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潭死水的婚姻(下)

时间: 2019-07-09 21:38:18

一潭死水的婚姻(下)

一潭死水的婚姻(下)

楔子爱若卑微,爱若疼痛,皆无法治愈的话,那么放手,是最好的解药。
李莎从民政局走出来,手持离婚证,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罗浩罪有应得,而她,即将开启新的人生。
1时间倒退回三个月前,李莎从曾经的家里逃离出来后,坐在出租车上,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由熟悉逐渐变得陌生。
此时一声来电打破了车内的平静,是闺蜜林珊珊,只听她神秘兮兮的说:“你猜猜,我昨天遇到了谁?”李莎皱了皱眉,她只想一个人静静,并不想聊天,但听到姗姗接下来的话后不禁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我可是有证据的,不信你过来医院一趟呗,我早就说老罗不可信……”姗姗絮絮叨叨说了好久,均是数落罗浩的话,李莎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觉得头快要炸了,三观快要毁了,她爱了15年的男人,竟然会厚颜无耻到这种天理难容的地步!她气的浑身发抖,握紧了拳头,冷冷地对的士师傅说:“麻烦转道市二医院,谢谢。
”车变更了方向,窗外的风景又从陌生变成了熟悉,然而李莎已无暇顾及,如果说两个小时前从那个曾经的家里出来,是逃出牢笼的潇洒,那么此刻她已经被愤怒包围了全身,她必须要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必须要为15年的感情讨一个说法。
车停在了市二医院前,她匆匆下了车来到了闺蜜的办公室。
林珊珊是这家医院的行政人员,工作比较轻松,加上现在有孕在身,所以经常会在院区走动当作散步。
“我早就跟你说老罗在外面有女人了,你总是不信,这次被我抓到现行了吧,哼!”姗姗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然后拿出了一份检查报告递给李莎,小声说道:“这是我托关系,偷偷复印一份的。
”李莎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强撑着看完这份B超报告的,“宫内妊娠约12w,也就是说怀孕已经3个月了,呵呵,竟然三个月了。
”她脚下一软,幸好姗姗及时扶住她,“你别着急,先坐下来,我给你倒杯水。
”说完便扶着她坐到了椅子上。
姗姗把水给李莎后,也在她身边坐下,细细说来:“昨天我做完产检后,在过道看到了罗浩,我一想不对劲,因为听你说他不是去上海出差了嘛,怎么会这个时间出现在妇产科呢?于是我留了个心眼,躲了起来偷偷观察。
嘿,还真被我猜中了,他丫的就是陪小三来产检的,你都不知道他为了那个女人忙前忙后的贱样,简直把我气冒烟了,你说说,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人渣!”她越说越激动,把李莎手里的水要过来喝了一口,继续不解恨的骂道:“真是气死我了,你说老罗是不是瞎了眼,那个三儿哪里比得过你?要样貌没样貌,要身材没身材,只会娇滴滴的撒娇,叫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会撒娇呀,我不会。
”“你…没事吧?”林珊珊突然觉得身边的好友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冷静的可怕,一般人听到这种爆炸性消息不应该早就跳起来抓狂、义愤难填、破口大骂,最次也得掩面而泣,伤心欲绝才是啊,可是李莎她…“当然没事,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这份复印件我可以带走吗?”“哦行,你拿走吧。
”李莎从医院出来后,决定打一通电话。
2陈宇斌从日本回来后便立马约见了罗浩。
所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他将存储了照片的U盘放在桌子上,随手点燃了一根烟:“抽一根?”“不了,养身。
”罗浩摆摆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U盘,“事情都办妥了?”陈宇斌十分得意的笑了笑:“当然,罗总交代的事情,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得给您办妥了呀。
”“瞧你说的,小陈啊,你的能力我自然是信得过的,”罗浩满意的点点头,“不然也不会把两个亿的生意交给你啊,是不是?”“你放心,罗总,我保证,这两个亿我一定替您好好打理,收益率30%,那都是往稳妥里说的。
”“行,那咱们就把合同签了吧。
”两个人签署完合同后,表面客气,私下却各怀心思。
于罗浩而言,这笔两个亿的资金无疑是一场关乎生命的巨大赌博,赌赢了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赌输了倾家荡产不止还得赔上性命。
因为这笔钱,是他勾结Y市政府高官刘波的贪污腐败款,找上陈宇斌这家不起眼的小型投资公司,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挣钱,而是洗黑钱!当初见了陈宇斌,便觉得这个男子与自己有几分相像,瞬间一个邪恶的念头涌上了心头,不如借着公事,索性连同他的私事也一并解决了。
于是他才做出了让陈宇斌勾引自己妻子并获取出轨证据后,才能正式合作的决定。
