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娱乐圈之星途 黑猫睨睨(下)

娱乐圈之星途 黑猫睨睨(下)

时间: 2013-03-21 20:12:06

  ☆、《兄弟快跑》周年特辑

  这次选定的地点是一个医学院的实验楼,众人看见这个地点的时候有一半脸都白了,比如说安莫辰和齐晓暮,也有的跃跃欲试,一副探险的样子,比如说周培云和孙雪这位女汉子,也有人面无表情的,看不出什么影响,比如王泽凛,而北明达只是有点好奇,看不出什么害怕。至于对方的人,他们已经习惯了节目组层出不穷的折腾人的手段,这些对他们只是小儿科,悬崖上都敢让你走,还有什么是节目组想不出来的。
  程勇看见安莫辰和齐晓暮的脸色又奸笑起来,“辰宝,你是不是害怕?来来,往哥哥这儿来!”安莫辰嫌弃的挥手,躲开吧你,爷不需要!王泽凛悄悄问他,你害怕?安莫辰脸色又白了几分,有点不喜欢这个味道。王泽凛这一刻觉得自己雄性荷尔蒙暴涨,安慰的扶着安莫辰的肩膀,“我保护你!”安莫辰嘴角一抽,怎么感觉大魔王身后有条尾巴在摇?一定是天太黑了自己脑子有点短路,虽然这没有什么直接关系。
  众人被分散带走的时候,安莫辰感觉王泽凛在自己肩膀上捏了一下子,这让他稍微定了定心,在被带走的过程中安莫辰还对黑衣人大哥说:“把我带到一个正常点的地方啊,我胆子小!”黑衣人扮酷不说话,安莫辰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微微有点抖,这种昏暗的,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地方,会让他想起一些不想回想的事情。
  黑衣人也感觉到了安莫辰的变化,以为他真的很害怕,就把他带到了一个图片放映室,确实没什么恐怖的东西,只有一个放映机。这让摘下眼罩的安莫辰轻松了不少。
  当务之急,是怎么找到自己的队友呢?安莫辰走到门口看了看,忍不住对着摄像机抱怨,“Boss,能不能给我换一个人工拍摄的摄像机?一个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过,这种要求他也知道,导演不会同意的,他也就是说说话解解闷。安莫辰走出了放映室,光明正大的走在走廊里,这种地方,只要遇到一个人,哪怕是对手,对他来说也是好的。
  安莫辰听见隔壁的房间里有轻微翻找东西的声音,心下一喜,有人!他悄悄的走进去一看,里面是一个废弃的仓库,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里面不停的翻找,安莫辰轻声喊了声:“齐晓暮!”
  齐晓暮惊骇的回头,看见是安莫辰后立马惊喜的跑了过来,“真好啊,到哪儿你都能找到我!”安莫辰心想,我真的不是故意找你的,孩子你不要自作多情了……
  俩胆小鬼凑在一起,安莫辰想到他刚才不停的翻东西,就问他:“你刚才找什么呢?这儿能有什么东西?”
  “我想看看还有没有被丢下的衣服之类的,能把我的肩章盖住。”
  安莫辰嫌弃的拍了他一巴掌,“你还想像上次那样?算了吧,赶紧找队友吧。”
  齐晓暮高兴的搂住安莫辰的胳膊,“安小莫你会保护我吗?”
  安莫辰直接摇头,“不会!如果不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先把你肩章撕了。”齐晓暮苦脸,安莫辰一点都不心软的继续补刀,“别拖我后腿啊,要不然我先干掉你!”
  “你怎么不怀疑我是卧底?”齐晓暮好奇的问。
  对此安莫辰用□□裸的鄙视的目光上下看了齐晓暮一遍,然后不屑的摇头,“我宁愿相信王泽凛是卧底都不相信你,就你这智商,导演咸菜吃多了才会选你!”
