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捧着冰块当媳妇番外 一世华裳

捧着冰块当媳妇番外 一世华裳

时间: 2013-03-18 14:15:32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2-02-22/1869.html


57、番外二 死要面子的代价 ...


  
  要说希尔和他弟弟的互掐问题,要追溯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方是从来都不知道消停为何物,有仇必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脾气,而另一个则是死要面子什么都喜欢硬挺着,打定主意一定要捍卫自己身为哥哥的尊严。
  
  这二人要是碰在一起,互掐便是必然的结果。
  
  不过有一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故事的导火线还要追溯到宋清去做手术的前几天,那时宋清刚好和他家小攻的误会解除,按照正常来说就应该皆大欢喜从此过上美满幸福的日子了,可是偏偏宋清隐瞒了他脑袋里有游艇碎片这么重要的一件事而被希尔一怒之下拎回了英国安排手术,接着又将整件事情通知他家弟弟的小攻克里斯特,其中文名字叫向哲夜,向哲夜接了通知二话不说就开车跑车直接撞坏了莱里家的两扇门,直奔宋清的卧室。
  
  故事自此拉开帷幕,按照常理来看一对即将面对生离死别的恋人见面后会做些什么呢?咳,那当然是翻云覆雨了,而偏偏宋清在之前为了找他哥哥的麻烦在卧室装了一个所谓的专用传呼机,卧室的床上有一个按钮,按下后他的声音可以传到莱里家的任何角落。
  
  而当然了,他们那啥的时候按钮没有关上,而更加当然了,希尔在吃过早饭后就一直雷打不动的看报纸,连公司都没有去,因为耳边全是他家弟弟的**声,他要留下来好心提醒一下他家弟弟这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才行,只不过要等到里面的激战结束才可以,于是宋清和他家小攻结束战斗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温存之际,卧室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澈,”希尔的声音依然如往常般充满冷漠,不过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的心情简直好到了极点,“你所谓的专用传呼机没有关。”
  
  “……!!”被自家大哥听了完整版现场版的活春/宫,宋清的愤怒可想而知,不过当时他的手术将近,短时间内没有办法算账,手术后又陷入了昏迷,再醒来已是一年后了。
  
  他自然是不知道这一年来他家哥哥身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他只知道自己一年前的账还没有收回来就是了,于是他就携着他家小攻满脸算计的飞回了英国,并且设计了一套完美的方案成功让他家哥哥中招了。(咳,我插播一下,以上全是炸毛那篇的事,没看过炸毛的亲们看到这里也就大概明白前因后果了,我飞走)
  
  而希尔并不知道他回来时喝的那一杯看似平平的酒大有文章,直到两个小时后他走进卧室准备睡觉而酒劲发作他才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中招了,不过此刻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卓炎就跟在他家老婆身后,此刻见他忽然踉跄了一下便急忙奔过去扶他,担心的看着他,问道,“怎么了,不舒服?”
  
  希尔心念点转,知道他家弟弟不可能给他下完套就这么便宜的放过他,这个卧室里恐怕早就被他按下了不知多少窃听器或者摄像机,想到这他便一把将卓炎拉下,小声道,“扶我去浴室。”
  
  他此刻的声音已经蒙了一层淡淡的沙哑,呼出的气息也带着少许灼热,卓炎愣了一下瞬间便明白了前因后果,不过他当然不懂得见好就收,而是低头坏笑的凑近他的耳朵,问道,“任我随意,嗯?”
  
  希尔冷眼看着他,卓炎打定主意今晚要占够便宜,淡定的满脸奸笑的和他对视。
  
  想到自家弟弟可能就在听着或看着这里的情况,他那尊贵无比的面子顿时开始发作,低声道,“好。”
  
  卓炎只觉得一阵气血上涌,二话不说立刻扶他进了浴室,怀里的人的身体此刻柔的几乎要化成水了,喷在耳边的气息也越发灼热,还带着轻微的喘息声,卓炎的呼吸立刻就重了一分。
  
  “你去看看……这里有没有……”希尔靠在浴室的门上,伸手制止他要为他脱衣服的手,喘息的问道。
  
  卓炎在他额头轻轻吻了一下,转身放好水便开始仔细的查看,他在情报这一行做久了对这些东西了如指掌,看了一圈便知道没有问题,他暗中庆幸,心想如果有问题他家老婆一定宁愿硬挺着也绝对不会让他动他分毫的。
  
