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穿越之仙君御凰 下—暂满还亏(11)

穿越之仙君御凰 下—暂满还亏(11)

时间: 2017-07-18 17:35:47

而此言一出,凤染便就觉得怀里的身子僵了一僵。可凤染却不理会,接着往下说,

“其实你谁都不在乎,你不在乎苏暮,不在乎许藜,不在乎秦怀安,不然你也不会在我指认你的时候,那么痛痛快快地承认。你只在乎你自己。是也不是?”

满是僵硬的秦大少自然是回答不了凤染的。不过凤染说得没错。秦煜是挺庆幸的,他庆幸苏暮死了,自己再没了前世的牵挂。他庆幸秦怀安不再认他,摆脱了这具皮囊的束缚。从此以后,他秦煜便就是他秦煜。

再也不是别人。

可当这话被凤染戳穿的时候,秦煜却有了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可我却怕死了你的不在乎,我怕你也像不在乎他们一样的不在乎我。”

“我知道你只是不喜欢一个人,所以以后让我陪你好不好?”

“从此天高海远,有我相伴。”

“如此,好不好?”

秦煜闻言,却是一震,当下就转过头去看向了凤染。两人四目相对,皆是目光灼灼,何况旁边灯光迷离,愈发显得二人光华璀璨。秦煜将头一偏,这就吻向了凤染。

“凤染,我想要了。”

外头电闪雷鸣,轰轰作响,可在凤染心里头,却远没有这句话来得刻骨铭心。

“可我病着。”

“我又没病。”

“我不能动!”

“我能动。”

再然后,便就是外头雷声不歇,内里喘息阵阵。

76、是非真假料不真

这几日秦大少的日子过得颇是安逸。人这一安逸吧,就老想整出点什么变故,特别是秦大少觉得很是不公平。怎么觉得不公平嘞?那还不是因为凤染把人家秦大少都吃干抹净了,却还是没松口将秦煜放出去吗!简直就是暴君!

所以秦大少今天想来个农民起义。

“今个怎么着了?怎么起得怎么早?”

凤染歪在床上,一脸迷糊的对着秦煜问道。

至于秦煜么,则是一脸愤愤地坐在对面的小几上,就是不说话。

凤染一瞧,脸上顿时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

“一定是我昨个日子不甚卖力,来来来,我今天早上补上如何?”说罢,人就要往秦煜这厢来。

秦煜见此,当即大怒,

“凤染!”

“不用叫,不用叫,我这不就来了么!满足娘子是为夫的职业所在,娘子大可不必害羞。”然后话还没有说完,就将秦大少揽在了怀里。

“娘子身上好香。”

虽然秦煜对于“娘子”这个称呼十分的深痛恶绝,奈何凤染屡教不改,最后秦煜也没有办法,只得由得凤染乱喊一通。

但今个不一样啊,秦大少准备起义了啊!所以当即就将凤染揽着自己的手给拍了下去。

“别叫我‘娘子’,我才不是你的娘子!”

凤染一听,就知道秦大少在生气了,

“娘子这是生什么气了?快说出来给为夫听听,为夫也好知错就改,迷途知返啊!”

秦煜见凤染认错态度良好,这下子才有了说话的意思,

“我要出去!”

可听了这话的凤染却是不作声了,便是连调、戏秦煜的手都不在动作。

秦煜以为凤染没听明白,当下又说了一句,

“我要出去!”

秦煜说得这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便是凤染想混过去,亦是不能。

所以凤染嘴巴一张,就说出了“不行”两个字。

然后秦煜就傻眼了。

劳资都跟你那啥啥啥了,你还囚禁着老子,这还有天理吗?

也许是秦煜露出来的表情过于错愕,凤染都不敢再看,扭过头去,就准备去做早膳了,

“今个儿想吃什么?”

凤染完完全全表现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这让秦煜很生气。自到了这桃花坞以来,凤染对于秦煜虽说不上是有求必应,但总是事事迁就的,如此斩钉截铁地拒绝秦煜,还真是头一回。

所以秦煜当下就觉得委屈了。

别别扭扭地转过身,脚下一跺一跺地就往床上去了,然后身子一躺,就背对着凤染躺下了。

凤染看到了,也是心有不忍,当下运起一跃,就飞到了床上,将秦煜揽在了怀里,

“后日,后日我就带你出去。”

秦煜一听,当即就把身子转了回来,

“后日与今日有什么分别?我偏偏要今日出去!”

