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时空旁听生(穿越 四)—迎风布阵

时空旁听生(穿越 四)—迎风布阵

时间: 2017-07-18 17:32:55

第119章: 品梅

同一时间,谢碌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人,搞什么?当我不存在是吧!哦不对!应该说金主大人,国君陛下深陷囫,您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墙!啊!不对不对!不是这个问题,是品梅,这货是掳走陛下的人,他还想对你出手,你怎么可以如此随便让人接近你!!

谢碌的表情从呆滞,到混乱,到担忧,再到焦急。

作为当事人的卡拉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静观了谢碌的反应之后,对上了品梅的双眼。

品梅双臂勾上卡拉的肩,双腿跨 坐在卡拉身上,动作极具诱惑,神情依旧高冷,尤其是眼神,无比清明。

卡拉瞬间捕捉到了异样,一手颇有情趣的抚摸品梅勾在他肩上的手,一手揽住品梅的腰。在亲吻对方的刹那,将对方反压在席上,他邪魅的一笑:“我不喜欢美人主动投怀送抱。”

忽然倒地让品梅受力的同时咽下了口中的茶,他微张薄唇,残留的茶水从嘴角滑落,极具诱惑。

卡拉低头,欣赏着品梅,越是清高冷漠之人越容易激起他人的征服欲,就像此刻的品梅,强势压制下的诱人姿态,就连无动于衷的卡拉也涌起了一丝成就感。他伸手为品梅擦去了嘴角的残渍,品梅则抬起下巴讨吻。

与此同时,卡拉的手掌上传来异样的感觉,那只手紧制着品梅的手,品梅利用唯一可动的手指在他的掌心中写着字:相信戏竹!

相信戏竹?卡拉的眼神微动,他之所以来找品梅是因为戏竹的提示,然而一见面品梅却并未表露出相关的意思,反而莫名其妙的挑 逗他,直到被压制之后才悄悄写字告知。这是为何?

卡拉带着疑问逐渐低头去亲吻品梅,品梅则在他低头的同时在掌心里写下:有人监视。

卡拉顿时明了,亲触品梅的双唇,品梅闭眼张开双唇任对方进入。

与此同时,一直盯着影像的玄晖出现的短暂的迷茫,国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做?他喜欢这个人吗?

“自我意识开始凌乱,信息输入出现倒流!”

圆柱体外立刻闪烁起红灯来,霍夫曼立刻察觉不对劲,对品梅下令:【速度离开卡拉特希尔!】

品梅得令立刻推开卡拉,哪知卡拉一直就处于戒备状态,品梅的忽然举动根本无法造成太大效果,他依旧被对方死死制住。

【品梅,速度!】霍夫曼急了,再这么下去,试验品有危险。

卡拉显然不会让品梅如意,得知有人监视之后,他便断定品梅的举动受人指使。此刻又见品梅忽然反常,他断定这个指使是实时的。由此推断,对方的技术相当先进,恐怕也拥有类似bcic的信息传递技术,这也是导致品梅用手写给予提示的原因。

【你在干什么?拿出你的本事来!】霍夫曼怒喝,玄晖的意识混乱已经到了很临界点。

品梅内力陡然暴涨,出手凶狠,招招致命。

戏竹有着出色的刺客身手,卡拉推断品梅也可能有,便一直防备着。此刻品梅的杀招忽出,他也丝毫不乱。

然而品梅毕竟不同于身患怪病的戏竹,招数更为凌厉,只过去十几秒的时间,卡拉就再也制不住品梅了,他松开品梅速退三步。

品梅没有继续攻击,他得到的指令是离开卡拉,脱困之后便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卡拉颇为奇怪,试探:“你就是这么对你的恩客的?”

品梅高傲的抬起头,一副不准备解释的模样。

卡拉立刻栖身上前,你不攻击,他来!

