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综之金手指大全(穿越 三)—流年飞雪

综之金手指大全(穿越 三)—流年飞雪

时间: 2015-01-04 18:11:36

第九十三章:子母河水3

“你是那个部落的?”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蛇尾,一边笑着问道。

“……没……”身后的声音很好听,冰冷柔滑,丛笙偏偏从这样清淡的嗓音中听出了小心翼翼和温柔。

也听明白了墨的意思——他不是哪个部落的,是个流浪兽人。

不过这样强大的墨居然是个流浪兽人,这就叫人很好奇了。是被原先的部落驱逐出来的?还是原先的部落已经被毁灭,所以成了流落的兽人?还是部落迁徙的时候走失的兽人?或者是被父母丢弃的兽人?等等等等,总之丛笙很好奇,可是他却也不会问,因为这明显怎么问都不是个好问题,有挖人痛脚的嫌疑。

“今日多谢你的帮忙,不然我就不只受这点伤了。”

“……保护……”

很明显墨是个拙于言辞的人,每次丛笙说完话他都要等很长时间才能憋出一两个字。

“这一段时间你是为了保护我所以跟在我的身后的?”丛笙见墨替自己敷完了药,慢慢穿好脱下的衣服。

“嗯。”

墨玉白色的脸颊微微有些发红,面色明明冷酷阴翳,可是眼里的羞涩大大淡化了他冰冷的煞气,居然有些可爱起来。这叫丛笙想起了一部很久远的电影——这个杀手不太冷。这种意外的反差,叫丛笙觉得尤其的可爱。

丛笙看着将尾巴盘成蚊香圈的墨,温柔又仔细的打量他的人,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看墨,被他看的人也显得手足无措,雪白的牙齿啃着自己的手指尖,目光羞涩却不躲闪。

黑色的发及肩,但是看发尾的参差不齐,意外的有种野性美,也不知他是怎么将头发剪成这样的,哦,这时代还没有剪刀,那估计就是随便拿骨刀割的。

他的面庞既不是刀削斧凿般的深刻,又不是丛笙现在这样的阴柔妩媚,是一种不冷硬也不柔和的线条,莫名的堆积出了淡漠又拒人千里之外的不可接近气质。

作为流浪兽人,墨的身上有种孤寂阴冷的气质,也许这是他不擅言辞的原因之一?因为没有和人说话的机会?

绿色的眸子是一种初春嫩芽般的颜色,明明生机盎然,可是嵌在墨的脸上却带着冬后残寒,杀戮时满是兽性和残酷,冷冰冰没有丝毫的感情。但是此时看着丛笙的目光,却比树上新芽还要柔软温柔。

“你住哪儿?”

丛笙打量完墨,笑意盈盈的问着。

“……树洞……”

墨看着丛笙将视线落在他的手指上,连忙将手从唇边放了下来,粉色的薄唇抿了抿,纠结着眉头,吭吭哧哧的又憋出两个字。

看来真是非常不擅言辞,每次说话他的脸色都及其为难,像是有很多话要说,可就是说不出口,努力来努力去,也只聊聊几字。

丛笙耐性十足,他眼神温柔又沉静的看着墨,不嫌弃也不催促,带着鼓励和认真。

“你的意思是我住的树洞是你的?那你这段时间不是没有住处了?不好意思啊,占了你的地方。我还以为那是闲置的树洞呢,真是抱歉。我会搬出来另找地方的。”丛笙是真没有想到那个简陋的树洞是墨的住处,他看着墨的眼神也带着微微的歉意。

“……我……你的……”墨摆了摆了手,似是有些焦急,散开的尾巴不停在身后游动着,尾巴尖时不时拍打着地面,扬起小小的灰尘。

“啊?”丛笙歪着脑袋装作疑惑的看着墨,似是不明白他的意思。

实际他的心里早已笑开,他哪里不明白墨的意思,不就是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吗?

