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重生之放手—爆炒黄鳝

重生之放手—爆炒黄鳝

时间: 2014-01-22 12:32:01

文案:

肖清重生了,在龙晖死了之后。

一旦重生过来才知道上辈子的纠缠没有什么意义,如果我的纠缠不能挽回你,如果我的纠缠只能让你困扰,那我还是放手吧,我会离你远远的,只要你好好活着,我会祝福你和他……

本来觉得重生的意义就是放手,不想却又碰见了他……

主受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重生 年下

主角:何鉴,肖清 ┃ 配角:龙晖,陈一彬

第一章:重生

肖清脑子一片混乱,他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这两个人,看着曾经的爱人的嘴一张一合,他却好像什么都听不见,耳朵脑子一片轰鸣声,他强行使自己镇定下来,却好像没什么用,等他完全清醒过来,只听到龙晖的一句:“……所以,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肖清,分手吧……”

“好!”肖清听见自己用干涩的声音说到。然后他起身,准备离开这个让他觉得压抑的地方。在要出包厢门的时候,肖清又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东西我过几天回来拿走的!”然后不顾身后错愕的两人,径直走了出去!

谁也没有想到,看起来那么平静的肖清在走到门口时早已泪流满面,不顾路人好奇的眼神,肖清随便找了个小巷子,掏出手机看了时间之后,蹲下身,放声大哭,喃喃念道;“太好了,太好了……”

……

等到肖清完全冷静过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他努力梳理了自己混乱的思绪,才感觉到一股不可思议来!先前一直呆呆的,好似在梦中,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发现自己是真的重生了,看了手机时间,发现自己重生到了六个月以前,这时候,龙晖和陈一彬刚刚在一起没多久,但已经是第二次向不愿分手的自己好好谈谈的时候!这个时候,最大的悲剧还没有发生,龙晖也还没死!现在自己爽快的答应分手,之后再离龙晖远远的,不再纠缠,悲剧应该不会再重复了。

……

想着之前那两个人错愕的眼神,肖清嘴角泛起苦涩的笑,也是,之前自己那副怎么都不愿放手的样子,现在自己又突然答应,估计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吧!现在想想上一世自己的纠缠不清,自己都觉得可笑可悲,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哪来的自信与勇气不断挽回龙晖的!现在,肖清对这段6年的感情不再期待了,也不再不甘心了,或许说在龙晖推开自己的一刹那,自己就突然想清楚了,就这样吧!放手让龙晖与陈一彬在一起吧,只要龙晖好好活着,自己就应该能好好祝福他们!这样想着,肖清突然来了力气,走出了巷子!看着行人与夕阳,肖清突然笑了,感谢重生,明天,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第二章:离开

收拾收拾了心情,因为没有带身份证,所以随便找了个小宾馆落脚,在经历过重生这种大起大伏之后,分手这件事反而让肖清没这么难受了!不过,既然想好了要分手,也该好好为自己谋划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这座城市他是不想再待下去了,一是因为之前因为龙晖要分手之后自己就无心工作,干脆的把那份办公室的那份不喜欢的工作给辞了,另外一个也是因为在重生之后他也只想离龙晖远远的,这样尽量减少见面,悲剧应该也就不可能再发生了!不过既然不想再在这呆下去了,那又该去哪呢……

听着外面传来的汽车鸣笛声,肖清的心却奇异的平静下来,然后渐渐的入了睡……

第二天一大早,肖清去小铺子上吃了早餐,买了个充电器回宾馆给手机充电开机之后,便看到了好几个未接来电与短信。电话短信大部分都是程林的,想到程林,这个一直为他鸣不平,关心他的好友,心中一段温暖,忙打电话过去却没人接,于是发了条短信告诉他自己没事以及把自己与龙晖彻底分手的事情告诉了他。还有一个来自老家S市的一个陌生电话。打过去,是一个陌生中年男人的声音,一接到电话便问:“是肖伢子不?”

“是,你是哪位?”

