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寻踪—封梓

寻踪—封梓

时间: 2016-04-11 18:00:13

文案:

20年前,陆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弃于郊区的垃圾场,他慌忙跑回福利院,却发现福利院的所有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

20年后,身体有了异常变化的他加入了一个全是蛇精病的不靠谱组织,从此踏上了“拯救世界”的关荣道路。

陆仟的自白:大雷说,头儿的房间是禁地,不能进。禁地?多么美好的词语,我最喜欢了!于是我欢欣鼓舞地进了,于是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原来只夜晚出现的头儿喜欢在白天装沉睡的冰雕!

发现向来面瘫又毒舌的上司一动不动你会怎么做?

于是,我每天在他面前一秀,秀我帅气动人的脸蛋,秀我挺拔伟岸的身材,秀我胸肌腹肌肱二头肌……

有一天,我的上司他醒了。

内容标签:强强 欢喜冤家 现代架空

主角:陆仟,倾程 ┃ 配角: ┃ 其它:蛇精病

1、组织

月光清冷。

巷子里响起几声脚步声,一声、两声、三声……声音戛然而止。

“啊——”

蓦地,一声惨叫惊起。巷口的路灯闪烁了几下,灭了。

“……别,别过来!”一名少女捂着血肉模糊的胳膊,鲜血从指间滑落,滴落在地上。不远处的中年男子头发凌乱眼珠暴突,他直直地看看着她,眼中划过嗜血的光芒。他动了动,迎着月光他嘴角的血迹清晰可见。

少女脚一软,一下子跌坐在地。直面上他凶狠的目光,她连挣扎都忘了,呆呆地坐在地上。

中年男子咧嘴笑了,笑声浑浊不清,而后他张开嘴欲向她扑去——

有人从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被突然打断了动作,他不耐地扭过头,迎面一击拳头正中他的面门!

中年男子整个人飞了出去撞到墙上,老旧的墙壁不堪重负,惨白的石灰混合物簌簌地扑落。

陆仟退后了两步,皱着眉头不满灰尘落到自己身上。他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似乎想起了什么,垂下眼目光落在少女身上,后者张大了嘴,似乎有点明白不过来。

“你……”

少女想说点什么,但话刚出口又顿住了,她受惊般瞪大了眼,浑身颤抖起来。与此同时,一记拳头向陆仟后脑勺袭来!

陆仟头一偏,拳风撩起他耳边的头发,没有停顿地,他的右腿扫向偷袭他的人,后者踉跄了下没有倒下。陆仟右手落在男子的肩膀,利落地翻身到他身后。

陆仟朝他吹了声口哨。

男子恼了,高频度地朝他出拳攻击,却都被躲过去了,期间有拳头落在小巷的墙上,落下一个个坑。

陆仟躲过一记攻击,踩着男子的头一点轻松跃上三四米高的墙头,男子抬头,他嘴唇一勾,趁着他抬头的瞬间跳下一扫腿狠狠地踢在男子的下巴!

这一脚用力极重,陆仟能听到骨骼错位的声音,他敢耽搁,从小腿处拔出一把……水果刀,利落地插进男子颈间血红的胎记处!

意料之外,没有血液流出。陆仟手腕一拐,男子喉咙咕隆了两声,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陆仟扫了他一眼,而后再一次整了整衣服。

“杀,杀人了……”微弱的声音从墙角传来,带着颤音。

陆仟看向少女,后者瑟缩了一下。他无辜地向她解释:“手滑了。”

少女:“……”

陆仟朝着她走去,笑得纯良:“我是好人,你要相信我。”

“……”

在两人相距不到一米远的时候,少女终于受不了,爬起来踉跄着跑出了巷子。

陆仟耸了耸肩,笑得恶劣。片刻后,他收了笑容,抬头迎着月光,自言自语地说:“我是好人,嗯,我是好人!”

