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不要睡着—源生

不要睡着—源生

时间: 2013-02-09 07:04:20

文案:

喜欢上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呢?希望他快乐,希望他不要受伤。爱一个人能持续多久呢?一秒钟,一年,十年,或者是一辈子。

——顾莫都想知道。

可是后来他知道了,原来喜欢一个人只是两个人贴在一起会感觉到暖,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无论过了多久他都是你记忆里面的模样,因为你会跟着他一起改变,原来喜欢一个人就是无论他错与对、坏与好、善良或否……你都喜欢他啊,为什么呢,只因为你喜欢他啊。

关键字:顾眠 顾莫

01.美国之旅的结束

等到顾眠一直升职到营销部经理的时候,顾老头子似乎才想起自己有个儿子在美国。便打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口号想要把顾眠召回来,在很多次的失败后他老人家带着小儿子就这么来了美国。

顾眠从未刻意去掩饰着自己的住处,不过去了美国五年多多少少也换了两三个落脚点,地址早已经不是原来的地址,若是顾老头子有在意过这个儿子必会知道他所居何处,只可惜这五年里他几乎是把这个儿子忘了个干净,就连升职这种事情都是老友无意提起才知道的,自是不知道。于是兴师动众的想要知道对方的地址在多次尝试无果后小儿子来了一句“不是有他手机号么”

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至少顾老头子最终还是手一挥,把这事交给顾莫去做了。

顾莫按了按顾眠家的门铃,然后有些机械化的女声传来,他报上自己的名字,许久才看见顾眠出来。

顾眠的头发短了,原来褐色的那段已经被剪掉了,似乎是夏天到了的原因,他把后面的头发剪的有些短,前面的留海也短到了眉毛上。黑色居家服让他看起来有些冷漠。

“爸你来了啊,进来坐坐吧。”

房间里的布局也是黑色作为主色调,顾眠让他们自己坐下,又给他们各自倒了杯水,然后坐回大厅里的笔记本前,开始敲键盘。顾老头子似乎是不满意他这般沉默,用力的拿着棕色的拐杖敲了敲地面,却在长毛却在长毛地毯铺起的地面上没有敲出什么威力。顾莫确是走到了顾眠的旁边。

“工作?”

“嗯。”顾眠胡乱应了一声,手中的活却完全没有停下。

“这是自由工作者么,怎么不去公司。”顾莫皱了皱眉头,似乎是顾眠脸上明显的黑眼圈重的有些可怕,又或是因为房间里面尽是一股散不去的咖啡味道——只有长期喝咖啡的人的房间才会有这般浓郁的咖啡味。

“没有啊”顾眠抬头看着站在身边的顾莫“身体有些不舒服,请了假。”他回答。

“身体不舒服就去睡觉啊。”顾莫伸出手撑在桌上,西服里面衬衫的褶皱拉成一个微妙的弧度。

“不是很严重,习惯了。”顾眠笑了笑,右手撩起左手宽大的衣袖,露出白皙的皮肤,却有着明显的红色颗粒,“只是有些过敏而已,每次这个季节都会有一点这样的状况反倒是现在好多了,第一年的时候更是严重整个身子都是红疹呢,然后又是发烧什么的。”

——世事未变人已变。

顾莫愣了愣,看着眼前几乎是和从前没有半分相似的人,突然莫名的沉默了下来。

有些人认为坚持才是坚强,也有些人认为放手才是坚强。显然顾眠就是后者。

等到顾莫回过神来的时候顾眠又杀回到工作中了,键盘敲的像是要飞起来,一眼扫过的东西就能说出个七七八八来,顾莫想:可能曾经的顾眠再也回不来了,而他五年之后所得到的仅有的一些领悟,都在此刻灰飞烟灭了,却不知仅这一些领悟又怎么会有价值去换回任何东西。

02.结束之前的准备

顾眠可能是被顾老爷子烦的厉害都追杀到美国开了,看来是不想答应也只能答应了,于是在象征性的做做反抗之后说了句我在这边做个结尾就好,就没有后文了。

应当是皆大欢喜的事情顾莫却又莫名有些不爽,感觉之前做的一切都像个笑话,自己在这里想了很久如果人家不回去自己怎么办,结果对方随随便便就答应了,他真想问问自己应该怎么办。不过顾莫明显没有这般没事找事,于是这件事情也就就此揭过了。

