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依然爱。+番外—宸绫

依然爱。+番外—宸绫

时间: 2014-01-22 12:42:53

文案:

十年前,看着他牵起别人的手,所以他黯然退出祝福他。

十年后,他准备牵起另外一个人的手,以为自己打从心底早就忘记他的存在,可他却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原来,这十年来他依然爱着他。

******

尤睿庭,一名顶学兼优,深受大家信任及喜爱的高二生。没有交过任何一个女孩子,是因为自己喜欢着从小就再一起的青梅竹马-王毅。当王毅交了女朋友后,再加上种种原因,他选择黯然退出,离开了这伤心地。

十年后,睿庭以为自己真的忘记王毅时,王毅却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情窦初开的年纪,四个人的复杂关系;出了社会后,三个人的感情关系。

他唯一知道的事情是:「原来,我还爱着你。」

01.和你再一起感到无比安心

炎热的夏日,鱼肚白的天空,基隆有这般好景色还真少见,毕竟是人称的雨都嘛!一年至少三分之二以上都在下着大雨,我无聊的拖着腮帮子,望着窗外心想。

「尤睿庭!」站在台上的老师念到我的名字,满意的点点头对我笑说:「很好,这次考试又是第一名,要好好继续保持喔!」

我走上台前去领我的成绩单,对老师点个头,无视着同学们崇拜的眼光,就走回自己的位子又望着窗外,呆看着那个人在这样子的大热天,挥汗如雨地打着球,也不觉得疲倦。

他染着一头金发,左耳上戴着前阵子叫我陪他去挑的银色耳环,在这日光的照耀下显得闪闪发亮,他是我的好朋友兼青梅竹马,王毅。

王毅和我打从娘胎就混在一起,幼儿园同班,国小同班,国中也同班,但高中却不同班而是隔壁班,不过这并不会疏离我们彼此间的关系,反而比以前还要好吧?可能是以前同班,我本身的是个牛脾气,王毅则是火爆性格,相处多了冲突自然也多了,这样隔着一个班级,冲突减了不少,倒也挺好的。

想着想着,也没意识到操场上王毅早已不见踪影,记得他昨天还对我炫耀说今天会有两节体育课,第一节体育课过了,照理来说他应该还在球场上吧?那个球痴如果一天不打球,根本会要了他的命。

「阿庭!」王毅突然出现在教室外头,大喊我的名字,「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快过来快过来~」汗早已浸湿了他的背心,这养眼画面班上女生定不会放过,王毅长的并不差,再加上个性开朗直爽,所以我知道在咱班就有好几个女生『明恋』着他。

「怎么了?」我走到他面前问道,「靠,你的汗是用喷的吗?」忍不住出口脏字,但是他根本就像掉到水里一样。

「唉呦,我也没办法啊!」

「谢天谢地我没跟你同班,不然会被你熏死。」我笑着调侃他一番。

「真是……你那张嘴怎么就对我这么毒啊?」他咕哝了几句,「对别人就这么好,到底我是你好朋友还是他们是你好朋友?」

『白痴,因为你是特别的。』我在心里默默说这句话,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直接说出口。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下节不是你最爱的体育课吗?」我指着时钟,再过五分钟就要打钟了。

「啊!对!这个要给你的啦~」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封粉红色的信,「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们班有个女孩子一直喜欢你吗?她刚刚叫我拿这封信给你。」

我默默接过他手中的那封信,心里忍不住开始绞痛。

「赶快打开来看啊!我超好奇的,这年代既然还有这么纯情的女孩子,拿信来告白耶!」他催促我赶快打开来看,我无奈地说声好后,就拆开信来看。

『TO尤睿庭:我是二年三班的陈宇倩,其实……我打从高一开始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着你,如果你现在没有固定交往的对象的话,能不能今天中午去顶楼那边呢?我有些话想要当面问你,请一定要来,我会等到你来的!』

「哇~这种情节就象是日本漫画才会出现耶!然后男主角就会对女主角说,其实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最后大家迎向快乐大结局!」王毅兴奋地边演边看着我,「宇倩长的很可爱,个性又温柔,你就答应她吧?这种女孩子可是极品中的极品,天上降落凡间的天女!」

