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当一个魔王毁灭世界之后 下—时三十

当一个魔王毁灭世界之后 下—时三十

时间: 2013-02-09 06:58:03

第四十四章

当第二天艾德里安醒来的时候,旁边空无一人,大床上空荡荡的,房间的窗户大开,窗外的微风徐徐的吹了进来,白色的印花窗帘被吹扬起,艾德里安呆坐在床上,茫然的盯着窗帘摇动的轨迹看了好久,才清醒了过来。

大门被敲的砰砰砰响,从外面传来部下们的喊声:“勇者你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出来别想占我们大王的便宜!!”

勇者……克洛德?

艾德里安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一下子涨红了脸,他揉了揉自己的脸蛋,掀开被子下床蹬蹬蹬跑到了房间自带的浴室里,用水泼了一把脸,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脸不再通红了,才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当手触及到门把手的时候,艾德里安停顿了一下,转身跑过去把窗户关上了,才跑回来把门打开,他假装打了一个哈欠:“你们在找谁?”

部下险些收不住自己的手,差点就敲到了艾德里安的头上,他心有余悸的收了回来,努力的探头朝里面看去:“大王,勇者克洛德是不是又不要脸的来占便宜了?”

“勇者克洛德?”艾德里安慢吞吞的重复了一遍:“他没有过来啊?”

“没有?”部下的眼神在紧闭的窗户上转了两圈:“勇者不在他自己的房间里,我听到王宫的侍女再说,他的房间里少了一个枕头,而且一晚上也没有人住,有人看到他昨晚往这边来了。”

艾德里安紧张的把手伸到了身后,手指缠绕着睡衣的后摆:“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他,说不定勇者是突然兴起想要去花园露宿了。”

“……”部下们集体盯了艾德里安看了好久,看的他都忍不住想要把昨晚发生的所有事完完整整的说一遍的时候,众部下突然整齐一致的夸赞道:“不愧是大王!大王就是这么的机智!”

艾德里安:“……”

“大王就是大王!竟然能想到勇者是去花园露宿了!”

“愚蠢的勇者果然愚蠢,竟然只带着枕头去,我猜他今天醒来一定生病了!”

“只想要勇者又来占大王便宜了这个可能性的我,果然还需要努力!”

“大王真机智,马上就猜到勇者的去处了!”

“摩西走的时候说一定要保护好大王,因为勇者总是想方设法的接近我们大王,摩西一定是想太多了!”

艾德里安:“……”

缠绕着睡衣后摆的手指顿了一下,艾德里安小心翼翼的抬头观察了一眼部下们的神情,见他们真的是在真心实意的夸赞着他的机智,有点无语的同时,又心虚的把手从身后伸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这群部下们,艾德里安感觉自己突然明白平时摩西的辛苦了。

毕竟实在是太好糊弄了一点,和他们一比,感觉自己身为大魔王的智商都升高了不止一点。

不远处的转角处,克洛德出现在了艾德里安的面前,他听到部下们议论的声音时,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看了魔王一眼,看的艾德里安条件反射的移开了视线,他才慢吞吞的走了过来。

“你们都在啊。”

部下们整齐一致的转身看去,整齐一致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克洛德,又整齐一致的叹了一口气:“看上去竟然没有生病。”

“勇者果然是勇者,听说愚蠢的人身体就会比较强壮。”

“……我也很久没有生过病了啊!你这是瞧不起我吗!”

“为什么要把自己和勇者比!”

“……说的也对呢。”

克洛德笑眯眯的听他们谈论完,在部下们中途停顿的时候,插/进去说了一句话:“魔王帅已经起床了,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吃早饭?”