品梅没有得到下一步的指示,不敢贸然对贵客下手,只好被动应对。

谢碌目睹这一切,以为对方是要擒获卡拉,顿时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想开bcic,又怕这里的人能发觉,他想出去通知随行人员,却不想品梅在攻击应对之间还抽出身来用眼神警告了他。

卡拉在攻击的同时早已不动声色的将谢碌的反应看在眼里,当看到品梅警告的眼神时,他基本摸清了谢碌的问题。这个笨家伙一早就被品梅这群人利用了,玄晖之事肯定是因为他的愚蠢所导致的。之后一系列的反常是因为这个笨家伙想要弥补,弥补的同时还不敢将真相告知。

白痴!早点说,今天就不会闹到这个地步!

见卡拉开始攻击品梅,玄晖混乱的情绪开始平静,他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竟然没有相信国师,对方绝不会背叛他,对方这么做只是为了迷惑敌人。

试验数据开始归于正常,原本逆流的信息数据也开始正常输入,甚至出现了加速的状态,霍夫曼十分满意,这才抽身来处理现场。

现场的情况让他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一味的关注数据,忽略了卡拉的能力,这家伙和他那个崇尚艺术的父亲完全不同,这是一个只要有一丝一毫的线索就能刨根问底的家伙。品梅的怪异早已引起了他的注意,还有……巴尔克家族那小子的乱象,真是个累赘!

“讨厌的小家伙,我原本还想多陪你玩几天,现在就算了,直接下来吧!”霍夫曼轻蔑的笑道,对品梅下令:【带卡拉特希尔下来!就说霍夫曼请他!】

品梅得令收起杀气,十分恭敬道:“国师,霍夫曼邀请您。”

卡拉的神色一变:“霍夫曼?霍夫曼·德·尤金?”

品梅并不知道主人的真名,并未立刻回答,霍夫曼对品梅道:【告诉他:是!】

“是!”

“这家伙还没死?”卡拉奇怪,布兰迪远比霍夫曼年轻,他都去世多年,为何霍夫曼还活着?

虽说比对未来时空,这里千年的时间只是那边四十多年的时候。但长期习惯这个时空的日出日落时间之后,身体机能也会相应的做出调整,理论上是活不了这么多年的。

品梅无法解答卡拉的话,只道:“国师的疑惑询问本人即可。”

“行!”卡拉爽快的答应,既然霍夫曼还活着,那玄晖就一定在他手中。

谢碌见卡拉果断答应,吓得魂都没了。霍夫曼有多变态,他是有所耳闻的,霍夫曼和卡拉的关系有多么恶劣他也多少知道些。就这样下去见对方,会出大事的。

谢碌再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了,拉住卡拉:“金主,你不能去!要去也先跟时空研究所联系。”

谢碌的举动让卡拉意识到这小子知道的事还真不少。好在这人本性纯良,关键时刻想的是别人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就是可惜纯良有余,情商不足,这个时候霍夫曼还会给你机会联系?便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走了!”

卡拉跟随品梅向梅园深处走去,谢碌跟也不是,不跟也不是。想到卡拉说霍夫曼不会留给他机会联系的,就意味着出去没有用。他便一咬牙跟了上去,说不定会能有转机。

梅园深处大宅中有一扇十分精致的欧式大门,品梅停在其中一根门柱前,平视前方,门柱闪过一丝光亮,扫过品梅的瞳孔。门立刻开启。

品梅做了个请的姿势,卡拉踏入其中,那是一条对他来说十分熟悉的甬道,和北周王宫温泉宫内的那条,部落地底部分入口的那条,秋水无涧通往仪式路上的那条差不多,若非要区别一二的话,这条甬道比之前三条更加宽大,上面镶嵌的夜明珠更为规律,是真正的星图。

走到甬道尽头,一如温泉宫通道尽头一般,矗立着一根一米高的白色柱子,柱子顶部镶嵌着硕大的珠子。这颗珠子不再是像之前的通道那样是夜明珠,这是未来世界中秘密科研机构常见的身份识别装置。