说完,他摆了个pose,不再理会地上的尸体,哼着不成调的小曲朝着小巷深处走去。

至于尸体……自然有人会来处理。

陆仟所在的组织X属于国家特别设立的秘密组织,X得名于病毒x的感染,感染者分为两类:一类为丧失理智嗜血狂躁的A型感染者;另一类则为保持理智的B型感染者。

值得一提的是,B型感染者又分为两种,一种五感发达体力异于常人,一种身体没有被改造但表现出天赋——能敏感地探查到周围的A型感染者。

组织X分为四个部门,分别为由天赋型B型感染者组成的情报组,为铲除A型感染者的行动组,专研究病毒x的研究组,再者处理尸体的清理组。

陆仟所在的部门为9区小分队的特别行动组,至于为什么多了“特别”俩字,就他加入组织两年多的理解,这“特别”在于行动组都在白天行动,而他们组则晚上行动。

组织的人都知道,A型感染者白天行动,晚上进入休眠期,只有个别异常个体才会不受时间限制。

陆仟记得他上次行动还是在三个月以前。

特别行动组业务量小,这直接导致了小组的落魄,这点可以从组内成员的宿舍楼看出一二。

组内元老大雷称宿舍楼为是上个世纪的文物,这话当然有点夸张了,但当他回忆起他刚来那会儿的情形,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表情——

“……那时,楼梯间的灯没坏,耗子也不像现在这么大个儿……”

每次他都用抒情的方式结束回忆,陆仟受不了他一个大爷们儿露出这么少女的表情,但对于他的描述还是抱有幻想——

他一点也不喜欢久居他房间里的某只耗子,它雄壮得已经看不出性别了,无数次回眸都能看见它带着那群小崽悠闲地散步,那画面……这与他的审美严重不符!

陆仟摸黑上楼,房间的门开着,借着走廊的灯可以看见房间内的情形——房间不知为何遭了大劫,地板上无故出现了一个大坑,裂纹呈放射状延伸至两米。

他想,如果他踩上去的话,地板会陷落一大块儿,正好砸在楼下黎秦的实验室里,而黎秦……他定会操起他那不知什么菌种的培养基扣在他头上!

光想想就不太美好。

已经习惯宿舍楼出现各种奇葩状况的他准备找个地方凑合一晚上,刚转身,一记拳以极快的速度朝他右脸袭来!靠着条件反射,他偏头躲过了快拳的攻击,但更快的,袭击他的人并没有惯性前倾,身形稳稳地扎在原地并同时由拳变掌卡住了他暴露出来的脖颈!

脖子受到压迫但又不是致命的压迫,至少他在放低呼吸频率的情况下还能感受到空气。尽管如此,但被人卡住致命点的感觉并不美妙。特别是在近距离的对峙下,对方强大而危险的气息让他呼吸更觉困难。

他的呼吸急促了些,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兴奋。在危险气息的刺激下,血液里的每个好战分子都活跃起来,一面为强大折服战栗,一面又忍不住想奋起反抗。两种对立的心情彼此交织,让他亢奋得脸色微微发红,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似受他外漏情绪的感染,卡住他脖子的手收了回去。

陆仟一愣,随即被失望淹没。

“喝酒了?”声音里的嫌弃毫不掩饰。

“一点点。”

倾程皱眉:“你现在的样子就像个喝醉酒后的疯子。”

陆仟做了个深呼吸稍稍平复了些心情,但脸上的红晕尚未褪去。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在自己的上司面前,做一个勇于承认错误的“乖宝宝”。至少表面是个乖宝宝,至于里面的诚意有多少……

他们特别行动组从来不以“诚意”论事情,大家都爱表面派。

“是我的错。”

倾程睨了他一眼:“你跟我来。”

陆仟在自己上司略带不屑的目光下,双手贴裤缝站好,面不改色地做他的乖宝宝:“好的。”

倾程不再理会他,先一步抬步走了,目标:自己的房间。陆仟稍作迟疑,慢一小步跟在他身后。

两人到了走廊最靠右的房间,倾程进去后,陆仟正准备跟进去,哪想一只手突然从门内伸出来,在他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勾住了他的脖子,大力地将他压在房内的墙壁上!

是倾程。

两人的身体紧贴,相仿的身高让他们的脸也相隔不远。

陆仟突然笑了,呼吸喷在对方脸上,提议:“咱们能换个正常点的谈话姿势么?”