可凤染却只是看着秦煜,没有松口。

然后秦煜就想想起来什么似的,当下小脸一红,人却是凑到凤染的耳朵旁边,

“你不是想让我替你做那事么?只要你今个儿带我出去,我就应了。”

凤染闻言,当即就把秦煜拉倒了眼前。只见眼前的人小脸红红,满是羞赧,一副想做坏事又一脸忐忑的神情,直把凤染激得不能自已,

“你说真的?”

秦煜把脖子往上头一扬,

“我敢说必当敢做。”

可即便这样,凤染还是犹豫。这可把秦煜气坏了,当下小眼睛一转,就想出来个歪招。

什么个歪招嘞?

咳咳,那就是色、诱。

秦煜双腿一跨,就把凤染压在了身子底下,下身更是一下一下蹭着凤染,

“我就要今天出去,你让是不让?”

凤染眼睛里头都快冒火了,嘴上却还是不答应。秦煜见此,以为是自己段位不够高,头往前头一伸,就给了凤染一个热吻。

然后就目光灼灼地看向凤染。

凤染的眼睛里头,自然也满是情、欲。

可凤染却是不说话,先又偏过头去吻上了秦煜。在把秦煜吻得七荤八素的时候,这才对着秦煜问道,

“你爱我吗?”

秦煜怎么着也没有料想到凤染会问出这么个问题来,何况爱就是爱,说出来什么的真是太难为情了,所以当下支支吾吾地就是不说话。可没得到答案的凤染却是急了,

“你爱我不爱?”

凤染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秦煜,一副你不说话我就一直问的神情,直把秦煜弄得无甚办法,当下只得细若蚊蝇地说了声,

“爱。”

凤染似是不甚相信,双手握着秦煜的肩膀就又问道,

“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秦煜被这么个一连串的问题恼得不行,当即就把凤染的耳朵给拽了过来,

“我说我爱你!我秦煜爱你凤染,这一辈子我都要在你身边!就算你要赶我走,我都赖着不走!”

这么一通表白下来,凤染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当下身子往下头一压,就将秦大少压在了身下,

“你要记住,我也爱你。”

再然后,笔者就无从可见了,便是秦大少答应了凤染什么事,笔者也没听真切,故而二人究竟在房里头做了什么,笔者也不敢妄言。倒是到了夕阳下斜的时候,两个人便就携手从那桃花坞里出来了。

只是一个眼角眉梢全是得意,一个神色幽怨颇是恼怒。

想来今日之事,还是秦大少吃亏了。

不过能够出来,秦煜还是十分开心的。至于凤染则是先是将秦煜安置在一旁,自己一人进了前头的桃花密林。待得他在林中站定之后,双手便就一抬,然后一股子旋风便就平地而起,而那满林子的桃花枝桠便就随着那旋风摇晃不止,一时之间风云变色,人影不见,就连站在一旁的秦煜都有了摇摆之意。就在那风渐渐散去的时候,在那桃花密林里头,就露出来一条林间小路来。

凤染站在那小路的前头,转过头来就看向秦煜,然后对着秦煜伸出一只手来,

“过来。”

秦煜见此,迈开步子就往凤染那里去了。然后将手一搭,就和凤染食指相扣,

“这就出来了?”

凤染轻笑,

“对,这就出来了。”

“我们去哪里吧?”

“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秦煜听了这话,却是眼神一转,

“去你的寝殿吧!”

秦煜的眼神里头明显有着坏水儿,只是凤染不清楚秦煜想做什么,但要让凤染拒绝秦煜,那可真真做不到。所以两个人这就手拉着手,往外头走了。

这下子,可把外头那些打扫的下人们下了一大跳。

#两个大男人手拉着手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家少主笑得那么蠢真心科学吗?#

#话说我们今天看到了少主的心上人会不会被灭口啊摔!#

不过凤染和秦煜两个人都没有理会那些人的意思,两个人转过回廊,踏过石桥就走了到寝殿外头。

而到了寝殿外头的秦大少却是一抬手就把凤染的手扔到了一旁,至于自己则是三步两步走在前头,将凤染丢在了后面。

然后凤染就不明所以了。

不过凤染也没耽搁许久,略略愣怔之后,就跟在秦大少屁股后头进了寝殿,结果就发现秦大少侧卧在床上,一脸勾、引地看着自己。都到了这般程度了,要是凤染不扑上去,就太对不起自己了。所以凤染当下就跟恶狼扑食一般,扑到了秦煜身上。

可秦煜却是侧边一滚,让凤染扑了个空。

凤染本欲再扑,却被秦煜一手挡在胸口,

“那天你跟那个清风在这里做什么了?”