正所谓一箭双雕,罗浩这如意算盘打得甚为响亮。
只不过,他又狐疑地看了一眼陈宇斌,他早前与他父亲有过一面之缘,细想这爷俩长得也太不像了吧?陈建国五大三粗跟流氓地痞似的,而他这儿子却长得斯文白净,一副读书人的模样。
“罗总还有其他问题?”陈宇斌见罗浩一直盯着他看便问道。
“哦,没事,代我向令尊问好。
”“好的,罗总有心了。
”陈宇斌目送罗浩离开后,迅速打开了笔记本,发送了一份加密文件。
3李莎那通电话是打给了公婆,告知了要离婚的事,只是他们不信她的话,在他们那一代人的认知里,性格不合这种解释怎么样都构不成离婚的理由,这当中肯定另有隐情,于是买了机票匆匆来到了Y市。
李莎去机场接了他们并一起吃午饭,席间她假意劝说不要再为难罗浩,离婚的决定是两个人商量了很久才达成共识的。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那个臭小子说话。
是不是他在外面做了对不起你的事?”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敏锐的,就连年过六旬的婆婆也不例外。
“妈,您别瞎想,罗浩他…”李莎说着眼眶就红了,她连忙别过脸去用手轻轻擦掉眼泪,又转过脸来强装无事的说:“真的只是性格不合适,没有别的原因。
”“瞧瞧你这委屈的小脸,妈不傻,我今天非得把那个臭小子叫过来,当面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立马给罗浩打了一通电话,勒令他迅速赶来。
而电话那头,罗浩正在安抚怀了孕耍小性子的孙莉莉。
“宝贝,中午不能陪你吃饭了,我爸妈突然来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找我商量。
”“那正好,我跟你去,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嘛。
”“莉莉,下一次好不好?下一次安排一个正式的场合再让你们见面,这次就是家里的一些破事,你说你怀着孕,万一听了置气伤到了腹中的胎儿该怎么办?”“得了吧,罗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妈找你干什么!我说你也跟李莎摊牌了,难道还想继续让我做见不得光的女人吗?我可是怀了你的亲骨肉!孩子总归是要认祖归宗的吧?我不管,反正这次我就要见你爸妈!”“我说了是家里的私事!”罗浩心里烦,语气不自觉加重。
“你敢凶我?谁给你的胆量!”孙莉莉也不是吃素的,她腾的站起来,指着罗浩那叫一个声泪俱下的控诉:“你不想想当初是靠着谁的关系,帮你引线搭桥,才结识了政府高官,借着资源一路高升,获得了如今的社会地位、金钱财富,那个人是我,是我孙莉莉!要不是我,能有你的今天?别忘了,我知道你的所有事情,咱俩可是绑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这辈子注定是荣辱与共,生死相依了!”她一字一顿的威胁,然后失声大笑,末了才趴在罗浩耳边逼问一句:“现在你倒是想清楚,我应不应该陪你去见见未来公婆?”罗浩哑口无言,只能点头同意。
4罗浩没想到李莎会在场,他一阵慌乱,一阵心虚,而身边的孙莉莉则恨不得整个人贴在了他身上,亲昵的挽着他,高调的向现场所有人宣示她的主权,全然不顾罗浩父母震惊不已的视线。
“这…这是怎么回事?小浩,这个女人是谁?”罗浩父亲首先跳出来质问,若不是碍着儿媳妇李莎的面,他这个粗人非得冲上去抽自己儿子两耳光不可。
“爸,你先别激动。
我跟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孙莉莉,我的…我的…”罗浩支支吾吾了半天。
“叔叔阿姨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孙莉莉淡定的向罗浩父母微微鞠了一躬,“我现在是罗浩的女朋友,只不过…不久的将来就要成为你们新的儿媳妇了。
”说完挑衅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李莎,俨然一副胜利者的高姿态。
“你算哪门子的野女人?”罗浩的母亲忍不住开口,她指着孙莉莉毫不客气的呵斥道:“有我活的一天,你就趁早死了那条心,想进罗家大门,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我的儿媳妇,只能是李莎,绝无第二人!”“阿姨,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婚恋自由好不好?”她不慌不忙的拉着罗浩坐下来,“我和浩是真心相爱的,况且啊,这里已经孕育了一个新生命了呢。
”说完得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什么?!你这个逆子!”罗浩爸爸拍案而起,走过去狠狠的扇了他一巴掌,“混帐东西!”又指着孙莉莉说:“伤风败俗的婆娘,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是坚决不承认是我们罗家的。
”“我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孙莉莉恶狠狠的顶撞:“不承认又如何,改变不了孩子身体里始终流着你们罗家的血液,你们能奈我如何?有本事就架着我去打胎啊,敢不敢啊?”“行了,你少说两句吧,”罗浩头疼的紧,“怎么说他们也是我爸妈,你说话放尊重一点行不行?”“呵,我放尊重,请问他们有尊重过我吗?我可是一个孕妇啊,都欺负我,一个两个都不是啥好玩意!”她依旧不依不挠,气势凌人。
罗浩妈妈气的浑身哆嗦,太阳穴突突的疼,她单手撑着额头很是不舒服,“作孽啊作孽啊。
