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炮灰与炮灰的相遇 上—十二月kk

炮灰与炮灰的相遇 上—十二月kk

时间: 2014-01-22 12:39:24

文案:

明起帆是圈内大家心知肚明的小公子。

进圈里就跟玩似的,别人挤破头往上爬,他不用,各种人把资源捧到这大少爷面前,跪求明少收下。

再加上明起帆长了一张好脸,于是意料之中的红了。

明起帆最近看中了一个刚出道的小歌手夏然,于是各种约。

夏然却每次都要带个电灯泡,他的师兄郁成泽。

明起帆一直坚定的打着夏然的主意,郁成泽一直保驾护航。

当夏然的真爱回国,明起帆和郁成泽才发现彼此都不过是炮灰罢了。

“约吗?”港式茶楼中,郁成泽给明起帆倒了一杯茶,气定神闲的问道。

“不约。”明起帆严肃着张脸,“叔叔我们不约。”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起帆,郁成泽 ┃ 配角:江采晴,森森 ┃ 其它:年下,娱乐圈,情敌变情人

第一卷:那年那些事

第001章:初遇

丁二街很短,小街,建筑也很旧,但顺着往里走左拐右拐就能进胡同,有各种大排档和小吃店,在这一片住的人和a市本地老住户都知道。

明起帆靠在丁二街连着外面大马路的墙壁上,这墙有点掉皮,他也不介意,动了动腿,腰间挂的乱七八糟的银链子哗啦响。

他穿的仔裤都是洞,一条裤腿就破了七八个洞,两条裤腿加一块十几个口子,少年的一双腿在街头的灯光下,随着那些故意做成烂洞的口子里露出白生生的肌肤。

明起帆自个到是不在意,他胳膊下夹了个滑板,弯腰把手里的滑板放到地上,然后一只脚踩到了滑板上。

郁成泽带着口罩压着帽檐走过这少年的时候,忍不住多瞄了几眼这男孩的破洞牛仔裤,看了几眼那白兮兮的肌肤。但没别的意思,他虽然是个gay,可这少年看着也就十五、六岁,而且那一身打扮穿着说是潮流,郁成泽却觉得除了还算正常的发型,这孩子穿的有点像杀马特。

郁成泽最后瞄的那一眼过去,和这孩子对上了眼。

挺漂亮一孩子。

这是郁成泽第一个感觉,长得真心好看,郁成泽这会儿离得近发现这孩子头发是深棕色的,有点长,盖着了点这孩子的眼睛,但是这孩子扬起了头,郁成泽发现他脸本就很漂亮了,但没想到眼睛的形状也很好看。

就是里面好像带着股煞气。

郁成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他听到后面有好几人的脚步声传来,同时这个漂亮孩子微微弓腰,脚就那么在地上一划,就跟一阵风似的从郁成泽面前“刷——”的一下窜了出去。

郁成泽又往后退了一步,他有点挡着这孩子的路了。

明起帆从郁成泽身边滑过去的时候,郁成泽便看到他眯起眼,咧开嘴,八颗大白牙露着笑的有点恶劣,对着他来了一句话:“大叔挺上道啊。”

这是在感谢他让路。

郁成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他身后几个人已经跑起来去追那男孩了,嘴里喊着什么“明少你别跑了”之类的话。

这只是今天晚上的一个小插曲,郁成泽是这样想的,他觉得这是一个还蛮有意思的小插曲,但他今天晚上有更重要的事。

郁成泽拐进丁二街,进了一家卖牛肉拉面的小店,他取下口罩和帽子,店老板看着他有点眼熟:“小伙子,我看着你很眼熟啊!”

郁成泽笑笑:“我以前八中的,经常来您这吃面,走了好几年了,这次回来就想来再吃一碗。”

店老板被夸得很高兴,倒忘了他想说的是,小伙子感觉你长得好像个明星呀。

“不过这会儿没位了,小伙子你拼桌——”

“我跟他一桌的。”

郁成泽打断了老板的话,指了指墙根那,一张两人小桌,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八、九的男孩对着他摆了摆手。

“好嘞,要什么不?牛肉拉面还是烩面?小菜要不?”