品梅停留在珠子前等候霍夫曼开门,他并没有获得自行开启这门的资格。

霍夫曼见状,下令:【让卡拉特希尔自己去开!】

品梅一愣,国师居然有资格,他转身对卡拉恭敬道:“请国师开启此门。”

卡拉不屑的“切”了声,果然是霍夫曼的风格,只有他和他父亲才能入那人的眼,那人所就职的任何研究机构都只有他们三人能无障碍开启任何设施。

卡拉将手放入识别装置,门立刻开启,里面的一切让人惊讶。

那是一个如圣殿一般的地方,洁白晶莹毫无瑕疵,部落白色建筑的第九层与之有些相像。但这里多了一些东西,这里挂满了画像,摆满了雕像,上面的内容都是同一个人,一个无比完美的人。

谢碌惊呆的看着这一切,满屋子金主的画像和雕像。

卡拉却知道这不是他,画像上那人的眸色是蓝色的,是他的父亲,费舍尔·德·尼克勒斯!

品梅来这里很多次,早已见过画像,之前招待卡拉时,他的态度并不如以往也是这个原因。

“讨厌的小家伙,欢迎你来到我的秘密花园!站在这里有什么感想?”霍夫曼的声音忽然响起,人却未出现。

“没什么感想!这么久不见,你一如既往的变 态!”卡拉口气不好的回答。

“一切对科学的狂热都被你视为变 态,我已经习惯了。”

“你的厚脸皮我也已经习惯了。”

“听到联盟第一厚脸皮的你吐出这么一句话,我实在是心惊肉跳。”

“既然感到心惊肉跳就不要演戏了!把玄晖交出来吧!”卡拉懒懒的说道,似乎厌烦了这种口舌之争。

“你觉得我会……”霍夫曼的话还未说完,全息影像忽然消失,卡拉已经在同一时间内将所有监控破坏掉。霍夫曼切了声,“讨厌的小家伙!想逼我见你是吧?好!如你所愿!”

【品梅带卡拉特希尔来实验室!】霍夫曼下令。

品梅收到指令并未立刻执行,卡拉出手瞬间爆发出来的摄人气场让他呼吸一窒,他也算阅人无数,但这样强大胁迫感的气场他还是头一回遇到。

卡拉看向品梅:“霍夫曼给你下了什么指令?”

品梅一惊,这人怎么会知道?

卡拉目光一冷:“说!”

“主、主人让我带你去实验室。”品梅的话说得并不顺畅。

“带路!”

“是!”品梅遵从。

谢碌在卡拉的气场中并未感觉到呼吸困难,他本就是个单纯的学者,就算是带着目的成为时空管理员,心计也少得可怜。他习惯性的对突发情况目瞪口呆了一番,就跌跌撞撞跟着卡拉往里走去。

第120章: 霍夫曼

实验室位于地下第二层,品梅将人带到门前止步。他没有这里的进入权限,卡拉想起霍夫曼的怪癖,上前一步将手掌放入识别装置中。

果然!门开了!

生物实验室惯有的气味扑鼻而来,卡拉十分讨厌这个味道,皱眉进入。方进入就看到巨大的圆柱形实验皿,玄晖赤身悬浮其中,身上布满各种仪器。

卡拉眼神一变,霍夫曼的声音紧接着传来:“自我意识的变化情况如何?什么?没有反应?切断信息输入,强行唤醒!”

话音落,玄晖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勉强睁开眼。

“我可爱的试验品快回神,看看这是谁?”霍夫曼用极其轻柔的声音引导着玄晖,“快看看!来!看看!”

玄晖顺着霍夫曼的引导望去,国师?!怎么会在这里?

“自我意识增强!”底下的工作人员通过系统提示,“即将接近危险值!”

霍夫曼这才转头对卡拉道:“小家伙,跟试验品说句话吧!一旦超过危险值,他就将丧失自我意识,彻底暴走!”

卡拉冷冷扫了霍夫曼一眼,被胁迫的感觉很不爽,但他必须遵照对方的意思办。因为在学术领域,霍夫曼是绝对的权威,他觉得危险就是危险。卡拉立刻对玄晖道:“玄晖,安静下来!”

