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诺言

时间: 2019-07-24 20:09:58

年少的诺言

年少的诺言

1我跟周华,结束了三年爱情时光,决定步入生活的另一个阶段。
周华是农村来的,上大学进入这个城市。
家里就只有一对父母,后来也相继过世了,毕业以后就更是顺其自然地留在了这里。
周华能吃苦,人又上进,几年来事业也渐渐步入正轨,终于在这个城市有了一席之地,勉强也算得上个中上等人了。
至少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完完全全不是这个城市的陌路者了。
父母原本是不同意我和周华这段关系的,他们的观念里穷孩子不靠谱早根深蒂固了。
后来我领着周华回去,他们见着了他,也觉得是知上进真诚的好孩子。
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周华本来就生得好看,高挑的身子再随便的衣物往上一套都有一种别样的时尚感。
在长辈前又谦逊知礼。
对我,更就没有挑的了。
周华本就是一个浪漫的人,于他在一起任何一个日子都能被他过成独一无二的纪念日。
婚房的首付我父母说拿一半,他口头上应下了,转身就自己付了全部,房本上还只写着我的名字。
他把自己的卡交给我,说以后我看心情给他发零花钱。
我说男人的钱得自己拿着,我可不愿意操那份心。
他见我是真没那意愿才算罢休,可自己挣的钱也基本都变着法花我身上。
我妈说周华是个好孩子,叫我得拽捞喽。
我能不比她懂,自然知道周华的好。
可近来我发现周华有些异样了。
尽管他依旧大部分时间,大部分精力都在我这里。
可他独自行动的次数愈来愈频繁,时间也愈来愈长。
每每我担忧地问他是不是工作上出什么事了。
他都笑着说,“能有什么事,有什么事我都能解决,你就别操心了,安心地准备做你的周太太吧。
”周华是对我好,可也是对我太好了。
任何一点不好的情绪都不舍得带给我,谈恋爱的时候还可以。
可马上两个人就要一起过生活了,不就是应该什么事都一起承担的吗,我想着得替他分担点什么。
我保证,即便我跟着他出去,也没有一点不信任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心疼他,想为他做点什么。
所以即便我看见从家里出来的他把车子停在一酒店下,下车接着一个女孩子上车,然后驾车驶去我都不曾怀疑过他。
直到闺蜜陈琳找来气愤地对我说,“周华这混蛋,一开始我就说他不是什么好人吧你还不信,现在倒好,本事见长了,还没有结婚呢就学别人出轨了。
”“你这是咋了,他又怎么惹到你了。
”我对陈琳的话不以为然,因为对周华深信不疑,对他对我的的感情也深信不疑,“来,先喝点水去,有什么事呢,慢慢说。
”我拉着陈琳坐下,她见我无动于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在沙发上坐下,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扔给我,“你自己看。
”我拿过手机看,一家咖啡店前,一个女孩抱着周华。
我随意看了看表示我真的没有无视陈琳,才把手机放回茶几上。
“就这个吗?这没什么。
”周华这样年轻有为有气质出众的人,围在他身边的女孩子自然是多了去。
一两个纠缠的也正常,这些我都是知道的。
平日周华还会偶尔拿此来炫耀说“小唯,你看我那么受欢迎,你可得好好珍惜呀。
”而且看那张图,明显就是周华走在前面,女孩强过来抱他,而周华也有要推开的意思。
我对周华的信任,对我们感情的信任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达到我自己都惊愕的程度了。
“洛小唯,我说你是心大还是压根没心啊?你就一点不怀疑他?”陈琳显然被我给气着了,就差要跳起来把我掐醒。
“我有心,跟你的差不多,大不了多少,小琳,我相信周华。
”“行,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
算我多管闲事,我瞎操心,行了吧。
你就信吧,好好信你的周华,我就不在这里做恶人了。
”陈琳捞过茶几上的手机起身就要走,我忙拉住了她服软道:“小琳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你为我好,怎么是多管闲事呢。
”“来,喝点水,今天不走了啊,我给你做你最爱吃的红烧肉。
”陈琳才稍稍气消了接过水重新坐在沙发上,却还是不死心似的,“小唯,不是我不信周华。
你仔细想想,他最近就没有什么异常的?”“他和这女孩子纠缠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陈琳谨慎地补充到。