顾老头子在顾眠答应以后就回到了宾馆打算过段时间就回到中国本国国土,顾莫却是打着外面无论没有家里来的舒服和自己要培养培养兄弟感情的名号名正言顺的住了下来。

顾眠忙的很——至少最近忙得很。顾莫看他键盘按的几乎要飞起来的频率和和几乎停不下来的手,还是不得不感叹一声“美国的时间观念和中国确实相差很大”然后只能看看顾眠却也不能给他做什么但是也只想看看而已却是也没有什么要帮他的觉悟,何况像是顾眠这种阶级的领导人接触到的基本都已经是公司的高级机密,也没人会没事拿出来说:“哎呀我最近有点手痛,要不你来帮我看看这些东西?”想来实在是有些好笑。

顾眠这几天却是疲惫感来的厉害,又或是事情实在是有些多。

他现在工作的公司他其实是有些股份的,这些股份依然是他把自己长期工作的工资和提成剩下的钱买来的。赶上上一次两年前的经济危机公司大失血后股票跌到最低点的时候买下的,虽是不多但折合成钱也不少了,所以顾眠现在在美国不仅仅是给别人打工也可以说是给自己打工,他虽然只是个销售部的经理,可是实权却是比其他的经济大的多也就造成了工作量大。这一次会回中国其实顾眠大多已经料到了,所以他早早也是开始提拔人才,新人花了很久算是找着了却也是需要磨合期。何况这边的老板对顾眠这样的高素质员工又不舍得放手,照顾眠看来,反正觉得这挂牌经理是逃不过了。

反观这边公事不说,私事却又是一大件。

顾眠是去美国读完的大学,而继续的硕士却是在中国完成的网上教程,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导师,顶死了也算是视频通话过,趁着到美国工作的机会打算好好见识见识,结果本人比视屏上看起来还年轻,是个标准的漂亮男人,只可惜结了婚。不过两人还是相见恨晚立刻成为把酒言欢共剪西窗烛的至交。

后果就是现在他的老婆即将生下第二个儿子,他把能推的课都推了,不能推的就都丢给顾眠了。顾眠开始看在对方也帮了他很多的份上就接下了,反正还是没有几节课,倒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回国的事情压上来,自是后悔都来不及。实践定是没有问题但是有些理论知识却是忘了个七七八八,只好又重新复习,只希望能温故而知新也好让孔大夫给他点当老师的自信。

顾眠在顾莫住进来第二天就开始往外走了,和每一个白领工作者一样只是更多时候顾眠回来的时候都迟得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无论是在家里做事还是在公司做事都是要做这么多,为何不在公司做事领领加班费,何况下家里吃饭还麻烦。

顾眠有时候就直接在公司做通宵,更多时候都是回家的,偶尔会在桌子上直接睡着,不过自从有时候有一次醒来莫名在自己床上之后就再也没有这般过了。

顾莫到美国本来就是不仅仅为了顾眠,自然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应酬,不过跑了几趟就没了,毕竟公司里面的事情还有一个老的顶着,顾莫倒是一直挺自在。然后就整日在家里开开视频会议,有事没事还跑出去来个美国游,顾眠自是没这个心情和兴趣去管他也随他游,难不成那么大的人还走丢了不成?

顾莫的游乐也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乐呵乐呵了几天就跑回国了,也没有真的在美国当当甩手掌柜,隐居深山浪迹天涯的打算。顾眠知道他回去了还是对方到了中国发短信给他他才知晓原来顾莫已经回去了,也没有什么打个电话问一下的冲动,毕竟已经够忙了,在没有什么心思去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当然,顾眠还是抽空去把那几堂大学的课给上了,如果不上估计导师是要把他劈了。结果上完之后一群女生过来要推特和facebook,顾眠也是多年没有见这仗势了,直接闹了个红脸,差点出不去。依稀记得还是高中毕业的时候那个阵势还是差不多,不过那个时候他刚走新秀顾莫又上来了,学校里面的女生估计连看都来不及看。

出去了立刻找对方说我以后是再也不代你的课了实在是危险,结果倒是导师回过来说是他的手机都快被推特刷屏了严重表示自己的魅力被顾眠夺去了很不爽,顾眠大大方方承认后回了个你这个拿蓝月亮洗头发拿威猛先生漱口的家伙自是没人爱——当时教会对方什么是威猛先生什么蓝月亮还用了点日子,不过看他回短信的速度顾眠估摸着对方这是懂他的意思了。

——好歹我有妻子了!我有妻子了!

