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警察与医生 上—东方欲晓

警察与医生 上—东方欲晓

时间: 2012-02-28 01:13:46

 文案:

小说叙述了瞿医生与警察方正的恋情,它委婉、凄苦、甜美的情感故事,以及围绕在瞿医生周围的几对恋人,展示了他们不屈不饶地追求幸福的精神和顽强的意志,最终--修成正果。
关键字:警察——方正、医生——瞿大夫
第一章
瞿医生直到六十四岁才真正谈起了“恋爱”,这说起来大伙也许不会相信,真的是这样,这事得从“网络”说起.2004年10月,瞿医生学会了上网,他不会拼音,上学也没学过,请人安装了一个“手写连笔王”,这一下子解决了上网的大事,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乐此不疲。
上网的日子过得好快啊!瞿医生自从上网后,过得非常充实,看新闻、看电视剧、聊天,忙得不可开交。他的网友发展的速度很快,有时候几个网友同时邀请他,真是分身乏术,很多恋老的中青年人都喜欢找瞿医生聊聊,聊生活、聊经历、聊私事、甚至,不想给父母讲的话题,也愿意讲给瞿医生听。他曾碰到一位河北网友,是位机械工程师,当然,他非常喜欢与瞿医生聊天,更喜欢与他交朋友。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他喜欢“恋脚”,觉得他自已是同性恋中的一个“另类”,自已比别人更“变态”、更卑鄙、更自卑。他还要求瞿医生买一双圆口布鞋,视频时让他看看那种“感觉”。瞿医生虽然觉得这个网友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他真的买了一双圆口布鞋,满足他的要求。上网那天,他还是耐心地给他解释,“恋脚”这也很正常,爰的方式不同罢了,有个作家叫冯骥才的,他写了一本书叫“三寸金莲”,就是讲的古代男人恋女人小脚的故事,很正常,这是异性恋、同性恋都是一个样的,只是性取向不同罢了,“你恋脚,也很正常,不必自卑,挺起胸堂做人。”古人也“恋足”,玉足能激发男女的性趣,也有人对此很困惑,甚至将此列为变态一族。殊不知,当时就流传着一句话“最没品位的男人首先欣赏女人的脸蛋、次之是欣赏乳房、在次是欣赏美腿,最有品位的男人首先欣赏的应该是女人的纤纤玉足”。
古人如此青睐美眉的玉足。在缠足的时代,对于中国男人,尤其是那些有头脸的男人来说,女人最有吸引力,也不是今天所谓的三围,而是一双三寸金莲 ,用晚明风流才子李渔的话来说,抚摩一双可意的小脚,“觉倚翠偎红之乐,未有过于此者。”关于古人赞人美脚的文章,比比皆是,很出彩的文章,竟使洛阳纸贵,像《长门恨》《洛神赋》《金瓶梅》《镜花缘》等。甚至古人热衷于美脚星光大道比赛,这跟现在的选美比赛性质差不了多少,恋男足、用口、用手、用足,用肩,用身体,乃至用男人那‘活具’;与恋女足,异曲同工、殊途同归的性感。听了瞿医生的一番高谈阔论,机械工程师心里有底气了。那天视频,瞿医生穿上圆口布鞋让那位机械工程师看了,他竞激动地哭了,下面还不争气的“流水”了,后来他们成了很好的“聊友”。由于瞿医生为人正直,又肯帮助人,所以在聊天室里人气很高,短短不到四个月的时间,他的网友直线上升,已有一百多位人了。可是,理想的还没有找到,这同性恋也是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不像有些人理解的那样,两个同性恋者,在一块就会擦出“火花”,这样理解太肤浅了。所以,瞿医生有时候他也很苦恼,意中人在哪里?好像"心上人"都在外地,他喜欢的几个胖胖都在北方,北方盛产胖胖,像山东、河北、东北,可是,要见面又不方便,瞿医生考虑问题比较现实,比较全面,不像年轻人追求浪漫,什么爱情没有距离呀?什么爰情没有时间概念呀等等。而南方这边的胖胖少,他一直没有找到“意中人”。啊!忘了,补充一句,瞿医生喜欢胖胖。