“我是你强叔,小时候你隔壁家那个,记得不?”那个声音带了份小心翼翼。

肖清想了想,却怎么也只能想出一个模糊的印象,不过有这么个人他还是记得的。自己的号码一直是大学用的那个,这才让老家的人联系上的吧。肖清一时陷入了回想之中,直到对方传来试探的一句:”喂,还在吗?’’肖清才急忙反应过来:“在的在的,是强叔啊!我记得呢。”

“那就好,那就好!是这样的,肖伢子,前天,你二爷爷去世了。我们在这边整理老人家的东西时,发现他东西大部分都留给你了。你看你要不要回来处理一下,顺便来给老人送行。”

“三爷爷,他怎么突然去世了,还有他怎么会留东西给我。“肖清回道。对于这个三爷爷他还是有印象的,是一个比较古板讲究的老爷子,说起来是肖清爷爷那边的一个远房亲戚。小时候爷爷还在时倒是常常接触,不过在肖清父母意外去世,爷爷也接着去世之后,肖清便很少回老家了,与三爷爷那边也几乎断了联系。只是会在每年过年时寄点东西与钱回去,毕竟,这也是他在老家唯一带点血缘的亲戚了。少数的几次电话联系,只知道对方目前独自带了个外孙生活着,也被告知对方身体还不错,怎么会突然去世了呢。

“这个,你也知道,你们家那脉本来人丁就少,联系的上又靠得住的本来就没几个,

三叔他把东西留给你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而且……也是有求于你的,这事太复杂,在电话里说不清,你还是回来老家我们再谈吧。”对方说起来一副感慨万千,一言难尽的样子。

“好。我大概后天动身回去。”尽管满心疑惑,肖清还是应了下来。对方满口说好的挂了电话。也是时候回老家一趟看看了,而且,肖清思量着,可以的话,好像回老家订下来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第三章:回老家(一)

在挂了电话之后,肖清越想越觉得回老家是个好主意,在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肖清只想找一个好地方好好安定下来,带着自己童年回忆的老家无疑是一个好归宿,好歹自己也是在那长大的,怎么都比再在一个地方重新开始的好。

正思量着,电话又响了,是程林的电话,一接电话对方便是铺天盖地来的疑问:“肖清你到哪去了,怎么电话一直联系不上,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还有你在短信里说的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终于与那个人渣分了!”

肖清耐心的听他说完,心里渐渐的涌起一阵温暖,至少,还是有人关心我的。肖清平缓的说到:“程林,我没事,你别担心,联系不上是因为手机没电了。”程林听到他的声音明显松了口气的说:“那就好,电话联系不上你,打电话给渣男,他却说你们已经说好分手了,你已经要从他那搬出去了,没有回去,你这样我还真担心你想不开。对了,你在短信里说的是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再纠缠下去没什么意思,所以和他彻底说开了,答应分手了”程林明显开心的说:“那太好了,我说小清你总算想开了,那么个渣男咱就不要了,小清你这么好,待我介绍个更好的给你!对了,你现在在哪,报坐标,我来接你。”

肖清报了地点,便收拾好东西等程林来。等程林到了已经是中午,接到肖清便直往饭店奔去,在车上还是说个不停:“小清啊,看你最近瘦的,正好你与渣男分手,我请你吃顿好的好好庆祝下。”肖清应道:“好。”想想又说:“程林,你还是别叫他渣男了,叫龙晖就好。毕竟仔细想想情侣之间分手很正常,没什么好说的。”

程林不乐意到:“什么正常,正常个屁,就为了个小鸭子似的婊子,就跟你分手。你跟了他多久啊,你平常对他多好啊,吃的穿的哪样没有照顾到,现在他这样对你,不是渣男是什么。想当初,你……”程林无疑中瞥了瞥后视镜,看到肖清的表情,无奈的说:“算了算了,不叫就不叫,反正以后估计没什么机会碰到了。”说着便又高兴地商量着待会点些什么菜,去哪里好好玩玩。

听着程林兴高采烈的声音,程林望着车窗外,无神的想着:“是啊,估计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

第四章:回老家(二)

很快车子就到了一家他们常常来的饭店,一上桌程林这个吃货便迫不及待的点了一大堆的东西,肖清看不下去阻止,程林却不在意的说:“你终于和那个家伙分手了,当然的好好庆祝,偶尔浪费一下还是有必要的。”肖清只无奈看着,程林是没有叫渣男了,变成了那个家伙,看来是真心讨厌啊。