郁成泽没吃晚饭,虽然他今天重点不是来吃饭的,但还是点了几样:“一碗拉面,一份牛肉汤,两份小菜,川粉和红油金丝,再开两瓶雪碧。”

“好嘞!”

店老板对店里的伙计喊了遍郁成泽要的东西,然后从冰柜里拿了两玻璃瓶雪碧,用起子开了瓶盖,郁成泽拿了两根吸管插进去,手握着走到墙根那去了。

坐那的男孩抬起头看看他,长得秀气温和,气质无害有些像小白兔。

郁成泽推了一瓶雪碧过去,笑了笑:“约到这很怀旧啊,下次我带你去环贸二十七楼吃西餐好不好?”

“因为约到这边比较不引人注意。”

男孩面色有点犹豫,他看了看郁成泽,并不动身前冒着凉气的雪碧。

“你吃饭了吗?”

郁成泽没注意到男孩的脸色,他有些关心的问道,男孩没有回答,他咬了咬下唇,郁成泽心疼的伸手去摸他的脸:“别这样,出什么事了给我说,天大的事我替你顶着。”

“我们分手吧。”

男孩低下头,郁成泽话落,他开口了。

郁成泽僵住,手伸了一半,还没碰到男孩的脸,现在僵在半空莫名的就有点可笑的意味了。

“你认真的?”

郁成泽收回手,语气渐渐沉下去,男孩点了点头:“我后天的飞机,要去美国读书,大概三四年都不会回来了。”

“你一个人?”郁成泽眉头紧了紧,他语速变快:“距离不是问题,我可以飞美国看你。”

“不是一个人。”男孩有点羞愧的低下来,“阿泽,我和顾北朝在一起了,我们两个都去美国。”

郁成泽脾气再好也有些挂不住了:“你还没和我分手呢,就和——”

郁成泽话咽了回去,没说完,男孩抬起头看他眼圈都红了,他就不忍心继续说了。

“你喜欢音乐,一直想做的自己的音乐,早两年没做出来很辛苦,现在做出来了,新专大卖,我却觉得我们越来越没有共同的语言,连生活都没有什么交集了,你是大明星,我不过是个普通人,阿泽,我们一开始就不该在一起的。”

男孩红着眼睛说了这么一串话,他和郁成泽身后,明起帆这小子猫着腰抱着滑板溜进了店里,也听到了他这一番话,嘴角有些不屑的撇了撇。

“而且咱们这个年龄,分分合合多正常,我们走了两年,但始终不过是玩闹的年龄,分手了也不是大事。”

“你觉得,我是在玩?”

郁成泽揉了揉自己太阳穴,觉得头很痛,他拿起雪碧喝了一大口,放下去,直直的看着男孩:“你和顾北朝也是趁着年轻玩玩?”

这话有点刺耳,男孩眼圈红的更厉害了,郁成泽叹口气,指了指店外:“你走吧,也不要说什么以后做朋友的话,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男孩没有多做犹豫,走的时候最后说了一句话,关心他:“你平常注意自己身体,不要疯起来没个时间。”

以前郁成泽觉得男孩这样的话让他心里暖呼呼的,他现在听着觉得心脏跟在北冰洋轮了一圈似的,凉飕飕的,一点都热不起来。

男孩说完,头也没有回,走了。

男孩这边刚走,店里的小伙计把郁成泽点的东西都送了过来,摆了一桌。

郁成泽看着,他点的是两人份的,这些东西都不值钱,但是他记得当年男孩就很喜欢这家的牛肉汤,他记得的东西多了去了……可还不如不记呢,记着有什么用?

