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途

时间: 2019-07-08 19:39:40

失途

失途

1刘京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街道两旁的配电箱上不知什么时候画满了涂鸦,花花绿绿的,给城市添了些许色彩。
和往常一样,他是八点准时出门的,女友小珊在卫生间里化妆。
“我走了啊!”刘京冲卫生间里的人喊道。
“今天预报上有雨,带上伞。
”小珊从卫生间里探出头说。
刘京急急出了门,楼下包子铺的小笼包冒着热气,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买,包子铺老板冲他打招呼:“上班啊。
”“嗯。
”他有点不好意思,便买了一笼。
走到公交车站,281路还是和往常一样装满了人。
站在路口,又一次感到了茫然,不知道该去哪里打发这漫长的一天。
周围等车的人,或低着头玩手机,或吃着手里的早餐。
刘京竟有些羡慕他们。
一个月前,他还是这些人中的一员。
每天在固定时间出门,坐同一辆公交车,就连早餐样式都没有什么变化。
他喜欢稳定胜过变动,虽说长期一成不变的生活会有点单调无聊,但却能给人一种踏实和安全感。
这一性格也贯彻到刘京对于工作的选择上,他毕业三年多,一次工作都没有换过。
在公司里,刘京是最不起眼的那种人。
他天性不爱说话,虽然有时候也想加入同事们的聊天,可话刚要出口又咽下去了,怕自己的声音发出来很突兀,也怕得不到别人的回应。
好在他的工作主要是写代码,不需要与很多人打交道。
坐他旁边的同事小林,是他在公司里唯一的朋友,小林性格外向,又是个热心肠,带饭抬水打扫卫生他都帮人干,所以在公司里人缘很好。
刘京其实很羡慕他的性格。
坐在刘京对面的两个女孩,都是96年的,刚出校门。
在一家公司里,初入社会和已经步入社会多年的员工,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除了外表和打扮,与那些习惯用透明围墙把自己隔离起来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人不同,初入社会的人对周围一切是毫无防备的,心理活动一览无遗写在脸上。
他们总抱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也太爱讲道理,这些道理来自书本,却不适用于职场。
两个女孩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新出的口红、要攒钱去看的演唱会、大姨妈的时间……间杂着对公司和领导的各种吐槽。
刘京虽然一直插着耳机,但耳机里没有音乐,她们的谈话,悉数落进他的耳朵,倒给他单调无趣的工作增添了几分乐趣。
刘京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很久,至少是五年,十年,或许更久。
直到六月的一个下午,身边的同事突然一个个被叫进办公室。
出来之后个个面色凝重,刘京隐隐预感自己也要走进那间办公室,但他想象不到具体是什么事。
正胡乱猜测着就听到上司叫自己的名字,“刘京,来一下办公室“。
这是他第二次走进这间办公室,第一次还是在面试的时候。
坐在总监对面,心里有点忐忑。
“小刘啊,你来公司也挺久了,对自己的人生有什么规划吗?”总监问他。
“我……我就好好工作呗。
“老实说,他也没想过什么人生规划,再说规划有什么用呢?生活又不会按照计划来执行,能过好当下的生活已经不容易了。
“那你对公司的发展有什么看法吗?”“啊……我,我当然是希望往好了发展啊。
”听到这个回答,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笑了,这笑带着点嘲讽的意味。
刘京有点无所适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实话跟你说吧,”总监正了正色,“这段时间,公司几乎是零收入,全靠乔总的钱在撑着。
前段时间的融资,可能你也知道,没有融到钱。
所以,我们……”总监的声音越来越小,刘京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但“全部解散“这一句话还是稳稳当当落入了刘京的耳朵,像晴空里响起一声惊雷。
“解散?”刘京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嗯。
”总监看着他的眼睛说。
“全员解散吗?”刘京不太清楚总监口中的全部解散是什么意思。
“对,全部解散。
公司所有人都要走。
”又是长久的沉默。
“我们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这五个月来公司没有收入,可能之后发工资也成问题……”总监重复着那几句话,说着公司的难处,表示做出这个决定他们也很挣扎。
刘京感觉自己耳朵里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到。
梦游似的走出办公室,看着电脑还没编完的代码,脑袋是放空的状态。
坐他旁边的同事小李看了他一眼,扯扯嘴角,露出一抹无奈的笑。
“之前还说三年五十个亿呢。
”对面的女孩说。
“怕是饼太大了,吃不下吧。
”另一个接话道。
和刘京同时进入这家公司的小苏,正趴在桌子上低声啜泣,同事都看到了,但没有人去安慰,都自顾不暇了,哪有精力去照顾别人的情绪啊。