“都是你的……我的……你的……”

重压之下必有突破啊,这不,字数终于大于三了吗?

“这不好吧,我们萍水相逢,我哪能拿你的东西,兽人没有点家底是不好找雌性的,过几日我就要回部落了,给我也带不走啊。不过剩下这几天我会帮你多打些猎物的,我帮你多做些生活用品,好好收拾一下你的树洞,到时有喜欢的雌性了,他也会高兴的。”丛笙善解人意的说道,眼神却是不着痕迹的看着墨变幻莫测又焦急的神色,心里笑意朗朗。

“你……我的……”听完丛笙的话墨的尾巴也不再拍打地面了,整个蛇尾僵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甚至伸出右手拉住丛笙的胳膊,眼底全是焦躁和生气。

“什么啊?”丛笙依旧疑惑不解样看着墨。

“你……我的……伴侣……”墨几乎是哽红了脸又憋出几个字,“圣果……收……”

“你是说我收了你的圣果,现在已经是你的伴侣了?”这次丛笙没有装作不懂。

“可是我是兽人,你也是兽人。”

丛笙眯着眼看着墨,想看他是什么反应。

“伴侣……”墨倔强的看着丛笙,翠绿的瞳孔定定看着丛笙,凶煞的占有欲一点点涌现。

他身后的尾巴已经圈在了丛笙腰间,似是防备丛笙逃跑一般。

“可是我要回部落。”丛笙道。

“一起。”墨快速的回道。

“那好吧,回了部落我们就去找祭祀大人缔结伴侣关系。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考虑,还有反悔的机会的。”丛笙嘴上是这样说,心里却没有这样大方,若是墨真的反悔,找别的雌性生孩子,他一定将一整瓶子母水都贡献给墨的肚子。

“不悔。”墨再一次迅速的回答,绿色瞳孔里的煞气已经褪去,此时又变得温柔平静起来,犹如最漂亮的绿水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丛笙看着这双剔透纯净犹如婴儿般不含半点杂质的眼睛,忍不住倾身上前吻了吻这双美丽的眼睛。

墨疑惑的看着丛笙的动作,眼里有些茫然,他微微歪了歪脑袋,双眼眨了眨,也学着丛笙的样子在丛笙的眼睛上吻了吻。

做完后还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丛笙,脸上满是期待表扬的神情。

丛笙摸了摸腰间欢欣游动的蛇尾,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一直保持半兽人的样子?为什么不将尾巴变成双腿呢?”

“方便。”墨自以为很不着痕迹的用蛇尾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一边回答。

“这样啊。”说起来丛笙还没有变过兽型呢,他的兽型是漂亮的白色狐狸。不说真个变身,就是部分兽化丛笙也没有试过。

他实在是不习惯,穿越了这么多世,还没有这样新奇的体验呢,居然可以变身,简直就是神话故事一般。不过神话故事里,狐狸可不是什么好词,尤其是狐狸精神马的,可是太有名了。

丛笙现在的长相不被兽人所喜,也正是因为长相太过柔美妩媚,一点都不像兽人阳刚彪悍,若不是能够化形,人人都要怀疑他是雌性了。

若真是雌性,白的命运说不定也要好多了,雌性毕竟是受欢迎受保护的一类,白的长相比幻月还要漂亮,若是他是雌性,加上白的心机和隐忍,哪还有幻月什么事。

不过是爱错了人,白才会在被抛弃背叛后那样绝望,他是心死而亡。他以为幻月是他的伴侣是他的救赎他的阳光,可惜最后才明白他的阳光没有温度。

所以丛笙是绝不会放过幻月和他的那些兽人的。

和墨确定关系后——丛笙觉得他们的发展也是够快的,赶得上神七了——晚上墨也不再守在树枝上了,终于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树洞里。

“墨,我明天要悄悄回去部落一趟,晚上就回来的,”丛笙看着墨激动的神情,赶紧安抚着,“我回去有点事,你在这里等我好吗?我一定会带你一起回我的部落的。”

“等……”

听完丛笙的话,墨这才安静下来,不过手上却是死死的抱着丛笙,原本变成双腿的蛇尾又变了回去,一圈一圈的圈在丛笙身上,那种占有霸道的姿势,让丛笙心里居然生出诡异的甜蜜,他果然是被扭曲了么?