  正在看着摄像机的万导……
  安莫辰和齐晓暮俩人走在走廊里,听到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安莫辰把齐晓暮拉到门后,用窗帘盖住自己,齐晓暮要起来关灯,安莫辰一把把他摁下,“你个傻瓜,你一关灯不就告诉别人我们在这儿吗?”齐晓暮后怕的赶紧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走进来的人是白队的冯辰辰,长得一脸乖巧,很容易给人好感。他进来之后满屋子里看了看,嘀咕,奇怪啊,明明看见齐晓暮了。显然,在任何人眼里齐晓暮都是最弱的。冯辰辰转了一圈后,走到安莫辰俩人藏身的门后,在门口看了看外面,这时候安莫辰突然用窗帘蒙住他的头,冯辰辰下意识的用手抓头上的窗帘,肩章自然的露了出来,齐晓暮看准机会就给撕了下来,撕完后俩人击了下掌,成功!
  冯辰辰听见导演喊出他已经被淘汰的消息,状似疯癫的抓着自己的头发,“我本来以为只有齐晓暮自己在的,啊啊啊啊……”
  齐晓暮晃了晃手里的徽章,让你看不起我!
  白队的队员差不多已经聚齐了,听到冯辰辰被淘汰也很惊讶,“他不是去追齐晓暮了吗?竟然会□□掉?齐晓暮有这么厉害吗?”另一个也一脸不解的样子,“谁知道啊,上次他不是存活到最后吗?”“那全是运气好不好?他们队里我们只需要提防大王,老周,还有辰宝三个人,剩下的一个女兵,一个大叔,还有齐晓暮这个拖油瓶,都好对付。你们说,他们里面谁是卧底?”“谁都有可能啊,我看谁都像!我比较在意的是我们队里谁是卧底?”几个队员的都冷笑着和其他人保持距离,程勇摆了摆手,“我看这样吧,既然我们谁都不相信谁,还是分开行动吧,遇到对方要先把对方的人干掉,最后再解决卧底的问题。”几个人都同意,各自分开。
  齐晓暮一个劲儿的念叨,“这个实验楼好可怕,我听我一个学医的朋友说这里有尸体的,被福尔马林都泡的发蓝了,他们需要解剖什么器官就用钩子把那个器官勾起来……”
  安莫辰打断他,你不恶心吗!?
  齐晓暮茫然的摇头,“我也是听说的,还有啊,有一个教授有夜游症,他每天晚上做梦都吃花生米,但是第二天就会发现解剖台上的尸体脚趾头少了一个,后来那个教授因为受不了自己吃了尸体的事实,跳楼自杀了,他的魂魄就游荡在这座实验楼上!”
  安莫辰都想吐了,以后还能不能吃花生米了?
  齐晓暮话痨模式全开,不顾安莫辰的脸色接着说:“有一个女生,她半夜上厕所的时候发现一个不认识的保洁阿姨在擦地,她好奇起来,就问阿姨你怎么半夜擦地啊?那个阿姨抬起头来,全是眼白的眼睛看着她,说你的头发真好啊,这个女生才发现,阿姨手里拿的墩布是一个女尸,擦地的布是女尸的头发。”
  安莫辰虽然脸色不好看,但还是忍不住的吐槽,“那女生眼神得多不好啊,说那么多话才看见阿姨手里的尸体!”
  齐晓暮还想说什么,就感觉到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他下意识的回头,就见一个骷髅头正对着自己的脸,安莫辰看到齐晓暮回头他也跟着回了头,看到了同样的情况,俩人深吸一口气拔腿就跑,边跑边喊:“救命啊!!!”
  北明达举着骷髅头在后面追,“你们别跑啊,这是个假的,只是个怪异的纸篓而已,等等我啊,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们的!”
