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最新唯美 > 三流编辑—张大春

三流编辑—张大春

时间: 2012-02-28 01:07:16

 文案:

萧陆淮五年前是锦今中文网的买断作家,网名【雨竹笙】,实质上却是另一个中学生的御用代写。
五年后两人重逢却不再是通过键盘和文字,那个稚嫩得过于情绪外露的少年让萧陆淮原谅了所有发生在他身上的灾难,而现实的真相却比虚拟的网络更加不堪承受。
主攻文,he,主cp:萧陆淮×祁笙,副cp若干。
傻而不白,甜而不腻,温暖并生于阴暗,感动潜藏着危机。
雷点:互攻有,异性恋有,作者三观不正有。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甜文 近水楼台
主角:萧陆淮 ┃ 配角:祁笙
第一章:一次搬家
萧陆淮吸溜这桌上的老坛酸菜面,门外运送行李的声音已经叮叮当当响了有一天了,他原本就不大好的心情随着自家房门被撞了第六次时陡然升级。
关了正在敲字的窗口,他下了工作号,收回了咬牙切齿的一张便秘脸,脚步轻快的走出家门,朝着哼哧哈赤搬冰箱的工人模样恩中年人轻声问道:“大哥,用不用帮帮忙?”
萧陆淮态度颇好的询问让这些以为门后面没有人在家的搬家工人甚为尴尬,还是雇主担保说对面邻居今儿不在家随便闹腾的。
“诶诶诶!不用麻烦了,就差这一件儿咱们就搬好了!”站在前面的工人有点接受不了对方万分友好的视线,不尴不尬的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哈!我们当着您没搁儿家,声儿闹了点!对不住啊!”
萧陆淮一副不在意的挥挥手,十分理解打工族的无奈劝解起开:“这不是周末嘛!难得老板不压榨,就睡死过去了,要不是肚子抗议饿醒了,我还真没意识多了个邻居?”
在底下抬沙发往上走的这那位撇撇嘴,心想这谁的是多死,动静都赶上乡村交响乐了您还能这么谈笑?但是也明白面前穿着工工整整的白衬衫牛仔裤的这个年轻人是嫌他们扰民了又不好意思拉脸说,他们平时被骂和惯了,难得有人和他们客客气气的,自然欣喜万分的给个面子。
再三保证不会再有家具搬上来了之后,萧陆淮终于心满意足的关上门重新坐回椅子上,打开扣扣工作号,标志着【雨竹笙】的编辑号一亮,签约二组的群里瞬间一排排膝盖齐齐献上
【狸君】笙笙我的福利还能不能到了?家里孩子等着奶粉钱呢!!!
【爬墙妹砸】屁!狸君你先嫁出去再说这话!
【第四重】笙笙我的稿费也没到呢!
【千千】没到+1
【衾依】没到+2
【兔子先森】没到+3
【编辑-雨竹笙】拖,看心情
……
群内一阵寂静,大概是熟悉了编辑不定期的更年期行为,理智的没敢说一个不字,他们脉脉小说网是个年轻的新网站,旗下写手也大多是没被主流网站签下的小透明,自然没资格在编辑面前装大爷,随便闲聊两句客套关心之后就心照不宣的纷纷下线。
萧陆淮看着脉脉分组下的一小众接连下线,正打算关了电脑,却意外注意到主编场面死尸的头像亮了起来。
【凤舞天】终于等到你了!笙笙!!!
萧陆淮切了一声,这家伙主动找他绝对没好事!
【雨竹笙】怎了?(呵呵脸)
【凤舞天】锦今组织了一场写手匿名争霸,你看看咱们脉脉谁能上?(星星眼)
锦今?
萧陆淮默念着这个快要被听出茧子的两个字,心中难得不再惊起波澜,过去了五年,的确不应该继续斤斤计较了。
【雨竹笙】拿盗文比么?脉脉的大神如何培养出来的你比我清楚,好意思么?