「她这么可爱又温柔,那你代替我去啊?」我沉着脸瞪了他一眼,就走回了位子上。王毅摸不着头绪,本想叫住我,但是钟声已经响了。

「阿庭,我午休再来找你喔!」说完,他用光速跑到操场上,又快乐地打着球。

这节是历史课,历史老师的声音很催眠,班上同学三分之二以上都和周公去打网咖了,老师看着有再听的同学没几个也见怪不怪,继续讲着她的魏晋南北朝。

我低头看着手中那封信,又看了正在打球的王毅,脸上的笑容笑得如此灿烂,此时此刻这笑看得我心又揪在一块。

明明知道刚刚不应该对着他发火的,明明知道他也只是为了我好,明明知道他希望我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我明明都知道的……

但是当他叫我接受别的女孩子时,为何心里一直隐隐作痛着?痛得我好难受,痛得我快喘不过气。

我索性趴在桌子上,想也不想地就这么睡着了。

******

一醒过来就是中午了,或许平时课业不差,所以老师才没叫我醒过来吧?我睡也惺忪看看四周,自己实在是没胃口,打算不吃中餐就直接去顶楼赴约。

「阿庭。」王诗仁叫住我,「刚刚王毅找你喔!他说叫你去学校餐厅一起吃饭。」

「死人,你也要去餐厅吧?」我们这种小屁孩,当然会和他开开玩笑叫他『亡死人』,一开始他还挺反抗的,不过久而久之也早已免疫。

「对啊,要我带话吗?」他问。

「恩,你跟他讲我有事情所以不吃午餐,谢啦!」我拍拍他的肩膀,就走上顶楼去,一推开门,看见一个娇小人影,正原地踱步着显得很焦虑。

我不是不知道陈宇倩喜欢我,打从王毅还没告诉我这事情时,我早就知道了,因为只要我经过王毅班级,她总是会用一股热烈的眼神直盯着我看,叫我不发现也难。

「你找我吗?」我走到她面前,她立刻满脸通红的倒退三舍,我轻笑几声:「别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啊……对、对不起……只是我很紧张……」她低着头向我道歉,然后吸了一大口气,鼓起勇气说道:「那、那个……我……我从以前就很喜欢你了!希望你能给我机会,和我交往好吗?」

「抱歉,当朋友可以,可是交往我没办法。」我毫不犹豫地回绝她,她似乎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虽然没有哭,但是眼神还是透露出失望。

「能够告诉我理由吗?」她紧抓着自己的衣服,紧张的看着我。

「……有喜欢的人了。」脑中突然一闪王毅的画面,「应该吧。」

「是怎样的人?」

「恩……白痴,冲动,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我微微一笑:「可是跟他再一起,会感到无比安心。」

「是吗?是个很好的人呢!」陈宇倩掏出了一个炒面面包,她眼眶泛红递给我:「谢谢你愿意来这里,这是给你的,你应该还没吃饭吧?」

我愣了一会儿,正打算拒绝她的好意时,她却打断我的话。

「这只是朋友的心意,你说过我们可以当朋友吧?」

「谢谢你。」我微笑接过她的面包,她摇摇头没说甚么,就离开顶楼了。

我趴在栏杆上吃着她给我的面包,就像王毅说的,她长得这么可爱,个性又温柔,即使被拒绝了也忍住不哭,这么好的女孩子,如果我没喜欢王毅那小子,说不定真的会答应她。

我不觉得自己是个同性恋者,事实上,其实自己也遇过还不错的异性朋友,可是每当自己要答应她们时,脑中总会想起王毅,所以就拒绝了。

「阿庭!」王毅突然踹开顶楼大门,抱着各式各样的面包和饮料就跑到我面前:「靠,原来你有东西吃了喔?害我买一大堆,想说怕你肚子饿。」

「白痴,你当我是神猪啊?怎么可能吃那么多?」少说有十个面包以上吧?这家伙的零用钱就不会有花完的一天吗?

「啧,所以呢?结果是什么啊?」他拆了一个肉松面包,大口大口的吃着:「有再一起吗?」

「没有。」我开了一瓶汽水,「不过我跟她说可以当朋友。」

「难怪……我刚刚看到她时,她眼睛红红的,这么好的人干嘛不要啊?」

「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我回他。

「好奇怪耶你!」王毅还是一脸摸不着头绪的表情看着我:「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的想法,不过算了,会找到更好的人嘛!」他拍了拍我的肩,我只是苦笑几声没答话。

「对了,今天不是发成绩单吗?你考得怎样?」我问道。

「别说了!」他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无精打采的回答:「我啊……又是倒数第二名!」

