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家教之通往首领之路番外 暗度陈仓(家教同人)

家教之通往首领之路番外 暗度陈仓(家教同人)

时间: 2013-03-15 05:09:21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tr/2012-05-26/7656.html

http://www.woku9.com/?/tr/2012-05-26/7657.html

家教之通往首领之路番外 作者:暗度陈仓

  番外(一)

  美好的未来。
  “Reborn——你,你要干嘛!”纲吉惊恐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男人像是刚从浴室内洗完澡出来,全身上下只在□披着一条浴巾,露出上身分明匀称的肌肉,蜜色的皮肤还散发着微微湿气。让一旁的纲吉看的双眼都要发直了!
  天哪!这个人为什么会半夜突然出现自己房内啊!
  Reborn在纲吉的注视下,却只是嘴角上扬,邪笑着轻甩自己的湿发。那因此动作而飞落他在胸口的水滴,不知道为什么,让纲吉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此刻竟然这么性感!
  纲吉心跳加快,不知觉的咽了口唾沫。而他的双眼,在他看到面前这个全身接近□的人后,就没眨过。
  身材真好啊……纲吉在心里感叹道。也突然为自己排骨一样的身材哀悼了一下。
  看着面前的纲吉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双眼发光,这让Reborn突然得意了起来。看来男色的诱、惑还是很成功的嘛。Reborn自信的笑着,一步一步在纲吉眼孔逐渐睁大中满满的来到了纲吉的面前。
  “蠢纲,今晚,我是来吃你的。”
  **的话语被Reborn轻轻吐露出,而纲吉在听到Reborn的话后,身体瞬间僵住了!纲吉在最近自己被那群家伙袭击多了后,对于这种事已经异常的敏感点了。
  “……Reborn,别,别开玩笑了。哈哈。”纲吉说着,自己先干笑起来。但是他知道,今晚自己可能真的要完了。不是因为Reborn选择今天,在那群家伙都出任务的时候来自己的房内夜袭,而是他自己,好像已经不再抗拒那件事了。起码,对于面前的这个人,他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抗拒了。
  “……Reborn,你,你能不能轻点……”纲吉说完后,他的脸孔瞬间就红通透了。一半是害羞,一半是气恼。
  而Reborn在听到纲吉的话后,眼孔突然深邃了。
  虽然他们这群喜欢纲吉的家伙们自从那次纲吉死里逃生后就整日挑、逗他,但如果没经过纲吉的同意的话,他们也不会真的做到最后。所以直到现在,纲吉在那群“狼”中却还是保持了纯男的身份。
  Reborn深吸了一口气,朝着纲吉沙哑的说道:“你知道我有多想要你。所以,你想好了吗?你要,给我?”或许,也只有眼前这个人,才会使他们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们甘愿站在这种不近不远的位置吧。虽然极度的想要占、有,却还是在对方不同意时,绝不越雷池一步。给予纲吉最自由的爱。
  纲吉内心是澎湃的,眼神也是飘来飘去不敢看向面前的裸/男。或许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再也没必要逃避了吧。已经习惯了这群家伙们的存在了。虽然他们有时候彼此因为性格各异而发生冲突,也总把基地破坏掉,但他们对自己的心,这一年的时间纲吉又怎么会看不到。
  所以,纲吉对于Reborn的回答,是重重的点头。然后在点头后,在Reborn诧异的目光下踮起脚尖,用自己的双唇轻触到对方的双唇上。
  在纲吉的双唇就要离开时,Reborn才从刚才震撼中反应过来。他扣住纲吉的后脑勺,加重了这个吻。
  “张开嘴。”Reborn温柔的看着面前的人,轻声的说着,就像是再说情话。
  在纲吉选择主动后,他也不在害羞了。Reborn开口后,纲吉不仅张开了嘴,更是把自己的舌头伸到了对方的嘴内。
  “吻我。”纲吉说。
  而他的这句话,无异于最大的调/情。
  Reborn的身体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浓浓的喜悦。
  接下来,这个房间内不需要别的语言。有的,只是一声声的叹息和惊呼。
  “啊——”纲吉被问到胸口那点后惊呼道。而他的衣服早被人扔到了地上,裤子也不见了,全身赤/裸。他的嘴唇边还有一些因为刚才激烈的接吻而从嘴里滴下来的唾液。
  Reborn一边用自己的双唇或轻或咬的取悦着纲吉胸口的一点,一边用自己的手指轻扯着另一边被遗忘的乳/头。
  在Reborn的动作下,纲吉很快就情动了。