总监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周围复归安静。
人事开始做交接。
“笔记本和笔也要?“对面一个女孩问人事。
“嗯,对。
”两个女孩对视了一眼,嘴里嘟囔着“连这都要收走”。
不情愿的把公司发的笔记本交给人事。
刘京觉得有点压抑,便走到过道里透透气。
“想啥呢?”同事小李拍拍他的肩膀。
“我……我不知道怎么跟我女朋友说。
”刘京半天挤出一句话。
“嗨,没事,明天你还按时出门,等着找到工作了再说嘛。
”“这样不好吧。
“刘京有些迟疑。
”有什么不好的,这种事我都经历多了,我呆的前两家公司都是这个情况,我当时也没跟我对象说,工作嘛,重新再找呗。
来,先抽根烟。
““没,我就是感觉有点突然。
”刘京说。
声音小到像是在自言自语。
2到家时女友小珊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回来了。
”“嗯。
”刘京应道。
他装做忙碌的样子,回避着小珊的眼神。
刘京和小珊是大学认识的,算上今年,两个人谈了也有五年多了。
年初时两人商量着结婚,但他不好意思跟父母提,哥哥去年才结的婚,家里已经没有积蓄了,但是小珊那边又不知道怎么交待,那段时间他一直逃避说起这件事,好在父母主动说起他们的婚事。
父母东拼西凑借了村里人的钱,帮两个人付了房子的首付。
月供三千,要还三十年才能还清房贷。
虽说时间长了些,倒也在能承受的范围内,但是他也不敢往长远了想,想到孩子,奶粉钱,学费,还有杂七杂八补习班的费用,这些都是他不愿意去想的。
想这些事情不过是徒增烦恼,可有时候好像又不能不去想。
而工作的好处就是,整日处在忙碌状态,你没有时间考虑这些让你烦心的事,所以,不管工作多累多忙,心里有多少怨言,一旦闲下来,除了生计问题让人焦虑,随之而来的还有一种巨大的空虚感,你宁愿回到一边忙碌一边抱怨着的生活。
就像此刻,刘京走在大街上不知道何去何从,平日里那些因为忙碌而没有时间去想的烦心事,全部涌过来。
这一个月来,他每天都在投简历,但接到的面试通知却寥寥无几。
有时候站在街头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忽然有些好奇他们是去哪里,做着什么样的工作,为什么独独自己找不到一份工作。
想到年底要结婚,这月的月供三千也要交,父母那边也也要钱,越想越烦躁越郁闷。
这种感觉彷佛回到了两年前,也是七月,太阳毒辣,地面被晒得发烫。
他穿着从批发市场上买来的200块钱的西装,拿着装了简历和毕业证书的文件袋,走进一栋又一栋高楼,每次都是等通知。
刚开始听到等通知这样的话,刘京是有点欣喜的,时间久了,他才知道这句话就跟再见一样,仅仅是作为道别用语而存在的,至于会不会见到就很难说了。
茫茫然无去处的刘京索性进了一家网吧,毕业之后,他很少打游戏,工作忙,而游戏太耗费时间了。
但此时,他只希望时间快点走。
在游戏世界里,不需要考虑那些让人烦恼却还是无法解决的事。
走出网吧时,已经七点了,大雨如注。
刘京这才注意到小珊给他发了好多消息。
“跟你说了,今天要下雨,你还是没带伞。
”“什么时候回来?要不要我把伞给你送过来?”“手机没电,我忘带充电器,待会就回来。
”他回复了信息往回走,心里涌上一股愧疚感。
3隔着房门就闻到了扑鼻的饭菜香。
“回来了。
“小珊端着菜从厨房走出来,“今天做的菜挺丰盛啊。
”桌上摆着西红柿炒鸡蛋、青椒炒肉、豆腐干、紫菜蛋花汤。
“赶紧去洗澡,回头又感冒了。
”两个人凑在小小一张圆桌上,房子还没有装修,想着等攒点钱了再装的。
便从旧货市场,买了一张小桌子,一张床。
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刘京心里忽地涌上一阵难过。
失业一个多月了,他一直怕小珊担心瞒着她,装作按时上下班,然后在街上晃悠一整天,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豆干是不是有点咸啊?”小珊问道。
“没有啊,我觉得挺好的。
”刘京把喉咙里涌上来的酸涩压下去,故作轻松的说。
晚上刘京躺在床上,无法入睡,打开手机看招聘网站,他现在甚至有点不敢投简历了。
工作的时候,总觉得对于自己的工作还是能得心应手的,但失业足够摧毁一个人的自信心,刘京看着上面的招聘条件,竟觉得没有一份工作是自己能做的。
“你睡了么?”小珊轻声问。
“啊,没,我看手机呢,领导那边有点事。
”“我今天我去你们公司了。
”小珊慢慢地说,空气突然沉寂了下来。
“我看你没带伞,就想着给你送伞。
”刘京感觉自己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我听你同事说,你们公司裁员了。
““裁员?哪个同事?”刘京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却被小珊的话给弄的一头雾水。
“就那个小林啊,上次不是来过我们家。
”刘京大脑放空了片刻,突然明白了什么,一团火从心头蹿起,却又迅速熄灭。
“刚好你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这周末,我们去那个星空博物馆吧。
”“嗯。
”刘京转过身,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和-失途-相关的文章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