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帝国 下—小蛟龙

帝国 下—小蛟龙

时间: 2014-01-22 12:31:17

第九十七章

沈良思也放弃了,萧亦最起码还算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既然还有三天,那就不差这三天。贱命最禁活,三天自己还挺得住,不会猝死夭折驾崩。

萧亦一手揽着沈良思的肩膀,一手端着一杯红酒,“这酒上次还没有品,就让你摔了,这次再喝,却是与你一起,先干一杯吧。”

沈良思没好气的回道:“萧老板说笑了,这酒您不该是天天喝么。”

“可在帝国喝,还是第一次。”

沈良思一口灌下,喝得急,酒有些烈忍不住猛咳两声,萧亦随手抚了抚他的背,轻笑道:“酒要这么喝,就糟蹋了。”

酒入吼,烈后便回甘,沈良思抬眼看,便是萧亦略带温情的眼,一时迷茫了,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知道他不是问自己酒该怎么喝,萧亦笑着说道:“又问为什么,好像自从我见到你,你一直都在问我为什么。”

“因为我一直不知道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索性直接问,“你一直不肯放过我,可与我有约定之后,又一直放置不理,如果今天你我不是巧遇,恐怕你早把我忘脑后头了,可遇上之后,你又把我按在身边,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真想知道?”

“当然。”关乎自己的命运,沈良思当然急切的想要知道自己能否全身而退。

萧亦叹口气,良久才轻轻的说了句,“我要订婚了。”

“!”沈良思圆睁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萧亦,“你说……”

“没听清么,我要订婚了。”

嘈杂的包房中,萧亦漫不经心的一声轻语,沈良思心底犹如巨雷炸响,错愕得盯着还略带笑意的萧亦,“你说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怎么,你不愿意我娶妻?你不是一直在躲避我么,期望永远看不见我才好。我订婚之后就不会再找你麻烦,也不会再来帝国,你我之前不论有什么恩怨,都结束了。”

都结束了……沈良思突然感觉眼睛有点酸,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憋回那一抹心酸,一直在想怎么逃离,却想不到逃脱如此简单,是以萧亦将要娶妻成家而告终。

“只是有些舍不得你。”萧亦突然叹道,“总觉得你没那么重要,可每次一遇见你,我就会莫名其妙的愤怒,讨厌你站在别的男人身边,对你一直有着很强烈的占有欲,还有……”萧亦顿了顿,略为无奈的继续说道:“还有对你我过去无知的迷茫。”

“……”

萧亦轻微的笑了笑,押了一口酒,轻而缓慢的又说道:“我想,我可能我喜欢你。”

“……”

四周嘈杂的声音仿似一下子静止下来,所有人好像都不存在了,只剩下他和萧亦这一方安静的角落,沈良思手指微微的抖动,克制住发酸的眼眶,嬉笑道:“承蒙萧老板厚爱了,看来我还算是一个很出色的mb,只可惜,以后不能再赚到萧老板这份钱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萧亦眼神炙热的凝视着沈良思,转瞬又收了回去,笑道:“是啊,以后不能流连花丛了,倒是有些遗憾。”

以前觉得永远不会从自己口中说出的话,不会轻易承认的内心,却因为要永远的失去而轻而易举的说出了口。萧亦的记忆中,这好似他人生中第一次认真的表白,而这表白却早已知道结局。

“你们俩聊什么呢?”僵持无话之时,萧容已走了过来,坐在两人身旁,笑道:“那边那么热闹,你们俩却在这打情骂俏腻腻歪歪,还真是不合群。”

“堂兄玩的热闹就行,怎么打算一直喝酒?”