「你这样会不会被二一啊?」我坏笑几声。

「谁知道?明明就这么努力了,结果还是考不好……我也没办法啊!阿庭,你这次又第一名对不对?」

我点点头,下一秒就是他的哀号声。

「妈的,回家我妈又要念我了!怎么平平都是从小就在一起,你成绩就这么好,我成绩就这么差?」

「你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认命吧。」我淡淡地看着他。

「啧,算了算了!阿庭,大腿借我躺,我要睡觉。」说着,也不管我有没有答应,就躺在我的大腿上,不到一分钟就睡着了。

我无奈地叹口气,这家伙从小就这样,不分时间和地点,每次就躺在我的大腿上睡觉,偶尔还会被人说闲话,当然,说闲话的那些人总是被王毅揍得他爸妈都认不得。

我静静的看着他孩子般的睡颜,其实自己也并不知道是何时开始喜欢上他的,也不知道为甚么会喜欢上这么孩子气的人。

但我知道和他再一起,会感到无比安心,连风都吹的如此温柔。

02.和你再一起感到无比安心

放学后,一如往常的我和王毅两人肩并着肩去搭公交车回家。

「阿庭,你要不要来我家吃晚餐?」王毅边拍着篮球边说:「我妈说今天要吃烤肉,反正你家里今天没人,就来吧?」

「我还要喂阿旺,况且突然打扰挺不好意思的。」阿旺是我和王毅小时候去公园玩,无意间发现到的一只遭遗弃的小猫,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养着了。

「我跟我妈早就讲好了!而且,你跟我还有需要不好意思的吗?」他笑咪咪的拦住我的脖子,「我们可是超级好哥儿们!」

我一听完,只是笑了几声,把他的手拿开我的脖子。

是啊……就只是好哥儿们而已。

「王毅,我一直想问你,你喜欢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类型?」我们走到公交车站牌等着车子。

「嗯?这个嘛……」他无聊将篮球顶在头上,想让它不要掉下来:「个子矮矮的,长头发,皮肤白皙,个性天真可爱的吧?不过,我到现在还是没有遇到啦!遇到以后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啊啊,你这小子一定要说话算话。」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和平常一样笑着,不想让他发现其实这笑容的背后,多么的痛着。

「当然!」公交车来了,王毅乖乖地将篮球保护在怀中,然后拿着悠游卡逼逼一声,我跟在他后头,放学后人多的不得了,只好勉强站在一个小空位。

「对了,阿任社长问我要不要去参加和隔壁女校的联谊,好像是这礼拜六喔,他也邀请你去。」

「你要去吗?」我问。

「那你要去吗?阿庭去我就去!」他露出无防备的笑容,让我的心漏了好几拍,我故作镇定的回他。

「反正刚考完试,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呗!」

「太好啦!我马上告诉社长~」说着,他边哼着歌边传着LINE给社长,空闲间,因为自己个子挺高的,所以整个车厢的状态我都能看见。

无意间突然撇见一个女孩子表情似乎挺困扰的,我蹙着眉眯起眼再观察,靠!竟然是一个上班老头子在搔扰她!

「王毅……你看……有女孩子被性骚扰,你去跟司机讲叫他开往警局。」我悄悄的在王毅耳边说道。

「妈蛋!丢我们广大男性同胞的脸!知道了!你去抓住那废物。」说着,他就走到司机前,司机听完后点点头,就开往警察局。

我走到那死老头后面,那老头手还很不安分地在女孩臀部上乱摸,青筋一冒,我立刻抓住他的手,就这么将他压在墙上。

「喂!臭小子,你干什么啊?」老头被我压的痛得喘不过气,「手会扭伤,会扭伤!」

「扭伤好啊!干脆断了最好!你妈是没教你吗?尊、重、女、性这四个字你懂吗?」我咬牙切齿的又加深力道。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我听不懂!」他仍强辩着。

「他刚刚是不是对你乱来?」我转头看着那女孩问道,女孩害怕的点点头,立刻引起车上民众的喧哗。

「不……没、没有!我……我只不过是人太多……所以才不小心摸到。」

「好牵强的理由啊?」王毅冷笑几声,「可是我从来没看过有人不小心可以摸这么久的,老头,讲话打点草稿好吗?」话一说完,警察局也就到了,我和王毅两人合力将那老头带往警局,快速的做完笔录后,就准备要离开。

