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酒肆

月下酒肆

时间: 2019-07-14 14:49:08

月下酒肆

月下酒肆

01这里是乐国最繁华的街市,白天人声鼎沸,小街上小贩的吆喝声接连不断,“糖人哟……”,“客官眼光真不错,这是小店上好的胭脂,买回去送给小娘子她一定喜欢”......在街道的尾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酒肆,上下两层的空间,竟然容不下一个店招牌,不知道该说店主懒还是喜欢简洁的装饰风格,整栋楼没有任何装饰,保留着房屋最初的建筑风格。
只有门口还不算破败的灯笼上写着一个歪斜的“酒”字,另外两个灯笼上写着“月下”,这就是这个小酒肆的招牌了“月下酒肆”。
老板娘此时正穿身着浅蓝色的粗布衣服,头上别着一根木簪,百无聊赖的和一旁的小姑娘八卦着:“大丫,你老实交代今天是不是和厨房的小石头拉小手了,我都看见了,你别还想蒙我”,说完她还得意的朝小姑娘挤了挤眼,顺手抓了一把面前的瓜子嗑了起来。
她对面被叫“大丫”的小姑娘被她调侃的满脸通红,低垂着头,小手抓着衣角扭了一圈又一圈,她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担心又被老板娘挖坑忽悠了,她昨天才没有和石头哥拉手呢,她今天上午都呆在房间里,石头哥那个大石头,笨死了会牵她的手才怪。
“哟,脸红了。
我就知道你和小石头有一腿,看被我抓到了吧?”老板娘看着大丫羞红的脸再接再厉刺激道:“要不要我给你们保媒,让石头上你家提亲呀!”“我,我,我今天才没有和石头哥拉手呢?”大丫急的开始结巴了起来,她扬起脖子大声辩解了一句又把头低了下来。
这就急了呀,老板娘暗暗有些开心接着说道:“那你说你上午干什么去了,难道我在后厨看到的不是你?”老板娘故作深沉,想着上午见到的背影,只有她心里知道,鬼的背影,根本没这回事好吧,她只是骗这个小丫头的。
大丫看老板娘陷入沉思中,难道石头哥真的私底下和别的姑娘好了,还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果然和她娘说的一样“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她要和石头哥绝交。
大丫赶紧道:“萱姐姐,你快告诉我那个小丫头是谁?我要和石头哥绝交。
”“真的不是你吗,那你上午在干吗?”老板娘还是在纠结那个人是不是她。
“当然不是我,我一直呆在房间里。
”大丫听后想都没想,信誓旦旦的仰头保证道。
“看吧看吧,这个小丫头终于说漏嘴了”老板娘心里乐开了花,面上还要不显山漏水,“你一直呆在房间干什么,说是不是在偷吃糖葫芦?”“我,我,我什么也没干,吃什么糖葫芦呀?”大丫有点心虚被她发现吃了糖葫芦,她极力掩盖着事实:“我在房间里刺绣呢!”“哦,那绣了什么,是花还是竹子?”老板娘眉眼带笑,轻佻的问道,特别是说完后还看了一眼大丫的红唇。
“难道萱已经知道了”大丫更加心虚了,“绣的是花”她还在做着垂死挣扎,不能承认吃了,一定不能。
“呵呵,你少骗我,是竹子,刚刚我还看到二丫和我说你送了她一个竹子手帕”老板娘又转换了思路开腔了。
“额,是竹子,我绣完就送她了,忘记了,你看我着记性。
”大丫说完还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萱姐姐,你快告诉我你今天看到的那个小丫头是谁?”大丫自证清白后还不忘刨根问底,她一定要弄清楚石头哥这个木头私底下又招了哪个小丫头喜欢。
“大丫,好啊,你竟然敢骗我,今天二丫根本就没有过来,一看你就是在说谎,老实告诉我在房间干什么”?不要以为她不知道,这些人每次吃甜食都躲着自己,酒肆里根本就不卖糕点。
她每次都只能从这些小丫头下手,盯死她们。
“我可能忘记了,反正我没有吃糖葫芦。
”大丫眼看已经兜不住了,还在硬扛着。
“哟哟,小丫头骗子还嘴硬了,你还不从实招来,我可是在你房间看到了串糖葫芦的竹签了”,老板娘继续忽悠着。
“怎么可能,我早就扔了”,说完大丫赶紧捂住了嘴巴,麻耶,这,这,这反驳的太快了,玩了,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又被萱姐姐套路了,先生今天也不在,凭她一己之力肯定扛不住。
“那啥,萱姐姐,我记错了,口误,口误”,说完她还抽了几下嘴巴子,一边打一边说,让你乱说,让你乱说。
