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歌

时间: 2019-07-09 21:37:53

海之歌

海之歌

12001年,东星岛发生了一件十分轰动的新闻,一具美人鱼尸体在东海岸被发现。
人身鱼尾,人身部分与成年女性无异。
蓝灰色的皮肤,深色的长发。
下身是巨大的鱼尾,覆盖鳞片。
死状可怖,被发现时身上多处伤口,尸身发涨。
后来政府接管事故,消息被封锁。
久而久之,人鱼事件也不过是本地人茶余饭后谈论的奇闻异事之一罢了。
那一年对于生活在东星岛的周氏夫妇来说则是最难忘的一年,因为他们在这一年喜得贵女。
那年,渔获特别丰富,父母常常说,女儿是大海送给他们的礼物。
他们给这个香香软软的小姑娘名为海歌。
海歌是父母捧在手心的宝,但是因为海歌小时候比起一般的小孩发育都晚,3岁了还不会走路,说话也不利索。
所以总有人抱着“好心”给海歌爸妈“出谋划策”:“你家孩子快3岁了吧?怎么还学不会走路呢?我家小宝跟你家孩子一样大,都恨不得跑起来咯”妈妈总是温和地说:“医生说没关系的,有的小孩学走路比较晚的。
”那人伸手捏海歌的脸,一边逗她一边说:“她不会是个小哑巴吧,你们带她去看脑子了吗?会不会智商有问题?”听到这话,妈妈脸都气绿了,刚要发作。
只见海歌逮住机会一把咬住捏她脸的手,疼得那人嗷嗷直叫。
妈妈赶紧扒开海歌的嘴,说:“有的人的手怕是和嘴一样臭,说不定有毒呢!快,妈妈来给你漱漱口。
”那人见吃了瘪,讪讪走了,心里还嘀咕:小哑巴话都不会说,力气还挺大。
虽然看过医生说海歌身体很健康,但是爸妈哪能不着急。
所幸很快海歌会走路了,也会说话了。
当海歌说出第一声模糊不清的“妈妈”的时候,夫妻二人激动得都背过身去抹眼泪。
夫妻俩对女儿自然都是十分疼爱,海岛的生活虽然闲适,但是物质生活还是比较贫乏。
为了海歌能够在更好的学校上学,在海歌6岁的时候,他们一家就离开了那个海岛。
海边的人离开海,就像鱼离开了水,迅速进化,在钢筋水泥里学会生存。
海岛上葱葱郁郁的山、山顶上永远转动的白色风车、飘在避风港的船、细软的沙滩、一望无际的蓝、海浪的韵律,总是出现在海歌的梦中。
浩瀚无际的海,似乎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海歌。
刚来到市里上幼儿园,海歌瘦小、苍白,有一头黑黝黝的头发。
她穿着朴素的衣服,说话有口音,就像一头小野兽闯进人类的地盘。
在一群爱闹爱笑,打扮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小孩堆里显得突兀。
因此她不被同龄人喜欢,更甚者,指着她的鼻子叫她“小怪胎”“乡巴佬”。
虽然海歌的人缘不怎么好,但是她的“鱼缘”却是特别好,爸妈第一次带她去看海豚表演。
海歌当了回“幸运观众”,结果海豚不停蹭海歌的脸,摇头晃脑拍打着水池的水,溅得海歌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一大半,海歌却还在傻乎乎地乐。
海歌虽然安静乖巧,但是父母也没少为她操心。
从上小学开始,爸妈就一直想办法给海歌补习。
但是海歌的成绩一直很差,后来勉强才上了一个还可以的高中。
海歌的父母也免不了望女成凤的俗套。
不断让海歌上各种兴趣班,但是海歌似乎天生不是这块料。
无论是钢琴舞蹈,还是珠算跆拳道。
海歌是一样也学不进去。
搞到海歌叫苦连天,父母的钱包也损兵折将。
每每海歌看到父母流露出“虽然你是个笨小孩,但是我们一样会爱你”的眼神,就非常愧疚。
为什么自己不能像隔壁王阿姨家的小孩一样,每次考试不是第一就是第二,钢琴八级,还能在学校联欢晚会做主持人呢!人比人,比死人啊!学校今年的体育课,海歌选了游泳,因为其他的什么田径球类她实在应对不了。