玄晖并未立刻安静,他努力接触实验皿壁,试图接近卡拉。卡拉走到实验皿前,霍夫曼十分配合的将实验皿的高度降下,卡拉伸手隔着器皿壁触碰玄晖的手。

“安心,不要多想,不要被别人牵着思路走,我既然敢下来,肯定有办法带你一起出去!相信我!”卡拉自信笑说。

玄晖触及卡拉的目光,信任感油然而生,情绪逐渐平静。

“自我意识平稳,恢复正常值!”系统提示。

霍夫曼拍手:“太棒了!果然是完美的试验品!卡拉特希尔,他可比你这个有瑕疵的家伙棒太多了!啊……”

霍夫曼没说完,卡拉就毫不客气的抡拳招呼上去了:“说吧!这个试验是怎么回事?”

霍夫曼抹干嘴角的血,毫不在意脸上的伤,对着卡拉十分变态的笑说:“行!你想知道,我绝对不会隐瞒。还有你……”霍夫曼指指谢碌,“巴尔克家族的小家伙,你也一起听。”

谢碌脸色立刻刷白,即便身上覆着伪装,也难以掩饰他的害怕,金主知道他的身份会怎么处理他?他会不会丢掉时空管理员这份工作?他刚刚找到一丝线索,不想就这样被迫退出!

谢碌姓巴尔克?原来如此!这就好解释这家伙一贯以来的怪异了。卡拉扫了谢碌一眼,不爽:“抖什么抖?就你那撑不过三秒的演技早就被人看穿了,怎么可能瞒到今天?”

“啊?”谢碌十分意外的看着卡拉,金主早就看出他的身份?但金主一直没有揭穿他?这意味着金主并不计较他隐瞒身份之事。谢碌激动的差点抱金主大腿。

卡拉看不下去了:“别激动哈!你这么蠢,玄晖这件事少不了你的份!我说你脑子进水了?跟这种人合作,与虎谋皮的道理懂不懂啊?”

“我、我、我……”谢碌想说懂,但是铁板铮铮的事实面前,他根本说不了懂。

霍夫曼耸耸肩:“小家伙,别把事情都想得那么理智,讲道理谁都懂,碰上真感情了没用!这家伙对布兰迪的感情是你无法想象的,对吧!”霍夫曼看了眼谢碌。

谢碌紧紧咬住嘴唇,他想骂对方卑鄙,但被对方轻易要挟的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说这句卑鄙。

“行了!讲你的,跟这么一个情商不够的家伙费什么口水?”卡拉扫了眼霍夫曼。

霍夫曼饶有兴趣的看着卡拉,口是心非的家伙,明明是保护,非说得这么难听!

“说不说?不说我直接开砸!砸实验皿这种事我有经验!”卡拉挑眉。

“行!”霍夫曼立刻笑说,卡拉不是个好惹的,当初被他抓去做试验的时候真干过砸破实验皿的事,还一连废了整个团队。当初是在未来世界,废了就废了,重建就是。这里是遥远的古代,一切器物都相当宝贵,可不能让卡拉废了。

霍夫曼清了清嗓子开始讲解:“《人类造神计划》是由四家族秘密合作进行的一项试验,四家族你肯定不陌生!”霍夫曼指着卡拉,“尼克勒斯家族!”又指着自己,“尤金家族!”,指向谢碌,“巴尔克家族,以及克莱斯特家族。

该计划的理论基础是多年前的一篇论文:《论人体计算机的可行性》。这篇论文曾经被批判过,不过批判的理由是反人类,并不是论文本身,论文的理论体系十分详全,完全具有可行性!

