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这套路不对!下—绫部若樱

这套路不对!下—绫部若樱

时间: 2015-01-04 18:13:34

第36章:助人为乐

下午怎么度过?

陆然有点奇怪了。

虽说他现在跟老板正处于‘同居’状态,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各干个的,互相不会打扰对方。

只是涉及到他的工作范围,两人会谈谈,比如关于下次见到秦颖,对方会是什么反应,会说出什么话,该怎么才能让对方舒心,老板会指点指点他。

所以,下午一起度过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要带他去见家长?

“你不是说,有个酒吧你觉得还不错吗,我们去看看。”

“我们俩?”陆然问。

“还有谁吗?”霍毅臣反问。

“我多问一句……秦姨他们去吗?”

霍毅臣皱眉,“他们怎么可能去?”

“那,他们今天会出现在那附近?或者路上?”

“你究竟要说什么?”霍毅臣表现的略微有点不耐烦。

“我是说,如果他们不出现,我们干嘛要出去?做戏给谁看。”见老板不耐烦,陆然立刻将心中的问题都直白的问了出来。

陆然说完,感觉餐桌上的老板神色变得很差,差点就可以用‘气急败坏’来形容了。

陆然有点摸不着头脑,怎么说生气就生气了?

啊,难道是想见识见识他们平民的生活?

陆然以为get到了得分点,立刻妥协道:“好好,我们去吧,打发时间的话,那儿还挺不错的。”

他话音刚落,就感觉屋里另外一个人的心情天气暴风转晴,快到他感觉他刚才上当了一样。

“那就这么定了。”另一个人愉快的说。

“等等……”陆然在对方立即又严肃起来的表情中,顶着压力说,“那里还是晚上去比较好,白天……很可能是在打扫卫生。”

“这样……”认真听取意见的老板点点头,说,“那就晚上去。”

陆然认命的跟着附和,随后又听对方道:“那我们再说说,下午去哪。”

所以说,老板原本只是想让他陪着打发下午时间,结果却被自己蠢得把晚上也交代出去了吗?

他周末宅家计划呢?

身为合格下属的陆然最后还是为老板量身定制了下午的行程。

两人睡了个午觉,休息了一会。

1800条里说,毕了业就接手工作的老板很少有私人生活,又没正式谈过朋友,所以很多恋人之间该做的事都没做过。

陆然看到这几点的时候,心里一阵吐槽,说这些干嘛!

现在他有点懂了……

陆然很没创意的提出去看电影的时候,老板居然想也没想就表示同意。

“恋人之间是该看个电影。”

陆然心里:老板醒醒,咱俩是假的。

“我让小程给包个厅。”老板说着,就要拿起手机拨号。

“别,”陆然拉住对方的手,“跟大家一起看,会更有气氛。”

老板想了下,露出点可惜的表情,随后又兴起了兴致,说:“那就你全权决定吧。”

虽然不能过二人世界,不过应该会有其他更好的体验。

陆然在网上买的票是下午三点的,两人定了一点半的闹表,起来后收拾收拾出门,到那时间还差二十分钟开演。

陆然去取票的时候,就看到有几个人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

他余光看过去,发现是影城的服务人员。

顺着那几个人的目光看去,陆然就知道他们在讨论谁了。

目光焦点处的人,毫无所觉的站着,正在看预告片,双手抱臂,右手正有规律的在左臂处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整个人透着一股高雅和疏离,与旁边看预告片的人格格不入。

陆然不再看他,在自助机上取票,两张票都打出来后,他再回头,就发现附近情况不太对了。

老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身后,老板的身后还站了几个人,有穿着工整的中年男人,也有高挑漂亮的商场女经理。

“霍……霍少爷,要不,去我们的vip包厢吧?”

陆然敢肯定,那个人差点就要说出‘霍总’两个字,腮帮子已经鼓成猩猩了,却在老板随意一瞥下,硬生生改了口。

“不需要,”见陆然转过身,霍毅臣拉过陆然的手,毫无顾忌的亲密握着,示意了一下两人手中的票,说,“我们购票了。”

“那,”那个人还不死心,极想表现一番,“我给您调个视野好的坐位吧。”

霍毅臣看了眼陆然,陆然摇摇头,霍毅臣随后说,“不了。”

霍毅臣的表情自始至终都很冷峻,让其他一直想要说话的人不敢开口。

一直到电影快开场,霍毅臣带着陆然两人进了放映厅,那些人才不甘心的散去。

终于有机会说话,陆然问:“这商场,你家的?”

