鲸鱼的肚子

鲸鱼的肚子

时间: 2019-07-14 14:49:56

鲸鱼的肚子

鲸鱼的肚子

1从船舱里出来,格雷感觉的阳光有些刺眼,冰冷的海风带着些许咸腥味钻进鼻腔,不过对于经常出海的人来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味道了。
格雷看到夹板的围栏边上有两个男人在谈论什么,有点好奇,便走过去想参与闲聊。
“哟,格雷你怎么不在船舱里面偷懒了?”一个有点发福且体格健壮的老水手,左边耳朵上缺了一块,一脸的络腮胡子,看着格雷过来了,把嘴上的烟斗拿到船边的围栏上敲了敲,然后再把新的烟味装进去,然后转过头对格雷说到。
“出来透透气,总在船舱里待着人都会发霉的。
”格雷打趣的回答诺顿。
“刚说到精彩的地方你就跑过来搅和。
”肤色黝黑,一头卷发,柯蓝眼神犀利的盯着格雷有些忿忿不平的抱怨到。
“哦?你们在说什么,说得这么起劲呢?”格雷有点诧异,看着一脸不悦的柯蓝,心想什么事情让这个地道的英国地痞这么感兴趣,除了女人还有什么值得他这么关注的么?“哈哈,没啥,就是我在给小柯蓝说耳朵上是怎么弄伤的。
”诺顿打着哈哈说到。
紧接着诺顿便说起了之前的一些的经历。
前些年,诺顿还不是跟着现在的船队出海的,当时跟着“荣耀号”这艘赫赫有名的捕鲸船,当年的“荣耀号”据说是捕获过蓝鲸这种庞然大物的,而正是因为如此,“荣耀号”所在的船队在这片海域名声大噪,后来引起了海盗们的关注。
而诺顿的耳朵便是在一次遭遇海盗袭击的时候弄伤的,好在当时船队配备了不少火炮,遇上了海盗也能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船长临危不乱,指挥着船员们和穷凶极恶的海盗们战斗。
诺顿在战斗中被一个拿着旧式火枪的海盗打中了耳朵,也辛亏那海盗的准头不是很好,仅仅只是将耳朵打掉了小半边。
海盗们也没料想到这支船队居然配备了这么精良的武器,在对船队造成一定的损伤,自己这边也死伤了一些人手后,便灰溜溜的撤退了。
再后来,船队因为种种原因解散了,诺顿几经辗转,便来到了现在的船队,这次出海也将是诺顿最后一次冒险了,因为他的妻子和孩子每次在他出海的时候,都会非常担心他会回不去。
人到中年,诺顿同样是越来越在乎自己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时间了,最近几次出海闲暇的时候也总是念叨着自己的妻子和女儿。
闲聊过后所有人都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捕鲸船向着目的地驶去。
此行的目的地,是南极海的一片海域,那个地方经常会有大量的鲸鱼活动,但同样有些神秘,偶尔会有一些船队神秘消失在那片海域。
可捕获鲸鱼所带来的巨大利益,驱使着人们向那片海域探索,即使知道有风险却被诱惑蒙住双眼。
傍晚,吃过晚饭的时候,船长通知所有人明天就能到目的地了,所有人都有些松了一口气。
长达一个多月的航行,终于要到抵达了,不少老练的水手都在摩拳擦掌,准备这段时间大干一场,捕获到足够的猎物就可以拿到一大笔钱,足够回去挥霍一段时间了。
船长叫人拿了些葡萄酒,分给船员们,让他们今晚庆祝放松一下,明天好好工作。
格雷在船舱里端着酒杯喝酒,想到父亲,这个糟老头子,一直想让自己继承他的铁匠铺。
但从小格雷就不喜欢拿着锤子重复的敲打着烧红的铁块,然后留下了一封信就跟着同乡的一个熟人到港口去找工作,觉得出海冒险的工作可能会更适合自己。
有些几年没有回去了,只是每次隔几个月往家里写信,顺便将自己赚到的钱寄回去一部分。
“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和闷酒啊?想女人了?”柯蓝端着酒杯过来和坐在角落的格雷说到。
“去你的,谁和你一样有点钱就去跑去港口的酒吧找女人啊?”格雷白了柯蓝一眼,反驳到。
