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玩玩而已 下—巴默默

玩玩而已 下—巴默默

时间: 2016-04-11 17:56:37

第56章

陆戎顿时便瞪大了眼睛,恶声恶气地冲着陈云烈吼道:“你说什么!”

“操啊,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吓我一跳。”陈云烈拍着胸口道:“我就说你上心了,你看看你那样子,一脸欲求不满的。你要真上心了,就找他和好去啊,你们能定下来也不错啊,我觉得他人还是挺好的,就是脾气大,你看,那天吧……”

提起那一晚上的事情陆戎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又更大声地吼着:“你放屁!胡说什么!我还没玩够呢,你跟我说什么定不定下来的事儿?他都那样……那样对我了,你说我吃撑了我要去找他和好!”

陈云烈小声地嘀咕道:“那不是你先劈腿的……”

“你又说什么!”

“成成成,我什么都没说。”陈云烈拍了下自己的嘴巴,笑道:“你看,我俩哥们吧,一个你,一个盛哥,都是弯的,而且都是谈个恋爱吧,谈的死去活来的,太艰难了,这一定是冥冥之中有一股神奇的力量在阻止男男搞基啊。”

陆戎白了一眼陈云烈,看着他那张脸就觉得白痴,懒得和他说话。

陈云烈还自个说起来了,特高兴的样子,也不管陆戎搭理不搭理他。

陆戎点了支烟抽起来,那种熟悉的味道灌进肺里,让他有些晃神,其实他的瘾也不大,偶尔想要来那么一支,还会被萧安歌给掐了,萧安歌老说他,小孩子不要抽烟,这些日子以来,他几乎都忘了怎么抽烟了。

这样不好。决定了就这么江湖不见,那么也就不该继续想着了。他怎么能承认,自己难受,怀念……

可要忘掉一段回忆,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应该需要……给他一些时间吧。

烟雾升腾起来,模糊了陆戎的双眼。

******

跟陆戎分开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十天就过去了,这么久以来一直没有过陆戎的消息,最开始的那几天萧安歌还想过,以那天晚上陆戎的状态来看,他似乎还要纠缠一段时间才肯罢休,后来却格外清净,大家就这样桥归桥路归路,各走各的。

萧安歌慢慢想明白了,陆戎可能是早就想着要走,这一次的分手,虽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但事情一出就这么让他顺水推舟了。萧安歌想到陆戎这王八崽子是这么计划的,简直就后悔当时没多揍那小子几拳头。最初的愤怒消散了之后,剩下的便是在夜里入睡前的那一丝丝苦涩和伤感。

但这总要都过去,萧安歌一直在尽力地用工作麻痹自己,忙起来了,就不会想到自己曾经那么傻逼的事情。

那天周五,萧安歌实在是有点不想这么一个人呆着了,他想找个人陪着度过漫长而孤独的夜,哪怕是花钱买的也好,总之他不断地告诉自己,必须快点从消极的情绪中抽离出来,于是下了班,萧安歌就收拾收拾准备出去玩了。

可人还没走出办公室,又被堵回来了。

他们家那个多事儿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公司,瞅着他走出办公室,又把他给拉了回去,神秘兮兮地笑道:“哟,三哥今天可打扮地帅啊,二婶说你今天不回家吃饭,这是要去哪儿呢?”

萧安歌快被她给烦死了,没好气地说:“你干嘛,不能带你去。”

“啊,我要去!”

“边儿去,你烦不烦啊,那是你个小屁孩儿不能去的地方。”

“那你换个地方,我能去的,带我去呗。我有好事儿……”

“不行,你走开啊,我现在正是看着你头都大了。”萧安歌扯了下萧采依的脸颊,就准备甩开她往外走。

“三哥你跑了我就跟二婶说你又去酒吧混了!你又要找小鸭子约……”

话还没说完萧安歌赶紧冲了过来把萧采依的嘴巴给捂住,低声喝道:“你这个丫头真是……你说你一个小姑娘你说这些话你不害臊啊你!”

萧采依使劲儿挣脱开了,笑嘻嘻地说:“你做了都不害臊,我说说怕什么!”

