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王妃,已上线

时间: 2019-07-18 22:46:48

炮灰王妃,已上线

炮灰王妃,已上线

1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不过对于湘湘来讲,她不用杀人放火如此凶残的手法,也可以得偿所愿。
比如说只需要在王爷楚玄的茶杯里放点安眠药。
其实以她现在的身份她完全不用这般小心翼翼,毕竟没人质疑正牌王妃会做如此匪夷所思的事。
但湘湘为了保险起见,从偷偷买药到煮水泡茶最后下药完全一个人,更神奇的是她下药的目的只是想要楚玄能够专心致志的睡觉而已。
“这等小事让下人去做就好,爱妃何必亲自操劳?”话虽如此,可楚玄眼角含情、嘴角含笑的傲娇模样出卖了他其实很欢喜的内心。
这是湘湘第一次看见楚玄的正面无码清晰的温暖笑容,长得帅就是不一样,无论是冷峻严肃还是温润如玉都是一样的好看。
湘湘的注意力都在楚玄的那张俊脸上,所以奉茶的手一歪,托盘里的茶杯摔个粉碎不说,里面滚烫的茶水一滴不落的全部浇在楚玄的脚面上。
随着楚玄的一声痛呼湘湘不只是吓跪了,简直要吓尿了!如果不是楚玄一把把抖成筛子的湘湘从地上捞起来,“奴婢该死”这四个字可就从她口中呼之欲出了。
“爱妃本就不适合做这等粗活,无妨。
”楚玄明明疼得颤抖了,居然还顾得上安慰湘湘,“本王记得你在出嫁前有个贴身伺候你的丫头,怎么不见她跟来伺候?”“是这样的,”湘湘尽可能的模仿萧云曦的语气和神态,“湘湘有了意中人,臣妾便给了她自由身。
让她走了。
”湘湘在说这些的时候目不转睛的盯着楚玄,想知道他会作何反应。
谁知楚玄表现的很开心,“走了好,本王记得那丫头傻呆呆的,她要是一直伺候你本王还不放心呢。
”楚玄损完湘湘又接着夸“萧云曦”,“爱妃果然还跟小时候一样心地善良。
”除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俗语,湘湘实在找不出其他说辞来形容楚玄的眼瞎。
这个眼瞎有两层含义。
一是说楚玄对刁钻泼辣的萧云曦并不了解。
二是说惘楚玄对萧云曦一片情深,竟然看不出萧云曦的灵魂已经不在她的躯体内了。
而他口中甚不满意的傻呆呆,现在是萧云曦躯体的主人。
一切还要从萧云曦另有所爱说起。
跟所有民间话本子里描写的一样,官家小姐偏偏不爱门当户对的指婚对象,非要跟什么落魄书生相亲相爱,只不过结局各种各样不尽相同。
而单从萧云曦的角度来看,她算是逆袭成功的。
这还要多亏她娘亲是南疆人,不仅精通施法落咒,就连移魂换魄这等难以掌控的禁术也信手拈来。
只不过到了萧云曦这里,她爹萧老将军绝对是禁止的。
因为没有多少人知晓萧云曦娘亲的真正身份,他更怕自家女儿学会这些后会引来麻烦。
偏偏萧云曦不是个安分守己的料,从小就喜欢玩偷梁换柱的把戏,不是胁迫湘湘换上她的衣服坐在屋里冒充她,要不就是溜出去玩,再就是趁着萧老将军不在家偷看他娘亲生前的那些禁书。
于是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萧云曦在出嫁之前成功的将自己和湘湘对换,逃婚追求自己的真爱去了。
2“王爷!”湘湘强压着作呕的欲望学着萧云曦的千娇百媚,“你的脚烫伤了,妾身真是好心疼。
”湘湘本来还想挤出几滴眼泪来,奈何演技实在不到家,眼睛都翻疼了也于事无补。
湘湘的面部表情过于丰富,落在楚玄眼中还以为是她心疼的脸扭曲了,连忙抱住湘湘柔声安慰,“如此小伤,爱妃不要介怀。
”一言不合就占便宜?从未和男性亲密接触过的湘湘本能的就推开了楚玄。
“妾身,妾身还是拿药去好了.”湘湘结巴的说完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一边跑还一边自我明志,我还没报仇呢,万不可被美色所诱惑!本来嘛,丫头翻身变女主人还有这样一个玉树临风又温柔专情的夫君也算人生一大幸事了。
奈何湘湘有个记仇的小性子。
记得还在将军府的时候,湘湘陪着萧云曦在将军府的后院对着池子里的荷花碎碎念她的逃婚大计,不过一会儿楚玄就来探望自己的未婚妻。
萧云曦为了自己的出逃计划能够顺利进行,表面上的倾慕之情还是要有的,于是赶紧起身相迎。
只不过性子耿直的湘湘实在无法直视上一秒还在诅咒楚玄的萧云曦,下一秒就能甜甜的呼唤一声王爷,萧云曦的演技爆发太快好比龙卷之风,湘湘手里的遮阳伞没有跟上节奏,脚步一慢让萧云曦暴露在烈日阳光之下。
然后萧云曦柳眉一蹙,楚玄大手一推,就把湘湘推进了荷花池。
而楚玄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将掉在地上的伞捡起来继续为萧云曦遮阳,丝毫不顾及湘湘的安危。