人家不喜欢你的时候,你再细心,再怎么记得他爱吃什么、喜欢什么、习惯什么……都没用的,郁成泽低下头,深觉他现在的状况就和自己新专里那首主打歌的歌词一样。

还记得吗、喜欢吗、有什么用呢?

他不爱你,他不爱你,连呼吸都是错的。

第002章:此夜

郁成泽更抑郁了,筷子搅了搅面,本来挺饿的,现在被恶劣的心情一搅合,也实在是什么都不想吃了。

另一边,猫着腰混在店里人群中的明起帆盯着郁成泽半天了。他现在兜里一分钱都没,兜面一翻干净的和他那张脸一样白净。

郁成泽身前拉面和牛肉汤冒着袅袅的白气,明起帆看着就是咽了一口口水。他一天没吃饭了,离家出走时带的钱在网吧被偷的一干二净,这会儿肚子饿的……脸皮就愈发厚起来。

“大叔,怎么不吃啊?失恋了没胃口?”

明起帆再次咽了口口水,腆着脸走过去坐到了郁成泽对面。

郁成泽正抑郁着,一声略熟悉的称呼让他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对面,就见到是刚才玩滑板的那小孩。

明起帆把滑板竖着靠在墙角,咧开嘴笑的和之前一样灿烂:“呀,喊老了,你之前戴着口罩帽子我以为是个大叔呢,原来是大哥呀。”

这孩子有点自来熟。

郁成泽盯了他好几秒,不回应,想看这孩子到底是干嘛呢。

明起帆被盯的有点不好意思,肚子适时“咕咕”叫了两声,他伸出红艳艳的小舌头舔了下嘴角,目光转向郁成泽身前的拉面,带着股深沉的眷恋。

“大叔,失恋了没胃口吧?粮食也不能浪费啊,我替你吃了吧?”

这小孩刚才第一句话就带着“失恋”二字,这次开口又是“失恋”,这两个字给郁成泽带来了“会心一击”的+10伤害值,郁成泽当即伸出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他:“你,少给我哪壶不开——”

话说一半,郁成泽闭上了嘴,心想和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计较什么……更何况人说的还都是实话……

郁成泽更郁闷了,他有点无力,伸手把自己身前的拉面推到这小孩身前:“你吃吧,你这年龄正长个呢,我……不跟你计较。”

臭小鬼。

不计较的后面,郁成泽心里恶狠狠的说了三个字。

明起帆咽了一口口水,再开口声音真挚了很多具体体现在连称呼都换了:“大哥,你真是好人!”

说完也不客气,抽了双一次性筷子哼哧哼哧的吃了起来,间隙还不忘去夹两筷子小菜,吃的极为香甜,像是好几天没吃饭的样子,也像是这面和菜确实都极好吃的模样。

郁成泽刚被这小子发了张好人卡,心情之诡异有些难以形容,在看着他吃的香甜的样子,自个儿也有点想吃了,“被分手”带来的伤痛也下去了些。

郁成泽看了一圈桌上的吃食,发现他只能喝汤了,他觉得失恋已经让他很忧郁了,那么现在就是郁卒了。

郁成泽享年二十一岁,因为只有汤喝没有面吃,遂卒。

“我真是个好人。”

郁成泽端过牛肉汤,喝了几口,夹了两筷子川粉,看着哗啦几口吃完最后一口面的小孩说道。

“大哥你绝对好人呀!”

明起帆端起碗喝了一大口汤,笑嘻嘻的附和。

“是呀。”郁成泽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这小破孩,“你吃面我喝汤,你说我是不是好人?”

明起帆哽住,在肚子饿和脸皮厚之间他犹豫不到一秒,果断的选择了后者,他使劲眨巴了两下眼,眼含热泪似的开口:“真是太感动了!”

