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推“星”置腹 下—沙发上的懒人

重生之推“星”置腹 下—沙发上的懒人

时间: 2017-07-18 17:23:23

第四十三章:  心软?

嗡嗡的震动声再次摧残着困乏的脑神经,肖以星猛地睁开冒着血丝的双眼,一把掀开被子,腹部一紧,起身坐在了床边。

手机还在持续的震动着,肖以星恨不得把那个闪烁着的号码烧成灰,可是他清楚:不理会就意味着不用睡了。

利落的起身走出房间,走廊里的感应柔光灯亮起,肖以星推开了那扇虚掩的门,里面同样是调到最为适宜的柔光,那个扰人清梦的浑蛋靠在床上,看到他进来才放下了手机。

“慢死了!”大Boss皱着眉头,面色有些苍白。

“……”肖以星闭了闭眼,好在刚刚在房间他冷静了一下,不然现在他的手恐怕已经掐在了这妖人的脖子上,“呼,这次又干嘛?”

“我有点发冷。”大Boss皱着眉头。

“那就把冷气开小一点,遥控器不就在床头柜上。”肖以星揉了揉眉心。

“开小了会热。”大Boss扬了扬下巴反驳。

“……”

如果平时的大Boss是个爆人血管的专业户,那么生病的大Boss就是把自身邪恶细胞成倍释放的恶魔!

这悲催的情景从昨天夜里下了回京的飞机起,就开始了,大Boss胃部突然不舒服,忍了一路,进了门,在他无意的问了一句“要不要吐一下”后,大Boss凶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好像最后一道防线被击溃,转身奔入了洗手间。

而他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更没来得及和这妖人好好谈谈这房子的使用权问题,大Boss摇身一变,就成了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并且简单粗暴的把这一切归罪于那碗面!

肖以星无语问天,面店是他挑的没错,可是同样的面他也吃了,怎么就没事?!

“……那你要我做什么?”肖以星无奈。

“我要你怎样你就怎样?”大Boss眯起眼睛反问。

“……”肖以星叹了口气,不理会身后的威胁声,转身出了房间。

戚风雷气闷的靠在床上,胃里好像硌着块带刺的冰,让他心情烦躁,看着那个毅然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可是没想到过了一会儿,那个忿然离去的人又折了回来,虽然脸上是不情不愿,但是手里却端了一个冒着热气的碗。

“吃不下去,也吃一点。”肖以星把一碗小米粥放在床头柜上,把勺子塞在了大Boss手里,然后又转身出去了,片刻后回来,又放下一杯水和两粒胃药。

戚风雷看着来来回回的肖以星,唇角慢慢上扬着,他从来不会在床上吃东西,可是现在却觉得这样喝粥也不错,热乎乎的小米粥下肚,安抚着酸涩难受的胃部。

已经醒了盹儿,肖以星干脆拿了手机坐在大Boss房间的沙发上,带上耳机,听着斐一然发来的《红海》的片尾曲demo,悠扬大气的曲风配上质朴却渲染力极强的歌词,尽管这两天已经听了无数遍,肖以星还是不得不感叹斐一然的天赋,一首几分钟的歌曲能将电影的情感精华表达的如此淋漓尽致。

耳中的乐曲再次循环,视线里的大Boss在安静的吃着东西,退去了恼人的邪魅笑容,眼神也不再咄咄逼人,散在额头的碎发看起来很是慵懒,每一个动作都自然散发着优雅,肖以星不禁在想,如果大Boss这副壳子换上一个乖巧老实的脾气秉性,那么即使是有违他“不吃窝边草”的原则,他恐怕也会……

停!

肖以星猛地刹住脱轨的思绪,他什么时候也会睁着眼睛做梦了?!肖以星闭上眼,心中警钟大响,眼前这个家伙不管表面多么的能骗人,内里绝对是一个纯祸害!不会也不可能变!

