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热门唯美 >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中——黑羽冥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中——黑羽冥

时间: 2016-06-10 16:06:35

第62章:淑玉谏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关洒在龙乘玉的龙床上,今天不用起的太早,麟宫外一片热闹,龙乘玉自然知道外面为何一大早就如此热闹,因为今日是祥龙国的皇上龙乘玉的大婚之日,举国欢庆,但是龙乘玉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喜悦。

几个宫女在李公公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李公公走到床边说道:“皇上,要换喜服了。”

龙乘玉双眼微闭只是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龙乘玉坐起身来,几个宫女立即走过来为龙乘玉穿上龙靴,几个为首的宫女将一件红色的大红喜服展开,喜服十分华丽,红衣黑边下袍还绣有一条金龙,龙乘玉站起身展开双臂,几个宫女为龙乘玉穿上喜袍又为他束上金冠,龙乘玉皮肤白皙,此时衬上一身大红喜服更是一派偏偏佳公子,一条金龙更是尊贵无比,不怒自威。

徐萧已经下葬,但是纳兰送回来的骨灰并没有葬在墓中,龙乘玉偷偷的留下了那骨灰将它埋在了麟宫前的茉莉园中,虽然有一点自私,但是他就是不想离开他。

李公公说道:“皇上,百官已经在宁园等候祝贺皇上大婚了,之后您还有进祖庙祭祖。”李公公报上了龙乘玉的行程,李公公偷眼看了龙乘玉一眼,发现龙乘玉镇定异常,根本面无表情。

李公公又再次的小声说了一声:“皇上?”

“知道了。”龙乘玉摆了一下手示意为自己梳头的宫女退下,龙乘玉径自走出了麟宫,李公公见状立刻跑上前去。李公公忽然感觉身边的皇上变得与往常不同了,皇上虽然本就性子冷,但是现在几乎变成了冷漠。

宁园中百官拜见皇上后,无非是说一些祝贺之语,龙乘玉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中午休息之时,龙乘玉正在宁园的侧院休息就听身边的小太监通报淑玉公主求见。

龙乘玉的眉头在不经意间微皱,但还是宣了进来。

自从徐萧出征之后就连龙乘玉也感觉到了淑玉的变化,淑玉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刁蛮的小公主了。

淑玉进来后请安后说道:“皇兄,今日是你大婚,皇妹还没有好好的祝贺你了呢。”说完就做到了龙乘玉的对面。

“朕听说淑玉前一阵生病了,朕前一阵比较忙没有去看你,你不要怪皇兄才是。”龙乘玉不想说自己的婚事,所以随口转开了话题。

“没什么,只是小病不碍事。”淑玉淡淡一笑,但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龙乘玉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淑玉要多多注意身子才是。”龙乘玉拿起桌上的茶盏。

“皇兄,我想问你徐萧……真的死了吗?”淑玉咬了咬唇还是问出了口,淑玉听到徐萧的死讯后大病了一场,虽然徐萧说过不喜欢自己,但是徐萧还是将自己当成妹妹,往日的欢笑犹在眼前,可是没有想到一场战争竟然让徐萧一去不回。

龙乘玉的茶盏停在了半口,隔了一下后才饮一口,可是龙乘玉只觉得这口中的茶真是苦不堪言。

龙乘玉看着茶杯中的茶叶说道:“怎么这么问,骨灰不是都送了回来,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是朕大婚的日子不要说这些。”龙乘玉不想听这些,因为他怕自己会失控。

淑玉看龙乘玉脸色不佳,低头说道:“我曾经问过他是否喜欢我,可是他说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只当我是他的妹妹,此生只喜欢那个人。”淑玉像是自言般的说道:“但是他可知道,我此生也只有喜欢他。”

龙乘玉惊讶的看向淑玉,没想到淑玉竟然如此喜欢徐萧,而那人对自己的爱已经让自己弄丢了,现在连一个弥补的机会都不复存在。

龙乘玉深吸一口气说道:“淑玉不要再想他了,毕竟……他已经不在了。”

淑玉站起身来说道:“皇兄,既然徐萧已经不再了,我想请求皇兄一件事。”淑玉跪在龙乘玉的身边说道:“请皇兄务必成全淑玉。”

