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真假公主之贵族学院的受难—陵圣

真假公主之贵族学院的受难—陵圣

时间: 2015-01-04 18:12:10

文案:

这是一部轻松又好笑的小说

希望各位喜欢

属性分类:现代/校园生活/年上攻/虐心

关键字:月釉翎  以极院  月欣灵

01.

月釉翎坐着管家所开的车,结束一天繁忙的甄试行程,正准备回家

一回到家,他才正要打开门,眼皮却跳了起来

他也没有多想,就将门给打开

月欣灵看见自己的哥哥终于回家,她马上冲向前去跟他问好「哥哥~!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欣灵,你今天去看的学校,觉得如何?」

「恩~还好耶!不过~我觉得哥哥比我更适合那间学校喔!我希望哥哥可以代替我去那间学校报到!」

「你是没睡饱吗?说什么傻话!我是个男生!怎么进入女子学院啊?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

月欣灵听完,她反而开心地说「哥哥跟我都是娃娃脸呢!更何况我们还是双胞胎!这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啊~!哥哥只要男扮女装就好~!很简单的!好不好嘛~?」

「要我男扮女装???有没有搞错!!??」月釉翎惊讶的声音大到整间屋子都听得见。

「哥哥!星羽辰私立高级贵族女子中学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进去读的,这可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学校,不只师资优,连校区都十分的完美跟完善,更重要的是……美女如云呢!哥哥会喜欢的!要进入这间学校不只要成绩优异,连外表都有纳入评分的要求之内!」月欣灵十分详细地替自己的哥哥解释着。

「如果真有你说的这么好,那你自己怎么不去读?」月釉翎将自己身上所穿的黑西装给脱下,因为今天要参加自己学校的甄试,所以要穿的体面的一点,脱下后他并在月欣灵身旁坐了下来。

「就是因为人家有新的愿景了啊!我在今天有看见一家学院,我很想去读的!哥哥~你是最疼我的~!好不好嘛!更何况你今天去甄试的学校十分的平凡无奇,能有这个机会进入这称之为梦想的高中,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敬谢不敏!你自己去读!我只想过着平凡的生活!好了,我累了,我先上楼去休息,你也早点休息!」月釉翎说完,他就走上楼去,一点也没注意到自己亲爱的妹妹诡异的眼神。

「哥哥~原谅妹妹噜!嘿嘿!」月欣灵早已想好接下来的诡计,她暗自偷笑着

月釉翎走回房间,他先进去浴室洗好澡之后,换上比较休闲的衣服,他先走到书柜前拿了一本想看的书,慢慢地走到自己的床边,躺了下来。

才翻没几页,月釉翎发现自己今天真的累了,眼皮十分的重,他将自己刚才所打开的书给阖上,并打开一旁的小夜灯后,他就躺在自己舒服的床铺上,安安稳稳的进入甜美的梦乡。

隔天

月釉翎有自动自发起床的一种习惯,虽然平常他都有用闹钟,但他总是在闹钟响起之前醒来。

「呜阿~睡得好饱!」月釉翎满足的伸了一下懒腰,他就从自己的床铺上爬了起来。

「早安!欣灵小姐!」一旁随侍的女仆有礼貌的向月釉翎问好

「哈哈,你搞错了,我是釉翎!咦……?你是谁?」月釉翎这时才发现一点古怪,眼前这位年轻的女仆他根本连看也没看过。

「我是遵照小姐吩咐过来照顾你的,少爷!我叫安妮。」

「……?」月釉翎这时才发现自己的样子有点奇怪,他将手轻轻地往自己的头碰了一下,之后他急忙地冲进浴室,只听见一阵惨叫声。

「哇啊!!!!!!!!!!」

月釉翎看见镜子里长头发的样子,他失神了一会儿,不!不是一会儿,是很长的一段时间。

「少爷,小姐她是有不得以的苦衷,希望你可以体谅她,好吗?」

「这里是哪里?我要回家!马上!!」月釉翎火大的对着镜子里怒吼,让站在自己身后的女仆一点都不敢吭声。

「这里是星羽辰学院,因为今天是入校时间,所以小姐她才会这么急忙就将你带过来这里,而且……」

「而且什么?」月釉翎明显的不耐烦了起来

「星羽辰学院是一间非常有纪律的学校,毕竟是一流的高级贵族学院……他有几项重要的入学规则,一.就是入学后禁止出校,必须等到每一学期的学期末过后才可以出校,所以少爷想出校门似乎不是这么容易。」

「……我不管!我就是要走!我哪管的了这间学校的什么狗屁规定!」月釉翎不管女仆说了什么,他转身走到门边将们给打了开来,冲了出去。

月釉翎一冲出自己的房门,他马上往出口冲了过去,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跟他玩这种把戏?