“是你着急了吧。”萧容哧笑,“这帝王府今晚就留给你们俩了,我带着我那小白脸去隔壁。”又回头朝周煜霆喊道:“周老弟,不要那么排斥,凡事都需要尝试一下,今晚整个八楼都被我包下了,你就带着你身旁那个小美人去玩玩吧。”

周煜霆听闻心里不爽,表面上却客气回道:“我就算了,今晚萧兄招待的不错,我有事就先走了。”撇眼看向沈良思,“他今天是被我带出来的,我得负责把他送回去。萧总不好意思了,可能要让你扫兴了。”

萧容微微皱了下眉头,转眼就换做满目笑意,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周老弟这是干什么,这才刚开始就着急走。再说……”萧容回头看了眼沈良思,“再说他现在可是正跟家弟聊的热络,我看他还不想走。”

沈良思未言语,想走不想走现在哪是自己说的算,抬眼看看萧亦,就见萧亦慢慢站起身,“时间是不早了,不过我还有几句话想跟他说,堂兄你就先去玩你的。”微转身对月勋道:“你也先陪周总去隔壁喝喝酒。”

“好。”既然如此周煜霆也不好再说什么,十分担忧的看了眼沈良思,便抬步走了。

萧容嘴角轻挑,朝亚纶招招手,冷声道:“看什么呢,还不过来。”

周煜霆被月勋带步领到八楼另一间包房内,一坐下月勋就靠了过去,周煜霆厌恶地微欠身躲了一下,但也保持风度动作不大。

月勋不介意地微微一笑,“我只是想递给客人一杯酒,省得您等着无聊。”说罢月勋就将一杯斟半的红酒递到周煜霆眼前,又笑道:“周老板不好奇么?”

周煜霆挑眉回道:“我该好奇什么?”

“周老板和那二位萧老板最近有生意往来吧?”

听闻周煜霆不禁回眸看向月勋,“你想说什么?”

“按道理来讲,谈生意该在酒桌不该来帝国,我猜想您这次来帝国,一定是被萧老板硬拉过来的吧。而且您又不好男色,萧老板又带您来这帝国八层点的都是mb,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周煜霆不禁重新审视一番眼前这个过分阴柔的男子,“你不觉得作为一个mb你说的太多了么?”

月勋不顾周煜霆的讽刺继续,“从周老板你一进来,虽然表现得很沉稳,可是你的目光一直盯着门,您又不焦急,显然你并不怎么关心阿斯的状况,您只是在琢磨今天萧老板带你来这里的目的,所以我才会问,您不好奇么?”

“那你说,我该好奇什么?”

“好奇阿斯到底是跟现在留在帝王府里面那位萧老板是什么关系,另外一位萧老板硬把他阿斯进来,会对你们今后合作的生意有什么影响。”

周煜霆不得不正视月勋,“看来你知道的不少。”

月勋笑意绵绵地回道:“也不是很多。”

周煜霆耸耸肩膀,月勋又道:“感情这东西很微妙,不是能靠几个私人侦探查查就能查清楚的,所以我说今天,我们不谈风月全当交个朋友。”

“哦?是么?”周煜霆努努嘴,“不过我倒是看你有几分眼熟,找个私人侦探查查你,该知道你是谁。”

“你!”月勋肩膀一震,转瞬又故作轻松露出轻佻的笑容,“我能是谁,不过是靠卖身活命的mb。”

见月勋刹那中泄露出的表情,周煜霆就知道自己这一炸,算是炸出点事情,看来他还真得找人查查这小mb,“呵,交朋友就不必了,不过我以后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会找你,你想跟我做什么交易,只要在我接受的范围内,一切都没问题,不会让你吃亏。”

“周老板果然是干大事儿的人呢,不拐弯抹角。”月勋风月味十足,又将周煜霆的酒斟满,软软的靠在周煜霆身上,“以后还希望周老板常来捧我的场。”

刚才周煜霆的话语着实把月勋吓了一跳,月勋只好表现得贱气一些,“知道周老板不好男色,常来捧捧月勋的酒水单也是好的。”

“好的,不过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另一边,萧容的烟已经点上了第二只,细长的指尖缠绕着徐徐白烟,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看着门口,亚纶在一旁坐立不安,忐忑的挪动到门口,“萧老板,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去床上。”

“萧……”

萧容不容亚伦再多说一句废话,冷声命令道:“说了,今天不会把你怎么样,给我老实的去床上。”

亚纶头皮发紧,又不敢违背客人指示,只得老老实实的坐回到床上,又听萧容命令道:“叫—床!”

“……啊?”

