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那年,初恋 家小二

那年,初恋 家小二

时间: 2013-05-30 10:14:31

这是一个平淡如水的故事,没有那般惊心动魄生离死别的爱情,没有那般错综曲折惊世骇俗的人生。只有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像一杯白开水一样,点点滴滴过着平常的生活。
重庆,山城的故事。
愿为君采红豆子,待君归来种相思。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成,崔熙 ┃ 配角:苏秦,李曼,王涛 ┃ 其它:温馨,花季,山城

☆、第一章:夏成

  第一章:夏成
  1.
  读完了高中,夏成选择了参军。对于他来说,自己的成绩是一塌糊涂,根本是考不起一所好的大学,那还不如另选出路。
  所以高中会考结束,夏成连高考报名都没有,就去跑去报名参军了。体检合格后,进入了部队,才发现跟自己以前想的不一样。在当兵的前三个月的集训里,夏成才发现读书的好,想来读书也不是那么的累,至少你愿意,绝对能睡好觉。
  既然这条路是自己选的,夏成不会退缩。咬着牙坚持了三个月,每天都是汗水的洗礼,熬到了最后几天,也许是习惯了,夏成觉得其实也没那么累啊。教官是很凶,动不动就是拳脚伺候着,但是只要你听话点,教官还是很温柔的。
  肯吃苦,人听话,夏成很快的和教官成了朋友。其实教官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点,也是刚刚转为士官,来这当了教官。
  三个月的时间很快是过去了,除了前三个月的集训外,其余时间还不算累。
  事情没有前三个月多,手机这些也还给了他们。不过没有电脑的日子可真是无聊,到了晚上,就更无聊了,一个寝室里面的队友们只好瞎聊些来打发时间。
  夏成拿到手机时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当初夏妈妈听说夏成决定当兵时,人都哭成了泪人。她同事的儿子是去年参的军,打电话回来是一个劲的诉苦,什么教官没人性啊,什么训练太累了,什么每天早上都要跑五公里,跑慢了教官一脚就给踹了过去。
  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哪个孩子不是娘的心头肉啊,夏成也不例外。夏妈妈是极力反对儿子当兵,若不是夏爸爸在一旁劝阻,估计夏妈妈会用上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把夏成留住。不过后来,看见儿子的决心时,夏妈妈也坦然了,去就去吧,参军是光耀门楣的事,而且儿子也大了,自己没有权力阻止儿子的决定。夏爸爸没有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话:“要当兵就去,但是你别半路上给老子跑回来就行了。”夏成家是典型的慈母严父,送走了儿子后,夏妈妈一连哭了几天,夏爸爸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担心儿子能不能坚持住。当夏妈妈接到儿子的电话时,第一句话还没说,泪就流了出来,慢慢的缓了缓情绪,问道:“成子,过的好吗?”
  母亲哭了,他不能哭,更不能给母亲诉苦。夏成大大咧咧的笑道:“妈你就别哭了,我过的可好了。”
  “真的?”夏妈妈明显不信。
  “真的,难不成我还骗你吗?”夏成道。“你也是,那么大把年纪的人了,还是多想想自己嘛。有空出去做个美容,别老念叨我啊。”
  夏妈妈被夏成说笑了,她详怒道:“你这死小子,儿不嫌母丑,你这话什么意思!”
  “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夏成赶紧说道,随后也夏妈妈聊了一会家常,就挂掉了电话。回到寝室,队友们正热火朝天的聊着。
  “怎么?给女朋友打电话?”
  说话的是夏成的下铺,叫王涛。他和夏成一样,都是重庆人,也许是因为老乡见老乡的原因,两人的关系也是最好的。王涛一跃跳下了床,一把揽住夏成的肩,问道:“女朋友什么样子?漂不漂亮?”