龙乘玉秀眉微皱说道:“淑玉你这是干什么,你有什么要求是皇兄没有答应过的。”

淑玉低头说道:“皇兄,刚才我听舅舅说了,瓦剌的新单于想要与我国和亲,皇兄正在发愁想要另找一个郡主,淑玉谢谢皇兄的好意,但是淑玉已经心死,与其这样不如就将我嫁到瓦剌以表我祥龙国的诚意,请皇兄务必成全,这是妹妹唯一能为祥龙国做的。”淑玉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但是听得出语气十分的坚定。

“淑玉,你难道不知你若是嫁到瓦剌这一辈子就回不来了吗?”龙乘玉的声音有着一丝动容。

淑玉点了点头,抬起了一张秀气的小脸说道:“哥哥,我自小生在皇家,这些我岂会不知,哥哥若是不同意也就罢了,但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嫁人了。”淑玉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泪,但是眼神中没有一丝的犹豫。

龙乘玉擦掉了妹妹眼角的泪水说道:“你都想好了吗?”

“嗯。”淑玉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那一丝笑容里龙乘玉却看不到任何的欢愉。

“朕明白了,过几日朕就拟旨。”龙乘玉抚了抚淑玉前额的碎发说道:“你永远是哥哥的好妹妹。”

淑玉趴到龙乘玉的腿上说道:“哥哥在我走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告诉淑玉吗?”

“说吧。”龙乘玉看着外面抚摸着淑玉的一头乌发说道。

“哥哥也喜欢他吗?”

龙乘玉的手顿了一下:“嗯。”一生低不可闻的声音带出了淑玉的轻轻一笑。

朝帝宫外一顶十六人的轿子平稳的落在门外,百官都全都跪地相迎,李公公走上前去带领一干宫女太监说道:“奴才们恭迎皇后娘娘。”

龙乘玉的身边走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宫女低头说道:“皇上,请您过去踢轿门。”

龙乘玉走过去象征性的踢了几脚,那名老宫女打开轿门后搀扶着一身凤装盖有红盖头的新皇后,两人一人牵着红纱的一头走进了麟宫,太后一身华服的坐在上座,下面依次坐着太后娘家的官员,个个官员都笑得合不拢嘴,这一次的迎娶只是再一次巩固了太后的家族势力。

龙乘玉扫了一眼太后身边的官员嘴角划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第63章:狠绝

龙乘玉牵着红纱走进大厅,所有官员立马跪地相迎,太后坐在上座一脸的笑容,李公公在念过一串贺词后龙乘玉与王婉儿便拜了天地。

凤安宫

凤安宫是祥龙国历代皇后居住之处,此时王婉儿坐在喜床之上,两侧站了不少的宫女。

几个时辰后龙乘玉走了进来,几个宫女连忙走过前去见礼说道:“皇上大喜,奴婢们恭喜皇上。”

龙乘玉只是随口应和一声便走到了喜床前,一位老宫女走了过来说道:“皇上,您改掀喜帕了。”

龙乘玉面无表情的走到王婉儿面前,一下便掀开了喜帕,那动作实在算不得温柔。

王婉儿被这动作吓了一跳但是看到龙乘玉时又变得腼腆娇羞起来。

旁边的喜娘说道:“皇上,喝过交杯酒皇后娘娘从今以后就是您的结发妻子了。”说着递过来两杯淡酒。

龙乘玉没有接过那酒只是看着王婉儿对喜娘说道:“把酒放在桌上,你们都出去!”龙乘玉的话十分严厉,几个宫女不敢有违立刻照做。

凤安宫顿时变得冷冷清清,龙乘玉坐到王婉儿的身侧说道:“表妹,你喜欢我吗?”

王婉儿听到龙乘玉这么问不解的看向龙乘玉说道:“皇上为什么会这么问?”

龙乘玉淡淡的一笑说道:“没关系,不想说就算了。”

龙乘玉起身拿过酒杯说道:“表妹,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吗?”