【凤舞天】一个都没有?我看狸君和爬墙都不错啊!你们二组可是大神组~肥水不流外人田呐~你过去问问她们谁愿意,我给你开后门~(勾手指)
【雨竹笙】狸君连载的&lt庶女&gt是你给的大纲吧?
总编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就当萧陆淮以为对方不会回复的时候,扣扣传来了一阵接连不断的滴滴。
【凤舞天】笙笙,当年你在那边混不下去才和我办这个网站的!我现在不过是寻找了一条短时间高效率提升点击率的手段罢了。
你大可以去问问其他主编,哪个没抄过几篇网红大纲?别把自己摘的那么清楚,像你说的,咱们这儿都是渣,不这么做谁给你发工资?谁掏钱包给他们推广?
网文圈不是你五年前有文笔有卡点就能挣钱的年代了!我不推她,她这辈子都成不了大神你信不信?
【雨竹笙】我信,五年前我就信了。
电脑对面还在噼噼啪啪打字的素颜女青年拢了拢散在肩头的半长头发,按下了右上角的撤销。
【凤舞天】抱歉,提了你的伤心事。(可怜哭)
【雨竹笙】都忘了,没事。
萧陆淮目不转睛地翻看着如今网站还算活跃的几个写手,最后还是把目光放在自己的二组里。
什么大神?他只知道自己分辨得出什么人是真的为了写故事而进这个圈子的。
【雨竹笙】就爬墙吧,我明天给你答复。
电脑对面的女人松了口气,正要提醒他锦今这次派出来的可能是新人,又觉得说了可能让萧陆淮更不舒服,于是只回了一个“好嗒”
萧陆淮疲惫的把&lt写手匿名争霸&gt文件包传给了【爬墙妹砸】让她看好了给自己发一个万字大纲,设定随意。
之后也不管对方是不是在线就关了网。
匿名争霸不过是个幌子,最近这几年抄袭文越来越多,锦今出了这个噱头不过是为了证明己身,也真亏得那些个老牌网站愿意给锦今面子肯出新人凑热闹,而像是脉脉这类连名字都不为人知的三流网站,就算是把神抛出去又有谁肯搭理你?最后挣尽风头的只有主办方和几个熟悉笔风的潜力新人。
不想破坏网站里面还在做称神大梦的小姑娘的斗志,算上文笔和年纪和承受能力,也就这个爬墙妹子能替他顶风出头了。
但愿知道幕后真相后她不会埋怨他。
第二章:两斤河蟹
《写手匿名争霸》开始于三个月后,这对于成熟的写手来说既能处理好当下正在忙活着的网文又能有充沛的精力备战比赛,其实就算是主编不说,萧陆淮也早就做好了面对锦今的准备,只是他最尴尬的不是面对那群早已物是人非的对手,而是他五年前太过自负迟迟不肯改马甲。
现在顶着【雨竹笙】这个笔名的写手正是当年借主编之手偷走他三篇成文的那个中学生,如今他早已不是初入社会的文艺青年,对方也不是厮混在校园生活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小朋友,只怕一朝再相遇,尴尬的事情不会太少。
这两年【雨竹笙】也很少发文,要不是一直刻意回避关于锦今的消息,其实萧陆淮可以发现:当年的中学生不作写手已经很多年了。
照例在上午的时候去大学里讲了一堂课,中午回到公寓的时候邻居已经收拾好了家具,门口打扫得干干净净的,这一点还算满意。
邮箱叮叮叮地提示着【爬墙妹砸】的大纲已经完成了,一篇槽点满满却又恰到好处地符合当下年轻人喜好的总裁文,脉脉言情网的读者普遍在12~15岁,也不怪当年爬墙刚入圈的时候文笔清秀隽丽如今也开始恶俗起来了。
只是这种东西在网站内部发一发还可以,拿到比赛上去,且不说这种文体,就这种大段的车祸、代嫁、流产、替身梗……萧陆淮彻底看不下去,啪地一声关了电脑!
