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来挑去,挑了个已婚男

挑来挑去,挑了个已婚男

时间: 2019-07-14 14:50:08

挑来挑去,挑了个已婚男

挑来挑去,挑了个已婚男

1凌萝看着面前的三个大纸箱,还没封口,像张着嘴喊饿的大胖墩儿,想让你再往他嘴里塞东西。
她头一次觉得搬家竟也可以不繁琐、不辛苦,大概是因为有林森在,连最痛苦的事情都变得有趣。
今天太阳撒娇似的躲到云层怀里去了,还有凉风习习,林森贴心地推掉了应酬,来帮凌萝收拾东西,带她撤离98平的两室一厅,搬到他那两层的欧式小别墅。
突然,凌萝听到阳台外传来哗哗啦啦的巨大声响,凌乱又整齐,难道是突降大雨?她叫了正在卫生间的林森一声,说,外边好像下雨了!便急匆匆从卧室移步阳台,果然。
阴天下雨是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老天也是个急脾气,凌萝嘴上嘟囔着,你怎么不等我们搬完了再下啊,真调皮。
她脖子尽力朝外伸了伸,试图看到更远处的雨中风景,也不在意雨点打到自己脸上,和窗台上那盆开得正欢的绿萝。
这盆绿萝是林森送她的,她尝试过数十种好养活的植物,却都不尽如人意,连生命力最顽强的仙人掌都能养死。
唯独绿萝,她能把它看顾得翠绿饱满。
绿萝的花语是守望幸福,遇水即活、色彩明快,像极了他和她的爱情。
2凌萝今年已经32岁,独自一人在大城市打拼,虽然她现在住的房子是租的,可她绝对担得起“双金剩女”这个称号,租房不是因为买不起,纯粹是一种新型的生活方式。
她是一家传媒公司的中层管理,称不上人中龙凤,却也巾帼不让须眉。
有属于自己的小车,买得起奢侈品,过得上精致生活。
至于家乡,她不是“回不去”,而是不愿意回去。
作为七大姑八大姨的重点监察对象,只要她一回去便有各种相亲约会铺天盖地,还有亲戚们在耳边不停歇的碎碎念,包括她的父母。
时间久了,亲戚们看她“无可救药”了,便也不再热情地张罗着各种局,她倒是乐的自在。
其实在遇到林森前,她的感情生活也不算一片空白。
可那些追求她的男人,她全都看不上。
她26岁那年进了所在的公司,不到半年就被合作公司的一个小领导,给看上了。
3这人叫钱进,名字虽然充满了铜臭味,但好在人长得清秀,身材也挺拔,凌萝并不讨厌他。
因为两家公司有来往,钱进经常找机会接近凌萝,说“殷勤”也不为过。
他经常开着自己十几万的小车,“顺路”接送凌萝上下班。
凌萝也有车,比他的车贵5倍,但为了给他可乘之机,凌萝偶尔也会不开车。
后来渐渐相熟,凌萝才发现钱进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境遇。
俩人都是从小城市出来,努力工作,披荆斩棘,终于在这个千万人的大城市里谋得一席之位。
但不一样的是,钱进专科出身,而凌萝却是国外大学的研究生,早在二十几岁就玩遍了欧洲大陆。
钱进虽然是公司元老,可一个创业小公司收入并不可观,又或许是家庭因素,在和钱进相处的过程中,她始终觉得钱进有些小气,但他表示理解。
直到有次和她的同事一起吃饭,凌萝才终于忍无可忍。
那天凌萝和同事一起下楼,到附近的餐馆用餐,这时钱进打电话过来说他就在附近,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午饭。
凌萝看着对面的同事,又觉得和钱进已经很熟了,而且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要开,中午就速战速决,不如三个人一起随便吃顿饭得了。
他们所在的馆子是一家煲仔饭,一份二十几块的价钱,味道地道,店里装潢简单,却干干净净,很多上班的白领到这里用餐,好吃不贵又离公司近。
那天三个人各自点了不同口味的饭,加上饮料和蔬菜拼盘,总共也不过96块钱。
临结账时,钱进到卫生间去了,于是凌萝就抢着把单子付了,她的同事便先赶回公司准备开会用的资料。
钱进出来后径直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上,和凌萝相视一笑后瞥见了旁边位置上凌萝顺手一放的小票,他以为是那男同事结的账,笑着向凌萝说,是你那同事付的钱吧?我跟着沾了个光呀,替我谢谢他。