“你是不是在担心我?”隔着耳机大Boss的声音不太真切,可是呼在脸上的热气让肖以星猛地睁开眼睛,一双深如渊潭的黑眸近在眼前,肖以星的反应慢了一秒,看到那双眼眸里慢慢的漾出更多的笑意。

“你是不是发烧了?”肖以星平静的问。

“哼,你转移话题的功夫和你的品味一样。”戚风雷依旧没有移开脸。

哎,肖以星把人推开,起身去拿体温计。

十分钟后,被确认发烧的大Boss被肖以星轰回了床上。

调高了空调的温度,看了看已经快五点了,肖以星干脆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省的没回房间几分钟,催命电话又来。

“喂,上来睡。”戚风雷拍了拍身边的床,上挑的嘴角带着施恩的味道。

肖以星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幽幽开口,“闭嘴,赶紧睡觉。”

“如果你心里没有鬼,两个大男人睡一张床有什么关系?”大Boss侧着脸望着肖以星闭合的双眼,好像这样看着比吃什么胃药管用的多。

意料之中的没有回应,戚风雷就着不远处的美景恍恍惚惚睡着了。

这一觉肖以星只眯了不到两个小时,临出发前,伸手探了探还在睡的大Boss额头,嗯,果然是妖怪,恢复的这么快。

海礼发现肖以星有些红的眼眶,担心的问,“没睡好?”

肖以星摆摆手示意海礼开车,“房子找好了?”

“嗯,下午可以抽时间去看一下。”海礼从后视镜中看着肖以星淡然无波的神色,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喜悦。

肖以星依旧循环听着demo,心里倒是有些好奇今天的斐一然会不会再给他一个下马威,不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上次还敌意满满的斐一然,今天却成了一具没了感情的空壳子,试音、调整每一个步骤都机械的像一部机器。

海礼依旧对这位斐歌王的态度不满,可是人家工作上没有漏洞,让你说不出什么。

肖以星倒是心里有了个大概,原本说好一定来给他捧场的林大汪,昨天突然告诉他,录音的时候他来不了了,简单的联想和猜测,让肖以星对这位歌王起了一丝同情。

林沐旸那种脑筋回路极为简陋的家伙,估计在处理感情问题时,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被他处理的对象都不会轻松。

不过斐一然是个把工作当成内心调剂的人,越是不快越是能高效率的工作,正好,肖以星一样是有备而来,把这首非常适合他声线的歌,发挥的淋漓尽致。

一首歌虽然只是几分钟,但有时为了达到歌手和监制的满意,反复录个几天也不新鲜,不过状态满满的肖以星加上全部心神都聚焦在音符让的斐一然,短短两个小时,就完成了录制。

在临走时斐一然竟然破天荒主动叫住了他,这让身边的海礼一愣,肖以星很诚恳的问:“斐老师,还有什么事?”

斐一然面色冷然,连声音都是冰点以下,“你这几天有没有和林沐旸联系?”

肖以星又把表情换成了疑惑,“沐旸?没有,我刚回来就一直在练歌,怕达不到斐老师的要求,不敢放松,所以还没来得及联系朋友。”肖以星把眼角眉梢都摆到了最能体现真诚的位置,任谁也看不出他的内心,他不想掺和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事儿,更何况要说近,他也是跟沐旸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也就不便多说。

“是嘛,他无故失约了好几天,如果你看到他,告诉他,工作室不是为了等他才建的,不愿意录歌就趁早混蛋。”斐一然完美的冰山脸下是掩埋极深的滔天怒意。

“斐老师,这种关乎工作决定的事,我想我们以星不方便私下传达,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斐老师还是亲自找林沐旸比较好。”海礼微笑的替以星回答,虽然海礼也看出了斐一然的不对劲儿,但是海礼比肖以星更多了些无所谓和不关心,而且海礼可没有忘记初见斐一然时,这位刻薄的歌王是怎么对待他们以星的,现在还想把以星当传话筒,哼,他这个经纪人可不是个摆设!

斐一然一个冷眼扫过,海礼微笑相迎,一边儿的肖以星心里为他和海礼的默契欣慰,他不是什么善心人,没有兴趣为天下人的感情生活尽一份力,“海礼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斐老师我们先告辞了。”

刚刚出了工作室的肖以星就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跟着他们,那种犹豫不决的脚步声,鬼鬼祟祟、漏洞百出,肖以星和海礼对了个眼神,在停车场转角处两人一个急转,藏在了一辆车后,待那人走过将后背朝向他们,海礼一个箭步上去,猛拍那人肩膀。

“啊!!”惊叫的声音很是熟悉。

肖以星插着口袋,一脸的莫名其妙,“林大汪,你搞什么鬼?”

海礼皱眉看了看这个兜帽眼镜口罩糊了一脸的人,“林沐旸?”

林大汪驼着背,一米八的个子都快缩成一米七了,被识破了,只能拉下帽子,扯掉眼镜口罩,露出一张黑眼圈快垂到颧骨的衰脸,“星星,快救救我吧!”