没想到第一次上课,老师就夸奖了海歌游泳天赋非常好。
海歌第一次听到老师夸张自己,毕竟她在课堂上是那种,老师叫不出名字,只能叫“那谁……”的人。
当天吃饭的时候海歌兴奋地告诉爸妈,结果妈妈不以为然:“在海边长大的小孩哪个水性不好,游泳又不能当饭吃!”爸爸顺便来了句:“这个月月考成绩出来了吗?”吓得海歌只得低着头扒饭。
海歌总是做着一个重复的梦,她梦见自己赤身裸体,向着那片湛蓝的海不停地游向远方,远方却没有尽头。
那梦的尽头在哪里呢?2逐渐长大的海歌,终于也慢慢地像一个城里的孩子了。
虽然还是一个不出色的小透明,还是喜欢独处,喜欢一个人去游泳,不爱说话。
海歌也没想过,她有一天会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这多得一个人,就是她的音乐老师。
高二刚开学一个星期,海歌把脚扭伤了,体育课的教室只剩下她一个人。
百无聊赖,海歌带着耳机听歌,闭着眼睛一边听一边哼“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在天空静静缤纷……”。
突然音乐戛然而止,她的耳机被人摘了下来。
海歌睁开眼寻找这个不礼貌的家伙,眼前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外国小伙子。
留着非常旧派的齐肩长发,却配着一张外国脸,深陷的眼窝笔挺的鼻子,马丁靴配风衣。
只见那“外国人”开口,却是一口京腔:“同学,不好意思我那个刚经过,听你唱歌儿特别好听,你的嗓音非常特别。
我能请你帮个忙儿吗?”海歌正要发火:“你怎么能随便进别人教室,你是干什么的?”“外国人”向后退了半步,摆摆手说:“同学冷静一下,我不是坏人。
我是学校刚来的音乐老师,下个月学校的迎新生文艺汇演,我需要一个搭档儿,我觉得你非常适合。
”海歌没想到眼前这个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多少,打扮得像杂志模特的家伙居然是个老师。
只能一改刚才的怒气,毕恭毕敬地问:“老师您好!我是D10班周海歌,请问您怎么称呼?”“海歌海歌,人如其名啊!鄙人免贵姓林”。
“林老师,您刚刚说文艺汇演?开玩笑的吧!我重来没参加过文艺汇演,我什么都不会的。
”此时日落时分的光线照在海歌的脸上,像一片红霞。
“你先考虑一下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不着急,但是要快哦。
”林老师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扭着小步走了。
海歌顿了顿往门外喊:“那我到哪个办公室找您呢?”林老师,指了指教室的门牌,一脸小神秘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这个谜一样的男老师,海歌满腹疑问:可真没见过这样不正经的老师,这学校怎么还请上外教啦?他中文怎么这么好?然后脑海里就出现了,一群秃顶戴眼镜穿polo衫的严肃中年男老师当中,站着个外国脸林老师的场景,“噗呲”笑出声。
第二天音乐课,这位林老师就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海歌的课堂上了。
隐约中还看到他往海歌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海歌一下子红了脸,生怕被别人看到误会他俩有什么不得了的关系呢!原来林老师是个中美混血儿,从小在北京长大。
他刚毕业当上音乐老师,他的外形,再加上他为人幽默风趣,瞬间收获了无数小迷妹。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称赞海歌唱歌好听。
