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沫:茧

时间: 2019-07-09 21:38:14

微沫:茧

微沫:茧

一只船孤独地航行在海上它既不寻求幸福,也不逃避幸福,它只是向前航行,底下是沉静碧蓝的大海,而头顶是金色的太阳。
将要直面的,与已成过往的,较之深埋于它内心的,皆为微沫。
——莱蒙托夫一公元2158年,时代前进的步伐一直向前,世界进入后信息时代。
物质生活已经从极大的丰富过渡到不需要很多的物质就可以让生命维持下去,而由于生命科学的进步,神的存在在已经被证明是伪命题之后,死亡成为了世界上所有人的恐惧,因为没有人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死后会去向哪里。
所有人都在寻求一件让人不可思议的东西,那就是——永生。
之所以公元2160年,北京。
中国政府在国家联盟政府第207次内部会议上正式提交组建“生命延展计划”团队的意见,意在通过信息化的手段让人的生命得以延长甚至永生,而这个计划的基础便是一篇由清北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墨雨所写的博士论文《深度睡眠中的统一算法及时间延展机制》。
当论文和计划书放在各国代表的桌面上时,整个会议室陷入了沉静,所有人都在沉思,这是潘多拉的魔盒还是足以改变世界的魔法,没有人会知道。
他们只知道,如果这个计划被中国独自拥有,那么未来这个世界谁会是最终的拥有者便不言而喻了。
“我反对”耳机里的同声传译传来了第一个反对声。
“这是对于生命的践踏,让人生活在深度睡眠中,无异于生活在幻想之中,这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
”说话的是世界人道主义协会会长霍华德·布林。
“霍华德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可是人生的意义从来都不是独立的,它们需要别人来赋予你。
如果在梦境之中你依旧是你,你的妻儿也依旧在你的身边,你的爱人和仇人依旧存在,只是将你的时间延展,那么幻想和现实有什么区别呢?”墨雨作为计划的发起人也作为中国代表参加了会议,所有一切可能出现的质疑都曾经在墨雨的脑海里出现过,而这篇论文能出现的原因是因为在论文发表之前墨雨说服了自己,他也相信自己能够依靠说服自己的理由来说服别人。
“墨先生,我尊重你的科研成果,但是梦境就是梦境,现实就是现实,这是无法否认的,人拥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即使梦境再怎么逼真,也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永远的生活在梦境中。
”霍华德无法认同墨雨对于现实和梦境的看法,这一切在他看来多么可笑,让人生活在梦里来换以想象中更长的寿命。
“霍华德先生,也许等你睁开眼睛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其中的美妙。
”墨雨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的看着霍华德,他看出了霍华德听完这句话后的疑惑,而疑惑之中却有着深邃的恐惧,这是对生命的恐惧。
“‘茧’001号关闭。
”随着提示音的响起,会议室里的每一个人都陷入了黑暗,然后在一瞬间便恢复了知觉,睁开了眼睛。
墨雨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个如同手表一样的仪器,这就是墨雨永生计划的试验品——“茧”001号。
“这款手表是我在这次会议前提前做的试验品,我将整个会议室的场景通过程序模拟出来,再通过手表中的微电子刺激大脑中枢让人进入深度睡眠,而这款手表的最核心部分便是统一算法,正是依靠它我们才能在同一个梦境中,并让设计的场景稳定的出现在我们的梦境中。
麻烦大家看看现在的时间,从你们进入会议室开始,我们一共花费了两分钟,却在梦境中开完了一场时长为三十分钟的会议。
”墨雨看着这些面露惊讶表情的人在一瞬间将惊讶的神情收起,取而代之的是深思,当然这时候他们不再想着这是不是潘多拉魔盒这种无聊的问题,因为该打开的都已经打开过了,如今所要思考的是怎么让自己的国家利益最大化,而最根本的当然是参与其中,享受共有的权利。
看穿了这一点的墨雨自然知道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当然,你们手中的手表只是试验品,能够扩展的时间很短,而且只存在一个场景。
这个计划如果想得到更广泛的使用,便需要更多的资源和人力,我相信在场的各位绝对有兴趣加入这个项目。
”墨雨让助手分发了意向书,签署便代表可以提供足够的资源进入这个项目,而得到的回报自然是可以使用整个项目研发的成果。
各国的代表没有任何犹豫,便签署了意向书,随即便走出了会议室。
也许这个会议室太过于嘈杂,不适合他们向自己国家的领导人汇报这个足以让这些人载入史册的消息。
时间,终究会从起点流向终点,这是无法抵抗的自然法则,但是我们可以让时间慢点走,让他慢慢的从指缝中溜走。
会议室很快便没有了人影,唯独留下的只有墨雨和霍华德·布林。
霍华德看着阳光从百叶窗的缝隙中直射进来,铺洒在墨雨的脸上。
他双手合十,宛若信徒一般,跪在了会议室上的桌子上,嘴里嘀咕着:“上帝创造了天使,同时也塑造了恶魔。
”墨雨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拍了拍霍华德。
白鸽依旧在广场上接受着游客的观赏,喷泉依旧反复的升起落下最后沉寂,这个世界过得太快,每一分钟都有几百上千人死去,又有几百上千的人来到这人世间。