菜很快就上来,看着程林开心的吃着,肖清刚想开口,电话响了,有短信来了,是龙晖的:你没事吧!去哪了,程林在找你。

肖清并没有直面回答问题,只是回复:没事,东西我明天来收拾拿走。

之后便不再有来信,肖清收了手机,打断了正吃得兴高采烈的程林:“程林,我想和你说件事。”“什么事,说吧。”程林不在意的边吃边说到。

“我想回老家那边定居。”“什么。”程林惊讶的大叫,米饭都喷出来了,接着又气愤的手舞足蹈的说到:“肖清,你什么意思啊你,就为了个那种家伙你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住,你要我怎么办,你还有没有种了,发生这种事,要走也是那家伙走。”肖清却早已料到这种反应,平淡的解释道:“我离开与与龙晖分手的关系不大,虽然确实是有一点,但更多的是这么多年漂泊在外,确实是想回家了。”

听到肖清冷静的回答,程林也冷静了些,问道:“那你回家打算做什么?”“我已经想好了,正好我爸妈留给我的那套门面要到期了,我打算自己在那开家书店。”看到肖清确实已经计划好的样子,程林只好妥协说:“那好吧!你喜欢看书,开个书店确实比在这过得会舒服。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后天。”

“这么急。”

“嗯,因为老家一位老人去世了,有点事要我办。”

“哦,那你这几天住我家吧,你出发那天我去送送你。”

“好。”终于说清楚了,肖清也松了口气。不过程林却并不打算放过他,嚷嚷着要庆祝加践行,两人去了家KTV,肖清被程林灌了不少酒,有点醉了。不过程林自己也喝了不少,一喝醉就抱着话筒不放,吵得肖清更加头痛,好一番折腾,直到凌晨肖清才成功的顶着醉意与头痛把醉晕晕的程林拉了出来,出门打的回了程林的家,一开门,累的与醉的不行的两人倒头就睡。

第五章:回老家(三)

第二天肖清顶着宿醉的头痛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找到之前自己放在这的洗漱用具洗漱了一下,又去冰箱找出了牛奶与面包,简单的热了一下,才推醒同样睡的不醒人事的程林。程林迷迷糊糊的醒来,吃着面包,突然大叫:“糟了,今天要上班。”接着又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算了,等下打个电话请假好了,大不了被骂死。”

肖清这时早已吃完,并且收拾妥当,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看见程林就说:“我有事出去一趟,你记得去KTV把你的车取回来。”

程林应着:“好。”却并没有多问,估计还在怎么向主管说明今天旷班理由而纠结。

……

肖清打的到曾经和龙晖一起住的地方的时候,已经5点多了。虽然比预想的要晚,但是按照龙晖的一贯作息,这个时候应该还是没有回来。到现在,肖清还是想尽量避免与龙晖见面,他还是没有做好准备。

到了曾经的家门口,肖清深呼一口气,拿出钥匙打开门,却没想到龙晖居然在家。听到开门的动静正向这边看过来。肖清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站在原地,保持着推门的姿势傻傻的说:“你在啊。”

龙晖战起身来走向门口,这个时候肖清才看见一直被龙晖挡住了一个人——陈一彬。陈一彬正在沙发那看电视,前面还摆着盘水果,估计自己来之前两人已经在一起看了一会电视了。陈一彬看了门口一眼,却并没有动身,只是继续看电视去了,表现的如同懒散的女主人一般。

肖清一看到这个身影居然出现在这个曾经充满回忆的家里,就像被人当头一棒,清醒了过来。肖清只听见自己居然还算平静的说:“昨天在短信里说过的,我是来拿东西的。”

龙晖稍稍侧身示意他进来,然后关了门。肖清这才反应过来没有继续站在门口,像个木头人一样呆呆的走进了曾经的卧室,头也不抬的说了句:“打扰了,不好意思。”便自顾自的收拾了起来。龙晖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问了句:“这两天你去哪了。”

“和程林在一起。”

“嗯。”

说完又是一顿沉默,龙晖想了半天,刚想开口,那边陈一彬却叫了:“晖哥,你过来一下。” 龙晖于是说:“他叫我了,我过去一下。”

“嗯。”肖清轻不可闻的应了一句。在龙晖看不到的角度咬紧了下唇,一听到晖哥这个称呼更加僵直的背,看起来让人难受。听到客厅影约传来的亲呢对话,肖清不懂声色的加快了收拾的速度。

等肖清收拾好东西出了卧室门的时候,龙晖那边也正好打算从客厅过来,看见肖清准备走就问:“东西都收拾好了。”

“嗯。”

“ 我送你到楼下吧。”

“不用了。”肖清回绝。快步走到门口,在门口站定,想了半天还是回过头,进屋以来第一次直视龙晖的眼睛说:“龙晖,你在外面的时候一定一定要小心车辆,尤其是在安山路那条街。”

跟在后面的龙晖听到这话却没由的来的一阵难受:“你别这样,肖清我……

肖清打断他,一脸认真的说:“答应我,可以吗?”

