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若为君,你必为后!

时间: 2019-07-18 22:53:34

我若为君,你必为后!

我若为君,你必为后!

“皇上,臣以为,白漓江乃是来历不明的江湖女子,称后恐有不妥!”“姜丞相所言甚是,臣等附议。
”白漓江嘴角微微抽了抽,将视线投到大殿中央,看他一身黄袍任由飞龙仰卧,额前垂下的珠帘,遮住了漆黑干净的眼眸。
“众卿家所言有理,封后之事改日再议。
”他短短的一句话,便是将她打入了万丈深渊。
她尤然记得他曾对着万里江山,亲口许下诺言:我若为君,你必为后!1她嘴角挂着轻笑,一步步退出大殿,回到她的漓江阁。
寒月宝剑斜挂在墙壁上,她伸手拿下来,剑鞘里包裹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夺命剑。
只有这把剑永远也不会辜负她!白漓江已经忘记她的手上沾满了多少鲜血,她只记得,少年时的他颤颤巍巍躲在桃花树下,任雨水淋湿了长发!“任展玺”!她曾经在心里无数次这般唤他名字,如今她却只能卑躬屈膝,在他面前一言不发。
他是君,而她早已不再是他心心念念的阿漓。
记得那时,他生性仁慈,却苦于生在帝王之家。
于是,她变成了他的剑,她在腥风血雨中辗转,他在春风秋叶里沉沦。
她时常在想,一直这般倒也岁月静好!直到他带回了新宠,名为箐姝!她一袭洁白无暇的轻衫,眼珠黑的如同无底的深洞里点缀着星辰般的光芒,黑发半边整齐的束起,其余则柔顺垂在腰间。
箐姝不但容颜姣好,出身也是不凡,是西凉王疼爱的小女儿,凉国最美丽的郡主!凉国虽处蛮荒之地,大多尚武。
箐姝却更像江南女子,温婉大方的气质飘洒在举手投足之间!她捂嘴浅笑,隔岸生花,迷倒了一众权臣,皆称此女贤良淑德,有母仪天下之风范。
从此,白漓江便只是剑,必要时拿出来磨一磨,无用时任她凋残!我若为君,你必为后!2他握着白漓江的小手看了许久,手上的蚕茧落入他的眼中,他细细的摩擦着。
而后悠悠道:“此双巧手,沾满了多少鲜血呀!”她闻言愣住,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眸,他到底是不同了,不似弱冠之年,他于桃树下,心思不经意间倾泻而出。
他永远是那个仁慈软弱的君王!而白漓江却是满手鲜血的恶魔!白漓江维持着表面的淡然,红了的双眼盯着他乌黑的眸子,之后便沉沦了。
“箐姝是个单纯的女子!所以,请你不要再伤害她了!”一句严厉的苛责使她瞬间清醒,她似笑非笑的望着他,若是她解释,他怕是也不会听信,因为没有谁会怀着孩子再自己捅自己一刀。
何况她还是箐姝,单纯善良的箐姝!而白漓江却是杀人无数的歃血修罗。
多么可笑?多么可悲!3先皇驾崩之时,安城并不如其名一般安安稳稳,魉王早已集结兵力守在城门,只等驾崩二字便可横冲入城!椒房殿内侍卫焦急的声音传来:“太子殿下,魉王已佣兵城外,切不可坐以待毙呀!”任展玺听着门外的动静,幽幽的叹了口气“二哥并未动手,若是此刻出兵,怕是要背上谋反的罪名!何况,父王还在此呢!”“太子殿下好生糊涂!魉王此举名为探病,实为造反!若您不早做打算,恐怕……”任展玺紧握着手里的诏书,关节处都已经泛红!安城虽有他这个太子,可是父王却下昭将皇位留给了远在边关要塞的七子展颜!原来父王一直没能忘记那个儿子,而他任展玺不过是一枚随时可以丢弃的棋子罢了!“兵马我已调拨,安城定然无恙!”这时门被推开了,门口站着一位红衣似血,面色淡然的女子,她手中端着一托盘,托盘之上放着观音细瓶,走来瓶子有液体晃动的声音,旁边是一只玉色琉璃盏。
侍卫见此场景,一语不发转身退出去,关上房门守在门口。
白漓江将盛满毒酒的琉璃盏递到任展玺手里,柔静的面庞不起一丝波澜,只是在他失手丢掉琉璃盏的时候,她的神情才凝滞了几分。
她抓起观音瓶亲手将酒灌进床上萎缩老人的嘴里,伴随着一声叹息与痛恨,她拉开了紧闭的房门。
“陛下驾崩!”4“陛下遗诏,储君继位!”魉王叛乱,白漓江带着三百精兵侍卫,在城门口展开了一场搏杀战,滚滚热血染的夕阳一片通红。
清内忧,平外患,因为冷血无情,所过之处鲜血淋漓,于是她多了一个名字——歃血修罗。
他不愿做的事,她来做!他不愿杀的人,她来杀!直至多日之后,大雪初降,魉王被诛毙,其余众党羽皆已俯首臣称,七子展颜也在奔丧的路上意外坠崖而亡!他已为君,地位稳固无人撼动,他只淡淡一句:“众卿家所言有理,封后之事改日再议。
”便抹杀了她所有的付出。
我若为君,你必为后!为了桃花树下哭泣的少年,她毅然放弃了漓江那座美丽的城池,奔赴中原一个名叫安城的地方,只为那一句:我若为君,你必为后!为了一个人,放弃了一座城!不料新后却不是她……那天,华丽的红色长裙,金黄的凤凰似乎要腾空飞舞,凤冠及顶,头上插满了金钗的箐姝笑的一脸温婉。
整个皇宫充满了喜气,处处张灯结彩,为封后大典忙碌着,众位朝臣也争先恐后的道贺。