“霍家的。”老板道。

两人已经坐进坐位,前排还有人频频回头看他们,仿佛很好奇刚刚被商场人员围观的两人长什么样,是什么身份。

好在电影很快开演,放映厅陷入一片黑暗中。

商场的经理办公室里,之前唯一与霍毅臣说上话的中年男人正说着电话。

“夫人,少爷现在正在我们这看电影。他一定要在大众厅跟普通客户一起看。”

“这倒没什么,他也不是国家总理,没必要搞特殊。他带了别人吗?”

“带了个年轻男人。”

“我知道了,没事,他爱在哪看随他就行,这种事不需要特意跟我说。”

被挂了电话,经理心里嘀咕。

他打电话可不是为了邀功,而是别今后被人翻出这件事,再说他不好好招待他们少东家。

至于霍少爷带的那个年轻男人,虽不是集团上层,可霍氏的员工已经基本都知道了。

小老板爱上了一个男人。

秦颖挂了电话,哼了口气。

真会玩,居然带着陆然看电影去了,还在自家商场里看,他们这边态度一松,当儿子的立刻就跟上了。

秦颖拍着胸口,喘了几喘,突然意识到时间,立刻坐在电脑前,打开一个‘鲜花爱好者’群,点开一个聊天窗口打字:崔妹妹,我家的黑金刚最近叶子发黄,你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过了会,对方回复了一堆字,秦颖也没仔细看,打了个微笑的表情,跟着说:“你不是说下个月要来d市?到时候见个面吧,我真佩服你,对花这么有耐心。”

对方很快发来几个字,秦颖看完之后,脸上露出笑容。

电影放映厅里,陆然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

这个时候是个电影淡季,没什么好片子,陆然在得到老板‘看什么都行’的态度之后,就随便选了个国产爱情片,套路都是一样的狗血,但既然花了钱,陆然也不忍心浪费,硬逼着自己看下去。

与他相比,霍毅臣就显得心不在焉的多,看一会屏幕,看一会手表,再看一会陆然的侧脸。

在老板重复了几次以上流程之后,陆然终于发现了同行人的兴致缺缺。

陆然向对方靠过去,由于电影声音很大,又不能大声说话影响他人,想要说话就必须挨得很近。

陆然几乎快贴到对方耳朵上,问道:“你很无聊啊?不喜欢看,我们出去选别的电影,或者不看了。”

对方听他说完,也侧过头,覆在他耳边,说:“还好,就在这吧。”

“我感觉你好像没什么兴趣。”

对方又凑近他,在他耳边用鼻子呼出一口气,陆然还来不及反应,那个人又说:“嘘,看吧,高朝了。”

身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对方灼热的呼吸还残留在耳边,陆然能感觉到他整个耳朵肯定已经烧起来了,而他也很庆幸,播放厅总是很暗,不会映照出他烧红的脸。

只是说剧情进入高朝了,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后边的剧情陆然反而没看进去,浑浑噩噩的总是没办法集中精神,与他相反,之前不在状态的老板倒看的津津有味起来,还不时的凑到他耳边跟他谈论剧情。

陆然躲也不是不躲也不是,每次离得远了,老板都说大声说话会影响其他人,让他‘靠近一点’,但是可以不要说啊!

他真后悔给老板开了个坏头。

电影散场之后,老板还有滋有味的跟他回顾剧情。

“那女人太蠢了,男人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居然还不相信他爱她。”

陆然现在听见这个人的声音就有点神经质,对方磁性十足的声音传进他耳中,就好像一根根拨弄琴弦一般,总能让他一惊一乍的。

陆然按了按眉梢,说:“也说不上蠢,只是没想到吧,毕竟一直将他当成哥们。所以让人看着纠结,他干嘛不直接表白就好了。”

“啊,”霍毅臣轻出一口气,“大概是怕万一失败了,连朋友都没得做吧。”

“也是,”陆然表示赞同,“人心隔肚皮,谁敢冒那个险呢。”

两人从影城走出来,下到商场一楼,走到一楼钻戒专柜的时候,就听见有争吵声。

两人本来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只打算走过去,结果经过那里之后,居然看到了一个熟人。

“陈诗如?”陆然看了眼身旁的老板。

这不是他之前的相亲对象吗?虽然那件事情是个乌龙。

霍毅臣也用余光看了眼,并没有什么表情,而是反手拉住陆然,打算离开。

“喂!你放开!我要喊保安来了!”