看着这句话都能够想到对方急得快要跳脚的场景,顾眠笑了笑然后关了手机没有继续回他。

废话,快要回国了房子转让还没好呢。

03.也没有如此戏剧性

顾眠刚下飞机,打算往酒店跑,结果美国那边有是一个电话催过来让他作为代表去参加一个会议。大概意思就是觉得中国这边人员的职位还不够高,会让对方觉得被轻视影响不好什么之类的云云。总之用顾眠一句话——让他去参加个商务聚会。

只可惜现在终于愿意给他涨涨工资了自己却又要走了。话说回来这个要走的说法也不是很准确,毕竟最后不出自己所料还是做了个挂牌的参考——不然现在的会议怎么轮得到他?

不过他也是足够重量级了,对方表现出了近乎十二分的诚意——那热情程度让顾眠觉得就是他们公司的扫地的人前去也能够接受到高层领导亲自接待什么的。可悲的是即使是对方待你如初恋你也得时时刻刻提防着,看看这场聚会里的人都是精明的很,而公司临时遣派给他的几个助理没有一个至今是目光清明,简直就是别人拿你开刀自己还贴上去称兄道弟……偷偷把几个人单独拎过来一个个人提醒过去也没见什么特别明显的效果,该犯错误的还在犯错误,不该称兄道弟的还是称兄道弟。别看那几个小助理在他面前算是唯唯诺诺,就差没把头低到地上去了,顾眠甚至是听到了其中一个人在转身时候的冷哼声。顾眠摇了摇头没有去计较,却是在心里悠悠叹了一句——这到底是来开会还是来带孩子啊。

这么会议一开算是把顾眠最后的精力都压榨干,他本来就已经困的要死,如今又是鸡尾酒一杯一杯压下去几乎是连站都站不稳,也多亏了他的死都要先把对方干倒的劲头才是这么一直坚持到了现在。只可惜现在不是一个人对着和他干,想和他来一杯的人足以站成一排让醉后的顾眠连数都数不过来。

庆幸着幸好来之前吃了解酒药和保护胃的药,不然估计现在都是趴着的。招了招手,很快就有助理上来给他送回酒店,明显是很熟悉这种事情。

顾眠是死都不会让自己没有洗澡就这么倒下去睡着的,显然是过于恶心。

对方把他送到房间,他又摇摇晃晃跑到厕所重新吐了一遍。在浴室放了水然后就跌坐了进去。温润的水温刚好,顾眠倒是长叹了一口气,确实是很久没有这样泡澡了,现在也总算是舒坦了一下,(只可惜少了点浴盐……)连之前的忙碌积攒下来的疲惫仿佛都被冲刷了。

显然醉酒后泡澡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半夜冻醒后的顾眠随便擦了擦绳子蜷着浴袍然后摔到床上,又重新睡过去。第二天起来的头昏脑胀喷嚏连连,顾眠也不知道是应该说是“果然”还是“因果关系”了。翻了翻手机已经过了中午——也是正好调好了时间差。顾眠如此安慰自己。

然后走进浴室,重新洗了个澡,整理好东西就直奔公司。公司的地址顾莫早已经给他发过信息,翻开手机来找了找,随便喊一辆的士就坐了上去。

美国五年中文差点都忘了怎么说,记得的几句还都是和公事有关的,看着屏幕上拗口的几个字莫读了几遍才敢确定这是这么读的。暗叹一声正是人傻不能复生,才把这地址名报给司机。

司机看起来还是个挺诚实的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笑的傻逼样说“我看您就是刚到中国吧。”顾眠差点没一个白眼直接甩过去,只是默默的看着手机没说话。

司机笑着继续说是现在的x市发展的可快了前两年的时候还¥%……看着顾眠仍是一声不吭以为他是听不懂中文还随便来了几句中英夹杂的搞的顾眠差点没笑出声来,只好出声笑笑说:请您安静一点好么。对方看起来还是蛮震惊顾眠会说话(而且这么顺溜)的事实……讪讪的闭了嘴没再说什么。

到了公司的时候问问前台服务小姐服务小姐也是一脸微笑着公事公办的表情,说事要见顾莫,对方也没什么一脸正经说:“天哪!你居然敢说出顾莫名字的戏码?”……只是问有没有预约,没有请稍等,然后立刻打电话去秘书处。