“得了,大丫都露馅儿了还演啊,反正你都自己承认吃了糖葫芦,应该怎么办知道吧?”说完老板娘插着腰,抖了抖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街头女混混呢?“萱姐姐,先生今天不在,我不能买给你吃,你就饶了我吧,好姐姐我求你了!”大丫摇晃着老板娘的衣袖求饶道。
“我不管啊,师父可是说过,只要我抓到你们中有人吃甜食,我就可以吃一次,我今天一定要吃。
”她就是看今天这个死老头不在才忽悠大丫的,没想到这个丫头真的在吃糖葫芦,她心里顿时开心不已,这个丫头太好骗了,师父在她都不好下手,距离她上一次吃甜的已经快半年了,她都馋死了,每个听到街上的“糖葫芦”“糖人”吆喝声,她的口水直往外冒,奈何那个老头管太紧了,她一接近这些小丫头师父立马出现把她们打发走了,今天下手真是太顺利了。
大丫心里急,脸上都快冒汗了,她不敢买呀,虽然先生说过这话,可是今天先生不在呀,万一她吃出个好歹来,她也没办法治,半年前萱姐姐吃了误食了蜜枣糕可是直接吐血了,腹痛难忍在床上打滚呢,要不是先生及时出现,她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呢?也是那一次先生才下了这个命令的,可是今天都怪自己嘴馋,她后悔死了,心里慌的不得了,萱姐姐这个脾气没人治的了,也就先生能治。
老板娘虎着脸坚决不听从大丫的求情,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呀,半年没吃甜食快馋死她了,以前老头也不让她吃,她都是偷偷的吃,好歹十天半个月能吃一回,可自从半年前吃了一次吐血后,老头就向看犯人一样把她看的可牢了,奈何她这个人记吃不记痛啊,也就那一次而已,有那么夸张吗?以前也吃没事啊,肯定是那次吃了别的什么东西中毒了。
“你不去是吧,那我自己去,我看谁敢拦着我?”老板娘刚好看到一个小贩扛着糖葫芦从门前经过,眼睛一亮不想再和这个小丫头纠缠下去,凶狠狠的甩着衣袖,朝门口跑去,脚步生风拦住了小贩买了一串糖葫芦,刚拿到手她就迫不及待的撕开糖衣舔了一口,味蕾瞬时打开记忆的大门,嗯,是熟悉的味道。
大丫知道拦不住了,赶紧往后厨跑,一边跑一边喊:“石头哥,石头哥,出大事了,救命啊!”正在后厨准备午饭的石头感觉隐隐约约听到了大丫那个毛毛躁躁的小丫头的声音,他顺势放下了汤勺,吩咐身边的人接手就出去了。
大丫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石头面前,“我......我......”她急的都要哭了偏偏说不清楚,石头看着泪水在眼睛里打圈,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一脸的懊悔和求助,这是咋的啦,他摸了摸小丫头的头道:“大丫,别急,你慢慢说。
”“石头哥”喊完大丫的眼泪就出来了,她闯祸了,“萱姐姐刚刚吃了糖葫芦,都怪我,我吃糖葫芦被她发现了,所以她有理由吃甜食了,今天先生刚好不在,怎么办呀?”“嗝”说着还越哭越凶,打了一个嗝,“怎么办呀,石头哥,要是萱姐姐还像上次一样,我......,我就把我的命赔给她,呜呜.....”石头一听脸色瞬间就变了,坏事了,傻丫头你的命赔给她可能都不抵事,搞不好可能有不少人给她陪葬呢,那位要是知道搞不好会发疯,血洗皇城呢,十年前的事情可是历历在目呀!他来不及安慰大丫,立马用轻功飞回了房间,找到了先生留给他的紧急烟花弹,出了房门就直接在走廊上拉开了,十万火急呀,希望先生能够赶回来。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嗖”的一声烟花飞上了弹,紧接着“砰”的一声烟花炸开了,留下了久久未散的红烟,远在郊外坐在马车回城的一位身穿粗布白衣的老者看到后,捋着胡须大惊道:“不好了,家里出事了。
”说完他便弃了马车,直接从马车里飞了出去。
赶车的小侍从在后面喊着:“先生,先生......”这时皇宫里的某人看到这团烟花,猛地起身踢翻了身前的案几,扔下手里的奏章往外跑去,身后的老奴才惊叫不已。
石头发完烟花弹后赶紧去前厅守着老板娘这个活祖宗了,他人微言轻,不敢说,不敢管,只能舍命陪君子了。
而身为老板娘的某人乐滋滋的吃完了糖葫芦,此时正拿着一丝糖渍都没有,舔的光溜溜的糖葫芦棍子舍不得扔,丝毫不在意石头进来时惊慌的样子,舔了一口还一脸满足的样子,简直没法看了,这是有多馋啊。