王婉儿眉头轻皱摇了摇头说道:“婉儿不知,可是皇上,这大喜的日子您怎么能说丧气话。”

“呵呵,丧气吗?”龙乘玉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当你知道真正的我时,也许你死都不愿嫁给我了。”

“皇上,您喝醉了。”王婉儿不悦的看向龙乘玉,不知道龙乘玉究竟是怎么了。

龙乘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很清醒。”龙乘玉将头贴近王婉儿的耳边说道:“婉儿表妹,表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什么秘密?”王婉儿由于龙乘玉的贴近双颊微红。

龙乘玉轻轻的说道:“其实太后骗了你,皇子是我生下的,我根本就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

“什么!!”王婉儿一把推开了龙乘玉一脸震惊的看着龙乘玉,而龙乘玉此时脸上没有任何的慌乱相反的嘴角却带着一丝冷笑。

“你……你……说什么?什么不男不女?”王婉儿惊讶的看向龙乘玉,此事真是觉得恶心极了,皇上怎么会这么说,可是若是假话,谁又会这样说自己,王婉儿一直怀疑皇子的身份,龙乘玉这一年根本未曾出过宫何来的宫外女子,可是当自己质疑时太后又十分坚定的告诉自己,孩子就是龙乘玉与宫外女子所生,所以王婉儿也不曾多问,此时想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怎么了,觉得恶心?”龙乘玉一步步的重新走回喜床前,双眼危险的眯起:“你不是一直说要嫁给朕吗,怎么?现在不乐意了?”

“你……你……”王婉儿害怕的向床里面退了几下说道:“你……你这个妖怪别过来!”

“呵呵,妖怪?”龙乘玉一下将王婉儿抱紧怀里说道:“怎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朕抱你吗,现在不愿意了,既然你知道了朕的秘密,那也要用你身上的东西来交换才是。”龙乘玉不顾王婉儿的挣扎从靴子中抽出一把刀捅进了王婉儿的胸口。

“啊!!”王婉儿立马停止了挣扎,一会儿便死去了,龙乘玉为王婉儿合上眼睛说道:“父皇,你曾经说过不杀人的皇帝做不得好皇帝,儿臣今日起便要做个狠绝的皇帝。”

龙乘玉的半身衣服已经被血液染红,脸上也溅了不少的血液,此刻的龙乘玉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柔弱。

龙乘玉对着空旷的宫殿说道:“出来吧。”

十几个黑衣人立马出现在殿前跪倒在地,龙乘玉放下王婉儿的尸体说道:“做好了吗?”

“是。”为首的黑衣人答道,在烛光的映照下,依稀可见此人为烈火。

龙乘玉从袖口掏出一块方帕,隐约可见上面绣有一朵茉莉,龙乘玉擦了擦脸上的血说道:“此事若再不成功……”

底下跪着的人不禁各个浑身一抖,烈火说道:“奴才明白。”

“去通知成亲王,好戏开始了。”龙乘玉最后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从袖口中掏出另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

当晚京城火光冲天,百姓不知何事,只知道不少的大官被炒了家,今天不是皇上成亲吗?为何又有那么多的官员被抄家,百姓们不得而知,但也知道大部分被抄家的官员都是往日欺负百姓的贪赃枉法之徒。

几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进太后的居所大声喊道:“太后,不好了,不好了!”

太后刚刚睡下十分不耐的起来说道:“臭丫头,都活腻了是不是,竟敢惊扰哀家!”

几个小宫女立刻跪倒在地,为首的丫鬟连忙说道:“启禀太后大事不好,刚才宫外来人传话说宰相被抓了起来,说是在宰相府搜出了龙袍,宰相密谋造反,当诛九族,还有不少宰相的亲信官员现在一并都被抓了起来。”

“什么!”太后立马站起身来拉起那个宫女厉声问道:“是谁带兵搜查的,他们凭什么搜查堂堂宰相的府邸!”

小宫女一边哭泣一边说道:“刚刚凤安宫传来消息,皇后密谋行刺,已经……已经被皇上赐死了,皇上派成亲王彻查此事,成亲王以此为由搜查宰相府,没想到竟然搜出了龙袍!”

太后身子不稳倒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婉儿死了?”

几个小宫女不敢抬头回答,屋子里的宫女都跪了一地,太后扶着自己的头叫道:“天啊!”之后一个不稳便瘫倒在地晕了过去,几个宫女立即跑上前来叫道:“太后!太后!”