“说到港口的酒吧,上次去的时候来了一个新来的姑娘,伊利亚,很漂亮呢,这次回去我打算追求她。
”柯蓝一边说着一边坐到格雷旁边的椅子上。
“省省吧,你每次看到一个新来的姑娘,你都要祸害别人,玩弄别人的感情,你这个发情的种马,迟到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格雷毫不客气的谴责柯蓝,显然是柯蓝的种种行为让人不耻。
柯蓝也不生气,拿着酒杯和格雷的酒杯碰了一下,喝了一口,然后打趣的说:“那样死掉其实也不错,哈哈。
”然后端着酒杯起身,去找别人交谈了。
2清晨,今天所有的船员都起的比较早,各自在自己的工作区域各司其职。
格雷在甲板上忙碌着,检查船上设备的运行,尤其是看“鲸炮”的功能是否正常,这是一种用火药动力的大型鱼叉炮,强大的杀伤力,以及自带倒钩,只要是命中鲸鱼的躯干部分,基本是跑不掉的。
柯蓝则是站在整艘船的制高点——“瞭望篮”上,监视着海面上的情况,只要是看到有鲸鱼的身影就会,打信号,通知全体船员行动。
格雷觉得空气有些沉闷,远方天边的乌云一层层的压过来,仿佛压在船员的心头上,一般来说南极海域这边很少会降雨,如果是下起冻雨,那么今天若是遇到了猎物必然是要苦战一番了,这样恶劣的天气作业是比较麻烦的。
格雷看了看瞭望篮上的柯蓝,正巧柯蓝打了一个信号给格雷然后指了指捕鲸船的西南方向。
格雷向柯蓝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头鲸鱼,浮出水面换气,远远看过去应该是一头蓝鲸,但个头不像是成年蓝鲸,应该是年幼的蓝鲸,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有成年蓝鲸在它附近的。
于是格雷就通知船长,船长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就让所有的船员待命,随时准备捕猎。
就在柯蓝巡视着海面,观察着那头蓝鲸幼崽动向的时候,发现海面有些不对劲,海面的颜色慢慢的变深,从蔚蓝色渐渐变成湛蓝,而且颜色还在加深,海浪也越来越大,海水从底部翻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海底出来似的。
柯蓝给所有船员打了个紧急情况的信号,让所有人待命,不要轻易行动。
很多年前年就有听说过一个传闻,说是这片海域有一只被人类捕杀掉伴侣的雄性蓝鲸,带着幼崽逃生后多次袭击了捕鲸船,对很多捕鲸队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失,甚至有一个单独作业的捕鲸船被击沉之后全员遇难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柯蓝心想,这次怕不是给他们遇到这头疯狂的蓝鲸了吧,在考虑着应该如何行动,正准备让船长来决策该如何行动的时候。
海底翻腾的浪花越来越大,冲击得捕鲸船左右摇晃,而天空中的乌云这时候也压到了头顶,也开始下起了冻雨,冰冷的雨水夹杂着冰渣打在所有船员的脸上,打得脸上生疼,但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所有人都只收到了紧急情况的信号,却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捕鲸船底部遭到一下剧烈的撞击,让所做人都措手不及,全都被这巨大的冲击力一下掀翻,甚至有个别船员落入海里了。
还在船上的人顾不得掉下海的倒霉蛋,慌忙爬起来抓住身边的东西,以防再一次的撞击。
这时候每个人都回想起了很早以前的那个传闻,而经历的时候却感觉这头鲸鱼如此疯狂,可让他们感到恐惧的是这鲸鱼的体型。
3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冻雨中艰难地放眼望去,巨大的黑影笼罩在捕鲸船之下,起码方圆一海里地方的海水都是暗蓝色。