2005年春节将至,勿然有一天,瞿医生找到了另一个网站。一个重庆网友告诉他的,叫“熊熊爱火”,那里胖胖多,后来他上了几次“熊熊爰火”。那一天他记得很清楚,晚上11点多了,瞿医生正准备下线休息,突然有人向他发出邀请,一个网名叫“平头壮熊”的年轻人。“老先生,能够聊聊吗?”“平头壮熊”礼貌地问了一句。“可以,可以。”瞿医生的网名叫“晚霞情深”,他迫不急待地回话了。“我是湖北的,您呢?”这个小伙子不就是自已要找的一种类型吧!又是平头、又是壮熊,又是附近的,他的手指抖动着,并发出一句问话;“方便介绍一下吗?”因为他聊过不是壮熊的而冒充壮熊的人,讨好那些喜欢胖熊的老头。“平头壮熊”粗壮的双手指头像弹钢琴似的,很快滑出了一串“五线谱”:30/170/80,瞿医生过去不懂这些,现在他一看就明白了,30岁、170公分高、80公斤,名副其实的壮熊。他等不及让对方问他的情况,“晚霞情深”很快主动地用手写笔划出了一行阿拉伯字:65/165/65,很快发过去了。“平头壮熊”眼晴都看直了,好有趣的一串数字,三个“65”。很有意思,这不就是自已要找的老头吗?这就是自已喜欢老头嘛!他不希望老头比自已高,高了有一种压抑感,最好比自已矮,比自已体重轻,能够抱起来,抱到怀里舒服。经过二个小时的互相“弹钢琴”,也视频了,彼此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慨。经过这番立体的了解,也实实在在的看到了对方,“平头壮熊”是一个国字脸,很有男人味,肌肉发达,粗胳膊粗腿的,虽说胖,但全身长的“和谐”,读大学喜欢足球,练就了一幅好身板。“晚霞情深”打心眼里看着就高兴,不知道为什么瞿医生喜欢胖胖?他自已也说不清,但他直观觉得胖胖人容易打交道,心眼少。俗话说:心宽体胖,胖脸、胖下巴、胖脖子、胖肚肚,靠哪哪儿舒服,摸哪哪儿快活,看哪哪儿养眼,靠着当枕头,爬着当沙发,冬天抱着睡暖和。这大约是他找出来的理由,还有人喜欢瘦子呢,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我们就不必强求人家了。
看见了“平头壮熊”心里就颤抖起来,一种莫名的亢奋。“平头壮熊”见到瞿医生也是国字脸,是他喜欢的脸型,他非常满意。看起来有些发福,有肚肚,奶子突出来了,肉肉的。“平头壮熊”就希望老人微胖,特别希望有一对大奶子,摸起来软软的,有快感,舒服,那花白的头发,令人神往,有一种沧桑感,神圣感,那脸上的皱纹,书写了人生的沧桑。双方表现了都对对方由衷的倾慕。“平头壮熊”在荆州市里工作,荆州就是“三国演义”里刘备借荆州的地方,名城。大学毕业后当上了交通警察,至今未婚,而且打算不结婚;“晚霞情深”己离婚多年了,离婚的原因很清楚,他说,连女人身上的味道也讨厌,那还要女人干啥?现在退休在家,过去是内科主任医师,强项是消化内科,有南方医院聘请他去发挥“余热”,都被他婉言谢绝了,子女结婚都走了,独居,落得清闲。