  听王涛这样问,其余人也都竖着耳朵听着。
  回头看着一脸好奇的王涛,夏成平静且淡定的说道:“我给我妈打的电话。”
  正准备八卦的某人一脸石化,夏成回到了自己床上。他们又开始聊着先前的话题。对于男生来说,聊的最热闹的话题无非是女人罢了。
  都是二十左右的人,聊着天也不遮遮掩掩,有些还没偷吃**,有些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反正是什么都聊,第一次做~爱的感觉,日本的A~片,还有那些童颜巨~乳的女~优。
  夏成不太感兴趣这些话题,自己躺在床上玩着手机。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做过,只是高中时偶尔偷看了几部A/片。别看夏成大大咧咧在高中一副小痞子样,当看A/片时是害羞的面红耳赤,连是什么情况都没有注意看,拉着快进就到最后。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加入他的话题,也不太感兴趣他们的话题。
  一声哨响,到了睡觉的时间,都闭嘴不谈,熄灯睡觉了。
  第二天的晚上,他们又开始了昨天的话题,不知道谁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看过两个男人做那事没?”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随后一阵爆笑。
  王涛在那里笑的直拍被子说道:“你不会是个弯吧?”
  “老子才不是呢,只是问问。”那人连忙撇清关系。
  “切,不是你瞎问什么。”难得提起的八卦兴趣被一盆冷水浇下,王涛憋着嘴一脸不高兴。
  随后这话题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被遗忘了。
  夏成也没有在意这个话题,依旧玩着自己的手机。
  
  2.
  日子就这样过着,两年过后,有些人退役回家,有些人转为了一级士官。
  夏成和王涛转为了士官,也分到了一个军区。成为了士官,日子又比原先轻松了好多。寝室里有了电脑电视,人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多,但也不无聊。
  王涛在当兵之前,是标准的宅男。他当兵的理由竟和夏成一样,反正考不起好大学,还不如另谋出路,就当兵不错。他在寝室有时间就看着动漫,电脑虽然没有联网,但是现在手机都几乎是智能的,费些电流量,把动漫下到手机里,在放到电脑上看,就是个不错的办法。
  当王涛把最新更新的火影看完后,他突然转过椅子对夏成问道:“你申请探亲假没有?”
  听见王涛问题,夏成放下了手中的手机,摇头道:“没有。”
  “不如这样你赶紧申请,我们五月一起回去。”
  “你申请了?”问完夏成才发现自己这个问题很的有点幼稚,看王涛这样子可不是申请了探亲假,还是五月份的。
  “嗯,五月份,有二十天呢!”王涛没有注意到夏成的问题是多么的幼稚,反倒老实的回答道。
  “我们俩都申请,会同意吗?”
  “反正现在都不忙,试一试。”王涛鼓动着夏成去申请探亲假,不然他一个人坐飞机也太无聊了。
  夏成想着自己也的确有两年半没有回家了,连今年过年都没有回去。于是夏成点头同意,第二天就去申请的探亲假。最近部队里面的确没有多少事,领导看了夏成的申请书,没有犹豫就同意了。夏成申请的时间和王涛一样,俩人也自然而然的一起收拾行装回重庆去。
  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了,又不像女孩子那么化妆品护肤品一大堆,就只有几件换洗衣服,不过出来两年半了,怎么也要带些特产礼物回去啊。
  在探亲假的头一天,王涛和夏成出去买些特产礼物。在经过书店时,王涛拉住夏成进去,书柜上琳琅满目的书籍,王涛看了半天,有些愣住了。
  “你买书干嘛?”本来夏成不想问这些的,但看王涛那纠结的模样,还是问一下毕竟好。如果是给侄女妹妹这些买书,那这一书柜的名著真不适合。
  “我给我哥买。”王涛看了看手中的《雪国》又瞅了瞅书架上放着的《呼啸山庄》,有些犹豫不决。他没看过这些书,也不知哪些书哥会喜欢。
  夏成看王涛纠结的那样子,指了指一旁的文具柜台,说:“不如买只钢笔吧。”
  “嗯,这主意好。”
  王涛直奔文具柜台,说了句:“来人啊!把你们这最贵的钢笔拿出来。”
  夏成扶额,默念: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买了钢笔,俩人去了商场,给父母买了几件衣裳,又给家里的侄女亲戚的买了些特产,就部队了。
  将东西装好后,俩人躺在床上都夜不能眠。说不想家是假的,出来两年半了,早就想回去看看父母。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两人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就直冲机场。
  这时候,部队的训练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穿衣漱口到出门,总共不到三分钟。
  上了飞机,俩人有些疲惫了。昏昏沉沉的眯了会,就到了重庆的江北机场了。
  他们没有提前告诉父母回家的事,怕父母高兴了睡不好觉。下了飞机,本想挤轻轨回家的,但是看着大包小包也不方便。于是也就奢侈一回,打车回家。俩人家离的也不算不远,王涛住在沙坪坝,夏成住在南坪。轨道一号线转三号线,也就四十多分钟,就从沙坪坝到南坪了。
  王涛把行李塞到出租车上,对夏成说:“一起吧,先去南坪在回沙坪坝吧。”他们飞机早,现在才九点多钟,正是上下班的高峰期,王涛是好不容易才拦到一辆出租车。
  夏成看左右也无车,也就点头答应道:“那麻烦了。”
  “咱哥俩还说这些,反正也绕不了多少路,你把车钱给我就行了。”王涛一边笑道,一边帮忙把夏成的行李搬上出租车。
  行李放上车后,夏成对王涛说道:“要钱我可没有。”
  “没钱没关系,那我把你卖了,看你这品相还能卖点钱。”王涛上下打量着夏成。
  “你卖狗啊,还品相呢!”