郁成泽被突然变脸的小孩吓了一跳。

“这年头好人不多,我一天没吃饭了,幸亏碰见大哥你,我,我……”

明起帆没词了,我我两下,就再眨巴两下眼,大有小爷我感动的要哭给你看的准备。

而漂亮的孩子大抵就是有优势,这么装模作样的浮夸表情郁成泽看着也生不起来气,他注意到这小孩说自己一天没吃饭了,心里叹息两声,把川粉和红油金丝推了过去:“吃吧,你不说话还挺漂亮一孩子,这一说话,形象就是刷刷的崩坏啊。”

明起帆揉揉腮帮子嘿嘿笑两下,不装模作样了,专心就着面汤吃小菜,他没了声,郁成泽这桌也就安静下来,过了半晌明起帆揉揉肚子,觉得八分饱了,他抬头笑的真诚:“大哥,下回遇到你我请你吃饭,环贸二十七层的顶级自助餐,管饱!”

他话落,却没人回应,郁成泽眼帘微垂,样子有些难看。

二十来岁的青年,在七拐八拐的小胡同里,在牛肉面小店里有点发霉的墙根角落里,脸上表情难过的让明起帆觉得,他本来清俊的模样也难看的要命了。

“不就失个恋吗,大叔?你要不要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啊?”

明起帆人小,没谈过恋爱,到是暗恋者无数,加上身世好活的自在,便是口无忌惮、不懂安慰人的性子,最大的能耐就是脸皮厚,上下唇瓣一张什么话都敢说。

“我说大叔,这年头多开放啊,我看你也就二十来岁,我叫你声大叔是尊敬你啊,但实际你很年轻啦,你那前小男友说得对,这种年龄谈个恋爱还真冲一生一世一辈子啊?不都是趁着年轻找个对眼的,好的时候甜甜蜜蜜,不好就一拍两散嘛,你做出这种表情……”

明起帆琢磨着语句,眼睛一亮:“你前小男友搂着新欢欢欢喜喜出国了,大叔你这样可就是输了,咱不能输,你改明找个嫩的再谈一场,然后拍两张照发过去,宣告天下谁没谁还不能活了?气死你那小男友,打他脸!”

明起帆叨叨叨说了一串话,郁成泽被那一口一个大叔喊得心塞,更心塞的是——

郁成泽轻轻瞥了这小孩一眼,他笑不出来,声音也有点轻:“小孩,你也觉得就我这年龄谈个恋爱都是玩玩啊?”

明起帆眨眨眼,点点头:“大好青春,谁还真一锤子定了下半辈子啊?”

“可我是认真的怎么办?”

郁成泽手里抓住帽子起身要离开。

“我当初,甚至直到今天晚上他说分手前,我想的都是一辈子的。可你们为什都觉得这个年龄只是玩玩?”

明起帆说不出话来了,郁成泽眼里的感情太深,他有些看不懂,像是很深沉的那种失望,也像是累了,倦色浓重到仿佛没有力气再开口说什么了,也像是终究无话可说。

最后唯有以沉默。

郁成泽带好鸭舌帽,帽檐压下去,明起帆看不见他的眼睛,但是郁成泽声音极好听,清亮中带着些磁性,明起帆就听到这青年用这好听的声音在离开前最后说的是——

“自己不是认真的,就觉得别人和自己一样只是玩玩。小鬼,抱着这样的想法,你其实也是一个很残忍的人吧?”

郁成泽走了,明起帆低下头,心里有那么一点点触动,小小年龄,不过十五岁的小少年,第一次认真的思考起来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再抬头,明起帆僵住,几个黑衣人在桌前站住围了他一圈,一人恭恭敬敬的开口:“明少,您再不回去,明总和夫人其实到没生气,就是大少扬言要抽你。”