“好。”

龙晖一说完这句话肖清便头也不回的走了。龙晖没有想到,这句话是好长一段时间他与肖清的最后对话,他也没有想到,在之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这会成为他的噩梦……

第六章:回老家(四)

等肖清回到程林家时,心情已经很平静了。打开门,程林还在家里玩游戏,一看到肖清回来,立马跑过来接东西,问:“你刚才去哪了。”

“我去龙晖家拿点东西。”

“哦!”程林很体贴的没有多问,反而转问:“那你明天几点出发。”

“早上九点的火车。”

“好,那你把东西放下,我们出去吃吧。”

不过最终还是点了外卖,因为肖清先前东西都是乱塞进去的,还得好好清理。拒绝了程林想要请假送他的好意,两人早早的睡了。

……

第二天上了火车,望着渐渐退去的这个地方,肖清万分感概。昨天一直在梦里反复出现的那句晖哥,一直梦见出现在那里的陈一彬。他忍不住想,为什么那个人这么快就出现在那个家里,为什么几年了却让他一直叫着龙晖,几个月的人却亲昵的叫着晖哥,为什么那个时间点龙晖不用上班却在家,是为了陪陈一彬嘛吗,为什么这么久的感情比不过只认识了几个月的人……许多个不甘心与心痛却在想起龙晖重生前的一幕化为平静。算了,就这样吧。就让时间冲刷掉一切,也许自己在老家能有个好的开始,只愿接下来的生活能够平平静静,就算孤独终老也没什么了,他现在已经不想生活再起任何波澜……

……

在火车上不舒服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装了好几次车,问了好几次路,才终于坐上了可以到老家的小三轮。这边载客一般都是用这种小三轮载人的,在车上和大妈们坐在一起,好奇的打量他。到了在路口看见强叔的身影急忙叫停下车,强叔是在火车上和他说了已经在车上了,便执意要来火车站接他,好说歹说才愿意只在马路边等。说好带个草帽在路边等,肖清这才认出强叔。

一下车,肖清叫了句“强叔”,对方才认出他来,一上来就递烟,肖清连忙拒绝说自己不抽烟,对方才收回去,略显激动的说:“肖伢子好多年没回来了,这一回来就大变样,强叔都差点没认出来。”

接下来便在强叔热情的寒暄中到了强叔的家,肖清把东西放下便直奔主题,表示出想去三爷爷家看看顺便给老人上柱香的想法。强叔便带着他去了。路程隔了村子一点距离,强叔本来就算是在村边上了,三爷爷的还要更偏一点。由于老人已经下葬,所以肖清先去三爷爷家看看,下午再去老人墓前上香。

到了三爷爷家,肖清打量着。比童年记忆中好多都一样,只是虽然整洁,但是难免有种破旧感。强叔在旁介绍着:“这就是你三爷爷家,说起来,你三爷爷祖上也算是大户人家了,你三爷爷人也讲究,可是却偏偏碰上这么对儿女,造孽哦……”

肖清边听边看着,敏锐的感觉到有人看着他,找了一下,看到里屋有个小孩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在看着他,发现他发现他了,立马把脑袋索了进去。强叔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犹豫了一下,还是有点难以启齿的对肖清开了口:“肖伢子啊,这就是三叔临终前想要拜托你的事。”

第七章:收养(一)

强叔说着就走进了里屋,对着里面的孩子招手说:“言言,你过来,是强爷爷,别怕,来,爷爷介绍个叔叔给你认识。”不一会就见强叔带出来个瘦瘦弱弱的孩子,长得倒是白白的,就是太瘦了,身上也不怎么干净,一脸的灰,看不清长什么样子,胆小害羞的站在强叔身后,伸出脑袋偷偷的打量,一看到肖清也在看着他便害羞的完全躲到强叔身后。

