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妖闻录:小妖们(二)

魔都妖闻录:小妖们(二)

时间: 2019-07-14 14:49:20

魔都妖闻录:小妖们(二)

魔都妖闻录:小妖们(二)

4月11日晴今天想记录的是有趣而离奇的故事,是关于小妖的故事。
这个故事并不是我编造的,而是一个叫李伟的漫画家所绘制的漫画中的一个故事。
但这个故事也不是李伟编造的,据白泽所说,是小妖们借李伟的笔所画下的自己的故事。
我决定用文字的形式摘录出几个小故事,写在我的日记里。
——小丹日记故事二:茶盏妖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里住着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以打猎为生,常年居住在山中,只有到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才会走到最近的村落,在路边摆上些动物的皮毛,交换些日常需要的物品。
当然了,说是一户人家,其实也只有两个人,一个父亲一个儿子,就是一户人家。
据说,这户人家原本也有一个母亲,但在儿子出生不久之后就死了,所以,这是一户只有两个人的人家。
在儿子小的时候,父亲常常将儿子一人留在家中,自己出去打猎。
等儿子稍大一些,就带着儿子一起出去打猎。
但儿子不喜欢打猎,他不喜欢奔跑,不喜欢等待,也不喜欢血的味道。
父亲也不强求儿子喜欢打猎,就随儿子做他喜欢做的事。
儿子喜欢到最近的村落,和那里的孩子一起玩。
但村里的孩子不知为何,不喜欢和他玩,说他是个山里的野孩子。
因为没有小伙伴愿意和他玩,所以儿子总是孤单一人。
儿子经常坐在山里的一条小河边,自顾自自地用泥巴玩些游戏。
或者干脆坐在河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发呆,就这么呆呆的发一整天的呆。
故事说到这,似乎忘了说,这父子二人也是有名字的。
父亲被人叫大强,儿子叫小强,其他人都是这么称呼他们的,所以,接下来,我也用大强和小强称呼他们。
这一日,大强从集市上回来,又带回了一些用动物皮毛从集市上换来的东西。
通常情况下,大强带回来的都是生活中必须要用的东西,比如米、盐、蔬菜、衣服、藤条编的箩筐。
但这一日,也许是因为皮毛卖出了好价钱,大强就从路边的店铺里买回了一些新鲜的玩意,包在一个布包里带了回来。
小强仔细看着父亲带回地这些东西,画着画的本子、彩色的石头、糖葫芦、还有一把小刀。
小强都一样一样的仔细看着这些,边看便用水抚摸着。
但小强最喜欢的是一个茶盏,虽然那是一个缺了口的茶盏。
茶盏的颜色是棕色的,棕色中带着一点点的黄,那黄色在棕色的表面上呈现出小河中波浪般的形状,但摸上去却很光滑,无论是茶盏的里面还是外面,摸起来都很光滑。
小强很喜欢茶盏那摸起来很光滑的感觉,也很喜欢茶盏的颜色,所以,小强很喜欢这个茶盏。
不过,当时的小强不知道这是一个茶盏,于是,小强问父亲:这是什么?父亲说:这是喝茶用的,老板说是茶盏,缺了个口,就送我了。
小强说:可我们不喝茶啊?父亲说:那就喝水吧。
小强虽然喜欢这个茶盏,却没有用它喝水,因为他觉得,既然是茶盏就应该用来喝茶。
但小强也没有用茶盏喝茶,因为小强的父亲大强不爱喝茶,也从来不买茶来喝。
所以,小强把茶盏放在床头,得空的时候,就看一看它,或者用手摸一摸它。
但小强不知道的是,茶盏也很喜欢小强看着它,或者摸着它光滑的表面,准确的说,茶盏喜欢这种被人看重和珍惜的感觉,它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了。
为什么,一个茶盏有所谓“喜欢”这样的一种感觉?因为这个茶盏不是普通的茶盏,而是一个已通人性的茶盏妖。
不是所有的茶盏都有机会修炼成茶盏妖。
一个茶盏要修炼成茶盏妖,必须有两个必要的条件。
其一,茶盏本身必须由名家手制。