明起帆缩了缩肩膀,这回不跑了,他着实是受够饿肚子的滋味了,乖乖的和这几个人离开了这家小店。

2008年五月,这一年春末夏初的夜晚,郁成泽和明起帆到也都对今晚的遭遇有点印象,但抵不过时间的威力,慢慢也就忘却了他们曾经在这样的一个夜晚,遇到过这样的一个人。

第003章

2015年四月,清明时节天朗气清,郁成泽坐在保姆车里,手中拿着一本艺人写真,上面的青年脸长得极漂亮,就是刘海有些长遮住了点眼,气质也有点痞气,还有穿的太过潮流郁成泽始终欣赏不了。

郁成泽翻到一页,男孩抱着个木吉他,白衬衫下面牛仔裤破洞无数,刘海还挑染了几缕银白色。

郁成泽毫不客气的评价:“有点像杀马特。”

经纪人齐超坐在郁成泽对面,勾着脖子去看这一页,反驳自家艺人:“这叫韩流,潮的很,阿泽你还真是老古董。”

郁成泽不理会齐超,齐超却不放过他,开口交代:“明起帆,明家小少爷,美乐就是他家的,你看美乐ceo明宇帆的名字就能看出来吧,那就是明起帆他哥哥。阿泽你现在是大神,也算是明起帆的前辈,但见面也要客气点,可不能乱说话。”

郁成泽现在是歌坛大神,在如今唱片不景气的情况下新专还能首卖三十万张,可即使是这样的地位,有些人手里权利太大真想打压他,郁成泽也是照样会栽一个大跟头。

“我有分寸。”

郁成泽回道,能走到今天这地步,他自然不是光靠才华,有时候圈里学会做人比有才华更重要。

郁成泽又翻了两页,这次他的目光停留的时间长了些。

黑白色的硬照,少年坐在一片废墟上,穿的是简单的白衬衫和挽起裤腿的仔裤,而且这张硬照上少年的刘海被捋了起来,露出一双漂亮的眼睛。

郁成泽觉得这双眼睛看着有些眼熟,但他确实不记得自己有认识明起帆这个人,便只当是见过这种形状的眼睛罢了。

车内一片安静,快到楼下时郁成泽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人就先扬起一个温柔的笑来。

郁成泽接了电话,开口声音温柔:“小夏。”

他“嗯嗯”了几声,然后脑袋看向外面,就看到带着棒球帽手里拿着手机打电话的少年。

“停车,我现在就下去。”

郁成泽一边对开车的助理说道,一边对着手机那边:“我看到你了,不要动,我这就过去。”

助理停了车,齐超刚在看到郁成泽那表情时就猜到是谁打的电话了,对于夏然齐超感观一般,他拦了下郁成泽:“阿泽周围经常有娱记蹲点,还有一些粉丝经常在这边转悠,你就这样下去——”

“差几步路就到公司里面了,不会出什么事的。”

郁成泽穿的连帽衫,这样说着他把帽子往头上一兜就下车了,齐超看看车窗外的晴空万里,阳光灿烂,再看看那样带着帽子的郁成泽,觉得这家伙应该看看脑子了。

那边,郁成泽并不知道自家经纪人的腹诽,他已经走到夏然身边。

夏然抬起头对他笑,郁成泽也笑起来,伸出手撩了撩夏然额前的刘海,齐超脸贴在在车窗上,眼睛直直的看着夏然扬起头时露出的那一张气质温和、秀气干净的脸,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郁成泽你就作吧,大晴天这样戴帽子路人当你变态啊。真是见了美色就智商下降的男人。”

驾驶座上的助理扭头看了看齐超,他的脸因为过于使劲贴在车窗上都变形了。助理小声嘟囔:“也不知道谁看起来更像变态啦。”

齐超在助理话落的那一瞬间转过头看向助理:“你说什么?”

助理哽住,没想到齐超此人不仅目明,他还耳聪。

另一边郁成泽和夏然并排走着,嘴角一直带着笑,夏然心情也好起来,开口声音也是带着笑意:“师兄,你想到什么了这么高兴?”