“平头壮熊”过去上网聊了很多老头,大多都有家室,想视频一下看个究竞,总是推三拉四的不方便,拒绝,上网聊天像小偷似的,有时候旁边还守着一位老太太,真让人扫兴。这个老头太让人满意了,说视频,一下子打开了,他又是单身,要是在一个市里,今天晚上恨不得飞到老头身旁。
一星期聊下来,双方交换了手机号,联系更加方便了。上网、打电话、发短信,警察与医生聊得人仰马翻,昏天黑地的。并互相通报姓氏,家庭地址。警察姓方,医生姓瞿,暂未报名字,留下最后一道悬念,并约好“五一”长假见面,以酬相思之苦,从现在算起,还有一个多月了。
第二章
瞿医生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他真的体会到了“初恋”的感觉,初恋的神圣,初恋的激情。记得30多年前,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女同志,那时他已是大龄青年了,并没有什么激动。只是难为了介绍人,他并不着急,倒是急坏了介绍人,他只是来敷衍一下,见了一会,没有谈五分钟,他借故走了,让介绍人好不尴尬,事后他母亲骂了他一顿。现在不同了,自从见了“平头壮熊”后,他有一种莫名的冲动,莫名的激情,他期盼着“平头壮熊”快点到来。有时候躺在床上想着他,他倒底长的什么模样?是视频中那样胖壮吗?是心中的“偶像”吗?有时候他想着,见面要说些什么?他喜欢吃什么?给他做个清蒸武昌鱼、再去超市买几袋鸭脖子,这些都是武汉的“特产”,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这些?有时候瞿医生上集市买菜、或饭后在马路上散步,碰见与“平头壮熊”一样的人,他要撵上去看上几眼,甚至跟上一段路程。有一次,一个河南卖烧饼的小伙子,太像“平头壮熊”小方了,方方正正的脸,长的又胖又结实,黑乎乎的,皮肤闪着黑油油的光亮。他真想上去摸他一把,摸摸他的前胸,摸摸他的后背,瞿医生硬是跟那小伙子走了好几条街,直到卖烧饼的小伙子停下来,支起了炉子,和好面粉,拌上葱花,他趁机搭讪着跟他拉家常,临走时还买了两个烧饼,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将要见面的日子,“平头壮熊”是这样的折磨他,让瞿医生丧魂落魄,五心不定。“平头壮熊”小方呢?在等待与“晚霞情深”瞿医生见面的日子里,也是极其不平静的,他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看着天花板发呆,想心思,甚至还梦见了“晚霞情深”向他轻轻地走来。他一把抱住了瞿老头,醒来却是一场梦,好惋惜,想把梦继续做下去,有一次,他夜里实在睡不着觉,从床上爬起来写了一首诗:
湖水……
你本来像一汪平静的湖水,
终日流淌,却不见浪纹,
可现在啊!
浪花在飞溅,湖水在翻滚,
湖水啊,湖水!
你为什么变得这样不能平静。
……
诗虽写的一般,却表达了“平头壮熊”的心态,流露了急着见“晚霞情深”的心情。他搬着指头数日子,数了一天又一天,这样数了一个星期,这一星期像漫长的七年。
今天是2005年4月30日,“晚霞情深”与“平头壮熊”见面的日子,双方都迫不及待啊!前后算下来,他们聊了二个月了,基本情况都摸清了。早晨,“平头壮熊”把出门要带的简单行李都清理好了,带到上班的队里。昨天,小方找机会请好了假,高个中队长刘强森还不太同意,说“五一”期间工作较忙,车辆多,容易出事,要他“五一”出勤。后来,听说来武汉谈朋友,中队长一听,脸上露出了笑容,很支持他,破例同意,“早该谈了,都快30了,我像你这么大,孩子都会上街打酱油了,你还在耍单边。”小方只点头,一切都顺利地办好了。上午办公室卫生也打扫了,吃完中午饭,小方背着行李直奔汽车站,出发前小方向瞿老头发了一条短信。