他的意见并没有得到采纳,倾程无视了他的话,只是直直地看着他,眼里的情绪深沉难懂。沉默片刻后,他动了——他抬起手覆在了陆仟的眼睛上。

“喂……”

陆仟刚想抗议,但话还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从唇上传来的触感柔软微凉,像是小心翼翼的触碰。放缓了的鼻息彼此交缠,烧灼般的炙热。

蓦地,倾程推开了他。

重见光明,陆仟睁开眼的见到的第一幕就是,他的上司大人皱着眉嫌弃的模样,至于被嫌弃的是什么,他一点也不想深究,因为那必定是个会伤害到自己的答案。

“……”

“……”

房间里没开灯,只有走廊里的灯光照进来。两人沉默地看着彼此,最后还是倾程打破了沉默。

“任务完成了?”

“嗯。”

“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好。”

陆仟应道,但脚却像生了根,没有移动半分。

倾程掀开眼皮扫他一眼:“还有事?”

“今晚月光不错,要不咱们出去赏个月啥的?”

……

陆仟淡定地从房间里出来,他的脚刚踏出门外紧随着身后的门被甩上,震动之下,一缕风吹过拂动他的发梢。

“哼!”有人在他身后哼了一声。陆仟转过身,看着叠着腿倚着栏杆的男子。

两人视线相交,男子又哼了声,那张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的脸在灯光下更显苍白,几乎不见血色。与他的苍白脸色相反,他的唇色却是艳红的。

陆仟扬起大大的微笑:“晚上好,黎秦!”

黎秦没心思和他寒暄,开门见山地说了来意:“我新培养的102号病菌全死了。”

“不是我干的。”陆仟不想自己遭受无妄之灾,想了想决定供出元凶,“是大雷往里面丢了串烤鱿鱼。”

“哼!”黎秦再次哼了声,也不知道相信了还是没信。

陆仟觉得当下的氛围不利于同伴关系和谐发展,于是提出邀约,不算有新意的邀约——“今晚夜色真好,要不咱们去赏月?”

意料之中,他收到了今晚的第二份拒绝。

黎秦走后,只剩他一人的走廊上,他叹息一声,脚蹬栏杆跳上房顶。等他躺下来后,看着渐渐爬上高空的月亮,他深深地叹了口气。

“唉……”

2、任务

在加入特别行动组第一天大雷就告诉过他,头儿的房间是禁地,不能进。好奇心使然,陆仟进去了,并且很顺利地找到了房间里的密室。说是密室也不恰当,准确来说,那只是个冰库。

那天是他进入组织的第30天,他在冰库里发现了惊人的一幕——从来不在白天出现的队长大人竟然呆在冰库里装冰雕。B型感染者身体素质很好,但好的极限在哪里,陆仟不知道。不得不说,倾程的行为刷新了他的认知。

全身被覆着一层薄薄冰霜的他竟然还能活着,而且一点事也没有地在夜晚出现!这就是所谓的人类的潜力么?

第二天白天,他又去了冰库,果然看到他的上司大人闭着眼呆在里面。这一次,惊讶过后他没有很快离开,而是坐在他面前发了会儿呆,然才后离开。

第三天,他对着他小声讲起了冷笑话,然后离开。

第四天,他在他面前做了一整套广播体操,然后离开。

第五天,他在他面前大秀自己的身材,最后眼中含恨地扫了眼对方的,然后离开。

……

第n天,他秀完了身材,看着薄冰下不损完美的脸,鬼使神差地,他俯身隔着薄冰在那张淡色的唇上落下一吻,然后……

唔,然后他的上司大人醒了。

陆仟觉得他这一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事就是,他不该听了大雷的话,被好奇心驱使,进了大雷话中的禁地——倾程的房间!每每想起这事,他都追悔莫及。

特别行动组的队长倾程整天面瘫着脸,看上去对谁都不怎么友好,但对他特别不友好。有此“殊荣”,其中的辛酸不可向外人道也。

一个人孤独地赏完了月,陆仟往自己的房间走,到了门口,看着屋里的大坑发了会儿呆,而后他转身敲响了隔壁的房门。

门很快就开了,走出来的少年穿着小熊睡衣抱着小熊抱枕,扑闪扑闪着大眼睛:“仟仟,你回来了?”

陆仟对他的称呼不作评价,指着屋里的大坑问道:“你做的?”