庭院里的花开了又谢了,白床单在风的吹动下扬起然后落下。
东厢的窗户半开着,桌子上还有本《诗经》,庭院里有个水池,每逢下雨的时候就会有青蛙在庭院里叫。
二一个月后,一方游戏公司在纽约上市,这家注册资金只有50万的公司自从在上个月换了法人之后,在半个月里便拥有了几十亿美元的投资,而在收购了最火热的游戏公司之后一跃成为世界500强,而这家公司顺势推出了第一个游戏《世界拼图》,游戏的规则是只需要用到手机的摄像功能,尽可能详细的拍摄自己可以拍摄的实景,然后通过游戏中的匹配便可以多人合作完成世界拼图,而为了奖励这些游戏玩家,在世界拼图完成之后,按照所有人被采纳的拼图板块的数量和难度给予现金的奖励。
这场“拼图”的盛宴就此展开。
关于游戏的介绍充斥着大小媒体网站,走到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可以看到有人在用手机“扫描”着这个世界。
“方总,这是这个月‘拼图’的最新统计数据,目前通过游戏及各国卫星及天眼获取的数据,已经基本完成地球构架,目前只有两个地方没有获取到资源。
”“小白,转告北美区负责人及英国办事处,百慕大由他们负责解决,一个星期内我要所有的详细资料,而另一个地方我自己去吧。
”方一没有转身,看着脸前世界地图中缺失的两块地方,仿佛就像是两块伤口,一块是世界的禁地,而另一块却是自己的禁地。
“另外,‘茧’做好了没?”方一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点燃后又将它掐灭。
“已处于实验阶段,预计还需要一个月。
”小白看得清方一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还需要一个月吗?时间不够了,我给你两周的时间,必须将‘茧’的第一台实验机造出来。
”方一将已经掐灭的烟扔进了垃圾桶,便招招手让小白离开了。
还需要一个月吗?下雨了,庭院里没有一点声音,花瓣随着雨水流进了池塘,白床单也早已被人收起,东厢的窗户关了,青蛙在庭院里叫了几声,便“扑通”一声落入池塘。
三“拼图”终于“愈合”了伤口,而第一台“茧”也如期从实验室产出,方一看着摆放在办公室里的这台机器,温情而儒雅,仿佛看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充满了怜爱和生机。
“时间刚刚好,小白,给我马上派张车,我需要出去一趟,快,再晚时间就来不及了。
”方一摸着眼前的“茧”,手不禁的颤抖。
“收到。
”小白看得出眼前的方总喜悦里带着紧张,这张脸很久没有这样过了。
“让司机在楼下等着。
”小白吩咐了保安一下,便回过头对方一说:“方总,车到了。
”“小白,和我一起把它抬下去。
”方一指了一下眼前的仪器,没有说更多,就用手开始挪动。
小白没有想太多,这里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人的,虽然他知道这个人不叫方一,就像自己不叫小白一样,但是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仪器对于公司甚至对于全世界意味着什么,同样他也知道它对于眼前的方一意味着什么。
“茧”乘着电梯从75楼缓缓下降,而电梯距离门口只有一百米,而方一又怎么能想到,这一百米便是命运对他的惩罚。
“墨先生,‘茧’作为国家联盟政府的所有物,务必保证它留在公司内部,而且需要通过国家联盟政府的检验之后才能使用,作为中国代表你应该懂得联盟的规矩。
”一个穿着黑色披风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方一没有想到联盟来的这么快,明明“茧”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办公室,但是消息还是走漏了,果然公司里确实有各国安插的人。
墨雨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带着“茧”离开了,但是却没有办法让他丢掉这最后的希望,他,清北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温情而儒雅,如今面对着阻拦他的人,他没有办法再继续维持那儒雅到虚伪的模样。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枪,“今日若给我墨某让条路,大恩他日必报;今日若阻我去路,我便让他成枪下冤魂。
”小白知道,那个他生命中的禁地便是他想去的地方,那里肯定有他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人要去挽救,眼前人的无助完全失去了作为一名教授、一位旷世奇才的模样,他就像一头狮子,凶猛而嗜血,所有的一切他都要去撕碎,只为了他内心里最想守护的人。
但是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墨教授,请放下枪,如今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会被认定为抢劫联盟一级价值物品被通缉,何况公司之外有多少人在等着你,想必你也清楚,你走不出去的,放弃吧。
”“滴”墨雨的手机响了。
他没有接,只是丢下了枪,急速走到“茧”的旁边,看了眼它,绝望而冰凉的已经让人心生寒意,打开外罩,躺在“茧”的靠椅上,将时间调整到最高扩展限度,快速进入深度睡眠模式,然后冰冻。
这就是“茧”。
庭院里,依然在下雨,白床单还在院子里,没有人收,东厢的窗户还在开着,桌子上依旧可见的还是那本《诗经》,青蛙还在叫,只是不再有人听。
完!
和-微沫:茧-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