  “俩位这是回重庆探亲啊。”王涛和夏成是一身军装,说的也都是普通话。等两人上车后,出租车司机也随意问了句。重庆人很多都是自来熟,遇见一起不管认不认识也都能聊些话题出来。
  “嗯,探亲假回来看看父母。”王涛用重庆话说道,回头问了夏成。“对了你家在南坪哪里?”
  “师傅到万达广场就行了。”夏成不理王涛,对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
  出租车行驶了,一路上司机师傅都和夏成王涛他们摆着龙门阵,问着在部队生活怎么样啊,有没有遇见合适的姑娘啊。
  听见王涛和夏成都说没女朋友时,司机师傅为之惋惜,随后又说道:“那你们可要趁探亲假的时候交个女朋友啊,重庆美女多,有空多去解放碑这些地方看看。”(解放牌是重庆的商业街,大都会,美女最聚集的地方。我囧了……)
  听司机师傅这样说,王涛感伤的摇头,随后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重庆美女是多,都是辣妹子些,找了她们,我们只有一辈子当耙耳朵的命咯。”
  “耙耳朵是爱老婆的表情。”司机师傅不赞同王涛的说法。“我当了一辈子耙耳朵,下辈子还要当。”
  王涛嘻嘻的笑了两声,没有在反驳司机的意思。
  到了南坪万达广场,夏成下了出租车,王涛拍着车窗对夏成说:“明天晚上我们找些高中妹纸出来吃火锅,然后去唱KTV,怎么也要告别单身啊。”
  “好,不过我高中是理科班,可没有那么多妹纸。”
  “没得问题,我去找妹纸,明天晚上就来南坪吃火锅。不见不散!”
  “拜拜……”看着出租车开走了,夏成拿着行李回家了。父母都出去上班了,夏成就把行李放好,去永辉超市买了些菜回家。等父母回家见到一桌子菜时,着实吃了一惊。看见儿子系着围腰,端着酸菜粉丝汤从厨房出来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成子?”夏妈妈不相信的唤着自己儿子的名字。
  “妈,爸,我回来了。”千言万语也只汇成这一句话。
  “成子!”夏妈妈一把扑到了夏成的身上,夏成赶紧把汤放下,双手回抱着母亲。
  夏妈妈捧着儿子的脸,泪水止不住的流,嘴角却洋溢的温暖的笑:“来来,让妈看看,嗯,长帅了,也黑了。”
  夏爸爸没有像夏妈妈那样激动,只是淡淡的拍了拍夏成的肩膀,说:“吃饭吧。”
  “对对对,成子一定饿了,来吃饭。”夏妈妈扶着儿子坐下,自己坐在夏成的身边,拿着筷子直往夏成碗里夹菜。“回来都不说一声,等今天晚上妈给你做好吃的。”
  “嗯,要吃妈做的鱼香肉丝和辣子鸡丁。”夏成看着母亲,又看了看碗里的菜,忍住泪水不要让他流了出来。离家那么多年,在见到父母,那种心情是难以言表的。
  “好,晚上妈给你做。”
  夏爸爸比较沉默,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吃着饭。夏妈妈还是在一旁嘘寒问暖的,即使夏成碗里的菜已经装不下了,依旧给他碗里夹菜。
  吃完了饭,夏妈妈把碗筷拿到厨房准备洗了,刚一开水,夏成站在夏妈妈的身后,双手扶住母亲的肩,把夏妈妈推出了厨房,笑着对母亲说道:“妈,你休息吧,我来洗。”
  儿子懂事了,这是夏妈妈在夏成参军后唯一的感想,她没有拒绝儿子的孝心,回到客厅和夏爸爸一起看电视。
  洗完碗的夏成把礼物给了父母,夏爸爸和夏妈妈也跟公司请假,随后一家人一起出去逛商场。两年半没见了,很多话想说,又不知道该从哪说起。
  晚上吃完晚饭,夏成早早就回屋子睡觉了。他的确累了,头一天都没睡好觉,而且长途跋涉的赶回重庆。
  第二天,夏妈妈本来想晚上带夏成去同事张阿姨家坐一会儿。不过后来夏成说他和队友一起回来的,准备晚上去吃火锅。于是夏妈妈只好同意。其实夏成明白,张阿姨家有个女儿,在C大读大一,估计是想给自己牵线罢了。
  对于感情的事,夏成一向是不在意,什么都随缘就好。
  缘什么时候到,没人说得清楚。就连缘到底是什么,也没人能说得明白。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夏成与他第一次见面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坑了~~


☆、第二章:夏成

  第二章:夏成
  3.
