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鼠:云端之上

时间: 2019-07-23 17:33:34

猫鼠:云端之上

猫鼠:云端之上

1白遇棠想起淹没在黑夜中的古堡,想起附近那片总是雾蓝的海,还有后院大银杏树下的秋千。
白遇棠从小就没有生父,懂事起她就和一群孩子住在一起,大家都是失去父母的或是遭受抛弃的,后来她运气好,被有钱人家领养,童年倒是快快乐乐的,也并没有一般的孤儿凄惨。
“爸爸”虽然平日里对她很凶,总是教她做这些做那些,但也有温柔的时候,他把他的全部技艺都传授给了她,带她看各种文艺作品,教她如何辨别真假,仿造伪冒……白遇棠现在还记得,疾病张开大口吞噬他健康的身体和清醒的头脑,他躺在病床上艰难的用力呼吸,濒临油尽灯枯,眼中的神采却死死透露着不肯撒手人间的固执。
你向爸爸保证,你发誓,这辈子都不要离开小云。
记忆走到这里猛然截止,手用力地落在几个不知名的钢琴键上,发出“当”一声嘈杂的噪音,在空旷的房子里回响阵阵。
“睡不着?”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白遇棠一跳,她赶紧站起来回过头,才发现自己一个人坐在这儿太入神,什么时候有个人在身后她都不知道。
屋里没开灯,所有的光线来源都是大飘窗外的月光,那人背着冷光站着,连表情都看不清楚,整个人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你怎么来了?”白遇棠拧着眉头有些埋怨:“你不知道我现在很麻烦吗?”他坐到她的旁边。
“嘘,别说话。
”对方笑了,转过头,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黑亮的琴键上,英挺的侧脸轮廓,冷峻如月光刻出的一把刀。
他弹的是一首哥德堡变奏曲,温柔轻快的音乐前奏一响起,白遇棠就知道了。
忽然觉得心头一热,小时候如果睡不着,他总会给她弹这个曲子。
他是乐器方面的个中高手,或者说他对各类艺术都很有天赋,以前他们绞尽脑汁去学的东西,他只要看一遍就懂,说是天才也不过分,只是他自己并不十分感兴趣。
“我不是托人告诉你我抽不开身了吗?你不要来找我了。
”“你是说你脚上的这个项圈?”他皱了皱眉:“这个真的能难倒你吗?”“不仅仅是因为这个。
”白遇棠有些烦躁:“我答应过包队长,他这么相信我,我不能让他因为我背上罪名。
”“你以为他真的相信你?别傻了。
”他说:“我们永远没有办法和他们处在一个立场,你手上脏过,就永远不可能再洗干净。
”白遇棠冷笑:“我手上怎么脏的,你不明白吗?”“小白,你变了。
”他慢慢低下头,宽慰似的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掌心的纹路:“以前你从来不在意这些,是不是跟那个面瘫警官待久了,你也受了他的影响,难不成真的要金盆洗手改邪归正?你忘了爸爸说过什么?”白遇棠沉默了一会儿。
“我没忘。
”“我希望你不要骗我。
”他伸出手,冰凉的指尖细细摩挲白遇棠的脸颊,月光轻移,光线将他的脸分割成两半,眼在柔和的月白光线下,奉上一柄利刃。
“我准备好了,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2“死者付起云,21岁,青年作家,自由职业者,报警的人是住在他楼下的袁先生。
因为浴室里的血通过天花板漏到了楼下的厨房,袁先生察觉到了异样,敲门没有回应,然后找到物业开门,才发现他已经死在自家浴室里了。
”躺在浴缸里的是一个20岁出头的青年,浑身赤裸,半个身子趴在浴缸边沿上,面前有一面被打碎的巨大镜子,支离破碎的映出他毫无血色的脸。
作为一个作家,付起云有超出展直认知以外的美貌,若是说他是个当红影星也会有人相信。
老天就像精心计算过的裁缝一样,把他鼻梁、下颌的弧度,全都按着尺寸剪裁得当,让人觉得多一分少一分,都不是这个样子,不阳光也绝不阴柔,实际上是很雌雄莫辨的艳丽长相。