肖清心有点软软的,蹲下身来,努力表现友好说:“言言是吗?我是肖清叔叔,记得吗?我们以前通过电话的。”确实,去年在和三爷爷打电话的时候,三爷爷有在电话里言言让开过口。可是小孩子还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不愿从强叔身后出来。

强叔笑着说:“小孩子怕生,肖伢子你别介意。”说着转过身对言言说:“你浩哥哥回来了,快去找他玩吧。”言言打量了一下两个大人,还是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在有他半个人高的门栏那居然也麻利的爬过去了,爬过去后又回头看了一下,之后便麻利的跑远了。

强叔这才掏出支烟,找到条凳子坐下,对着肖清说:“坐啊,我来好好和你说说。”肖清跟着坐下,强叔叹了口气,一副不知道从何说起的样子,深吸一口烟,说:“刚才那孩子你看见了吧,叫言言。是你三叔的亲外孙……

接下来,强叔和他说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刚刚那个是孩子是三爷爷的小女儿肖倩的女儿,当年肖倩独自在外打工,几年没回家,也没见寄钱回来,就是突然有几年寄了几万块钱回家,之后再回来时身边就带了个3个月的孩子,孩子和肖倩都很憔悴的样子,身边也不见有男人。三爷爷见肖倩未婚先孕很是生气,一直在骂,肖倩也看起来逆来顺受的样子,三爷过了半个月爷刚刚气开始消,准备接受孩子时,哪知道肖倩居然就自杀了。独自留下个孩子给三爷爷抚养。

三爷爷养着个孩子,身边又没有个人照顾。说起来也是够惨,本来就人丁兴薄,中年丧妻,老年丧子,本来还有个大儿子的,但是前些年因为遇到一场车祸去世了。就这样,一连串的打击使老人家的身体越来越差,和肖清在电话里说的身体不错也只是为了让肖清放心罢了。前些夜里,老人起夜上厕所不小心摔了一跤,就再也没能起来。村里人筹钱办了丧事,正在愁拿小孩怎么办的时候,在清理老人遗物时清理出了早就写好的遗书,这才找上了肖清。

强叔接着说:“三叔找上你实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也知道,他家根本就没什么亲戚,有个远房姨子也不靠谱,葬礼都不见个人影。我知道,找个没结婚的男人收养孩子是不靠谱,这不耽误你找对象嘛!但是实在为难,因为只有你这个亲戚了。而且那孩子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能帮还是尽量帮了吧。还有,你三爷爷还留了封信给你,在我家,你看了再做决定吧。”

第八章:收养(二)

肖清沉默地听完强叔说的所有的话,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接着跟着来了三爷爷的墓前上了炷香,然后就回到了强叔的家,拿到了三爷爷给他的信。

三爷爷的信上其实也没写什么?主要是写了托他照顾言言的原因,以及表示言言是个乖孩子,自己留了笔遗产给他,希望他能好好照顾言言。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老人的无奈以及诚恳。

但是收养孩子毕竟不是件小事,对他的照顾,对他的教育,肖清实在是没经验也没信心。肖清很是犹豫。估计强叔也是看出来了,所以在给他那封信之后除了留他在他家吃饭,睡觉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晚饭时言言也在桌上,强婶婶还有强叔的儿子浩浩也在。

强叔笑着解释:“言言这几天没地方住,我家正好有空房,他又和我家浩子关系好,就让言言在我家吃住。”两个小孩看起来关系确实不错,一直在偷偷打量他,交头接耳,偷偷说着什么,旁边是强婶婶在给两个人夹菜。只是跟健壮的浩子在一块,衬得言言更小了。

之后的用餐还算愉快,言言还是不怎么大声说话。农家人睡的早,肖清也正好昨晚在火车上没睡好,也就跟着睡了。

进了强叔安排他住的房间,掀开被子却意外的发现言言躺在被子里,随即明白了,之前看见强婶婶在一旁交代什么,估计就是这个,想要他和言言培养一下感情吧。小家伙看见被子被他掀开还挺紧张的,小声的说:“强爷爷说,说,说的,没有床了,我们,我们一起睡。”看见小家伙洗干净了躺在他的床位上,白白软软的一团,肖清笑着说:“好。”

小家伙看见肖清没有走开明显送了口气,看见肖清要上来急忙爬进床里面。在肖清躺下来面对着言言的那一刻,肖清看见言言紧张的脚丫子都卷了起来,很是可爱。

“我叫肖清,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肖匡言。”