试验最初是尤金家族单独进行的,随着试验的深入,我们发现这个理论体系的庞大超乎想象,单凭一家族的科研力量无法完成。于是就有了四家族的合作,整个试验也被分为了两个部分,基因部分和程序部分。

基因部分由我负责,程序部分由巴尔克家族的布兰迪负责。巴尔克家族的那家伙确实是个天才,一接手程序部分就获得了惊人的成果。可惜那家伙太古板,一味的认为这是反人类的行为,在程序部分编入了自毁程序。好在我发现得早,避免了一场灾难。

可惜我的运气不太好,刚把布兰迪押上飞船,研究所所在的β1003,695星球被整个摧毁。我们幸运逃脱的同时进行了时空穿越来到了这块大陆,大陆处于遥远的过去时空中,上面什么都没。为了能够继续展开研究,大家瓜分了飞船上的仪器,然后散伙各管各的,之后就有了大陆四国。”

霍夫曼所说的经过和布兰迪留下的影像大致相同,《论人体计算机的可行性》这篇论文,谢碌一早就和卡拉提起过。当初他并不在意,现在结合谢碌的来历推算,这家伙恐怕是在故意提醒。卡拉看了谢碌一眼,对方神色并无太大改变,便对霍夫曼道:“然后呢?”

“然后?”霍夫曼露出十分厌恶的神情,“布兰迪是个恶毒的家伙,他上交的程序是不完整的,自毁程序也设计得十分巧妙,要想剥离需要经过大量的试验。不过还好……”霍夫曼笑了,笑得十分变态,“在这块大陆上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和实验品,满大陆都是人,太棒了!”

卡拉的脸色陡然变了,他似乎已经想到北周王室的诅咒是怎么回事了。

霍夫曼见状笑了:“讨厌的小家伙,你的基因虽然有缺陷,但不能否认,你比你的父亲聪明多了,很多事一点就通!如你所想,北周王室的诅咒就是布兰迪设计的自毁系统,这个系统太难剥离了,直到上上一代北周国君身上才完全成功,上代国君作为完整实验体再次证实了剥离的成功。”

霍夫曼沉浸在研究成功的喜悦中,卡拉的脸色却十分不好,他用冰冷的口气问:“为什么一定要在北周国君身上试验?”

“很简单!我们需要大量的试验品,最初我们采取的是单纯的掠夺。可早期人类的智慧也是不容小觑的,大量失踪激发了他们的反抗意识。我们毕竟只有这么些人,带来先进武器也总有用光的一天。于是我们建立了四国,利用国家管理试验品,培养试验品。再挑拨四国的关系,利用战争带走大量试验品。”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四国从未成功相互吞并过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北周国君都暴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依旧没有灭国的原因!谢碌恍然大悟。

“剥离自毁系统只是成功的一小步!你知道布兰迪有多变 态,我至今找不到能百分之百激活程序的基因改造人,这简直是对我能力的挑衅!”霍夫曼尖叫,“一个完美的应用软件放在我面前,我竟然拿不出正确的配置!”

谢碌闻言不由在心底为布兰迪叫好:干得好!

卡拉的脸色凝重,他深知霍夫曼的脾气,如果配置问题真的能困住他,他今天就不会这么得意的将所有事情都说出来。

果然霍夫曼指着玄晖邪魅一笑:“别高兴得太早,不要忘了我遇到他了!这是目前为止激活程序比率最高的试验品,百分之九十!我一定会好好研究的!”

卡拉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霍夫曼有多变 态,他深有体会,这人对学术的狂热令人发指,是不折不扣的疯子。他来自未来世界,尚对基因改造有所了解,也有办法在试验途中保存实力伺机脱困。玄晖是古人,相关知识十分匮乏,别说自行逃脱了,就连少受点折磨都做不到。

霍夫曼十分愉悦的看着卡拉的表情,这个小家伙给他造成过太多的麻烦,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真是太解气了。他不遗余力的添砖加瓦:“对了,忘了提醒你!你最好全程陪同试验。刚才的情形你也看到了,试验品的自我意识经常会狂暴,只有你能安抚他!”