萧安歌真是搞不懂这些个二十岁的小年轻,还是个女孩,怎么一个二个都这么开放,还是自己太老土了,跟不上这些人超前的思维?就像是陆戎一样,跟他在一块,玩的东西那叫一个刺激。

呸呸呸,妈的怎么又想起陆戎了,萧安歌赶紧甩甩头把这影响心情的东西给赶出自己的脑海。

萧采依晃荡着俩条小辫子,得意洋洋地继续说:“三哥,你今天反正是不能撇下我了,我是真有好事跟你说。”

“你能有什么好事?”萧安歌“呿”了一声,但还是站着准备听她说话。

萧采依这才高兴起来,一下就上来巴着萧安歌的肩膀,道:“我之前不是给你说了嘛,我有个学弟嘛,最近呢,你不是单身吗,我就找那小学弟聊了下,人家还对你有意思呢。你先别急,我可什么都没承诺他,就说我来帮他约一下你。我看你今天挺得空的啊,就来问问你,要不和人呢见一面吧,这儿人还在学校哪里等着回话呢。”

萧安歌听完真是气都发不出来了,抬起手指指了下萧采依的脸,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简直都无语了。看样子,他这要不是答应,以后还没完了?

萧采依可怜兮兮地甩着萧安歌的胳膊,撒娇道:“三哥,我真的什么都没答应他,你看我这次都是专门问了你的,你别发火嘛。而且我最开始真的不是想撮合你俩的,我就是给大家炫耀炫耀我三哥多好看,哪知道他就这样了啊。你看看,你见人一面吧,满足一下他,看不看得上另说,就当认识个朋友,怎么样啊?”

萧安歌叹了口气,道:“你啰嗦死了,真的,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说了这么大一串。”

“嘿嘿,那你这意思,是不是同意啦?”

萧安歌想了一会儿,轻轻点头。

小姑娘怔了一下,这才兴奋地掏出手机跑一边打电话去了。萧安歌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打算放弃跟萧采依拧下去。他这一次要是不答应,萧采依还会没完没了地烦他,这次见了面也就能让萧采依彻底给死心了。他这大个人还怕俩小屁孩儿了不成?

正在萧采依正在激动地在电话里跟萧采依大呼小叫的时候,萧安歌那边已经迅速地定好了一家餐厅,就在萧采依他们学校附近,他等着萧采依说完,才淡淡地开口道:“行了,给你学弟说餐厅的地址,就前几天我俩去的那家,在你们学校附近。”

萧采依惊讶道:“什么啊,你都定了,不是应该让他请客吗?”

“我能让你们学生孩子请客啊?搞笑,走了。”说着萧安歌就拿起了外套,迈开长腿走了出去。

萧采依乐呵呵地赶紧跟了上来。

到了地方之后,萧安歌让萧采依先去找那个学弟,自己则停车去了,这正是吃晚餐的高峰期,加上这餐厅生意很好,萧安歌找一个停车位都找了老半天,等到了的时候,萧采依和那学弟都已经落了座。

老远萧安歌就瞧见两个人靠着窗边的落了座,萧采依面对着他的方向,捧着脸很是兴奋地说话,而背对着他的男孩儿看上去个头挺高的,一头黑发柔顺发亮,看背影就让人很有好感。

萧采依正说着,抬头就看见了萧安歌,立刻便兴奋地挥手道:“三哥三哥!我们在这儿!”

“我听到了,你别叫唤了。”萧安歌应了一声,而后就看到那个坐着的男孩儿“腾”地就拔地而起站了起来,撞得桌上的水杯都翻了,他身子一僵,又慌忙地扯着纸巾来擦水。

“你这笨蛋,你干什么呢!”萧采依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他,然后又招呼萧安歌过来,接着一把挽住了萧安歌的胳膊。

那男孩儿听到萧安歌走进,明显更加紧张,腰不敢直头不敢抬,更手足无措地扯纸巾擦着桌上的水。

萧安歌眼睁睁地瞧着那男孩儿耳朵尖一点点地红了,被这蠢样给逗乐了,憋着才没笑出声来。

“哎呀你快别擦了!”萧采依气呼呼地冲他直摆手,道:“抬头挺胸,站直了!”

那男孩儿呆了一下,慢吞吞地站直了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通红的脸。他匆匆看了萧安歌一眼,那脸又更红了,简直像是要滴血了一样。萧安歌明显感觉对方已经完全陷入一种“小鹿乱撞”的状态中,那眼神都不敢跟自己对上。这把萧安歌都给蒙住了,他简直有点不好意思。

可要说这模样,这小学弟真是没得挑,他个头很高,身板也宽厚,眼含秋水,唇如朱丹,他有着漂亮的脸蛋和锻炼有素的强健体魄,年轻、纯粹、干净,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一样耀眼。

在看清他的脸那一刻,萧安歌突然想起来,这不就是萧采依曾经给他发过的那个照片上的少年吗?当时在照片上看着就觉得挺好看的,见到真人更觉得,挺可爱的。

俩人对视那一眼,萧采依立刻就俩眼放光,满脸都写着“有戏”二字。

“咳咳!沈嘉树!”萧采依故意大声地喝他:“我三哥来了,怎么不知道叫人啊!”

