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揉她微微颤抖花瓣_啊用力快点好深

时间: 2019-07-18 22:53:29

揉揉她微微颤抖花瓣_啊用力快点好深

揉揉她微微颤抖花瓣_啊用力快点好深

从马翠花那出来,二彪子的小心情就一直开始飘著,心在飘,人在飘,活了十七、八年,他终于才算活明白了啊,以前都听人家说女人这个好,那个好,不亲身体验一下那是绝对不会知道其中滋味的,甩开大脚丫子,箭步如飞,就是身上湿漉漉的有点难受,搁那浴室里面折腾,整得全身上下都是水,凑合著穿,家是不敢回了,回家就老爹那脾气还不打开了他的脑袋,说真的,要是真动起手来,他爹李虎现在真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是他总不能下狠手打爹不是,那样也太不是东西了,所以他打算上山先猫几天再说,在山上有他一个据点,是原来老猎户留下来的木头房子,他在里面存了不少东西,生活必备品都有,反正在深山里也没人敢去,将门一封死,动物也进不去,他十天半月倒跑那去呆两天,也算自己的山间别墅了。
山林子里,晚上是没有人敢进的,一般动物都是夜晚才出来活动的,特别是这种老林子,可是藏著有野狼、狐狸、野猪、山鹰子、长虫等大型猛兽,有的都是能吃人的,所以二彪子很享受地奔走在林子里,他可是不怕,从小都习惯了,不来野兽还好,来了正好今天晚上的晚餐都有了,这一天还没正经吃什麽东西,就吃一个女人了。
“呜,呜,呜呜啊!”什麽声音,这大晚上的即便是大胆的二彪子猛地听到这个声音也不由得心惊胆颤,野兽是野兽,再凶猛的野兽那也是血肉之物,看得见摸得著,可是要是遇见不干净的东西,那可就糟糕了,小的时候二彪子可没少听这种鬼故事,农村以前没别的事情,那时候电视机还不是很普及,一到晚上大家伙都聚在一起,热闹得很,会说的人就会讲一些古老流传下来的故事,当然人们最爱听的就是那些鬼神啊,妖怪啥的故事,二彪子小的时候可是最忠实的听众,什麽长虫大仙啊,黄大仙啊,胡大仙啊,女鬼佳人的故事啊,狐狸精变幻成美女害男人啊,反正人们的想象力是无限的,一个故事的流传更多的还是这种口口相传,而一传十,十传百,无数个版本就诞生了。
紧了紧手中拿著的一根棍子,二彪子听著声音的方向就摸了上去,尽管有些害怕,但是还到不了让他什麽也没看到就跑的地步,走了一段路,他忽然想起声音的方向是什麽地方了,那是一片乱葬岗子,也就是人们俗称的阴宅之地,就是安葬祖先灵柩的地方,也就是坟墓,是祖先得以长眠安息的地方,故称之为阴宅。
阳宅要看风水,阴宅也要讲究风水。
古人认为将祖先安葬在绝佳的风水福地,必能带给子孙後代吉祥如意,反之,如果风水不好,後人轻则诸事不顺,重则噩运不绝、家庭破裂,而这一片坟地就是周边几个村子公认的最好的风水宝地,死了人的一般都往这里埋,数十上百年下来,里面的坟头不下几千座,好大好大的一片,不过一般也就是清明扫墓的时候才有人来,这大晚上的,谁会来这里啊。
随著离得近了,那呜呜如鬼叫的声音也逐渐清晰起来,好象还是一个女鬼的声音,要说这边坟地二彪子可是没少来,由于平时一般无人来,这里也成了野兽的好去处,狐狸啊,黄鼠狼啊,长虫啊,还有野兔子啊,野鸡啊,山里的野兽这里出没的最多,因此他可是来这里下过套子抓过不少好东西,一条棍子在手,二彪子的胆气也是一壮,只是可惜自己趁手的铁叉子没拿来,嗷嗷一叫道:“谁,谁在那里哭呢,给我出来,今天我二彪子就来抓抓你这个女鬼!”他这一喊还真是声震八荒,那呜呜叫唤的声音一下子就没了,整个乱葬岗子一下子变得静悄悄起来,二彪子的手心里不知不觉地出了汗,湿漉漉的抓著棍子,让他不得不又紧了紧以便抓得更牢固些,鬼,还是一个女鬼,尽管有些害怕,但更多的还是兴奋,今天我就要抓个女鬼看一看到底是个什麽样子。
“二彪子,你是李家村的李二彪!”“啊!”差点没将手中的棍子扔了,尽管说是不害怕,可是受那些鬼故事的影响,二彪子的心神还是经受著一定的打击,只听得那声音幽幽荡荡,不知道从什麽地方发出来,声音倒是女人的声音,只是冷得让人发寒,让人浑身直打哆嗦。
“谁,谁在说话,有本事出来,不错,我就是李家村的李二彪,你个女鬼,我可不怕你,有本事给我出来!”舞动著手中的棍子,二彪子拼命叫嚣著,给自己鼓舞信心。