显然这头巨兽的长度居然超过了三千多米,这是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这捕鲸船在它看来只是一片小小的树叶。
而它只需要顷刻间就可以将船掀翻,但它并没有这样做,仿佛在戏弄捕鲸船上的人,让他们更深切的感受到恐惧。
诺顿虽然经历了不少凶险的事,但是也头一次感到这么无力,脑海里浮现起自己家人的脸庞,像是在和他告别。
船长此时也是吓得脸色苍白,赶紧让船员将船体控制好,向南方全速前进。
可海底的巨兽并不给他们重新整顿的机会,疯狂的在海底倒腾着,这翻涌而上的海水让捕鲸船在巨浪之中摇晃不止,又是几个船员被甩下船,所有人都没办法找到能站立起来的落脚点,只能死死的抱着身边的固定物,防止摔下船已经是何其的困难,更不用说是操控捕鲸船前进了。
格雷此时正在船舱里,若不是在看到突发情况的时候钻进船舱,可能掉下船入的几个船员之中肯定有他一个,虽然在船舱里,但也是被摔得七晕八素,他透过船舱顶部的天窗看向瞭望篮,发现柯蓝已经不在那里了,兴许是已经遇难了。
所有人都在绝望之中苦苦挣扎,但是并不会出现任何奇迹,从不相信上帝的格雷,此时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格雷并没有因为这极端凶险的而失去理智,还保持着相对冷静的思考,在船身剧烈摇晃的过程中,将救生衣草草的穿在身上,还在自己的牛皮腰带上绑了一根长长的麻绳,另一头则系在窗沿的木质扶手上。
人们总是在巨大的危险面前做出各种不同的反应,唯有保持冷静才能正确的面对这一切,可真正能保持冷静的能有几个人呢?格雷在做好这一切准备之后,冻雨从没有关好的舱门流了进来,落脚点有些不少雨水和碎冰,再加上船体的晃动,格雷滑倒了,头部猛烈的撞击在墙上,晕了过去。
此时的捕鲸船如同暴风雨中的浮萍,没有人能看到还有可能生还的希望,这个地方距离海岸五六百海里,就算是没有在这惊涛骇浪中淹死,也会因为长时间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导致体温过低而死掉的。
巨兽可能似乎是有些厌倦这个游戏了,于是就下潜了,海浪渐渐平息下来,而冻雨也没一会就停了,南极海域这边的雨通常不会下很久。
船员们在经历这一切以后,纷纷瘫坐在地上,然后长舒了一口气,都是一副劫后余生样子,诺顿则双手发颤地将腰间的烟斗重新点燃,舒坦的吸了一口,远处的乌云也渐渐散开,太阳慵懒的趴在海平面上,仿佛在看热闹似的将阳光打在众人的脸上,在度过凶险过后的船员们的眼里显得格外的美丽。
……但现实就如同南极洲的浮冰一样冰冷,捕鲸船侧方的海水又开始翻涌起来,所有的船员基本都崩溃了,大部分人只能默默地等待生命的终结,所有人被笼罩在恐怖的气氛之中浑身颤栗,甚至流下了眼泪,只有诺顿将手中的烟斗气氛的扔向那海水翻涌的地方,臭骂了一句:“狗娘养的畜生,老子死了也不让你好过。
”便冲向船头的捕鲸枪那边,把捕鲸枪的方向调整到那边。
没有人阻止诺顿,也没有人在意,只能默默地等待死神过来收割自己得生命。
海水的颜色逐渐加深,一个颜色乌黑巨大的鲸鱼头渐渐浮出水面,腾起巨大海浪将捕鲸船冲击得摇摇摆摆,诺顿见这可恶的怪物中午出现了,对准它的头部将捕鲸枪的捕鲸叉发射出去。
巨大的动力将捕鲸叉推射出去,命中了鲸鱼头部左上侧的一个地方,这条巨大的鲸鱼感受到了一些疼痛,张开大嘴长吟了一声。
诺顿疯狂的大笑着,而随着鲸鱼头部的上升,捕鲸叉和捕鲸枪相交的绳索渐渐绷紧,最后因为巨大的拉力,将船拉的有些倾斜,最终捕鲸枪固定在甲板上的枢纽被拉坏了,整个被拖了出去。
而今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头巨大的鲸鱼竟然继续张着大嘴要把捕鲸船整个吞下去。
有几个船员便想都没想就跳下船去,他们觉得即使被冻死在冰冷的海水中,也比被吞掉的死法好一些,况且至少运气好的话能撑到有其他捕鲸船出海作业可能还会得到救援。