“萧萧萧……萧哥……”

萧安歌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第57章

萧安歌这一笑,让原本就紧张地不得了的沈嘉树更慌乱了,他的手在裤腿上搓了半天,像是随时都要急晕过去。

萧安歌真是难以形容现在这一刻的心情,他一向对自己的魅力还是挺有自信的,但这傻孩子这么大反应,搞得萧安歌也有点紧张了起来。他还没对他施展魅力呢,这小孩就受不了了?萧安歌只得尴尬地清了下嗓子,率先坐下了,而后道:“坐下吧,都是年轻人别搞得这么严肃。”

“你坐下坐下。”萧采依一边儿嫌弃地瞪着沈嘉树,一边儿黏糊糊地巴着他三哥,道:“三哥,这个呢就是我学弟啦,沈嘉树,人可是文学系的系草呢。”

萧安歌瞟了一眼系草,淡淡地“嗯”了一声,心里就有点担忧了,眼前这个状况怎么有点像是在相亲呢?

相亲的另一对象系草对萧安歌非常地……满意,一直傻笑。萧安歌真没想到,这孩子看着挺机灵的,怎么就是个傻瓜呢?萧安歌有点后悔来赴约了,如果只是简单地吃一顿饭根本不是多大的事儿,他想的就是来随便吃个饭见个面,然后就完了。

可他没这二愣子小屁孩儿这么纯洁,看他一眼就脸红,这简直是让人从头到脚都尴尬啊……他只得拿着菜单稍微遮挡住自己的脸,询问俩小孩儿要吃什么,然后快速地点了几个菜。

席间一直是萧采依在调动气氛,一会儿夸萧安歌一会儿又夸沈嘉树,简直在认认真真地用心做媒,可他越是这样,反倒越让俩人都不自在。过了一会儿,可能萧采依自己也意识到了,开始有点郁闷地戳着碗里的饭,好半天以后一咬牙说了一句:“三哥,我要出去买奶茶。”

“我去帮你买吧。”沈嘉树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站起来,可萧采依却冲他摆手道:“不要你,你不知道我要什么,你就在这儿陪我三哥,等着,一会儿回来。”

正当说着的时候,萧采依就起身跑远了,她身体娇小灵活,速度非常快,很快人就在热闹的餐厅中没影了。

这时桌上就只剩下了萧安歌和沈嘉树俩人大眼对小眼,这气氛真是太诡异了,萧安歌根本忽视不了这样挥之不去的暧昧感。可毕竟他比人年纪大多了,可不能这么怂,想着不管怎么得尽量缓解一下,于是,萧安歌便轻声开口问道:“小沈是吧?多大了?”

“十八……”沈嘉树放下了筷子,马上又有点急躁地补充道:“很快就十九了,还有几个月。”

“哦……真年轻啊。”萧安歌由衷地感叹。这还真是个孩子,比陆戎还小了两岁。

“萧哥,也很年轻。”

“啊,是吗?嗯,小沈……”

“萧哥,叫我嘉树吧。”

萧安歌楞了下,看着沈嘉树真诚的表情,又觉得自己要是拒绝的话简直是恶霸,于是便改口道:“嘉树。”

这一喊出来,沈嘉树便立刻绽开了笑脸,明朗好看得就像是在发光一样。没有屁事儿多的萧采依在身边,他人也自然了,话也多了起来。

“萧哥,你可能不知道,你在我们社团,是个名人。”

“啊?怎么回事儿?”

