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门

南天门

时间: 2019-07-14 14:48:56

南天门

南天门

1我是镇守南天门的天将。
南天门,是天庭的正南门。
从这里入了天庭,便可见万道金光,滚滚红霓,瑞气千条,紫雾东来。
再向前走去,两边则是数百镇天的天兵天将,个个身披金甲,执戟悬鞭,持刀仗剑,这些金甲神将,倚柱而立。
再看那金柱,每根大柱上皆缠绕着一条金鳞耀日赤须龙,顺着绵延的金柱继续向前,则是几座飘渺在云里雾里的彩琉白玉桥,桥上盘旋着彩羽凌空丹顶凤。
天庭当是极尽奢华。
然而,这些都是天庭的,毕竟,像我这样的天将,数不胜数。
2在回到天庭之前,我只记得我是一个凡人。
南京城很大,却比不上南天门。
毕竟,南天门是神仙住的地方,南京城是凡人住的地方。
偌大的南京城,我最钟意的地方除了杜员外家,便是藏在街头巷尾的糕点铺子。
哪一家的桂花糕好吃,哪一家的桂花糕既好吃又便宜,我心里摸得一清二楚。
南京城里的桂花糕,我既尝过甜的,亦尝过苦的,当然,活在梦里的人是尝不见苦的。
员外府在城南,大院的主人算是我的半个老师。
兜兜转转十多年,我又当起了员外俩小儿子的老师。
教书总是最乏味的事,但手里提着糕点,心里揣着个人儿去教书,却是最有滋味的。
日复一日,我心里揣着的那个人终于是喜欢上我提的桂花糕,果然女孩子都逃不过甜甜的桂花糕。
冬十月廿一,小雪。
我照例又提了四两桂花糕去员外府上。
府上张灯结彩,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
“那个要出嫁的,可是你二姐?”小孩子很好哄,不叫他们写字,他们便会欢喜得手舞足蹈;若是再凑上一个桂花糕,便可以打听到他知道的所有事情。
大院里弥漫着喜庆,房间里弥漫着桂花香,我掏出一个桂花糕,时隔多年,终究又尝见了苦的桂花糕。
年关将至,结了工钱,便离开了员外府。
“先生,二姐前几日回府,听说你要走了,让我把这个捎给你。
”员外的小儿子一路小跑着追了出来。
“何物?”我的眸子亮了起来。
“喏,这个。
”小儿托起一个朱漆盒子,“我只偷吃了一个。
”我知道,只能是桂花糕。
看样子,约莫四两。
以往,出了员外府,我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回家,二是去买桂花糕。
今天我才发现,这路一旦走错了,便再也回不了头了。
3我本是天将,因犯了天条贬进人间。
经历了九难十劫,当可归位。
他们说,像我这样的天将,只需要再经历最后一劫,便可修成金仙。
看守南天门,是最近几百年的事情。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看守鹊桥。
就是那座每年七月初七准时出现,横亘银河的那座桥。
每年鹊桥出现的时候,我都会看见一个女子。
最开始,我一直以为那便是七星娘娘,只是我很好奇,七星娘娘都来了,那么那位牛郎去哪了?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了我许久,直到我问了同行的天将。
“什么?死了?”“对,被王母拍死了。
一个死在东边,一个死在西边。
”“神仙怎么也会死?”“神仙是不会死的,只是神仙是不能拥有爱情的。
”“那她是谁?”我指着鹊桥边那个女子。
“她叫紫霞。
自从王母一巴掌拍碎了鹊桥后,每年七月初七,星河倒转,烈火焚天。
紫霞认为,总要给人间留点什么念想才好。
毕竟,这诸天神佛,都是从凡人修炼过来的。
”“紫霞,紫霞。
”我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从那日起,直到我调去坐镇南天门,我都有数百次机会去认识紫霞。
可我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天将。
4终于,在调去南天门的前一年,天庭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的顶头上司,天蓬元帅,被十万天兵天将捉走了。
据说,他爱上了广寒仙子。
我站在星河上,亲眼目睹了那场轰天动地的战斗:天蓬黑衣玄冠金甲,执钺斧、擎画戟,战十万天兵天将,不落下风,后来,他们闯进广寒宫,擒了嫦娥。
天蓬无奈,束手就擒。