“鬼,哈哈,不错,我就是鬼,我要变成鬼,二彪子,我听说过你,你不是谁都不怕吗,好,好,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出来见你,而且还将我自己送给你,怎麽样,想不想知道和一个女鬼睡觉是什麽感觉啊!”这一下可说到二彪子心头上的痒痒上了,刚才他可是刚刚经历了从男孩子到男人的转变,在马翠花的身上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此时此刻他被这个女鬼一撩拨,彪性子一犯,不由得嘿嘿笑道:“好,好啊,只要你敢出来,并且跟我睡一觉,你说什麽事情我都答应你!”“好,这可是你说的啊!”一条披头散发的白影突然从一座坟头边上冒了出来,那是一座大坟头,由于比较大,所以根本看不见後面的情况,不过这道突然一冒出来,还是冷不丁吓了二彪子一跳,不由自主地身子往後退了退。
“哼!”微微一声冷哼,“我当人人说的二彪子有多厉害呢,原来不过也是一个胆小鬼,要是你害怕,我就回去好了。
”由于披散著头发,根本看不清长相,但是从声音上还是能判断出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对于女人的讽刺不管她是人还是鬼二彪子都无法忍受,一个箭步冲上去,大巴掌一下抓住那道白影,口里嗷嗷叫道:“好啊,敢看不起我二彪子,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厉不厉害,我就睡你这个女鬼了,有本事你就把我抓回阴曹地府去。
”“啊!”一声尖叫,那女鬼胡乱抓挠著,如疯癫一般狂叫道:“你们这帮臭男人,有本事就来啊,就来啊,我不怕你们,我是女鬼,我是一个索命的女鬼,我把你们的命都给索去,我要杀了你们,你们这帮混蛋,你们这帮混蛋王八蛋,啊,啊,啊啊!”二彪子一个没注意就没人家指甲给抓了一条血痕,不过这也让他认清楚了一件事情,这个女人不是一个女鬼,而是一个女疯子,连忙放开她,好男不跟女斗,再说也不知道她长个什麽样子,要是长得难看让人想吐的,白给他还不要呢。
见到二彪子放开了她,那个女鬼也好女疯子也罢也逐渐恢复了平静,依旧用头发遮盖著脸蛋,冷冷地哼声道:“男人都是一个德行,给你个机会也不敢把握,你要是不同意,我可就要走了!”二彪子把眼一瞪,雄风霸然地道:“还没有我二彪子不干做的事情,就是你长得让人呕吐,我也照样敢跟你睡觉,哼,谁怕谁啊!”“哦,是吗,实话说了,我就是一个丑陋的女人,所以你不能看见我的脸,完事以後你也答应帮我收拾一个人,交换条件很简单,你收拾了那个人,我就是你的人了。
”冷漠的声音让人听之浑身发冷。
“好,成交,**吧!”简单干脆这才是二彪子的性格。
“你就不问问我让你收拾什麽人吗?”“什麽人都没问题,我二彪子除了怕我爹我娘我小妹之外,还真没有怕过的人!”“这可是你说的。
”“对,就是我说的,你到底来不来,光说话也不来点实际的,让人上火!”“好,我脱,希望你能信守承诺!”“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二彪子一口唾沫一个钉子,说过的话就是算数的。
”天上挂著半圆的月亮,照得地面不算透亮,但也不算阴暗,借著月光也能看见不远处的东西,而就在这阴森森的乱葬岗子里,一个女鬼正慢慢地褪下自己的衣服,鬼穿衣服吗,这个只有去问鬼了,只是二彪子经过手感的证实,这不是一个女鬼,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除去衣服,脱下裤子,里面仅有的奶罩子和很老土的那种花格子裤衩子穿在那曼妙的身子上显露出不一样的**,虽然看不到她的真正容貌,但是从身材上来看,倒不失一个女人的味道,很高挑修长的身材,女人该有的地方都有,该大的地方也都大,该小的地方也都小,而当她在一阵迟疑之後又脱下了身子上最後的束缚,就可以一观最里面真正的风光,大的山峰可能比不上刚刚品尝过马翠花的个头足,但是也小不了多少,精致挺拔更有胜之,两条笔直白嫩的紧紧并拢,在那夹紧的地方,下面稀稀疏疏的几根毛发也顽强地露了出来,似乎要证明那里的生命力强盛,似乎要证明那里的风光很美丽。
本来也是一股子彪劲,二彪子的想法就是反正我是不认输,你就是一个让人呕吐的女人我也敢上,但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好象这不是一个让人呕吐的女人,反而是让一个男人蠢蠢欲动的女人,刚才发泄完的精力一下子又回来了,二彪子吞了口口水,咕嘟一声,发出好大的声音,然後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不顾一定地冲了上去。
和-揉揉她微微颤抖花瓣_啊用力快点好深-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