第64章:死心

为首的宫女立刻拿来提神汤给太后灌下,另一个宫女一边按着太后的人中一边轻呼:“太后,太后……”

太后缓缓转醒,张开眼睛说道:“哀家……哀家要见皇上,他不能这样对我!”太后扶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胸闷异常。

一个宫女突然跑了进来说道:“太后,皇上来了!还带了好多的侍卫!”

宫女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喊道:“皇上驾到!”

龙乘玉走了进来,看见太后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己,似乎要吃了自己一般。

龙乘玉走上前去说道:“儿臣给母后请安。”虽然龙乘玉口中这么说,可是眼神中却没有半分的恭敬。

“皇上!哀家听说您查抄了宰相的府邸,哀家不知宰相到底何罪之有?!”太后坐起身来厉声说道。

“何罪之有?母后,恐怕这是明知故问吧,宰相私藏龙袍,篡位之心昭然若揭,母后还用问吗?”龙乘玉一脸淡然的摸着手上的扳指说道。

“诬陷!这一定是诬陷!宰相为何要篡位?难道你忘了你这个皇位就是你舅舅帮你得到的吗?”太后歇斯底里的喊道。

龙乘玉冷哼一声说道:“母后,你要清楚这个皇位是父皇传位与我的,舅舅虽然帮过我,但是这些年他提拔了多少自家亲戚,买官卖官贪赃枉法,这些事母后以为朕不知道吗?”

太后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颓然的说道:“哀家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你要我李家家破人亡!”

龙乘玉坐到一旁的椅凳上说道:“朕可没有那么说,龙袍之事证据确凿,朕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从今天起母后不必住在慈宁宫了,儿臣想母后应该十分想念父皇,所以就请母后移居东郊皇陵吧。”东郊皇陵一般都是废妃和一些出家的太妃居住之地,平日鲜少有人十分荒凉。

太后睁大了眼睛说道:“什么?你……你竟敢让哀家去东郊!”

龙乘玉站起身来走到太后的身边说道:“母后曾经教导过儿臣对于那些无关痛痒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值得思念的,是不是啊,母—后。”龙乘玉将最后一声故意加重,对这个母亲已经没有了半点的眷顾,都说皇家无亲情但是又有几人知道,这些都是被逼出来的。

太后不稳的走下床说道:“你……你已经疯了!”

龙乘玉冷然一笑说道:“对,我已经疯了,自从他死后我就疯了!来人!为太后移驾。”

龙乘玉的一声令下使侍卫立刻开始整理慈宁宫的东西,一时间慈宁宫乱成一团。

“你们……你们……”太后气得说不出话来,手撑着自己的额头眼看就要倒下,几个宫女立刻上前搀扶。

这时门外忽然跑进一人来扶住太后:“母后!母后!”此人便是淑玉。

淑玉满面泪容的跪在龙乘玉面前说道:“哥哥,淑玉求求你,放过母后吧,母后年纪大了,经不住东陵的苦寒生活啊!淑玉过几天就要远嫁瓦剌了,求哥哥看在我的面上放过母后吧!”

龙乘玉看见妹妹这般求饶心下顿时动容,淑玉从小生活在关爱之下,不知这皇家人心险恶,太后对自己做的种种,淑玉又岂能理解,但是看着这样的淑玉龙乘玉最后还是妥协了:“来人,拟旨,太后与丞相密谋篡位,本应发配东陵,然太后年岁已高,朕念其有悔改之意遂废去太后实权仍居于慈宁宫安度晚年。”

龙乘玉说完之后转身离开了慈宁宫,留下了满室的哭声。

耶律府

耶律府的后花园中徐萧拄着一只自己做的拐杖练习着走路,徐萧一步步艰难的走着,每走一步腿都会有些痛,但是已经比前些日子好了不少,徐萧知道自己要想恢复如初就要勤加练习。

这时耶律宣走了过来,耶律宣身上披了一件纯白的貂皮斗篷看上去十分可爱:“萧蒙哥哥,天气这么冷,你还是回屋子里练习吧。”耶律宣向自己的小手呵了呵气说道。

徐萧轻轻一笑说道:“没关系,总是在屋子里待着对人没有什么好处,萱萱怎么有空来看我?”