显然生活还是没有国产八点档电视剧的场景:突然对方听了他的名字就下来赶着见他生恐对方逃走的戏剧性……小姐只是告诉了他楼层和地点然后便没说什么。

顾莫忙着开会也是正常的事情,随便当个老板都要把员工召来三天一个小会议五天一个大会议的说说:啊!现在经济情势如何销售如何出现了什么问题,然后鼓励一下,大家还是都要好好努力!没关系的我没一起努力总会解决的云云。这种会议开起来不禁底下人烦连上面人也是烦得不行,每一次看完只觉得自己又掉了一点智商……却又不得不开,顾眠深受此类型会议的摧残,心里表示十分能够理解顾莫,也没有乘电梯上楼只告诉小姐说是会议开完了告诉他一下。小姐温婉的一笑答应了下来之后,顾眠就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04.第一天的鬼日子

顾莫还是等到快下班的时候才看见顾眠的。

他就这么坐在那里,捧着个笔记本敲敲打打——他的印象里,这几次与顾眠的见面时间有十分之九都是看他在对这个笔记本敲敲打打,从未停下来过。顾莫可能很多地方不够细心,用英语形容级的等级来分:他可以说是在公事上绝对担得上是“最高级”,不过在其他方面就连“一般形态”也没有了;如果你喜欢玩游戏,那么在公司的顾莫或者扯上公事的顾莫就是“hard”或者“impossible”,但是私底下一个人的时候的技能就像是游戏刚开始的时候进入游戏必须灭掉的几个nρC小怪,死的快……但是顾莫对顾眠的这台电脑映象却是很深。和主人一样低调的灰黑色,银色的边低调的闪着光芒。这一次去美国看顾眠的时候,顾眠给他的感觉和之前确实是差别很大,黑色的职业套装压得他有些说不上话。

顾莫知道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顾眠是穿着粉红色或者鲜艳得像是街头发廊门前的旋转灯……跑来和他见面,他估计才会是不屑一顾,估计连眼色都不会甩给他一个——实在是让人掉价……不过他倒不是很介意顾眠如同三年前他去看他一般:穿米色的衣服、留着棕褐色的半长发像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其实也没差几年……)。

这个事情也问过顾眠,然后结果就是被对方狠狠嘲笑’说是谁和你讲生意你还穿着米色衣服气场都压不过做个屁个生意啊,留长发万一对方老古董就是看着你男人留长发不爽看着像是痞子一个脸色甩给你走人了后果我可担当不起毕竟我还是给对方打工的。

顾莫当时震惊顾眠能够一口气说这么多,还不带舌头打结的之外,也不得不觉得自己的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有些傻的透顶。

毕竟顾眠都是一个经理,一个经理无论如何能力、形象等其他任何方面都是要胜于一个随随便便的白领,不然他的“经理”两字挂着干什么?哪家公司不嫌丢人?话说回来,纵观自己的衣柜,能够称得上是能够有点淡色系的衣服不少,但是比起其他的职业套装来也是什么都不算,稍作比喻一下:这淡色系列衣服宛如大山中的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而那群职业套装就像是那些大山。管你板蓝根到底有多少包治百病,一座山压下来你到底还是得终成土灰。

顾眠没对自己等了那么久表示什么。

顾莫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把对方叫过来的,结果倒是让他在这里等了那么久,而且秘书也是告诉过他了,结果他一忙就什么都忘了。不过也没有丢脸的贴上去说:“哎呀宝贝,真是对不起啦都是我的错~”……

到他这种地位的人早就忘了怎么(对下属)说这些语句,太长久的沉稳让他只记得“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这类的话。

不然公司何必要有领导?不就是要在员工面前树个榜样,领导员工,给公司树个榜样,合作的公司过来第一眼看的不是你的工厂大不大,员工长得漂不漂亮,首先看的是领导人够不够格。

就像是人家刚来,你就贴上去说“哎呀我千等万等您终于来了,简直就是我生命中的救星啊~接下来您要去哪里?来点什么?韩国BBQ还是法国咖啡?”……像是一个断水的小斯。

一个公司的领导人穿什么没有规定,不过如果是聚会或者正式场合,别人一身黑和杀手一样,你穿着大花衬衫,领口大开,下身一条破洞牛仔裤,金色的链条从低垮的前端连到后端……谁会去看你呢,如果你去大街上的小巷没准那些杀马特、洗剪吹会认你当老大没准……哦,现在他们也分类明确。人家看到这样子估计就和你说拜拜了,谁还看其他呢?一个身居高位的人素质涵养都不高,底下的人再怎么好又能好到哪里去?