  前面安莫辰和齐晓暮在跑,中间北明达在追,后面王泽凛和周培云在追,这个时候,导演传来孙雪被淘汰的消息,安莫辰和齐晓暮对视一眼,也不跑了,“我好像听见大叔的声音了。”安莫辰边回望边说。齐晓暮也点头,“我好像也听见了,要不我们回去看看?”安莫辰想了想,同意了他的提议,俩人又慢慢地走了回去。没走几步,就听见北明达淘汰的消息,两人拐过弯一看,王泽凛手里抓着北明达大叔的徽章,正一脸懊悔,而北明达完全傻眼了,周培云气急败坏的说:“你怎么撕队友的徽章?”王泽凛抱歉地说:“我见他追他们两个,还以为他是卧底……”
  周培云扶额,北明达因为一个恶作剧,成功被队友冤死!
  黑骑士队总算成功会合,四个人还沉浸在北明达被冤死的乌龙里,一时大眼瞪小眼,谁也说不出话。王泽凛率先缓过神来,“要不我们分开行动,在找卧底之前,先把白队淘汰掉。”其他三人一听,都没有意见,齐晓暮举手,“我能不能和安小莫一组?我还有好几个鬼故事没讲完呢!”安莫辰一听这个拉着王泽凛就跑,开什么玩笑,那么恶心的鬼故事他才不要听。
  两拨人分开,安莫辰下意识的问王泽凛,我们怎么办?王泽凛猛地回头,就见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走廊一闪而过,说了声追就跑了出去,安莫辰赶紧在后面追上,蔡魏彬看见追上来的两个人边跑边喊,“大王,我可是你的粉丝,放我一马好不好?”王泽凛冷酷地说:“不好!”追谁谁说是他的粉丝,这还能不能玩儿了。
  他侧身就堵住了楼梯口,蔡魏彬没办法,只能接着往前跑再寻找突破口,安莫辰蹬上窗台直接跳到蔡魏彬的背后,把堵在俩人中间的蔡魏彬吓了一跳,“你们两个对付一个,太不公平了!”安莫辰呲牙,“玩游戏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两个人很轻松的把蔡魏彬搞定!
作者有话要说:  给自己加油!

  ☆、狗血的结局

  周培云那儿也解决了一个,接下来齐晓暮被白队的人解决掉,到现在为止,黑骑士队就剩下安莫辰、王泽凛、周培云三个人,安莫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咬着牙说:“我就说周培云是卧底,你们都不信,他肯定把齐晓暮那个傻子带走偷偷解决了!”
  王泽凛拍拍他的胳膊,“别担心,我们先把白队解决了,再去找周培云!”
  于是两人又开始寻找白队剩下的三个人,这个时候又听到一声白队人淘汰的提示,安莫辰正惊讶,就听王泽凛说:“他们窝里反了,谁都不相信谁。”安莫辰了然的哦了一声,“我们赶紧找剩下的两个。”
  在找的过程中周培云又遇见了他们两个,不过这次他没有凑过来,而是远远的躲开了,安莫辰一看,更加认定了周培云是卧底的事实,不是卧底干嘛躲着我们?
  程勇和方旭在后面悄悄凑近安莫辰,剩下的三个人里只有安莫辰看起来好对付一些,因为他看起来骨骼纤细,没什么力气。卧底已经被他们找了出来,剩下他和方旭,先偷袭一个,应该没有问题。而安莫辰还沉浸在周培云把齐晓暮淘汰掉的主观意识里。
  程勇突然冲上来从后面抱住安莫辰,轻松的从后面抱起来就跑了两步,安莫辰惊呼,回头一看,竟然是程勇,然后他两条胳膊使劲往外撑,程勇一时没用上劲,安莫辰得空双脚落地后一个利落的过肩摔,不过他没有真摔,只是把人从后背甩到身前,那边王泽凛已经和方旭缠上了。
  “辰宝,你怎么力气这么大?我一百六十多斤呢,你怎么能把我甩过来?”
  安莫辰笑嘻嘻地说:“一百八的牛腿我都能轻松扛起来,你就是小意思!”俩人也动起了手。在王泽凛扯下方旭袖章的时候安莫辰也成功把程勇摁在地上,然后坏笑,“拜拜了!”
  剩下的三个人中还有一个卧底,不把卧底解决掉就分不出胜负。安莫辰喊:“周培云,你快出来,我们决斗吧!”