“学姐给我们看过你的照片,还有你唱歌的一小段视频。真的唱的非常、非常好听,你的声线和音色很有特点,很、很……性感。”说着沈嘉树又有脸红的趋势,萧安歌假装没听见,侧头喝了口茶。

沈嘉树松了口气,继续说:“所以大家就都认识你了,说了好几次了,社团活动希望能邀请你来。”

“我没时间参加这些活动。你们喜欢自己玩儿呗。我年纪大了,玩不了你们年轻人的游戏。”

沈嘉树一下有些认真,表情严肃地道:“萧哥,你年纪不大,现在正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你又努力,又这么有魅力,我真希望我跟你是一个年纪,就可以……”

“行了,你这小子,写诗呢你。”萧安歌赶紧打断了这越来越危险的话,他这老脸都挂不住听不下去了。他真是不应该来吃饭的,沈嘉树这种纯情的苗子萧安歌根本就不好意思跟人多谈,总觉得自己这浪荡哥要糟蹋了人似的,而且他太楞了,还以为自己隐藏地很好似的,可他看着萧安歌第一眼,那种爱慕惊艳的眼神就被萧安歌牢牢抓住了,他只差没在脸上写着“我喜欢你”四个大字了,那赤裸裸的热烈眼神看得人真是头皮发麻。

沈嘉树轻笑起来,道:“我是挺喜欢读诗写诗的,不过别人老笑我酸。”

“这有什么啊,挺好的爱好。”

沈嘉树这才终于找到了聊得,跟萧安歌聊了好一会儿的朦胧诗。萧安歌读书那会儿还是个文艺青年来着,可后来出了社会,再没时间看那些风花雪月的东西,这会儿能跟沈嘉树稍微聊上几句,倒还是有意思的,况且沈嘉树放开了之后,说话并不无趣,反倒是挺能说的一个小伙儿,还有点招人喜欢。俩人就这么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说着,一会儿又说到了萧采依给大伙看的萧安歌唱歌的视频。

沈嘉树把手机拿出来,翻出了那个视频给萧安歌看,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真的觉得很喜欢,就把让学姐把这个视频拷给我了,抱歉萧哥,没有首先征得你的同意。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外传的。”

萧安歌心想这人家话都说的怎么好听了,他还能强迫人删除了不成?于是便道:“哦,没事儿。就是这,是什么时候拍的啊?我都没有印象了。”

视频里的地点是在萧家宅子,萧安歌的卧室里,他抱着吉他坐在窗台上自弹自唱,脸色有点不正常的潮红,明显是喝醉了在哪儿自high,然后就被萧采依给偷拍了去。

“真好听,我就是、就是听了这首曲子,就再也忘不掉……萧哥,你这样看上去,又孤独又好看……我……”沈嘉树像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慌忙又补充道:“我……我就是很喜欢音乐,萧哥你唱的非常好听,要是、要是你做歌手,出唱片的话,我一定会买的。”

萧安歌也不揭穿他,又笑道:“我啊,十几岁的时候想过但摇滚歌手,其实也不是多喜欢音乐,我就是想耍帅,觉得做歌手很酷。真是白瞎了我妈遗传我这么好的嗓子了。”

沈嘉树认真道:“萧哥,你很帅了不用耍帅,而且你不是流于表面的好看,你真的有一种从里到外自然流露的气质,高贵典雅、慵懒迷人,而且你还有这么天生一副好嗓子,上天把这么好的声音给了你,一定是觉得,只有这样的嗓子,才配得上这样的你。”

萧安歌眼睛快速地眨动了好几下,他真是被这傻小子给震撼了,果然是搞文艺的,这说起甜言蜜语来真是一套一套的,而且关键是这态度还这么真诚,没有一点油腻感。

当然这一通夸奖萧安歌也觉得是有些过誉了,他忙道:“萧哥谢谢你了,可你也太夸张了,我都不好意思了,以后别这么说了,啊。”

“你不想听的话,我不会多说什么的,但这就是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萧安歌简直不知道应该是夸他还是损他了,这真是一直肠子,傻得天真,楞得可爱,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好感,而且肯定特别招长辈喜欢。萧安歌自认为比人大了肩将近十岁,也算是个长辈吧?于是这也渐渐不自觉地露出笑脸来了,道:“算了算了,你还是有什么就直说,你不需要这么严肃的,放松点。”

沈嘉树开心地道:“谢谢萧哥。”

“这有什么好谢的。”

“嗯,萧哥,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曲子是叫什么名字啊,我好想从来没听过。”

“哎哟,我忘了啊……”萧安歌侧头想了一会儿,道:“好想是我小时候,我妈给我唱的,俄罗斯的歌儿?应该是,就是想不太起来了。”

“嗯,萧哥,你慢慢想。”沈嘉树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看着萧安歌然后故作镇定地道:“那、那萧哥,你能不能,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要是你什么时候想起来了,我也可以、可以问问你。”