“晚霞情深”今天也分外激动,早晨,早早起床,打扫房间。全自动洗衣机也旋转着,发出轻快的音乐声,该洗的、该换的一并搞好。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多年,学校生活除外,生活像一潭死水,早晨起来散步,散步完了买菜,关起门来看电视,频道不断转换,一日三餐自已做着吃,别人劝他买着吃,要么到职工食堂去吃,他说习惯了,自已做着吃,又方便、又省钱,但他心里却是想着打发这孤独的日子。是的,一天下来,也跟别人讲不了几句话,弟妹们、亲朋好友劝他再找一个。病了,有个人倒茶;冷了,有个人暖脚;寂寞了,有人与他拉家常。现在,连个讲话的人都没有,但他找出各种理由谢绝了,说别人想他的房子,想他的退休金,并说以后别在他面前提这事,弄得大家再也不敢提了,“晚霞情深”的苦处,谁能知晓?谁能理解?只有他自已心理明白这凄苦的日子。
“晚霞情深”收到“平头壮熊”的短信,“汽车快要进站了。”他慌慌张张地跑到汽车站里,好一派繁忙的景象,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在短信里“平头壮熊”和“晚霞情深”约好了,小方穿一套湖蓝色的运动衫,背个黑色双肩包;老头上身穿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一条灰色长裤,手上拿一把黑色纸折扇。“平头壮熊”一下车,头上冒着汗也顾不得擦去,直奔出站口,远远的就看见一位灰白色头发的老头,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纸扇,在那里东张西望,手上还拿着一瓶矿泉水,直到“平头壮熊”站在“晚霞情深”的旁边,“晚霞情深”才发现一个壮实的小伙子己站在他面前了。“晚霞情深”立即送上刚买的冰冻矿泉水,“热吧?”又用纸扇给他扇风,又掏出毛巾给小方擦汗,“快喝!渴了吧?”这几个动作感动着小方的泪水快流出来了,他从未享受到自已父亲这样亲热过他。父亲见了他的面,脸总是板着,严肃的让人无法接近,所以关系一直生疏。
他们在一棵树荫下歇着、喝着、聊着,两人都感到幸福极了。这时,“平头壮熊”才敢仔细看清楚“晚霞情深”的模样:慈祥、儒雅、好帅啊!“晚霞情深”也好好地打量着“平头壮熊”,和视频中的一模一样,又壮又胖,黑黝黝的皮肤,在太阳下闪着亮光,汗珠子都沾不上。这是他喜欢的皮肤颜色,他拉着“平头壮熊”走过马路,跨过人行道,人虽然老了,动作还麻利。小方的脸涨的红彤彤的,紧张急了。“晚霞情深”也没有注意他的表情,只顾拖着他去赶公共汽车,“快……”。小方迈着碎步,弯腰缩身的免得露出"马脚",因为下面有点不争气。
从公共汽车下车后,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平头壮熊”到了“晚霞情深”的家里。感觉这个家既陌生又有点熟悉,瞿医生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客厅白色的墙上挂了一幅仿李可染的漓江山水,两边还有两条条幅字画,是学怀素和尚的狂草,龙飞凤舞:古稀之年酬壮志,晚霞灿烂火样红。房间里暖融触的,橘黄色的灯光,温馨安祥。一张双人大床,那粉色的被子,叠得有棱有角,“平头壮熊”从视频里看过多次了,这就是既陌生又熟悉的环境。他做梦都想躺在这张宽大而又温暖的床上,与老头叙述着相思的艰熬。“晚霞情深”一双慈祥的眼睛瞅着又壮又胖的小方,真的是黑黝黝的皮肤,在灯下闪着亮光,这一身皮肤都让他着迷了。