  周培云其实一直都在附近,安莫辰和王泽凛两个人他一直分不出来哪个是卧底,刚才和白队的比赛俩人显然也没有放水,难道卧底是被淘汰的三个人中的一个?想想也不可能啊,导演不是还没喊哪个队赢吗?卧底还在他们两个中间。
  周培云站在一个比较安全的距离上,“安莫辰,你们俩中到底谁是卧底?”
  安莫辰嘲笑他,“你别演了,你就是卧底!”周培云无语,“如果你不是卧底那大王就是,你俩一直在一起都没有感觉吗?”
  俩人同时摇头,表示没有。
  周培云气笑了,“安莫辰咱俩决斗,大王不能插手,也不能私下报复我!”
  王泽凛退后几步,示意自己绝不插手,安莫辰捏了捏拳头,“我早就想揍你了一直没有机会,哈哈哈哈”嚣张的不得了!
  两人试探着动上了手,安莫辰动作十分灵活,特别是腿,绕的周培云抓不住他不说,还得提防着自己的肩章被他突然摘了去,。
  安莫辰坏笑,“老周我发现你真的老了,老胳膊老腿了,动作好慢,如果你去踢足球绝对是队里的黑洞!”周培云正想反驳的时候安莫辰猛地冲上去一把抓住周培云的肩章,嗤啦一声,没有一丝犹豫的扯了下来,扯完之后哈哈笑了起来,“终于被我抓到了你个叛……”肩章底下的布条竟然是黑色的……安莫辰惊讶的脸色毫不掩饰,周培云也知道安莫辰是被骗了,立马提醒让他:小心!
  这时候又听到嗤啦一声响,王泽凛轻轻的扯下安莫辰的肩章,笑着说:“对不起宝儿,卧底是我。”
  周培云气得抱头跳,“雪竹哥说你是傻狍子一点都没错!你个笨蛋!!”
  安莫辰还在被王泽凛背叛的打击中回不来神,他怀疑过所有人就是没怀疑过王泽凛,他稍带质疑的语气问:“我当时问你是不是卧底你怎么说不是?”
  “你问我的时候我没说不是啊。”
  安莫辰指着王泽凛的鼻子,一副我很生气我很受伤的样子,“你明明摇头了!”
  王泽凛一脸无辜,“我摇头的意思是导演不让说。”
  安莫辰默默的捂住自己的脸蹲在地上,这时候王泽凛也觉得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他本来也想逗逗他,没想到安莫辰的反应出乎意料的激动,他也蹲下来揽住安莫辰的肩膀,柔声说:“我本来想逗你玩的,要不你把我的撕下来?”
  安莫辰摇摇头,他们俩还没在一起的时候,他一直回避就是因为不太敢相信王泽凛真的会对他动情,这个人演技太好了,他怕被骗。听见王泽凛这么一说他也意识到这只是个游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于是收拾心情站起来,扯起嘴角,“没关系了,游戏而已嘛。”王泽凛见他表面看起来没什么,就怕他又像那次粉丝开战那样,把什么都埋在心里,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把自己的肩章扯下来,问导演:“自杀算不算?”刚想公布结果的万导一口气噎在了嗓子里,呛得直咳嗽,你俩这样有没有意思?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知道收敛两个字怎么写不?不过王泽凛撕下来是在结果公布之前,他也只能咬牙说:这次平局!
  安莫辰哭笑不得,说他不必这样,只是游戏而已,干嘛搞得这么严肃,王泽凛对着镜头来了句:“生死相随!”
  安莫辰红了脸,周培云躺在地上不想动,这叫什么事儿!