她的话给我提了个醒,周华最近,似乎是不一样了。
我不禁又拿着手机来看,那女孩,不就是他去酒店接的那个女孩?难怪我会觉得眼熟。
2我第一次遇见周华是午夜。
那天给一个朋友过生日,喝了点酒,散了以后我独自一个人过立交桥想着走一段路吹吹风醒醒神再打车回家。
从立交桥下来的时候周华坐在台阶上,双腿搭放在在下两节台阶,他抱着膝盖坐着。
他坐在最里边,又是在阴影里,这么晚,街上也没有多少行人,我也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走着就从后面撞了上去。
辛好我因为醉意扶着旁边的扶栏,才不至于摔倒去。
“你没事吧!?好好的坐在这大道上扮鬼吓人啊?”我站稳来有点气恼,大半夜的一个大活人呆哪不行,非得坐在公共道路上吓人,所以说话的语气也不大友善。
我嘴里埋怨着,也没有在意前面的人,自顾自地拉了拉衣服扶着梯子的护栏以叫自己站稳当一些。
这期间前面的人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他站得比我低两节台阶依旧高出我不少。
我才看着,原来是个清帅的男生,我还以为是醉酒的大汉呢。
他好看的浅色眸子看着我,似乎是明白过来给我造成的困扰,歉意开口说道:“对不起,我没注意到。
”“你……你没事吧?”本来对长得好看的男孩人都有一颗宽容的心,眼前的人又因为歉意而那么真诚,甚至有些局促不安。
我一时间为方才的有些过火的话而感到羞愧,连连摆手着说:“没事没事,我……刚才没有撞坏你吧?”男生也学着我的样子摆手摇头,说他一个大男人哪那么容易撞坏。
我们便都不禁笑起来。
闲聊了几句,醉意袭来头愈发的沉重,我不得不开口告别。
“你家在哪?我送你吧。
”他挡在我前面说,我疑虑地看着他,他看着我,随即扬起一个微笑,“女孩子这样……是不安全的。
”“那我又怎么确定你就是安全的呢?”我顺着他的话打趣回应到。
“这就得看你了,你要是不信,那我说多少遍‘我安全’也无济于事吧。
”“新开发街道,文苑小区。
”我把包包递给他说到。
他笑着,接过了包,也很绅士的扶过我下了天桥,拦下了一辆车。
3陈琳最终还是没有留下了,她只跟我说了句“留点心,”就把一切疑难都留给我了。
毕竟她待我再好,这也是我的生活,她终究不能替我做主。
周华踏进家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
他打了灯才看见坐在沙发上的我。
“你在家啊,怎么不开灯,不是最怕黑了?”他换了鞋走过来,和往常一样,很自然地揽过我,只是今天多了几分担忧,“怎么了,是不是哪不舒服啊?”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我额头上摸了摸。
我拉开他的手,才反应过来,我还没有做晚饭,“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别做了,我们出去吃吧。
这一个月都忙着婚礼的事,也没好好吃个饭。
”我迷迷糊糊地就被周华从家里拉出来了。
因为我的心不在焉,他顺手拿的披在我身上的外套一直往下掉,他便只好一直紧紧揽着我。
“怎么了今天?谁惹我们小唯不开心了吗,闷闷不乐的?”我一直在自己的思绪里,他的声音像是一阵阵轻风,我真切感受到它的存在,又自然而然不以为意没有回应。
菜上齐,他往我盘里夹满了菜我才抬眸看他。
也许是我的目光过于郑重,他似乎察觉到什么,也不嬉笑逗我,放下了手中的餐具看着我。
“周华,我们就要结婚了,你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我问他。
即便问出这句话之前,我心中也还是相信他的,直到看着他迟疑一瞬,错开我的目光低垂着头。
我才觉得心底一凉,没了底气:自己是不是信错人了。
“小唯……我……”“你爱我吗?”我打断他的话,他一时看着我,坚定地点头,“爱,小唯,我不可能不爱你了。
”“那么会有人,有事,让你改变跟我结婚的决定吗?”“不会!”“好,那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领证。
”周华显然有些反应不过来,毕竟我这前后的转变,我也不是很明白。
但我明白,都源于我爱他,我太爱他了。
我一直以为周华爱我,远比我爱他多得多。
我才明白,爱都是相互的,一方深,另一方也不会浅到哪里去。
他爱我不是吗,他愿意娶我不是吗?而我也爱他,这就足够了,为着这份爱,我就能够信任他。
哪怕这是个我没有把握的赌注,我也愿意冒险,毕竟爱从来都不是理智可言的。
4周华把我送到家自己却没有进来,他说他得处理一些事。
我大概能知道,和那女孩多少有些关系。
我没有反驳他,也没有质问,只是拥抱他,亲吻他后告诉他说“开车小心”。