这太夸张了!

月釉翎才一跑到接近出口的地方,他发现出口竟然已经锁上,但是他绝对不会被这点小事给唬住!

月釉翎马上冲回自己的房间,他将自己房间的窗户给打开,他先伸出头看了一下楼层的高度,幸好……只有三楼!

安妮见状,她马上跑到月釉翎身边要阻止他做傻事「少爷!你冷静一下!虽然这里只是三楼,你如果跳下去的话,一定会受伤的!」

「这不关你的事!我不是女孩子!所以这样子的高度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我一定要让欣灵知道,不是什么事情我都会迁就她的!」

「……!!?」

月釉翎说完,他就一跃而下,从三楼高的地方跳了下去。

月釉翎以为摔下来会很痛,他将自己的双眼给闭上,他猜想这样应该会比较不痛吧?但是隔了很久……他都没有感觉到什么痛的感觉,他才将眼睛给慢慢的张开。

「你没事吧?」一位长相俊俏,又有一种莫名吸引力的男子将从天而降的月釉翎给牢牢抱住。

「我没事!谢谢你!」月釉翎急忙从他的手上跳了下来,他左顾右盼了一下,他发现了大门的位置。

「你不会是想逃走吧?」男子笑笑的说,因为月釉翎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小偷一般偷偷摸摸的,十分好笑

「是啊!他以为这点小枷锁可以把我绑住吗?太好笑了!哈哈~」月釉翎露出甜美的笑颜回应这眼前这位男子。

「我劝你打消这个念头,毕竟这间学院的学费也不便宜!就算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该这么浪费才是!你也不用太担心,学院只是要你们留在学校用心学习,它又没有阻止你们约会还是做什么事,你别害怕!好吗?」

「不是这个原因!你不会知道原因的!少管我!」

「我怎能不管呢?我是物理学的老师!你这位新生是我其中一位学生啊!你要乖乖听话才是!来~!我会好好的教导你,让你成为这学校最有权力的人!」男子拿出一支装有蓝色液体的试管缓缓地要接近月釉翎。

「你想做什么?」月釉翎害怕他手上所拿的试管,那里头装的是什么啊??

「刚进学校的新生是有点神经质,你只要好好休息一天,心情就会平复许多的!来~!」

男子伸手将月釉翎大力的搂进自己怀中,月釉翎想挣脱,却毫无挣扎的力气。

「这没有毒的!它会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反正明天才有课程,你就好好的睡一下吧。」

男子将试管的药水倒进自己嘴里,亲口将药剂喂给月釉翎喝了下去。

「……!!?」月釉翎想把药吐出来,眼前那位男子却没有让她把药水吐出来的意思。

「乖~!你该休息一下了!」男子笑笑的抚着月釉翎的脸颊,而月釉翎只感觉到相当舒服的感觉,头昏沉沉的……

月釉翎就这么昏睡在那位神秘男子的怀中,男子露出满意的笑脸,他用公主抱的方式将月釉翎抱回自己的房间去,人就离开了。

由此可见

月釉翎的学园受难,才正要开始

02.