就算是不愿意回想,他也难免拿这种实在摆不上台面的和当年自己写的东西作比,或者说像自己一类的,当初只是因为爱好写东西而步入网文圈的一群年轻人比较,现在的写手们更注重的是点击率、网站福利、为了满足大众低龄而幼稚的噱头,宁可抛弃学了十多年的语文功底自降身段地迎合当下低俗快节奏的恶趣味。
可是他又有什么理由嫌弃人家?难道自己现在不就正恬不知耻地进行着盲目地坚定的坑害下一代的任务么?
从深切的自责中清醒过来是听见了对面邻居那几声小心翼翼的叫门,大概是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吧,出于对年轻人毫无原则的愧疚(?),萧陆淮觉得如果接下来这个年轻人是个态度端正,作风优良的小辈,并且对昨天不分时段的打扰能够进行一次“跪求原谅”行为,他还可以语气平和地当一个关爱下一代的五好邻居,顺便把好好整理一下那篇乱七八糟的大纲。
远在他省正在计算会计分录的某眼镜男揉了揉因喷嚏不止而连连发痒的鼻子,看了一眼迟迟未显示消息提醒的扣扣,苦大仇深地继续咚咚咚地按下计算器。
萧陆淮打开门,看到的就是穿着一身属于中学生特有的那种松松垮垮的掉色校服,手上拎着一盆看起来味道不错,应该是刚煮出来的河蟹,顶着天真无邪笑容的男孩子站在他的面前。
“萧老师?”男孩子看到萧陆淮眼睛一亮,把不轻的铝盆举到对方眼前,因为两人差了至少半头的身高,因此他的动作就像是小孩子面对长辈时候把心爱的食物高高举过头顶献给对方看。
萧陆淮低下头,越过摞的高高的的肥肥胖胖的螃蟹,对上了对方亮晶晶的一双眼睛,意外地出现了一瞬间的晃神,清楚地知道自己不该心猿意马,可是竟然对年纪如同自己学生的男孩子产生了难以言说的熟悉感,那种感觉就像本应该是熟识的两个人时隔多年再次相遇一般的心悸。
“你……是萧陆淮萧老师吧?”没得到任何回应,男孩子以为是自己认错了人,举到半空的盆子不知道应该是收下来还是怎么的,尴尬地问道:“这个……是我家那边的螃蟹,昨天、昨天……刚捞起来的,那个……”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萧陆淮对上了对方的视线,确定那双眼绝对不是自己的某一个被忽视掉的学生,除非他整个学期都没有上课。“你是我的学生?”
“哦哦哦!我不是!我不是!”端着盆子没办法摆手,男孩只能不住摇头,慌张地解释起来,“那个……我是L大毕业生,曾经旁听过老师的课……因为不在您的学院,所以都是偷偷去的!我……我昨天刚搬到这里来,没想到老师会是邻居……所以……”
男孩说着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白净的脸上浮起了一片粉红,在顺着额头流下来的汗水映衬下晶莹水润,真是应了那句“人面桃花”。
为了掩盖住自己的失态,萧陆淮攥起拳头咳了两声,侧过身子轻声道:“先进来再说吧,东西怪沉的。”
总算不用解释自己“可疑”的身份,男孩长吁了一口气,抱着热气腾腾的河蟹进了房。
房间内是最简洁的白墙白家具,其余最多的颜色应该就是电脑电视机的黑,过于朴素的装饰倒是让他吃了一惊,萧老师应该不是连装修的钱都没有吧?看起来不像是穷人呢?
萧陆淮接过螃蟹放在被隔断围出来的厨房里,看着一脸意外地瞅着自己房间墙壁的男孩,好心解释道:“因为当初住进来的时候没打算常住,所以没怎么装修。”
男孩瞪大眼睛眨呀眨,终于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对他解释他的疑惑。
萧陆淮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身给男孩倒了一杯水,不经意地问道:“你呢?说是L大毕业生……叫什么?哪个院的?”