当然这也可能是她从不在别人面前唱歌的原因,鬼使神差下,她居然答应了林老师的邀请。
毕竟,这似乎是她有可能“成凤”的机会。
她也想爸妈在和别人聊天的时候,可以骄傲地说我女儿怎么怎么优秀……一个月之后,林老师和海歌的合唱组合一举成功。
3人的际遇,都可能会因为一个很小的巧合,改变一生。
林老师一直坚信海歌会成为一个明星,就先斩后奏替海歌报名参加市里的“歌唱新声”比赛,海歌竟然过关斩将一举杀入决赛。
海歌就这样变成了小有名气的风云人物,收到很多称赞和艳羡。
莫名其妙就被拉进了各种女生小团体里,明明在这之前,那些花枝招展的女生都没拿正眼看过海歌。
高中的女生,不外乎喜欢聚成一堆谈论明星八卦和甜食,每天精心把头发梳成时尚杂志上的样子,狠狠地往自己耳朵上扎洞,费尽心思把那些闪亮的东西戴在身上。
她们总是摇晃在男孩子身边,但是又装作不经意的样子。
“明天是周末,不如我们出去逛街吧”“好呀,好久没有吃冰,我们常去那家店出了一个芒果酸奶绵绵冰,听说超好吃,我们去看看把。
”海歌摸了摸还在发炎的耳洞,心里盘算着:上次跟她们出去,突然间说去扎耳洞,仅此不知道还要出什么鬼主意呢。
马上说:“我还要到海洋馆打工,你们去吧!”上了高中的海歌,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到海洋馆做兼职,对于她来说,和海豚在一起,比和女生厮混在一起有趣多了。
第二天是周末,海歌一大早就到海洋馆做兼职了。
兼职的负责人红姐告诉她今天有一个新兼职要来,希望她带带他。
海歌喜出望外,她早就盼着来个新人。
毕竟她不仅要在海豚馆收票和维持秩序,散场后还要搞好清洁会场的工作。
5分钟之后,休息室走进一个高个男孩,却是海歌班里的许青哲。
海歌一向不怎么喜欢这个许青哲,鬼精鬼灵的,又爱出风头,很喜欢在课堂上惹老师生气。
“你就是新来的兼职啊?”海歌没好气地问。
“哈哈哈……周海歌同学,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兼职啊?”许青哲挠了挠头,竟然露出羞涩的表情说:“以后就多多关照啦!”这个许青哲虽然嘴碎好动,却也帮了不少忙,基本上有什么搬搬抬抬的力气活都主动揽下了。
所以这一天海歌觉得过的尚算愉快。
兼职下班之后海歌就回家了,许青哲却倚在办公室门口似乎在等什么人。
不久,红姐出来看到许青哲,说:“下班了你怎么还没回去?”许青哲却亲亲密密地靠上来撒娇:“姨妈,我这不是在等您吗?我妈知道我来打工,叫我把这个给您。
”说完从背包掏出一个红色的产品袋递过去。
红姐顺势接过:“哟哟~你小子还这么会做人啦?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勤奋,怎么这次主动要求来做兼职啦?”“人总是要长大的嘛!姨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许青哲双手环在胸前,做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红姐露出一副看透你们这些小孩的把戏的微笑:“姨妈可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你说说你跟咱们部门的小周同志是什么关系啊?我看你献殷勤献得紧,喜欢人家漂亮小姑娘是不是?”许青哲急了,忙说:“姨妈你可别在人家面前瞎说啊!当然不是这样的啦,我都是因为想姨妈了才来这做兼职,顺便探望姨妈的啦。
”“你最好是!”红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4第二天是周日,海歌依旧来海洋馆上班,又看到了露出十颗牙齿的许青哲。