白漓江独自坐在镜子前,古铜镜倒映出她粗糙苍白的面孔,她轻轻抚过眼角的泪痕,原来,心已经这般苍老了!我若为君,你必为后!携手伴汝,共赴白头!她抿嘴笑了起来,笑声回荡在空旷的漓江阁,显得格外渗人。
“你若为君,我必为后!”她喃喃的重复着,外人却听不清。
只记得她上一次叫他,他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说出的却是世上最薄凉的话!他说:“如果你愿意,就先做我的妃,或者我给你一大笔银子,任你纵马驰骋!你不是喜欢自由吗?你可以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他说:“我需要箐姝,她有势力可以助我平定桑马异族,助我开疆扩土……”她捂住了他的唇,她不想再听了!原来他放她走,只是因为她不再有利用价值了吗?而箐姝有,所以她即将成为皇后了?5她累了,她也厌倦了!她的手上沾满了血腥,既然如此,再多杀一人又有何妨?她向来不是良善之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她穿着血红的衣衫,提起寒月宝剑,目光淡然地朝大殿走去,触目所及是一片血红,晃疼了她的双眼。
她紧紧握住手中的寒月宝剑,这把跟了她十年之久的剑……始终如一的跟随!她拔出剑鞘,寒光铺撒在偌大的宫殿,所有人都面带喜色,她恍若不见,向中间的二人靠拢,不过眨眼间,侍卫的银枪剑闪着银光刺入她的背脊,鲜血如同水柱,湿了艳红的衣衫,她看见他疯了般冲过来抱住她,周围尖叫声不绝于耳。
该笑的不是吗?却为何有湿润的雾气模糊了视线?她看到他最心爱的人悲痛的样子,嘴一张一合的却听不清说的什么,她的头无力的垂下来,视线最后所及,是箐姝脸上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番外听说安城现有两任皇后,下场都无比凄惨!第一任在与小皇帝行大礼时,被喝了酒的侍卫刺杀身亡了!多情的小皇帝转眼就娶了第二任皇后,听说是个风情万种的异域美人,结果却因给小皇帝煲汤,不慎烫伤了脸,自此失了宠,一个人关在偌大的宫殿自生自灭呢!白漓江噗嗤一笑,点了点身边小丫头的额头,“听谁给你讲的乌龙?”“是宫里的百事通小李公公给莫离讲的!”莫离眨着懵懂的双眼,一字一句如实的回答。
“又在说什么笑话呢?”任展玺走过来揉了揉白漓江柔顺的长发,顺带捏了捏莫离肉乎乎的小脸蛋!“父王,我们什么时候去母后的故乡?您上次说过要带我去骑马射箭,可别反悔啊!”“嗯,咱们下月初就出发。
乖莫离,去找嬷嬷给你拿桂花糕!”一听说有桂花糕,小丫头开心的头也不回!这个白眼儿狼!想当初白漓江昏迷不醒,性命垂危的时候,任展玺不顾一切找到了神医喜乐,虽然治好了白漓江沉重的伤势,但醒来后她的腰部以下一点知觉也没有!恐怕这辈子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不过能重来一世,还换回了任展玺的爱,就算要了她的命,她也绝不含糊!莫离是他们回宫路上救下的一个孩子!父母都被山贼杀死了!只剩襁褓中快要哭断气的婴儿!他们收养了她,取名莫离!君莫离!为你付出一生,只为终了,能将名字刻上你的墓坟!漓江暗柳,孤冬墓坟。
残叶飘飞,百花凋零。
安城枯木,与我为证。
我若为君,你必为后!《完结》其实我并不想写番外的,因为我笔中的任展玺就是个绝情的人,他虽有仁慈的外表,却也有冷漠的心!可是我还是没忍住写了番外,因为我希望所有的爱情都能开花结果,希望所有的真情都能不被辜负!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所有人都能有开心美好的结局!内心独白任展玺我是任展玺,第一次见到白漓江的时候是我七岁的时候。
那时我并不得宠的母后被当时宠冠六宫的刘贵妃陷害,饮下了父王亲赐的毒酒。
小小的我缩在角落里,看着贵为皇后的母亲眼里含着不甘的泪水,拜倒在传旨公公脚下,嘴里不停的说着:“谢主隆恩!”母后因为父王的恩赐风光下葬了,也是在那一日,父王将他的宝驹旋风赐给了我,并封我为皇太子。
日行千里的宝驹旋风果然不一般,我骑着它狂奔了七天七夜,直到怀里的干粮吃完了,我才停下来!我不知道我到了什么地方,无论哪里,只要不是红砖金瓦就好!我躲在一颗桃树下,把这些天一直隐忍的情绪发泄了个干净,到最后实在吼不动了,只有无声的流眼泪!我的父王,我的母后,我曾经以为很幸福的家,我也很为自己嫡子的身份骄傲,毕竟我跟所有兄弟是不一样的!可是就在那几天的时间,我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变得支离破碎,我失去了爱我的母亲,而父王,不只是我的父王!我突然很想死在这个地方,这里荒无人烟,也难得的安静!
和-我若为君,你必为后!-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