少年的脸红了,羞射地用抱枕遮住半张脸,目光游移:“我不小心摔倒了,手砸在地上没控制好力度,所以……”

“……”

陆仟觉得自己能理解他,他还是小孩子,犯点错还是能原谅的。

“你可以走了。”陆仟已经在想今晚在哪儿凑合了,“以后注意点。”

少年愧疚不已:“对不起,仟仟。”

“没事。”其实他早就想换个房间了,因为前两天他看见耗子家离家出走的耗子爹回来了。

少年怀着愧疚不已的心情准备回房间,刚走两步又被叫住了,他转过身眨了眨眼。

“小涂,你看见大雷没?”他已经两天没看到他了。

少年,也就是涂小图想了想,艰难地从记忆角落里将某人拎出来:“啊!他,他进局子里了。”

“……”陆仟深觉自己是组里最关心同伴的人了,“主动地还是被动地?”

“还算顺从。”涂小图顿了顿,“他的烧烤摊因为非法停留被城管带走了,他没有反抗。”

“……好吧,你去睡吧。”

“嗯。”涂小图很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小涂进屋后,再次被剩下的陆仟原本想去找空房,但想到宿舍楼常年无人打扫,恐怕空房里爬虫横行,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在屋顶的天台凑合一晚上。

第二天。

一颗石子向他袭来,陆仟眼睛也不睁,在石子即将亲吻额头的瞬间,他右手一挥,石子沿袭来的方向飞了回去,几秒钟之后,一阵爽朗的笑声从院子里传来。

听到这笑声,陆仟眉毛动了动,睁开眼的同时探出头向声音的主人看去。此时天已大亮,艳丽的晨霞照在大雷那张油光满面的笑脸上,使得他更显了几分滑稽。

陆仟探出大半个身子,朝他咧嘴笑:“给带吃的没?”

大雷一摸他那光光的头顶:“忘了。”

“哦。”话已至此,陆仟已经没有了兴致,当下缩回了身子,重新闭上了眼。

“大前天的鱿鱼串要么?免费的!”院子里传来大雷的嚷嚷,陆仟没理会,睡得安稳。

没得到回应,大雷不放弃地嚷道:“诶!别睡了,头儿来了!”

头儿来了?

笑话!

陆仟翻了个身,留给他一颗坚定的后脑勺——天已经亮了,头儿该睡了,怎么可能会出来!他这么想着,一束犹带着凉气的目光朝他射来,他的后脑勺一凉,立马翻身坐了起来。

大雷贱兮兮的笑声响起。

陆仟从两层高的屋顶跳下来,面无表情地扫过眯眼睛晾牙齿的某人,当他目光落在一张标志性的面瘫脸时,转而笑得十分真诚:“早上好!日出真美,你有没有兴趣陪我一起……”

不待他的话说完,倾程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以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选择,顺便留下简短的两个字:“开会。”

“好!”陆仟本着誓死追随队长大人的原则点头附和,尽管他心里有那么点疑惑。

开会?真是久违了的词!

大雷凑到他面前,笑:“你真逗,每次都提这么不靠谱的邀约。”

陆仟往一旁退了退,拉出两人之间的距离,夸张地捏着鼻子:“离我远点,你都快馊了!”

“是吗?”大雷往自己嗅了嗅,嘿嘿地笑起来,“还真是!”说完一巴掌拍在陆仟肩上:“走,开会去!”他现在这状态正好可以去会会黎秦,那人洁癖重症晚期,如果看到他估计会被膈应得吃不下饭!

陆仟看出他心中所想,没提醒他鱿鱼串毒害菌种的事已经暴露了,黎秦看到他这样估计会产生某些负面的情绪,当这情绪突破了某个值……

好吧,或许他可以邀请倾程看一场自相残杀戏……说不定不会被拒绝。

他关心每一个同伴,所以才没有很期待!

“你笑得很诡异,你知道么?”

大雷的话将他从某些幻想中拉出来,他调整了下脸部表情,睨了对方一眼,翘着兰花指“娇嗔”:

“胡说!”