丛笙趴在墨的怀里,双眼保持着==的样子默默想着。

听着熟悉的心跳声丛笙入睡得很快,抱着他的墨一整晚都没有变换姿势,抱着他的手臂没有半刻放松过,犹如抱着最喜爱的珍宝,满满的都是喜爱和占有。

第二天用一个吻安抚住了情绪有些焦躁的墨,丛笙快速的跑回了部落边缘,他从空间里拿出一张篆刻着铭文的魔法卷轴,眼神有些怀恋亦有些不舍。

那样恢弘的魔法世界真是让人怀恋啊,手里的这个魔法卷轴也是他后来让亚度尼斯制作的,用一张就少一张啊。

撕开卷轴,丛笙的身影从原地消失。

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进了黑岩部落,看着里面来来往往的熟悉面孔,丛笙信步游走。

这隐形卷轴果然很好,能够隐蔽他的一切身形,气味和声音,就连地上也没有他的脚步痕迹。可惜是一次性的,因为原料的珍贵,丛笙的收藏里也不多,真真儿的用一个少一个。

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幻月的住处,还没靠近门口,就听见了里面就传来的亢奋的尖叫声。

第九十四章:子母河水4

这得是多兴奋才会叫成这样?丛笙翻了翻白的记忆,发现这是大被同眠时幻月才会发出这样的徜徉巅峰的叫声。

丛笙站在门口默了默,心里很有些为白不值,就这样一个人值得你放弃自己的生命,放弃活下去的欲望?

还以为幻月有多在乎白呢,这才多久?一个月不到就早已被忘在了身后,恐怕幻月对白的喜欢也真只是对待宠物般的喜爱罢了。

丛笙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眼神暧昧看向这处住所的兽人们,眼里满是讽刺。

转身来到幻月做饭的地方,丛笙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子母河水倒入了储水的大罐子里,看着清凌凌看不出半丝异样的清水,丛笙将盖子盖好,离开了厨房。

丛笙并没有马上离开部落,他站在幻月和他的兽人们共同居住的房子前,眼神清淡的望着天空,哪怕毫无隔音效果的墙壁让一墙之隔的声音全部清晰可闻,丛笙也只当做是噪音而已。

“月儿,我们回来了。”

一个金发青年在离着幻月的房子还有七八米远时就已经大声嚷嚷着,他身旁还跟着一个相貌斯文俊朗的棕发青年,眼里也是带着笑意看向幻月所在的房子。

丛笙认出了这两人,说起来这还是白之前的‘兄弟’呢,几人经常一起和幻月那啥啥,各种破廉耻没下限高难度。

金发青年名力,是黑鸠部落的第一勇士,因为在一次部落交易会期间,看见了让他惊为天人的幻月,从此一见倾心,毅然跟随着幻月来到了黑岩部落。

只是可惜了力那个青梅竹马了,之前还来部落找过力,结果显而易见,那个气质温婉的雌性是哀伤着离开黑岩的,听说在遇见幻月前他们都准备缔结伴侣关系了,结果半路杀出幻月这样一个‘真爱’。

棕发青年名夜,是幻月从森林里救回来的流浪兽人,看起来对幻月也是痴心一片,这些人里属他的心思白最难琢磨。

“怎么了?”