  拍完了这个节目之后,俩人各自回来自己的剧组,两周后,这张特辑被提前放映出来,时间已经七月初了,正好安逸飞百天,安莫辰本来就是男二,他的戏份基本已经拍完了,就辞别了剧组回了家。王泽凛也请了假,大有安莫辰去哪儿他追到哪儿的架势。
  回到家后,已经三个多月的安逸飞整个人肥了一圈,安莫辰一进家门就看见沙发上躺着一个穿着秋衣秋裤,露着小丁丁的胖娃娃,正拿着个摇铃来回晃,安莫辰突然感觉心猛地被戳了一下子,扔了行李就跑过去伸出手指头到处戳一遍,一边戳一边感慨,真肥啊!胳膊都是四节的!小手就像直接安上的,连手腕都看不见!
  安莫辰小心的凑上去亲了亲,软软的还一身的奶味。安妈妈拿着奶瓶从厨房里出来,动作熟练的给小逸飞喂奶,安莫辰在一旁看着感觉特别惊奇,小家伙的肚子明显的能看出来一点一点变大。安妈妈见他的样子忍不住撮了撮儿子的脸,“看傻了,你小时候也这个样子!”安莫辰明显不相信,怎么可能?他这么胖,肉丸子一样他俩哪儿像?这小子明显随他大哥,看这小身板壮的!
  “最近拍戏怎么样?”
  安莫辰学着安妈妈的样子把小逸飞放在自己的腿上,“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怎么你看着他,我大嫂呢?”
  安妈妈起身,走到一个柜台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檀木盒子,“你大嫂去做产后训练了,她的产假只有半年。”安妈妈打开檀木盒子,里面一串同色的珠子,安莫辰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妈妈拿出珠子戴在自己的手上,安妈妈解释道:“我前两天做了一个噩梦,这几天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就去庙里给你求了一串佛珠,你得好好带着,不能摘下来,知道吗?”
  安莫辰不耐的打哈哈,“你太迷信了吧?做个梦而已,这有这么灵验吗?”
  安妈妈生气的打断他,“妈妈很认真的,你给我好好戴着,敢摘了有你好看!”
  安莫辰只能恩恩恩的答应,保证不摘行了吧?刘阿姨做好了晚饭,安莫北和许颖这时候也回来了,安爸爸回来的晚,一般都是晚饭后,几个人围在一起吃饭,安妈妈突然问:“莫辰是不是先把婚事订了?”
  安莫辰听了这句话一口就噎住了,等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才开口,“太早了吧,我才23,过几年再说吧!”安妈妈瞪了他一眼,“你23泽凛都29了,感情稳定不在乎年龄,早点定了妈妈也安心。”这时候安莫北竟然也没有反对,显然也是同意的,许颖更是不吱声,显然,安妈妈曾经提过这件事情。这时候安莫辰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又是佛珠又是订婚的,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安妈妈见他忐忑的表情笑了起来,“想什么呢?我们都觉得你遇到一个真心待你的不容易,我怕哪天泽凛跑了你都没地方哭去!”
  安莫辰这才缓过劲来,嫌弃地说:“王泽凛脾气又差人又老,我要他就不错了他还能跑哪儿去,你们别一惊一炸的吓唬我!”
  安妈妈也笑,只有安莫北稍微皱了皱眉,有点担心的样子。
  饭后安莫辰给王泽凛打电话,正在通话中,安莫辰皱眉,这么晚了和谁打电话?难道在洗澡?
  电视上《兄弟快跑》周年特辑正在热播,安莫辰登上微博,果然,粉丝都炸开了窝,都在呼唤安莫辰。
  “辰宝,大王背叛你的那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辰宝你一直就没怀疑过大王吗?”
  “大王好帅,生死相随什么的,戳中我的心肺!”
  “可怜的周周,被好朋友冤死了!”
  “齐齐的鬼故事好听吗?辰宝说说感受!”