  晚上夏成换掉了军装,随意穿一件T恤在南坪的万达广场等王涛,他没有喊自己高中同学来,两年多没联系了,他也不知道喊谁来。
  不过王涛可是喊了一群同学来玩,也不全是女生,也来了些男生。他们就去万达广场旁的火锅店里吃火锅。
  来到火锅店,王涛一副主人家的样子,拿起菜单,勾了鸭肠、毛肚、老肉片、耗儿鱼这些荤菜。女生们瞅着王涛点的菜,只摇头,其中一个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的女生抢过王涛手中的菜单,道:“你别再点荤菜了,吃了不知道又要胖几斤。”
  “娜娜说的对,点些素的。我说王涛你是在部队了没吃到肉啊,一个劲的点荤菜。”另一个女生支持那个穿波西米亚长裙女生的说法,和她一起又勾了一些素菜。
  “好好好,都是些姑奶奶,都听你们的。”刚一说完,见那俩女生瞪着自己,王涛赶紧说道。“一切以女士为主。”
  那俩女生这才满意,继续点着菜。
  菜点完了还没有上来,王涛叫人先开了几瓶啤酒,又一把勾过夏成的脖子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队友——夏成。怎么样?帅吧!还没有女朋友呢,你们这些妹子要是合胃口我给你们撮合撮合。”
  “你还是先解决你的单身问题吧。”夏成掰开了王涛手臂,揉着自己的脖子。“你丫的力气不能小点啊。”
  “呵呵……”王涛憨笑。“我力气再大也没有你的力气大了,谁不知道你是我们队里的第一怪力男。”
  “王涛你安静点。”刚才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的女生一掌拍在了王涛的肩膀。
  “呃……娜娜,你力气也大。”王涛揉着肩膀,故作娇柔道。
  那女生无奈,回头对夏成说:“你好,我叫何娜,和王涛是高中同学兼同桌。”
  “我叫夏成。”
  随着何娜自我介绍,其他人也自我介绍起来。起先和何娜一起点素菜的女生,叫陈澜若,和王涛属于初中同班同学和不过高中一个年级,但是不是一个班。
  夏成笑着打着招呼,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是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
  似乎他不像其他人那般热情,是淡淡的说了句:“我叫崔熙。”
  夏成看着他,皮肤很白,五官长得平凡,带着一副无框的眼镜,给人的感觉很安静,与这热闹的火锅店显得是格格不入。
  王涛大概也知道他不会在多说什么,于是在一旁介绍道:“他是我表哥,C大的高材生啊,一边读研,一边留校做辅导员。”
  崔熙淡淡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夏成见菜已经上来了,于是说:“吃饭吧。”
  餐桌上一边烫菜,一边聊着这段时间身边发生的趣事。夏成也加入了他们的话题,天南地北的说着,说到兴头上,何娜站了起来,一副很爷们的样子对夏成说道:“来,我们来划两拳。”
  “好啊,输了可别赖账。”夏成笑道。
  何娜微微一愣,看着夏成的笑容,他的笑容很阳光,让人觉得很温暖。
  “怎么了?”见何娜愣住,夏成在她面前晃了晃手。
  “没啥子,我怕你划拳划输了。”缓过神来的何娜大声嚷道,来掩饰自己刚才失神的尴尬。
  众人起哄,一桌子都热热闹闹的。除了一个人,一直安安静静的吃着碗里的菜。
  最后何娜输了,夏成没有让她喝酒,毕竟一个姑娘家,喝多了不好。
  吃完饭,都去KTV唱歌。还好不是周末,KTV里还有包房,王涛他们要了个大包后,就进去唱歌了。
  好像很久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夏成看着站在屏幕前的王涛在那一边做着搞笑的动作,一边唱着不走调的歌曲时,也大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夏成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就见崔熙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了,没有说话,也没有笑。
  一路上似乎都忘记有这个人了。
  存在感很低,低的几乎让人遗忘掉。
  不知道为什么,夏成觉得这个人好像是雪,一不注意就会消失一般,了无痕迹。