等到湘湘挣扎的爬出来时,楚玄和萧云曦已经飘然远去。
所以湘湘心里有怨气也是理所应当的。
但眼下湘湘不得不虚与委蛇的继续伺候楚玄。
都说养尊处优的人那双手一定是细腻柔滑的,原来脚丫子也是不例外的。
湘湘一边给楚玄抹烫伤膏一边感叹着命运的不公平。
“想不到爱妃上药的手法如此娴熟轻柔,本王现在觉得好多了。
”那是,我一个粗使丫头什么活没干过。
但楚玄的花痴脸让湘湘觉得很不爽,于是她报复性的按了一下楚玄的受伤的脚面。
果不其然,楚玄的花痴脸消失了。
“妾身弄疼王爷了,真是该死。
”疼就对了,疼死你才好呢!“爱妃若真觉得心里有愧,不如待会好好的补偿本王一下。
”夭寿啦,老司机要开车?这就是湘湘为什么要用蒙汗药放倒楚玄的原因。
湘湘别过头,躲开楚玄灼灼的目光,“妾身还是觉得王爷应该先好好养伤。
”楚玄一愣,随即无所谓的笑笑,“爱妃所言极是。
”3独自一人躺在楚玄舒适的大床时,湘湘突然想起来萧云曦。
其实,楚玄对萧云曦真的很好,好到当湘湘在成亲当晚因为紧张过度拉了一整晚肚子都没有责备和厌恶她。
而现在湘湘再次提出独处楚玄也不介意。
就是不知道如果萧云曦了解到湘湘的美好人生时,会不会后悔当初逃婚的决定。
湘湘从未如此的劳心费神,所以她成功的失眠了。
等到日上三竿,太阳光打在湘湘脸上时,湘湘尖叫出声。
“什么时辰了?我又要挨打了!”“爱妃,是不是做噩梦了,别怕,本王在,没人敢动你。
”疑?本王?哦,我是王妃。
当主子真好!湘湘还没从得意中回过神,就进来好几个丫鬟,为湘湘梳洗打扮起来。
“她们几个都是府里比较伶俐的丫头,以后专门负责爱妃的衣食起居。
”找几个聪明人全天候守着她,那还得了?!“妾身习惯了湘湘,恐怕一时不能适应他人。
”湘湘这样说本想在楚玄心里为自己加个分,岂料楚玄又继续数落她的不是,“多年的主仆情分抵不上一个男人,真是不念旧情。
”“你差不多得了!”湘湘这一嗓子吼出来才发觉不妥,赶紧放慢语速,“湘湘跟随妾身多年一直尽心伺候,妾身也该成全她的一片痴心才对。
”楚玄也不恼,依旧满面笑容,“只要爱妃高兴,怎么都好。
”好样的湘湘,又躲过一劫!湘湘正在暗自庆幸,就听楚玄故作神秘的说道,“待会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
”“去哪儿?”考验太多了吧!“去了就知道了。
”事到如今,随机应变。
4原来楚玄要带她来的地方是桐心斋,这里的点心据说和御膳房的不分伯仲,价钱自然也是寻常百姓望尘莫及的。
不过像萧云曦这样的官二代想吃什么当然都是可以的,萧云曦最爱桐心斋的枣片糕,心情好的时候或者需要湘湘为她顶包的时候就会赏给湘湘一些,这也是湘湘唯一能品尝到的点心。
看着眼前满满一大盘子的枣片糕,只属于自己的枣片糕,湘湘开心的简直要飞起!不过表面上还是要矜持一下,就优雅的抓了一小片塞在嘴里。
甜甜的枣香味瞬间弥漫在湘湘的嘴里,湘湘的心里也涌现出不少甜蜜。
湘湘吃的心满意足,楚玄也拿起一块细细品尝来。
“记得我第一次看见爱妃,爱妃就在吃这枣片糕。
后来见我经过,爱妃还因为害羞用手帕蒙上脸,你那时的举动真是太可爱了。
”听了这话的湘湘停下了吃枣片糕的动作,还把手里没吃完的半块发脾气似的往盘子里一丢。
“我不想吃了。
”“没有关系,我命人包起来带走回王府继续吃。
”“我是说我吃腻了,以后都不想吃了。
”湘湘都不知道自己哪来如此大的勇气敢这样作,但对萧云曦有求必应的楚玄依然好脾气的说,“那我们回王府就是。
”“不好,”湘湘摇摇头,“妾身要逛集市。
”想当初湘湘还是丫头的时候,哪有机会逛街游玩。
如今可不同,她可是正牌王妃,不仅可以悠哉悠哉的逛逛逛,还能随心所欲的买买买!而且为了整治一下楚玄,湘湘坚持要楚玄走着逛了一整天。
楚玄的眉头越皱越紧,脸上的神色也越发的痛苦不堪。
尽管如此,楚玄依旧只字不提回王府或者叫马车,随着湘湘的性子来。
等到暮色四合,湘湘也脚底酸疼时,才回去。
主子和奴婢到底不同,楚玄都累成瘸子了。
楚玄一瘸一拐的样子落在湘湘眼里,让湘湘更加在心底鄙视他。
只不过等到楚玄脱掉鞋袜时,湘湘心里的鄙视感才消失殆尽。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楚玄的脚有伤,再加上夏季的炎热,此时楚玄的烫伤开始红肿甚至有些溃烂。
所以,这次湘湘无论如何小心翼翼的上药,楚玄都痛痒难忍。
“王爷,对不起。
”湘湘只是想小小的整治楚玄,可她并不像让楚玄真的伤成这样。
和-炮灰王妃,已上线-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