力回头看着身旁脚步有些迟疑的夜,挠了挠杂乱的金发。

“没什么,是我想多了。”

夜收回视线摇摇头,眼里有些不解也有些疑惑。

“他们几人也真是的,月儿从前日到今天都没有下过床,这样下去也不怕累坏了月儿。”

丛笙则是站在原地看着两人从他身旁走过,挑了挑眉,这叫夜的兽人居然这么敏锐,他不过是多瞧了他几眼,就已经被他发现了。幸好隐形卷轴在身,夜就是再怀疑也不会想到这个兽人世界会出现这样逆天的东西的。

丛笙跟在两人身后,看着他们放下猎物,拿起碗从装水的大罐子里舀了一碗水喝了起来。

看着那消失在两人喉咙的清透液体,丛笙眼里有些兴奋,他三天后一定准时回部落,他真想看看这两人挺着大肚子分娩时的神情,然后生出这个世界没有的物种。不知道部落的祭祀对着兽人产子这样的奇事会有什么反应。

“给月儿也端碗水过去吧,我刚刚听见他的嗓子有些沙哑。”棕发的兽人喝完手中的水,又拿出一个造型漂亮的碗盛了一满碗水。

丛笙始终亦步亦趋的跟在两人的身后,跟着他们进入了散发着浓重麝香味的房间,看着夜将水喂给了此时正夹在两个兽人中间起起伏伏的幻月嘴里,又看着这碗水被其他的兽人分食殆尽。

“够了,不要了……”

幻月蹙着眉,精致的小脸上满是红晕,水润的眸子里有着浅浅的难受,越发叫一旁看着的兽人们更加兽性沸腾,力更是二话不说扯了身上的兽皮,将蓄势待发的某物对着幻月红肿的小嘴捅了进去,将幻月的话语全部堵了回去。

丛笙则是看着一旁抚着腹部眼露疑惑的夜,可显然幻月似求救更似勾引的眼神让夜也将这一点疑惑抛之脑后,加入了他们大被同眠的行列。

丛笙讽刺的看了一眼糜烂的一群人,几乎是带着厌弃的神情快步走了出去。

恹恹的心情在走出部落看见一动不动将蛇尾蜿蜒在参天大树上的墨时才好了许多,丛笙解除了隐身状态,向着墨走去。

之前一直一动不动目光始终看着天空的墨在丛笙出现的那一刻就将视线对准了他,翠绿的眸子离得这么远丛笙都能感受到里面欣喜的情绪。

“是不是等了很久了?饿了没有?”

“不……”

“不饿啊,可是我饿了呢。”

“吃……”

“你是什么时候将这果子带在身上的?这圣果可不好找,我吃了又没用。”

丛笙看着身旁眼神无辜的墨,看着他头上迎风摇曳的那蹙呆毛,终于咬了一口手中艳红的圣果,然后甜美的果汁直入心扉,这种无法言喻的美妙滋味让丛笙幸福得眯了眼。

一旁的墨看着吃得眉开眼笑的丛笙,面瘫的脸上嘴角很细微的勾了勾。

三日后

拖家带口的丛笙携着始终维持着半人半蛇姿态的墨回到了部落,可惜他的回来没有引起人们多大的兴趣和关注,此时所有的兽人全部聚集在了祭祀大人的门前。

“诶,这才三日肚子就这么大,你说这到底是兽神的惩罚还是祝福啊?兽人怀胎,这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奇事啊。”

“我觉得吧,肯定是惩罚,你没看怀孕的兽人全部是幻月的兽人么?是不是兽神看不下去幻月的放荡,也为了惩罚兽人们的不忠,所以就惩罚他们像雌性一样怀胎生子。那个力还有飒不都是抛弃了自己原先的雌性么?”