半夜,月釉翎还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这让照顾他的女仆十分的担心。

安妮走到浴室里拿了一条白毛巾用温水沾湿之后,才拿出来走到月釉翎的身边帮他擦掉脸上的一点汗珠。

此时,月釉翎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手机自动的把电话接了起来,正是月欣灵,她正用视讯要跟自己的哥哥谈话。

『哥哥!你这么早就休息了啊?』

月釉翎一听见熟悉的声音,他马上从睡梦中惊醒「欣灵……!?」

『哥哥,你应该很生我的气吧?我很抱歉做了这样的事情……希望哥哥可以原谅我……』月欣灵满怀歉意的说。

「生气对事情有所帮助吗?似乎没有……」月釉翎发现头还有点晕,而没有多少力气可以跟自己的妹妹吵架。

『哥哥……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气我替你戴上假发,还用一种特殊的药剂使假发必须要有我手上的药水才可以拿下来,我会这么做都是为了哥哥好的,避免你的身分暴露,我也知道这间学院必须要等一个学期过后才可以返家,所以接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都用手机连络!好吗?哥哥……』

「我知道,欣灵,这间学校应该是不会巡房吧?如果这真的是一间女校,他就应该会给学生一点尊重,我的身分才比较不会曝光。」

『这个哥哥不用担心,因为我是光月集团老板的女儿,所以拥有特级的待遇,你现在住在星羽辰学院的星夜楼,也是学院中最高级的楼层,这里守卫森严不只设备最完善连居住在这个楼层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他们都受过高级教育,应该是不会做出什么太夸张的事情才是!』

「是吗?……如果一个学期后我还是不能适应,我希望你能尊重我,让我办理退学,好吗?欣灵?」月釉翎淡淡地说。

『我知道,毕竟是我勉强哥哥来这里的,我当然会支持你的决定啊!』

月釉翎听完,他才露出笑颜。

「那你选择了什么学院就读?」月釉翎好奇的问。

『我选了一间私立高中,原因我就不瞒哥哥了,我是为了林佑文而进入那间学校就读的……嘿嘿!我可不希望他被别人抢跑!』

「很像你的作风呢!以后做事情前可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才好,懂吗?」

『我会的!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聊到这里吧?明天就要正式上课了,哥哥也要早点休息喔!我先挂断电话了,明天见。』

「恩,上课的时候要注意自身安全,哥哥现在在这里也没办法照顾你,知道吗?爸妈要我好好照顾你,而现在却跟你分隔两地,我实在很担心。」

『哥哥~我是高中生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不用担心!好吗?』

「好吧,也只能暂时这样了,你要早点休息,别让我担心。」

『嗯!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不会让哥哥替我担心的,那就先聊到这里了,晚安!』

「晚安!」

月釉翎才将手机的通话给按掉,整个人无力地往床上躺了过去。

他缓缓地将自己双眼给阖上,开始回想起自己在国中时期的一段不愉快的记忆。

「反正你就是因为家中有钱!才会有朋友!你所认识的人~都是为了你的钱才会接近你跟你做朋友的!」

「不……不是这样!至少你不是这样的!对不对?」

「我实话实说!釉翎!连我也是为了你的钱……才会跟你接近!我决定就在这最后一天,毕业的日子,我才将实情跟你说,其实你连一位朋友都没有!每个人都只是贪图你家的钱而已!这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月釉翎手中拿着毕业证书,一脸无助地看着那位跟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快速的跑远离自己。

「……」月釉翎站在人来人往的校园大树下,握紧自己手中的毕业证书,落下不甘心且难过的泪水。

「为什么……我又想起这个要做什么?」月釉翎不明白的问着自己。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要上课的时间,月釉翎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走进浴室里梳洗一下,换了一身黑色又高贵的制服,他就拿着安妮替他准备好的书本,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很多女孩来来往往,因为这间学校十分的大,有的甚至是因为找不到教室而心慌意乱。

月釉翎看着课表的指示他来到第一节课堂要上课的地方,是数学课。

月釉翎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虽然已经有人比他早到教室,但彼此都没有说话。

因为之前发生了那种事情,使得月釉翎变得不容易相信别人,他宁可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他也不想再受别人的欺骗跟伤害了。

上课钟声响起,虽然还是有很多人没有找到教室,不过上课的老师已经来了,他也开始教课,一点都不在乎眼前的学生是否有到齐。

「打开课本,我们翻开第三页……」

月釉翎发现自己身边坐了一个人,她什么话也没说,不过他有发现那个女孩的手不断的发抖着。

「你身体不舒服吗?」月釉翎看见她的手抖动得相当厉害,而担心的问着她。

「没有……我没事!」女孩赶紧用自己的意志将发抖的手给控制住,月釉翎本来是不以为意,但是他注意到女孩的手心竟然整个瘀血,他马上把她的手拉过去看。

「你受伤了?」月釉翎一拉,那个女孩马上痛的大呼,但是她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大声的叫出来。