  “没有问题。”卓炎走回来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
  
  希尔便淡淡的“嗯”了一声,没有再制止他的动作。
  
  那个声音里清冷中带着少许沙哑,**至极,卓炎的睦子瞬间就沉了下去,伸手捏起他的下巴凶狠的吻了过去,舌头伸进去激烈的与他纠缠,双手快速的开始解他的衬衣扣子,等到全部解开便顺着他的下巴慢慢向下吻去,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
  
  希尔忍不住喘息了一下,卓炎已经在解他的皮带扣了,并且快速将手探了进去。
  
  “已经全硬了呢……”卓炎坏笑的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调笑道,自己的声音也带了沙哑。2012年4月6日感谢派派会员 -空白- 补齐3番外
  
  希尔轻微的皱了一下眉,不想听他的胡言乱语,卓炎也不在意,迅速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了拥着他就进了浴池。
  
  卓炎将他抵在浴池边上细细的吻,修长的手指顺着他的脊背慢慢向下滑去,试探的伸进一根手指。
  
  希尔喉咙里忍不住哼了一声,卓炎急忙安抚的吻他,沙哑道,“一会儿就好了……”接着伸进第二根,细心的开拓。
  
  希尔闭着眼,只觉得酒劲越来越强,体内甚至都要烧了起来,恨不得立刻找一个发泄口,他喘息了一下,沙哑道,“卓炎……”
  
  “现在不行……”卓炎细细的吻他,抽出手指拥着他转了一个圈,让他的背靠在自己胸前,咬着他的耳垂低声蛊惑道,“乖,自己坐上来。”
  
  希尔心底一颤,侧过头没有说话。
  
  卓炎的手指慢慢伸到他的腰下,对着那个早已精神的物体轻轻的柔了几下,满意地听到一阵控制不住的**,他放开手指继续道,“宝贝,自己坐上来,我想要你……”
  
  希尔忍不住咬了一下嘴唇,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移动自己的身体,有些笨拙的慢慢沉下了自己的身体,卓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胸腔忽然涌上巨大浪潮,让他激动得连手指都在轻微的发抖,他深邃的睦子更加沉了一分。
  
  “我爱你,希尔……”卓炎喃喃道,转过他的头激烈的吻过去,腰间开始缓慢动了起来,手也伸到他的腰下慢慢安抚。
  
  希尔只觉得一阵阵灭顶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大脑,让他猛然抓住了卓炎的胳膊,接着身体一阵痉挛。
  
  卓炎安慰的吻了吻他,继续动作,不久后也冲上了巅峰。
  
  二人在浴室里荒唐了一阵,直到希尔内体的酒劲彻底过去才作罢,卓炎原本以为他家老婆一定会晕过去的,谁知道一直到最后他都还保持着清醒。
  
  他挑了一下眉,看着他家老婆艰难的走出浴室穿上睡袍,忍不住问道,“你还有力气走出去?”
  
  希尔淡定的看了他一眼,不理他继续向外走去,他的后背挺得笔直,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可是如果细看的话你就会发现他的双腿正在轻微的发抖,明显有些站不住。
  
  卓炎顿时满脸无奈,心想一定又是为了你那高贵面子和气你家弟弟,他不禁笑出声,这个人幼稚起来怎么这么可爱?
  
  他也慢慢起身向外走,这时他家老婆已经移动到床上去了,他便也翻身上床拥着他。
  
  “明天早点叫我起来。”卓炎刚刚将自家老婆拥在怀里就听到他小声的命令。
  
  他一愣,问道,“做什么?”照他老婆这种身体状况明天能起来才怪。
  
  希尔的声音已经蒙了一层睡意,但还是坚决地道,“我要去散步。”
  
  “……”卓炎挑眉,“为了让澈知道你一点事也没有?”
  