原来还是不相信他……男孩有些不高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尽管声音有些闷闷的:“我叫祁笙,是经济院的,现在研究生专业是老师的历史系!”
萧陆淮眉峰一挑,历史系?看来真是旁听过他的课,那算来知道自己的住址也不算意外,他指了指桌上那盆已经不那么呼呼冒热气的河鲜,好言邀请说:“这么多,要不要一起吃?”
第三章:三生有幸
最后祁笙还是没能和萧陆淮一起吃上家里的特产河蟹,萧老师很忙,刚刚坐下就接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是哭哭唧唧的求助,大概是谁的论文被查出来是代写的,结果一查发现这个人代写的还不少,这才找到萧老师想看看他想怎么处理这件事?
祁笙是听说过萧老师对于代写这种事向来是严惩不贷的,本以为听到这个消息的萧陆淮会气的不轻,他甚至做好了一旦老实发脾气他就瞬间尿遁的准备了,谁知道人家挂了电话之后却是和风细雨地朝他笑笑说:“看来今天没办法一起吃了,改天我请客,就不陪你了。”
说完也不等祁笙离开,径直出了门挂了锁,留下苦逼不已的客人呆呆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走也不是坐也不是。
“!!!所以你最后躺在人家床上过了一夜?”柳域难以置信地咬着螃蟹爪,激动地瞧着祁笙眼睛底下的两片乌黑。
“我也想走的啊!可是螃蟹放久了会坏的……”祁笙揉揉眼睛,强打着精神收拾下来柳域吐出的残渣。
柳域吞下最后一只爪子。以一种快哭了的表情反问说:“然后你就全拿回来了?”
祁笙点点头,指着自己面前的一小碗蟹黄和蟹肉兴致不减地说:“我拿回来了三分之二,等着萧老师回来给他做蟹粉豆腐和蟹黄包!”
揉了揉祁笙脑袋顶上翘起来的两根呆毛,柳域换上了一张严肃脸,反复默念着“萧陆淮”三个字,“你真的打算读研?就为了一个根本都不记得你是谁的老师?”
以为柳域不会再提这件事,因而再听到这个质问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有一点生气了,“我变了这么多,他不记得我很正常啊!而且……我也不希望……”不希望他发现自己是当年那个胆怯懦弱的中学生。
“不希望?你看看你这一身!”柳域拽着祁笙身上那件早已经不合身的半袖校服,嗤笑道:“当他开门的时候你恨不得他一眼叫出你名字 吧?结果呢?人家都怀疑你是不是L大的!你说你这么恬不知耻地贴上去有什么意思?你说啊!”
“恬不知耻么?”祁笙好像真的开始思考自己处心积虑住到萧陆淮的身边是不是狗不要脸的,可是他只是很喜欢老师啊!他想做一个像老师那样的人而已啊!