  ……
  安莫辰笑了起来,粉丝们也挺有意思的,不管是什么,总有一点能戳中他们的萌点。
  隔壁房间的安莫北挂断了电话,拿起外套就悄悄的出了门,看了眼安莫辰紧闭的房门,他叹了口气,然后下了楼。
  安莫辰正站在窗边,看见安莫北的车出去笑了起来,站在窗前和二哥挥手,“是不是闵航哥回来了?”安莫北无奈还是被他发现了,冲他扬了下手就走了。这时候王泽凛打来电话,接听之后安莫辰问他晚饭怎么解决的,毫无意外又是外卖,两个人聊了一会儿,王泽凛说自己累了,就提前挂了电话,安莫辰看着手机,面无表情的站在窗边,从脸上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只是身影显得有些落寞。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好 (☆_☆)

  ☆、被盯上的安莫辰

  安莫北来到王泽凛的家,见他拿着手机,就问和莫辰打电话了?王泽凛点头,“他好像没什么反应,到底什么事,怎么还让你大半夜的跑到我家来?”
  安莫北在冰箱里给自己拿了瓶啤酒,顺便给王泽凛递了一瓶,指望着王泽凛能招待他天上都能下红雨。“你记得前段时间有人爆出莫辰的资料吗?”
  “查出是谁了?”
  “有一件事我们一直都没对别人提起过,你知道莫辰为什么出国吗?”
  王泽凛摇头,“不是出去上学吗?”
  安莫北叹了口气,“其实当时出国不是莫辰自己想去的,是我们一家人怕他在国内出事才把他送走的。”
  王泽凛握着啤酒罐的手紧了紧,“什么意思?”
  安莫北又喝了口酒,缓缓地吐了口气,这才接着说:“红星军医院你知道吧?他们的院长叫王浩初,跟我们家是世交,他有个比我大一岁的儿子,叫王圣轩,从小就喜欢莫辰,当时我们都小,只觉得只是对小孩子的喜欢,而莫辰也对这个大自己七岁的哥哥很有好感,每天总是小轩哥哥小轩哥哥的叫,大人们都忙,看着俩人总在一起玩也就这么放任下去,可是在莫辰十二岁那年,还是出事了。”
  安莫北说到这里就听一声让后槽牙反酸的咯吱声,王泽凛手里的酒罐变了形,眼睛也有点发蓝,他见安莫北看着他不说话,就催促道:“接着说啊!”
  安莫北只能继续:“那天莫辰和他出去玩,晚上的时候只有王圣轩自己回来了,他说莫辰被人抢走了,让他回来报信,说到时候就联系他们,不能报警。当时我们都相信了,因为外公和爸爸的关系,遇到绑架也是有可能的,我们全家都在等绑匪要钱的消息,可是等了三天之后却没人联系我们。就当我们想要报警的时候,王圣轩又来了,他带着莫辰的衣服,说是绑匪放到他家门口的,王叔叔也作证,衣服是他上班前发现的,这样两家人都犯了愁,王叔叔也很自责,毕竟莫辰是跟着他儿子出去弄丢的。后来家里还是报了警,警察查遍了都没有发现绑匪的蛛丝马迹,我和我哥毕竟和王圣轩接触的多一些,想晚上去偷偷问问他,多了解一些情况。可是当我们去找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偷偷摸摸的往医院的方向跑,我们兄弟俩觉得不对劲,就在后面跟了上去。到了医院一个废弃的手术室,我们竟然在里面发现了莫辰!”