  希尔点头,“嗯。”
  
  “……”得,他彻底无语。
  
  卓炎原本想第二天让他家老婆再多睡一会儿才叫他的,谁知道太阳刚刚出来一点他家老婆就醒了,不仅醒了还强迫自己穿上衣服面无表情的出去散步,他无奈,只能跟在身后。
  
  不过他们的猜测果然是对的,等到他们从花园散步回来澈已经在院内架起了一个大屏幕,还召集了莱里家的人全部过去一起观看。
  
  卓炎明知故问道,“你在干什么?”
  
  宋清湛蓝的睦子暧/昧的在他们之间转了转,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结果是确定的,除了一个开头进浴室以及末尾出浴室的画面外他什么也没有拍到,希尔满意的看着自家弟弟僵住的脸,这才向室内走去,吩咐佣人去准备早点,末了加上一句,“不用给澈准备了。”
  
  卓炎也没有理会一脸崩溃装的宋清,而是急忙跟在老婆身后,他家老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与平时没什么区别,可是只有他知道他家老婆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游离状态,什么叫游离的最高境界?这就叫。
  
  希尔坐在餐桌上硬挺了一个早晨宋清依然没有进门,卓炎去外面看了看,慢慢走回来说道,“澈估计被向哲夜拉出去吃早点了,他们吃完饭会直接去伯哈顿,毕竟澈还没去过。”
  
  希尔游离状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
  
  卓炎笑道,“我昨天问向哲夜,他这么告诉我的,而且我猜他一早就知道澈今天的事所以提前打好招呼带澈过去避难,谁知道澈的计划又泡汤了,不过按照澈的脾气他吃了亏自然短时间内也是不愿意回来的。”
  
  希尔这才放心地站起身,飘上楼去睡觉,卓炎急忙跟上,说道,“好好睡一觉,今天上午就别去公司了。”
  
  希尔脚步一顿,迟疑了一下。
  
  卓炎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迟疑,便说道,“你放心好了,他们绝对不会知道你没去公司的,澈根本就不管公司的事,而且他今天也没心情管,再说了,就算知道你也可以说临时有事嘛。”
  
  希尔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这才放心的走进卧室,换上睡衣趴在床上指指自己地腰,说道,“揉揉,”顿了顿,问道,“我让你把那些工具给澈送过去你送了没?”
  
  卓炎一边给他按摩一边无奈的道,“我这就送,你睡吧,等你睡醒了那些东西早就送过去了。”
  
  希尔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2012年4月6日感谢派派会员 -空白- 补齐3番外再也抵挡不住强烈的睡意,沉沉的睡着了。
  
  于是这天在伯哈顿的大宅内,躺在向哲夜卧室的床上同样正处于补眠状的宋清,转醒时就见佣人搬着一个大箱子上来,恭敬的对他说是从莱里家运过来的。
  
  宋清一惊,立刻跳起,心道难不成他家那个合金大哥把他赶出来了,可当他走过去定眼一看时就彻底傻眼了,接着瞬间就眯起了眼,他这个人一向是什么出格喜欢干什么,而眼前的这堆东西正好勾起了他的兴趣,他挥手让佣人离去,看着闻讯赶来的向哲夜,满脸奸笑的走了过去,甜甜的道,“哲夜~~”
  
  向哲夜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半小时后他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低头凑到宋清的耳边,低声笑道,“你若能每天都这么主动我会很高兴的。”
  
  宋清将脸深深的埋进枕头里,露出的肩膀上全都是被**的痕迹,他气得大叫道,“那个该死的大哥绝对是故意的啊啊啊啊,我跟他没完啊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JJ又抽了,怎么都传不上来……我晕……


58

58、番外三 结婚照与上下问题 ...


  
  黑羽的事务刚刚告一段落,单杰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来让卓炎回X市处理前段时间留下的烂摊子,卓炎想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狐狸老爹醒了这么长时间也应该过去看看了,何况自家老婆也还没有正式和他见过面,而且老婆的公司这段时间也已经过了忙碌的阶段,也应该让他出去放松一下,好好玩玩了。
  
  打定主意后,这天晚上卓炎抱着自家老婆开始劝,“怎么样,和我一起回X市吧,反正你公司的事也已经忙得差不多了,和我回去吧,而且我父亲醒了,我们去看看他吧?”
  