第四十四章:  冤家路窄

有的时候,不是你说没有兴趣,就能躲过去的。

肖以星看着一脸要哭相的林大汪,无奈的对海礼说:“海礼,你打车走吧,下午我直接到定妆那里。”

海礼对肖以星当然放心,可是加一个这种状态的林沐旸,心里太嘀咕,“我送你们吧,沐旸没跟你一起。”

林沐旸的头垂得更低了,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又猛地抬起来看向肖以星,眼里闪着可怜的求救信号。

“没事的海礼,你先回去吧。”肖以星边说,边伸出手,海礼默契的把车钥匙抛了过去。

一路上林沐旸都是出神状的望着窗外,也不做声,肖以星知道这哥们儿心里的事儿肯定不小,不然也不会沉静的整个画风都变了。人么,一般不痛快了,都是拿酒来找,解不解得了愁放一边,先痛快再说,可是林沐旸是不能喝酒的,而他自己也没兴趣,所以干脆一路把人拉到了ktv包厢,让这小子喊个够。

点了一曲略悲的女声情歌放着,肖以星觉得铺垫的差不多了,坐到林沐旸身旁,“说吧,怎么回事儿。”

林沐旸张了半天的嘴,竟是没说出一个字儿,肖以星也不急,喝着水慢慢的等着,比耐性,林沐旸肯定不是个儿,一首歌快到头的时候,林大汪突然挺直了身子,转头看向他,肖以星看他一副准备赴死的表情,也配合的放下杯子认真的看着对方。

“星星……我是真憋得难受,想找个人说说他那脾气,我怕他削我。”林沐旸无奈又无助。

“说吧,我听着呢,而且我绝对不会削你。”肖以星声音干净语气平缓,比那首情歌更容易让人敞开心扉。

“星星,我……可能是同性恋。”说完林沐旸好像用光了所有的勇气,又低下了头。

“可能是什么意思?”肖以星冷静反问。

林沐旸没想到肖以星的反应这么平静,抬头有点知道怎么表达,“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

“男人?”肖以星觉得他应该快点把话题捋清楚。

“……嗯。”林沐旸很心虚,他不知道他的哥们儿知道他是同性恋后会有什么反应,虽然他觉得星星不是戴有色眼镜看人的人,可是他还是好心虚。

“你觉得你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所以你认为你是同性恋。”

“嗯。”

“好吧,首先仅仅以喜欢对象的性别来判别自己是不是同性恋,这很武断。其次,就算你是个百分百的同性恋,那么找到了喜欢的人,也是应该可喜可贺,你这种反应,是想否认自己?还是对方的问题?”肖以星手肘放在膝盖上,身子微微倾向林沐旸,这是一个让人放松,让人觉得亲近的姿势。

“你是说我可能不是同性恋?”林沐旸迷惑了,“可是我确实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还、还亲了他!”林沐旸瞬间又陷入了自我厌恶中。

“那对方是什么反应?”肖以星微笑着继续。

“反应什么?还能有什么反应!他一睁眼我魂儿都吓没了!就、就跑了。”林大汪满脸的绝望,“他一定觉得我是变态,一定觉得我恶心死了!”

“你吻他的时候他不是清醒的?所以你并没有解释或是表明用意,也没给对方做出反应的机会,就逃跑了。”肖以星挑着眉,迅速抓到关键,没想到挺人高马大的一个爷们儿,怎么做事儿像个未成年一样。

“我,我一紧张,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林沐旸狠狠的扒了扒头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他有那种心思的,我也是魔怔了!那天看他淋了雨浑身湿透了,我就去给他找衣服换,回来时看他趴在调音台上睡着了,我就像疯了一样,那么看着他,觉得他美极了,我就、就鬼使神差的亲了下去……啊!反正一切都完了,全完了!”林沐旸双手抱头,恨不得把自己团成一个团儿。

肖以星把上扬的嘴角往下压了压,心里觉得这事儿吧……比他想的有意思。

斐一然会在下雨天把自己淋得浑身湿透?还会一身雨水的趴在调音台上睡着了?那可是录音室的心脏设备啊,斐一然一个资深音乐人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肖以星看了看苦恼的林沐旸,真不知道现在该同情这两个人谁多一些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肖以星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林沐旸起死回生,像看救星一样看着他,“关键是,你想怎么样?就这样蒙混过去,还是要博一把?蒙混过去很简单,装傻充愣,绝口不提。如果你想搏,那也简单,投其所好,护其左右。”肖以星一顿,“投其所好、护其左右”这两句让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高傲的身影。