「那个……请等一下!」方才被我们俩所救的女孩子突然叫住我们:「真的很谢谢你们。」

「不会不会,下次遇到这种事情,一定要大声叫,知道吗?」王毅笑咪咪地看着她。

「那我们先走了。」我和她点了个头后,就和王毅准备走回家。警察局离我们家其实并不远,只要走个五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那个女孩子好可爱呢!真希望以后能有机会遇到她~」王毅傻笑的说,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白皙的皮肤,长长的头发,个子矮矮的,完全就是王毅的菜。

「白痴,遇到也没用吧?你忘记问她名字了,不是吗?」我立刻泼他一桶冷水。

「该死的!难道幸福就这样从我手中溜走吗?」他哭丧着脸说道。

「没想到你脑子也会出现这么文艺的字啊?」看他这好玩的样子,我忍不住调侃他个几句。

「罗嗦!你赶快去喂阿旺啦!等等一定要来我家喔?」他催促我进家门,然后就回到离我家不远的家。

我掏出钥匙,转了几下钥匙孔后,就打开电灯,迎接我的只有无人的空气。我爸爸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所以总是忙着出差,根本没有时间回来,而我妈得了癌症因此现在正在医院治疗。

当然,我妈生病的事情我没跟王毅讲,骗他们说老妈回娘家一趟,因为照实讲了也只是让他们一家子更担心我。

「喵~」脚边传来阿旺的喵喵叫,我宠溺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他抱在怀中,去拿猫罐头给他吃。

「你这家伙一定和我一样寂寞吧?」手指滑过阿旺的毛,「没关系的,再忍耐一下,到了暑假后老妈治疗好了,老爸休假回来,我们又能团聚了呢!」

阿旺听完后,又喵了个几声,也不知道是在回应我还是只是单纯的想喵喵叫。

我叹了口气,喂完阿旺后,我就留了一盏小灯以防宵小,就走到王毅他家,还没进到他家,立刻闻到了一阵阵的香味。

「喔?你来啦?」王毅替我打开门,「妈,阿庭来了!」

「来了还不赶快请他进来,臭小子!」王毅的妈妈大声斥喝,我笑了一下,脱下鞋子后偷偷问着王毅。

「你妈知道成绩了?」

「讲到这我就有气!班导竟然打电话给我妈,说我在不好好用功用功,明年就不用升高三了!」他气鼓鼓的说道。

「他也是为你好……你现在这样子真的挺危险的。」我和王毅坐到餐桌前,肉早已被烤的油滋滋的,传来阵阵香味,但毕竟是别人家,我忍住腹中的饥饿,等到王毅他爸回来还有他妈妈准备好在吃吧?

「为我好?根本找我碴吧?那臭家伙,明明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整天就只会找我麻烦!」他气得敲了一下桌子,「阿凯考倒数最后一名,都没有被打电话耶?至少我还赢过阿凯一个人啊!」还很理直气壮的说。

王毅这话说的没错,他们班的金牛(因为身形高大,长的很像牛,因此得名)不知哪根筋不对,高一下就一直找王毅麻烦,找到高二上还是不放过他。

「你这小子,考成这样还很有理!」王毅妈妈从厨房里端盘肉进来,她狠狠敲了王毅的头:「你看人家阿庭考这么好,怎么都不多学学他?」

「妈,阿庭是外星人,我哪可能比的上啊?」

「还顶嘴!」阿姨又揍了王毅一下,下一秒,笑咪咪地看着我:「阿庭啊,赶快吃赶快吃,饿了就不好了。对了,你妈妈还没回来吗?」

我夹了一块肉就往口中送。

「还没……呃……她可能有一段时间不会回来。」

「要等到哪时候?你自己一个人住行吗?」

「阿姨,我都十七岁了!一个人住也习惯,不要紧的。」

阿姨本想继续讲下去,不过王毅他爸爸回来了,所以打断了她的话。

「好香啊~」叔叔一进门就闻到香味,他见到我就像见到另一个儿子一样:「阿庭,你来啦?」

「叔叔你好。」我礼貌性的向他问候。

「好好,很久没看见你了,最近过得好吗?课业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吧?」

「阿庭这次又考第一名了,怎么会有问题?」阿姨笑着回他。

「这么厉害啊?想必我们家的好儿子又考了个倒数第一名吧?」

「爸,我这次考了第二名!虽然是倒数……」

「不错啊!」叔叔听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很开心,也不知道是对王毅成绩感到无望了,只要进步一名那就是天赐的福气:「至少赢过一个人,很好,继续下去!」

「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教育小孩?」阿姨听的不敢置信。

「怎么不可以?只要有进步就好,况且读书不代表一切。」叔叔还很有理的点点头,王毅一听,赶紧附和他。

「没错,果然还是爸最懂我!」

我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子欢乐的模样,心里涌出一股暖流。自从妈去医院后,家里就只剩下我和阿旺一个人,自己多久没感受到这样子家的感觉了呢?