“我说叫—床!不会么!”

“会。”亚纶颤颤巍巍的回答,瑟缩在床上,听从命令咿咿呀呀的叫着,“嗯……啊……”

“大点声!”

“啊……咿……呀……”

“再大点声,叫得有点感情,别在这干嚎!”

亚纶心里愤愤,暗自咒骂着你干坐在床上叫给我听听啊,我看看你怎么叫出感情来,敢怒不敢言,只得扯着脖子,“啊……啊……太爽了……啊……用力啊……”

身后亚纶卖力的叫-床,萧容依旧正襟危坐,吐出一口白色烟雾,然后用力的将烟按灭,镜片后的一双眼眯缝起来,不知在盘算什么。

沈良思面对静默良久的萧亦,主动开口询问,“你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久久,萧亦才道:“我说我要订婚了,你没什么想说的么?”

第九十八章

沈良思强颜欢笑故作轻松的回道:“是让我说恭喜么。”

“我刚才说喜欢你是真心的。你难道对我就没一点感情么?”萧亦一点都不喜欢沈良思这个回答。他以为自己会很不在乎他的感受,但看见他这样毫不在意的对自己说恭喜,就感觉心头突然被扎了根刺。

萧亦的眼神有些悲伤,沈良思有些不敢再看这双眼睛,生硬的将自己的目光移开,撇到一旁,“萧总是在说笑么,都说婊子无情,我一个mb除了对您的钱有感情,还能对你有什么感情。”

萧亦不信,“过去的事情,虽然我忘记了,但你应该记得吧,对于我们的过去,你也没有一点感情么?”

“你也说是过去的事情了,既然都过去了,还有什么可惦记的。”

“可我还是喜欢了你。”萧亦又把这句喜欢重复了一次,“对于我们的过去我只能听你说,看老张调查回来的资料来了解,听着你们叙述过来的故事,我并没有太大感觉,可是,只要面对你,我却能够感觉到心在跳……”

“心不跳,那是死人。”

“我没有跟你在说笑。”萧亦愤怒了,一把拽过沈良思,“我说的心跳是悸动,是面对有感情的人而产生的心动,你要再敢跟我装傻,我现在就弄死你。”

“呵呵,那我实在是不明白了,萧总您上一秒跟我说你要结婚了,下一秒就告诉我你喜欢我,是要跟我表达什么?是想我感受一下有缘无分的凄凉,还是想让我成为你婚后的小三?”

“你……”萧亦掐住沈良思的脖子,狠狠地道:“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你什么。”

“这得问你自己了。”

他没道理喜欢眼前这个男人,萧亦知道,那种感情来自他们的过去,就好比他们的身体那么契合,就像许久未相聚的亲人,总是断不了那一抹血脉相承,可想而知他们之前的感情是有多深。

可抛开过去,只面对眼前的他呢,不能否认,他还是很冲动,就比如他不喜欢有别人碰他,跟别人亲近,哪怕知道他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卖身女支。就如同刚刚,他没有打算出言侮辱他,他只是不想他去点其他的mb。

想到这里,萧亦突然感觉到浑身失去了力气,缓缓说道:“也许是你总想躲开我吧,你知道的,人都有这个心理,越得不到的越想要,你越想逃开我,我就硬要把你拉过来,其实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准你老老实实的巴结我,我反倒对你没什么感觉了。”

“也许吧,你知道就好。”沈良思喃喃的道。年少时不就是这样么,当年自己想离他远点,他就巴巴的靠过来,终于得到手了就随手扔了,好不容易自己想通了,也答应跟他一刀两断了,他又紧追着不放。

自己也真是不长记性,吃一堑永远没长那一智。

他们俩之前真是不断的重复幼稚的因果循环。

“我真不想这么早结束这游戏。”萧亦托起沈良思的下巴,“可却没办法继续玩下去了。”

“是啊,萧总您要结婚了,我这样无关紧要的人早该放弃了。”