“你喊啊,保安还管恋人之间的事儿?我看他怎么管!”

“不要脸,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陈诗如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嘴唇气得发抖,狠狠的想要抽出被对方拉着的胳膊。

“报警我也不怕,反正我无名小卒一个,你不怕上报纸,你就报警,到时候全d市都知道你陈氏的千斤跟过一个无业游民。”

这个区平时来的人就不多,此时围观的人也只有三五个,听到两人谈话内容没人想要帮忙,毕竟是人小两口的家务事,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情。

陆然本来已经被霍毅臣拉离了那里,可刚离开几步,他就听见女人的哭泣声,他立刻有点心软,又看向霍毅臣。

被他有如求助的目光看着,后者终于败下阵来,又领着他往回折了几步,把陆然放在围观者中,然后就两步走到那两人身前,一把捏住抓着陈诗如不放的那个男人的手,一狠劲,就听见男人疼痛的惨叫声。

得到自由的陈诗如一看救星,眼泪就下来了,躲到霍毅臣身后,小声道:“帮忙,我再也不想看到这个人了。”

“你拿什么换我的帮助。”

“就这点忙!”

“我是商人。”

两人在以其他人听不见的声音交涉,那个闹事的男人则歪着头,揉着手背,横横的问:“你他么谁呀?!有你什么事!”

陈诗如见霍毅臣要离开,立刻急急的拉住她,妥协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她这么问,就等同于许诺给霍毅臣一个条件了。

“你会知道的。”霍毅臣说完,就一手象征性的护住了陈诗如,声音不再如之前低语那么小,反而像是说给另一个当事人听一般,冰冷不含一丝感情,“不想看到他?杀人不太好办,毕竟围观的这么多,我也不是不顾法纪的人,不过他要是出什么意外,终身残疾什么的,其实,这种悲剧发生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第37章:辛秘往事

陆然一直当着群众,在这个局外者的角度看老板,是很新鲜的体验。

这样的老板,既不是公司严肃的上司,也不是他所熟悉的平易近人的同居者,更像是个冷面阎罗,说出来的话让人不禁毛骨悚然,可看他的神情,却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样子,所有围观者都相信,他是有这个能力,做到他所谓的威胁的。

陆然不知道为什么,在周围人低声讨论这个气场十足的拯救美女的男人时,他会有股淡淡的自豪感。

就好像这个男人是他的一样……真是见了鬼了。

混混一样的年轻男人也被霍毅臣的气场镇住了,几个回合下来后败下阵来,边后退边警惕的看着他,口中还放着狠话,却很快消失在人群视线里。

围观的群众见没热闹可看,很快散去了,只剩下陆然三人。

“原来你也在呀,真是倒霉,让你看了笑话。”发现陆然也在现场,陈诗如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然而表情却没有太大懊恼。

被人嫌弃,陆然也没介意,走到霍毅臣和陈诗如旁边,笑眯眯道:“巧啊,在这也能遇见。”

“要笑话你就笑吧,过这村就没这店了。”陈诗如说着,用湿巾擦了把脸。

“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陆然摊手,“只不过我觉得你看人的眼光有待提高。”

陈诗如瘪了瘪嘴,“是啊,先是看上一个同性恋,后来又招惹上个二百五,”她边说边在脸上涂抹了什么,随后将化妆镜收起,抬头看了两个男人一眼,最后将视线放在霍毅臣身上,说:“我欠你个人情,你之前说的条件是什么。”

霍毅臣看了陆然一眼,随后对陈诗如说:“以后再说,你记得就行了。”

陈诗如点点头,将挎包一拎,迈出去两步,随后又停下,回头看着二人说:“我没跟秦姨说你们的事,但你们起码也低调点。大庭广众之下拉着手,腻歪不,俩男人!”