原来家的感觉,是如此的温暖。

******

吃完饭后,原本不想再继续打扰下去,可是王毅一直邀我留在他家睡觉,反正家里也没有人,阿旺自己一个人也不会有问题,所以就留在他家过夜。

因为谁也不愿意睡床上,所以我和他一起睡在地板上,抬头看着小时候我和他黏在天花板上的荧光贴纸,灯关掉后,这贴纸就像星空一般如此美丽闪烁。

「阿庭,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恩?」

「阿姨她……一定不是回娘家吧?」

一听完,我一愣心想他是怎么知道的。

「……恩,她住院了,得了乳癌所以要住院做化疗。」我平淡的回答他。

「什么?」灯关了,所以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只知道他现在很激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告诉我?」

「说了又如何,不说又能改变什么吗?」

「尤睿庭!我们是好哥儿们耶!我们之间是不能有秘密的!」

「知道了。」我轻笑几声,「可你怎么会知道?」

「哼~我们可是打从娘胎就混在一起,你只要表情一不对,我就会知道你心里头在想些什么了!」

一听完,我的心立刻漏了好几拍,难道……他知道我喜欢他这件事情吗?但是一冷静下来,这怎么可能?像他这种直男,要是知道我喜欢他,即使交情再怎么好,也会把我推得远远的。

「我只是怕你们担心,下次不会了。」

「约好了!」昏暗中,我能感觉到他的小指头勾上我的小指头,「那我们来打勾勾。」

「都几岁了还玩这个?」我无奈一笑。

「少罗嗦!快点啦!我想睡觉了!」

和他打勾勾完,下一秒,王毅就立刻进入他的梦乡,留下我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

小时候我总会和他勾勾手约定事情,而他手的温度依然这么温暖,可是这次却多了一份悸动。

我明白的,对他的这份心意,不是无法而是不能说出口,但是只要自己能静静地待在他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03.和你再一起感到无比安心

篮球比赛即将来临,王毅是参加校队的,自然少不了晨练,所以一早起来,身旁的棉被早已是冰冷冷的,不过却看见我的校服好好地摆在旁边,上头有一张便条纸,我拿起来看,就看见王毅潦草的字迹。

『阿庭,我帮你拿衣服书包还有牙刷牙膏了~我妈和我爸因为有事情所以一早就出门,家里没有人,记得替我锁好门嘿,钥匙到学校在还我就好了!对,记得帮我买早餐,我要葱抓饼加蛋加辣,中红一杯    PS:我帮你喂好阿旺了!    BY猛男王毅』

「白痴……又偷拿我的钥匙,不过谢啦。」心里涌出一股暖流,换上衣服又盥洗完后,我就去玄关的鞋柜上,拿了备份钥匙后,锁上门就去学校了。

替王毅买好早餐后,我没有买自己的分,毕竟这个月零用钱吃紧,爸又不再,妈又住院,生活费也不好意思和他们要,照这样下去,自己可能会饿死吧?

「或许该去找打工了。」心里想着,前阵子在街上看见一家咖啡店似乎在征工读生,晚一点再去看看还有没有征人好了。

打定主意后,我就走进校园,眼睛一撇果然看见王毅他们还在绕操场跑,王毅一见到我,笑咪咪地向我挥挥手,又继续他的晨练。

我走到三楼,将早餐放在王毅桌上后,正准备要离开,却感觉到一股热烈的视线,我定眼一看,是陈宇倩。

「早安,这么早?」我笑着向她的问好。现在这个时间也不过才七点,校园根本没有几个人影,而且我记得她之前好像没这么早来学校。

「对……早、早安。」她红着脸低着头,又继续看着她的手机,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或许是想掩盖她害羞的事实吧?