郁成泽微微侧头,阳光下夏然面孔白净俊秀,那双栗色的眼瞳看着干净而澄澈,正是一个模样秀气、气质无害的少年。

也正是郁成泽永远都拒绝不了的那种男孩,他从发现自己性向,从自己第一个恋人开始就一直都喜欢这种类型。即使曾经这样类型的恋人给他带来的恋爱结局是伤透了他的心,但他仍然还是会喜欢这种类型的男孩。

齐超做了郁成泽七年的经纪人,知道郁成泽的那段恋爱史,对于郁成泽万年不变的口味他的评价是,越是气质表面看起来无害的,到时候伤你的心才是更让你痛不欲生,郁成泽你就保持这个品味继续栽跟头吧。

郁成泽对于齐超的这种说法不置可否,这会儿和夏然一起走着,夏然问他为什么高兴,郁成泽到是挺乐意说我只要看到你就很高兴,但他还不敢冒然说这样一句暧昧不清的话,反是想起齐超当初的话,郁成泽就有点感慨的转移了话题。

郁成泽有点随性的开口:“小夏,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夏然没想到郁成泽没回答自己的问题,还反问,愣了下眼睛弯起来:“师兄你说呗,什么问题啊?”

郁成泽侧过脸看着夏然,语气放的又轻又柔:“我觉得小夏你是一个心软的孩子,不是会伤害人的那种男孩对不对?”

这话问的,齐超若是在场,必须要痛骂郁成泽,你丫的智商都被狗吃了吧,哪有这样问话的,根本就是拐着弯夸人,以及这样问问题的直白方式,谁会回答自己是个心硬的人呢?

夏然显然是个正常人,郁成泽这问题来的没头没尾,他心里转了两下面上笑的有点无奈:“师兄你又脱线了,怎么问这种问题?跟别人一样看我脾气软啊,什么奇怪的问题都问。”

郁成泽想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夏然却是没有正面回答只当他开玩笑,郁成泽还想问,公司门口几个小女生认出了他和夏然,围上来要签名、要合照。

签名的时候,有个女孩捂着嘴笑:“郁神你和小夏好配啊。”

郁成泽听着这话全身舒畅,给女孩的签名还加了一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和她一块的女孩等他签名的时候也来了句话:“不过小夏和阿帆站在一块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棒啊,简直视觉冲击诶!”

郁成泽签名的笔顿了一下,这个阿帆指的是今下大红的明起帆,也就是他今天来公司的原因。

郁成泽眯了眯眼,给这女孩的签名也写了一句话——“好好学习多读书”,附赠笑脸符号“:)”一个。

等郁成泽和夏然走远了,身后隐隐传来那女孩有些郁闷的声音:“为什么郁神给我签了个多读书?我看起来像是不看书的人吗?”

郁成泽心中冷笑,多读书才有内在美,配不配不是看外表,内在美才是真的美。

而郁成泽一向认为,他是外在美和内在美兼具的。

这边郁成泽和夏然慢悠悠的走着,那边三楼的录音室里,明起帆跟个大爷一样瘫在外间的沙发上。

他在那儿坐着别人就没敢坐的,nero站在一旁撇撇嘴,他是圈内知名的娘炮经纪人,隶属美乐旗下的人对他倒算不上熟悉,但都听说过此人非常“娘娘腔”。

这会儿子nero一开口,先是指着录音师时那翘着的小拇指,就引得众人目光跟着那小拇指的移动轨迹一起移动了一番,然后便听到nero开口:“要死啦,我家阿帆行程很忙的!夏然说歌要改,说得请他师兄过来亲自操刀的啦。那我们就答应啊,但我们答应的痛快又不是说明我们很闲!明少可是推了一个通告今天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过来的,夏然请人人半天没来啊?他说下去接人,接到现在自己也不见啦,是觉得我家阿帆好欺负嘛~”

录音师等众人在那站着,看着nero的兰花指,听着他结尾高朝的尾音,众人都是心里打了个颤,心里一边痛骂死人妖也不看看这是在又不是在美乐,一边看着明起帆这个明家小少爷,脸上都堆起笑,一个一个的上去说好听话拍马屁。

他们和nero一样,把错都归到夏然身上,谁也不傻要去说郁成泽来晚了这个事实。

郁成泽是谁?他可是在目前唱片不景气的情况下少数几个还屹立不倒的大神,圈内更是一堆歌手跪求郁神赠曲一首,只要跟音乐沾点边,谁敢得罪郁神呢?

