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系草和校草 轻点

系草和校草 轻点

时间: 2013-06-09 03:14:42

非肉文!ABO背景校园,伪情敌变**梗

  某系系草是个BETA。
  这没什么奇怪,重点是某系有ALPHA,但系草是个BETA。
  有好奇人士跑来围观这个打败了ALPHA的BETA,然后很疑惑:系草是长得不错,但也不是最好看的那个,而且眉头老是皱着,似乎不太好相处的样子。
  和人说话的语气也挺冷淡。
  你们的那个ALPHA长得就比系草帅,到底怎么选的啊?
  该系的姑娘们和汉纸们轻蔑的一撇嘴,肤浅的人类啊,怎么会懂系草的美!
  我们注重的是内秀!内秀知道吗!
  对“内秀”的系草,该系的大家是这么评价的:
  同班同学A:一开始我也觉得系草不好相处,不太敢和他说话!但是某天晚上我打工回来被人堵在巷子,系草刚好路过二话不说上来把几个人打趴下了!自己手上被划了个口还问我有没有事!后来我才发现他冷淡的脸掩盖了多么火热的一颗心!系草窝是泥滴脑残粉儿!
  学姐B:哎呀系草是个很认真的孩纸,说的少干得多,对了之前他说话方式和语气不对曾经惹哭过女孩子结果女孩子一掉眼泪他反而被吓懵了,好可爱啊~
  舍友甲:我们家系草上得战场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暖得了床,从课堂笔记到宿舍卫生十项全能,像慈父一样关注我们衣食住行,像严母一样督促我们生活学习。艾玛想想他终究要嫁出去的我们眼泪都要掉下来。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该系唯一一个ALPHA:系草,要是我30岁以前都没有找到我的OMEGA,就跟我回老家结婚吧。
  系草:滚!老子不搞基!
  是的,系草不搞基。就算某一小撮群众一致认为这样内秀的系草就应该被狂帅酷霸拽叼爱妻淫魔的ALPHA好好疼爱,系草依然笔直如电线杆,坚定的走在“找一个娇小可人温柔聪慧的女孩子好好呵护她”的传统道路上。
  然后他找到了。
  然后他被甩了。
  在交往一个月后,他被惨无人道的发了一张“好哥哥卡”。
  “对不起,你就像我的哥哥一样,我没办法把你当**看!”
  系草受到会心一击,血槽几乎全空,当晚喝了一晚上的酒,发了半晚上的酒疯。
  “去尼玛的哥哥!老子哪里做得不好啊!”
  “可能就是你做得太好了吧……”苦逼的.忙着安抚酒醉老大的.免得召来宿管阿姨(狂暴)的.舍友甲小声说道。
  酒这种东西,绝大多数时候只会让人双Q欠费,不管是使用时还是使用后。
  所以当系草忍着宿醉后的头痛准备去上课时,正好看到校道上校草不耐的甩开他前女友的一幕,他不太清醒的脑袋被热血一冲,就变成了太不清醒。
  【你的好友 理智君 已下线】
  然后他冲上前去,给了校草一拳。
  校草此人不仅在校内闻名,周围一大片地区都广泛流传着他的传说。
  首先他是个ALPHA,单身的。
  其次他相貌身材无可挑剔。
  最后他能力很强。
  ……纯洁点骚年,不是那方面的能力,哦应该说,不止那方面的能力。
  他头顶主角光环身罩王八之气,左拥OMEGA右抱BETA,活生生的诠释了“人生赢家”四个大字。
  人生赢家的武力值很高,尽管系草也是练过的,但在给围观群众贡献了一出精彩打戏之后,还是败在了“宿醉”DEBUFF和校草手下。
  校草毫不留情的将系草掀翻在地,一手扣住双腕,一手锁喉,牢牢压制住。
  围观群众中的一小部分默默的捏住鼻子,纷纷表示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破廉耻,校草好奔放当场压倒大丈夫。
  两人之间弥漫的当然不是粉红泡泡而是凛冽杀气。
  校草脸上挂着笑,眼神冰冷,轻声说:“玩够了吗?”
