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旧梦:晚晚

时间: 2019-07-08 19:39:58

青衫旧梦:晚晚

青衫旧梦:晚晚

楔子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铮铮琴声,慰我相思。
——《青衫旧梦·晚晚》“先生,外面下雪了,好大的雪,真好玩。
”“那我问你,大雪纷纷何所似?”“哎,我知道你要说东晋才女谢道韫的话:‘未若柳絮因风起’,可我偏要说这纷纷大雪像从树上飘落的梨花,嗯……像白砂糖,是甜的,我们去玩雪吧。
”说完便笑着跑向雪中。
“先生,快看。
”啪,一个雪球打了过来,“哈哈哈,先生你为什么不躲开呢。
”“莫要着凉。
”他边打着身上的雪边说道。
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万物之间只有一白,还有那个在雪地中跑来跑去、蹦蹦跳跳的女子,那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的青衫男子。
她在地上抓起一把雪捏成团,抬头准备扔过去,却发现那个人不见了,四周一片空旷,“先生,先生。
”没有人回应,只是又落了几片雪,“先生,你在哪?”刚才还美丽的景象突然变了,白茫茫的什么都没有,空旷、寂寥、还有一点……可怕,她的心里恐慌极了。
“先生。
”听到声音,侍女画屏急忙进去看发生了何事,“夫人,你怎么了?”见她满头大汗,她拿了一杯水给她喝。
“无事,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场梦罢了。
”她喝了一点水,“外面可是下雪了?”“嗯,好大的雪。
”“原来又下雪了。
”她沉思了一会说:“扶我出去看看吧。
”她看着漫天的大雪,伸出一只手来,一朵雪花飘落在掌心又迅速融化,就像是往事如烟飘过随风而散。
她慢慢地走到庭院中,雪花落在脸上、脖子里,带着丝丝凉意。
“夫人,我们回屋吧,莫要着凉了。
”画屏的一句话又勾起了无限情丝。
只听远处传来嬉嬉闹闹的声音,一个小身影跑了过来,甜甜地喊:“祖母!”她的身后跟着一个侍女跑得气喘吁吁的:“哎呦,小祖宗,你可算不跑了。
”“为什么不让我出去玩,你看祖母都在外边。
”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小吾呀,跟祖母回屋去,外面冷。
”“小吾不想回屋,下雪了,小吾想在外面玩雪。
”“祖母给你准备了你最爱吃的芙蓉酥,不回去可就吃不成了。
”“有芙蓉酥还不够,小吾还要祖母讲故事。
”她调皮地说。
“好,祖母给你讲故事。
”1都说江家小姐最是顽皮,江家老爷为此费了不少心思。
一日,江家老爷请来了一位先生教江家小姐诗书礼仪。
“陈先生是文雅之士,又学识渊博,以后还要为小女多费心思了。
”“江老爷谬赞了,陈某不过是落拓之士,不敢……”他话未说完却被一人打断,只见跑来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爹,爹爹,”一把抱住了江老爷的胳膊,“你有没有给我带好吃的。
”“胡闹,多大了,还如此不知礼数。
快来见过陈先生。
”语气虽严厉但却带着满满的宠溺。
她扭头看到一个素袍玉簪,文雅清俊的男子,站在那里跟一幅水墨画似的。
“见过先生。
”他拱了手还了礼,那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江归晚,她的眼睛明亮得像高山雪域中的一湖春水,清澈透亮,一笑起来就像水中涟漪在动。
“不知先生姓甚名什么。
”她好奇地问道。
“在下姓陈,名世耿,字季康。
”“季康,真好听。
那先生贵庚几何呀?家在何处?可有……”“放肆。
”江老爷发话了,江归晚只是扁扁嘴,“先生莫要见怪,小女顽皮,以后还请先生多多费心。
”“无妨。
”他只是淡淡地笑着。
“总是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江老爷睨了她一眼。
“爹,你干嘛总想让我快点长大,我长大了你就要变老了,如果我不长大那你也不会变老,是不是啊,先生。
”这个月初陈先生正式开始讲课,陪伴江归晚一起听课的有她的表姐慕昭,还有她叔叔家的两个孩子。
由于江归晚顽皮,挑选的这几个人都是安静的性格,不会让他们合着伙胡闹顽皮。
陈先生在前面讲着课,江归晚却时不时地做个小动作,贫两句嘴,问几个奇怪的问题,把另外几个人逗笑。
经过几天的相处陈季康真真切切地了解到了江归晚的性格,一个调皮有趣的小姑娘,那双转来转去的眼睛里透着鬼怪精灵。
一日,陈先生让他们在下面抄写,其他几个人都在认真地低头写着,只有她时不时地抬起头看他几眼,眼睛转了几圈又低下头。
看见她这样动作表情的陈先生不禁哑然失笑。
一日,江归晚托着腮问:“先生,能问你个问题吗?”他点点头。
“你为什么懂得这么多呀?简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就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懂得再多大概也没什么用处。