凤染闻言,恍然大悟,可嘴角却不由勾起些许笑意来,

“秦大少这是吃醋了?”

秦煜却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对!我就是吃醋了!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你就别别想再上我的床!”

凤染展颜一笑,当即就抱着秦大少滚了个圈,

“没有,我从来都没有跟他有过什么。他怎能及得上你半分。”

秦煜听了,却是不信,

“你莫要诓我!”

“当真句句实言,青楼那回,也是我的第一次。”

听到这里,秦煜便就小脸一红,可转眼又是一愣,“胡说,你那次那么,那么……怎么可能是第一回!”

这下可轮到凤染乐不可支了,

“谁叫我理论知识丰富来着!”说罢,就抱着秦煜吻了又吻。

可偏偏这个时候,又有一人前来搅局。

“我有要事有小儿商谈,还请秦道友先行回避。”

秦煜听了,往凤染后头一躲,“你老爹来了。”

凤染见了,神色有点不太自然,可嘴里却是对门外说道,

“何事不能改日再说?”

无极听了,却是轻笑,

“我倒是不介意在秦道友面前与你详谈。”

然后凤染便就脸色一变。

“你先出去随意逛逛,我一会再去寻你。”

秦煜听了,自是无不应承。当下便从床上起来,往门外头走去。路过门口的时候,正好看见了站在那里的无极。

满脸肃穆,让人不寒而栗。

至于无极,却也是盯着秦煜瞧。只是待秦煜走过之后,无极就收了视线,然后人便就进了屋子。

“伏低、做小、撒娇、求全,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件是他秦煜能做出来的事?把他变得不再像他,你便就欢喜了么?”

77、霁月彩云两消散

自离了凤染之后,秦煜便在大殿周围乱转,走着走着,便就到了一处不知名的所在。秦煜见眼前杂草纷繁,渐渐荒芜,也就没了再往下走的意思,却不妨听到些许深深浅浅的呻、吟之声。

秦煜脸色一僵,正欲离开,却不妨在那二人的声音里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你这身子如此销、魂,却不知比桃花坞里头那个叫秦煜的如何?”

挡在那人身子下头的人似是哧笑一声,

“我这福薄命浅之人,如何能比得上人家?人家是正阳宗里的大少爷,我不过一芥区区男宠。如何能比得上?”

“呵呵呵呵,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倒是可惜了一张脸,不然我便是把你收到房里又有何妨?

“你且别说这些个好听的,你只要能让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别再欺负于我,我便就是你的人了。”

“呵呵,你倒是求得少。”

二人呼吸渐渐加重,便是秦煜听了都有点心猿意马的感觉。可是要让秦煜现在离开,却也是不能,因为这样就必定会惊动在场的二人,故而秦煜只得强忍着不耐,听那二人演完了一场活春、宫。好在那两个人的情、事没有持续太久,上头那人完事之后便就离去,就在秦煜也考虑着如何离开的时候,底下那人却是来了腔,

“秦大少可看得舒服了?”

既是被人瞧见了,秦煜就没有再躲的道理,当下身影一闪,就站到了那人身前。

秦煜想得不错。

那人确是清风。

只是现在的清风衣衫不整,满身伤痕,就是眉眼处都没了生机,而最最触目惊心的,还是清风脸上的伤痕。重重叠叠,没个尽头。

而使得清风进入这般境地的,正是他秦煜。

“秦大少今日见到我沦落了这般田地,自是得意非常吧?”

不,我不得意。甚而我觉得,愧疚。

“是啊,秦大少向来是人中龙凤,哪里能看得到我们这些烂泥里头苦苦挣扎的人?倒是清风将自己看得高了。”

秦煜见清风如此,也有不忍,

“我可能帮你?”