  系草脸色涨红喘着粗气,眼神却在被压倒在地的时候平静下来:“放开。”
  校草扫了他一眼,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放开了他。
  系草站起来的第一个动作是一拳挥向校草的脸。
  当然没打中。
  校草笑容变得危险,周身的气息冰冷了下来,但系草随即转身面对一直泪水涟涟叫着“你们别打了别为了我打架你们谁受伤了我的心都痛苦得快要死去”的新鲜出炉前女友。
  围观群众精神一振,经典戏码来了!
  他说:“你跟我分手……”
  就是因为他吗!围观群众在心里一起接道。
  “……不是觉得我像哥哥吧?”
  ……怎么不按剧本来!退票!
  前女友楞了一下,倒是反应很快:“不……不是的!我真的觉得你是我哥哥,但……”
  系草面无表情的截道:“好我知道了,哥哥祝你们百年好合,听说妹夫没什么节操,做的时候记得带套。”
  然后他干脆利落的转身上课去了。
  围观群众:=口=
  前女友:嘤嘤嘤
  校草:……呵呵
  系草在课堂上暴睡三小时,清醒后被三小时前自己的言行蠢得直想撞墙。
  而这次“双草夺花”事件跟戴了火箭喷射器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传遍校园内外。只是本来喜闻乐见的两男一女单箭头三角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跟那被YOOOOOOO~刷屏的直播楼一样,被扭曲到一个奇怪的方向上……
  第一个刷YOOOOOOO~的群众对此表示,一切都是姿势的错。
 
  系草不知道后续发展,因为他以武力禁止任何人在他耳边提起这事。
  被武力镇压的舍友甲泪流满面:“你专制!你恼羞成怒!你闭耳塞听!”
  舍友乙捏着嗓子:“你残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
  舍友丙:“小甲小乙啊,不作死就不会死,你们怎么就不明白呢。”
  众所周知,出租车的出现频率总和你的需求度成反比;同理可得(咦),你越不想见到某人的时候,某人就跟领悟了影分身一样充斥着你的世界。
  综合信息,系草知道被甩不是因为他做得不好或者做得太好,和校草也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前女友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刚分手……或者是分手前就迫不及待的去勾搭校草,校草根本没搭理她,还打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架。
  但理智上知道校草是无辜的,感情上还是颇为不爽。至于为什么,系草表示打输了自尊心受挫什么的都是狗屁,肯定是自己看不惯ALPHA那装X的态度和扫不起来的节操。
  总之系草心里对校草有隐约敌意,只是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也不打算和此人再有交集。
  但是他发现,他俩突然就变得很有交集了。
  校草作为风云人物,课外活动自然很丰富;系草虽然嫌麻烦没参加任何组织社团,但其实能力不错心又软,经常无奈的被拉/拖/求/抢去当临时工。
  只是入校一年多都没近距离见过校草一面,而现在几乎每次活动必见,系草智商欠费才不觉得其中有鬼啊!
  他当然不会认为校草有这闲情闲心,但是他难道要去质问组织方的妹纸“how are you how old are you”吗!自己都觉得幼稚到爆啊!
  系草无奈又愤慨,本来打算甩手不干的,几次之后却被和校草隐形的交锋激起斗志来,凡是两人同台的活动干脆卯足劲光明正大地去争输赢。
  嗯,是对手还是同一方有差吗?
  活动的策划和观众心满意足,大饱眼福。
  活动的其他参与者欲哭无泪,两尊大神求放过,路人也是有尊严的。
  校草笑容越来越邪魅,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就这样,系草在吃饭睡觉学习干校草(取干架意)中过得很充实,直到,嗯,春天来了。
  舍友甲今天也赖床到了最后一刻。
  舍友乙:“阿甲你再不把闹钟关掉我就代替系草惩罚你!”
  阿甲蠕动,伸出爪子把手机拖进被窝:“好了我关了,我再睡五分钟记得叫我……咦谁这么早给我发短信,系草?'我先去教室了,阿甲来上课的时候给我带豆浆馒头'……五,点十三分?!”