“屋内没有发现任何打斗痕迹,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是自杀身亡。
”王超看着自己的笔记解释:“付起云在十八岁时发表过一篇小说,叫作《云端之上》……”王超说到这突然梗了一下,露出一些为难的怪异神色。
展直奇怪的回头问:“怎么不说了?”“这篇小说尺度有点大,里面以一个十八岁的北漂少女视角,讲述了她和一个漂亮的富家公子纠缠的过程……听说当时在文坛轰动一时,只是女主角性格太黑暗,争议太大,后来付起云就一直沉寂,再没有作品面世。
”“我问过和他有联系的人,他这个人蛮奇怪的。
”王超继续说:“据楼下的袁先生和周围的邻居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只知道隔壁住了一个自由职业者,有猜测是个作家设计师之类的。
而且付起云从来不和任何编辑出版人见面,只在网上交谈,而且坚决不写自己不喜欢的东西,黑华社的出版人说他很喜欢付起云的才华,只是这个人实在太倔了,写的那些东西和当下社会的审美实在差太多。
像是《云端之上》那样天时地利人和的作品,很难再出现第二部了。
”“查过附近的监控,有发现可疑人员吗?”王超点头,将一张照片递到展直手里。
“这个人近段时间一直出现在付起云家的楼下,而且固定的都是在晚上7点左右。
”展直皱眉:“这能看出什么?”几张照片都只有一个模糊的身影,能看出来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戴着鸭舌帽,打扮穿着很休闲,像是大学下课后男生的那种清爽味道。
“他好像很小心的样子,监控录像只捕捉到这些画面。
不过我跟其他同事仔细找过其他录像,发现他有一天开车过来,根据车牌号码我找到了车主。
”展直再次接过王超的照片,露出了一丝微笑:“辛苦了。
”王超受宠若惊,这冰山竟然对自己微笑了?最近柔软了不少啊。
“应该的应该的。
”照片里的确是一个20岁出头的男孩,白皮肤小眼睛,长得算不上特别好看,但也端正清秀。
但方以恒本人却气质非凡,比照片上要英俊很多。
展直来到方家的书房,在方以恒对面坐下,台灯暖黄色的光线下,对方的脸半边发红,半边背光陷在阴影内。
清骨傲然,额头,山根,唇间,下巴线条极其流畅一气呵成,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和付起云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类型。
“请问你昨天晚上12点在什么地方?”“我在自己的书房画画,我的助手Alice可以作证。
”方以恒是国内美术界的新起之秀,一个人独居在偌大的郊外别墅,一位年轻美丽的混血女郎Alice作陪,真可谓是人间天堂。
别墅的后院子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更别谈里面的奢华精致了。
展直问他:“你认识付先生吗?”“我们在海市的一个学术交流会上见过一面。
”“只是见过一面吗?”“嗯。
”展直拿出照片:“你经常出现在他楼下,还敢说只见过一面?”方以恒笑了:“我确实只见过一面,我单方面的关注他,也算是见面吗?”“你为什么要关注他?”“展警官,你知道《云端之上》吗?”“我不清楚这和案子有什么关系,请你不要耽误我们彼此的时间。
”“有些事太直接了就没有意思了,你既然知道《云端之上》,那你知道《云端之上》说了个什么故事吗?”方以恒慢慢凑了过来:“是个爱情故事。
”3窗外正在下雨,展直坐在沙发里,翻出来从旧书店里买来的《云端之上》,因为是一本禁书,大致内容展直了解了一下。
里面描写的是北漂女和富家公子的爱情,不过尺度之大着实令人咋舌,展直只翻了几页,中间出现了一些特别露骨的词语,让本质上还是个纯情男孩的他适时而止。
本子倒是精装,做得很精美绝伦,就是封面是一团黄绿色的云雾缭绕,装模作样故弄玄虚,其实不过是小黄文罢了。