“如果只是单纯的启动程序,根本不需要涉及自我意识!你到底对玄晖做了什么?”卡拉怒问。

霍夫曼一副颇为意外的表情:“看不出你的理解能力这么好?确实启动程序不需要涉及自我意识,但是这项成果终归是要带回星际联盟的,而试验品只是一个古人,带回去没有太多的用处。所以……”霍夫曼又是一笑,“我要让他适应未来世界,了解未来世界!了解的第一步当然是灌输这么多年的历史变迁!”

“疯子!”卡拉明白霍夫曼做了什么,信息输入技术是霍夫曼创造的引以为傲的技术,使用原理类似于bcic,将信息传输进人体大脑,以便迅速了解熟悉知识。但大脑毕竟是人体最精妙的器官,无法长时间高强度的接受信息输入,一旦输入过度就会导致自我意识的丧失。

霍夫曼要将古大陆和未来世界间将近万年的历史输入玄晖的大脑,信息量极其可怕,极其容易丧失自我意识。想到此,卡拉当机立断,钳制住霍夫曼,让他放人。

霍夫曼毫不在乎的看着卡拉:“小家伙,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做!放心啦,没有用的!实验室有得是我的克隆体,你杀了这个,我再换一个就是,反正所有信息我都完善保存,换一个重新输入就行!”

这就是霍夫曼一直活到今天的原因?卡拉知道暂时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便放开了霍夫曼。

霍夫曼十分高兴:“小家伙最识时务了,我就发个善心让你留在这里,至于你!”霍夫曼看向谢碌,“品梅!”

品梅自进入实验室之后一直处于呆滞状态,收到霍夫曼的指令后方才清醒,跪地道:“主人!”

“找个地方好好关押他!我们回星际联盟还要靠他!”

“是!主人!”品梅恭敬道,迅速出手制住躯体垂死挣扎的谢碌,轻松钳制住带了出去。

第121章: 换眼

《人类造神计划》由基因部分和程序部分组成,基因部分指的是特殊的基因改造体,程序部分是一套完美的应用程序,以驱动基因改造体,使其拥有任何人都无比与之对抗的能力,成为所谓的神!

以目前收集到的情况来看,基因部分暂时是个谜。玄晖是自然孕育而成的,母亲为部落圣女,应该是一个基因改造体,父亲是什么无法判断,可能是自然人,也可能是基因改造人。

程序部分的线索比较复杂,首先是霍夫曼手中的那套程序,用他的话来说,布兰迪并没有把完整的程序交给他。这件事应该是真的,以霍夫曼的个性,不会在这种问题上说谎,只会得意的得瑟。

其次是布兰迪留下的影像,影像中指出西洛境内所有的内功心法都是那套程序的衍生品。

卡拉记得谢碌曾经就内功心法有过这样的假设:内功心法是一套程序,内力是程序启动之后的表现形式,资质好坏是配置(人体)和程序契合度高低,内力的难易程度和好坏是程序的简单复杂程度和使用方式。还有那奇葩的关于葵花宝典的假设,为什么欲练神功要挥刀自宫?是因为程序驱动的时候不需要雄性荷尔蒙!

现在看来这种天马行空般的想象不像是谢碌所为,更像是布兰迪的手笔。他肯定曾经就相关问题和谢碌做过探讨,所以谢碌才会知道。

然而霍夫曼似乎并不关注西洛内功的问题,是没有发现吗?这个几率很低,霍夫曼在学术上的能力非常卓越,没有道理发现不了。那只有一个解释了,他发现了,但是程序太低端,他没有兴趣。

那真正的、完整的那套程序在哪里?

卡拉一边思考,一边浏览着霍夫曼实验室里的资料,霍夫曼一如既往的将他的权限设为最高,所有资料任他

忽然卡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苍龙之心!

布兰迪将自己所创造的这套程序命名为苍龙之心。并在下面备注了命名理由!