“帮我?秦大少莫不是在说笑吧?秦大少你站在那个高之又高的地方,忽然发起善心,给我这样的人一点施舍?好,便就是我贱,跟秦大少讨点东西,我想要少主喜欢我,我想要此生有所倚仗,我想要一生欢愉无忧,秦大少,你说说,你能施舍我哪一点?”

秦煜听了,亦是再难言语,是啊,他能帮清风哪一点?何况他自己便是那个伤清风伤得最重之人,他有何立场说出来这样的话!当真是可笑之极。

可清风却是笑了起来,

“当日少主赎我回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上天眷顾。可当我一次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我才发现他看得根本就不是我!他透过我,看得是你秦大少!我和你的比拼还未开始,我便就已经输得溃不成军,老天待我,何其残忍?我在小倌馆里没有丢了尊严,在被人呼来喝去任其糟蹋的时候没有丢了尊严,却在少主精心编织的谎言里头丢了尊严!我不怪你,也不敢怪你!我怪自己福薄缘浅,没有那享福的命!求只求下一辈子换个好人家,再不受那些没长心肝的恶人相欺!”

清风此言,句句啼血,一字一言都往秦煜心口上戳,可秦煜却偏偏说不出半句安慰的话来。

想想他秦煜,当真的幸运无比。

可清风却又转了神色,

“不知秦大少近日可睡得安稳?”

秦煜不明白清风怎的换了话题,当下便隐隐觉得有一种的不详之感,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据说少主从外头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种极为贵重的灵草,甚至不及略作修整,当即就命人连夜赶制,做成香料。能让少主如此上心的,怕也只有秦大少一人了吧?”

听了这话的秦煜却是心中雷霆巨响,一下子很多事情都有了头绪,可还不待秦煜再问清风,却发现清风的嘴脸处已然流出了鲜血!

可偏偏此时清风嘴角处却浮着笑意,好似死才是他最好的归宿一般。

秦煜回头,便就看见了立在自己身后的凤染,

“凤少主此刻再杀人灭口,怕是晚了吧?”

“秦煜,我……”

“‘秦煜’?便是‘娘子’都不敢叫了么?”

凤染闻言,自是急于解释,可秦煜却没有给凤染这个机会,

“四十七日,我住在桃花坞里头,已经四十七日了。呵呵,怪不得,怪不得你一定要让我后日再出来!梦魇之瘾,需得七七四十九日方可成形。凤少主,我说的对与不对!你身上的那股子冷香,便是梦魇!是与不是!”

秦煜半分不让,一字一句尽数直指事实真相,直让凤染有了些许胆寒之意。凤染走上前去,一手拉住秦煜的衣袖,

“你听我……”

秦煜将手一摆,径直将凤染伸过来的手拍落,

“你别碰我!”

凤染见此,便也不再去碰秦煜,

“是。你是中了梦魇,可我不过是怕你离开我罢了!”

“呵呵呵呵,”秦煜闻言仰天大笑,“怕我离开你?所以为了让我不能离开你,你就给我下梦魇?让我处处依赖于你,让我再不是自己?凤染,你的爱,我可真真受不起啊!”

秦煜的笑苍凉悲戚,便是凤染亦觉得内心顿痛,

“不,不是我下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莫子元。当日你中的根本就不是寻梦,而是梦魇!许藜以为解了你的毒,其实不过是将梦魇隐了下来。你之前不就已经难以成眠了么?”

“所以你就将计就计,让我的梦魇中得更深?”

秦煜目光灼灼,语气里头好似还带着嘲讽。

“便是如此,又有如何?至少你不会夜夜惊醒,至少你有我相伴,如此,不好么?”

凤染的语气里头已经有了些许恳求之意,只是秦煜如何能应?不再由自己的掌控的自己,还能算得上是自己么!

“不好。”秦煜言辞凿凿,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转圜余地,“我要离开。”

凤染轻笑,

“你知道我不会准的。”

秦煜也笑,

“我一定要走。呵,如果不能按着自己的意愿活,那还不如死了干净。”

“你在威胁我?”

可秦煜听了这话却是大笑,

“用我的命来威胁你?我秦煜还不至于可悲到如此境地!”

“所以,你确定要走?”

“我确定。”

“你若在这里一日,我便就护你周全一日。一旦你从这里出去,你便就再也没有我了。如此,你还要走吗?”