萧安歌满头黑线,这……这要电话号码的理由也太生硬了点啊,怎么想出来的,这人到底还是个傻瓜。

正在萧安歌这犹豫间,沈嘉树已经马上就流露出深深受伤的表情,可他又没有放弃,等着萧安歌的答案,执拗地看着萧安歌,鼻翼轻轻扇动表明了他这一刻的紧张。

那眼睛像小鹿似的水汪汪的,让人怎么能忍心拒绝。

萧安歌今晚第三次后悔来吃饭了,现在说真的,他可真是骑虎难下。

第58章

“萧哥,我知道你工作很忙,但是我不会……经常打扰你的,萧哥,你……你千万别嫌我烦,我是唐突冒昧了,对不起。”沈嘉树慢慢地垂下了头,看上去非常受伤的样子。

萧安歌有点为难了,企图扯开话题,便道:“嘉树,你别这样,感觉你这小伙子,长得好看,又是名校高材生,怎么这么害羞啊,而且,萧哥说句实在话你别生气,你好像有点不自信的感觉?”

说着沈嘉树有点楞,而后才犹犹豫豫地开口道:“我性格就是这样,其实我小时候……长得很胖,都是高中以后,我才开始减肥,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小时候不受欢迎,所以我有点不自信。”

萧安歌有点没想到,仔细地瞧了他老半天,都没能从他身上看出曾经胖过的痕迹,怎么看都觉得非常青春帅气。

“不是吧,你这样子,能有多胖?”

“高中最胖的时候,接近三百斤。以前小的时候因为长得胖,从小到大都是被人嘲笑和欺负的对象,我从来不敢交朋友,也不敢喜欢任何人。后来……”

“啊?你逗我呢,我不相信,你看着挺壮实的啊。”

沈嘉树有点急了,忙道:“是真的,我干嘛要骗你,可是当时减肥的时候很痛苦,一直没有吃饱过,差不多减了两年,才瘦到现在这样,然后身体也好了。有我现在都是坚持锻炼,健康饮食,一直控制着体重,可那时候真的很胖,我有照片的。”

“是吗?那我瞧瞧。”

“那个时候根本不敢照相,在家里才有一两张。”说着沈嘉树又期待地看着萧安歌,道,“萧哥,我是本地的,我、我回去找找,可以给你发……发短信。”

萧安歌一下又呆住了,这人其实一点不傻,贼精,又把话题给扯到了电话上来。他本来只是想要敷衍地吃一顿饭,反正每天都得吃饭的,可来了就傻了眼了,这倒霉孩子怎么才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这么喜欢自个儿?自己的荷尔蒙有那么强烈吗?

沈嘉树一直用那双小鹿眼期待地看着自己,实在让萧安歌非常有压力,这让旁人看到,还觉得自己欺负了他似的。

“那……好吧……”萧安歌叹了口气,心想反正给了电话也可以不搭理他,于是便道,“你手机给我。”

沈嘉树猛地抬头,眼睛都在放光了。

虽然萧安歌可能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但……在沈嘉树的心里,萧安歌是他第一次喜欢上的人,他真的非常喜欢萧安歌。

他错过了懵懂的青春期,那会儿大家都在萌动着有了第一个暗恋喜欢的人的时候,他一直埋着头努力念书学习。直到后来因为太胖而身体出了问题,他才开始被逼着减肥。终于瘦下来之后,五官的型儿也出来了,变成了大家眼里的这个草那个草。

终于有女孩子喜欢他了,有好多小姑娘大胆地拦着他表白,可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毛病,他没办法对任何一个女孩子动心,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自己那些难以消除的不自信影响了他,让他没办法勇敢地谈恋爱什么的。

直到某一天,萧采依给他看了萧安歌个唱歌的视频。

萧安歌开口的那一瞬间,对他来说就是万籁俱静,他的世界便只剩下这个声音,慵懒的、魅惑的,让沈嘉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性感。那个唱歌的人,除了一副迷人的嗓音,惊艳的外表,浑身散发的潇洒、随意的的气质,以及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一丝丝孤独和脆弱的气息,都让沈嘉树深深地着迷,无法自拔。那段视频他已经看了不下几百次了,看得他几近疯魔,越来越深的渴望、燥热、冲动笼罩了他。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知道,他不能接受女孩子的表白,不是因为他不自信,而他根本就不喜欢女孩子。