表情正直,语气自然,部下们震惊的看了他一眼,竟然能从他的脸上看出赤/裸/裸的“蹭早饭”的意思。

部下们顿时肃然起敬,果然不要脸。

领头的加布里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和摩西一模一样的怀表,那是他在摩西回魔王城之后特地去买的,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顿时一惊,催促着旁边的部下们说道:“快点,去看看早饭做好了没有,到大王的早餐时间了。”

所有的部下们四散而去,取早餐的取早餐,准备东西的准备东西,剩下的去了王宫的各个地方寻找隐蔽的早餐地点。加布里尔留在这里紧盯着克洛德的一举一动,把克洛德挡在了门外,坚定的不让他进房门一步。

克洛德左右看了一眼,哼哼的想着我早就进去过了不但抱过了我还亲过了呢,然后认命的蹲在了门外。

有了前一天勇者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劫走魔王的实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部下们都集中精神紧紧的盯好了两人的一举一动,克洛德从刚开始还能抱着枕头走大门,到后面大门都走不了了,只能抱着枕头三更半夜的爬窗户,到最后干脆枕头也不拿了,在花园了支了个帐篷,摆好了生活用品,然后在所有部下们睡着之后,小心翼翼的爬上了王宫的墙壁,打开了窗户,然后抱着昏昏欲睡一直努力睁眼睛的魔王满足的进入了梦乡。

虽然过程坎坷了一点,但是勇者表示自己十分的满意。

到最后,艾德里安都能面不改色的被勇者糊一脸口水,然后再在克洛德不要脸的要求之下,糊他回去一脸的口水。

就好像这样的事已经做过了千百遍一样。

此时距离住在王宫已经一个星期了。

在克洛德不断的接近艾德里安的日子里,梅琳达和以前一样去主城勾搭黄花大闺女,而尼尔森,则带着巴特和奥布纳进了主城的大图书馆,寻找关于万年以前的线索。

巴特努力踮着伸手把一本有他半个身子那么大的书从书架上拿了下来,那本书被抱起来的时候,足以挡住他的视线,不远处的尼尔森又催促了一声,巴特颤颤巍巍的抱着那本书,慢吞吞的走到了尼尔森的边上,递给了尼尔森,他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抱怨道:“你真该把你的那些随从们都带来,他们足够满足你的各种需求了,更高点地方的书我也拿不下来,真不知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你不过来这里,难道还要留在王宫看克洛德是怎么把魔王帅追到手的吗?”尼尔森翻开了那本大部头的书,慢悠悠的说道:“只要你每天晚上蹲在魔王帅的窗户下面,你就可以清楚的看完全程了,在白天的时候,克洛德可没有绕过魔王帅的部下们接近他的机会。”

“……”巴特跳上了旁边的椅子:“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有摩西在,克洛德就不会有机会,他应该庆幸摩西回去了魔王城,不然连晚上爬窗户的机会都没有。”

尼尔森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他翻过一页,又扭头冲着远处的奥布纳说道:“帮我把第十三个书架第二排从左数的第十五本书拿过来。”

高高的坐在书架上的奥布纳把手中的镜子放回到了怀里,懒洋洋的从书架上跳了下来,找到了尼尔森说的那本书送了过去。

奥布纳拉开巴特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他理了理衣服上的褶皱,又掏出镜子上下左右观察了一遍自己的脸,才开口问道:“我们还要待在这里多久?”

“不知道。”巴特郁郁的揪着自己的大胡子:“没有火焰,没有精铁,没有锻造的生活一点也不适合矮人。”

奥布纳又起身拉着椅子到了旁边,阳光从大窗户外照射进来,照在木桌上,奥布纳拉着椅子走到了能照到阳光的地方,也不坐下来,他的双手重重的拍到了桌子之上,又问了尼尔森一遍:“我们还要在这里待多久?”

尼尔森的右手不停的记录着,他抬头看了奥布纳一眼,轻飘飘的说道:“很久,在我没有弄清楚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就会一直待在这里。”

“没有人清楚以前发生了什么,尼尔森。”奥布纳说:“我们都知道,不知名的人……哦,晶石中的魔王毁灭了世界,然后又有不知名的救世主重建了世界,繁衍了万年之后,世界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整个大陆的人都知道,不管是什么种族,我们都只知道这么一点消息,如果还有更多关于那时候的资料,没有道理我们会不知道……比如说救世主究竟长得帅不帅的问题?”