凌萝没有直说,是她付的钱,只是点头说好。
可是接下来钱进的一席话,让凌萝觉得甚是尴尬。
钱进似乎得意起来,对凌萝说,我和朋友或者同事一起吃饭聚会,一般都轮不到我掏钱,临了到卫生间上个厕所抽根烟,回来之后他们准结了账,哈哈哈,你下次试试去补个妆啥的,没准也能省下个几十几百块的。
她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便和钱进分开,回了公司。
从那以后,凌萝再也没给钱进任何机会。
凌萝对家人慷慨,对朋友大方,对自己也毫不吝啬,她无法想象一个连几十块都要躲账的男人,成为她朝夕相处的伴侣。
钱进的这种品质,不是节俭,是抠,是一毛不拔,是不诚以待人,是不值得托付。
4在遇到林森之前,凌萝的感情路确实不太顺利,到后来连她都觉得是不是自己太挑了?28岁时,她在同事和闺蜜的劝说下,终于谈了一场正正经经的恋爱,从那以后,她才知道,真不是自己挑剔,而是那个对的人始终不出现。
对象是她的初中同学何超,有天晚上同学群里热火朝天地一场红包雨,打开了大家的话匣子,凌萝才知道,这个同学就在离她几个街区的地方。
毕竟是年少时的情谊,知根知底,很快就约着见了面,在这偌大的城市里,能有个可以聊天儿的知心人,不容易。
何超是那种靠谱的男人,正正经经,一板一眼,不像钱进一样爱抖机灵。
已经是大龄剩女的凌萝,在何超频频示好和亲朋的劝说下,接受了他的感情,俩人开始了正式交往。
何超在别人眼里,一定称得上最佳男友。
他凡事都以凌萝为先,对她关心备至,宠爱至极,直到后来凌萝想起来,也还是会念及他的好。
他什么都好,可是对凌萝,太唯唯诺诺了。
女生都希望自己男朋友偶尔可以霸道一下,偶尔可以想好了带她吃什么饭,看什么电影,偶尔确定好了旅行路线,带着她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哪怕是短途的。
要求不高,偶尔就行。
可何超不会,他并非总是因为想顾及凌萝的喜好,他只是自己没有决定。
凌萝是个干脆利落的女人,和何超在一起,她总是会生闷气,明明何超也没做错什么,可她为什么觉得憋屈?他们一起出去吃饭,何超是那个需要花上几十分钟选菜的人,凌萝不理解,这么多种菜品你选择自己喜欢口味的不就行了?没有喜欢的就随便选来尝尝,下次再选其他的不就行了?每次都要纠结几十分钟,至于吗?选择恐惧症,不都是因为穷,起码何超不是。
最让凌萝觉得失望的是,何超从来不在她面前提出反对的意见。
比如电影,比如书籍。
凌萝是个成熟的女人,她不会因为一个人与之意见相左就对其敬而远之,相反,她希望从那个人的意见里窥见他的性情和灵魂。
可何超不是,他生怕凌萝因为和自己想法不同而产生拌嘴,甚至产生嫌隙。
凌萝问他,你明明就不是这样想的,为什么还要附和我,不愿意说出自己真实看法呢?何超说,网上的段子都说啦,别和女朋友讲道理,我不想你生气咯。
一个大男人,竟然要照着网络段子为人处事?凌萝觉得,这段感情终究不合适。
何超不懂她,不懂她最爱的作家,不懂她喜欢的艺术家,不懂她爱听的古典乐。
他们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朝着不同的方向前进,只是凌萝的精神走的更远。
5直到遇到林森的那一刻,她知道,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当时的凌萝,带着从家乡过来的小侄子到家里附近的商场闲逛,小侄子8岁,正贪玩,跑来跑去撞到了端着咖啡迎面走来的林森。
凌萝连忙说对不起,她抬头的一瞬间看到了目光如炬的林森,他温柔地笑了笑,说没关系,凌萝连忙拿出纸巾递给他。
他穿着一件蓝色Polo衫,音色让人如沐春风,一个小女孩的叫声把小鹿乱撞的凌萝拉回了现实,原来他已经有女儿了。
女儿拿着小吃从后边跑过来,体贴地问他有没有烫到,是和小侄子差不多的年龄。
鬼使神差地,凌萝竟然邀请对面的一双父女共进晚餐,她想着,就当是赔礼道歉吧,这调皮的小侄子似乎很想和小女孩儿一起玩。
凌萝有些庆幸自己的勇敢和“大方”,不然也不会在交谈中得知,林森已经离婚了。
看着在不远处嬉戏的两位小人儿,凌萝也跟着笑起来,转头对林森说,这是我侄子。