「老师!我带这位同学去看一下校医!她的身体不大舒服!」

「好!快去快回。」

月釉翎马上带着那位看似女孩的同学跑了出去。

「你太多管闲事了!放开我!」女孩大力的挥开月釉翎的手,她就往一旁的暗处躲了起来。

「你是怎么了?」月釉翎不明白的问。

「如果你知道我的真正身分……你就不会怜悯我了……」女孩难过的哭了起来。

「我不会这样的……你别怕,好吗?」月釉翎缓缓走到她身边,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断的掉下眼泪来。

「我是……一个男生……我不是故意要挑战这里的权威,而是我的继父……他强硬地把我送进这间学校,也因为我这张脸长得太像女人的缘故,进入这间学校才没被发现真实身分……」

月釉翎想不到这间学校居然有跟自己相同遭遇的人,也相同的是一位男人。

「那你的手……怎么会受伤?」

「是我继父打的……我不想进入这间学校就读,他就把我屈打成招,逼的我要自愿进入这间学校就读才肯放过我。」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月……釉……我叫月欣灵!」

「我是蓝静语,欣灵我拜托你……务必帮我守护这个秘密,因为如果我没有把这里的课程给读完的话……我一定会被打死的……」

月釉翎点点头,他马上把坐在地上的蓝静语给牵了起来。

「要我守密可以,你必须先去给校医治疗你的手才行!」

月釉翎将倒坐在地的他给牵了起来,想不到那个人竟然紧紧的抓住他,不肯松开手。

「怎么了?」月釉翎不明白地问。

「我们……能成为好朋友吗?」

「……」月釉翎本来是沉默,他不知道自己该回答什么,毕竟他是曾经其他人给伤害过。

蓝静语看见月釉翎什么话也没说,他也知道不该这样勉强别人答应自己无理的要求。

「我们才刚认识……我不该这样勉强你的……」

「我相信,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月釉翎也不忍让他难过,他打算重新相信别人,他便伸出友谊之手表示答应。

「谢谢你!欣灵……」蓝静语高兴地说着。

月釉翎牵着蓝静语的手慢慢地走往医务室去,才一打开门,印入两人眼帘的是一个留着一头美丽长发的俊美的男子,他穿着医生惯用的白袍,他独自坐在书桌前正打开书本看着书。

「身体检查似乎还未开始呢!有什么事情吗?」校医淡淡地说。

「要身体检查??」月釉翎不敢置信的问,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事?是什么样子的身体检查啊?

「你们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我看看……」校医放下手边的书,慢慢地走向她们两个。

「等等!医生……你说身体检查是怎么一回事?我……很好奇这是什么检查啊!」月釉翎笑笑地问,他也发现蓝静语的脸色明显的垮了下来。

因为她们彼此都担心身分暴露啊!

「当然是新生入学的例行性身体检查啊!是全身检查,必须全身脱光,什么也不能穿喔!这是每间学校的必行课程吧?还有什么问题吗?」校医和蔼可亲的反问。

「喔……!那什么时候要开始检查呢?」月釉翎越问越详细,这让眼前的校医对她好奇了起来。

「你似乎很担心呢!如果你担心要在众人面前让我检查会不好意思,不如……我自己先帮你做个检查吧?」校医对于眼前这位女孩,非常的有兴趣,说完他就将手碰触到月釉翎的胸口。

「……!!」月釉翎马上使出百万吨威力拳,狠狠的往校医俊气的脸揍了一拳,校医的脸马上红了一块。

「好痛……」

「这一拳只是警告你!千万不要随便惹怒我……静语!我们走!」月釉翎就牵着蓝静语的手,快步地跑离医务室。

校医摸着自己的嘴角,他没有多说什么哀嚎的话,反而笑了起来。

「哈哈!那女孩不只长的可爱……连个性都是我喜欢的!我要定她了……呵呵~」

校医摸着被打疼的脸颊,满足地自言自语着。

03.

