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不见,少年时候

时间: 2019-07-18 22:46:47

回首不见,少年时候

回首不见,少年时候

沈唯我一直知道,我是一个毫不起眼的人。
“沈唯,你的名字真好听。
”毫无预兆的,他闯进了我的生活。
当我被迫转入这所高中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名校老校掐走了所谓的尖儿,剩下的就是这里的“次一流学生”,我始终不能明白,为什么陈其会出现在这里。
“同学,我是陈其,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叫什么名字呀?“鲜活的声音冲淡了陌生环境里令人不安的气氛。
“沈唯。
”我抬眸撤了他一眼,迅速低下眸子,恢复成沉寂的雕塑。
“沈唯?你的名字真好听。
”少年大大的笑脸,成为午后唯一不刺目的柔和的阳光,悄然照亮了我的几年荒芜。
你怎么会在这里?陈其。
没错,这并不是我与他的第一次相遇。
在我刚搬来这个城镇的那一天,就遇到了陈其。
夏天总是令人烦躁的,我正找寻着小卖部买几瓶冰水,好巧不巧,是陈其看店。
那一天,陈其也是这般灿烂的笑容,暖沁心扉,愈发燥热。
“冰水两元一瓶,五瓶九元,请拿好。
”我接过袋子,低声道谢,转身便走。
陈其忽然唤住了我,“同学,我是陈其,你应该也是初二的学生吧?”我顿了顿脚,晌久未言。
“同…同学,我不是…我记得…”他的调子有些急促。
“沈唯,初三。
”他似乎愣了一下,随后朗声道:“沈唯?你的名字真好听!"字字透着笑意。
我几乎落荒而逃。
后来我才知道,陈其成绩优异,是市重点高中少年班预定的学生,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只是暂回老家度假,顺便看店。
假期过后,陈其便离开了。
眼前的少年笑颜依旧,可是陈其,你怎么会在这里?对陈其来说,我们应是新同学,可是为什么,偏偏会找上我呢?从那日自我介绍,陈其似乎和我熟络了起来,一起上体育课,一起去文学社,再加上碰巧顺路,又一起回家。
渐渐的,年级里都知道,陈其有个好朋友叫沈唯,那个孤僻的女生。
但是,陈其仍是一个人,我这么觉得。
陈其,你想好学文学理了吗?“放学路上,我这样问道。
“当然是文啊,跟沈唯你一样嘛!不然你老是忘记带药怎么办?“他知道我身体不大好。
“那你身边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我轻声询问,手一下一下捏着着陈其送我的小鹿布偶,巴掌大小,刚刚好。
没有啊,怎么了?啊!沈唯我到家了,明天再说吧!"他笑着摆手,走进家里,关上了院门。
第二天,他笑着问我是否要一起去图书馆“充实灵魂,却丝毫不提昨天的事。
就像这样,我走不进他的世界,我这么觉得。
陈其一直是骄阳一般的存在,他带我去山溪捉鱼,执着的给我熬粥,美其名日女孩子要养身体,我们一起熬夜只为一道数学题,他占据了我的所有时间,我竟然感到奇异的满足。
直到那一天。
我将醉后打架的陈其从派出所带回家里,原来,他竟学会了暍酒,也学会了打架。
“沈唯”啪一-!“陈其,就为了那个女生?连爷爷都不顾了吗!”我没有忍住,打了他,“现在已经是高三,还有什么比高考更重要!你有那么健康的身体,竟然去喝酒?良久的沉默,他的唇动了动。
“…你不懂。
“陈其黯然拿起了他的外套,想了想又放下了。
沈唯,借我点钱吧,我现在…不能回家。
”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他的背影竞有几分潦倒,这是第一次,这个如骄阳的男孩,在我面前露出如此无助的姿态。
他还是睡在了我家书房,房子是姨妈家的,现在是我的,平日里只有我一人住。
我为他关上书房的门,朦胧中,灯光映衬下的肩,微微耸动着。
侧躺在床上,我想着,陈其是在哭吗?为了那个女生?还是为了爷爷?我不懂?可能我的确不懂吧。
几个月前,我看到一个女生,杜若若坐在陈其的自行车后座上,陈其回头对她笑语,杜若若亦是巧笑倩兮,两人在一起,明媚张扬。
原来,我也是会心痛的啊。
陈其看到了我,停下来向我招手,我看到了他脸上的红晕。
“沈唯。
“他在叫我,他在叫我过去。
我记不清了,好像我只是浅浅笑着,微微摆手,转身离去,越走越快“沈唯!“我听到自行车倒地的声音,听到陈其的脚步声,还有他夹杂着一丝急促的喊叫。
我跑了起来。
我又听到杜若若叫住了他,而后,我的耳边再也没有他的脚步和呼喊。
风声烈烈作响,陈其,陈其。
我没有再见到他,或者说,是我在躲着他。
有传言说,陈其追到了校花杜若若,也有传言说,沈唯终于不再厚着脸皮跟在陈其身边。
没关系,一直以来,你不都是这样生活的吗,沈唯,没关系,都不重要。
没有了陈其的沈唯,还是沈唯,孤僻,冷淡,不过变回了一个人回家而已,不过不再去图书馆了而已;没有了沈唯的陈其,还是那么阳光吧,身边还是那么一群人,我想着。
然后今天,我从派出所里领回了陈其,跟他一起的人说,是因为一个女生,因为杜若若。