”而坐在身边的李莎赶紧递给她一杯温水,并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您还有高血压呢,可别气坏了身体呀。
”她语气中带着担忧,神情温和,与凶神恶煞的孙莉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算哪根葱,你已经被罗浩抛弃了好不好,现在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吗?请问你用什么身份待在这里?要不要脸?”孙莉莉转而喷向李莎。
“你是孕妇,我建议你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否则会影响腹中胎儿的。
现在我还没有正式和罗浩离婚,所以他们还是我的爸妈,即便已经离婚了,他们于我而言,永远是亲人。
你口口声声说爱罗浩,那更应该爱屋及乌,没有他们,何来罗浩?我会走的,只是希望你们彼此冷静下来,争锋相对,剑拔弩张并不能解决问题,只会加剧矛盾。
”“撕破你虚伪的嘴脸吧,你再好再优秀又如何?还不是永远摆脱不了一个身份,那就是弃妇,哈哈哈,弃妇的身份将跟随你一辈子!”孙莉莉骂骂咧咧,说了很多难听的话,俨然一副疯婆子的模样。
而李莎始终优雅从容的坐着,处变不惊,在孙莉莉的映衬下,自然散发了一种独特的魅力,紧紧吸引着罗浩的目光。
他开始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着了孙莉莉这个恶婆娘的魔道,上了她的床,被她抓了把柄,不得已之下,和李莎走到了如今这般田地。
李莎多好呀,十五岁认识她,两人是彼此的初恋,她善良美丽,知性大方,孝顺公婆,安守本分,真心真意对待自己,她到底有哪里不好,自己才会蒙了眼,背叛了她,而选择了孙莉莉。
罗浩沮丧的看着眼前的一地鸡毛,李莎离开后,他的父母和孙莉莉还在相互谩骂,当然他是主要矛盾,可是那些难听的字句,他突然觉得骂的都对,是自己活该!可为时已晚,再烂的路,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5李莎浑身舒爽的走出了餐厅,虽然有点对不起曾经的公婆,但是比起她这些年受的委屈,受到的不公,她唯有狠心布下这个局,她不好过,也绝不便宜那对狗男女,何况她是足够自信,罗浩还是相当孝顺自己爸妈的,所以这张是王牌,也会是他的底线。
至于往后他和孙莉莉能否走下去,已经与她无关了。
当她打车回公司楼下时,没想到竟遇上了陈宇斌。
他与她隔了一条马路,而他同样看到了她。
她厌恶的转过身想赶紧进入电梯,却在刚要踏进去的时候,被身后出现的人用力往后一拉,电梯门就这样在她面前合上了。
她恼怒的转过身,“陈宇斌,你到底还想干什么!阴魂不散的缠着我到底图什么!”“我们坐下来谈谈好吗?”“我跟你没有好谈的。
”“但是我有。
”说完不容分说拽着李莎一路走至他停在马路边的车旁边。
“你放开我!”她终于挣脱了手,“你神经病吗?”然后吃痛的揉了揉自己的手腕。
此时陈宇斌才看清了她手腕处的那一道浅色印痕,十分懊恼刚刚一时情急之下没注意控制力度,“对不起,是不是很痛?让我看看。
”“别碰我!”她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你有话就赶紧说,我还要去上班。
”“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不太适合在这里说,不如…”“那就永远别说了。
”她话音刚落,整个人便被陈宇斌公主抱在了怀里,即便如此他还能灵活的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将她轻轻松松放进了车里,并霸道的附上来,替她系好了安全带,再长腿一迈,转身进了驾驶位,发动引擎,整套动作干净利落,完全不给李莎反抗挣扎的机会。
“陈宇斌!”李莎气呼呼的喊道。
“嗯,我在听。
”他颇为得意的看着李莎,一副你在我车上你能奈我如何的欠揍表情。
“你终于露出了本性了是吗?之前的斯文都是装出来的对吧,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承认是有装的一部分。
但其实我呢,本身是个好人,好的不那么明显罢了。
”“呵呵,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好人,好人会与别人狼狈为奸,设计陷害一个与你无冤无仇的女人吗?好人,这种话你怎么能说的出口,你知道我被你害的有多惨,我以为…”李莎说着说着声音便哽咽了,她曾经天真的以为陈宇斌是真心待她,只是他们在错误的时间相遇了,终究不能再进一步发展罢了,她承认自己对他是有感觉的,然而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身边的这个男人,说难听点,就是收了钱替别人办事的人渣,骗感情这种缺德事,白瞎了他这副好皮囊,她也是够蠢的,活该被骗。
“行行行,你说的对,我就是一个混蛋,都是我的错,我的不对,我道歉,你不要哭了,好不好?”他开始慌了,身旁的女人哭,他心里就一阵揪的疼,他想腾出一只手安慰李莎,却被她不客气的挡了回去,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几秒,又老老实实的放回了方向盘上。
他叹了一声气,扯了一张纸递给李莎,“哭吧,发生这么多事,哭一场发泄出来也是好的。
”“我才没有哭…”“不介意的话我放点歌听吧,摇滚乐,我喜欢震耳欲聋的感觉,就是你即便在我耳边鬼哭狼嚎,我也听不见的那种。
”说完他就开了车音响,并调至了最大声。
和-一潭死水的婚姻(下)-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