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木屋

时间: 2019-07-18 22:46:49

叶落木屋

叶落木屋

叶落木屋神隐窗外细雨伴斜阳,枯叶发黄犹清香。
石板小道声声响,小桥流水炊烟旁。
一叶知秋,秋意渐浓。
天气也开始发冷,终日游走于山林之中,夜里的寒凉竟只需一床薄被便能抵抗。
夜幕降临,斜阳退去,细雨仍在。
山间有路,便有人烟。
随着黑暗的笼罩,林间开始陆续亮起了发红发黄的烛光。
低矮的木屋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人影缓慢的晃动。
点上刚注满的煤油灯,拿出昨日挖的野菜,还有从几里地远的集市上用野鸡野兔换来的白米。
将米淘洗干净,放入锅中,添适量的溪水,野菜等粥快煮好时刚入。
时间长了,如此简单的菜粥也变成了一种美味。
二十年前,逃到此地的时候,这还是一个上百人的小村庄。
慢慢的年轻人都搬走了。
我变成了残留的十几户中最年轻的一位。
粥已喝完,细雨变大,烛光晃动,有风渗入。
收拾干净,吹灭烛火,和衣而睡。
次日醒来,不知何时。
开门看屋外景象,想是昨夜雨一直未停。
搬来竹椅,靠门而坐。
可能上了年纪便老是不自觉的回想从前,若不是二十年前的意外,我可能······可惜时光回不去,覆水难收,错了就是错了。
不知坐了多久,眼中模糊的映入两个人影。
定睛一看,不是幻觉。
人影互相搀扶着向我靠近,片刻间来到了我面前。
一男一女,大约二十出头的年纪。
身穿丝绸做得衣服,算是富裕人家。
应该是昨夜淋了雨,二人都十分狼狈。
见我在此,二人慌忙上前,男子似乎挺重礼数。
上前作了一个我早已忘记的礼。
“老先生,我们夫妻二人回家途中,不幸,所乘马车坏了。
车夫去临近的街市上修车,吩咐我二人在原地等他。
可我夫人吵闹着饥饿难耐,在我们寻找饭馆时迷了路,昨夜雨大,慌忙躲雨,找了个避雨的山洞,今早出来后不知怎么就来到了此地。
还望先生能让我们进屋休息片刻。
”老先生,难道我已经到了被称呼老先生的年纪了。
也是,算算也过了知天命的岁数,再加上在这山林中人看起来是显老态。
见我迟迟没有回答,女子等不急了。
“我们会给你钱的。
”在此地银钱并没有多么重要,但我还是决定收留他们,因为好久没有见过年轻人,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一些外面的事情。
推门,转身入屋。
他们也跟着进来,木屋虽小,但仍然有两间屋子,一个喝茶的桌子。
招呼他们坐下,支起火堆。
让他们能尽快烤干身上的湿衣,他们坐定,火也烧旺。
“老先生,我们两日没有进食了,我怕我夫人坚持不住,能否给予我们一点填饱肚子的吃食。
我们一定会好好答谢您的,若是您不想要银钱,等我们出去之后,您可以问我们索要任何物品作为报答。
”拿出所剩不多的白米煮上,窗外雨声似乎又变大了,看来今天是没办法领他们出去了。
米饭煮好,刚好盛了三碗。
吃过之后,男子问我何时能领他们出去,他怕车夫找不到他们回去不好交差。
想想也是一个车夫把少爷夫人给弄丢了,回去免不了受主人家的责罚。
想不到他一个富家的少爷,还能为一个不相干的下人着想。
并且他说话也斯斯文文的,对人也十分客气,一定是饱读诗书的。
只是他夫人的言行举止与他不太般配。
“今日怕不行了,雨未停,路不好走。
明日雨停了,便可。
”男子见我言行得体有些吃惊,我明白他的疑虑。
“你不必多想,我少时识过字,读过书。
因被一些事困扰才搬来了此地。
”“这屋子怎么漏雨啊”女子小声嘟囔着。
“相公,过来帮我捏捏肩,走了一天,身子都快累垮了。
”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但仍然往夫人背后走去。
夜色渐浓,寒意愈重。
女子穿着未干的衣服坐在火堆旁发抖。
思虑过后,决定为他们去旁边的屋子借两床被子。
喊男子与我同去。
走在石路上,提着灯,打着伞,并列而行。
“你与你夫人成亲多久?”“已经三个春秋了。
”“你们是如何相识的?”男子轻轻叹了口气,“我家是做玉器生意的,我夫人娘家是开钱庄的,前几年我家生意亏损,向夫人家借了银钱。
可是到了时间,没能凑够银两归还。
岳父大人见我斯文有礼,便让我娶她女儿抵账。
”“你心中可有不愿?”男子沉默没有回答。
借来棉被,返回家中。
推门,女子倒在了火炉旁。
男子慌乱上前,将夫人上床躺下,摸了摸额头,大概是着凉发热了。
“老先生,这有大夫吗?”“木屋偏僻,没有行医之人。
”“这可如何是好啊”男子急的头上发了虚汗。
“若是发热,也好治,我备得有药草,你煎给她喝。
”“真是多谢您了。
”喝药睡下,等第二日的情况。
醒来时,男子已坐在了夫人床旁。
有些担忧,但更多的是惊怕。
女子热已退去,但仍昏迷。
脸色惨白,呼吸微弱。
情况不对,我上前把脉,观其瞳孔。
确定她是中了一种慢性毒药,若不出意外,此毒两年后才可发作,身体渐渐衰弱,一般大夫不易察觉。
可能是发热的缘故把药的毒性发大了。
“我需要出去取一味药,在这期间我会为她扎上几针保命。
你留在这看着她。
”“你会医术?”男子完全没有料想到。
也许没有二十年前的意外,我可能已经成为了名医。
十岁跟着师父学医,二十岁已学有所成。
侥幸,治好了几个大病。
名声鹊起,一时无两。
三十岁,不听师父劝告,自立门户。
在为一位官员的夫人看病时,自创药方,导致病人病情加重。
官员大怒,要抓我入狱。
师父周旋,助我逃离来到此地。
从此隐姓埋名,度过余生。
取来药,煎好,喂她喝下。
症状缓解,女子苏醒。
雨早已停止,路也可行人。
可以送他们出去了,行至大路,为他们指明方向,看着男子远去的身影,不知昨夜对他说的话,能否改变他的心境。
“一念之差,若成大错,悔之晚矣。
若计划顺利你夫人两年后不治而亡,难道你心中不会有愧。
若计划不顺利,你毒害夫人,不仅自己遭殃,更会祸及家人。
你夫人只是娇惯了些,日后,你真心待她,定会有所改变。
”雨后,叶子飘落。
人生如这秋天一般,有雨,有风。
风雨过后,只剩下满地的叶子。
捡是捡不完的,但时间长了它也就消失了。
和-叶落木屋-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