秦煜闻言,静立半晌。

“便是这样,我还是要走。”

78、因果相承始到今

又是一夜月冷风寒。

秦煜一人独坐在亭子里头,眼神却是看向天边的那轮明月。忽而一阵狂风席卷,满天乌云四起,霎时间天昏地暗,流光不见。

而此时的秦煜却是略一敛眸。

来了。

什么来了?自然是楚梓言来了。

任谁要是将一个梦做过千儿八百遍,他都可以将这梦里头的每个细节记得清清楚楚。

秦煜回头,看向楚梓言。

楚梓言仍然是一幅狰狞之相。一张脸上满布伤痕,可谓是密密麻麻,交错纵横,便就是原来的脸色都再看不清楚,唯有一双眼睛还能看出个形状。可这眼睛里,却又偏偏透出几分吃人的恨意。

可看到这一幕的秦煜却是笑了,

“梓言今天倒是比昨天美些。”

只是楚梓言哪里会理会秦煜?当下一张血盆大口募地张开,就从里头露出一条满是腥臭的舌头!这舌头更是不跟秦煜客气,蜿蜒曲折就直往秦煜身侧而来。

秦煜不躲,也躲不得。

故而不过须臾,那条舌头便就自秦煜的胸口穿过,在秦煜的胸口处留下了个拳头大小的血窟窿!

可秦煜嘴角处的笑意却是不减,

“梓言今日下手也太狠了些,我还得赶下一个场子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大少的话起了作用,眼前的景色还真是变了一变。刚刚的庭院小亭尽数不见,看这情形,竟是到了一处岩石洞府。至于刚刚还在秦煜前头的楚梓言自然也消失了个干净,与之相对应的,是站在秦煜身前的孟竹。

此刻的孟竹满脸惊诧,脖颈处还栓着一条手腕粗细的藤蔓,可孟竹却对此却没有丝毫理会,只是将一双眼睛睁得大大,死命地看着秦煜,

“大师兄,道义所在!此时回头,犹未为晚!”

秦煜看着孟竹,眼角处似是有了些许水波滚动。

“我知道了,我会回头。”

秦煜一边说着,一边去解孟竹脖颈处的藤蔓,可秦煜越是动作,那条藤蔓便就缠得越紧,眼看孟竹的脸色就已经变成了青紫色!秦煜闭眼,不再去看孟竹的将死之态。可孟竹死前的样貌却像刻在秦煜脑海中一般,任秦煜如何都挥散不去。

眼见孟竹就那么一点一点地失了生气,一点一点地滑落在地上。

死不瞑目。

所以,还是晚了罢?

可还不待秦煜将眼里的泪水擦干净,眼前的景色却是又变了,在洞府的暗处,有四个青年修士走了出来。

秦煜见了那四人,知道自己又到了下一个幻境,当下收了收情绪,也不顾忌自己胸口处的钻心疼痛,腰板一挺,就又对着来人说道,

“其实后来我仔细想了想,若是当日我没有杀你们,而是直接承认了与小暮相识,也是无妨的。这样,也就不会累得你们丢了性命。”

只是那四人依旧没有理他。

那四人中的两人先是一左一右挟制住了秦煜的两只胳膊,后来又有一人走到了秦煜的身后。然后不等秦煜有所反应,这人便猛地朝秦煜腿窝处踢了一记!秦煜吃痛,当下便就站立不稳,倒在地上。

想来,必是筋骨齐断之痛。

可那个还站在秦煜前头的修士却没打算就此放过秦煜。那人用手一抓,便就将秦煜的脑袋整个抬起。罢了,还用手拍了拍秦煜的面颊。

秦煜胸口的疼痛本来就已经极为难忍,现下更是多了腿窝处的彻骨疼痛,故而此时的秦煜早已是小脸煞白,冷汗涔涔之貌。

只是秦煜还在笑,

“只愿诸位道友来世都能不复凌云宏志,终证天法大道。”

可秦煜的话音还没落,便就有一记窝心脚直往他的小腹而来,当下内脏便就犹如刀绞一般!至于秦煜的身子则是被踢到了三尺开外,整个人更是趴在地上再难站起。噗的一声,便就是一口鲜血。