“如果那天是你拦下了我父亲,那我现在也不用在这里恬不知耻了。柳子,你没资格嫌弃我。”
原本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就是,柳域不提萧陆淮,祁笙不提他父亲,结果由于柳域的一句话,五年前的那场因他而起的家暴又成了两个人之间难以消散的鸿沟。
五年前祁母因不堪忍受祁父施暴而离家出走,家里面就只剩下十七岁的祁笙和整日酗酒的父亲。他第一次遇见萧陆淮就是在他父亲喝醉了酒之后把他当作他母亲一顿胖揍的时候,那时候他还要靠父亲的收入交学费养活自己,就算被打到内出血也只能忍气吞声,谁知道那一晚父亲工作失误被扣了奖金又挨了训斥,整整一夜,祁笙已经哭哑了嗓子,他偷偷用家里的电话联系到了柳域,谁知道直到第二天中午也没有等到那个承诺一定会带他离开的同桌。
他被父亲关了三天,就在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重见天日的时候,萧陆淮就像是一个降落错了位置的天使出现在他的视野中,那时的萧陆淮穿着一身合体的手工西装,手臂夹着公文包在和人通电话,而他父亲刚好在走出家门之前突发奇想地拎起来门口的垃圾甩到祁笙的头上,这一幕被萧陆淮尽收眼底。
父亲离开了,萧陆淮还在打电话,在他看到萧陆淮朝着嗡嗡叫的警车指引道路的时候,他觉得那几分钟的时间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可惜他的学习并不好,在他问到萧陆淮的工作竟然就是他所在的L大的任职教师的时候,他已经错失了最接近天使的机会,不过时间还算来得及,四年的时间足够他改变自己,在医院的时候萧陆淮告诉他说
没有谁能够解救谁。而他自救的唯一手段就是找到萧陆淮,只有那个人能够将他从阴暗中拖出来,他是他的天使。
而柳域……他不想解释那天他也报警了,他也接近祁家的大门了,但是他还没有成年,长相又是欺骗人的娃娃脸婴儿肥,连身份证都拿不出来的他是一个被警察当作胡闹的臭小子。
然而这些都是后话,他没有帮得上忙,他没有在祁笙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现在的确没资格再大言不惭地议论旁人。
第四章:四种意外
萧陆淮并不是去学校,电话里面哭哭唧唧的也不是哪个代写的,而是脉脉的主编。
连夜赶到吴田田家,才发现哭哭唧唧这种行为简直就是他这种娘受最勇敢的一次求救,整面墙都被五颜六色的喷漆涂上了“小偷”和“贱人”、“变态”,门锁的位置也被粘上了厚厚一层口香糖,遍地的油漆让萧陆淮简直无处下脚,而油漆正中央赫然就是吴田田肿着眼睛蹲在地上发呆。
看到萧陆淮的时候,他简直就像看到了救星,嘤嘤嘤地叫着“笙笙~”两条腿哆哆嗦嗦地站不起来,最后连蹲姿都难以维持,啪地一声坐到了地上。
粉嫩嫩的花格子背心被蹭得泥泞不堪,细长的瓜子脸也肿的成了西瓜子,看到此情此景,他实在难以维持下去绅士形象,嫌弃地脱下半长外套,朝对面哼哼着的那位挥挥手,“你先走出来,把衣服脱了,实在不行去我那里吧!”
本来应该是温馨的一幕,谁知吴田田听了这话之后瞬间就不好了,他一个劲儿的哆嗦,声音里却是止不住的坚定:“不行!万一你趁机轻薄我怎么办?我可还是黄花大小子呢!”
萧陆淮这次想严肃都不成了,吴田田挑战他忍耐力的能耐简直一天更胜于一天,如今多半进入了天怒人怨的境界了!他扔下外套放在相对来说还算干净的一处地面上,不耐地说:“我就在外面等你,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不带一丝犹豫地转身而去,丢下还在啜泣不止的小黄花颤颤巍巍地趴在地上去够那件救命衣服。
最终吴田田当然还是上了车,用熟人常用来形容他的一句话说:人性本贱,对待吴田田这种货色,关键不能惯着他!
“说说吧!又是怎么回事?”萧陆淮敲打着方向盘,叮叮当当的节奏让本就不安的吴田田更佳惊惧,他犹疑再三还是隐晦地表达了这次意外确确实实只是个意外,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交友网站透露过任何信息!
“你电话里可不是这么说的,”萧陆淮对上吴田田躲闪的视线,强硬地拧过他的头质问道:“是不是网站的事?你又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还是偷了哪个网站的大纲?还是触了某位大大的霉头……”
不等萧陆淮问完,吴田田便猛地甩开禁锢住他的那只手,崩溃地叫起来:“没有!都没有!你不要问了!为什么每次一遇到事情你就认为是我的错?我说了我什么都没有!我老老实实地联系网站!认认真真地审核作品!签约、上架、出版、授权……所有事都是我一个人做的!你不愿意帮我我不怪你,但你要不要把我当成个废物一样瞧不起啊?”