鲸鱼巨大的嘴吞进大量的海水,捕鲸船最终还是抵不过这巨大的洪流被吞了进去。
……4格雷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视线有些模糊,浑身酸痛不止,感觉自己身上有些伤。
周围的空气弥漫着一股酸臭味,四周的光线特别暗,只有星星点点的荧光,一闪一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发出来的。
“你醒了啊?”一个粗犷的声音在格雷耳边响起。
格雷被吓了一跳,看向声音的源头,一个头发乱糟糟,满脸胡子像野草一张生长的男人正看着他,在距离他躺着的地方两三米的地方坐着,手上还拿着一把破旧的军刀,在切割着什么东西。
“你好,请问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格雷有些奇怪的问到。
“哈哈,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们现在在这个怪物的肚子里。
”男人有些欣喜地说到,看来这个被自己救下的人没有太严重的伤势。
“什么?我们现在在怪物的肚子里?”格雷有些不敢置信的问,情绪有些激动。
“确切的说我们在它的胃里,没有人知道这个怪物到底有多大,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就在它的胃里面。
”男人有些无奈的回答。
格雷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沉默了一会儿。
“那你在这待了多久了?”格雷平复了一下心情,又开口问到。
“不知道了,这边没有什么时间概念,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机械怀表来计算时间,就我记录下来的时间已经过了三年了。
”男人淡淡的说到,说着指了指一个刻满痕迹的贝壳说到。
“这里就你一个人么?”“还有一个,不过那个小子一年前被吞进来的,也是我把他救下来了。
”男人回答到。
“其实最开始是和我们船上的另外一个同伴,在这个怪物的袭击下幸存下来了,他两年前收集了一些东西,然后离开了,而我选择了留下,那孤独的七八个月我差点疯掉,还好后来这个小子来到了这。
”男人紧接着说到。
“那你之前的那个同伴离开了这里么?”格雷看到一丝希望,有些迫切的问到。
“谁知道呢,从这离开必须要穿过一片酸湖,那个应该是这鲸鱼的胃液,腐蚀性有些强,待久了连骨头都能化掉。
”男人有些不在意的说到,语气听起来似乎对那个同伴离开颇有不满。
之后又聊了一些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得知这个男人名字叫科尔,三年前在一次捕鲸作业的时候遇到这头怪异的鲸鱼,被一这怪物一口吞进肚子里了,只有他和另外一个伙伴幸存下来了,只是那个船员现在离开了。
他所说的那个一年前来到这里的小伙子叫爱德,也是被这头鲸鱼吞进来了,看来这怪物已经吞掉了不少捕鲸船,爱德现在去搜寻食物去了,而科尔则留下来照看格雷。
格雷起身说想活动活动身体,科尔说着就要带格雷四处转转。
格雷看了看四周,发现这个地方地势有些高,是由各种船只的残骸堆砌起来的,甚至看到自己所在的那个捕鲸船的残片,有些熟悉的部件有些安静的躺在不远处。
这个地势较高的废墟堆砌的小坡,依靠在一个材质似乎是石头的高壁上,高壁脚下则放了很多瓶瓶罐罐。
科尔看到格雷望向那边,就解释道:“这个是我们收集淡水的地方,这整个空间只有那个石壁上会渗出一些淡水,只能靠着这些瓶子一点点的收集。
”“那你们的食物从哪来的?”格雷听到淡水的来源,就顺便问了一句食物。
“这怪物每隔一段时间会吞进大量的食物,和一些海水,一般都只是虾和水母较多,偶尔会有一些海豹,和一些不知名的大鱼。