第三章
早晨,天己亮好久了,“平头壮熊”还在酣睡呢,鼾声又大又响。昨晚他太兴奋了,也太疲倦了,让他睡吧,“晚霞情深”看了他-眼,疼爱地轻手轻脚地起床了,顺便把他压在胸口的一只胖硕胳膊,移在腰旁。他洗嗽完后,提了一个布袋去超市,买了昨晚商定的武昌鱼、鸭脖子,再采购了一些青菜。肉、鸡蛋不用买了,冰箱里早己有准备了。
“晚霞情深”满载而归,一切都买齐了。“平头壮熊”睡眼惺忪地坐在那儿看电视,昨晚上的“云雨翻滚”,现在四眼相对,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有点难堪。为了打破这尴尬的局面,“晚霞情深”主动的上前,拉起“平头壮熊”的一双粗壮的大手:“小方,走!到客厅去,你说喜欢吃武汉热干面,都买好了,这是蔡林记的热干面,正宗的,去尝尝。”小方随着瞿医生进了客厅,桌上放了两碗热干面,小方肚子早就饿了,见那热干面散发的芝麻酱的香味,上面翠绿的葱花,切碎的酸豆角、榨菜,令人垂涎欲滴,口水都流出来了。
“瞿医生,你也来吃呀!”小方叫着。
“不忙,小方,你先吃。”瞿医生在厨房里忙活着,他在做糊汤米酒,“马上好了!”瞿医生端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糊汤米酒,上面还撒满了桂花,香气朴鼻。
“瞿医生,你真能干,糊汤米酒又甜又香。”小方像秋风扫落叶似的,呼呼的几下都送进了他的胖肚肚。然后用双手拍着自已的胖肚皮,他知道瞿医生喜欢他的胖肚肚,更喜欢他那又深又圆的肚脐眼,故意挑逗老头。昨天晚上老头摸了个够,又是舔又是咬的,上面还留有印痕,现在,又在勾引老头。瞿医生经不住他的诱惑,放下碗筷,一口咬住胖肚肚,直到小方感到隐隐有点疼,他求饶似的说;“老头,放我一马!”
“不能叫老头!”瞿医生不依不饶。
“叫什么?”小方知道他的心思,网络上都风行叫爸叫儿的,故意问道。
“叫爸,叫老爸!”瞿医生要求道。
“可以,那你得叫我儿子。”小方顺水推舟地说。
“好!我们同时叫。”瞿医生提议道,他怕吃亏了。
“爸,老爸!”小方大声喊遒。
“儿子,我的好儿子!”瞿医生也喊道。
老头激动得抱住儿子,把头贴在他的胸口上。老头没有儿子,大半辈子寡居,现在认了一位“网络”的儿子,激动的老泪纵横,涮涮地流。灰白的胡子,在小方的肚肚上、脸上,胡乱地吻着、戳着,抱得越发紧了。今天、此时,竞然听到有人叫他“爸爸!”,如惊雷般地响声,震耳欲聋。她女儿出嫁后,就很少来往,老头病了,也无人照顾,一次高烧到38.8度,老头拖着沉重的病体,颤颤萎萎的一人去医院看病,医生说:“你怎么才来?烧这么厉害,再晚了,烧成肺炎,你的家人呢?”老头无言以对。她女儿恨老头不该与她妈离婚的,“我妈哪一点配不上你了?”他老婆是个律师、业余作家,认为他有“外遇”,就是在外面有相好的。是个年轻漂亮的护士,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经常吵吵闹闹的,在那个年代,说有相好的,名誉扫地,不能抬头做人啊!老头怎么说得清?道得明?委屈做人,一笔糊涂账,他哪有相好的?他不喜欢女人啊!
