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海豚人

时间: 2019-07-18 22:40:50

迷雾:海豚人

迷雾:海豚人

1天阴小雨,密密麻麻。
光线昏暗,照进钢筋铁泥筑城的城市森林里面,除了让氛围更加的压抑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作用了。
雨已经下了一周了,这段时间隐隐约约有要停的迹象了。
高成靠着墙,看向城市大厦的LED灯,叹了一口气,眉头不得舒展,心也揪在一起。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三起凶杀案了。
也是他第一次连续72小时不睡觉了。
这一次的凶杀案应该是连环凶杀案,作案手法虽然不同,但是杀人宗旨是一致的,要让这个人受尽折磨感到无限绝望之后再杀了他。
不过证据不足,上面不允许并案调查。
第一个人,他敲碎了那个人的所有骨头,看着他一摊烂泥一样瘫在地上痛不欲生,却无法死去。
第二个人,他趁着那人没死的时候给他喂了很多东西,死老鼠野猫野狗,甚至是那人自己的宠物狗。
最恶心的是他堵住了那人的肛门,不让他排泄。
然后才放干他的血。
第三个人,也就是三天前死在城市大厦他自己的办公室的人,是被活活烧死的,还被拍了视频,摄像头就藏在办公室里面,视频被寄到了警察局里。
死的这第三个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生前在社交网站上匿名发布一段活烧流浪猫的视频,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人肉出来他,恐吓信件骚扰电话不断。
而在这件事情之前,网上一组猎杀海豚的血腥视频在网上也掀起了轩然大波,有自发组织的自称为海豚人的网友们,开始在网上讨伐相关部门的执法缺失。
吴亮事件的发酵,这些海豚人责无旁贷。
他的妻子过来警察局报警,还是他自己过来把他的妻子拽回去的,和警察局里的每个人笑眯眯地赔礼道歉。
和每一个和蔼的小老头一样,根本不像网上说的那样是个心狠手辣的变态老头。
没想到现在他突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雾都的市中心自燃了。
这件事情或许是某个激愤的海豚人做得,也有可能只是寻常的仇杀。
现在不得而知。
但是这件事情可以让舆论再次发酵,是完全可以确定的了。
现在只能趁着舆论还没有大规模爆发,赶紧结案。
不过现在的线索,别说结案了,就连找个犯罪嫌疑人都觉得牵强。
这些杀人的变态,心理扭曲地真是让人作呕!高成在心里骂了一遍又一遍。
闷在粪坑里沤着的长曲了的一群王八蛋!他点了一支烟,吞云吐雾,隐约一点亮光,在迷雾中若隐若现,像是南山海岸上可以看见的灯塔,时好时坏。
旁边深色风衣的女人嫌恶地往旁边挪了一下。
高成眉头一皱,轻佻地冲着女人吐出厚重的烟圈,嘴角勾起,顽劣如青春期少年。
配着他颓唐的三天没来得及处理的胡渣,整个一邋遢大叔。
女人眉头皱得更紧,不置一词。
这是她最起码的教养了,对于即将有接触的人,保持礼貌。
如果是没有交集的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会礼貌地把他摁在地上摩擦。
突然一个男人缩着脑袋裹着明亮颜色的运动服,冒着雨冲进屋檐底下,挤在两个人中间。
他随便揉了一把他的头发,甩出一圈的水渍。
他哈哈大笑。
这个人就像是他那身明亮的彩色运动服一样,是一抹亮色,在这个昏暗压抑的城市大厦里面,像是一个异类。
但是带着欢快的气氛,如勇士的矛刺破黑暗的幕布,总能给人一点儿慰藉。
高成嫌恶地看了一眼姚旭,往旁边挪了挪,“你小子穿得跟只花孔雀一样,赶着相亲吗?滚远点儿,别把身上的水弄到我身上。
”姚旭笑着把脑袋伸过去,又开始马达式甩动。
高成骂骂咧咧的。
“你说给我请外援,人呢?”姚旭看向深色风衣平静站在一旁的时一,感情两个人站在一起半天还没认识对方吗,他记得他已经把高成的照片给时一看了的。