吴田田是那种平时被骂不还口,被骂不还手的性子,这般激动地反驳他还真是让萧陆淮意外,本来他也没打算过分地斥责他,毕竟被逼到无家可归在他的记忆中不算太多,可是看着这人鼻涕一把,眼泪一把,毫无形象放声大哭,萧陆淮长叹一口气,把杂物箱里的纸巾包丢给他,沉声安慰道:“我话说重了,抱歉。我也是不希望你因为网站的事搞得日子都过不下去。而且我不是不帮你,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帮。”
“你不要再说我了好不好?”吴田田继续哼唧。
“好,不说了。”萧陆淮艰难点头。
于是一场血雨腥风就这么变成了两个人头对头地商量应对危机的十二种有效对策。
吴田田说这次大概是由于前几天他披着马甲去其他小说网站的作者群询问《写手争霸》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提起了锦今现在的代写买断是如何如何不堪入目,恰好几个刚入圈不懂规矩的小作者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纷纷小窗他关于锦今的内幕。
也不知道是吴田田一时失算还是义愤填膺已久扣不遮言,五年前的那次锦今买断作者罢工事件又被搬到了桌面上,身为半个参与者,他激动地把当时的锦今主编骂得一文不值,谁知那个小新人竟然在事后截了图,吴田田的马甲和ip地址被秒速查了出来,于是就出现了今天这一幕。
“所以你怀疑是姚乙程找人做的?开什么玩笑!”姚乙程是锦今如今的编辑,和萧陆淮同时入圈的,按照那个家伙的尿性,就算有情绪也不至于做这种掉价的报复。
“你又知道了!你们之间五年没联系,谁知道他现在还是不是正人君子啊?笙笙!你不要把人想的太简单了!”
“我们不谈他到底变没变,你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
吴田田皱着眉细细思考起来,说实话,要真是锦今的那群人想整他,他这种要靠山没靠山,要能力没能力的根本无力还击,他拽拽萧陆淮的衣袖,诚挚地表示自己很弱小,战斗力最多-5 。
萧陆淮最后还是把人带回了家,不管吴甜甜的猜测里面有几分真几分假,当下他还不想和锦今的人联系,哪怕是最要好的朋友……曾经最要好的朋友……
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那时候祁笙刚送走过来给他消灭粮食的柳域,准备补个回笼觉,听到汽车刹车声的一瞬间砰地就从床上蹦起来了!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吧嗒吧嗒地奔去了阳台。
撞见的就是萧老师带着一个披着他的外套还没穿裤子还哭的不要不要的娇小男人进了公寓。
男人……没穿衣服……整夜未归……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祁笙不自在地缩回床上,其实对于萧老师是不是喜欢男人这件事他并不是很在意的,柳域也曾经说过喜欢他,可是那种喜欢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两个过于熟悉的朋友之间超出友情类似爱情的暧昧情绪,可是如果是萧老师……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吧?
第五章:五花八门
对面开门了,吴田田哼哼唧唧地进了门,萧老师看都没看他一眼也进了门,祁笙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猫眼,看来人家根本不是去忙工作了,而是见朋友了……看起来玩的挺开心的!衣服都没穿!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不满意哪一点,祁笙就是觉得自己这一腔报恩献身精神完全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关键是他那三分之一盆的河蟹!虽说这是家乡特产价钱不高,可是浪费粮食可耻啊!
祁笙闷哼哼地抱着被子翻来覆去,本来浓厚的睡意此时一丁点也酝酿不出来,直到日上三竿,对面房里面传了几声叮叮当当的炒菜声,祁笙终于躺不住了!对面在做菜!是萧老师?还是那个娘唧唧的暴露狂?