耶律宣走过去扶住徐萧说道:“哥哥今天去收账了,我们回屋吧,好冷啊。”

徐萧点了点头说道:“好,我们回屋吧。”

屋子里面被炭火哄得暖烘烘的,耶律宣将徐萧扶到床边说道:“萧蒙哥哥的腿还要多久才能好啊?”

“快了吧。”徐萧将拐杖放到一边说道:“对了,最近外面又有什么新鲜事吗?”徐萧现在身子不便所以总是会随口问问外面的新鲜事。

“新鲜事啊?对了,我那天听哥哥说祥龙国的皇上娶皇后了,这个算不算新鲜事?”耶律宣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瓜子边嗑边说道。

“什么!”徐萧听到后顿时眉头紧皱的问道:“你说祥龙国的皇上娶了皇后?”

“是啊,我也是听哥哥随口说的,好像是戍边的老兵告诉哥哥的。现在两国已经不通商务,也害哥哥损失了不少的银子呢。”耶律宣没有发现徐萧的脸色不对依然自顾的说着。

“萱萱,我想睡一会儿,你就先回去吧。”徐萧低头说道,看不太清脸上的表情。

“哦,那我就先回屋了。”耶律宣以为徐萧真的累了所以没有多说便走出了屋子。

“玉儿,你终于走了这一步。”徐萧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嘴角划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徐萧没有想到龙乘玉真的会娶亲,但是龙乘玉的娶亲也就断送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徐萧知道自己终于可以对龙乘玉死心了,徐萧本打算立即将腿养好找机会尽快回祥龙国,但是对于现在自己做的一切徐萧只有惨淡的一笑,现在回不回去又有什么意义,也许该祝福他,但是徐萧不想,因为他好恨。

第65章:耶律兄妹

淑玉身着一身大红喜服头戴凤冠,身边的侍女为淑玉施上一层淡淡的胭脂看起来美艳无比,然而淑玉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笑容,身上的嫁衣是当初以为能嫁给徐萧时置办的,当时的心情与现在真是不能同日而语。

宫女为淑玉画完柳眉后说道:“公主,已经画完了。”

“嗯。”淑玉看着镜中的美人桃颜杏眸但是却没有一丝笑容。

“皇上驾到!”门外的太监尖声喊道,一屋子的宫女都跪倒在地而淑玉还是保持着原有的动作一动不动。

龙乘玉身着一件雪锦长袍走了进来,龙乘玉扶住淑玉的肩膀说道:“淑玉,今日是你大婚,开心点。”龙乘玉虽然口中这么说但是脸上也毫无喜色。

“开心不开心又有什么用,盖头一盖也就看不到了。”淑玉从镜子中对龙乘玉说道。

龙乘玉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了桌上的花钿,龙乘玉看着镜子中的妹妹将花钿贴在了淑玉的额头上:“以后记得写信回来,知道吗?”

淑玉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哥哥我这一走不知何日能回我想求你一件事。”

龙乘玉放下手中的花钿盒子说道:“放心吧,母后那边我不会再怎么样了。”

淑玉拉住龙乘玉的手说道:“谢谢哥哥。”淑玉从边上拿过一条大红的盖头说道:“哥哥,我希望是你扶我上嫁车。”

“好。”龙乘玉将盖头盖在了淑玉的头上扶着淑玉上了嫁车。

淑玉在进入马车前回头对龙乘玉说道:“我知道哥哥已经变了,但是你永远是我最亲的哥哥,哥哥,谢谢你的成全。”

龙乘玉面无表情的看着淑玉进了马车,没想到就连淑玉都看出了自己的改变。

几百辆马车缓缓出了京城,鲜红的颜色让人刺眼。

耶律府

耶律府的大门上贴着大大的喜字,今天耶律府来了不少的达官贵人,因为今天是耶律家的大日子,耶律家的大小姐成亲的日子,风雷城的百姓都知道耶律家的大小姐长相秀美,秀外慧中但是这两年媒婆都要将耶律家的门槛踏平了也未找到这位大小姐中意的夫婿。