既然他也在这兼职,就不可能不见到他这张脸,所以也只能友好地打招呼。
当天的许青哲还是一样的聒噪:“周海歌,待会午餐你吃什么呀?要不我请你吃麦当劳吧?”“我不喜欢吃麦当劳、肯德基什么的,你自己去吧!”海歌搞不懂,为什么全天下的青少年都喜欢吃炸鸡薯条汉堡包一类的东西。
“你不喜欢吃汉堡吗?那你喜欢吃什么,我们去吃吧!”许青哲紧追不舍。
原本以为多个帮手会轻松很多,现在还不如以前安安静静地自己呆着呢。
但还是礼貌地回绝:“谢谢,我带了午饭。
”终于在许青哲的聒噪中熬到了下午,海歌觉得简直对不起自己的耳膜。
他们最后的工作是要给海豚妙妙清洁水池。
妙妙可是海歌最喜欢的海豚,它是一只20岁的母海豚。
流线的体型,周身覆盖蓝灰色的光滑皮肤,嘴巴看起来永远在微笑,是个人见人爱的小机灵。
许青哲还在觍着脸问海歌喜欢吃什么:“你不喜欢吃油炸食品,那红烧肉?”“麻辣火锅?”“铁板豆腐?”“石锅拌饭?”“三文鱼寿司?”在海边长大的海歌酷爱吃鱼,尤其是鱼生。
妈妈总是嘲笑她:“你上辈子一定是只猫,这么爱吃鱼。
”这时同样喜欢吃鱼的爸爸总是护着海歌说:“这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的本性嘛!”于是海歌终于点了点头,许青哲听到回应之后欣喜若狂:“哈哈哈哈……被我猜到啦!那我们去吃寿司好了,嘻嘻嘻……”这时妙妙悄悄游到许青哲旁边,一顿疯狂拍水,把许青哲整个人都浇湿了。
然后瞬速游得远远的,得意地游来游去。
海歌终于憋不住大笑起来:“你看你,连妙妙都看不过去了,你真的太吵了!”许青哲见海歌笑了,自己也跟着傻傻笑起来。
今天的重要任务是要把妙妙池子的水放干净做一次彻底的清洁。
暂时把妙妙关在旁边的小池子,水哗啦啦地放了一半,突然海豚馆的门口传来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东西爆炸了。
妙妙受到了惊吓,冲开了小池的围栏。
这可不得了,这个出水口是直通到外面的出海口的。
妙妙随时有从出水口冲出去的危险。
混乱中妙妙撞跌了水池边的塑料棚布,卷着许青哲和海歌两个人一起冲出了出水口。
接着两个人天旋地转的,伴着哗啦啦的水声跌跌撞撞了好久,最后扑通的一声,掉到了水面上。
这时天色已经开始黑了,仍然可以分辨他们是被冲出了出海口。
海歌惊魂未定,许青哲却放声大笑起来,简直就像游乐场惊险刺激的滑道嘛。
海歌却担心妙妙的安危,见远处波光鳞动,海歌叫着妙妙的名字就要游过去。
许青哲却突然噤声,拉住海歌的手就要往回游,躲在水中一块大石头后面。
海歌不明所以,刚要出声。
许青哲一把捂住海歌的嘴,用眼神示意不远处有奇怪的东西出现。
海歌顺着许青哲所指的方向看去,墨灰色的水面搅起银白色的浪花,隐隐约约有什么在游动,起起伏伏。
但那却不是妙妙,仿佛是一个人。
这不是适宜游泳的时间和地点,怎么会有人在这里游泳呢?等海歌看清,终于知道为什么许青哲露出惊恐的表情了。
那人上半身和人无异,深色的长发,皮肤白得渗人,下半身却是一条鱼尾!在月光下闪着磷光,在水中若隐若现。
就这样和那东西无声对峙了十分钟,许青哲在冷水的刺激下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水里游动的那人鱼突然停止了动作,吓得两人汗毛直竖。
那东西也不知道是敌是友,到底是温顺的童话里的美人鱼,还是凶残的吃人怪物?正当二人苦恼逃跑无门的时候,远处传来了妙妙的叫声。
妙妙发现了他们两个,兴奋地向他们冲过来。
回过神来时,那人鱼已是无踪影了。
经过这件事后,海歌和许青哲的关系似乎改变了。
毕竟他们守着同一个秘密,他们说出去也未必有人信的秘密。
和-海之歌-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