林森读懂了她言外之意,两个人一拍即合。
真正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所有的条件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哪怕他是离过婚还带着孩子的中年男人。
那一年,凌萝已经31岁,而林森则年过40,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两个人的感情,相反,凌萝觉得和林森在一起的感觉,比那些前任都舒服自在得多。
他大方,自然,同样体贴,他比钱进有能力,也比何超有思想,最重要的是,他能明白凌萝内心深处的自卑和骄傲。
在一起一年多,他们从来没有争吵过,就算遇到事情也是有商有量。
凌萝觉得,这就是传说中旗鼓相当的爱情,她终于等到了。
在一起一年后,林森真诚地“邀请”她搬到自己家里,和女儿一起生活,凌萝愉快地答应了,兴致勃勃地在这一天收拾东西,她马上就是名副其实的“林夫人”了。
6突降大雨,也没有阻止两个人搬家的行动,他们冒着雨一点一点地把东西搬到了停在地下室的车上,与其说是一起,不若说是凌萝陪着林森搬。
一来箱子太沉,二来林森心疼她,于是凌萝就拿些小件行李,在林森旁边给他加油。
原本林森是要请人来搬的,但凌萝执意要自己动手,她觉得这样有仪式感的事情,还是俩人一起做比较有意义,林森宠溺地答应了。
凌萝把住了几年的公寓退租了,跟着林先生来到了他的家。
凌萝看着面前的小别墅,心里激动,觉得有些不真实。
不是因为这是她买不起的房子,而是因为这是林森的家。
这么多年,她还是迎来了这一刻,她即将成为一个小女孩的母亲,即将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即将开始婚姻生活。
还没领证呢,我就开始瞎想了,嘻嘻。
凌萝痴痴地笑着,觉得自己有些不太矜持。
晚上,躺在林森的怀里,凌萝沉沉地睡去,幸福感填满了心房。
第二天,林森公司有事,一大早便赶了过去,女儿也被送去了幼儿园,只留下凌萝,满足地睡醒,轻快地下了楼,找东西吃。
她左手拿着一块三明治,右手握着一杯牛奶,正要上楼,突然听到门铃响了。
她没想到,此刻响起的门铃,将她所有的幸福感尽数戳破。
门外是个保养很好的中年女人,比凌萝低一点,戴着一顶黑色渔夫帽,手提着一个22寸的行李箱,凌萝诧异,问她找谁,可这女人的脸上,有着同样的疑问。
7原来,林森和他老婆根本就没有离婚,没有签署离婚协议。
林森和他的父母想让他再要一个孩子,可他老婆不想,她受不了自己的意愿被强迫,在2年前离家出走了。
林森找过她,说只要她愿意回来,就不再逼她生孩子,可那时她已经身在国外,和一个老外搞在了一起。
不论什么原因,二人终究没有合法离婚,凌萝虽然不知情,但终究没法理直气壮。
直到林森回来,凌萝看到了他望着那女人的眼神,充满了不可置信,又带着掩藏不住的喜悦,还夹杂着些许嗔怪。
凌萝知道,她在林森心里的位置,远不如这还没离婚的正妻。
林森为什么要骗她?她只是一个替代品?林森对她有没有真情实感?这些对凌萝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真心爱过林森。
凌萝对林森没有任何纠缠,删除了所有联络方式,走得明明白白,干脆利落。
8凌萝在周末的下午,来到新家附件的咖啡店,思绪从面前的书本中抽离。
她租了新的房子,辞了工作,开始了新的事业。
32岁,她不知道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开始怎样的新一轮情感纠葛。
但她始终明白,自己喜欢的事情是在咖啡馆的角落里安静地看一会儿书,是和闺蜜愉快地到商场里大战一场,是为了自己的事业挑灯夜战无怨无悔。
她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不觉得孤独,不觉得冷清,不觉得空虚。
因为她有足够的钱填满物质的欲望,也有一个高贵丰盈的灵魂充实琐碎平凡的日常生活。
和-挑来挑去,挑了个已婚男-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