“这么简单就能行得通?”林沐旸认真思索着。

肖以星回过神接着道,“沐旸,我提醒你,咱们这个圈子想谈感情,本来就比平常人要难,这不是单单有决心就能保证一切的问题,你要让自己做好最坏的准备,设想最糟糕的境况,如果你还觉得值得,那么就没什么可犹豫的了。”

肖以星一向会讲理,会开解人,林沐旸若有所思略见轻松的面容,就是最好的证据,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番话却让他这个劝解人的,心里有了一丝异样。

话谈完了,林沐旸发泄似的嚎了一通,别以为歌手就不会唱出刺耳的音,肖以星的耳朵经历了三个小时的无情荼毒。

正负能量总算找回了一些平衡,林沐旸意识到他兄弟可是个日程很满的大忙人,“星星,你一会是不是要去试我mv的角色?”他这几天魂不守舍的,日程安排都没怎么入脑子。

“兄弟的事当然要往前赶,而且你这张专辑一出,沾光的那就是我了。”

林沐旸大咧咧的一笑,倒是恢复了几分正常的样子,“走,我跟你一起去,造型和歌曲意境相辅相成,我也能提点有用的意见。”

林沐旸现在急需要有事可做,而且肖以星所说的“投其所好”很有道理,音乐是他和斐一然共同的舞台,是他们相交的桥梁,就算不谈感情,最起码他要对得起斐一然在这张专辑上下的功夫,这张专辑他要每一个细节都精益求精。

“诶,对了星星,另一个配角他们好像找的那个沈墨,就是上次想替你的那个模特儿,”路上,林沐旸后知后觉的想起这码事儿,“星星,没问题吧,我也是前两天才听说的,付总找的我……师父,可是我这两天脑子一乱,没顾上跟你打招呼。”

“打什么招呼,”肖以星把车开的极稳,就像他的心,从不会失去控制,稳定而自信,“我对沈墨并没有什么看法,工作就是工作,不带私人感情,我觉得他也应该有这样的专业素质。”

可惜,有些人就是视专业素质为粪土。肖以星和林沐旸到了试妆的地方,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有人嚷嚷着,语气不善。

“怎么,就你们那个肖以星耍大牌是吧,什么身价啊,让我等他?!怎么说我出道也比他早,有没有尊重前辈的意识啊?”肖以星一进门,看见的就是沈墨用一张国际范儿的脸拧出了一副后宫毒妇的表情,对面掐腰站着的是文文壮汉,估计两人已经对峙半天了。

一直淡定听着的海礼看到他,眼中露出了安心的笑意,“不好意思了各位,我们以星因为塞车所以晚到了一些,还请大家谅解。”

“哎呀,都怪我,非要拉着以星讨论这首《战鼓》的意境,出来晚了,又正好赶上塞车,给大家添麻烦了啊。”林沐旸赶紧也站出来解释。

“对不起大家,迟到是我不对,请大家原谅。”肖以星端端正正的给大家鞠了个躬,迟到是事实,而且他最不能忍受的也是不守时,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道歉是应该的。

团队工作时,集体的情绪是很重要的,如果大家都带着情绪工作,那对作品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不过,肖以星的态度让一众工作人员心里舒坦了很多,再说也没迟到多久,大家都乐呵呵的一笑而过。

“呦,你们说塞车就塞车,说迟到就迟到,拿我们当傻子是吧,”沈墨抱着手臂轻蔑的打量着肖以星,越看越来气,凭什么他什么都输给这肖以星一截,“我一会儿还要赶通告,就因为等你拍张照片,要我推掉其他工作吗?”

这种夸张的质问,就只有故意找茬一说了,肖以星觉得自己是真的高估这个沈墨了,这人连最基本的容人之量都没有,比起上次见面更加的张扬跋扈,简直是在身体力行的表现智商逆生长。

肖以星当然不会和这种人做口舌之争,如果对方真的打蛇上棍没完没了,那他也只好关门放文文了。

可就在沈墨话音刚落时,肖以星身后的门再次被推开,而所有人的弦都瞬间绷紧了一些。

肖以星还没来得及回头,一个大掌就落在他的头顶,随意的揉了两下,一道质感极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既然你还有其他工作,现在就走吧。”