两人进了会议室——一间空荡荡的只堆放着几张坏了的钢架床的房间,房间背阴,长期未打扫的结果就是这里成了蜘蛛的大本营。陆仟进门的时候看见涂小图正往地上扔蜘蛛的尸体,一只瘸了腿儿的大个儿蜘蛛正好滚落到自己脚边。

“……”

陆仟的脚一拐没有从蜘蛛尸体上面跨过去,算是给了已逝亡者最后的尊重。只是,随之跟进来的大雷并没有他这般的思想高度,一脚踩扁了亡者尸体。

X-B型感染者的五感是十分发达的,所以他这一脚下去,在场的几个人同时听到了一阵……难以描述的声音。黎秦首先变了脸,目光钉在某只脚上,面容有点扭曲。

大雷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他讪讪地笑了声不自在地抖了抖脚,于是那原本黏在他脚底的蜘蛛尸体掉落了下来。

啪——

在众B型感染者耳中听到的就是这声音,再配上那残尸的视觉效果……

陆仟听到了黎秦捏指节的声音。

大雷“嘿嘿”笑了两声,鞋底在地板上来回摩擦了几下,留下一条条不知名墨绿色液体痕迹。

黎秦的脸更扭曲了。

涂小图呆呆地蹲在地上,有点不明白事情的走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大雷还在擦鞋底。而完全无视这里状况的队长倾程依然维持着他不开口便是安静美男子的形象,坐在钢架床上,透过破了个洞的窗户看着窗外的风景。

陆仟受不了这氛围,清了清嗓子:“不是要开会吗?”

倾程闻声终于转过了头,黎秦几人见此安静了下来,都将目光转向他。

“我们有任务了。”他说。

几人眼里或多或少都闪过惊讶,他们虽然接的任务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可从来没有开过会,由此可见他话里的任务不寻常。

关于这点他们早有预见——

大家虽然没表现出来,但掩藏在心里的惊讶不小,关于他们的队长在白天出现……不管是先进组的还是后进组的,他们都没有在白天见过倾程。

这是第一次。

这点异常昭示着今天的开会从一开始就透着不寻常。

涂小图掰着手指问:“是什么样的任务呢?”

倾程道:“北城的一家儿童福利院连续几晚都出现了孩子失踪事件,情报组探查到有A型感染者的气息在那里出现过,所以怀疑是A型感染者所为,组织决定这事交给我们处理。”

陆仟挑眉:“玫瑰A也懂得屯粮了?”

玫瑰A即为X-A型感染者,这名字来源于A型感染者颈间的红色印记。A型感染者的复生能力极强,如果不是割断红色印记下的大动脉,再严重的伤也会在短时间内恢复。红色印记就像A型感染者的心脏,因为是A型感染者独有,所有组织里的人喜欢用“玫瑰A”这个“浪漫”的名字代称A型感染者。

因为A型感染者的复生能力,曾有研究组的成员声称,A型感染才是人类最优的变异方向,但此类言论很快就销声匿迹了,其根本原因是,A型感染者智慧低下狂躁而无理智,从一点来看,他们已经很难再叫作人类。

也就是因为深知这点,所以现在的陆仟很惊讶。智慧低下的A型感染者真的懂得将孩子悄无声息地带走,而不是被嗜血本能驱使当场迫害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有这智慧有这控制能力,那只能说,事情严重了。

倾程皱眉道:“我也希望这是误判。”

“因为孩子是晚上失踪的,所以需要习惯晚上作战的人,也就是我们。”倾程单手撑在钢架床上一个帅气的落地,“我的安排是,每晚两个人一组待在福利院,轮流着来,你们怎么想?”

没有人提出异议,只是——

“我们只有五个人,有人落单了,这怎么组对?”涂小图说出他的疑惑。

大雷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笨!头儿肯定不用出任务嘛!”

倾程淡淡地扫了两人一眼,说:“我和陆仟一组。”

被点名的陆仟诧异地张了张嘴,有点受宠若惊了,动情地看着他。

倾程自动屏蔽了他的目光。

涂小图问:“那我们怎么组?一起吗?”

“情报组会派出一个成员和我们一起,到时候他和黎秦一组,小涂和大雷一组。”倾程分好组,没有人反对,分组这事算是落成了。

散会后,黎秦“约”大雷出去了,小图觉得好奇跟着出去看热闹,陆仟觉得有好戏看,正准备跟上他们,刚抬脚就被队长倾程叫住了。

3、朋友

即使呆在封闭的房间里,靠着B型感染者的敏锐依然能听见院子里打斗的声音,拳脚出击带动的风声,肉体摔打在地上的闷声,急促的呼吸声……陆仟觉得自己的血液都要燃烧起来了!