他小心地磨蹭到自家厨房,隔着两道玻璃窗,正好望到了隔壁的厨房,颀长的身影挡住了身后的阳光,只留下一个模糊不清的黑色轮廓,但是祁笙一眼就能确定这个轮廓是属于萧陆淮的,五年前那个人的身影就深深刻在了他那段并不美丽的少年记忆中,现在看来,这个记忆似乎已经占据了他的全部念想,有增无减。
祁笙抽了抽鼻子,划拉着面前的玻璃,一笔一划,甚是严谨地勾画出对面那人的剪影,最后一画停留在萧陆淮端着小奶锅的手臂上,刺眼的光线在他不算浓重却又个性十足的汗毛上打出了几个折射,显得瑰丽又野性。
这幅景象让祁笙看的有些痴了,他终于反应过来,其实在当年第一眼看到那个人站在他家门口,举着手机皱眉讲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剥夺了思考的能力,全部的视线都被同一个人占据的感觉原来是这样酸酸的,就像是身为餐厅的第一个客人,喝了一口免费赠送的柠檬茶,意料之外把整杯的酸甜清香都融入四肢百骸。
对面萧陆淮煮好了牛奶,浓郁的气息涂满了面前的玻璃,直到连最后一点模糊的轮廓都被遮挡干净。
吴田田换了一身他以前穿过的睡衣,也不客气,接过牛奶就把整个人陷入了软绵绵的单人沙发上,他以前留宿过这里,当时他以为萧陆淮是对他有意思的,后来才反应过来萧陆淮是有感情洁癖的,别人碰过的他不会碰,他这种生活作风一般,甚至时不时就出去约炮的想都不用想就被判了死刑。
既然知道了两个人没有过界的可能,两个人的相处反倒轻松了许多,这次报复暂且搁下,吴田田更关心的是之后的《写手争霸》能不能让脉脉蜕变成为一匹傲视网文圈的黑马!
萧陆淮这才想起来,【爬墙妹砸】的大纲他还没有指点过呢!
“怎么样?你和【爬墙】商量得怎么样了?”吴田田小口小口舔着杯子里加了糖的牛初乳,一晚上的担惊受怕在这时候总算有了点改善。
“我记得前几年【爬墙】的文风不是这样的吧?也是能写大剧的人物,可是现在的作品……实在是……难以恭维!”
吴田田干了手上的那杯牛奶,见怪不怪地反问道:“难道还能一辈子写古风小清新呐?那种赔钱文在脉脉卖不出去的!”
这话不假,年纪轻轻的少女们最喜欢整天幻想有一位邪魅冷酷却又温柔多金的年轻总裁在茫茫人海中驾驶者玛莎拉蒂对一个背书包舔冰淇淋的高中生一件钟情。
“可是那这种东西和那群人去比?不是扯淡么?”萧陆淮还是不敢苟同,就算时过境迁一切都和五年前不一样,但是有一点他能肯定,没人愿意出钱买一本少女意氵壬小说。
他翻出一直没有点开的大纲:故事发生在架空的年代,男主是皇子篡位是站错了阵营的副将,流放时认识了领兵起义的地方土着,为了重回朝堂他潜伏在土着里引来官兵绞杀,但过程中却爱上了性格豪放的土着公主。本想带着公主一起回朝廷,可是荒氵壬无度的新皇却一眼瞧上了这个性子烈如火般的姑娘,男主亲手把女人送进了后宫,女人不愿委身于这种男人暗中招兵买马意图弑君,而男主听闻后竟然开始帮助她谋划这一切……
故事到这里本应该是一段血雨腥风,可是作者笔锋一转,说好的宫廷戏在女主拿起剑刺向新皇的一瞬间活活变成了穿越剧,三个人一同穿越至现代,新皇和男主穿到了一对同性恋人身上,而女主……女主……成了绿茶小三(?)
吴田田兴致勃勃地嚼着曲奇,琢磨着胸怀着国仇家恨的两个人甜甜腻腻地开始搞基,心情简直不能更好,男主是酷炫狂霸的总裁(?)新皇是傲娇浅情的大学教授(?)女主是教授的学生(?)也是总裁的试用期助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