  安莫北润了润嗓子,“当时我们兄弟俩都快气疯了,莫辰穿着洋娃娃一样的裙子,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脸色苍白的不像话,我哥狠狠的把王圣轩揍了一顿,如果不是最后我拉着,我大哥没准都要打死他。我们带莫辰走的时候他还搂着莫辰不撒手,说莫辰是他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抢,你不知道,他那种狰狞的脸色,疯狂的喊叫,都已经是病态的,不正常的,后来他也被家里人送去了精神病院,可是检查之后医生说很正常,而且还是个医学鬼才,除了对莫辰的近乎疯狂的执着,别的一点毛病都没有。出了这件事之后,我们两家的关系就不如从前了,我家虽然没有追究王家的责任,可对这件事还是很不满的,后来我家人怕莫辰再出事,就把他送到了国外,而王圣轩也被送到国外学医,这两年莫辰回来了,开始拍戏,他又得到了莫辰的消息,从国外追了回来,没想到十一年了,他还是这么疯狂。前几天王叔叔还给我爸妈提了这事儿,说王圣轩死心眼,一心的想着莫辰,要么就让他们订婚,偿了他的心愿,要么就让莫辰订婚,让他儿子彻底死心。”
  王泽凛的情绪已经全部收敛了起来,他很冷静的问:“宝儿很讨厌别人说他长得好看,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对,还有他耳朵上的耳钉,我爸爸这么严肃的人,能让他在耳朵上带个耳钉本身就很奇怪,就是因为那里面有定位装置,我们都怕他再出意外。”
  王泽凛沉默了一会儿,问:“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妈吃饭的时候提过让莫辰和你先订婚。”王泽凛有点期待的问:“他怎么说?”“说太早了,还没考虑过。”王泽凛哦了一声,“我们订婚就能把这件事解决吗?”安莫北从包里掏出一个纸袋,递过去,王泽凛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深深的皱起了眉头。里面是一个公寓,里面全是安莫辰的照片,墙上、地板上、各种摆饰上、抱枕上、沙发上、卧室里、哪怕是厨房和卫生间,都是安莫辰的照片,李军卓的、沈乐橙的、宇君飞的、王子的、倾城的,甚至有还没上映的方小斌,还有好多的私家照,安莫辰在剧组的,安莫辰化妆的,安莫辰和别人聊天的,安莫辰正拍戏的,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迷恋到什么程度才会把自己的家布置成这个样子?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或者爱了,这就是一种病!这人疯了不成!
  安莫北见他了解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得不又叹了口气,重重的靠在沙发上,“王叔叔曾经救过我外公的命,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想对王圣轩出手,这也是让我们为难的地方。”
  王泽凛把照片收起来,“即使我和宝儿结了婚,他也不会死心的,这是病,是病就得治!”
  安莫北收回他手里的照片,警告的瞪了他一眼,“总之这件事情我们安家不好出面,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还有啊,别乱来!”
  王泽凛回房飞快的装了几件衣服,对正疑惑的安莫北说:“走吗?去你家!”安莫北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没脸的,“你大晚上去我家干嘛?”“不放心,所以我得天天守着!”安莫北呸了一声,要不要脸!
  王泽凛到了安家的时候安莫辰已经睡着了,王泽凛也没客气,直接进了在家睡觉从不锁门的安莫辰房间,昏暗中安莫辰睡得正香,感觉到有人摸自己的脸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王泽凛从外面躺下,顺手拥住眼前的人,嗅着安莫辰身上熟悉的味道,暗想如果自己得不到这个人,会不会也变得疯狂起来?真讨厌啊,这种不能自控的感觉,不过最讨厌的是有人想跟他抢!
  安莫辰感觉身后有人,闭着眼在王泽凛身上摸了几把,摸完了还嘟囔,“怎么感觉大魔王在这儿?一定是我在做梦……”说完了翻了个身直接钻进王泽凛坏里,接着嘟囔,“大魔王……”
  王泽凛没有叫醒他,拥着这个能让自己安心的人阖上了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安莫北说的那些话后,他就特别想见安莫辰,只有像现在这样抱着他,才能让自己安心。
  早上醒来的时候安莫辰是被压醒的,睁开眼一看王泽凛光着上身占了自己大半张床不说,还半个身子压在自己身上,安莫辰揉了揉眼前,伸手捏了捏眼前的俊脸,这一次他还感觉自己在做梦,王泽凛什么时候爬上了他的床?他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人胆子也太大了的,在他家里都敢这样!王泽凛搂住安莫辰又往里挤了挤,“再睡会儿吧,天还没亮。”
  安莫辰推他,“你怎么在这儿?什么时候来的?”王泽凛压住两只打扰他睡觉的手,威胁道:“你不想睡觉是不是想干点别的?”安莫辰感觉到顶着自己小腹的东西,立马放弃了挣扎,在自己家里干点别的,我还没活够!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