她瞪了对面一脸小心翼翼的大丫和刚进来的石头一眼,“大惊小怪”她在心里说着,那次是意外好吗?肯定是吃了什么食物中毒了,一定是这样的,害的姑奶奶半年没吃糖,可怜见的。
02吃糖石头看老板娘坐在大堂,晃着双腿,心慢慢回落了,还好没出事。
但是一想起先生的告诫,他的心又提了上来,先生可是明令禁止过他们不能在老板娘面前吃一切甜食的,半年前的那一幕可把他吓坏了,那时他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命就交代了。
老板娘晃着双腿,悠闲地看着从门前走过的路人,她就是要让石头他们看一下,姑奶奶今天吃了甜的,没事,就是没事,看你们这些人以后还敢不敢不给我糖吃。
晃着晃着她怎么觉得眼前的人影重叠在了一起,胸中越来越闷,“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她口中吐了出来,残血沿着嘴角留了下来,她的眼皮越来越重,人从凳子上哧溜了下来。
“老板娘”石头看到她吐血了,惊动大喊了起来,接住了晕倒的她,抱起老板娘就往后院先生的药庐冲,不管了,先生也不在,先把人带到药庐再说,看先生留下的随从中有没有能够照看一二的。
“萱姐姐,萱姐姐......”大丫看到老板娘吐血了已经泣不成声了,心里那个后悔的浪潮呀都快把自己给淹了,她不该偷偷吃糖葫芦,更不该在先生不在的时候吃,只要萱姐姐能够好起来,她以后再也不吃了,她以后和萱姐姐一起不吃了。
再也不偷偷吃了,她也要戒了甜食了。
“呀,有人在屋顶上”街道上的人在惊呼,大白天的竟然看到有人在屋顶上飞来飞去,后面似乎有人在追赶一般,可是他们伸长了脖子往后看了看,没人呀。
一大把年纪了,又不是赶着投胎,青天白日的在屋顶上窜来窜去的,这是要干啥呀,稍微文雅可敬礼仪之人还在摇头,“哎,有伤风化”。
屋顶上的老者要是知道这些人的想法,可能会气的吐血,老子一身仙风道骨,悬壶济世,我这是急着回去救人,也是救你们,不然那位一怒,你们就等死吧。
飞回酒肆的后院,老者就扯着嗓子喊着:“那个臭丫头在哪里,又出什么事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他知道一定与那个丫头有关,不然石头是不会放这个紧急烟花弹的。
“先生你可算是回来了,老板娘不好了,她又吐血了,现在被石头大哥带到了药庐。
”看到先生回来了,大家惊喜不已,立马就有人回复老者。
“又吐血了”老者心里一咯噔,这个丫头又干了什么,他救治了这个臭丫头近十年,没什么大毛病,好好地怎么吐血了,心里诧异他还是脚步未停往药庐飞去。
守在药庐门口的大丫看到老者惊喜不已,“先生回来了,这下萱姐姐有救了”,老者捋了捋胡须道:“这么相信我,搞不好阎王爷要她的命,老朽也无能为力啊。
”听了这话,大丫的眼泪就留了出来,难道先生都救不了吗?老者也没在意自己说的话对大丫有什么影响,径直往屋内走,徒留大丫一个人在药庐外失声痛哭了起来。
“说吧,这个丫头为什么又吐血了?”老者坐了下来,将手搭在了老板娘的脉搏上。
“老板娘私自吃了一串糖葫芦”,说完石头跪了下来,“先生都怪我没有照顾好老板娘,请先生责罚。
”“这个臭丫头,怎么就这么馋呢,我才离开一小段时间差点就酿成了大错”,说完他从衣袖里掏出了一个瓶子,倒出了一粒药塞到了老板娘的嘴里,“哎,这个丫头真是要命啊,甜食有什么好吃的,再吃可能命都没了”,看着地上还跪着的石头道:“你起来吧,这件事不怪你,这丫头的脾气你也管不了,虽说你是那位留给我的,今天放了这个烟花弹,那位肯定会来,你的责罚肯定是少不了,我的责罚就免了吧,至于他的,我会为你求情的,你先下去把这个药方给煎了。
”老者在案前写好了药方交给了石头,看在他亲自煎药的份上,那位应该能够减轻一下责罚吧。
“多谢先生”,说完石头退了下去。
“真是个磨人精啊,这么多人为你操碎了心。
我这把老骨头今天都被你给折腾的散架了,等会儿还要看那位的脸色,情之一字,害人不浅啊!”老者坐在案前,看着前方床铺上躺着的人,捶着肩膀叹息道忽然一阵风吹过,一人急匆匆的出现在药庐强忍着心中的疼痛说道:“她怎么了?”只见来人身穿明黄色龙袍,头戴免冠,可见此人是如此的着急,出宫连便服都来不及换。
“放心,死不了”,老者看到来人也没有行礼,就坐在案前用手指了一下来人旁边的床榻。