小方也激动不已,他呼地抱起老头坐在自已粗壮的双腿上,连声叫着:“爸,我的老爸!我的宝贝爸爸。”小方虽说有个亲爸爸,可他们聚少离多,非常的陌生,一年叫爸的次数,屈指可数,甚至-年难得叫上一声,因为有时一年也没有探亲。从他记事起,他感觉只有一个妈妈和一个大他好几岁的哥哥,还有一个姥爷。他们老家是山东菏泽,六十年代初,他们那个地区干旱,没饭吃,饿死了不少人,姥爷带着全家人逃荒到了湖北,在一个农场安家落了户。妈妈是个老师,整天上课改作业,也顾不上照看他,只有姥爷疼爱他,他小时候一直抱着姥爷睡觉。有一年妈妈放暑假了,要去很远的地方看爸爸,这时候,他才知道他有一个爸爸,在部队是个营长,他对幼儿园小朋友讲,我有个爸爸,很远很远,是解放军的营长,小朋友们很羡慕他。
那年夏天,小方见到了爸爸,妈妈拉着他的小手说:“叫爸,爸”。他死也不肯叫,直往妈妈背后躲,气得妈妈朝他的小屁股就是两下,爸爸上前去抱住他,他哭得更厉害了。探亲假结束,小方很吝啬地叫了几声爸爸。
“五一”的到来,给这一对新结识“父子”俩,带来欢乐,带来了无尽的享受。他们登黄鹤楼,欣赏楼里诗词、书画;拜归元禅寺,在庙里数罗汉;游东湖,两人荡起双桨,唱起那:“当我们荡起双桨……”玩得不亦乐乎。晚上回到家里,老头脱去白衬衣,戴上围裙,亲自给儿子做“清蒸武昌鱼”。当年毛主席的“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让武昌鱼(武汉特有的一种鱼)名闻天下。幸福的日子像秒表一样的跑得飞快,“五一”长假就要结束了,不知哪一天才能再见面?分别那天晚上,老头闷闷的看电视,儿子埋头上网,一句话也不讲,各人想着心事,晚上十二点了,父子俩才上床睡觉,情不自禁地抱头痛哭,真是生离死别。
第二天,临上车,瞿老爸对小方讲:“儿子,有个事给你说说,回家后,找个机会把包皮割了,又卫生,又好看。”
小方连连点头:“爸,我早就想手术,怕痛。”
“没事,现在用激光,几分钟完事,再打几天消炎针就好了。”瞿老爸殷殷嘱咐。
“还有个小要求,你长的壮实,上身穿一件短袖T恤,下身,你腿粗,穿件半长的休闲短裤,特帅,我看了也兴奋”。瞿爸爸要求道老
“老爸,下次我一定这样打扮来见你,我也有个小小要求,我喜欢平头老爸。”小方小心地说道。
“这个不困难,我今天就去剃了,剃个平头,晚上你视频中就可以看到一个改头换面的老爸了,还有别的要求吗?尽管提。”老头子很爽快地答道。
父子 俩在车站拥抱分别,双双泪眼相看,老头子跟着汽车跑了几步,喘着气大声说:“你包里放了吃的、喝的,饿了记得吃,到了打电话。”
小方点着头,再也不敢看老爸一眼,泪水也无法控制,像决了堤似的,从这个坚强的汉子的大眼中,流淌出来。老头还在跟着汽车奔跑,眼泪模糊了……
看着远去的汽车,老头给儿子发了一条短信:
车轮……
车轮呀!车轮,
你慢慢地飞奔,
让老汉多看儿一眼,
看看儿的脸,看看儿的身。
车轮呀!车轮,
你是这样的无情!
你抛下老汉,
却洒下一片灰尘,
挡住了我的视线。
……
第四章
小方回到中队后,一直处于亢奋之中,中队长刘强森笑咪咪地问他:“方正,怎么?有喜事!回队后也不汇报,女朋友谈得怎样?”
