr id='woku958351'><dt id='woku958351'><q id='woku958351'><span id='woku958351'><th id='woku958351'></th></span></q></dt></tr></i><div id='woku958351'><tfoot id='woku958351'></tfoot><dl id='woku958351'><fieldset id='woku958351'></fieldset></dl></div>
              <bdo id='woku958351'></bdo><ul id='woku958351'></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