“救世主帅不帅我可不敢兴趣,但是我知道了一件事……”尼尔森举高了手中的纸张,透过阳光,可以清楚的看到纸张的纹理,上面的图案却隐隐约约十分不清楚,他把纸高举到面前,对面就是挡住了阳光的奥布纳:“关于救世主最后究竟去了哪里。”

第四十五章

被尼尔森找到的是一张地图,看上去已经有很久的年头了,纸张变得脆弱而薄,它被夹在一本书之中,那本书看上去也同样的破旧,纸张泛黄,边角起皱,当尼尔森看到它的时候,还被呛了一脸的灰。

那是一本手札,上面的名字已经不清楚了,众人围着它辨认了好久也没有辨认出来,只能一脸可惜的放弃了。

手札的主人也曾经和尼尔森一样充满了好奇心,探究着关于万年以前的事情,不过他的探寻之路只到一半就戛然而止,也不知道最后是出了什么意外还是他已经失去了兴趣,而那本手札之中,夹着一张薄薄的地图。

说是地图也不大对,线条歪歪扭扭的像是道路,还有着类似于标志的图案,类似地名的符号,说是地图却也是唯一的一个可能性了。

手札的最后记录日期是几千年以前,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不止地方地名,连文字都变化了很多,加上手札年代久远,字迹变淡并且模糊不清。尼尔森钻研了几天,也就只能勉强破译出三分之一的内容。

听尼尔森讲完的众人沉默了一下,被勾起了好奇心的部下们急急忙忙的问道:“然后呢?你发现了什么?那本手札讲的什么?地图指的方向是哪里?那个什么救世主真的还存在吗?”

尼尔森顿了好久,在部下们按捺不住好奇心,要忍不住冲到他的面前抓着他的领子使劲的要的时候,才慢吞吞的道:“我不知道……”

“……”

加布里尔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凶巴巴的冲着他吼道:“你知道什么就全说出来!吊起魔胃口又什么都不说,还能不能好好的八卦了啊!”

尼尔森:“……”

“那本手札我也只破译了三分之一,里面说,那张地图是手札的主人的家族留下来的,地图的终点就是救世主最后的去的地方,但是手札的主人研究了很久,都没有找到那个终点,好像是地图的内容与现实的地况不符合。”尼尔森说道:“手札里记载的别的,就是关于万年以前,世界重建之前,还没有毁灭的时候的事了。”

众部下对视一眼,掐指算了算自己的年龄,都已经超过一万岁了,他们的年龄比重建后的大陆历史更为长久,但是却对那时候的事情一无所知,顿时好奇心被勾的更厉害了:“然后呢?然后呢?世界毁灭之前是什么样子的?”

艾德里安同样掐指算了算时间,惊呆的发现自己那个时候还是在婴儿期,魔族的婴儿期比较长,魔王的尤其长,不然也不会到了三万岁也还没有成年,他同样对那个时候发生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尼尔森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了一圈等着下文的魔族们和他的同伴们,小声的说道:“我不知道。”

众人:“……”

部下们愤愤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还要和我们说什么的啊!”

“是你们让我说的,我早就说过我不知道了。”尼尔森无奈的摊手:“那本手札我只破译了三分之一,这三分之一里也就说了那么多了,剩下的还得慢慢来,只是发现了那张地图,所以我才和你们说一声,说不定我们找到了地图的目的地,去了那个救世主最后去的地方,说不定就能知道别的消息了。”

尼尔森想了一下,又说道:“说是救世主最后去的地方,其实只是人们所知的救世主最后出现的地方,救世主最后真正去了哪里,我也不清楚。”

艾德里安从尼尔森的手中拿过了地图,旁边的部下们也急急忙忙的凑了过来,众魔族对着歪歪扭扭的地图看了一会儿,艾德里安上下左右换了无数个方向,也看不懂上面究竟写了什么。

“如果摩西在就好了。”艾德里安说:“摩西一定可以看出上面画了什么的。”

众人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在之前第一次遇到的那个村庄,面对村民画的歪歪扭扭的地图,不管是谁都束手无策,只有摩西一个魔辨认出了上面的内容,比不可靠的勇者们厉害太多了。

“摩西不在也没有关系。”尼尔森笑眯眯的说道,他从身后掏出了一叠的地图,样子就和艾德里安手中的一模一样,内容也一模一样:“这些都是我找人仿造那个地图画的,真品的年代太久了,很容易破,我就好好收着了,这些地图你们一人拿一张,每个人回去琢磨一下,说不定就能琢磨出什么东西来了,摩西的话,寄一份给他就行了。”