”他的眼神飘向远方,显得有点落寞。
江归晚忽然就慌了,她不知道他的落寞从何而来,“怎么没有用,有用的!”闻言,他也只是看着她笑笑。
一日,陈先生路过园中一亭听闻两个小厮在说话,说江小姐以前总是将那些夫子气得吹胡子瞪眼,手指着小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无可奈何只能归去。
两个人说得激动了还打起赌了,一人说不出半月陈先生必然离去。
他听后也只是付之一笑,是去或留,不过随心而已。
2花开花落,寂然无声。
月缺月圆,清冷如故。
一切都在有序进行着,没有改变,那个打赌的人输了,陈先生已在这里待了两个月有余,唯一变的是江归晚。
她不再调皮不再捣鬼,每次讲课都乖乖地听课,安安静静的。
平日里也很少吵闹,有时候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眼睛里的盈盈水波下不知藏了多少心事。
而整个府中却是安静了不少。
“晚晚,怎么了,有心事呀。
”慕昭见她坐在湖边拿一枝柳枝漫不经心地拨动着水面。
“慕姐姐,你怎么来了?”“先生常说:‘千愁万绪,百般滋味,都在眉间。
’看你的小额头,都皱成什么样了。
”“啊,有这么明显吗?”“嗯嗯,到底怎么了,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想办法,可是又闯了什么祸?”“才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啦。
”低头之间又是黯然神伤,话锋一转,又说到:“姐姐,你真的会和哥哥成亲吗?”慕昭闻言愣了一下点点头:“是,是啊。
”“姐姐你和哥哥成亲是因为喜欢他吗?”“我,我,你这小丫头我不和你说了。
”慕昭红了脸颊便走开了。
这慕昭本是江归晚父亲姑姑家的孙女,因家逢变故自幼便在江家,与江归晚的哥哥也算得上青梅竹马。
一个温婉娴静,气质如兰;一个一表人才,俊逸清雅。
两人也是情投意合,加之家中大人有意撮合,便定了这亲事。
一日清晨。
“晚晚,你怎么……”慕昭指着江归晚的脸欲言又止却又忍俊不禁。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她抬手摸摸发髻,“我听闻京城中的女子都梳这样的堕马髻,画梅花妆。
”“嗯……是不错,但是不太适合你,并且你画的也不太对。
”“哈哈哈。
”另外两个孩子大笑起来。
“笑什么,不许笑。
”“先生来了。
”他们立马故作严肃,一脸凝重,却又带着隐藏的丝丝笑意。
江归晚闻言果然看见一个穿月白色衣服的人走过来,如山间清风。
“咳咳,先生,我生了病,咳咳,怕传染给你们,就先回去了,咳咳。
”他只见江归晚捂着脸只露两只眼睛,自己还没开口说话,便见她一溜烟跑远了。
三月杏花已开,远看白似雪,近观一抹淡红。
陈先生一袭青衫坐在树下弹琴,时有花瓣飘落,而琴声如流水一般泻过。
他一抬头便看见了江归晚站在远处,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只见她犹豫了一会走过来说到:“先生的琴弹得真好。
”陈季康闻言却是笑得开心,与她讲起了俞伯牙与钟子期的故事,后又说到四大名琴。
三月的清晨还有些寒意。
又到了该上早课的时候,慕昭见江归晚站在镜子前不知在做什么。
“我在想穿哪件衣服好。
”“穿这件草青色的吧,外边的天凉一些。
”“可我觉得这件月牙白的更好看。
”她犹豫不决。
“晚晚,你最近怎么了?”慕昭疑惑地问道。
“什么怎么了,慕姐姐,你的发钗歪了。
”“是吗?我看看。
”3“我知道她怎么了。
”小吾一脸开心地说。
“你这么厉害吗?你说说看。
”画屏说。
“她喜欢一个人。
”小吾一脸得意。
闻言,画屏却是笑个不停,“你是怎么知道的?”“娘亲说过,女为悦己者容。
”她稚嫩的声音响起,“那她喜欢的人知道吗?”她看向祖母问道。
“大概,知道吧。
”陈先生发现总有一道目光追逐着他,他抬起眼去看时,那道目光又倏然藏好。
他也发现了江归晚近些天有点反常,他看她时她有时总是低着头,偶尔抬头掠过那一眼也是心惊胆战似的,小女孩的羞涩与娇羞浮现。
他渐渐明白那个小女孩的心思。
一日,江归晚坐在秋千上百无聊赖,却见她的爹爹回来了,旁边还有一个华衣公子。
江老爷向江归晚招了招手,她走过去听她爹爹说:“晚晚,这是沈公子。
”又朝着沈公子说:“这便是小女,调皮惯了。
”只见那个男子一脸冷淡,只是点了点头。
陈先生在室内写字,江归晚走过去,问道:“先生在写什么?”眼睛一瞥看到桌上洋洋洒洒的字:“北阙休上书,南山归敝庐。
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
白发催年老,青阳逼岁除。
永怀愁不寐,松月夜窗虚。
”正是孟夫子的《岁暮归南山》。
他并不抬头看她,依然在写他的字,问道:“你的功课可做完了?”江归晚闻言吐吐舌头,小声地说:“还没。
”便用眼偷偷打量着他的脸色。
一番言语间她发现他是在撵她走,又想起他这几日的言行,她猛然醒悟先生是有意躲她。
思及此,不由得一阵委屈:“先生为何躲我?”
和-青衫旧梦:晚晚-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