  希尔对于这种人情世故一向是不懂的,何况X市绝对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印象,便翻了个身,淡漠的道,“不去。”
  
  卓炎对自家老婆的性格了如指掌,如果放在平时他也就想方设法的继续劝说下去了,不过眼前恰好有一个更快捷更好用的办法,他笑着说,“那好,全部听你的,你说不去就不去。”
  
  希尔被那句“全部听你的”弄得心情大好,淡淡嗯了一声准备睡觉。
  
  卓炎便在他嘴唇轻轻啄了一下,然后乖乖的抱着老婆也闭上眼,等到他老婆的呼吸变得绵长而均匀时才慢慢动了一下胳膊,摸出自己的手机开始翻,给前段时间因为不满向哲夜的虐待而回莱里家的宋清发了一条彩信。
  
  几秒钟后宋清的短信立刻就过来了,上面写道:该死的,你想要干什么?!有话直说!
  
  卓炎的诡计得逞,顿时笑得两眼弯弯,那条彩信发的照片是他当初以宋清的保镖的身份暗中保护他、初次回到中国时拍的。那时宋清刚刚以新的身份和向哲夜发生了关系,一个人从酒店出来到了自己的墓碑前靠着自己的墓碑安静的坐着,他那时脖子上面全都是向哲夜留下的痕迹,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很脆弱,仿佛一捏就碎,但是就在那死一般的沉寂下,他整个人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尖锐,带着一层危险的**。
  
  宋清和卓炎心里都很清楚,如果这张照片让向哲夜看到,那么宋清在未来的几天内一定又会下不了床的。而宋清心里也明白卓炎把照片发给他绝对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找自己的有事。
  
  卓炎笑眯眯的回了几句话,过了一会儿那边立刻道:行,成交。
  
  于是第二天早晨的餐桌上,宋清看着自家合金的大哥,淡淡的来了句,“哥,听说你们早就结婚了啊,你见过公婆了吗?连我这个没结婚的前段时间都已经见过了呢,你呢?”
  
  希尔握餐具的手微微一顿,继续面瘫,没有说话。
  
  卓炎低着头无比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早餐,一副乖宝宝的样子闷头吃饭,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直看得宋清一阵鄙夷。
  
  饭后卓炎在宋清的面前郑重其事的删了那张照片,然后就回到卧室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飞回X市,他家老婆早已看完了报纸,此刻就站在他的身后,沉默了片刻道,“我也和你回去吧。”
  
  卓炎高兴的简直想要捶床,忍不住凑过去拥着他一通热吻,他家老婆面上看上去虽然很冷,可是嘴唇却异常的柔软,吻起来很舒服,有种甜腻的感觉,让他非常喜欢。
  
  二人**了一阵便开始收拾东西下楼,直升机此刻已经等在庭院,瑞斯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拉了拉卓炎的衣袖,“哥,你这是要去X市啊?”
  
  “是啊,你昨天不就已经知道了吗?”卓炎回答道,忍不住眯了眯眼,这句话瑞斯已经问了三遍了,绝对的有问题,卓炎笑眯眯的道,“怎么,要一起去吗?”
  
  瑞斯一惊,立刻向后飘了三步远,猛摇头,“不去!”
  
  卓炎又眯了眯眼,走上前一把拎着他的衣领将他直接拖上了飞机,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吩咐起飞。
  
  希尔此刻就在上面,见他拖着瑞斯上来不解的问,“你带上他做什么?”
  