所以今天一来是祝贺二来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样的艳福娶了这位耶律家的大小姐。

徐萧的腿已经完全好了,此时的徐萧身着一件大红喜服在厅堂里招呼着客人,到来的宾客无不赞扬徐萧英姿飒爽,俊气逼人。徐萧面带微笑的做好这个新郎的角色,徐萧在敬过酒后不由得响起前几日耶律齐与自己的谈话。

徐萧的腿好后偶尔会出去溜溜,这日他刚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忠叔说耶律齐要见他。

徐萧走进耶律齐的书房,耶律齐正坐在桌前叹气,眉头紧皱。

“耶律大哥,你叫我?”徐萧坐到耶律齐是对面说道。

“嗯。”耶律齐抬头看了徐萧一眼低头喝了一口酒说道:“来,陪我喝一杯。”说着为徐萧斟了一杯酒。

徐萧接过那杯酒问道:“大哥有什么事不妨直说。”

“萧兄弟是个豪爽人,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萧蒙兄弟一定要答应我。”耶律齐的神情变得十分认真,徐萧也看得出来定然不是小事。

“耶律大哥是我的救命恩人,有什么事就和小弟说,只要我萧蒙做得到,我定当全力以赴。”

耶律齐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窗前说道:“说来惭愧,这件事并不难,我是希望萧蒙兄弟你娶了我的妹子。”

“什么!”徐萧一下子站了起来:“耶律大哥,这些玩笑可是开不得的。”徐萧眉头微皱。

耶律齐转过身来说道:“不是开玩笑,但是这个嫁娶与往常的嫁娶有些不同,你们只是假成亲,成亲只是对外的一个幌子。”

“幌子?”徐萧不解的看向耶律齐:“大哥将我说糊涂了,什么幌子?为何要与萱萱成亲作为幌子?”

耶律齐的表情有些狼狈,但是还是镇定了下来说道:“事已至此,我也不想瞒萧蒙兄弟了,反正这件事你早晚要知道的,萱萱她……她有了身孕。”耶律齐不好意思的说道:“所以我想让你娶萱萱,给她个名分。”

“什么?!萱萱有了身孕!萱萱整日不怎么出门,怎么……”徐萧也是一惊,这件事确实让徐萧吓了一跳,萱萱整日呆在家,几乎不怎么出门,怎么会有身孕呢,难道是和家丁?可是耶律宣心高气傲徐萧是知道的,萱萱是不可能看上家丁的。

耶律齐坐了下来喝了一大口酒说道:“萱萱腹中的孩子是我的。所以我想让你与萱萱先假成亲,总不能让人知道萱萱一个未出阁的闺女怀孕啊!”

“是耶律大哥的孩子。”徐萧淡淡的说道,徐萧早就看出耶律家的兄妹关系特殊但是徐萧只是借住在耶律家所以也没有置喙过,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了孩子,这是徐萧没有想到的。

耶律齐表情郑重的说道:“萧蒙兄弟,我是真的喜欢萱萱,虽然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但是喜欢就是喜欢,爱了就是爱了,我耶律齐从没有后悔过,虽然我不怕别人唾弃,别人爱怎么说就怎么说,但是我不能让萱萱受委屈,为了萱萱我什么都愿意,所以我才会求你这件事,答应与否都由兄弟你自己做主,我绝不勉强。”

徐萧听过耶律齐的一番话觉得这耶律齐也是条汉子,敢作敢当,虽然兄妹乱伦在古代是大逆不道受人唾弃但是徐萧感觉得到耶律齐的真心。

徐萧轻抿了一口酒说道:“好,我答应了。”徐萧知道现在边关大门紧闭,就算自己想要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不如在这里先帮帮耶律兄妹。

“真的!”耶律齐站起身子一脸激动的看向徐萧:“萧蒙兄弟,你真是我耶律齐的大恩人啊!我先干为敬,请!”耶律齐说完一口气将一大碗酒喝下了肚。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徐萧淡淡一笑说道。

“怎么会是小事,你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既然萧蒙兄弟同意,那你们就十日后成亲,你看可好。”耶律齐问道。

“一切全凭大哥做主吧。”徐萧点了点头说道。

第66章:密室画像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