众人:“……”

艾德里安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图,原本小心翼翼的动作也没了,十分不在意的随手塞给了旁边的部下,听到要给摩西寄地图,他顿时兴奋的举手提议道:“我!我来给摩西寄!你们人类的信,是进不了魔王城的。”

还没等尼尔森说什么,艾德里安又兴冲冲的找来了一张空白的羊皮纸,趴在桌上,用手挡着内容,另一只手洋洋洒洒的写了一堆,一张不够,又另外去找了几张纸,才意犹未尽的把想说的话写完。

他想了想,又在末尾的空白处添上了几句话:‘尼尔森找到了一张地图,可是我们都看不懂,摩西帮忙找一下这个地方在哪里吧,我要去寻宝了,找到宝藏的话我会分给摩西一份的。’

然后他接过部下们同样写给摩西的信,跑到窗户边上,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众人莫名其妙的等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了人们的惊呼声,声音中带着恐惧,窗户外面的天空一瞬间暗了一会儿,众人连忙看去,只见一只怪鸟停在了窗台上。

那只怪鸟背上有两对翅膀,四只脚,连头都有两颗,浑身漆黑,只有眼珠是通红的,足足有半个人高。

怪鸟的两颗头同时打量了众人一眼,目光所及之处,尼尔森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怪鸟嘶哑的鸣叫一声,低下头亲密了蹭了蹭艾德里安。

魔王被蹭到痒痒处,顿时笑了出来,他一边把一叠的信系到怪鸟的足上,又郑重的把那个放了地图的信封系在了怪鸟的另一只脚上,才抱着怪鸟的两颗头亲密的蹭了蹭。

怪鸟顿时发出一声愉悦的嘶哑的鸣叫声。

巴特对上怪鸟猩红的眼珠,忍不住抖了一下,他戳了戳旁边的克洛德:“魔族们养宠物的审美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

克洛德轻飘飘的瞥了他一眼,用眼神示意那一边,默默的往旁边走了好几步:“听得到的。”

“啊?”巴特莫名地抬头看去,怪鸟扑腾着翅膀冲着他大声的嘶鸣着,两对猩红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巴特顿时往后退了一步,怪鸟的一颗头尖利的叫了一声,另一颗头突然冲他吐了一团黑色的火焰。

火焰目标明确的直接打在了他的衣服上,连巴特的胡子都不能幸免,他拍了两下也没法扑灭,本能的扑倒在地上滚来滚去,以此达到灭火的目的。

见到巴特狼狈的样子,怪鸟扑腾着翅膀嘎嘎叫了两声,声音中透露着浓浓的幸灾乐祸,它的两颗头又低下来恋恋不舍的蹭了蹭艾德里安,然后转了个身,张开两对翅膀向天空飞去。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个魔法阵,里面是浓浓的看不到尽头的黑色,怪鸟一头扎进了魔法阵之中,带着一脚的信飞回了魔王城。

巴特讪讪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衣服烧焦了一半,在怪鸟消失在魔法阵之中后,那团黑色的火焰也随之消失了,最让他纠结的是,连他的大胡子都被烧焦了。

梅琳达捂着嘴憋着笑,偶尔传出两声噗噗声,显然是被巴特狼狈的样子逗乐了,十分的没有身为小伙伴的同情心。

巴特从尼尔森的手中拿过一张地图,捂着自己烧焦的胡子跑了出去。

艾德里安站在窗前,恋恋不舍的冲着魔法阵消失的方向挥手,对于怪鸟刚才做的事仿佛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本正经的冲着尼尔森说道:“地图已经寄给摩西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尼尔森:“……”

手中的地图被部下们抽走了一叠,尼尔森低头无语的看了一会儿,随手就把拓印的地图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该说的我都说了,只要能找出这个地图指的是哪里,在那里说不定就可以找出关于万年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消息了。”