戚风雷轻描淡写的扔出一句,把对面的沈墨炸了一头一脸的灰。

第四十五章:  惊艳

这个大Boss!是来给他解围还是树敌的?虽然这个沈墨欠收拾,但这么直截了当的来句:不干混蛋。让肖以星觉得自己太仗势欺弱智了。

被大Boss秒杀的沈墨化成了一塑雕像,脸上夸张的表情还没来得及收尽,尴尬的脸色蜡白。沈墨的经纪人忐忑着凑上前,想跟大Boss求情,被大Boss一句:我有更好的人选,给击了个体无完肤,只得拉着沈墨匆匆离开。

更好的人选,肯定不是指林沐旸,如果当初他肯亲自拍mv也就不用这么费劲了,这位林大汪简简单单的唱歌他行,只是最怕在镜头前摆出各种姿态,这点和他师父斐歌王一样,最多穿插他一些或坐或站认真唱歌的画面,已是极限。

那么,这个更好的人选,是新人还是前辈?肖以星还在纳闷怎么不见人,就见大Boss对着他眨了眨眼,擒着坏笑的唇瓣开启,带着狡黠的弧度,“开始吧。”

!!!

一个可怕的猜测让肖以星瞠大了眼,不会吧!难道这个龟毛boss要亲自上阵?!

娱乐公司老板参与自家综艺节目录制,或是在自家电影里充当个特邀嘉宾,这种不是没有。可是在一部mv中演个男二?这也太委屈“boss“这个职称了吧。

不光肖以星,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愣了几秒之后,不敢置信的你看我我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放在了肖以星的身上,只有一位文文小盆友那是兴奋的快要晕倒,又多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男给他画,简直让他热着沸腾。

众人别有深意的目光,让肖以星不悦,这个妖人是怎么回事?早上还病怏怏的,现在却生龙活虎,而且今天对他的态度尤其过火,甚至有些不分场合,这是肖以星的忌讳。

没时间深思,迫不及待的文文已经把他先拽进了化妆间,大Boss要留着一会儿慢慢画!

“哎呀妈啊!星星亲,你这是不是招了一朵千年绝世大桃花啊!”文文兴奋的搓了搓壮硕的手臂,“天啊!刚才戚总帅毙了!一句话就把那个傲娇小白脸儿打成筛子了!”

“铁文,快开始吧。”跟进来的海礼出声制止。

文文被戳了肺管儿也没炸毛,“哼,心情好,不跟你计较。”拿起笔刷,眼神瞬间变得锐利精光。

肖以星一直有些神不守舍,他当然不可能像文文那样单纯的惊叫兴奋,他这颗爱怀疑的大脑,在捉摸着大Boss的心思,参透着大Boss的用意,所以任由技术过硬的文文如何的摆弄他的脸,肖以星也没分神去看镜子。

等文文满意的收手,肖以星习惯性的把脸扭向海礼,一般情况,海礼会拍照,然后看一下整体效果。可是,等了半天,海礼却没有动作,肖以星抬眼看去,意外的在海礼眼中看到了不加掩饰的惊艳,转回头去看镜子,自己也是一愣。

近戏曲青衣的触笔色彩,中性而妖媚,透着说不出的低婉情愫,却同时暗藏着不顾一切的执念疯狂,一个戏子的沧桑悲凉。

《战鼓》并非战场男儿的颂歌,而是唱出了一个戏子苦苦等待远赴沙场的情人,凄廖而生,最终在得到情人的死讯时,一身红衣舞击战鼓,从日暮到天明……

而《战鼓》作为宇峰年度新人大碟中的首发mv,也属于擦边球似的冒险,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确表明这个戏子是男是女,但是戏子中性妖冶的美,与情人间的暧昧流转,处处让人脑洞大开。

当肖以星从化妆间走出,红绸绯罗,青丝垂肩,仿佛从深山灵境里走出的绯色妖精,刹那偷换了时空。

肖以星努力的拖着身后的长袍拖尾,真怕自己被绊个跟头,一抬眼,众人都保持着各种诡异的姿势望着他,反而只有大Boss一脸勉勉强强的感觉,这让肖以星心里有点儿莫名的纠结。

“换你了。”肖以星给大Boss递了个眼神儿:您老人家麻溜的,别给我拖后腿。

摄影师从肖以星出来就开始抓拍,戚风雷却毫不避讳的伸手挑起肖以星垂在肩头的青丝,指尖轻拈而过,却留下无数的遐想,肖以星微皱着眉头,看着走进化妆间的大Boss,感觉说不出的可疑。

肖以星扫了一圈终于重新开始活动的众人,在一个偏远的角落,发现了那个号称能给些有用建议的林大汪。肖以星超他招了招手,躲那么远干什么?