“你……”萧亦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轻轻的抱住他,“你没有你说的那么无关紧要,只是我为了萧家不能违背父母之说。”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沈良思用力挣脱开萧亦的怀抱,背过身,“你结婚本就与我无关。不要再这样了,我们本来就不可能,我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老天跟我开了个玩笑,让我遇上了你爱上了你。所以求求你,不要再跟我说这些,我对你早就死心了,这颗为你跳动的心死了一次又一次,每次你把他重新点燃,我就会再受伤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伤的深刻。我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让我对你有期待。”

萧亦看着沈良思,他看不见他的脸,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但哀凉的声音,颤抖的肩膀都能让萧亦明白,他对于他们的感情是多么恐惧。

“对不起。”萧亦好想再抱抱他,走过去手抬起又放下,沉默良久才说道:“你自由了。”

萧容抬手看看表,半个小时了,如果萧亦再不出来,那他的想法计划就可以继续下去了,唇边不觉挑起一抹得逞的微笑。

可没过多会儿,即听敲门声,“看来大哥玩得正高兴,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萧亦!”萧容心头一紧,起身把门开个缝隙,佯装被打扰,打趣道:“你这门敲得可真不是时候。”又是一脸坏笑,“你这么快就结束了,看来你得锻炼下身体了。”

萧亦也故作轻松的打趣回道:“哪比得上大哥勇猛,隔音这么好的包房都挡不住那小孩的叫声,大哥轻点,别给玩坏了。我先走了。”

萧容余光瞄了下萧亦的身后,“你自己一个人。”

“那我还带着谁,不说了,先走了,麻烦大哥招呼下那边的周煜霆。”

“嗯。”

待萧亦走后,萧容直接进到帝王府,就见沈良思背对着门口,背影萧瑟的僵坐在沙发上,踱步走过去,见沈良思一身整齐,斥道:“他没碰你?”

沈良思抬眼,已没有心情再陪他演戏,冷冷的答道:“没有。”

“哼。”萧容真是感到意外,冷笑一声,“那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他是你弟弟,你去问他好了,我想一个人待会。”

“呦,跟我这耍上脾气了?”萧容舔舐了一下嘴唇,意料中的结果出现意外,憋足了一口气厉声道:“问你话,你就答,我不是萧亦,也不是周煜霆,惹火了我,我保证让你很难受。”

沈良思狠狠地拧着眉头,拳头也越攥越紧,火一冲,起身一窜,一扬手直接一拳头朝萧容挥了过去,怒吼着,“我又不是你的谁,你也不是警察我也不是贼,凭什么你问什么,我都要答。”

萧容虽身手不错,但死活没料到这个软懦的男人会抬手打自己,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揉揉发痛的下巴,气得咬死了后槽牙,忽又笑了,“哪来的这么大脾气,这是受什么刺激了。”

沈良思打完那一拳是痛快了,可也知道后果不堪,见萧容不怒反笑,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打我一拳说不是故意的?”

“对不起。”

萧容不理会沈良思的道歉,坐到沙发上长腿一叠直接逼问,“说,我那堂弟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打人理亏。萧容这个人虽然长得文质彬彬花容月貌,可他却总能让人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险气息。刚获得自由沈良思也不想再生事端,老实得回答:“他说他要订婚了。”

“他竟然告诉你他要订婚了?”萧容眉头紧锁,想他那个弟弟还真是让人意外,“那然后呢?说过对你是什么打算了么?”

“没什么打算,你弟弟大人大量不计前嫌,我跟他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都结束了。”沈良思自嘲的笑笑,“所以我以后跟你弟弟不会再有一点关系。”

“呵呵。”萧容起身在房间快步转了几圈,气急败坏地一拳头敲在茶案上,“他倒是拿得起放得下。”

沈良思怪异的看着不明所以的萧容,暂时想不明白萧亦放过自己,他气个什么劲儿。萧家的兄弟真是个奇怪的物种。

沈良思这正使劲儿得想呢,就见萧容拳头捏得咯吱响,脸上却忽然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缓慢得朝自己靠近。

这个表情有些可怕,已经让沈良思感觉到了恐慌,下意识得想要逃走,却被萧容身上强烈的气场压得挪不动脚步,“你要干什么……”

沈良思只得节节后退,却被逼得走投无路压制在窗沿,后背是冰凉的墙壁,眼前是萧容阴森的眉眼,沈良思感觉自己头皮都麻了。

萧容瞪着沈良思,轻缓启唇,“我就不信了,跟我走。”

揪住沈良思就往外拉,沈良思被拽得猝不及防,被萧容的手劲硬撑住才没扑倒,脚步只得随着萧容的蛮力拖着往前走,沈良思心底的恐惧无限扩大,一边用力的向后拉自己,一边用力的大喊,“萧容,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你放开我。放开我!”