“那我叫你言言,你叫我肖叔叔好不好。”

“好。”

接着就是无言时刻,肖清实在是不知道能和小孩说什么,言言是害羞的说不出,于是大眼瞪小眼。肖清被那双大眼睛盯着,心渐渐开始融化,看见小孩子打了个哈欠,又急忙收进去看过来的样子,突然深刻理解到萌萌哒这个词。

肖清放柔声音说:“我们熄灯睡觉了。”

言言立马挺直身子,说“好。”

“晚安。”

这句话言言好像没有听懂,只是“哦。”了一句。熄灯再次进了被窝,在黑暗中,肖清的手碰到了言言,能感觉到小家伙一下子就绷紧了。吓得肖清都不敢动了。

没多久,就可以感觉到言言睡着的呼吸声。睡着的言言却立马缴枪投降,一步步靠近了肖清,在感觉到言言把他的一根手指紧紧握住,整个人都放松了的时候,肖清突然就有了决定。就这月光看着这个白净可爱的小脸,肖清轻轻戳了戳,在感受到那个不可意思的软度时,肖清突然放松的笑了:“请多多指教了,言言。”

第九章:收养(三)

第二天一大早肖清起来就亲自帮言言穿衣洗漱,言言衣服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吃完早饭肖清就找了个机会对强叔说他同意收养这件事了。并且将自己打算在这边定居,打算收回门面继续开家书店的事情说了。强叔也表示了支持。

因为在这边不方便联系开店的事情,并且刚刚开店会很忙,所以肖清并不打算把言言带过去,想等一切安顿好了再带他过去,强叔也答应了说帮忙多带半个月。于是肖清就开始收拾行李以及处置三爷爷留给他的一些东西了。

三爷爷留下来的除了3万多的存折,主要就是老房子以及里面的一些东西了。肖清想着房子还是留着,每个月给笔钱拖强叔看着就好。至于钱,还是先存着吧,开书店还是用不上的,毕竟在外工作几年还是有点积蓄的。

之后肖清就准备回市里去了,毕竟在这边也办得差不多了。还有就是每个到强叔家的人都要和他攀谈一番,这份热情也有点让他受不了。

不过有趣的是,在肖清收拾东西的时候,言言一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着,可爱的紧。看来睡一觉还是有点用的。不过等到肖清背着东西,强叔帮忙提着出去的时候,言言突然一下拉住了肖清的衣服下摆,带着哭腔说:“肖清叔叔,你怎么不带上我啊!。”

肖清一看到他哭就慌了,强叔救场:“言言,不是和你说了,肖清叔叔先回去把东西安排好再来接你吗?”

可是言言还是哭,抓着肖清的衣摆不愿撒手。肖清说:“言言乖,叔叔要忙一阵子,等过一阵子叔叔就来接你,我们拉钩说好好不?”

“好。”

言言虽然应了,但还是哭,一路跟着到了马路旁,尤其是看到肖清那不舍得眼神,差点让肖清走不动。

……

两个月后

肖清轻轻的起来,帮言言盖了盖被子,熟练的做好了早餐,糖心煎蛋加牛奶,给自己煮了昨天包好的混饨,腾出俩三个没辣椒的给言言。这个时候言言已经醒来穿这个小拖鞋来找肖清了。看着肖清摆盘,言言穿这着个小熊睡衣跟着走。肖清熟练的给言言换衣,洗漱,其乐融融。

其实说起来,肖清也觉得好像重生一般。他觉得也许这才是他真正的重生,有个小孩子与书店,让他的生活一下子充实了起来,连龙晖他都不怎么想了。也许是与言言有缘分,这个和他睡了一夜就粘着他的小孩,让他觉得自己不会孤独终老,一切都会好起来。

第十章:小攻出现(一)

早早的起来,然后和言言一起出去开了书店门。书店虽然新开张,但是生意还不错,应该是因为位置好的原因,毕竟爸妈留给他的这家店面十分不错。附近有个还不错的大学。每天肖清都是在看看店铺,看看书,逗逗儿子中度过的。是的,肖清已经把言言看做自己的孩子了,反正自己应该也不会有孩子了,而且每次看见言言看见别的小孩叫爸爸,向爸爸撒娇的羡慕的模样,就征得言言的同意让他叫爸爸。想到言言开心叫爸爸的样子,肖清觉得无比满足。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