  想了想,他坐到了崔熙的旁边。崔熙没有料到有人会做过来,偏头一看,就见着夏成那阳光般的笑容。
  “你好,我叫夏成。”夏成伸出右手,怕他对自己没有印象,再次自我介绍道。
  “崔熙。”崔熙也伸出了右手,轻轻握了一下,又放回了原位。
  “你是C大毕业的,成绩很好吧?读的什么专业?”话一出口,夏成觉得自己真是在没话找话。
  “汉语言文学。”崔熙淡淡的回道。
  “王涛买的那钢笔是送给你的吧?”夏成继续没话找话的说着。
  “嗯。”
  …………
  于是又安静了。
  夏成实在是找不到话题聊了,他与崔熙不熟,之所以坐过来,只是觉得这个人好像没有什么朋友,总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了,慢慢的被人遗忘。
  不过都坐过来了,夏成也不好在离开。
  突然,崔熙开口说道:“谢谢。”
  “什么?”夏成被崔熙这无头无脑的谢谢给愣住了。
  “谢谢你坐过来。”崔熙回过头看着夏成,微微一笑。
  屋子很暗,四周都是吵杂的音响声,可不知为什么,当夏成看着崔熙的笑容时,觉得很宁静。崔熙长的很平凡,也很容易让人遗忘,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那抹微笑却让人难以忘怀。
  不是那种古代小说里什么一笑倾国二笑倾城的笑,只是淡淡的笑。
  “没……没什么……”夏成不敢在看崔熙,只是那抹淡雅的笑,让他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随后,崔熙没有在说话了。一个安安静静的坐着,好像与世隔绝一样。
  夏成没有离开,也静静的坐在崔熙身旁。
  他突然很享受这种感觉,宁静像处在大自然里一样。
  王涛在那里鬼哭狼嚎了半天,瞅着夏成安静的坐在崔熙的旁边,举着话筒打笑道:“夏成你什么时候和我哥组成了打坐二人组啊!”
  夏成白了王涛一眼。
  王涛摇着手中的话筒,继续说道:“我哥是文学大家,自然安静,你丫的装什么斯文啊!来,我们俩合唱《最炫民族风》。”
  夏成还没来得及说话,何娜和陈澜若一左一右就把夏成拉了起来,一旁人起哄道:“把王涛那龟/孙子唱下去……”
  夏成回头看了崔熙一眼,见他依旧安安静静的坐着。于是任由何娜和陈澜若把自己拉到了前面,不过他没有唱《最炫民族风》,而是把王涛赶了下去独唱了一首《It's my life》。这是他以前玩CS时最喜欢的歌,也是他难得会唱的英文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唱这首歌,也许是想把歌词唱给某个人听吧。
  不过实话说,夏成的声音比王涛好多了。
  王涛唱歌是要钱又要命,夏成的声音很不错,这首歌的英文单词咬字也很清楚。
  何娜嚷着让夏成再唱一首,夏成笑了笑说道:“嗓子不舒服,改天吧。”
  “就再唱一首!”何娜在一旁恳求道。
  王涛一塑料杯子甩了过去,扯着嗓子嚷道:“妞,在给爷来一首。”
  “你要死啊。”夏成捡起王涛刚才扔的杯子顺手甩了过去。
  不过后来夏成还是唱了一首《忽然之间》,唱完了他坐回到崔熙的身边。
  王涛瞅了夏成一眼,继续抢过话筒开始鬼哭狼嚎了。
  玩了大半夜,都说不回家了,又决定一起去搓麻将。
  崔熙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上面显示的是周四,已经第二天凌晨一点多了。自己必须要回去休息了,王涛和夏成他们是探亲回家放假的,其余人都有人是大学学生,不过旷一天他们也不在意什么。而自己作为辅导员不可能早上不去学校,何况一早自己读研的导师会来学校,还有找他商讨一下论文的事。
  崔熙歉意一笑,道:“你们去玩,我先回学校了。”
  “那好吧。”王涛没有留崔熙,他知道崔熙要回学校上班。“路上小心哦。”
  “嗯。”
  公车地铁这些已经收班了,崔熙拦了辆出租车回去。
  夏成走了几步,回头看了看在月色中渐渐远去的出租车,追上了王涛他们。
  到了茶馆,夏成坐到一旁,没有心情打麻将。
  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却总感觉少了什么。
  少了某件事……也许是少了某个人……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崔熙

  第三章:崔熙
  4.