萧容不理,沈良思就拼了老命的呼救,“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萧容揉揉耳朵,一个用力就将沈良思抱到胸前,厌恶得拧着眉头,腾出一只手捂住沈良思的嘴,“跟个女人似的狼哭鬼号什么。”

沈良思被抱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嘴也被捂住只能发出呜呜声,是剩下两只通红的大眼睛拼命的眨着。

萧容瞅瞅沈良思,啧啧嘴,“怎么像个兔子一样。”

第九十九章

“外面是什么声音?”周煜霆撑起灵敏的耳朵,“是沈良思。”

几个大步迈到门口,周煜霆打开门就冲了出去,正看见萧容拖着沈良思进电梯。

周煜霆一个窜步挡住将要关上的电梯门,不解的问道:“萧容你这是干什么?”

萧容先把沈良思扔到电梯的角落,才道:“周老弟,这是我们自家事儿,这人曾经害过我弟弟,我有事情问他,你就别插手了。”

沈良思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萧容要带自己走绝对不是因为过去那些破事,挣命的往前爬,扒着电梯门,不管不顾的大喊,“小药,救我!小药你快救我!”

这边闹出这么大动静,安迪姐带着一群闲着的mb闻声而来,一看这场面,安迪暗叫不好,刚才还其乐融融的几个大老板,怎么这么大会儿功夫就打起来了?哎,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准的要命,她刚才就感觉到今天不可能那么轻松的赚钱。

再见被萧容压制在身后的沈良思,安迪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怎么又是他,他是属扫把星的么?只要这人一上八楼,八楼准的闹腾出点事儿,还每次都不是小事儿。

安迪狠狠得瞪了眼沈良思就赶紧上前做公关,“萧老板您这是怎么了?我们帝国有服务不周到的地方,周老板,萧老板可以跟我们提出来,我们这的mb有什么得罪的错处,我先替他们道歉,回头我再好好训导他们的。”

“这没你什么事儿。”一只老乌鸦在耳边叫唤,萧容不耐的斥道。安迪只得尴尬的笑了笑就老实的退到一旁,其他的mb本来是打算看场好戏,可又怕引火烧身,就也识趣的散了,只剩下继续看戏的月勋。

周煜霆眉头紧锁,本来他也不想多管闲事,可看着沈良思向自己投来的那种可怜兮兮的期盼目光,就动了那么些许的恻隐之心。

周煜霆放下手臂,只好开口与萧容谈判,“我不管你们萧家跟他有什么恩怨情仇,只是今天这人是我带出来的,我得把人安全的带回去,至于你以后再找上他,我就管不着了。”

“周老弟,我不想与你为敌,今天给我个薄面,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我自会还你。”

显然萧容这个面子周煜霆并不想给,“既然你说到面子,你这么大动干戈的把人从我面前带走,你认为不是在打我的脸么?”

既然话都说道这份上,萧容也不想再跟他客气,“我今天把人带走自然是不合适,可这是我的家事,周老弟如果硬要插手,也不合适。”

“我可没兴趣插手你们的家事,我只是说,今天人是我带出来的,自然我要带回去,至于你跟他的恩怨,过了今天,我根本没兴趣也没时间管。”

萧容冷笑一声,镜片后面又露出他标志性的阴森目光,“那就对不起了。”随后一脚便将好不容易爬出半截的沈良思踹回到电梯里,不等周煜霆再次阻拦,直接按下关门键。

再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萧容客气的留下一句,“周煜霆,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市郊那块地,废话不多说,今天多有得罪。”