他也不是没有迷茫和痛苦过,可不管他如何挣扎,他都没办法拧过自己的内心。他的青春萌动期来的太晚了,而萧安歌就是那个点醒了他的人,他怎么能不重视萧安歌?从萧采依口中得知,萧安歌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时候,他真的是非常地难过,以为自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可后来他又知道了萧安歌恢复了单身,他怎么能不高兴,等待了好久的见面终于在今天得以实现。

见到真人的那一刻,他的心脏都差点停跳了。活生生的萧安歌,比视频里,照片上,看上去还要迷人。

他知道自己在萧安歌的眼里看来是幼稚的甚至是无聊的,他已经尽力了,可由于太紧张了,表现地并不好,他隐约有些猜到,萧安歌大约是想,这一次见面之后,就再也不打算理他了。

这是他第一次喜欢的人,他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他想……哪怕是能要到一个电话号码也好,他慢慢地来,萧安歌总会看得到他的。

而现在,萧安歌答应了,答应给他电话号码了!他真没想到萧安歌会答应的,于是一瞬间都激动地忘了自己应该干嘛了。

“你楞什么啊,手机给我。”

“啊,哦,马上!”沈嘉树赶紧把手机掏了出来,递给了萧安歌。在萧安歌输入自己手机号的时候,他简直就像痴呆了一样看着萧安歌修长的十指,那手也那么漂亮,把人心都给搅乱了。

“存好了。你的电话我也留着了。”萧安歌把手机还给了沈嘉树而后看了下腕表,道:“采依怎么还不回来,这姑娘干什么去了。”

“啊……是啊……”沈嘉树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激动的情绪里,说话都结巴。

萧安歌轻轻瞄了他一眼,在心里感慨,自己可能不小心招惹上了一个小麻烦……

就在俩人再餐桌前对坐着相谈甚欢的时候,谁都没有注意到,玻璃窗外边的街边上,有个扎着两个小辫儿的小姑娘正在扒着窗户往里偷看,满脸都是欣慰的笑。好久之后,小姑娘又偷偷溜走,一手捧着奶茶杯,一手噼里啪啦地发着短信,蹦蹦跳跳地走远了。

萧安歌这时候都等得不耐烦了,正想给萧采依打电话的时候,突然收到一条来自萧采依的短信:

——三哥,看你们发展地不错,我就不来打扰了,你们慢聊,一会儿记得把小学弟送回学校,大晚上很危险的,么么哒!

“萧哥,这是有事情吗?”沈嘉树看着萧安歌的表情有点严肃,这边忍不住开口问了。

萧安歌揉了下脸,道:“没,采依说她学校有事情先走了。”

“啊,可是这儿还有这么多菜呢……”

“没事儿,你慢慢吃吧。”萧安歌有些郁闷地轻轻呼气。

完了之后俩人继续吃着聊着,也一直没有冷场,就是最后结账的时候,争执了好一会儿,但在萧安歌的坚持下,还是由他付了账。

沈嘉树见缝插针地补了一句:“那下次由我请萧哥吧。”

还有下次呢?萧安歌赶紧就溜了。他不知道沈嘉树是如何定义今天这次见面的,总之,在萧安歌的眼里,这是一场被逼无奈的……相亲。

实际上沈嘉树真的已经没什么可挑的了,年轻干净,清纯乖巧,谁见了都会喜欢。可萧安歌刚刚才在陆戎那儿栽了个大跟头,他还没那么快就能缓过来,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如果没有把上一段感情翻过篇去就匆匆开始新的一页,那么对后来的是不公平的。况且,这个沈嘉树还是这么单纯懵懂的一个小年轻,他和陆戎刚好是相反的那种人,陆戎极度地自信张扬,想干嘛就干嘛,他身上有一种危险和难以掌控的魅力,这是规规矩矩的沈嘉树,和陆戎最大的区别。

萧安歌可以和陆戎互相折磨,但他真的会不忍心伤害沈嘉树。

萧采依又给他弄了个难题啊!他暂时不想再看到那个咋咋呼呼的尽知道给他添乱的萧采依了,于是,萧安歌就回了城里的公寓去住。

这房子已经按照他的要求从里到外打扫了一番,萧安歌一开门就瞅见墙角放着个半米见方的纸箱子。他疑惑地走过去打开来看,发现里面是陆戎留下的东西。

萧安歌一看这就炸了,明明给张助理说了让她给全部扔掉可,张助理估计是想着那些东西都挺贵的,怕自己扔了万一老板后悔,于是就给放墙角,要扔自己扔,还得给自己添堵。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