两条老君炼的玄金链锁进天蓬的琵琶骨,他的一身神力,在天牢里毫无用武之地。
八月十五,我去南天门的前一晚,托人打点了许多关系后,我终于可以带了酒去看天蓬。
“我喜欢紫霞。
”天蓬却没有回话,只是把他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
“你这样做值得么?”天蓬仍是没有回话,但我知道,这偌大的天庭,只有天蓬喝得起这杯酒。
十五的月亮很圆,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天庭。
临走时,天蓬躺在地上,很享受月光洒在身上。
我知道,天蓬终究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有月亮的地方,天蓬就还是那个本领通天的天蓬。
可惜的是,紫霞不是嫦娥,我也不是天蓬。
出了天牢,向北是鹊桥,向南是南天门,我得去奉命镇守南天门。
5南天门离鹊桥何止千万里?我在南天门一坐,又是百年,天庭近百年很不太平,天蓬的事没过多久,便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那日南天门外来了一个怪人,身穿一副锁子黄金甲,头戴一顶凤翅紫金冠,足踏一双藕丝步云履,一路横推。
谁都能瞧见他,但谁都拦不住他,我看纵是百年前的天蓬,也远远不及这怪人。
我从昏迷中醒来时,才听说那怪人竟然打进了凌霄殿。
凌霄殿在九重天上,这怪人,亦生生打了九重天。
后来,玉帝被这怪人搅得夜不能寐,请来了观世音,似是立下了什么约定,才让那怪人离去,还天庭一个安宁。
事后,我听他们说那怪人是一只灵明石猴,石猴能通变化,识天时,知地利,移星换斗。
在下界闹得天翻地覆,李天王遣了四魔将,点了十万天兵天将,竟被那石猴打得落荒而逃。
后来的故事,便是这石猴一路打上了凌霄殿。
我想,若是当年我有这石猴的实力,出了天牢后定会一路向北。
然而,事与愿违。
天庭并没有安宁多少年,那石猴又杀了上来,只是这次,他就静静地站在南天门口。
凡是从南天门出去的神仙,没一个能够踏出南天门一丈远;凡是从南天门折回的神仙,也没一个能踏进南天门一丈内。
我不知道,这石猴怎么对天庭杀意冲天?许是他自封的齐天大圣的名号天庭不认?天庭终是怒了,这次来的也不单单是李天王、四魔将、十万天兵天将。
金乌未出,南天门已是光芒万丈。
那一日,南天门的风就没有停下过。
我做了千余年的神仙,也未曾见识过这种风,我想,单单这风,就能吹散十万天兵天将。
6“玉帝!你把紫霞藏哪了?!”石猴站在门外,擎着一根长棍,直指南天门。
猎猎狂风中,我隐约听见紫霞两字。
“紫霞仙子私通下界,暗生情愫。
当上那斩仙台。
本来朕欲直接斩了她,可她说有话想对你说,朕宽宏大量,便成全了她。
”玉帝显出的法身在南天门上,庄严宝相。
南天门的风很大,可以吹散所有的存在,然而紫霞两字却如雷贯耳,我回首,只见两天兵押着紫霞。
“紫霞,朕许你开口,你何故不言?”一片死寂后,玉帝的声音冷静地出奇。
紫霞盯着南天门外,“我本以为有些重要的话应当说出来,但现在却发现没有那么重要了。
只是,我是等不到你驾着七彩祥云了。
”紫霞转过身去,走上那斩仙台。
我终于明白,我的第十劫是什么了,只是,她已经消失在我所镇守的南天门中。
我很后悔,若是当年我出了天牢一路向北,紫霞总不至于死的,她应该是另一个广寒仙子了。
7石猴站在南天门外,却是无动于衷。
南天门外是世间愁苦,南天门内是醉生梦死,醉生梦死的人活在梦中,是体会不到世间的愁苦的。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了二小姐,我很想知道她的余生是怎样度过的。
“当初观世音教我五百年不入天庭,她可保紫霞平安的。
”石猴的声音比玉帝还要冷静。
“笑话,你何德何能,自封齐天大圣?天庭何时被妖魔威胁过?!今日你入南天门,便是入地狱!”玉帝的话音还未落,我便想起了天蓬,不知道天蓬在天牢里可有酒喝。
我想,纵使没有酒,但天蓬至少还有月光陪着他。
“只是那地狱,我也去过。
”若是说石猴之前的声音还有一丝冷淡和平静,现在的他,却听不出任何情感,似真的成了一块石头。
我只看见冲天的妖气将我包围,那一刻,我突然很想吃南京城的桂花糕。
和-南天门-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