  “不知道,”卓炎笑道,忍不住看了瑞斯一眼,这才凑到自家老婆面前小声的道,“我只是有种直觉带上他会很有趣的。”
  2012年4月6日感谢派派会员 -空白- 补齐3番外
  希尔经他一提也看了瑞斯一眼,没有说话。
  
  瑞斯被这两个人的眼神看的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可怜巴巴的窝在角落里看着越来越远的莱里家,忽然想到再过不久他就又要见到那个对他说“我爱你”的男人了……
  
  卓父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痊愈,再过几天就能出院了,正是闲得无聊之际卓炎便带着他家老婆满脸happy的走了进来。
  
  “嗨,亲爱的老爸,我来了。”看到自家老爸挂彩卓炎心里异常痛快,仿佛是出了这几年的怨气,笑容满面地和他打招呼。
  
  卓父已经从单杰口中知道了他昏迷后的事情,而且对于卓家那些人的结局他早就想到了,此刻并没有对卓炎有什么责备,而是将目光移到希尔身上,慈祥的笑了一下,“听说你们已经领结婚证了啊?婚礼准备什么时候办?”他不禁感慨,他家儿子到底是怎么把这个冰块钓到手的?真是不可思议。
  
  希尔将目光转向卓炎,他倒是从来没想过这件事。卓炎此刻也在认真地思考,按照他的脾气他和希尔结婚一定是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好像连结婚照都还没有拍呢……
  
  卓炎不禁看了他老爹一眼,说道,“老爸,你总算说了一句有用的话。”
  
  卓父气的两眼一翻,血压顿时上涨。
  
  卓炎继续道,“我原本以为你除了吃闲饭、逗企鹅和北极熊以外什么都不会的。”
  
  卓父忍不住又抽了一口气,卓炎看的心满意足,说了句“改天再来看你”便拉着老婆直奔X市最好的影楼。
  
  “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希尔抬头看了看,问道。
  
  卓炎说的理所当然,“照结婚照啊。”
  
  “不去,”希尔二话不说扭头就走,扔下一句,“无聊,幼稚,浪费时间。”
  
  “别啊,老婆,”卓炎立刻冲上去拉着他不让他走,急急的道,“你看澈他们都没有来得及照呢,澈都没有。”
  
  希尔闻言果然迟疑了一下,卓炎继续道,“是不是啊,他们都还没想到呢。”
  
  希尔点头,“嗯。”
  
  卓炎奸笑道,“所以我们进去吧。”
  
  希尔再次点头,“嗯。”
  
  卓炎便带着胜利的笑容拉着自家老婆心满意足的拍了一下午,等到回到卓家大宅时太阳已经下山,瑞斯此刻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单杰忙来忙去,单杰被他看了一下午也看习惯了,卓念乖乖的跟在单杰身边,忍不住道,“喂,那个白痴已经看了你一下午了,你抢了他的钱?”
  
  “不知道,”单杰实话实说,他自然是不知道自己当初随意的一句话对瑞斯的打击巨大,只道,“他的脑袋估计有些问题,你离他远点。”
  
  卓念乖乖点头,“好。”
  
  卓炎和希尔进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个情况,卓炎眯起眼看了看,终于走到瑞斯身边小声问,“你看上单杰了?”
  
  瑞斯一惊,立刻摇头,“是他看上我了。”
  
  “哦?”卓炎顿时来了兴趣,“那你看着他做什么?”
  
  瑞斯的目光又转向单杰,呆呆的道,“我只是奇怪。”
  
  “奇怪什么?”
  
  “奇怪他看上我哪了。”
  
  “……”卓炎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你慢慢想。”
  
  他说完走过去扯开抱着自家老婆大腿的卓念,拉过老婆就上楼了,只剩下他们三个人继续默不做声的观察中。
  
  X市的事因为有那些高管在打理所以问题并不是很大,卓炎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将主要的事情处理好,把剩下的一些事又安排下去便准备拉着老婆回英国商量婚礼的事了,此时影楼的照片也恰好弄出来,卓炎便让人装上直升机直接运回英国,不过他们这次回去并没有带上瑞斯,用卓炎的话说就是留下瑞斯用不了多久绝对有好戏看。
  
  希尔似乎也看出了他们的问题,欣然同意,任瑞斯在外面怎么挠门都不开,扔下他就直接走了。
  
  希尔回到英国看着佣人把他们的照片挂在墙上,沉默的看了一眼他家弟弟,又沉默的将目光移回照片上,接着再次沉默的看了一眼他家弟弟,嗯,心情顿时大好。
  
  宋清眯了眯眼,知道又是卓炎那个奸诈小人说了什么,他转了转湛蓝的睦子,奸笑的走过去凑到他家哥哥耳边小声问道,“哥,你和卓炎拿啥时有做过上面的那个吗?一定没有吧?呵呵,我就上过向哲夜。”
  