她突然想到,霍毅臣不允许媒体曝光他的个人情况,在这个时候倒是有些好处,不然早被围观了。

陆然将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举的高了一些,继续笑道,“不腻歪着难受。”

陈诗如做了个呕吐状就离开了。

陆然请霍毅臣在一家干净的小面馆吃的晚饭。

坐在面馆里,陆然真的有种这里被对面那个男人照的蓬荜生辉的感觉,感叹同样是人,怎么有的人就能这么有气场有派头。

连坐在柜台后的老板在看到霍毅臣进来时,都疑惑的觉得这不像是来吃饭的客人,当看清那个仿佛自带发光效果的贵客真的坐下点餐后,面馆老板还不太敢相信,亲自过去服务两人点餐。

硬是把最大众的面馆吃成了五星级餐厅,陆然感觉很是新奇。

“吃得惯吗?”陆然问。

“跟你做的没法比。”

陆然:“……”时刻不忘秀恩爱的男人……

“老板,秦姨他们接受了你的性向之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他其实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连个恋人都没有的人成功出柜,那不就相当于没有投资打算的人手握重金吗,那真是逍遥又轻松的状态,他想想都觉得爽,到时候以老板的身价,想要什么男人有什么男人,无所顾忌,多美!

霍毅臣吃了口面,做沉思状,过了会说,“好好谈个恋爱。”

陆然想了想。

他想到的依然是1800条的内容,里边对老板对理想恋人的性格、容貌、家庭各方面都做了预设。

其实那些条条框框,在陆然看来都是很容易做到的,陆然差点就嘴贱的问他‘你看我怎么样’了,但是这种玩笑轻易还是不要开了。

老板对恋人的要求也不苛刻,归结起来主要就是要善解人意,里边程助理做了标注,说因为老板总是会很忙,所以有时候也许会顾及不到恋人的心情和状况,要求恋人在遇到原则性的问题时,一定要两人商量,以免影响感情。

现在看来,这一条已经不适用了,因为老板简直闲的长毛,把他大半天的个人时间都占用了。

想完这些,陆然一抬头,就发现老板正炯炯有神的看着他,好像很期待跟他继续这个话题聊下去。

他心里咯噔一下,决定坚决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不然很可能又被老板绕着绕着涮一圈,于是他开始跟老板聊起目前股市的情况。

霍毅臣露出遗憾的表情,原本想接着他‘好好谈恋爱’这个话题说下去,试探看看目前的条件成熟多少了,但看陆然如此积极地转移话题,心也知道,对方的心根本还没软化多少。

其实,他认识陆然远比陆然以为的要早。

陆然以为两年前刚进公司时,算是两人‘神交’开始,其实对他来说,要再往前推两年。

他第一次见陆然,对方正被杜霖甩,就在那家日料店。

那家店他原来也会去,那时候他还只是公司一个普通中下层小领导,拿着不多的工资,除了制服应酬、生活品和奢侈品的费用,剩下的钱也不多,所以平时会去大学城附近觅食,那里味道好又便宜,于是有一天,他就碰到陆然了。

那一天可以说是他人生中最狼狈的一天了。

那天赶上学生的午餐时间,店里人很多,他就被安排跟两个年轻男学生坐在一桌,拼桌。

他点完餐,等着的时候,无意中听出来,他旁边这两个情侣,正在闹分手。

原来是同道中人,霍毅臣就抬头‘无意中’多秒了对面的男生几眼。

坐在他对面的正是陆然,穿着当时流行的米色尖领绒衣,脖子上挂了个极细的黑色项圈,下身应该是水洗蓝的牛仔裤,整体装扮让他想起了毛茸茸的小狗。

而他身侧那个,由于角度关系,不太适合观察,他索性就放弃了,只是记得声音。

两人又拌了几句,然后就到了闹分手的高朝,他点的东西还没上,两人就吵了起来。

他记得他当时还好心情的看热闹,结果很快就遭到了报应。

他侧前方的男生显然是被甩伊方,只见那个男生突然就站起来,端起一锅西红柿颜色的汤,在对面男生惊恐的目光中,二话不说兜头泼下。

由于他拼桌坐的实在太近,有三分之一的汤都溅在了他身上,好在那汤似乎点了有段时间,并不烫,但绝对不会让人好受。

然而始作俑者太气愤,根本没注意到倒霉的他,拎起个包就愤然离去。

他作为一个有阅历的成年人,并且也很怜悯被甩的男生,而且他觉得对方跟他挺有眼缘,所以并没阻拦那个肇事者离开。

当然,那还不是最倒霉的,提分手的男生羞愤的也很快跑走,他则去卫生间处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等他拎着报废的刚用半个月工资买到的新西服出来,想要离开时,发现他的公文包没了,座位上是个陌生的拎包,跟他的相同颜色……想也知道是谁拿走了他的包。