我们约好第二天下午领证,他说明天来接我,也好,他不回来,我可以好好睡一觉。
毕竟明天开始,我的生活就从单人床换成了双人床。
我一直赖在床上,等着周华回家叫我,那时候我再开始收拾,我知道,他从来都愿意等我的。
不过他来之前,我却先等到了一阵门铃。
我以为是陈琳,我告诉她今天和周华领证的事,以为她是来训我一顿。
打开门,却是我不认识却又知道的女孩。
正是陈琳手机里抱着周华的那个女孩。
我见过她两次,第一次远远的也只能看个大概,第二次就是陈琳的手机里,只有大概看清楚三分之二的脸。
现在,她站在我面前,我觉得陌生又熟悉。
她五官平平的,透着些乖巧和怯意,我不知道是不是面对着我的缘故。
她的穿着也和她的脸一样平淡,简单的T恤搭着牛仔裤,就是百货楼里根本无迹可寻,小巷里却琳琅满目的那种T恤和牛仔裤。
我招呼她进来,她站在客厅里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手指本能而又慌乱地在身前搅动着。
“坐吧!”我给她倒来一杯水,她慌乱地接过去,也不坐,我看着她有些无措的目光,她大概是因为自己的穿着不太好往沙发上坐。
“没关系,坐吧。
”我笑了笑,她才长舒一口气似的,有些放松了,在沙发上坐下。
我怕加深她的不安,没有在她旁边坐下,坐在另一张沙发上。
她似乎很是感激,喝了口水,张了张嘴看着我。
我知道她是找我说周华的,先发制人固然有一定的道理,但在不了解实情的情况下那就是愚蠢。
我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悠悠地坐在沙发上。
良久,她才开口说到:“我……我知道你和周华哥要结婚了。
”所以呢,我不言语看着她。
她似乎又被我看怯了,我有些失落,总觉得我像是站在食物链顶端在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便尽力使得我的眼色稍稍不那么犀利。
她这才有勇气开口继续说:“我没有要来破坏。
”她说得极为诚恳,又忙放下水,从她口袋里掏什么,似乎想要借助什么东西,急于证明她话语的可信度。
然后我便看着她把一张卡掏出来,一双手畏惧似的递给我,似乎我是什么吃人的豺狼虎豹。
“这是周华哥的,我不要,我自己有钱,你跟周华哥说,我不要他的钱,我就回老家,我不会打扰你们的。
”女孩说着眼睛里冒着眼泪,又很倔强地不叫它落出来。
我才觉得事情似乎不是我想的那样,这女孩相貌平平,也不是什么有心眼的人,怎么可能缠得上周华。
听她的语气,又似乎和周华关系匪浅。
“你为什么不自己还给他。
”我问她。
女孩抬头看我,一双眼睛更显得可怜了,“他不见我,他跟我说他今天就会和你结婚,和你领证,他让我别来找他了。
”“你自己给他吧。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他应该差不多来了,你自己亲手给他。
”“不,不行的。
”女孩听了我的话惊吓地从沙发上弹起,“我得走了,周华哥看见我在这里会生气的。
”“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一起了才来找周华哥的,周华哥喜欢你。
”她说着低头,似乎是打量了自己一番,也觉得她没有什么可以和我争的资本,的确,所以我从一开始就不把她当一回事。
“我走了,希望你们幸福。
”她把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要走,我拉住了她,“他已经回来了,你下去会遇上他的。
”我把周华给我发的微信给她看。
她看了,慌张了,双手不安地在裤子缝线处游走。
我指着卧室对她说,“如果你害怕看见他可以进去躲躲,我们出去了你就可以自己走了。
”她听着犹豫不决,在听到钥匙扣进锁眼的瞬间还是跑向了卧室。
我捡起茶几上的银行卡的瞬间周华也正好开门进来,“给你发微信没回,我还以为你没有起呢。
”“怎么样,马上要成为周太太了,紧张吗?”周华过来抱着我亲吻了我的额头我才推开他,“早就准备好的事有什么紧张的。
”“你等着,我去换衣服。
”“去吧,”他又吻了我才放开。
我走到房间门前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身,他看着我,问:“怎么了?”我又走了回来,“今天你没有什么事吗?”“我?没有啊。
”他双手一摊,“我的事就是娶你回来。
”“没有什么重要的人需要你送吗?”我提醒他说,“如果有,我们也可以明天领。
”“你在说什么啊,还有什么人会比我的小唯更重要呢。
”他又吻了我,大概单纯认为我是婚前焦虑,“小唯,我会让你幸福的。
”他承诺着,我知道,他大概想宽慰我的焦虑。
“这个给你,”
和-年少的诺言-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