展直翻到前面,卷首语是:我只怕盛宴易散,难会再逢。
这句话有点熟,但展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出自哪里,正犹豫着,一旁的白遇棠凑了上来,就像看出了展直的心思,直白地指了出来:“罗密欧与朱丽叶啊,这都不知道吗?”展直回头白了她一眼。
“不会吧?”“我看过。
”展直不爽,一来是觉得她这模样太卖弄,一来是觉得白遇棠太清楚自己心里在想什么。
“你走路能不能出点声音?”白遇棠嘿嘿一笑,拿着罐冰可乐在他身旁的单人沙发坐下。
自从她搬到自己家来,越来越大胆放肆,最近这几天竟然敢罢工,还称自己不舒服不能出警,这模样有一点不舒服的样子吗?“听说那句话吗?大家都死掉,才是史诗般的爱情。
”白遇棠笑着说:“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尤其是朱丽叶,朱丽叶是这个故事里几乎完美的女性,她是孤独的,也是勇敢的,只有在黑暗待得久了,才会像她这样如此向往黎明。
”在某些时刻,某些白遇棠认真下来的时刻,展直会觉得她只是一个可爱单纯的小姑娘,和别人没什么不一样,如果她不是“锦毛鼠”就好了。
“哎!”白遇棠突然眼前一亮,她经常想到一出是一出:“去看罗密欧与朱丽叶吗?”展直对这种肉肉麻麻谈恋爱的东西从来就没什么好感,一再表示自己的工作还没做完,但架不住白遇棠生拉硬拽,劝服他这对案子是有帮助的,最后也没办法,跟着她来了剧场。
说来白遇棠也真是厉害,说来看临时就弄到票了,展直都怀疑她是不是早就在预谋这一出了。
闪耀的舞台灯光下,金发碧眼的男女主角深情地对恋人吐露自己的真心,舞台布景眼花缭乱地转换。
他们一会儿在晚宴上跳舞,一会儿在后花园约会,一会儿在享受彼此的存在浓情蜜意,一会儿因为身份和家族的阻挠,分隔两地,饱受折磨。
爱情是导演和小说家们不厌其烦重复的话题,尤其是这个故事,至今已通过各种方式上演过无数遍,所谓经典即是如此,谁都知道结局是不好的,但也许正是因为它的不好,才显得足外的高尚难得。
展直是理智而现实的人,一场剧看下来,并没有为此有所波动,倒是白遇棠,从中间段就开始哭,展直只好劝她:“哪里有那么伤心?”这一劝白遇棠哭得更大声了,后来实在太吵,引来场内其他观众的频繁侧目,展直也不敢再继续劝她,任她倒在自己身上,一把鼻涕一把泪,最后场内的工作人员终于看不下去,快要结束的时候,请他们出了剧场。
“对不起啊……”“没关系,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能待得住的人。
”展直冷冰冰地吐槽,白遇棠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来来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入秋的夜晚微风习习,泳池的水在灯光的折射下,泛着晶蓝的光,平静的水面偶尔被吹起轻微的涟漪。
白遇棠翻过栏杆,混进了四下无人的私人泳池,回头招呼展直:“来啊。
”“白小姐,私闯民宅是犯法的。
”“那我就一个人进去啰。
”白遇棠根本不管展直向游泳池跑去,展直出声叫她,又怕自己声音太大引来别人,那就真的阻止不了她了。
虽然平日里展直总是威胁恐吓她,但其实并不真的要对她怎样,她还是对自己有帮助的。
没有办法,展直只好跟着进去了。
离开剧场以后白遇棠就显得格外兴奋,展直受到了感染,没有对她发怒,只是责问她:“你闯进来干嘛?”“这里是剧场老板家的私人游泳池。
”展直听他这么说,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紧接着,白遇棠就松开他的手,在展直瞠目结舌间跃进了水中。
溅起无数水花,冰蓝的湖泊顿时活了过来。
和-猫鼠:云端之上-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