“就是就是,肯定是兽神大人的惩罚,虽然兽人大陆雌性不多,可是也没有哪家如幻月一样,一个人找了六个兽人当伴侣。”

“祭祀大人此时正在和兽神沟通,一会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丛笙看着议论纷纷的雌性们,暗暗一笑,无论在哪里受异性欢迎必定就会被同性排斥,何况幻月常常自持高人一等,哪怕他表现得谦和,可是骨子里对蛮人的轻蔑,让靠直觉生活的兽人和雌性们还是感受到了。不过兽人们是觉得这样高不可攀犹如天上月的幻月更加有魅力,而雌性就非常痛恨幻月这样的清高作态了。

“咦,这个兽人不是我们部落的?诶诶诶诶,这不是白吗?你不是死了吗?”

一声惊叫总算让聚集在一块的人注意到了丛笙两人,也实在是墨的蛇尾太显眼,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熠熠生光,想让人忽视都难。最重要的是黑岩部落还没有蛇型兽人。

“我在密林里受了伤,可能幻月他们以为我死了吧。我被身旁的兽人救了,他叫墨,是个流浪兽人。”丛笙牵着墨的手翩翩有礼的介绍道。

墨许是首次面对如此多的兽人和雌性,微微有些不自在。当然他那面瘫的脸上是什么也看不出来,可是他摆动的蛇尾,头顶的呆毛弯曲弧度丛笙一看就明白。

“白,你还不知道吧,幻月还有飒他们……”

“有什么不好说的,不就是他们都怀了孩子吗?幸好白你这段时间没和他们在一起,不然的话说不定你也会和飒一样的。”

丛笙低着头,似是有些难过,“我如今和他们也没什么关系,幻月有那么多兽人陪伴,也不差我一个。要不是幻月我也不会在密林受伤,甚至还差点死了。不过幸好我运气好,墨救了我。”

说到最后丛笙似是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墨决定要缔结伴侣关系了。”

兽人大陆因为雌性比兽人少,所以没有伴侣的兽人也有互相组成家庭的,原先的白也由于长相被其他的兽人要求过。不过毕竟还是少数,大多的兽人还是首选雌性,因为繁衍后代是兽人的本能和天性。只有实在过不下去的兽人才会和兽人在一起。

所以丛笙不出意外的收获了许多怜悯的目光,也有祝福的。

“和兽人缔结伴侣也不错,总比那个幻月强。没看现在飒他们么,居然像雌性一样怀胎呢。”

“是啊,你之前也没有和幻月缔结伴侣关系,说起来幻月的几个兽人中只有修才是真正和幻月缔结了伴侣关系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居然能够让其他的兽人住到自己家去。”

“还能因为什么,不就是幻月的魅力大呗,整个部落有几个兽人是没被他勾引过的。”

这些多有怨气的都是雌性,兽人今天出乎意外的没怎么给他们的梦中情人声援。

难道还真是被飒几个兽人怀孕的事情给吓到了?

“哇——”

一声孩提的哭声让一切静止,很快又陆陆续续的响起了几声婴儿哭声。

“终于生了啊,也不知道生的是什么?”

“就是,兽人产子,这是异象啊。”

正在议论纷纷,一个穿着长袍,带着羽冠的老头走了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静止下来,这是部落的祭祀。被所有人尊敬的祭祀,哪怕是幻月也对这位神秘的祭祀没有任何办法。

祭祀手中抱着一个兽皮包着的婴孩,他环视一周,视线从丛笙身上滑过,没做任何停留。

“兽神说,这些新生命将会给兽人大陆带来巨大的变化。”

祭祀的声音不大不小,有种奇怪的韵律。

“兽人产下的孩子和兽人还有雌性都不相同,这是兽神赐予我们的新生命,我们要好好照顾。”

说完抱着婴孩又回到了屋里,对于幻月几人却是丝毫没提。

丛笙站在人群里牵着墨的手轻轻笑了笑。

——这才刚开始呢。

第九十五章:子母河水5

祭祀大人也许是不太那么待见幻月一行人,等到祭祀在门口宣布完兽神的神谕,转身回自己的房子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幻月就被他的兽人们簇拥着走出来了——准确一点说是被赶了出来。