月釉翎牵着蓝静语的手,快步地冲离了保健室

「欣灵!慢一点……」

月釉翎根本就没有办法慢下来,他一想到等一下要健康检查,他就全身发抖,在他脑海中……

浮现了这么一段画面

全校所有新入学的女孩子们全部裸露着身躯等待检查的模样,他就不自觉的脸红了起来。

虽然这应该是所有男生所梦寐以求的好康,但对他自己而言,他可不想这样占别人便宜。

突然!他觉得自己的鼻子流下了一种东西,他原本以为是鼻涕,但是用手去擦才知道,他居然流鼻血了~!!!!!!!?

蓝静语急忙地拿出自己的手帕,温柔的替月釉翎擦掉流出来的鼻血。

「静语……谢谢你!」月釉翎满怀感激的说。

「我们是朋友吧?不用客气啊!」蓝静语笑笑的帮他擦乾鼻血后,正准备把手帕收起来时,却被月釉翎给抢走。

「这手帕弄脏了……我洗完再还给你吧?好吗?」

蓝静语虽然摇着头说不用,但月釉翎坚持的情况下,蓝静语才点点头表示答应。

「欣灵,你也担心等一下要检查的事情吗?我……我是真的很担心,因为我的身分……并不是女生,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去参加检查,如果一参加检查的话……我想,身分就会暴露了吧?不过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想读这间学校,这或许是老天爷要帮我的吧?」蓝静语面露愁容地说。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放心交给我吧!我会保护你的!」月釉翎拍拍胸脯,有自信的说。

「欣灵……」蓝静语看见她自信满满的模样,虽然是放心了一点,但是心里多少还是有着不安。

就在蓝静语还在担忧的时候,下课铃声响起,叮~咚~当~咚,所有的新生全都从自己的教室走了出来。

随着人来人往的走廊上,月釉翎和蓝静语根本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检查的时间到了?

这时,广播器开始广播。

「各位美丽可爱的新生同学们,今天是大家第一天上课的日子,如课表所显示,这个时间是新生身体检查的时间,请各位美丽可爱的同学们,尽速前往保健室A栋里的活动中心做检查的准备,我是学生会长,令晴天!以上报告,谢谢大家。」

月釉翎听完,他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他随即拿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安妮!我有要事请你帮忙,你马上到保健室A栋外跟我接洽!我在那里等你!」

『是!我马上过去。』

蓝静语不明白地看着月欣灵,他问「欣灵是在找谁?他是你随身照顾的女仆吗?你叫她来是要做什么呢?」

「我叫她来是要顶替你进去检查的!你不用担心,只要有我在我就会想办法的!好吗?」

蓝静语听完,他才明白的点点头。

月釉翎就牵着蓝静语的手,随着人群走向保健室A栋,虽然两个人刚才才到那里去……

「一年A班,蓝静语同学!请到这里排队等候检查!」保健室里头的护士小姐们开始排列检查的顺序,蓝静语站在外面,什么也没办法做。

安妮正顶替他的位置,准备接受检查,正如月釉翎所想的,检查果然是要全身脱光。

月釉翎知道自己的号码并没有太前面,所以他还没被排入检查的行列中。

他左顾右盼,因为在这里所有的女孩子们好像都不害羞,居然都当场将自己的衣服胸罩还有……内裤给脱下来,这让月釉翎不安,也脸红心跳了起来,虽然这里是女校,所以不用担心有男生会来偷看,但……

好死不死的,他就是个男生啊!!!

而且……这间学院里头,真的是美女如云呢,每个人都身材姣好,外表更是不用说……

月釉翎拼命地把头低下来,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又流出鼻血,他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

这时,同班同学陈美誉看见月欣灵好像不好意思脱下衣服,她就走到月釉翎身边问她「欣灵?你会害羞吧?前面转角处有几间更衣室,如果你不敢在这里脱掉衣服,不如去那里换吧?」

「喔!好!我马上去!谢谢你……」

月釉翎马上抬起头跟眼前这位同学道谢,但一抬起头,他就看到美誉同学丰满又浑圆的胸部,月釉翎马上流出鼻血来。

「啊!!」月釉翎赶紧把刚才静语借他的手帕拿出来止血。

「是天气太热的关系吗?你的脸好红喔!」美誉伸出手替月釉翎擦掉汗珠,月釉翎把鼻血擦乾之后,人就跑到更衣室去了。

「欣灵真是可爱呢~」美誉没想太多,她就走进队伍里,等候检查。

月釉翎走进没有人的更衣室里,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了!他如果脱掉衣服的话……

身分就会被发现,然后引起轩然大波。

这时,外头传来自己的名字『月欣灵同学!请入列排队等候检查。』

月釉翎的心更是震了一下,怎么办……??

