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点

时间: 2019-07-18 22:40:51

原点

原点

我数一数也快25岁了,可身边还是没有女友,事业也已经慢慢的步入正轨。
家里面父母开始催婚,老一辈渴望在有生之年抱一抱可爱的曾孙子。
而我也觉得如果能遇见就谈一场恋爱。
抱着这种心理,我开始留心身边经过的女孩。
而朋友则跟我说,在遇到喜欢的女孩之前,可以买一样能够与自己的气质相辅相成的饰品,如果遇到了,就把这当作定情信物,送给别人。
朋友的话有些道理。
因为这是承载我气质的配饰,如果她也能够喜爱,并且珍惜的话,那她一定也是迷恋上我这个人了。
这一天,我经过一家珍珠店,柜台里的黑珍珠十分耀眼。
我寻思着朋友的话,想着买几个串在一起,送给今后看上的女子。
柜台之后,有一个女子,并不漂亮,脸上还有少许的麻子,很随意的坐在那里,捧着一本白皮的书。
她跟前有个顾客,要了4颗黑珍珠,放了3枚金币在柜台上。
女子没有抬头,从柜台里随意的取出四颗,摊在掌心,让那个男顾客取走。
女子手中的黑珍珠,质量并不是很好,珍珠外围泛白,只有中心那一块儿才黑黝黝的,看起来有点像鱼的眼睛。
男顾客也没说话,拿了四颗珍珠,就冲冲忙忙的走了。
我上前了一步,微笑了一下说道:你好,我要买珍珠。
女子看了我一眼。
她的眼神让我很不自在,老实说,我感觉她在用眼神勾引我。
我被她看的有些紧张,连后面说的话都吞吞吐吐:我想买……女子手托下巴,望着我痴痴的微笑,我感觉到一丝不安,却又有一种淡淡的喜悦。
我被她望着,后面的词句也随着不自在的心情,压回到心里。
我盯着她的眼睛,有2秒。
她带笑的眸子里,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她看见我紧张的神情,很是开心。
也不同我说话,右手伸出,食指与大拇指捏在一起,一颗全身黑黝黝的珍珠,从女子两个拇指的缝隙中吐了出来。
“哒哒哒”,落在了柜台上。
一个珍珠落下,女子又反复了4次动作,落下了四颗珍珠,黑黝黝的,圆滑的外圈,有层细腻的光泽。
她望着我微笑了一下。
说:给,你要的珍珠。
确实挺好看,这也正是我心中所想要的样子。
我顷刻间忘却了所有的不安与尴尬,拿起来放在手中把玩。
“多少钱?”我问她。
“3个金币!”她神态自若的说道。
才三个金币?我心想。
这可比刚刚那人的珍珠好太多了。
我欣喜若狂,急忙掏出了金币放在了桌子上。
放下金币的时候,我愣了一下,意识到这几颗珍珠价值不菲,卖价绝对不会这么低廉。
我抬起头,若无其事的问她:“你老板呢?”她眨了眨眼睛,视线却没有从我的脸上离开过一秒,微笑着说道:我就是老板。
“这么上品的珍珠,你就这么便宜的卖给我?”“你说呢?”她的眼神里闪烁着渴望。
既然她不惜血本博我欢心,那我何不成人之美呢?“这样吧,这是我卡玛的联系方式。
要是你后悔了,可以告诉我,我把余钱给你。
”她妩尔一笑,闭上眼睛,把卡玛存入了脑子里。
我朝她微笑了一下,那着珍珠,匆匆忙忙的走掉了。
她应该是觉得我很帅气,我心想。
又过了大概有一个星期左右。
某天,我跟几个朋友来到客栈,前台小妹叫住我,说有东西给我。
我有些诧异。
随后她拿出了几个点心,跟一些喝的。
她告诉我是一个脸上有麻子的女子早晨送来的。
我有些诧异。
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去向?卡玛的魔法师们,已经研发了追踪系统了么?但东西我拿到后,就跟朋友吹着牛逼。
说我自己太帅,分分钟搞定各种女子。
这一件事之后,我在许多地方,都能收到她提前准备好托人送我的礼物。
我觉得,我应该要约她出来见见面了。
那一天,她并没有怎么打扮,很朴素。
我仔细的瞧了瞧她,她的脸如果没有麻子,其实还是挺标致的。
之后我们的见面变得越来越平凡。
她给我的惊喜也变成了无时无刻。
几乎,我每次踏入他乡,去到一个客栈,她总会提前送来点心,水果。
她似乎知道我的口味。
咸淡正好,水果甘甜。
我从来不跟她说我收到了她送的东西,她也从来不问我味道怎么样。
似乎认定了,我已经吃过,甚至觉得好吃了。
奇特的女子。
我是这么给她定义。
却不得不承认,我确实被她感动到了,无法克制心理产生了一丝微微的情愫。
这种感觉来的很淡,就像水源,我感谢它让我解渴,却又源源不断。
终于有一天,她叫我去她家里吃饭。
她的父母倒是挺高兴的,问我这问我那?还问她,这个小伙子,人挺不错。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抢答说:夫人,我们只是朋友关系。
她听过之后,却依旧微笑着,从眼神中看不到她内心一丝的波动。
饭席间,她一直为我夹菜,她所夹的任何一个菜,我都是喜欢吃的。
我张牙舞爪的吃,等我吃完,才发现,她一直在照顾我的饮食,自己却没吃上几口。
内心有一丝暖流,我深情的望了她一眼,却看见的是满脸的麻子。
我心中排斥之感油然而生,感动之心猛然消逝。
她低头吃着饭,手停顿了一下,又吃了起来。
我知道,我不可能喜欢她的。