幻月的神色很是狼狈,眼神还带着愤懑。

不过在看见丛笙那一刻时,幻月埋怨愤怒的表情转眼间就变得楚楚可怜起来,眼睛里的泪珠就跟水龙头似的,哗啦啦的流了下来,看得丛笙直眼抽。

“小白,小白,是你吗?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你叫狗呢这是,丛笙的心情有点不美妙,所以在幻月踉跄着扑上来的那一刻他抬手抓住了幻月的胳膊,避免他投入自己的怀抱——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和幻月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但是因为心情不爽所以没有避开,因为他在扶着幻月的时候下点了药在他身上。

至于药的效果是什么,切看来日吧。

不过丛笙身边的墨就更加的心情不美妙了,他眼神阴郁的看着幻月,身后的尾巴圈在丛生的腰间,浑身煞气,冷厉得犹如一尊杀神,看着幻月的双眼已经变成了兽瞳,里面的杀意已经铺天盖地。

幻月被这么一吓,眼泪倒是神奇得止住了,他看向墨的眼神先是一愣,接着眼神迷离了一下,嘴角弯起一个娇怯又温柔的笑意。

“你好,我是幻月,你呢?是新来的吧?我之前从来没在部落见过你呢。”

丛笙看着当着自己面勾搭自己男人的幻月,眼神黯了下,很快也笑着道。

“墨不爱说话,有些怯生。以后他就会和我生活在一起了,幻月你祝福我吧。这次我在密林了差点死掉,幸好遇见了墨,他救了我。然后我们相爱了,虽然你害我受了伤,还把我抛弃在密林里,这些我都不会怪你的(才怪),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遇见了我生命里的真爱。你一定会祝福我的对不对?”

这番话丛笙说得很动情,尤其是看着幻月变化扭曲的神色,他的表情更加真挚了。

这都是幻月最常用的一套,真爱这个借口已经让幻月用烂了,力和飒的恋人们不都是被这一套给恶心走的么?

如今看着别人用这个理由反过来对付你,幻月你是何种心情?

“小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怪我么?我没有要抛弃你啊,这段时间我日夜都在担心你,思念你,天天向上天祷告祈求你能平安无事。现在你回来了,我不知道多么的高兴。可是你回来不是为了拥抱我,亲吻我,而是忽视我,选择了伤害爱你的我,你居然变得如此的残忍如此的冷酷如此的无情。我们曾经相爱的记忆都是假的吗?你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过爱我啊?你明明是我的伴侣啊?”

丛笙用力捏紧指尖——被恶心的——他果然太小看幻月的战斗力了。不过他丛笙也不是吃素。

“幻月,我不会说抱歉。因为遇见了墨才让我明白,爱情是唯一的,是只能容下两个人的。是墨让我明白,爱情的真谛是忠诚只专一。我将以前对你的感激当成了爱意。可是墨的出现让我明白,爱情是不能分享的。能够被分享的那不是爱情。没有了我,你还有飒,还有修,还有力,还有夜,你还能照样欢笑,照样生活。你的爱让我糊涂,这几个人你到底爱谁呢?因为我是决不能忍受墨喜欢上别人的,我们都是彼此的唯一。你也许喜欢我,但是我的爱情要求唯一,不能忍受自己喜欢的人还有其他的爱人。以前我不明白,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我能忍受飒他们几人,最终原因是因为我并不是爱你。真爱是无罪的,所以我不会抱歉。你会明白的对吗?这话还是你曾经对着悠(力的前恋人)说过的。你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善良,你一定会成全我祝福我的吧。”

丛笙说完将眼神看向一旁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墨,摸了摸墨头顶欢欣摇动的呆毛,眼里满是情意。