他顿了一下,又说道:“目前可以找到的,最接近真相的就是这个地图,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我们都先朝着这个方向找一下,到了地图指的地方,我们就可以知道它究竟是真是假了,我接着破译手札的内容,那么破解地图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众人点了点头,拿过地图四散而去。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克洛德才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起了一张地图,上面的线条混乱,和当初在村庄时,那个村民画的地图相比还要更加令人看不懂,他对着地图看了一会儿,目光触及到上面一个图标上,顿时讶异的挑了挑眉毛。

克洛德又把地图看了一遍,他无声的笑了笑,随手将地图对折放进了怀里,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

第四十六章

在神秘手札中找出的地图难倒了很多人,至少克洛德像往常一样爬窗户的时候,往常还是强打着精神强迫自己不睡着等他的魔王,在他从窗户跳进来的时候,正趴在床上咬着手指绞尽脑汁的研究着那张拓印的地图,连他进来的都没有发现。

克洛德顿时感觉自己要开始和那张地图争风吃醋的生活了。

他快步走了过去,快速的把那张地图从艾德里安的手中抽了出来,举得高高的不让魔王抓到他。

“还给我。”艾德里安从床上站了起来,努力的踮起脚伸手去抢那张地图:“我还没有看完呢。”

“没什么好研究的。”克洛德后退了两步,把地图揉成一团,随手扔到了房间的某个角落里:“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再看吧。”

艾德里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光溜溜的脚丫,又看了一眼地图消失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下床去找,他直接盘腿坐了下来,双手无意识的揉着自己的脚拇指:“早一点知道了在哪里,就可以早一点找到宝藏了呀。”

“……”克洛德走过去坐在床上,抓住了他的手,不让他去揉脚趾,然后无奈的问道:“谁和你说地图里的地点是有宝藏的?”

“咦?没有吗?”艾德里安瞪大了眼:“小话本里不是这么说的,小话本里的主角得到了一个神秘的地图,当他们历经艰险到达了地图的地点之后,最后破解了最后的关卡,就可以得到可以用一辈子的宝藏了呀。”

克洛德:“……”

艾德里安挣扎着要下床去找那张地图,被克洛德一把抱住腰拦住了,勇者揉了揉额角,感觉大路上流传的小话本简直害魔不浅,不止魔王,就连他的那群部下们都深信不疑,大概也就只有摩西一个魔是清醒的了。

克洛德强硬的抱起艾德里安,把他扔在了大床上,在对方的瞪视下,用被子把魔王包成了一个大花卷,在他挣扎着要出来的时间里吹灭了烛火,然后又抱着已经从被子里出来了的魔王躺回了大床上。

艾德里安瞪了拦着他面前的手臂好久,一个抬头直接一口咬了下去。

“……”克洛德哭笑不得的把自己的手臂从魔王的口中拯救出来:“你就对那个地图这么执着吗?”

“那当然。”艾德里安眼神亮晶晶的说道:“那是宝藏啊,好多好多,能让你们人类用一辈子的,那也可以让魔族用好久的吧!”

克洛德:“地图的目的地也不一定是宝藏啊,毕竟尼尔森说了,那是人们知道的救……救世主最后出现的地方,你怎么就确定那里就有宝藏呢?”

“你太笨了!有救世主什么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宝藏的!小话本里都是这么说的,勇者克服磨难找到了救世主的亡魂,在他的指引之下得到了救世主的传承,还有他临死之前留下的一堆财宝!”在黑暗之中,魔王的眼睛迸射出兴奋的神采:“地图和小话本里说的一模一样,就是救世主什么的最后出现的地方!”

他顿了一下,又小声的说道:“……身为魔王,却去找救世主什么的传承和财宝,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

克洛德闷笑出声:“说不定那个救世主穷的响叮当,连一个铜币都没有给你留下呢?”

“……”

艾德里安沉默了好长时间,才慢吞吞的小心翼翼的问道:“应该……不会吧?”