那天下午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时间却不允许他再回家换衣服,他只能穿着变了色的西服,凭借记忆,给合作方说了方案,他的介绍是成功的,但因为他个人着装和准备实在太差,以至于对方觉得他非常没诚意,所以那次买卖没谈成。

那是他在工作上第一次尝到败绩。

他后来又去了那家日料店几次,他的公文包在半个多月之后才被店员拿出来,那店长给他鞠了好几个躬,说包早就还回来了,但是因为店员的疏忽,一直忘了还他。

霍毅臣没在意那个,他眼睛落在公文包拉链上的一只挂坠狗上。

那狗他知道,是动画片加菲猫中总是被欺负的小黄狗欧迪。

欧迪的耳朵上还加了张直条:抱歉,拿错了包,因为没找到您的联系方式,所以托店员还给你,很抱歉,希望谅解。

对于不是那个男学生亲手把包还给他,他感觉很遗憾,因为自从被泼了汤之后,他总会时不时想起对方端起那锅汤时,骄傲又决然的表情,他觉得他被迷住了……虽然那之后发生的事情并不美妙。

可惜那之后,他再也没遇见那个人。

他是信奉缘分的,所以他并没特意去寻找,直到两年后,他在那家咖啡厅,刚结束了午休向外走时,那样的表情又出现在他面前。

对于突如其来的邀吻,他当然没理由拒绝,也尽量表现的完美一些,希望对方能够对此有一个深刻的记忆,没想到阴差阳错,他居然得到了那个人的初吻……

两年中,在陆然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两人偶遇了很多次,当然,是真正意义上的偶遇。

他还从陆然与朋友的谈话中,得知这个外表看起来健谈、爱调侃爱开玩笑的人,用极为严密的外壳包裹着那颗不想再被轻易践踏的心。

他甚至听陆然说过“刚认识几天就敢说了解我,我会相信?还动手动脚,我踢他那儿算轻的。”

所以他用了很长时间来思考,如果他决定要陆然,能否保证自己永远不变心。

两年后,当他抵挡住了许多诱惑,并且发现自己对其他人实在没什么过多的兴趣之后,他终于有了结论。

当然,令他没想到的是,随着接触深入,他竟然会对某一个人,越来越感兴趣……

吃完了晚饭,两人逛了会儿街,天黑时候,陆然才带着霍毅臣来到了‘梵’。

安文涛一如往常,看到他后,就优雅的滑着步子过来接待。

当看到跟陆然一起来的霍毅臣后,安文涛明显很惊讶。

安文涛结合他之前从龚智超那八卦来的消息,知道陆然跟天亿的总裁已经同居了。

所以此时跟陆然一起亲密出现的男人,应该就是那个叫霍毅臣的男人。

不过,这个男人他看着有点眼熟?

安文涛对自己的记忆向来有信心。

他应该也来过这里。

作为酒吧的经营者之一,他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安文涛就跟第一次见到霍毅臣一样,热情的打招呼,亲自招待了两人进了卡间,还帮他们点了饮品,然后退出去给两人留足了二人空间。

“你好像对这里不陌生。”陆然端着一杯颜色剔透的鸡尾酒,少喝了点,说。

这间酒吧之前停业重新装修过,之后的风格很奇特,初次来的人会有点分不清方向。

即使是他,也是来了几次才熟悉了这里的格局。

可他注意到,刚才老板走的可是很顺腿。

明明来过,之前谈到这里的时候,老板却表现的很有兴趣仿佛没来过一样,这就有点奇怪了。

被戳穿了的霍毅臣晃了晃就被,优雅又随意的喝了口酒,眼眸下垂,掩饰眼中的一丝尴尬。

他自然不能告诉陆然,他在这里也‘偶遇’过陆然。

于是老板又使用了他的特权——乾坤转移话题大法——

“然然,我帮你出柜吧。”

第38章:暧昧气氛

被酒呛的滋味可不太好受,虽然只是酒精含量很低的鸡尾酒。

陆然狠狠咳了几下,嗓子才舒服了点,看向刚才突然心血来潮给他提建议的人。

“老板,你说真的?”