半夜里,我听到脚步声,是陈其吧,也只有他了。
他在说什么吗?近期,我已无法自行入眠,只能赖于安眠药,药开始生效,我沉沉失去了意识。
我把家里的钥匙留在了客厅里,还有一封信,一张便条,一张照片。
照片上笑容灿烂的男孩,在绿树下格外耀眼,照片背面是一句话:陈其,你知道陨石与大气层摩擦产生的绚烂的光,是它一生中唯一的绽放吗?不知什么时候,我已不会再想象陈其醒来没有找到我,会怎么样,小镇的记忆消散的如此之快,快到我已经记不清当初陈其是否在半夜来过我门前,说过什么。
据说,陈其被记了大过;据说,那天陈其见人就问沈唯在哪;据说,邻居爷爷去世了;据说,陈其并没有和杜若若在一起过;据说,杜若若是陈其的表姐;据说,陈其高考不错,去了重点大学,学了医学专业看吧,他并没有学文。
陈其,陈其,我咀嚼着这个名字,如今,这不过是两个字符,一段回忆,而已。
陈其,陈其,我还是没法麻痹自己,至今,我都无法忘却你。
陈其,你知道吗,我的病很棘手,棘手到我爸妈都放弃了我。
我没有家。
我来到那个城镇,本想安心度过无几的光阴,然后我遇到了你。
陈其,为什么不让我走进你的世界?为什么将我隔离?杜若若告诉我,你的父母离异了,所以,你才会离开市中学,来到这里。
陈其,这样的事,为什么我是在她那里听说呢?不过也是,我要以什么姿态要求你告诉我一切呢?陈其,我离开后,你更好了对吗?陈其,你是沈唯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光啊。
陈其,治疗很累,我放弃了高考,却放不下你。
我常常想,什么时候可以再见你一面呢?哪怕只是一眼……不,还是不要见最好。
陈其,如果可以重来,我希望你一直是没有遇见过沈唯的陈其,沈唯,是没有遇见陈其的沈唯。
所谓的青春湮于尘埃。
沈唯四处旅行,却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小镇。
之所以停留在这里,着实是这咖啡馆让人迷醉。
半人高的小鹿玩偶,立在店里,像极了沈唯手里的那一只。
它脚下还滚着几个花球,恰似往昔她所钟爱的动漫里那样。
身后是留言墙。
留言墙上尽是情侣的誓言,也不知到底结局如何。
忽的,绿底的留言便条上,一句话映入她心间:你可知道,陨石与大气层摩擦发出的光,是它一生唯一的绽放。
“女士,不告而久别,害我看了这么久的门,是否不合侠义?“这一字一句,浸透笑意。
她浑身一僵,回首探视。
“沈唯,我们回家。
”少年眉眼依稀,笑颜仍旧。
沈唯,我多希望,故事的确是这样结局。
陈其我是陈其,夏天,我来到这小镇。
父母离异,我实在不想与他们生活在一起,明年办好转学手续,还是跟着爷爷在这里生活吧燥热里沉静的少女,实在是让人耳目一新,她看上去与我一般大小。
这个女生好像是爷爷的邻居啊,好吧,还是没有忍住,我问了她的名字,她不说话了。
果然是我太唐突了吗?她急匆匆的走了,真可惜,我还没有告诉她,她的眼睛,好像书里说的,有如溪涧眠其间啊。
沈唯,真美的名字。
鹿饮溪边,想必也是贪恋这一泓清泉吧?我又遇到她了,她不是比我高一级吗,怎么会跟我同班?幸亏我退了少年班,不然,就见不到她了吧。
沈唯,沈唯,她还是这么安静啊,她应该,不记得我了吧…不过是几面之缘而已。
还好我们顺路,可以一起回家啊。
沈唯,今天你忽然从教室里跑出去,吓了我一跳,我看到你的药了,沈唯,我会学医的。
沈唯,要不是我黏着你,你大概,不会理我吧。
沈唯,你的成人礼物,我马上就要准备好了哦,只要让若若表姐再做一支永生花,花球就成型了,跟你最喜欢的动漫里的一样,我这就带着表姐去花店。
沈唯?你怎么了,沈唯,你等等我啊,沈唯,我摔倒了,你都不回头看我一眼吗?沈唯,你在躲着我。
她把我带回了家,让她看到我喝酒打架了,怎么办?“沈唯,是他们先轻薄了若若表姐,我想你了,才喝了一点酒,只有一点。
半夜里,我在她门前自语,“沈唯,你在这里,真好。
我本以为,她终于又回到了我的生活里,可是她又不见了,我找不到她。
早晨的阳光下,只有一把钥匙,一张便条,一封信,一张照片,空荡荡的房子,还有我,我找不到沈唯了。
我们还没有一起高考,一起毕业,那时的花球还没有送给你,我们两人的照片都只有寥寥几张,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故事,沈唯,你怎么可以离开?沈唯,等我毕业,我就会找到你,我会帮你治病,那你就不用走了。
沈唯,我毕业了,你在哪?沈唯,你真狠心,连留下的字迹,都会褪色,你连张纸都不想留给我吗?沈唯,你以为你偷偷藏在这小匣子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我又可以见到你了。
檀木盒子,小小的一寸黑白照片,是你安静的样子。
这张照片,还是我给你拍的,我说,这天阳光正好,你该笑一笑,然后,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和-回首不见,少年时候-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