但也仅此而已了。他不能出去观战,只能呆在这里的接受上级的留下批评。

与他激动难耐相反,倾程脸上的表情很淡,他甚至有心情研究起了地上的蜘蛛残尸,过了很久,他的目光才从地上的蜘蛛残尸上收回,落在陆仟脸上。

“想出去?”他问,用他惯用的低沉声音。

刚进特别行动组的那会儿,陆仟第一次听到倾程讲话就迷上了他的声音,他觉得那低沉的感觉性感得不得了。他曾和大雷讨论,觉得他的声音“听了就会怀孕”,被大雷恶心得称他为恶癖基佬,后来更是将这话告诉了倾程。从此,倾程看他的眼光,就和……看这地上的蜘蛛差不了多少。

陆仟觉得很冤枉,他只是想表达对美好的事物的喜爱,仅此罢了。他喜欢美好的东西,并对此抱有极大的宽容,比如,他觉得倾程的脸就十分符合他的审美,所以他一点也不介意对方吻了他。

哦,也说不上吻,只是小小的触碰罢了。

虽然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倾城绝伦”的上司大人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有此举动。

陆仟想得出神,所以没注意到在他认知中搭错神经的上司已经看了他很久,表情也从一开始的平静慢慢转为了微微皱眉。

“你现在看起来就像老年痴呆患者。”

类比,又见类比!陆仟再一次从他的队长口中听到类比,而且其中的主角就是自己。好吧,在无数次不怎么美丽的类比中,他已经学会了淡定。

换个思维来想,他能成为队长大人口中盛宠不衰的宠儿,或许这是他别扭不懂表达的倾程队长的另类的爱的表达也说不定。

好吧,陆仟承认他想多了。

“谢谢夸奖。”

倾程被他的无耻折服了,他深深觉得不管什么样的言语都不能中伤他那颗毫无羞耻感的心,于是不想再多言,说出了将他留下来的用意。

“今晚我们先去探查,晚七点我们在福利院门口见面。”

他们这一组打头探查陆仟他没有丝毫意见,但是……

“为啥咱们不一起去?”同从宿舍出发却要分头行动,这听起来太不友好了!

倾程掀起眼皮看着他:“这是命令,你有意见?”

“没,只是觉得咱们一块儿的话,可以顺便看看风景谈谈人生什么的。”陆仟朝他挤眉弄眼,“你确定不想一起走?”

陆仟觉得自己用上了小涂的必杀技,而且深得其精髓,拒绝他的人如果不是心如铁石,那么肯定需要看眼科!但事实证明,倾程这个人是例外。他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而后薄唇轻启:

“你眼睛抽筋了?”

人生何处无意外,明白这个道理的陆仟小小的失落后,重新提起了精神。

“我会在福利院等着你的。”

等两人谈话完毕走出房间的时候,原本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人默契地同时停了手,维持着出拳的动作看向他们,随后两人又同时收手,向着倾程点了下头,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陆仟:“……”

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陆仟脸上难掩失望。

在他身旁的倾程没再理会他,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在快进门的那刻他的脚步顿了下,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推门进去了。六月清晨的阳光也不算炙热,洒在皮肤上暖暖的,很舒服。

他喜欢这样的温度,久违的温度。

晚上七点,陆仟准时到了北城的福利院,倾程已经先他一步到了,正和福利院的负责人说着什么,听到脚步声往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因为五感发达,所以即使隔了段距离,陆仟依然能听见两人的对话,那个上了年纪的负责人说到失踪儿童的事,抹了抹眼角的泪。两人谈完后,负责人离开后,陆仟才走向倾程。

“你晚了。”

“只是相对你而言,其实我还是很准时的。”陆仟扫视了圈这个不怎么大的福利院,最后目光落在院子中央的两个孩子手牵手的雕像上,神情有些恍惚,“真是久别了。”

陆仟也是孤儿,被遗弃后在福利院长大,再次来到福利院,真是百感交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