所谓名家,并不一定是世间出名的大师,只要是用心制造器具的匠人,哪怕默默无闻,也可称之为名家。
茶盏的制造者就是这样一个名家,他做了一辈子茶器,始终默默无闻,却又自得其乐。
这位手工匠人无意之中,将自己的心力注入了茶盏之中,使得茶盏具备了修炼的可能。
茶盏变成茶盏妖的第二个条件,是时间。
茶器的材质易碎,而碎成了小块的茶器由于失去了形体,也就再没有了修炼的可能。
能够熬过漫长的岁月,而不被摔碎的茶盏,是极为罕见的。
茶盏的制造者不是世间出名的大师,所以他制造出来的茶器价格不高。
而世间的人往往习惯将物品的价格,当作物品珍贵与否的准绳。
而不够珍贵的物品,往往得不到人们的爱惜。
因此,这位匠人所制造的几乎所有的器物,都一一被人摔碎了。
经过了数百年的岁月,小强所得到的茶盏,成了那位无名匠人留在世间唯一的作品,当然,也就成了唯一有机会修炼成茶盏妖的茶盏。
茶盏妖之所以有这样的幸运,要感谢它身上的那个缺口。
那个缺口是茶盏的第一个主人无意间造成的,在那之后,茶盏就被遗弃了,被随意的丢弃在了草丛中。
但恰恰因为被遗弃,所以茶盏躲过了被人类摔碎的危险。
带着一个小小的缺口,茶盏静静地躺在了地上,这一趟就是数百年,就有了修炼成茶盏妖的机会。
但让茶盏妖没有想到的是,刚修炼成妖有了灵识的他却又被一人捡起。
那个人是一个流浪汉,在树林里休息的时候偶然的捡起了这个茶盏。
流浪汉不知道茶盏妖不是普通的茶盏,而是已经修炼成妖的茶盏,就把它捡了起来。
但流浪汉没有使用这个茶盏,他觉得这个茶盏太小了,装不了太多的水,又缺了一个小口,自然也就是无用的。
于是,流浪汉把茶盏卖给了集市上的一个小贩,总共卖了两文钱。
再后来,就如同您所知道的,这个茶盏妖被小贩送给了大强,再由大强送给了他的儿子小强。
茶盏妖虽然通了人性,却不能与人交流。
并不是茶盏不能说人的话语,而是因为茶盏知道,它不能随意开口说话。
茶盏是器物,不是活人。
活人能够说话,器物却不能,这是人所认定的道理。
如果茶盏妖打破了这个道理,很有可能被人当作怪物。
一旦被当作怪物,茶盏妖觉得自己的性命就保不住了。
所以,虽然茶盏妖很想开口和人交流,但茶盏妖从来没有这么做过。
因为茶盏妖没有说过话,也没有做出任何奇怪的举动。
所以,在小强和他父亲大强的眼中,茶盏就是一个茶盏,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器物而已。
就算小强很喜欢这个茶盏,但那种喜欢也是有限度的,是一个人对一个器物的那种喜欢。
就这样,茶盏妖作为小强喜欢的一件器物,一直跟在了小强的身边。
先不说茶盏妖的事了,还是说回小强的故事吧。
小强一天天长大了,大强觉得既然儿子不喜欢打猎,就该学门手艺,以后好自己过活。
小强于是被送到了附近的镇上的一家酒楼里,做学徒。
这家酒楼名叫“燕子楼”,不是镇上最大的最豪华的酒楼,却也颇有名气。
燕子楼主营的是各色点心,都颇有特色,在镇上很受欢迎。
小强在这里拜了师傅,学习做点心的技艺。
师傅还算喜欢小强,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也不算聪明,但是做事用心,又很听话,所以师傅也就认真地教小强制作点心的技艺。
小强在燕子楼学了三年的手艺,也总算是成为了一位可以独立制作点心的厨子。
大强对于儿子有了一技之长很是高兴,小强自己对厨子的工作也很满意。
但父子二人依旧有一桩未了的心事。
原来小强如今也年满十八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
大强希望儿子早些安定下来,娶个媳妇,生个胖小子。
为此,大强专门托了媒婆给小强寻亲事。
小强家里虽然穷,但也算有个手艺,再加上小强为人本分,在镇上口碑不错,所以,媒婆倒也真物色了几个合适的人选。
但让人意外的是,小强却看不上这些女孩,不愿意结亲。
媒婆很是生气,抱怨着一个穷小子还这么挑,就不管这事了。
大强得知此事,又是生气又是着急,再三地追问之下,小强才吐露了实情。
原来小强已经有了看上的女子,名叫小翠。