“有什么建议?”肖以星把碍事的假发拨到身后,站直身子,认真等着评价。

“秀色可餐!”

“咳咳!”肖以星猛咳了两声,怒目而视,“小学语文毕业没?”

林沐旸依旧不敢靠得太近,好像生怕被人误会惹人烦似的,因为他实在不确定被同性恋好友称赞美貌,兄弟会是什么心情,“那该用什么词儿?就是好看到爆!”

“行了。”谢谢你的宝贵意见。

如果肖以星现在还有心情去教训别人的用词不当,那么在戚风雷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只能悲观的认识到,他妈的,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引文他脑中鬼使神差的只剩下了四个字,秀色可餐!

当然这个“秀”和他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一百九十公分,宽肩窄腰,鼻梁挺直、剑眉入鬓,肖以星再次感叹文文的妙笔,把一个邪气满身的人都能掩饰出几分正义的侠气。

只是,这只boss的气场太足,即使身披残甲,脸颊带伤,可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普通的将领,尤其当这妖人,整理着皮质护腕,走到他面前,那阵扑面而来的王者之气,让肖以星心里停跳了一拍。

肖以星向周围扫了一圈儿,很奇怪为什么没有人跟他一样的……惊艳,然后在发现助理小妹的偷瞄时,才顿悟,根本就没人敢盯着这妖人看!

“怎么样,喜欢吗?”大Boss问出来的话,一般都是自带标准答案的,肖以星微敛着眼睑,无可无不可的回答,“要问意见也应该问沐旸吧。”

“啧,我废了这么半天劲,你就不能说句实话?”大Boss的话虽然是不满,可是语气却是让人恼怒的故意调笑,肖以星自动无视。

这准备的工作耗时,可是真拍的时候反而简单,两张海报,一张会作为专辑的底封,一张会作为歌词的插图,动作设计也简单,一张是戏子凄舞击鼓,一张将军战死,梦中睡在戏子的怀中。

众人不敢让大Boss再等,先拍了两个人的那张。

戚风雷人前规规矩矩的躺在了肖以星的腿上,人后的魔掌,顺着肖以星宽大的袖口,直接钻到了结实的腰间,肖以星下意识的绷紧了腰线,正要起身,摄影师却已经举着照相机,开始在那里要求他神色悲戚一切。

肖以星咬着牙忍着,双手环抱着怀里的混蛋,面色渐渐染上了绝望了痛楚。

怀里的人依旧睁着一双鹰眸,紧紧的盯着他,摄影师只能说些有的没的或是摆弄手中的机器,就是不敢出声要求戚风雷把眼睛闭上,肖以星暗中掐住了这混蛋的耳垂以示警告。

可惜大Boss毫无痛觉,依旧深深的看着他,低低的问着,“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肖以星下意识的就想否认,可是曾经经历的死亡苦楚涌上心头,让他快速的低斥,“祸害遗千年。”

戚风雷没再追问,满意的挑起唇角,闭上了眼睛,摄影师终于松了口气,抓紧时间各角度拍摄。

“好,可以了。”摄影师一声解禁令,肖以星光速起身,差点让大Boss的后脑和地板来个亲密接触。

肖以星期待着完成任务的大Boss可以自行消失,当然,大Boss不会让他如愿,直到他拍完、换了衣服卸了妆,跟林大汪道了别,走到停车场,大Boss依旧步步紧跟着。

肖以星想着快点上车,摆脱身后的大Boss,可是走到停车位时,他和身边的海礼都愣住了。

“妈的!”海礼一时怒火冲冠。

肖以星看着眼前面目全非的保姆车,车体上被喷涂了无数咒骂羞辱的词语,各种恶心的东西堆在挡风玻璃上,车胎都被扎了,肖以星抬头看了看,果然周围的监控摄像都被破坏了,一看就是行家干的。

“海礼,你回公司去取一辆新车,照片肯定是被拍了,不过这车还是要处理一下。”戚风雷说完就打起了电话。

“以星,你别担心,不管这帮变态是谁,我都会把他们找出来。”海礼被气的不轻,这满车都是肖以星的名字和污言秽语,这种肮脏的手段也就只有肮脏的人使得出来!

“我没事,这还能下得到我?你也小心一些,到公司注意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肖以星转头看着打电话的大Boss,从开始见到大Boss时的那种怀疑,现在有了初步的答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