  他说完就向外走去,正好和准备进门的卓炎打了一个照面,他笑眯眯的拍了拍卓炎的肩膀,衷心地道,“哥们,祝你好运。”
  
  卓炎被他拍得莫名其妙,看了看他的背影便走进去了,而他进门后发现他家老婆此刻也在看着他,而且还一副若有所思状。
  
  他不禁走上前问道,“怎么了?”
  
  希尔继续打量他,沉默了片刻问道,“要不要上楼去休息一下倒倒时差?”
  
  说完也不顾卓炎的反应,自顾自的就向楼上走去,卓炎不知道他家老婆要干什么便急忙跟上去,和他一起洗澡换睡衣然后准备睡觉。
  
  这个过程希尔一直都在用打量的眼神看着他,直到躺在床上他才忽然翻身压上来,依然沉默的看着卓炎。
  
  卓炎的脑中忽然闪过一道不好的预感。
  
  果然,只听他家老婆道,“我要做上面的那个。”
  
  卓炎的冷汗刷的就流了下来,想了想才说,“那好,你来吧。”
  
  希尔便满意的点头,回想了一下以前的步骤,开始低下头慢慢亲吻卓炎的唇,然后一点点移到耳侧,接着解开睡衣滑到胸前,卓炎闭起眼感受着身上的温热,只觉得呼吸越来越重。2012年4月6日感谢派派会员 -空白- 补齐3番外
  
  “希尔……”他家老婆的手眼看就要顺着脊背向下了,卓炎急忙沙哑的叫出声,说道,“我想吻你……”
  
  希尔便乖乖抬头凑到他的唇边,卓炎伸手扣着他的后脑开始与他激烈的纠缠,另一手也不闲,解开的衣带开始伸进去慢慢揉捏,接着很快顺着他优美的背部曲线一直向下,瞬间探进一根手指。
  
  希尔顿时一僵,立刻开始挣扎,卓炎却死死扣着他的脑袋,接着很快伸进第二根,直接探到他体内敏/感的一点上。
  
  希尔嗓子里顿时忍不住溢出一声柔腻的**,力道也减弱了不少,卓炎不禁笑的两眼弯弯,再次增加一根手指,继续向着那一点按去。
  
  希尔的**便越来越多,身体也不受控制的有些轻微的发抖,整个人都压在了他的身上,卓炎这才放开他,手指也抽了出来,希尔深吸了一口气恢复神智,立刻撑起身就要远离他,可是他却没想到卓炎放开他后双手就按在了他的腰上,就等着他撑起身了,此刻见到目的达成便直接按着他猛地向下一沉。
  
  希尔仰起头忍不住闷哼一声,露出脆弱的一段脖颈,卓炎一边动作一边凑上去细细的吻他。
  
  希尔被他弄得只觉得体内的力气越来越少,不禁断断续续的道,“你……你不是……嗯……说了让我在、在上面的吗?!”
  
  卓炎嘴角顿时溢出一声低笑,听起来极其的无辜,“老婆,你现在确实是在上面啊。”
  
  “我……我……嗯……不是这个意思!”
  
  卓炎继续无辜,“可是我以为你就是这个意思啊。”
  
  “你……该死的……混蛋!你……你他妈的……嗯……就是……就是个混蛋!”
  
  卓炎大笑,“老婆,你已经好长时间没有骂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唉,这个番外啊……掩面……我表示我重口的无能……
话说我**的坑这几天一直都在日更啊日更啊,感兴趣的亲们可以去看啦去看啦~~
我掩面泪奔……


59

59、番外四 另类采访 ...


  
  某裳: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我们的访谈节目,今天我们荣幸的请到了《冰块媳妇》里面的两位主角来参加这个节目,另外我们还请到了《炸毛》里面的主角宋清小朋友担任这次采访的主持人,so——鼓掌欢迎~~~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