  宿舍一片寂静。
  舍友甲幽幽的:“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啊。”
  舍友丙:“阿甲你又调皮了阿甲。”
  到了教室,系草脸上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让舍友们虎躯一震。
  舍友甲颤巍巍的把手搭上系草肩膀:“虽然在下当年说过老大不哭!站起来撸!但是撸多了伤身啊老大!”
  系草揉着太阳穴:“把他拎走,老子现在没力**他。”
  舍友乙凑过来,很担忧:“系草你没事吧?失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系草有点烦躁,摆摆手说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等奇葩来再说。
  奇葩是他们系唯一的一个ALPHA——生理上是ALPHA灵魂估计是树獭,死宅一个,总是像没睡醒一样神情懒散动作缓慢。
  舍友们面面相觑,有奇葩什么事?
  这时奇葩慢吞吞的走进来,被系草召唤过去。
  系草劈头就问,OMEGA那边昨晚是不是出状况了?
  奇葩很茫然,为什么问我据说我是ALPHA啊。
  不是说你们就跟雷达一样OMEGA一有动静就马上探测得到吗!
  奇葩觉得站得好累干脆在前一排坐下,望天花板两眼放空:“你知道我对荷尔蒙不太敏感的……昨天ALPHA楼好像是有点骚动,不过我太困就继续睡了。”
  系草觉得去问奇葩的自己也像个奇葩。
  舍友甲在一边狂刷校园比比爱死:“昨晚有个OMEGA在校道上泪奔然后发情了,追出来的ALPHA抱着他绕了大半个校园回去专用宿舍滚床单。”
  “……靠!”
  舍友甲抱着手机星星眼求抚摸求表扬,系草看着他目带慈爱。
  “跟那些被荷尔蒙操纵的愚蠢A/O相比,你偶尔还是有点用的。”
  奇葩: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舍友甲:这是表扬吗QAQ
  舍友丙一向是真相帝:“系草你就是因为发情的OMEGA失眠?你感觉到了?”
  系草面目扭曲一言不发。
  OMEGA发情期散发的信息素对能接收的人是多么丧心病狂的存在,大家都懂的。
  舍友甲感叹:“老大果然是个强大的BETA,不愧是校草看上的……唔噗!”
  系草收回拳头若无其事道:“我睡一下,阿丙等老师点名的时候叫我。”
  其实根本不止失眠这么简单好吗!系草半夜突然惊醒,心跳急促而四肢发软,皮肤下某种东西鼓噪起来,他必须咬紧牙关才抑制住将要出口的**。
  这种状况许久才渐渐缓和,但身体依然不太听使唤,就像……在索求着什么,最后他发现自己居然站♂起来了!
  随后他又羞又怒的撸了一发?
  不,他又惊又怒的去冲了把冷水。
  在宿舍的黑暗里呆坐了一会,他毅然抓起课本翻墙去教室了。
  系草听说过某些BETA也会受到发情期OMEGA的影响,但没想到自己会突然来这一遭。
  可能是之前OMEGA们在特殊时期都乖乖待在远离人群的地方,没有人上演午夜激情狂奔。
  系草紧皱着眉,在梦里把那对愚蠢扰民的A/O揍了一遍。
  下课后222宿舍决定去校外开小灶。系草周身环绕着“(没睡好)烦着呢别惹我”的险恶气场,惊了一路的无辜群众。
  舍友甲突然鬼鬼祟祟的戳了戳他:“哎,是校草耶。”
  耶你妹。
  对面校草迎面走来,和身边三五好友谈笑风生。
  系草板着棺材脸,目不斜视,步伐稳健。
  三米,两米,一米,近了!
  一米,两米,三米,又远了……
  两人没有眼神对决,没有火花四溅,没有电闪雷鸣(?!),连肩膀都没擦,相距纯洁正直的一臂之遥。
  身后传来此起彼伏的失望叹息,系草脑门上蹦起一根青筋。
  事实上虽然系草在交锋中都采取主动攻势,但平时偶尔照面他从来不言语行动挑衅,似乎只当校草是个陌生人。
  系草从小培养的观念,第一条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人做事都要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第二条是用实力和作为说话,而非用嘴巴说话。他有和校草一较高下的念头没错,但无端滋事太下作,他不屑如此。
  所以热烈盼望两草之间擦出各种意义上的火花的群众们,注定要失望了。
  饭后四人回宿舍的路上,系草接起一个电话。
  旁边的舍友乙瞄到来电人显示“糙汉”。
  系草开门见山:“老爸,什么事。”
  舍友乙:……!!!