“小药……”一道电梯门,将他和周煜霆阻隔开来,后面那句“帮我……”小药已经听不见了。

萧容这样的人,沈良思知道他捉自己肯定不是好事,可能将要大难临头。已经确信没人可以再救自己,沈良思只能安静下来。

靠在冰凉的金属墙上,揉着刚才被踢疼的肚子,沈良思只想知道原因,“萧容,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抓我,不会真的是因为萧亦吧……”

萧容眼角的余光扫了眼窝在一角可怜巴巴的沈良思,缓缓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临时兴起而已,但凡事都得试试。”

沈良思错愕的看着他,“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不明白就不明白吧,等我想好了,你也就明白了。你只要知道你没好日子过了就行了。”又补充道:“但我可以告诉你,的确是因为萧亦。”

沈良思心一下子凉了半截,这正主放过自己,还有家属千里追凶啊!

沈良思无助的道:“萧大哥,萧亦真的已经不怪我了,他也要结婚了,你放过我好不好。”

“就是因为他要结婚了,才必须带你走。”

这是什么逻辑关系啊!果然萧家多出变态。

沈良思也没有其他办法,一咬牙直接抱上萧容的大腿,一嗓子的哭腔,“萧大哥,萧大老板,我跟你弟弟真没关系了。我更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要是因为刚才那一拳,你打回来,打我十拳一百拳都行,只要你不打死我,你怎么着都行。”

萧容厌恶的甩甩腿,“你这是干什么。”

沈良思换成嚎啕大哭,鼻涕一把泪一把,全蹭再萧容的西装裤上,“萧大哥啊,我上有老母亲还在住院,下面有个弟弟还没出狱,我们一家子都指望我一个人,您就可怜可怜我吧,您也犯不着跟我一个mb置气,以后我给您当牛做马还不行么,您就放了我吧。”

“少跟我来这套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放心,你家里的事儿我会替你打点,但现在你人就是我的了,少不了你当牛做马。”

“你要我人有什么用啊,我又老又丑,床上功夫也不好,您看看……”

“你给我闭嘴。”萧容真心被他恬噪的烦死了,恨不得现在就一拳打死他。奇怪当初自己弟弟怎么就看上这么个货色,还为他要死要活的,差点小命都赔上。

此时,电梯已经下到一楼,沈良思自知求他放过自己是不可能的了,只好松开抱着人裤腿的手,吭哧吭哧地站了起来。

认真整理好刚才被扯得有些凌乱的衣衫,在萧容又要钳制自己的时候,冷冷说道:“我知道我跑不了了,不用揪着我,我自己跟你走。”

“呵?!”真是让萧容有些意外,这人到底是有几张脸?

这边两人刚走出电梯,那边周煜霆也已经乘坐另一部电梯追了下来。

快步阻挡在二人面前,刚要开口,却被沈良思开口打断。

“周总,你不是小药。”

周煜霆疑惑的看向沈良思。

“如果是小药,他就算拼了命也会保护我。而你不是,你追下来只是因为你今天答应过我,会保护我。你不愿做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我的命对你来说并不重要。”

周煜霆未言,只是眼睛直视着沈良思。思索着刚才那个可怜兮兮向自己求救的人是他么?

沈良思无奈的一笑,“哎,就算今天你把我带走了,明天萧容再找上我,你就不会再插手。所以你现在就不用管我了。”

周煜霆眉头紧锁,依旧未说话,是承认沈良思所言,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今天不如就卖给萧总一个面子,你们今后生意上还有往来,你还能得到一块地,何乐不为。”

刚才在八楼,在听到萧容说起那块地的刹那,沈良思看到了在周煜霆眼中一闪而过那种属于商人的精明目光。

他就明白了,他不是他的小药,他只是有几面之缘的陌生人,他不能强求周煜霆帮自己。

萧容在一旁冷哼,“没想到你还算是个聪明人。”看来他不得不对他弟弟的眼光,做出重新的考量了。

沈良思就这么被带走了,又坐回到萧容的车上,面对吉凶未卜的将来,沈良思刚才大义凛然的劲头一下子就消失殆尽,忐忑的开口问道:“你到底会把我怎么样?”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