高成没注意他的视线,他实在太累了,太阳穴突突地疼。
“你请的专家来不来啊,别是被我发过去的资料恶心到了吧。
我真是小鬼上身了信了你的邪,你一个业余的侦探,身后百万家产继承的,怎么会认识什么厉害的断案专家!”姚旭“啧”了一声,“成哥,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可以侮辱我的梦想,但是你不能质疑我朋友的能力啊!”他把时一拽过来,不顾她皱着的眉头,往高成面前一放,“介绍一下,时一,她很厉害的哦!”高成下意识皱眉,这么年轻一女的?我可去他的专家吧。
时一仿佛能看穿高成的想法,阴着脸面无表情地站着,眼里同样也是不屑和鄙视。
高成把姚旭抓到一边,“你这不行,这么年轻一女的,会干什么?手不提肩不能扛的,我还得照顾她!”姚旭勾着脖子说:“哥,你别小瞧了他,我和你说,她路子广,黑白两道的信息她都能收集来,你们不知道的她能知道,而且她的逻辑思维特别强,推理断案不差的。
”高成狐疑地看回去,时一依旧一副正经模样,如何也想象不出来这人黑白两道通吃。
尤其是那女人一身冷淡气息,偏偏一双桃花眼,眼角带勾,时时审视别人,带着刺,看谁都觉得低人一等的感觉,似乎很刻薄。
高成问:“她谁啊?干什么的。
”“这种事情她不说我也不会强行去问她的,反正她是我的朋友,你要相信她!”姚旭认真地说。
高成对姚旭无语至极,他很想问他,在他眼里有人不是好人吗?高成想了想还是决定送走那尊大佛,这件事情还是不能让普通人知道,不然传播到网上去,引起社会恐慌,就更加复杂了。
“时一小姐还是先回去吧,这里可能没有什么你能帮上忙的地方。
”一开口就是直白的送客。
时一眉毛一挑,她生平讨厌的事情不多,被她瞧不上的人看不起,就是其中一件讨厌的事情。
她微微一笑,眼角勾着尾,傲娇极了,开口绵软,吐气如兰:“行。
”然后转身利索地离开了。
姚旭在后面喊:“一一,你等我一下。
”转头埋怨高成:“成哥你怎么回事啊!”高成睨了他一眼:“以后别有的没的都往我这边招,再这样我告诉你哥让他揍你!”姚旭不满,这个时候手机响起,时一。
姚旭小心地接听,“一一,你先上车,我帮你教训高成!”彼时高成就站在姚旭身侧,高成打眼看了一下这家伙,少年已然长成了俊朗的青年。
对此,高成嗤之以鼻。
“我发了消息给你,看一下。
”说完就挂了。
姚旭打开手机,三条信息。
第一个,关于第一个死者的聊天记录。
蒋坤生前曾经非法捕杀海豚,不过那已经是他年轻的时候的事情了,现在洗手不干很多年了,也因此公安系统没有查出来这个人的犯罪记录。
第二个是一个新闻,关于猫屎咖啡麝香猫生产的信息。
小小的一只麝香猫,被关在封闭逼仄的小笼子里面,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望地看着外面,他们被逼迫进食排泄,长久的黑暗让他们绝望,他们用爪子暴躁地抓着身上的皮肉,鲜血淋漓,但是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提醒他们还活着的事实。
第二个死者苏建军就是猫屎咖啡的制作商。
第三个是一个社交网站的视频,第三名死者在网上一个论坛的马甲号,他用这个号放过一段视频,火烧了一只活猫,视频里面小猫咪蜷缩着想要逃避,但是火苗滚过全身,每一处都吞吐着,咆哮着,嘶吼着它的身体。
而它只能卑微地悲哀地叫着,听不出有多痛苦,因为视频里的那个男人笑得太大声了!那个男人露出来的手臂上戴着一只名表,表盘上有一丝裂痕,这只表,高成在第三名死者吴亮家里见过。
而他们三人的死相某种程度上和他们曾经干过的事情不谋而合。
姚旭看着心惊,包括高成。
毛骨悚然。
高成明白时一发过来这条信息的意思,这三起案子背后的联系就在于非法捕杀、虐杀小动物。
如此就可以并案了。
这又是一个自诩正义的流氓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头在搞反社会行径。
他的视线落在第一个聊天截图页面,图中那个人的名字标记的是图六。
