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少女

时间: 2019-07-22 22:13:46

猫少女

猫少女

也不知你曾种下的丁香花是否会如期的开放,转眼已过了七个年头记忆中阳光下的身影渐已模糊,只得轻触窗外的风再回某个记忆中的节点,迈着并不轻松的步子,向寂静了许久的岁月慢慢靠近。
我从不善于追忆已逝的过往,偶尔想起也权当是一场悠久的梦,梦过了酷暑与秋凉。
七年前的今天,正当午后,嘴里含糖的我正在老槐树下撒欢,那树说起来并不大,却比其他粗壮的老木要沧桑的多,也许是因为早年受旱又被虫蛀后经霜寒的缘故,它的躯干从中间分成两段,一面枯一面荣,就像后来的我,臃肿极了,要是换成别的树现在早已腐朽不堪,可它依然坚挺的活着即使并不完美的活着,许是伫立岁月良久,我并未把它当作一棵树来看待,我把它尊为生命的长者,时常来树下思考、吐故,纳凉。
时而顽劣的我经常顺着一边枯枝攀上树冠一侧最为粗壮的主干偷酣,这里俨然成为了我的圣地,当然这里不只属于我,除我之外还有着本地住户一窝见人不会跑的“傻鹌鹑”可能是我每次路过都轻手轻脚的从未惊扰它们,它们一家只把我当成远方的来客,也从不对我露出警惕的神色,当然最近来了一个自称猫的妙人打破了这异样的宁静,我本不善于交谈只不过此前在树下乘凉时偶然与那人结识,从此周末在这与她相聚成了我们之间的默契,即使嘴上谁也不让着谁互相控诉对方的无理和突兀。
这不,正当我在树下托腮思考时,一道倩影不知何时来到,悄无声息的从我眼前闪过,还顺便拿走了我手中攥的并不牢固的糖袋,还不忘抄起她那本从不离身的书朝我的头轻轻拍了一下,我依稀还记得在一段日子里经常和我可怜的脑袋亲密接触的正是钱钟书所著的《围城》,“喂,你又在胡乱想些什么呢,快上来,继续给我讲你的那些田野轶事,本喵今天心情不好!”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行事暴躁呢,说罢她真化身猫似的,三两下便攀上了那平时我小心翼翼才能登上的高大树冠,得意的把我珍藏了一天的全部糖果一股脑的倒在了嘴中,发出了银铃般的笑。
本想呼唤她小心昨夜雨疏风骤后在树干上留下的湿滑水迹,可贪玩的性子还是战胜了保持谨慎的理智,也有样学样灵敏的窜上了树,眼看着她毫不在意的坐在稍显浮空的枝干边,只得分出一直手小心翼翼的拽住了她的手腕,生怕一不小心会掉下去似的,你不解的看着我瞪大了好奇的双眼,直以为是我胆子太小怕滑下树去呢,兀的一笑眼睛都弯成月牙了,你嘲笑我说都多大个人了还这么怕高,时间仿佛都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是啊那一年你十二我十三。
我从没怕过什么,她也好像没有慌乱,即使是在很高的树上她也能任意潇洒的谈笑风生眺望远方,不过一对突然造访的螳螂打破了她的镇定,你明明撅着嘴说不害怕,可还是用手捂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它,逐渐埋头趴在我的怀里,好像只凭这样恐惧便能立刻消失不见似的,我打趣的说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呀!此刻反倒像猫少一点像鸵鸟多一点,这样说完你没有如往常一样与我争辨,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我把脚收起尽可能的让你舒适一些,鼓励似的拍了拍你的后背便不再说话了,只静静的感受夏季之外的另一种温柔。
并不强烈的窒息感把千言万语和因夏季躁动的心都堵在了嗓子眼,反而让那高温带来的热烈平复下来,当你放下猫科动物般的警惕和戒备后看似洒脱随性,可我上衣胸口处传来的湿热出卖了你一直以来假装的坚强,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不解且茫然的,因为你明明每天都看起来那么开心,想到这儿略微炽热的眼泪突然变得彻骨冰凉,我不知该怎样形容你那一刻的孤独和悲伤,只能把你抱的更紧一些,也不知柔弱文雅的你经历了何种悲欢离合才让你早早戴上面具且套上盔甲,许是和我一样已然开始了与命运的战斗,我什么都没有问,因为我知道像我们这类人只得自己在这世间风风火火走一遭才能明白与生的意义,从而更好的接受生活带来的馈赠,不该在他人面前无病呻吟多作乞怜之态,我明白你所要经历的风雨,踏过的崎岖终会让青丝覆上霜华把青春染了个遍!待尝尽时间甘辛味时,再回首已悄然过了许多个春秋。
不知未来的日子还要多久,我只愿祝你步履不停,往后无忧!
和-猫少女-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