顾莫走到顾眠身边拍了拍顾眠的肩膀“今天先回去好了,上班的事情明天再说。”

“成。”顾眠耸耸肩,表示没有任何异议——多放一天假,多好的事。

然后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母过去,顾莫看了看,大概是等等再说我有事情的意思,又看了看署名“Gary?”想了想,说“你的朋友?”顾眠已经把笔记本收回包里面去,人也站起来,“导师。”提起包,跟着顾莫走出去。

顾眠坐在顾莫的车里,他在美国倒是有车,但是运过来似乎是有些麻烦,便放弃了。也随便办了个转让手续看看能不能转让出去,能就转让不能就报废好了,只是报废还要付处理费,似乎是更麻烦。

“晚上先回家吃饭?”司机发动车子,顾莫转过头问他。“行啊。”顾眠坐在顾莫旁边,蛮不在乎的说道。“打算在哪里住?要回家住么?”顾莫从包里抽出一个文档递给顾眠,接着问。“在找房子,这两天可能住旅馆吧。”顾眠接过文件夹从里面抽出一叠纸张,随便扫了几眼,似乎是关于销售方面的文件。

得,回来估计还是得做个销售部经理什么的。顾眠心说。

“要不现在家里住几天?”顾莫试探出口,他倒是希望顾眠住在大宅子里面,总觉得如果把人这么放出去以后看见的就只能是工作时候的顾经理了。“行啊,反正酒店住住也不是很舒服。”顾眠随口应到,其实他没怎么用心在听对方讲话,只是象征性的应上那么几句’至于回到大宅住的提议他也没多少放在心上,反正终究是要租房子搬出去的。顾老爷子回放他在宅子里面?以前是太小出去住有些不现实,而且顾老爷子也不是很经常在家,后来上高中大学就直接搬到宿舍或者出国了,算算来也就是只有小学、初中,而后读硕士的时候在家里面住了一阵子。

说真的,他对宅子没多大感情。

“行,回家让柯叔给你把房间整整。”顾莫回了一句,然后车子里面又归于平静。

顾眠似乎是应了一声,不过声音轻的估计他自己也听不见。顾莫转过头想问问他刚刚是不是应了一声的时候就看见顾眠正在看这自己公司的报表。

果然应该先把话说完再给他的吧。顾莫心说。

回到家的时候刚好赶上饭点,顾老爷子已经坐上餐桌,看着回来的顾莫和顾眠似乎脸色有些不好,用力的咳了两声。顾莫上去问道“爸你身体还好吧?”,又吩咐杵在一旁的柯叔说是要多给爸炖炖补品,人老了身体不好。顺便把顾眠这几天要住在家里的事情交代下去,让他把房间理理。

果然不该回家来。顾眠心里叹了口气,自己倒是没有多大介意什么的,只是顾老头子似乎确实是很不开心啊,为人子女的给自己爸妈添堵,谁高兴的起来。长久不会家,感觉只剩下生疏,默默没说什么找了个适合的位子就坐了下去。

这顿饭吃的像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吃的是顾眠心里堵的很。

回了房,房间已经收拾好,打开手机就给房产中介商打电话,说是办事效率要高一点,钱也高一点吧。对方直说好好好,我现在手头就有,您是明天自己过来看呢还是晚上我先发给你?简直像是一条龙服务,顾眠几乎是能够想到对方现在面上的表情,估计是嘴巴一直咧到耳后跟子去了,和前两天的语气是完全不同。然后回到你今天先发给我看看,我过明天傍晚过来看看行吗?听到对方只说可以可以您只管来,顾眠随便应了一口就挂了。

从窗口望下去,城市的灯火从远处一直烧到脚下位置,真亮啊,不知道从远处看来是什么样子呢。

05.那男儿家心事

顾眠挂了电话就听见敲门声,穿着拖鞋过去打开门看见顾莫。

眨了眨眼问他有什么事情没有,顾莫抱着个笔记本,眉头皱的足以夹死一只苍蝇,脸色差得像是把那只苍蝇吃了下去……问了问才知道是公司里面有一个项目出了问题,而那个项目,正是顾莫今天递给他的文件中之一,打算转手给他的项目。

顾眠一听到这事情和自己还有点关系,让了个位置给顾莫,自己转头也去拿笔记本。

其实说是大事情也不是大事情,但是说是小事也是有点牵强。财政报表上出了点错误,像是这种错不得的东西,一错就麻烦的很,翻着顾莫传给他的文件,顾眠也是有点忧愁,几百个数字里面找一个错误的数字,何况还是在他现在近乎对公司的理解为0的情况下。

辛亏顾莫已经给过他这个项目所有的预算和关于这个的一切文件,他也看得差不多,不过也是繁琐的很。

旁边的顾莫已经开始打电话,对着整理文件的助理一阵批评后立刻要求对方拿出最新的报表,顾眠坐在椅子上倒是现没有看错误的报表,先去把预算这些看一遍。大学里面有一个学科,专修统计学,顾眠辅修了几年然后以A+通过,估计放到这里还有些用处。

顾莫给顾眠讲了一下后批评了几遍助理然后把助理的电话给了顾眠就回了房间。他倒是不担心这个,如果连这种事情都要顾莫自己出手解决他的总经理总裁董事长这三个名号挂着干什么?就是为了给别人擦擦屁股?