  系草爸直截了当:“我明天去深山工作,要去一个月,估计接不到信号,先告诉你一声。”
  “卧槽深山?!你去那里拍野人吗?陈叔呢?一个月后你还能囫囵个的出来吗?”
  系草爸虽然是生他的那个,但是个实实在在的生活自理不及格的糙汉纸。不是不会,就是懒,逼得系草从小打理两人,修炼成如今家务全能。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陈岩跟我一起去。”
  系草一秒恢复面无表情。
  “哦那没事了。”
  “啧!小丫过几天要去你们那边出差,你有什么事就找她。”
  “我姐要来?知道了。还有事没?”
  “……呃……”
  “啊?”
  “最近你……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系草很诧异,这种充满母爱的问题这种小心翼翼的语气从来不是糙汉爸的style啊!
  “我啥事都没,倒是老爸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啊?”
  系草爸似乎恼羞成怒的挂了电话,系草还是觉得他爸有点不对劲,但马上被二货舍友们转移了注意力。
  “你姐是上次照片里的大美人吧!求介绍啊老大!”
  系草怜悯的看着他:“我姐是ALPHA。”
  “……AL,ALPHA也能……”
  “她只在上面。”想一想又补充:“你这种好**的类型她应该挺喜欢的,不知道见面的时候她满不满意我给她的礼物呢?”
  舍友甲躲在舍友丙身后抖若筛糠。
  舍友们很好奇系草的家庭,心情指数回升不少的系草爽快的说了。
  他和他姐没血缘关系。从出生起他就和他爸父子俩相依为命,直到十岁的时候他爸遇到了陈岩。两个同样带着孩子的单身男人走到一起,三个BETA男和一个彪悍的ALPHA姑娘组成了和谐又闹腾的家庭。
  他和他姐感情很好,就跟亲姐弟一样,听到姐姐来了他也挺高兴的。
  “你爸和你叔叔是做什么的?”其实他更想问的是为什么会去拍野人……
  “他俩都是摄影师。”
 
  过了几天系草下了课先回宿舍,在楼下刚好遇到班长捧着一叠通知。
  他接过一看:“又体检?”
  班长耸肩:“说是什么国家公民身体健康普查,我们班是下周二下午别忘了。”
  系草大致扫了眼没放在心上,上楼把东西放好赶去匆匆赶去打工的地方。
  自从一皱眉吓哭了小孩子后,系草就意识到家教这种传统的打工方式不适合他。他面无表情的揣着碎掉的玻璃心,去酒吧应聘了侍应生。
  “一间”是个挺有名的清吧,藏在学校附近的巷子里,因为顾客大多是学生氛围还不错,让做好了面对三教九流群魔乱舞的系草很满意。
  酒吧老板也很满意,系草颜好话少,武力值高,还可以当半个保镖用。
  差不多八点的时候,酒吧慢慢热闹起来。系草在吧台等着拿客人点的酒水,忽听背后一阵骚动。他端着盘子转身,刚好看到校草优雅的踏入灯光下。
  那一刻系草脑子里一群草泥马拖着一条横幅呼啸而过,上书72号大字:
  阴!魂!不!散!
  校草也看到了对面那个熟悉的BETA,眼睛眯了眯。
  然后他们隔着人群长久凝望,就像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
  图样图森破!系草表示高峰时段的酒吧忙的要死,才没空干别的。
  不过他的内心没表面那么平静,因为他有意无意的一整晚都没接近校草那桌。
  ……顾客是上帝没错,但老子信佛。
  话说起来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吧台前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八卦解答了他的疑问。
  “刚才进来的那个是ALPHA吧!好帅~(≧▽≦)/~!”
  “你不知道?他就是X大校草啊!”