来人转身看着病床上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蛋,心又撕扯的痛了一下,他踱步走到床前,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瘦弱的小手,想抚摸着这张让自己心心念念的脸蛋,他的手放近了又停顿了一下,似乎这个人是一个瓷娃娃,触碰不得。
老者看到此景,啥也不想说,直接走了出去。
“卿卿”他终于似下定了决心一般,抚上了她脸,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巴,他一声声低唤着她的名字。
十年了,只有此时他才不必装作陌生人。
三日后,躺在药庐床上的人又满血复活了,她扭动着躺的有些发麻的腰肢,突然看到坐在案前吹胡子瞪眼的老者,立马翻身下床娇声道:“师父,徒儿终于活着见到你了,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徒儿再也不吃糖葫芦,差点要了我的命呀!”为了躲避师父的怒火,她只好先低头认错,抢在师父发难前悔过。
老者自然知道她的伎俩,这个臭丫头每次认起错来比兔子还快,可是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他在时还能管教一番,不在时她是山上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无法无天。
“你这次可是捡回了一条小命,要不是为师赶回来了,你就等着为师白发人送黑发人吧。
你怎么让人这么不省心,你这次倒下了,可怜大丫的眼睛都哭肿了,既然说了不吃糖葫芦,那以后就再也不要吃甜食了。
”老者板着脸,强调道。
听到再也不能吃甜食了,她感觉这是晴天霹雳,她刚刚明明保证是不知糖葫芦的,甜食什么的还是可以偶尔偷吃一下的,谁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死老头看穿她的语言漏洞。
再见了最爱的糖葫芦,蜜饯糕,红枣糕,小糖人......,她在心里和这些甜食做着一一告别,既然师父开口,这些甜食恐怕此生都吃不到了。
“是,师父,徒儿以后再也不吃了。
”她也是见好就收,担心师父关她禁闭,搞不好还要把她送回老头的大本营,那就是一大堆山头,师兄师姐都是书呆子,每天都在苦心钻研医术,她的玩伴除了山上的小动物再无其他。
还是山下好玩呀,人多热闹,每天不吃糖还是可以吃其他东西的,东街的臭豆腐,西街的油炸面窝......这些都不错,还有马上到来的七月七乞巧节,好玩的更多。
“嗯,知道错了就好。
还有两日就是七月七了,你打起精神来,好好去看管你的七日酿,不要出了差错,砸了我们的招牌。
”老者看小徒弟认错服软了,也就不再计较了,交代她一定要将七日酿看管好,琼花节上他们的七日酿可是要卖出大价钱的。
“师父,您放心,徒儿一定好好看管,徒儿的手艺您还不相信吗?”说道这里,她得意洋洋,七日酿是她的独门秘方,几年了,肯定不会出差错。
七日酿,江湖人称“忘情水”也有人称“爱情圣酒”,自出售至今遭江湖人疯抢,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穷小老百姓都知晓此酒。
月下酒肆也因七日酿而闻名遐迩,虽然在白天看着生意惨淡,但是一到晚上必是宾客满蓬。
虽装修简陋但是老板娘酿酒技艺高超,除了七日酿以为各种酒都醇香无比,桃花酿,琼花酿,醉春风等等都令宾客喜不自胜,关键是价格还公道,所以来这里形形色色的人都有。
七日酿每年只在七月初七的乞巧节(也是青年男女相看的日子)出售,每日只卖一瓶价高者得,只卖七日,但是一日的酒效就会比一日差,就想是香囊一样,放久了香味会散掉。
七日酿也是如此,第一日的酒效最佳,第一日喝此酒的人想忘了谁,忘得最干净,当然想爱谁也会爱一辈子,这就是七日酿的神奇之处,它既可以让你选择忘掉一个人,也可以让你选择去爱一个人,品此酒,你的所有爱恨情仇就想回忆一样在你的脑海里过一遍,最终你的心会为你选择究竟是继续爱还是放手。
若有人问:为何选择在七月初七这个世间充满爱的节日出售此酒,老板娘会告诉你,七月初七对有的人来说确实需要疗伤的,因为她或者他可能是被抛下的孤家寡人,另外七月初七之后连续七日,再过一个便是中元节,俗称鬼节,需要祭祀。
七日酿连续七日之后,前尘爱恨皆忘,中元节刚好可以祭奠一下死去的爱情,这是多么的应景呀。
当然没有忘,更加相爱的人,也可以去祭奠一下双方的先祖,感谢他们的保佑才有了他们此生的唯一。
和-月下酒肆-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