早上起来看见顾眠两点时候给他来的信息顾莫还是惊讶了一把他的速度,打算去房间叫人的时候却发现对方已经在楼下吃饭了。

顾眠给自己回国的唯一定义就是好好放松一下,他倒是没有怎么想自己这边会有多闲情逸致,不过凑着回国的那一段时间好好浪个几天也是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结果刚下飞机就是应酬,终于好好睡了一觉结果又是忙一阵(虽然很想问问顾莫为什么人家的报表要自己改,不过最后还是没有问),这么一算过来真正算的上是放松的估计也只有那么个一天。

顾莫顺着楼梯下楼,踩在美尼斯金的大理石上面发出轻微的声响。走到顾眠旁边拉开椅子坐下,自己倒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又放了回去。

这个咖啡是他当时在美国买的——传说中最正宗的美式咖啡(其实顾莫买的时候还是因为这个咖啡的价格比别的咖啡高几倍……),结果苦的想把头发抓起来然后狠狠的把自己摔倒地上去。喝过一次之后就在没让柯叔煮过这种咖啡,到底谁又把咖啡给拿出来的?顾莫放下杯子,皱了皱眉头。

“你不习惯喝这种咖啡么?”顾眠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指了指另一边的咖啡壶,“哪个是柯叔给你煮的,这个是我自己带过来的。”顾莫笑了笑,重新拿了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

“昨晚的文件看完了?”顾莫问。

“嗯。”顾眠随便应了一句。

“看到几点钟?”

“忘了。”

顾莫用勺子把液状的蛋黄送进嘴里,没再继续说什么。

工作一切安好。

顾眠下午出公司门的时候七点,不迟。翻翻手机有几条中介商的电话记录和短信,回了一个短信,表示自己有些忙所以没注意,又问道现在过去可以么。中介商也没怎么介意,约定好时间地点然后顾眠就挂了电话向那边赶去。

随便拦了个的士坐了进去,报了地名然后就开始发呆。七点的时候说迟也不迟,早也不早,黄白两色的路灯亮在路边,x市的道路宽的很,晚上这个时候的车流量并不是很大也没有堵车的状况,窗户开着风直往里面跑,带着其他的车子与出租擦肩而过的时候空气的摩擦声。就这么一路开过来算是运气好,一个红灯也没有遇见。到了的时候还是司机喊了几声“先生。”顾眠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到了,付了钱轻声说了声谢谢然后就下了车。路边站着一个拿着文件袋的中年男子,顾眠心里猜测估摸着也就是了,连忙走过去打了声招呼。

似乎今天意外的顺利,没有任何一波三折就这么一淌淌下来。中介方没有认错,房子的事情一拍即合也再没有什么问题,对方还热情的邀请他要不要试试住一晚……回到顾家大宅的时候已经九点钟了,洗了澡下楼倒水的时候发现顾莫坐在沙发上,顾莫看到顾眠下来抬手晃了晃算是打招呼。

“怎么那么迟。”

“看房子。”顾眠回了一句。

“就住在家里不行么?”

“这是你的房子啊。”顾眠笑了笑,倒好水踩着拖鞋向楼上走去。

“唔……”顾莫轻轻低喃了一声,抬起手揉了揉眼眶,也抬脚向楼上走去,“别把自己说得和没有家一样。”

“……”顾眠难得沉默了一下转过头去却发现顾莫已经跟上来了,不知道有些什么可是实在是尴尬。

死一样的寂静。顾眠想。

“呵……”终是顾莫先打破了这一气氛,抬脚往上走了一阶——他比顾眠高不少,和顾眠站在同一个阶梯上,低头就能看见顾眠黑色羽毛一样的睫毛,美丽的足以让任何一位女性嫉妒的美丽的眼睛。然后顾莫斜了斜脑袋在顾眠的眼角轻吻了一下便上了楼。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