大强追问,这小翠是哪家的姑娘。
小强回答,她住在眠月楼。
大强一听“眠月楼”三个字,脸立时就拉了下来。
眠月楼是小镇上最大的妓院,莫非儿子看上了一个妓女不成?小强摇了摇头,说道:小翠不是妓女。
小翠的确住在眠月楼,但并不是妓女。
小翠身世不明,大家只知道她是眠月楼的老板从外面捡回来的。
眠月楼的老板捡回小翠,本就是一桩奇事,因为这小翠的脸上长着红色的印记,甚是吓人。
妓女最重要的就是一张漂亮的脸蛋,小翠这样的长相自然是当不成妓女的,眠月楼的老板以精明著称,又怎会带回这样的女子?不过,众人很快明白了老板捡回小翠的缘由,原来这小翠会弹琴,而且弹得一手好琴。
老板便让小翠做了眠月楼里的琴师,给来这里享乐的客人们助兴。
不过小翠弹琴的时候总是躲在帘幕之后,这样才不至于吓着客人。
小强是在去眠月楼送餐的时候认识的小翠。
那时小强还没有学会制作点心的技艺,时常被饭店的老板和师傅指使着做些杂事。
眠月楼是燕云楼的常客,所以小强跑的勤快,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小翠。
也不知是不是前世的缘分,小强一开始就和小翠很是亲近,既不嫌弃她丑,也不嫌弃她不会说话。
更难的是,小强这么个闷葫芦,见了小翠就变了,每次和她都有说不完的话。
小翠安静地听着,时不时露出笑容。
如果时间允许,小强也会躲在柱子后面,听小翠弹琴。
小强很喜欢听小翠的琴声,他觉得小翠所有未曾说出的话语,都透过这琴声传达了出来。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只要小翠知道小强在听她的琴,她的琴音就是弹给小强一个人听的。
时间一长,两个年轻男女的心就连在了一起。
大强明白了儿子的心意,倒也并不介意小翠的身份。
猎人的儿子,饭店里的厨子,说到底也就是个苦出生,还能嫌弃别人不成。
大强想着既然儿子喜欢,讨了做媳妇倒也无妨,于是就去趟眠月楼,把这事和眠月楼的老板说了,希望她能成人之美。
但眠月楼的老板不肯成人之美,在她的眼中,小翠虽然不是什么当红的摇钱树,但在这妓院里也是颇受欢迎的琴师,怎可能轻易放走。
要接走小翠也行,至少得给五十两白银,算作赎身费,敏月楼的老板如是说道。
五十两的白银不算很贵的身价,但对于大强小强父子而言,却是三辈子都赚不来的银两。
为此小强终日愁眉不展,大强就劝儿子还是算了吧,再找别的女孩子吧,但小强却不肯答应,说是要么娶小翠,要么谁都不娶。
大强听了,也是无可奈何,他一向宠爱这个孩子,也不想勉强他,指的由他去了。
按照常理,小强和小翠是再无结成姻缘的可能,小强怕是要打一辈子的光棍。
但谁知,半年之后,小强用五十两白银赎出了小翠,并娶了她做老婆。
又过了一年,小强就带着怀了身孕的小翠,迁往另一个镇子,自己当了老板,开起了一家饭店。
时光荏苒,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小强和小翠的饭店一直经营着,虽然不算红火,但生计不愁。
孩子已是半大小子,说来有意思,不喜欢做点心,倒很爱跟着爷爷打猎。
大强也很高兴,就将打猎的技巧都传授给了自己的孙子。
小强虽有些木讷,但人算是不错,在小镇上也渐渐有了朋友。
一日,大家在店里酒足饭饱,朋友们便窜疼着让小强说说怎么认识的媳妇。
小强兴致不错,众人也相熟了,就把自己从小翠从眠月楼接出来的事说了。
大家也都是朋友了,也不在意小翠是从妓院出来的这事。
只是大家都感觉奇怪,五十两银子,怎么说都不是笔小数目,小强是从哪里凑齐了这笔款子呢?小强笑道:“这说来也是真巧呀!”接着,小强就说出了当年发生的事情……当年,小强没有五十两银子,自然不能赎出小翠。
但是,日子还是得照旧过着。
小强依旧在店里做他的厨子,大强则继续在山中打猎。
有一日,小强得了空,去山里看自己的父亲,却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长得非常可爱,更难得是他身上穿的衣服,一看就是上好的布料做的,还刺绣着繁复的花纹。