  “欸以前都没在这里见过他!”
  “听说他之前常去的PUB在装修,没想到他会来这里(>_<)”
  “好幸福!对了前阵子不是说他和另一个帅哥抢……”
  系草赶紧抄起盘子飘走了。
  这个时候装毛毛球的修!不知道雨季就要来了吗!
  没错这是迁怒。
  校草坐在昏暗的角落里,自带聚光灯效果,无比,不少人蠢蠢欲动。
  沐浴在绿油油的饥渴眼神里校草依旧淡定自若,脸上挂着邪魅笑容,不时抿一口酒。
  这里暂时没有能入眼的,看他们还不如看某人。
  校草目光不着痕迹的追随着在桌子间穿梭的系草,永远挺得笔直的背脊,酒吧制服掐出流畅的腰线,光影交错间立体的侧脸线条……
  他看了一会,平静的准备转开了目光。
  突然他眉头一皱。
  “嗯?”
  刚好看到系草向某处走去的背影。

  系草此时的心情比较糟糕。
  表现出来就是那一脸快要掉下来的冰碴子。
  至于原因,是眼前恶俗的“流氓欺美人”一幕。
  男人急色的嘴脸近看更加丑恶,见有人来一边抓着美人的小手不放一边不耐的挥手:“走开走……”
  系草面无表情的拿起托盘上的冰酒,兜头给他从头顶倒了下去。
  “嗷!!!!!”
  男人的尖叫刚好被乐队的一段激昂音乐掩盖过去,系草默默在心里竖了竖大拇指。
  泪眼婆娑的美人立刻蹭到系草身边,还伸手揪住他的衣角。
  男人被冰块冻得声音都抖了:“你你他嗒嗒嗒他妈的干什么!”
  系草:“这位先生,你喝醉了就尽早回家,请别骚扰其他客人。”
  “什……我就跟我朋友说说话怎么了!”
  系草垂眼看看美人:“你认识他吗?”
  美人头摇得像波浪鼓,手揪得更紧。
  系草:“请回吧先生。”
  男人气急败坏还想说什么,一个保安已经靠过来了,黑超闪过一道犀利得反光。
  ……
  系草跟保安大哥点头致谢,保安冷酷的表情突然裂成了哈士奇,点了点托盘笑道:“又得扣工资了啊帅哥。”
  “啧!”
  美人不好意思的放开揉皱的布料,抬头想道谢。
  然后又差点被系草凶狠的眼神吓哭了。
  “你一个OMEGA跑来酒吧是想找死吗!”
  “对对对对不起……!”
  美人眉目秀美,在**的灯下如一尊瓷娃娃,此刻双目水润润的,我见尤怜。
  但系草没空怜香惜玉,他脑子正被一行字刷屏:
  居然是个男的!男!的!
  虽然美人身形娇小相貌中性声音软糯,但确实是男音,仔细看脖子上也有喉结……
  系草不是歧视汉纸。只是对他来说,如果OMEGA是另一个世界的生物的话,OMEGA男性就是另一个次元的生物。
  比如他不觉得眼前这美貌少年和威武的自己有相似之处。
  比如他实在无法理解浑身不设防写满了“我很可口请来吃我”的小绵羊孤身一人闯狼群的行为。
  真是作得一手好死。
  美人不知所措的观察着他变幻莫测的表情:“呃,我……”
  “你家长呢?让他们来接你。”
  “哎?他,他们不在这里……”
  “那你有ALPHA吗!”
  “有……!”
  “打电话!让他来接你!”现在流行ALPHA含笑放着自己的OMEGA到处疯跑吗?
  “是!”
  没什么人注意到偏僻座位里发生的事,只有校草始终注视着系草,看他不客气的驱除色鬼,看他脸色不善的监督少年打电话,看他用身体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在某个ALPHA一脸天塌了的表情冲进来接走少年前,系草一直陪在他身边。
  今天收获不错。
  校草将酒杯抵住唇,掩盖了嘴边温和的笑意。
  
  ABO在欧美圈里如江河泛滥,据说随缘居里一片一片的,但是原创的话目前只看过同在边缘里的《画你为牢》……欢迎掉坑!!!