他拍拍姚旭的肩膀:“你请来的这个还真是尊大神啊!”姚旭不无得意:“那是。
”2高成第二次见时一,距离上次见也就差了不到十分钟,却是越看她越觉得她顺眼,就连之前觉得刻薄的眼角,现在也觉得那是智慧的象征!看时一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结案报告一样。
高成带时一进了城市大厦的案发现场,这里已经拉了条幅封起来了,高成一边帮着时一拉开条幅,一边说:“这里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毕竟是直播火烧的,前两次都不是第一案发现场,我们到现在也没有找到第一案发现场。
”时一看看四周:“你们锁定嫌疑人了吗?”高成说:“这边大厦是十五年前建造的了,很多新设备都没有,监控摄像也少,很多都不能用了,不排除犯罪嫌疑人避开监控摄像范围进入案发现场作案。
当天很凑巧,公司员工出差,那个办公区域没有人,吴亮是已经死亡之后,烟雾触发报警器之后引来保安才被发现。
”“也就是说,凶手可能很了解这个公司的作息,避开了其他员工。
现在根据第三宗案件我们锁定了两个嫌疑人,一个是最近和死者发生冲突的人,还有一个是在死亡事件进入这片区域的,只是死者所在的办公室区域是监控死角,我们只能这样推断了。
”高成引着时一转弯,她低着头,露出漂亮的天鹅颈,看上去很小的样子。
高成心里又嘀咕一句:本来就很小。
“不过,如果真的是和虐杀动物有关的,那么这两个人可能都不是凶手。
”高成想了想,继续说:“和死者发生冲突的叫王辉映,是一个竞争对手,不光如此,我们还发现死者和王辉映老婆有……呃。
”高成犹豫了一下,对着年轻的时一,不知从何说起。
时一瞥了他一眼:“有染?”“嗯。
”高成接着说,心里想着,有染?说得真含蓄,是个文化人。
“所以王辉映是有足够的杀人动机的,他很爱他老婆。
”高成说:“不过王辉映和前面几个死者没有任何的联系,而且他有不在场证明……”“不是怀疑是连环凶杀吗?为什么不立案调查。
”时一突然问。
高成轻轻咳嗽了一声,“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这件事情是连环的,凶手的杀人手法除了都是残忍虐杀之外没有相似的地方。
”他停顿一下,“而且问题是前两起案件是暴力,后面这一起案件密室杀人,有人说是天火燃烧,这个说法很容易引发社会恐慌,三起案件的杀人手法不是很相似。
”“哦。
”时一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怪力乱神。
”“还有一个人是维修工,我们查过这个维修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在维修公司上班很长时间了,也经常进出城市大厦维修这片的电表。
”助手把案件信息递过来,高成交给时一,时一翻看死者的信息,看到一个地方很奇怪。
“他是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是的。
”高成随口接道:“不过应该不是什么高材生,他在网上的马甲都被人扒下来了。
”两个人进入那间办公室,办公室被烧了七八,应该是死者被烧起来的时候因为疼痛打滚把火星点燃到其他物件上的,总体来说可能火源是死者本人。
现在就有很多问题得不到解决,首先,死者身上为什么会携带能让他自燃的火源?如果不是他携带的,是谁放在他身上的?显然该是一个和他很熟悉的人来做这件事情才不会被发现,那是谁呢?使他自燃的火源又是什么?而且,拍摄的自燃视频,视频里只拍到了吴亮,画面没有发生颤抖,是固定拍摄,谁放的摄像头?凶手吗?那他怎么进来的?看视频角度拍摄视角应该是站在房间东南角的地方。
这里原本是饮水机,是把摄像头藏进了这里吗?这个地方开阔,拍摄视角好,大概是凶手选择的原因。
和-迷雾:海豚人-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