小强到家的时候,那孩子正吃着大强从山里采摘的果子,看到小强来了,热情地和他挥挥手,算是打招呼,一点都不见外。
小强赶紧询问父亲这是怎么回事,但没想到大强也是一头雾水。
大强告诉儿子,他今日去山中打猎,猎物没有打到,就准备早些回家。
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就遇上了这个小男孩。
一个人站在林子里,东张西望的。
山林里常有野兽出没,一个小孩子家的站在这里,也没有大人照看,怎么想都觉得不安全。
于是,大强就走上前去和这个小孩说话,问他姓是名谁,父母何人,家住何方。
谁知这个小孩一概不答,也不知是听不见,还是口不能言。
大强想了想不放心,就干脆把这个小男孩带回家中,先让他住下,等找到这孩子的家人再送回去。
这之后的几日,大强和小强都四处打听,有没有人家丢了孩子,但都一无所获。
直到第七天,才有人告诉小强,旁边的一个镇子上最近来了一些生意人,听说丢了一个孩子,会不会就是住在他们家的那个孩子呢?小强听了这个消息,赶紧告诉父亲。
于是,父子二人就带着这个小男孩,找到了那几个生意人住的客栈。
果不其然,小男孩正是那生意人中为首那人的儿子。
这些商人是从一个很远的地方来的,要去一个更远的地方做生意。
商人们经一片树林时,大当家的儿子因为调皮从车子里窜了出去。
大人们都睡着了,因此没有发现。
如今,生意人见到大强小强把孩子送了回来,自然高兴的不得了,主动给了这父子二人一百两银子。
父子两本来是推辞的,不过是把孩子送回来,怎么好收这么多钱呢?但商人说,这个小孩子有点毛病,无法说话,如果不是父子两送他回来,怕是这辈子再见不到了。
商人们还说,他们是做大生意的人,日进斗金。
区区一百两银子,对他们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大强父子两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正好,他们也需要这笔银子。
于是,小强就用这一百两银子中的五十两,带去眠月楼,将小翠赎出,做了自己的老婆。
剩下的五十两,父子二人商议后,决定自己开一家饭店。
为了不和老东家抢生意,被人诟病,父子二人就搬到了临近的小镇上,开了一家小店。
日子过得安安稳稳,一晃十年就过去了。
至于那些商人,在找到了孩子之后的第二天,就继续去远方做生意了。
“啊呀呀!天下居然有这样巧的事!”“我看嫂子是老天爷赐给你的吧!”小强腼腆地笑着:“是啊,真的太巧了。
”小强和小翠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我还是想讲讲这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而这个版本的故事,就连当事人,也就是小强和小翠,也并不知情。
首先,这一百两的银子,并不是所谓那群生意人做生意赚来的,实际上,这些银子是从地里挖出来的。
地里怎么能挖出银子来?这事啊……得说回很久很久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山,山边有一座城,城里住着一个大财主。
财主姓王,人称王大官人,很有钱,却很抠门,尤其对家里的下人很苛刻。
财主家有个下人,我们就叫他狗蛋吧。
狗蛋在财主家做活,本想着安安稳稳赚几个小钱日,却总被财主为些许小事打骂,时间长了狗蛋就对财主怨恨在心。
一日,财主出远门,带着狗蛋等人同行。
在路途当中,因一小事,财主又对狗蛋破口大骂。
也许是财主骂的太凶,也许是狗蛋平日里积压了太多怨恨,狗蛋越想越生气,到了午夜时分,狗蛋悄悄潜入了财主所住的客房,抄起一个黄铜制成的镇纸,把这财主给打死了。
狗蛋打死了财主,解了气,人也冷静了下来。
他早不想在财主家干活了,想着干脆一逃了之。
可转念又一想,若是此时逃走,不是坐实了自己杀人的事实吗?狗蛋想了又想,觉得当时是夜半时分,无人发现自己杀了人,干脆当作什么都不知道,蒙混过关。