她的麻子太难看了,太吓人了。
我不会喜欢她的。
我告诉我自己,我喜欢的仅仅是她带给我的感动。
往后,我去她家中吃饭日益平凡,她的父母不高兴了,私底下说: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对她这么好,可是他对你爱答不理。
你喜欢人家,可人家不见的喜欢你。
你趁早跟她把话挑明,不要让她既想占着你的温柔贤惠,又想占着别人姑娘的美貌靓丽。
这些话,是他们关在房间里悄悄说的。
可某名奇妙的是,我明明身在客厅,却能听得一清二楚。
堵住耳朵,声音却还是可以穿透脑海。
房门微开,她微笑着走了出来。
她若无其事的拉着我的手,告诉我,她想跟我出去逛逛。
街上,她不提她跟父母聊天的内容,只是一味的逗我开心,给我感动。
可我,每次看见她脸上的麻子,就怎么也爱不起来。
也许,我太爱慕虚荣吧。
也许我太贪心了。
我敷衍的笑着,却享受着她带给我的感动。
夜晚,我带着她来到客栈。
跟她交合,而我当时只是生理需要,而并没有付出任何的情感。
她的身材很匀称,私处也很诱人,足够让我难耐。
可我只是为了欲望,看着她脸上的麻子,提不出一丝的喜欢。
我只是享受她无条件的付出。
事后,她问我,我是否喜欢她。
我说:喜欢!她微笑了一下,搂着我的胸膛,神色淡然地说:你不喜欢我,因为我脸上的麻子。
你明明就在骗我,可我还是喜欢。
我没有说话。
她抬起头,眼睛泛起红色,眼泪哗哗的落下。
她抹了一把眼泪,站起身,穿着衣服。
我问她:你去哪儿?她红着眼睛,流着眼泪。
微笑地说着:我只是想找回最初的感动,而已。
我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可她已经穿好了衣服,跑出了房门。
刹那间,我感觉我会再也感受不到她的温柔,猛然地抓过床上的衣服,跟了出去了。
一路上,我喊着她的名字。
直奔她的家中。
她家里的灯光微微泛亮。
还好,她刚回不久。
我急忙拍打着门窗,在外面喊她的名字,一直说着我错了。
客厅的灯亮了。
我有些激动,手指颤抖着。
门稍微打开了一个缝。
我赶忙伸过脸去,说道:夫人,我找小……什么回事?我愣住了。
屋里的女人也愣住了。
她揉着眼说道:你找谁?这个女人,我不认识。
也许是她的亲戚我心想。
我忙道:你好,这里是叶家么?她说:不是,这里是赵家。
小伙子你找错了吧?我往后退了两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不可能有错。
我又急跑过去,扒着门缝问道:夫人,打扰你了。
请问你知道叶小末么?不知道。
那这附近有叶家么?没有。
快点。
我要睡觉了。
你是不是走错了。
明天再去找吧。
啪,大门关上。
女人拖着拖鞋,一边骂骂咧咧的走回卧室:“神经病……”我又在附近找了找,却再也没有看见叶家。
我想:明天光亮的时候,再来看看吧。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过来寻找。
挨家挨户地问,这附近有没有一个叫叶小末的女子?有没有叶家?一天过去,没有结果。
叶家跟叶小末就像人间蒸发了般,了无音讯。
我开始回想起她的好,她的笑,她的单纯,她的容忍。
可是这些却像画面一般,定格在脑海,却再也寻找不到。
此后的一年中,无论父母怎么催婚,无论身边有多少美丽的女子,我却再也没有如意。
在叶小末消失了之后,我脚上踏的另外一只船,也随之翻沉。
事业每况日下。
我烦闷不堪。
这一天,我抽着烟斗,走在曾经跟叶小末走过的街道上。
绿树环绕,马稀人少。
下一个街口,就是另外一条街了。
我停住脚步,意犹未尽。
思索一番,调转方向,想再走一遍,这清晰的街道。
忽然一个娇弱的身躯,扑倒在我的怀中。
磨力盒,手包掉落在地。
我扶着她不让她倒下,彼此间忙互相说着“对不起,对不起”耳熟的声音响起,我搂着她。
她亲柔的说:先生,您放开我好吗?我被她的美艳惊呆了,镇在原地,无法说话。
她挣脱我的手臂,咯咯的笑着:没见过美女啊?她捡起脚边的钱包,魔力盒,转过下一个路口。
我瞬间清醒追了上去。
喊道:美女!你怎么称呼。
叶小末!她回过头露出一丝微笑,爽朗的说道。
微风拂过翠绿的樟树从,她迷人的微笑,永远在我脑海中定格……后来,我跟叶小末成了婚。
有了孩子,公司也已经稳定。
她清秀美丽的脸庞,染上了岁月的风霜。
她的一次生日,我送给她4颗黑色的珍珠,她欢喜的拥抱着我,告诉我:她还记得我们最初的感动。
我抚摸着她满是麻子的脸,告诉她:这份感动将会永远存留在彼此心田。
(完)备注:叶小陌同巫师交易,用自己的余生,来换取穿越时空的钥匙。
因为那时的主人公已经另有新欢,她的美貌已经不在,她知道男主人公无法再继续爱她。
她并不生气,也不埋怨。
而是怀念跟主人公最初在一起的时光,而拿到时空的钥匙,来到最初的主人公的身边。
她脸上的麻子,是无法褪去的时光的证明。
她可以幻化自己的身体,但无法幻化时光留下的证明。
这也是巫师告诉她的……
和-原点-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