就在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一个人将他更衣室的房间的门给强硬地打了开来,月釉翎不明白地看着他

眼前是一位短发戴着眼镜且穿着西装的男人,这里不是要检查的地方吗?怎么会有男人在?

而且还是一位成熟又高挑的男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月釉翎大人,在下以极院,是来帮助你的!」

月釉翎一时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而反应不过来。

「我是星羽辰学院里的保健室医生,这间学院里有两位校医,而我就是其中一位,我叫以极院·承!是受光月集团CEO指示来协助你的!」

「那我可以不用检查了吧?」月釉翎担心的问。

「是的!只要我在这间更衣室里帮你做检查就可以了!」

月釉翎才放心的松了口气,幸好……还好欣灵有通知爸爸吧?只不过……爸爸怎么会答应欣灵的?

「那我就脱下衣服让你检查!」月釉翎抛开疑问,他将自己身上的黑色华丽校服给脱下,只留下一件四角裤。

以极院看到他没将内裤脱下,他就自己伸出手要将月釉翎的内裤脱下时,却被本人给阻止。

「身体检查而已……不用脱光吧?」月釉翎有些害羞的问。

「不!这是全身检查,必须全身脱光让我仔细检查才可以,那我才能写下完整的报告。」

月釉翎听完,他才把四角裤给脱掉,全身赤裸的站在以极院面前,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以极院是男人,但是……他是一个成熟又俊气的男人,让他的头脑开始变得奇怪。

「请走到我的面前来,我必须听心音,还有很多要接触性的检查要做!」以极院准备了一张椅子给月釉翎坐。

月釉翎慢慢地等他检查完,他正要穿上衣服时,以极院却从他的身后抱住他。

「不知道月釉翎少爷对我是否还留有记忆?」

月釉翎不明白地看着他「我们认识吗?」

「岂止认识?我从小就陪伴在少爷身边,只是少爷不知道而已……」以极院有些失望地说。

「抱歉,我忘了!我不知道自己认识你……」

「我相信时间会让你想起来的!少爷的身体十分健康,只是心跳有些快而已!」

月釉翎明白的点点头,他就将校服给整齐的穿好,有些地方还是有皱褶,以极院就起身帮月釉翎给穿好。

这细心又贴心的感觉,让他的脑海回想了一些事。

「以极院哥哥!背我!我们一起到森林里抓独角仙吧!」

「好啊!我们一起去!」

月釉翎脑海里模模糊糊的记忆,使得他好奇地往身后这个成熟的男子看了一眼。

「少爷?有事情要告知我吗?」以极院温柔地问。

「没有……那检查完了吧?我可以出去了吗?」

「是的!请少爷注意自身安全!」

月釉翎笑笑的点点头,他才走出更衣室,到外头与蓝静语会合。

「少爷……」以极院失望的目送他离开

想不到少爷真的将他忘怀了……

04.

月釉翎走出更衣室,正要走出保健室里的活动中心时,却被一个人给拦住。

「请等一下,我好像还没有检查到你呢!月欣灵同学,你这样可不行喔~!」另一位校医的现身,他挡住了月釉翎的去路。

「我已经检查过了!请你走开!」月釉翎对于眼前这位校医就是没有好脸色,因为他根本就是一个色鬼而已!他一想到如果被他检查的人是自己的妹妹,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啊?

「可是今天检查的医生只有我一个呢!你是给谁检查的?」绿光暨纳闷的问。

「你……好!我是给以极院医生检查的!这样可以了吗?还有什么问题吗?」月釉翎这么一说,绿光暨才明白的点点头

「可是我记得今天是由我来做检查才是!不过既然以极院有帮你做详细的检查了,那就好了!还有,欣灵同学,我要跟你说声抱歉,刚才做了冒犯你的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原谅我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