小方笑着应道:“还可以,就是看别人的态度!”他回答的模棱两可,心里却想的是武汉的瞿老爸。
“那要抓紧啊!做什么工作?”刘队长关心地问。
“医生,内科。”方正想的还是武汉的瞿老爸。
“好,医生好,以后有个头疼脑热的,找你老婆方便啊!”刘队长高兴地说。
“别瞎说,洞庭湖里吹喇叭,哪里哪啊!还早着呢!”说完后,方正扭头就跑了,他怕刘队长继续缠着他,问个没完。
“小子,跑什么?国庆节吃你喜糖啊!抓紧呀!”刘强森很关心方正婚事。八年前,方正从警官学院毕业后分到了他所在的中队,当了一名交通警察,如今是一名办公室主任了,负责内勤。他所在的办公室,年年评上先进,工作是叫人放心,个人问题却让人操心。队里人分别也给小方介绍了不少“对象”,却始终不如他的意,后来,刘队长的老婆亲自出马,在女人成堆的地方去找,首选纺织厂,前后下来,找了七个,真是七仙女下凡,个个人面如桃花似仙女,都没有能打动方正的心。队长老婆也泄气了,放出话说,把她脸都丢光了,再也不想管他的闲事了,让他打一辈子光棍。
妈妈听说他在武汉交了一个女朋友,很高兴地对他爸说:“正正交了一个女朋友,在武汉。”正正是大名,也是小名,可爸爸摇头并不看好。
方正在读警官学院的时候,曾谈过一次恋爱,那时候他是校足球队队员,踢得一脚好球,人又长得健康、阳光,在举办校际足球赛时,他后面跟了不少的女球迷,方正去哪里足球比赛,粉丝们就跟了过去,成了他的专职啦啦队!这其中有一个女同学,本来不怎么喜欢看足球比赛,可他喜欢方正呀!她怕别的"粉丝们"捷足先登,也毫不迟疑地加入了啦啦队,她耍了一个小"心眼",每当方正参加足球比赛,这位女同学羞涩涩地主动帮方正拿衣服,送矿泉水,以博得方正的青眯,果然很凑效,以后逢预足球比赛,方正毫不犹豫地把衣服交给这位女同学,而这位女同学却是正当名分的把衣服拿过来,后来发展到女同学把汗津津的衣服拿回宿舍洗好、凉干后交到方正手上,她才笑盈盈地、心满意足跑开了。
两个下来,姑娘翘首等待方正的约会,可他迟迟没有消息,姑娘好不伤心,她想;是不是自己不是他的"意中人"?也许他有了心中的"白美富",如果是那样,自己高攀了,痴心妄想!
方正也不是梁山伯,更不是呆头鹅!他什么也懂,他也常闷心自问;"我为什么不喜欢女人?"我也不缺胳膊少腿的,为什么?后来姑娘流着泪默默地离开啦啦队,再也不去洗他的汗津津的球衣了!
第五章
方正亲爸十多年前,由团政委转业来到了地方,分配到工业局当了一名科长,平常父子关系一般,见了面也只是点点头而以,他对大儿子亲热一些,因为大几子曾在他所在的团当过兵。大哥七岁的时候,妈妈突然想生一个女孩,女儿是妈的小棉袄,第二年却又生了一个儿子,就是小方正,令他妈妈后悔不迭。所以,方正从小也没有得到父母的宠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只有姥爷另眼相看喜欢他,直到他离开老家后,去外地读大学时,性格才活泼开朗起来。
这几天小方冷静下来后,也像丧魂落魄的样子,站在路边执勤,有时也心不在焉的,头脑里满是瞿老爸的影子,床上互拥,坐着互抱,偷偷地牵手,吃饭的时候,瞿老爸送到他手上,那种感觉不是父亲,胜似父亲。
日子就这样慢慢地打发过去,有一天他在路上执勤,一位灰白头发的货车司机蛮像瞿老爸,他走上前去,行了一个礼,手一挥,莫名其妙地叫司机把货车停在路边,小方上前去要司机拿出驾驶证等证件,实际上眼睛盯着老头看个没完,估计60毛边,灰白的头发,性感的嘴唇,两颗虎牙,一对酒窝,胖瘦与瞿老爸差不多,看着老司机,想着瞿老爸,小方心里美滋滋的,然后对老司机笑笑说:“通过检查,一切合格。”小方才不好意地把车放行了,弄得那位老司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笑笑后开车走了,处理完后,他死死盯着远去的老头,直到看不见汽车,才收回视线。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