“你不是说你妈下个月来d市,我最近没什么事,父母那边反应也不太激烈,所以,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帮你这个忙。”

陆然惊得嘴快合不拢了。

这可是之前他想都不敢想的事啊!他主动说都怕会被拒绝,没想到今天这人会自投罗网。

陆然迅速在脑海中分析,是等自己真谈恋爱了带人回家出柜呢,还是趁着老板有心情顺便把自己这件大事搞定?

他又想,不论如何,他估计再也碰不上比老板情商更高的人了,到时候老板一定会想出好办法将他出柜带来的杀伤力降到最低,而且这柄保护伞感觉很牢靠,他出柜的时候承受的压力会被分担去一大半。

但同时,他也得认识到跟老板出柜的隐患,因为一旦他母亲接受了老板之后,某天他再带着另一个男人回去,大概又会被有‘从一而终’思想的母亲拍死……

出?不出?

陆然陷入纠结当中。

“考虑好了吗?”对面坐着的男人不疾不徐的品着酒,抬眼看他,“不需要的话,就算了。”表现的也并不十分热衷。

“不,”陆然立刻打定了主意,坚定的望着霍毅臣,“非常需要,老板您有什么具体计划吗?”

这一晚陆然过的非常愉快,压在他心头的大山,因为老板的介入,似乎有被撬动的迹象。

虽然对方只跟他说了个大致的想法,不过一想到有人能跟他共同分担来自他父母的怒气,陆然就不禁轻松起来。

“难道我跟你签合约答应帮你搞定父母的时候,你也这么轻松吗?”因为喝了酒,两人准备走出步行街后打车。

霍毅臣见陆然开怀的表情,眉眼也越发柔和起来,鼻音“嗯”了一声。

晚风一吹,陆然的酒劲又有点上窜,头变得晕乎乎的。

他这人就是这样,刚喝了酒还没事,见到风就开始后反劲,步伐立刻就乱了起来,没注意踩在一个小石子上,整个人突然一栽歪。

一旁的霍毅臣一惊,正要伸手去扶,那个人已经自觉地搂上了他,一瞬间气息都交缠在了一起。

四目相对,霍毅臣将手臂下移,扣在对方后腰上,将人往自己身上按了按,对方原本想要挣开,感受到腰间的动作,抬头不解的看了看他。

视线胶着在一起的几秒钟里,电光火石的,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什么。

陆然眯了眯眼睛,很快垂下眼睫,装作什么都没察觉到,顺从的任由对方揽着他,还回过头,看刚刚那颗给他使坏的石子。

借着有人给他靠,陆然抬脚就将那颗闯祸的石子踢走,跟着低咒了一句。

如果是在平时,即使陆然醉醺醺,也会尽量站起身自己走。

不过今天他却没那么干,而是乖顺的贴扶着对方。

而他身边的人似乎也明显的察觉到他此时的不同,继续半搂半抱着带他走。

他感觉到霍毅臣的手放在他腰间,随着时间的过去,越来越用力,好像那个人的心情正在发生着什么变化驱使着,直到某个临界点,他突然被人转了半圈一把搂了过去。

两人面对着面,由于身高差距,霍毅臣的鼻尖顶着陆然的额头。

陆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灼热的呼吸撒在他额头上,被掠过的地方犹如被烫过一般,身体也迅速窜起了燃烧的热度。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越渐粗重的呼吸交织在一起,以及互相能够感觉到的,对方有力的心跳,用最平凡的节奏,做着最原始的交流。

街边不甚清晰的音乐慢悠悠的敲进耳膜,让傍晚的气氛更加迷离起来。

腰上的手臂以能捏断人骨头的恐怖力量箍在那里,似乎在等着被‘施暴’人的求饶。

陆然却并不说话,只是渐渐习惯了那种力度之后,放松下身体,慢慢抬起双手,搭在对方肩上,额头也彻底紧贴上对方。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