我们就在那个洞口等着就好了,但不能离得太近,因为它有时会袭击捕鲸船,把船整个吞进来,运气好能得到一些封存完好的食品,喏,就是那个洞口。
”说完科尔指着远处前面上方的一个洞口,而从这里到那边是由船只残骸铺成的的小路,而小路两侧都是一些粘稠的液体,左边是由这种液体形成的水面,光线有些暗,格雷也只是勉强看到这些情景。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人影,在搜寻洞口的废墟那里搜寻着什么。
5格雷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五天了,时间是根据科尔的怀表计算出来的,而在这几天的时间,格雷觉得自己必须要离开这里,毕竟家里的老头子还等着自己回去,以前觉得他讨厌极了,可现在居然有些想他了,如果他得知自己所在的鲸鱼船神秘失踪,那不知道是怎么样的表情。
格雷把自己的想法和科尔还有爱德说了一声,科尔有些劝解格雷想让他留下来,但格雷说就在这里必然是回不到人类社会,也见不到自己家里的老头子了,虽然很危险,不一定能活下来,但至少有回去的希望。
科尔看到格雷的意思这么坚决,也不再阻拦,准备了一些东西,一套用海豹皮制成的紧身衣,这本来是搜寻食物备用的衣服,因为有时候从洞口进来的食物有时候会掉到酸湖里去,而这个紧身衣能防止皮肤接触到那些液体。
一个潜水镜,还有一把长柄刀,顶端是块打磨锋利的金属片,长柄则是在废墟里面找到的圆木棍,用麻绳将金属片和圆木棍牢牢的绑在一起。
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个能浮在腐臭的液体表面的东西了,需要制作一个木筏划到酸湖的一个地方去。
通过这几天的了解和观察,格雷知道了在酸湖尽头的一个角落会规律性的形成一个漩涡,会把酸湖底部的一些东西排出去。
而格雷则要把木筏划到哪里,等待时机成熟之后再跳下去,然后随着漩涡应该就可以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
格雷花了一天的时间在废墟里找到一些木头,这些木头很多都沾满了那些酸臭的液体,滑溜溜的,有些地方都被腐蚀成黑色了,然后用麻绳把这些木头绑在一起,制作成一个简陋的木筏。
一切准备就绪,科尔和爱德还将一些用牛皮包封得严严实实的食物,以及几罐水,交给了格雷,如果出去了,这些东西在外面应该是可以支撑一小段时间。
……格雷坐在木筏上看着远处的科尔和爱德,心里有些感激,毕竟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他们帮忙收集的,而之前也问过他们,要不要和他一起走,他们却拒绝了,说活着最重要,要回去也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格雷尊重他们的选择,也不再多说什么。
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时候酸湖底部开始有些动静,开始倒腾起来,然后慢慢形成一个漩涡,看到动静的格雷向科尔以及爱德挥了挥手,表示自己要走了。
“嘿,格雷兄弟,一定要活着啊!”科尔朝着格雷大喊到。
“你们也是。
”格雷回应。
说完最后告别的话,格雷把耳朵用布条制作的耳塞堵上,然后带好潜水镜,便纵身一跃钻入了酸水形成的漩涡之中。
虽然有潜水镜带在眼睛上,但跳进这浑浊而粘稠的液体中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随着水流向深处游去。
过了一会,格雷被水流带到一个较为狭窄的地方,然后爬到一个地势有些高位置,,地面都是稀烂的杂物,两边的肉壁时不时蠕动一下,把地面上的杂物向一个地方推过去,空气中夹杂着浓烈的恶臭味。
和-鲸鱼的肚子-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