  坐在出租车上,崔熙有些困了。他的作息表一向很准时的,早睡早起已经养成了习惯。很少有这样凌晨一点多钟都不睡的时候。
  前天王涛回来了,舅舅和舅妈都很高兴。自己也请了一天假回家。
  对于崔熙来说,舅舅和舅妈就像自己的父母一样。在很小的时候,因为一场车祸,父母双双遇难,若不是母亲把自己抱在怀里,可能自己也已经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崔熙就变的不喜欢说话,只喜欢一个人在卧室里看父亲留下的书。虽然很多字不认识,也不懂书中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知道父亲喜欢,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感觉到父母就在身边。
  小时候王涛也不懂事,总觉得崔熙来到了自己家,抢了自己爸爸妈妈的爱。总趁父母不在时欺负这年长他两岁的哥哥。
  崔熙不会反抗什么,也不会去舅舅和舅妈那告状。渐渐的,王涛觉得这样欺负起没有意思,于是他跑到崔熙的卧室里,烧了他的书。第一次,崔熙生气了,和王涛打了起来。舅舅和舅妈赶来时,俩人已经扭打成了一团。
  知道了来龙去脉,舅舅把王涛打的半死,逼着他向崔熙认错。
  后来崔熙是越来越安静,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本。
  渐渐的懂事后,王涛想起自己以前烧了崔熙父亲留下的书后,也很后悔。想再次跟崔熙认错,又总是拉不下面子。
  虽是口头上没有对崔熙说什么,但却是处处关心着崔熙。崔熙从小成绩很好,小学时跳了两个年级,虽然比王涛大两岁,却比王涛高四个年级。等崔熙读高中时,王涛怕崔熙年纪小,在班上被欺负,跑到崔熙的班上说:“要是谁敢欺负我哥,老子找他拼命。”那时候王涛也才是十一二岁,一个屁大的孩子跑到这里说要罩着他哥,都觉得好笑。不过也没有人欺负崔熙,因为崔熙总给人一种不存在的感觉。
  这个安静的男生,他的存在感实在太低了。
  王涛当兵了,崔熙觉得这对于王涛来说,比他读大学的出路要好的多。随后的两年多的时间里,崔熙有空就回家看舅舅和舅妈。毕竟自己的儿子远走他乡,他就是他们老俩口唯一的依靠。
  没想到时间一晃也真快,王涛探亲回家,还给自己带了礼物。
  想到这,崔熙摸了摸裤兜里的钢笔,暗笑道:这孩子真的懂事了。
  王涛邀他出去玩,他自然没有拒绝。和平常一样,崔熙也是静静的坐在一旁,好像这热闹与他无关一样。
  他不是不喜欢热闹,而是不知道怎么热闹。而且自己话题与他们不一样,他们能聊着明星八卦,而自己知道的只有文学。
  若是有人和他说《古都》、《傲慢与偏见》这些,他自然也有话聊。不过在这个时候,聊这些,也的确算是大煞风景了。
  崔熙是安静惯了的人,一个默默的听着他们的聊天,见他们哈哈大笑时,也不知道笑点是什么,只好静静的吃着东西。
  吃完饭,去KTV唱歌,他本来不想去,但是时间还早,才七点多钟,也不好离去。于是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KTV包房,一个人坐在一旁。
  却没有想到他会坐过来。
  回头崔熙就见着一张阳光灿烂的笑脸,崔熙记得他叫夏成。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