  今天真是亏大发了!
  时近午夜,系草忍着背后的闷痛扶着墙勉强站稳,恶狠狠的想道。
  就知道遇到A/O就没好事!
  送走少年不久,系草就感到气短无力、身体发软,似乎是低烧的症状但体温正常。他强撑着干活,还是老板看他脸色不对,打发他提早回去。
  “老板这可是你要求的,不算请假吧?”
  系草施展砍价技能。
  “……今晚你浪费的那杯酒不算你帐。”
  老板级数较高,没破防。
  系草收拾东西从侧门出去,还没走多远就听背后破空声骤起。
  要是平时的系草妥妥的能避开,附带连续技也无压力。
  但此时的系草是病弱模式,身体跟不上思维,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闷棍倒在地上。
  偷袭的人骂骂咧咧的踢了系草两脚,要踢第三脚的时候一只苍白的手一把钳住了他的脚腕,收紧。
  那人惊慌的看着系草撑起身子抬头。他背着光,脸上模糊一片,只有一双眼睛亮得出奇,跟狼一样——凶残嗜血。
  “……!!!”那人白着脸死命抽出快被掐断的脚,像被鬼追一样滚蛋了。
  ……自己似乎在吓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走出了花样,走出了精彩。
  系草扶墙站稳,活动了下身体,凭经验判断没什么大碍,回去拿药酒抹一抹就完了,于是依旧向巷子外走去。
  事实证明经验主义害死人。
  他越走越觉得难受,背后的闷痛鲜明起来而各个感官变得迟钝,身体里像烧起一把火,将四肢烤得棉软,连神志也逐渐模糊。
  “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系草勉强撑到巷子口,半个身子倚着墙大口喘气。
  这样肯定回不了学校,还是回酒吧叫人吧。
  他努力集中精神,正想转身,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校草。
  他有点迷瞪了的脑袋没去思考为什么在模糊的视野中,那个人的存在却空前清晰。
  他只是在察觉那人敏锐的转过头的时候立刻挺直了背脊,稳稳当当的迈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尽管这么做难受得让他撑在墙上的手指抠出了五道凹痕。
  并非刻意逞强,他只是不想让假想对手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
  绝对不想。
  校草像是没发现什么异样的收回视线,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系草眼见他走远,松了口气。绷紧的弦一断,他整个人跟散架似的跌坐在墙角。
  之前的动作透支了全部的力气,他苦笑着迷迷糊糊的想:希望下夜班的同事们能早点发现这里有个人殛待救援……
  像塞了棉花的耳朵隐约听到了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是谁?……是什么……?
  好想要……
  系草理智沉睡下去,却被那股强大、无尽**的感觉唤起了某种本能。
  他应该庆幸现在自己的身体动弹不得,嗯。
  来人在他身边半蹲下,不算温柔的掰过他的脸。
  “果然是你,喂,清醒点。”
  系草笼罩在他醉人的气息中,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他无意识的微微蹭了下颊边温热的手。
  “唔……”
  “啧。”
  来人强硬的把他拖起来,他倚在某个怀抱里,仅剩的一点意识欢欣鼓舞,好像到了世界上最安全最安心的地方,又好像终于找到了苦寻不得的宝物。
  “撑着,我带你去医院。”
  “唔!不……不去医……院……!”
  来人没想到自己一句话就引来原本安安分分窝在怀里的人的挣扎。
  “喂!”
  “不……不……医院……”
  明明眼睛都睁不开!医院里有吃人的怪兽吗!
  见系草状况真的不好,他只好先安抚:“行行,不去医院。”
  系草玩命拧起的意识散了,彻底陷入沉睡中。
 
  系草本能的讨厌医院。
  官方理由是医院有死人的味道,事实上是因为他的另一段黑历史。
  话说系草从小受到糙汉爸的栽(zhe)培(teng),练就一身高超武艺,附带一颗嫉恶如仇的心。
  当他某天放学看到几个比他大的不良少年踢打取笑着他的同学时,系草冷着脸把书包一甩,赤手空拳就冲上去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