等到秦煜终于能抬起头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又换了地方。

许藜站在自己不远处,眼角眉梢全是笑意,

“大师兄,若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遇到你。如此,便就可以再不爱你。”

秦煜闻言轻笑,

“好,下辈子,我绝不让你遇见我。”

可许藜却仿佛没有听到秦煜的回应一般,仍然兀自说道,

“大师兄,若有下辈子,我一定不要再遇到你。如此,便就可以再不爱你。”

许藜一遍一遍地重复,这声音便就一遍一遍地飘荡,字字带泪,句句啼血。可这话,许藜却不是说与秦煜听的,他是对自己说的。 他只是在告诫自己,来生来世,绝不能再爱上那么一个没有心的人。

而就在许藜不知疲倦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是流出来一股鲜血。那红色的血映着许藜璀璨无比的笑,便就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割在了秦煜的心口。

支离破碎,再不完整。

小藜子,你曾说这世上最不能玩弄的,便是人心。你是不是觉得,我也骗了你呢?

秦煜挣扎着身体,也不顾自己的腿骨皆断,用手肘撑着地,这就一步一步往前头爬。爬过之处,血迹蜿蜒,可秦煜却像不痛不痒一般。因为他要到许藜身前去,他想再抱抱许藜,就这么最后一次,再抱抱他!

此生此世,是我秦煜欠了你,来生来世,我便就再不见你,只远远地,远远地看你一眼。只求你安稳一生,顺遂一生。

可秦煜终究没能爬到许藜身侧,因为就在还有几步之遥的时候,眼前的许藜换成了苏暮,

“阿煜,我当时怎的就信了你!”

苏暮的眼睛通红,神色凄楚,嘴角更是嗫喏,

“阿煜,我欠了你。所以,上辈子,我还你一条命,这辈子,我依旧还你一条命。好,便是这两条命都不够,我今日便就再还你一条!然后请你下一世,再别来纠缠!”

“从此你我二人,生生世世,再不相见。”

说完这话的苏暮,便就化作了一阵绚丽璀璨的光芒。再也不见。

而倒在地上的秦煜却是笑了。

这笑坦然万分,便就像是放下了所有的因果一般,

“好,我们便就彼此放手,重新再活。”

秦煜闭目,等着自己醒来。

却不妨今日的梦与平日的,不尽相同。因为在梦里,凤染来了。

秦煜梦到自己躺在自家的那张小床上,而凤染却是坐在自己身侧。他的眼睛那么亮,他的气息那么近,可他的人却那么远。

秦煜不想承认,可他的的确确很想凤染。

“这梦魇也会变的吗?怎么今日还梦到了你?”

坐在床边的凤染却没有说话。也对,梦里头的那些人都是听不到秦煜说话的。可秦煜还是很想跟凤染说说话,

“那些人今天又来找我了,可除了疼以外,我不再怕了。那是我做的事,我必须承担。”

“承担了,便就觉得释怀了。”

然后秦煜突然轻笑一声,

“还有,我很想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秦煜的错觉,他总觉得他说完这句话后,凤染的身子怔了一怔。不过这不是秦煜所在意的,

“我有的时候会想,如果那时候我没有执着于苏暮,我们是不是早就在一起了。”

“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那么辛苦。”

“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没有告诉你,情种,是我在凤凰秘境中种下的。那里,只有你。我的心里,也从来只有你。”

然后就在秦煜以为凤染不会回答的时候,凤染却突然开了口,

“你要记得,我也爱你。”

秦煜闻言,当即一震,可当秦煜睁开眼时,却发现这里只有自己一人。刚才种种,恍如梦境。

可那,真的只是梦吗?

秦煜撑起身子抬目一看,便就看见窗外天际泛白。

原来已是黎明时分。

既是醒了,秦煜便没有再睡的意思,当下便就起床下地。待得将自己整理好了之后,秦煜便就拿着自己的家伙器具,出门去了。

昨夜大概是刚下过雨,空气里头还泛着些许水汽,可吸到鼻子里头,却是一派的舒畅。秦煜将胳膊一伸,这就预备伸个大大的懒腰,却不妨这一伸手,就碰到了旁边的一个摊子。

秦煜一瞧,测字算命。

那摊子前头坐着的,是个眉须皆白的老者,

“我见公子眉宇之间黑气氤氲,怕不是长寿之相。”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