β1003,695星球的同事们根据星球恶劣环境将它戏称为安塔瑞斯(antares),希腊语:火星的敌手!安塔瑞斯在现实中指的是天蝎座a,这颗在古代中国又被称作心宿二,心宿是东方青龙七宿之一,是龙之心。故将程序命名为苍龙之心。

卡拉想起绛紫告诉过玄晖让他寻找苍龙之心,言:只有苍龙之心才能真正解除北周王室诅咒。北周王室诅咒是程序中所携带的自毁程序,绛紫应该已经看出。苍龙之心能真正解除北周王室诅咒意味着完整的程序中携带有终止自毁程序的程序。

卡拉又想起玄晖和谢碌都提及过的,部落圣女在密室中划破额头与玄晖破裂的手掌接触一事。既然以人体作为程序的载体,以血液相互接触作为信息传输途径完全可能。圣女和玄晖接触很可能是将一套程序传输给了玄晖。这套程序很可能是布兰迪交给霍夫曼的那套不完整的程序,部落并没有明确的迹象表示他们和布兰迪有关系,倒是因为不定时送圣女出部落的关系,很可能和霍夫曼有关系,圣女也是基因改造体,送过去给霍夫曼可以交换些资料。

还有!凤曦说过,玄晖身上的功法和日月当空很像,那日月当空应该也是苍龙之心的衍生品,真正的完整的程序藏在哪里呢?

卡拉想着,忽然系统红灯再次闪烁。他立刻走到实验皿前,焦急的询问玄晖:“怎么了?”

玄晖睁眼,扯出一丝算不上笑容的笑容:“放心,没什么!”

卡拉当然不会放心,关切道:“信息输入非常危险,任何差池都会导致你失去自我意识。所以有任何不妥,你都要及时告诉我!”

玄晖点头,平静心绪,再度闭眼,系统红灯停止闪烁,数据正常了。

玄晖方才接收的信息是基因改造领域的,其中自然包括费舍尔和卡拉的信息。霍夫曼创造了费舍尔,对费舍尔有着疯狂的占有欲。费舍尔不堪重负,摧毁了自己的基因库,逃离了霍夫曼的控制,和一位神秘的世家女子相爱,生下了卡拉。

霍夫曼得知一切之后疯狂报复,最终费舍尔和那位女子双双死去,留下卡拉由祖父秘密养大。13岁那年,尼克勒斯家族发现了卡拉的存在,强行将他要回。

霍夫曼和其弟拉斐尔合作,在卡拉身上进行了一系列的试验。因为掺杂有神秘女子的基因,费舍尔的完美基因以不复存在。霍夫曼非常愤怒,用尽各种方法企图修复卡拉的基因。

就在试验途中,卡拉以霍夫曼完全没有料到的方式,强行破坏实验皿,摧毁实验室逃离了霍夫曼的魔掌。连续两次遭遇同样的事情,霍夫曼十分恼火。然而此时的卡拉已经被菲拉克斯相中,进入了马尔斯军校。尼克勒斯家族出于政治考虑,劝说霍夫曼暂时放弃对卡拉的研究。

卡拉因而获得了一段相对平静的生活,但霍夫曼研究欲与日俱增,他想尽一切办法接触卡拉。马尔斯军校设有严酷的实战课程,每年都必须去不同星际进行历练。霍夫曼会趁这些机会抓捕卡拉,继续实验。

直到《人类造神计划》的启动,霍夫曼才不再骚扰卡拉,从卡拉的视线中消失。

霍夫曼的实验过程极其残酷,很多画面都让玄晖不忍直视,他的心底涌起的巨大的愤怒,他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他要杀了霍夫曼。卡拉在试验中通过破坏实验皿自行离开实验室的经过给了玄晖启发,对方能做到,他是不是也做到?

卡拉悄悄查看着输入玄晖大脑中的信息目录,看到基因改造领域资料之后就立刻明白了玄晖自我意识暴乱的原因。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和玄晖思考事情的思路已经高度一致,完全猜得到玄晖心中的想法。他悄悄调整了资料输入的顺序,将自行逃离实验皿所需要的理论知识率先输给了玄晖。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