「你能不能帮我跟王毅说早餐我放在他桌上,叫他吃完后再给我钱?」我看着她,她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点点头没答话,我和她说声谢谢后,回到自己的班上去,一进去,却看见我的桌上有着一份用纸袋装的早餐。

「怪了……谁放在我桌上?」我疑惑的看着那份早餐,也没嘱名是给谁的,教室也就只有王诗仁在而已,我问他。

「喂,死人,这你的?」

「才不是咧!是那个三班正妹给你的。」他正埋头苦干写着昨天英文老师给的习题,「好像叫什么陈宇倩……唉!烦死了!英文明明就只有二十六个字母,怎么拼起来我完全看不懂……阿庭,借我抄借我抄。」

我从书包拿起英文习题丢给王诗仁,看着那份早餐,虽然肚子很饿,但也没理由免费吃人家给的吧?正打算将早餐还给陈宇倩时,王诗仁叫住了我。

「对了,那正妹叫我告诉你,千万别还给她,要你好好吃早餐。」

「可是,这是人家的,我哪有理由吃啊?」我说。

「唉!人家这番好意你就接受吧?况且你这个月不是很吃紧吗?看你也好一阵子都没吃早餐了,就吃吧?」语毕,他认真的写英文习题,而我也没打扰他,就坐在位子上,静静地看着那份早餐。

原来她一早来学校就是这原因吗?我叹口气,打开纸袋,里头是我最喜欢吃的起士猪排堡,还有一杯咖啡。

我咬了一口猪排堡。我就这么值得她这么喜欢吗?况且,我昨天就很明白地拒绝她了,凭她的资质,要找到比我更好的男生,一点都不难。

为甚么人们总是遇到爱情这道题目时,就会像个拼命三郎似的,即使对方不爱自己,仍希望对方能回头看自己一眼,希望能再多靠近对方一点,希望能在更了解对方一点。

好傻,真的好傻,可是却傻的让我这么心疼,或许是从她身上,能看见一丝丝我的影子吧?

******

「好,下课。」终于等到数学老师说完下课这字后,忍不住伸了个懒腰,一大早就听数学,不烧死脑细胞才有鬼。

「阿庭!」王毅在教室门口,脸上幸福洋溢的:「过来一下。」

「干嘛?」我打了个呵欠走了过去,王毅掏出钱包,将早餐钱给我,然后接着道。

「你猜我刚刚遇到甚么好事情?」

「恩……那个金牛不找你麻烦?」

「谁管他啊!」听到金牛,王毅立刻露出鄙视的脸:「唉,不对,你猜我遇到谁啊?」

「……昨天遇到的公交车妹?」我随口说说,没想到我一说完,王毅点头像捣蒜似的,看见他这般高兴模样,瞌睡虫早就被赶走了。

「她是转学生,名字叫于依,很好听吧?」

「转到……你们班吗?」

「对啊!我等会儿还要带她去参观校园,中午再聊喔!」语毕,他就笑着转身离去,留下我一个人呆在原地,也不清楚自己呆了多久,直到王诗仁叫我,这才清醒过来。

「阿庭,你在想什么?」王诗仁担心的问道,我摇摇头说没事后,又回到座位上,望着窗外就能看见王毅和于依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在一块儿。

王诗仁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他坏笑得坐在一旁的空位。

「我知道了~你不甘心吧?」

心猛然一跳,以为王诗仁是不是发现我喜欢王毅,可他后来说的话这才知觉我多虑了。

「我懂得,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比你早把到一个这么正的大正妹,你一定超不爽吧?」

我拖着腮帮子,垂下眼帘没答话,王诗仁没惊觉我的异样,又继续道。

「如果是我我也心有不甘,啧啧,这么正的妹耶!看王毅那小子笑的这么氵壬秽,嘿嘿,他们一定有机会吧?」

「是啊,一定会再一起。」我轻语,王诗仁又继续讲了下去,可现在的我根本完全没法听进脑子,只是一直恍神着,直到老师开始上课了,我这才回过神。

王毅那幸福洋溢的表情,这还是我第一次见过。我明知道他总有一天会遇到喜欢的人,明知道总有一天他会牵起别人的手,我明知道这天定会来临。

可是为甚么就是没有办法……真心祝福他呢?

******

王毅约我去学校餐厅吃饭,中午时分,我找到一处空位就坐下,就无聊地开始玩起手机来。

「阿庭,你要吃甚么?」王毅走到我一旁的空位,就坐了下来。

「你没跟她再一起吗?」我挑眉问道。

「怎么可能啊!」王毅轻笑几声,「我还要来陪我的好哥儿们,你在玩些甚么?我也要看。」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