狗蛋又想,自己在财主家做了这么久,却常常被克扣工钱,反正财主死了,不如趁机捞点油水。
于是,狗蛋从王大官人那里偷走了他随身携带的银两,为了不露馅,他决定先将银两埋在了客栈外的小山里,等风头过去之后再回来取。
第二日,财主的尸体被客栈老板发现了。
跟随财主的另一个下人报了官,官府来了人,发现丢了银子,也没有怀疑到狗蛋头上,反而以为财主被某个路过的匪徒盯上,杀了人,夺走了钱财。
官府就这样结了案子,狗蛋自然暗自庆幸。
狗蛋想着等到财主下葬之后,他就和财主的老婆辞工,然后去山里把藏着的银两挖出来,逃到外地去,过快活的日子。
谁曾想,就在财主的葬礼上,城中另一个小官的儿子带着人来砸场子。
这小官的儿子姓李,人称李泼皮,和王大官人一向是死对头。
据说是因为这二人早年曾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的缘故。
李泼皮带了一群家丁要把王大官人的棺材砸了,王家的人自然不干,双方起了冲突,很快演变成了一场打乱站。
狗蛋当时也在场,看着情形混乱,担心自己被牵连,准备开溜。
谁知还没溜走,被不知哪里打来的一棍子,敲在了脑门上,当场就给砸死了。
狗蛋就则会么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而他悄悄藏在山中的几百两银子,自然就无人发现了。
可是,问题就出现了。
狗蛋杀了财主,偷了银子,又莫名其妙被财主的对头杀了,那么,这一系列的故事我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别急,让我慢慢告诉你。
原来,当日狗蛋杀死财主的时候,的确无人撞见。
但狗蛋没想到的是,房中虽无人,门口却有一只猫妖。
这猫妖当日路过客栈,恰好目睹了狗蛋杀财主,埋银子等事。
不过,对猫妖来说,财主是死是活,狗蛋埋了多少银子都是无关紧要的。
所以猫妖虽然看见狗蛋杀了财主,却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出于好奇,跟了狗蛋一些时日,看看还有没有新鲜事发生,结果又目睹了狗蛋被人打死了。
猫妖知道了狗蛋杀人的前因后果,又目睹了狗蛋被打死,也没有觉得怎样,只是感慨了一下,觉得人类真的是一群无聊的生物。
对于人类来说,埋在地里的钱财是好东西,但对猫妖来说,那些银两是无用的。
于是,财主死了,狗蛋也死了,只有那些银子一直好好的埋在地里。
时间一长,连猫妖都忘记了地里埋着银子这样的事。
十年过去了,猫妖和一群小妖们聚会。
猫妖偶尔听说了小强的故事,知道了他想要和小翠成亲,却拿不出五十两银子的事。
猛然之间,想起了地里埋着的那些银子。
于是,猫妖想着,银子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拿出来做件好事,也算成全了一对有情人。
众多的小妖都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只是其中一个小妖提出,如果白白的给银子,恐怕小强和他爹心中狐疑,断不可收。
这可怎么办呢?于是,小妖们又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让那个猫妖扮作一个走丢的小孩,其他妖扮作商人,就住在当日财主被害的客栈中。
然后,等小强父子把扮作小孩的猫妖送来后,扮作商人的妖们千恩万谢,塞给了小强父子一百两银子。
等小强父子手下银子后,众妖觉得自己玩了一个有趣的游戏,很是高兴,纷纷变回原形,继续回山中过那逍遥的日子去了。
好的,问题又来了。
既然这个版本的故事,就连当事人,也就是小强和小翠,也并不知情。
我又是如何知道的呢?是的,你大概猜到了,我也并不是人,而是妖,一个和小强很熟悉的小妖。
也是我把小强的境遇告诉了猫妖。
是的,你猜对了,我就是那个茶盏妖。
和-魔都妖闻录:小妖们(二)-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