但马屁这回好像拍到了马腿上,明起帆听着一个一个的把错都推到夏然身上的话,脸色显而易见的黑下去,本来很漂亮的一双眼睛慢慢的就带上了股煞气。

nero大呼不好,他怎么给忘了,明起帆最近的种种其实都在显示,他看上了……夏然。

nero咳嗽两声,挤出个笑来:“也不是夏然的错啦,想来市区又堵啦,郁神来玩也很正常诶,我们再等等,不急不急啦~”

nero这边话落,也巧,录音室的门就被推开了,正是夏然。

他先伸进来个脑袋,刚说过他不是的众人都有点尴尬,夏然和什么都没察觉一样,直接看着瘫在沙发上坐的没个正形的明起帆,笑嘻嘻的开口:“阿帆,我师兄来啦,他在路上就已经改好了谱子,效率高吧。”

夏然说着,人也进来,郁成泽紧随其后,他一进来可没夏然那么大大咧咧,一下子就察觉出刚刚的气氛不怎么好,而不好的根源,郁成泽看向沙发,沙发上的那个人在夏然进来的那一刻就站了起来,直接走到郁成泽……

不,是直接走到夏然面前。

郁成泽眉头挑了挑,明起帆真人的脸和硬照上一样好看,这会儿明起帆纵是目光是直直的看着夏然,也不耽误郁成泽可以仔细的看着他那张脸。

明起帆的脸好看的堪称精致,他年龄郁成泽记得也不大,和夏然一般好像不过二十来岁而已。

这种夹在青年和少年之间的年龄,让明起帆的面容还没有出现经历过岁月才会沉淀下来的气质,于是看着就有点些微的稚嫩,也带着些少年人未褪下的锋利尖锐。

可也是更好看了,更多了几分不可忽略的、近乎让人心惊的漂亮。

他这会儿对着夏然笑的眉眼弯弯,本来眉眼间带着点的锋利尖锐也褪下,郁成泽有些恶劣的想,没了那点锋利这家伙可以去扮演小姑娘了。

第004章:walking a way

明起帆可不知道郁成泽内心的想法,他笑的温和愉悦:“小夏你怎么才回来?这么一会儿功夫你不在我就觉得好无聊啊我也没熟人,下次不要离开我那么长时间好么?”

这话的内容感觉有些撒娇的味道,但由明起帆说出来没有一点撒娇的意味,明起帆此人有着一种到了外放地步的、飞扬自信的气质,以及豪门世家公子哥自带的气场。

那是一种由良好的物质环境与见惯大场面而堆砌起来的,绝对的自信与不可忽视的气场。

于是明起帆对着夏然的那话,在场的众人听着心脏都又是一跳,那话十分像是情话了。

而且给人的感觉,是恋人中处于主导地位那一方的感觉。

郁成泽也听出这感觉,他眉头挑了挑,身后的夏然也被明起帆这番话整的愣了几秒,待他笑起来想打个哈哈说点什么跳过去,郁成泽就先他一步,往前挪动了两下脚步,隐秘而无意似的挡在了夏然身前。

“明少你好啊,我是郁成泽。”郁成泽扯出一个和善的笑,清俊的眉眼间客客气气的,“一直久闻明少大名了,最新的音乐榜单上,前五名的歌明少包揽了四首,现在见了真人这么好看,发现果然厉害。”

明起帆听着郁成泽这番话,再加上郁成泽此时的站位不得不把目光集中到郁成泽脸上。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