总算是洗了洗眼,说了刚才那些话,丛笙差点没把自己给恶心得吐出早上吃的食物来。

更何况,还能暗地里黑了幻月一把,丛笙眼角余光看着幻月身旁几个面色变幻的兽人们,觉得还是值了。挑拨离间神马的最好玩了。他就不相信真有这么大度的人能够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爱人。所以你们这一群人是怎么回事呢?若是是爱情的话,为什么能够几人在一起,若不是爱情的话,那就……可乐了。

虽然不能一下拆散他们,但是能够割裂他们的感情,在他们融洽的‘共妻’关系之间插入一根尖刺,还是不错的。

“小白,你……”幻月哀戚着倒在一旁飒的身上,以前只要他这副模样,他的几位小攻们一定会立马安抚她哄他为他忙前忙后端茶倒水,一定会马上给让他难过的人一个深刻的教训,可是这次他身旁的人没有一个行动,飒只是默默揽着幻月的腰,眼神晦暗。

力倒是上前走了一步,刚伸出手准备抱幻月,可是又在飒的举动下停步不前,放下了举起的手,神色变幻。

修则是哀伤的看着幻月,握紧了放在身旁的手。夜则是面色深沉的盯着丛笙,眼神复杂。

这一切丛笙都看在了眼里,可是他并不在意。他握着墨的手,欢欣的笑道,“我要和墨结为伴侣了,朋友一场,你们会祝福我的对不对?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丛笙说完也不在意几个人的反应,他知道幻月一定会来的,幻月来了,其他几人会不来么?

幻月哀戚着神情,用一种看爱人出轨的目光看着丛笙牵着墨的手走进了祭祀的屋子,这时幻月若多一点注意力在他的兽人们身上就会发现,他的后宫们的表情跟着不对了,有伤心的,有怀疑的,也有莫测的,更有无动于衷的。

幻月忙于伤心自己‘最爱’的小攻出轨离开了自己,而忘记了安抚他的其他小攻,这让他们原本就因为集体怀胎事件造成的阴影,更加的扩大了。

丛笙完全不在意他身后的这一切,他此时的注意力全部在祭祀屋子里的几个婴孩身上,这可是兽人大陆的稀有品——女人,不,现在还是女婴儿。

丛笙是见惯了,所以目光很平常。可是一旁的祭祀对着丛笙的神情眯了下眼睛。

“这就是幻月他们的孩子?祭祀大人为何不让他们自己照顾呢?”丛笙问道。

“过几日确定她们很正常后,就会交还给幻月的。这是兽人大陆的奇迹,将会改变兽人大陆的历史,也会改变兽人大陆的生活。只是不知道是好是坏而已。”祭祀轻轻拍着手里抱着的婴孩,神情很慈爱,并没有因为这些婴孩奇特的身体构造而歧视她们。

“不过幻月倒是说,这些孩子叫女人,和雌性一样能够生孩子。若是真的,那倒是是件喜事了。”祭祀淡淡又说了一句。

“是吗?现在各部落最缺乏的就是雌性,若是我们部落能够有更多能生孩子的雌性,这确实是部落的一件大喜事。”丛笙笑了笑,装作没听出祭祀的试探。

“对了,祭祀大人,我今天来是想让您为我和墨主持伴侣缔结之事的。”丛笙道明来意,拉过一旁一直安安静静看着他的墨。

“随我来吧。”祭祀抬眸看了看墨,点点头起身道。

伴侣缔结并不麻烦,只要在祭祀的祝福下,互相亲吻对方就可以了。当然若是愿意举办一场庆祝会和部落里的人一起欢庆那就更好。这一步在祭祀的祝福之后,更像是现代的结婚酒会,祭祀祝福更像是扯证。

神清气爽的拉着墨从祭祀的屋子里出来,丛笙的心情可谓是阳光明媚,一旁的墨心情显然也是很好,眼里一直带着笑意,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丛笙。

晚上的晚餐丛笙就只准备一些烤肉,一些水果,加上白屋子里的酒——酒还是幻月教给兽人们酿造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