“怎么不会?”克洛德咳了一下,用十分严肃的语气和他说道:“你看世界都毁灭了,还是救世主重建的,大陆这么大,重建一定是十分艰难的,而且以前的大陆什么也没有留下来,说不定救世主也什么都没有保留下来,重建之后,他又要为以后繁衍的人类着想,像救世主这么好的连世界都愿意重建的人,一定会无私的什么也不给自己留下。”

“……不会……吧?”艾德里安可怜兮兮的用自己的不敢确定的语气又问了一遍,显然已经被克洛德信口捏来的话给骗过去了。

假设艾德里安自己是那个救世主,他想了想,觉得自己就算有那个能力,也不会去做什么重建世界的事!毕竟他是小话本里要毁灭世界的大反派啊!

克洛德又说道:“连重建大陆的事情都能做得到,那救世主的能力也一定十分的厉害了,他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在意钱财,还特地留一堆下来给以后可能会发现他的踪迹的人?”

魔王沉默不说话,他弱弱的挣扎道:“小话本里不是这么说的……”

“小话本都是骗人的!”克洛德打断了他的话:“小话本里还说魔王和勇者水火不相容呢,两人见面就打,是什么宿命的仇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但是呢?”

克洛德把艾德里安抱的更紧了一点,两人双腿交缠,克洛德捏了捏魔王肚子上的软肉,带着笑意问他:“水火不相容?见面就打?”别说打了,就连魔王这段时间长出来的小肚子,都有他一半的功劳。

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想了想,把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啪”的一声糊了他一巴掌,在克洛德无语的眼神之下,面无表情的说道:“见面就打。”

“……”

艾德里安翻了个身,双手环住了克洛德的腰,往他的怀里凑近了一点,他把脸埋进了克洛德的胸口,郁闷的道:“既然没有宝藏,那为什么还要找救世主?”

克洛德回忆起前段时间发生的事,强留住自己的生命的亡灵法师在垂危之际高喊着伊休西斯魔王的名字,从没有被人在意过的万年以前的事进入到了大家的视野,然而亡灵法师口中的伊休西斯魔王毫无踪迹,唯一和他有牵扯的,就是那个神秘的重建了埃尔尼亚大陆的救世主。

在万年以后的现在,人们的印象之中,救世主不知生死,伊休西斯魔王不知所踪,克洛德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魔王,虽然口中是这么说着,但是他们之中最好奇的,估计也就是魔族他们了。

毕竟那是一个魔王啊。

见克洛德久久不回答,艾德里安又问道:“那救世主还活着吗?”

“或许是死了。”

“既然是救世主的话,那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吧,毕竟连摩西这么厉害的魔都不能重建大陆呢。”

“人类的寿命不会有这么长,或许在重建大陆之后就已经死了。”

“那救世主会不会不是人呢?”

克洛德一顿,条件反射的低头朝怀中的魔王看去。

艾德里安刚说完又很快否定了自己:“传说可都是说救世主是人的。”

克洛德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艾德里安磨蹭磨蹭着挤了上来,和克洛德头靠着头,他抬头看向漆黑的上空,从窗外照射进来的月光,让他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屋顶上的吊灯以及那些繁琐华丽的装饰,仿佛通过这些,看到了来自万年以前的远古的场景:“万年以前,在世界毁灭之前,是怎么样的?”

“谁知道呢……”克洛德语气飘忽:“那个时候的大陆,也是和现在这样的吧。”

“太可惜了,明明我活的比重建后的大陆还要久,但那个时候我却在婴儿期,什么都不知道。”艾德里安一脸可惜:“为什么魔族的婴儿期这么长呢?”

“因为你们寿命长吧。”

艾德里安刚想继续说,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念头一晃而过,他猛地推开了克洛德抱着他的手臂,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克洛德莫名的撑起身子,只见魔王一脸振奋的说道:“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摩西就已经是大人了,摩西一定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

“……”

艾德里安一把掀开被子,还没等克洛德拦住他,就已经赤着脚丫子跑了下去,他点亮了桌上的烛火,找了一叠空白的羊皮纸,跪坐在椅子上,抽出笔趴在桌子上又给摩西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张的羊皮纸,才一脸得意的吹干上面的墨迹:“只要我问问摩西,我们就可以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什么了,根本不需要去找什么救世主!”

克洛德在他的身后伸手想要说什么,他犹豫了一下,伸出的右手捏成了拳头,又收了回来,话到嘴边就只剩下了一个单薄的:“嗯。”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