  “Reborn……”纲吉湿润的双眼痴痴地看着面前这个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这个人,是他的家庭教师更是他的……“啊——”纲吉颤抖的大叫着,因为Reborn在纲吉刚才那直勾勾的注视下,已经迫不及待情动的握住了纲吉已经微微起来的下/身。
  本来已经微微挺立的地方在Reborn或揉或捏下,快要达到顶点了。
  “啊——”耳边听着自己那一声声情/动的声音,纲吉觉得自己真是太没用了,竟然被Reborn一挑/逗就四肢无力。
  不行!怎么就自己被Reborn那样弄呢。
  纲吉这么想着,用自己的双手轻轻解开压在自己身上人腰上的浴巾。
  一解开浴巾,那个长长的东西就弹到了纲吉的脸上。痴痴地看着眼前的这个活物,纲吉真的不敢想象,自己等一下真的能都承受得到吗!因为这个东西竟是那么的大,那么的粗!
  当感觉到纲吉要作恶的双手时,Reborn就停下了自己身边的动作,想看纲吉到底要什么。而当Reborn看见纲吉因为自己□的活物而惊讶的睁大了双眼时,他笑了。
  “用你的双手请握着它,就像我刚才对你做的一样。”Reborn说着,把纲吉的双手放在那处,手把手的让纲吉握住了那个活物。
  只是纲吉虽然握住了那处,却只是轻轻的捏了一下。而这一下,却让他听到了来自Reborn的呻/吟声。然后,纲吉想起某次某个人对他做过的事,所以他低下头,伸出他的舌头轻轻的舔着那活物的顶端。
  “啊——你这个家伙……”Reborn无奈有情动的看向纲吉。这个人就是小小的举动都能让自己疯狂!
  满意的听到Reborn发出的呻/吟声,纲吉再次低下头,不过这次,他张大嘴含住了那里。而Reborn双眼开始朦胧。
  纲吉开心的一边喊着一边用舌头轻舔着,对Reborn对此做出的反应非常的得意。
  “你这个坏家伙。”Reborn的那里越来越大,而慢慢的纲吉发觉自己的嘴巴也还酸死了。
  “不做了。嘴巴要麻死了。”纲吉嘀咕一声,放开了那里。
  “既然你的已经结束,接下来,改轮到我了。”Reborn邪笑,在纲吉惊讶的目光下分开了纲吉的双腿。
  “Reborn,疼……”纲吉委屈的看着Reborn,他感觉到自己的下面被塞入了什么东西。
  Reborn一边用自己的手指为纲吉扩张一边吻着纲吉的脸颊安抚道:“等下就不疼了……”
  被Reborn安慰着,亲昵的亲吻着,纲吉渐渐地不那么害怕了。
  当Reborn帮着纲吉扩张到能够容纳四根手指后,他撤出了他的手。而纲吉突然的觉得莫名的空虚。
  “Reborn……”纲吉喊着对方的名字,他要对方!
  “我爱你……”Reborn吻着纲吉的双唇,突然一个挺/身。
  “啊——痛!”纲吉感到自己的□像是被人塞入了大物件,疼的他眼泪都流出来了。
  而Reborn在挺/身后也不敢马上就动,只是深深的吻着纲吉,等待着对方的适应。
  “你动吧。”纲吉觉得自己下面痒痒的,他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即使他没做过,但还是知道同性间真正的做/爱是怎么做的。当纲吉放开自己的心结后,他也就不那位畏畏缩缩了。
  “嗯……”Reborn只是轻声应和着。慢慢动起□。
  而纲吉,从一开始疼痛到后来,竟有一种莫名的欢愉。
  “啊——啊——”纲吉失声叫唤着,而他的声音则使得Reborn更加的激动。他的动作一次次加快一次次的加快。
  “叫我的名字……”Reborn说,而他的声音早已沙哑。
  “Reborn……Reborn……”纲吉听话的一次次的叫着。
  当两个人一起达到了顶峰后,纲吉脱口而出,“Reborn,我喜欢你……啊——”
  因为这句话,使Reborn本来已经软了活物马上就□了起来。
  而纲吉则在高/潮过后,又被Reborn从背后抱住,从背后狠狠地爱了一次。
  “我也是……”Reborn深吻着对方。
  ……
  当纲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他朝右边靠了靠,等到贴近那个热源后,嘴角无意识的上扬起来。
  Reborn见了,低头轻吻着纲吉。“醒过了吗?”
  纲吉笑着睁大双眼,抬头看着Reborn说,“嗯。”他点头。
  看着纲吉精神奕奕的样子,Reborn轻笑,“看来我昨晚没有好好的疼爱你呢。”
  纲吉耸耸肩,“你明知道我就是这样的体制啊。不管昨天多累,第二天马上就恢复了。”自此成年后,纲吉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异常的好。不管是昨日他训练量多么的大多么的累,第二天他总是精神百倍的。
  Reborn听此露出邪笑,“既然你那么有精神,那么我们就来个白日意/淫吧!”然后在纲吉反应不过来时,快速搂住身旁的人,狠狠的亲吻着。
  纲吉在轻推了一下看Reborn是真的想做后,他也就不推脱了。而是反手搂住了对方。
  Reborn窃喜于纲吉的主动。他得寸进尺的把手伸到纲吉的背后,从背后慢慢往下抚摸,最后一把抓握住纲吉的臀部。
  “哈哈……好痒啊!”纲吉在这时候突然煞风景的大笑了起来。而Reborn在被纲吉笑了后,觉得自己被他轻视了。
  “别笑!”Reborn厉声道。而纲吉则只是眨了眨双眼,然后在Reborn惊呼中坐到了Reborn的身上。
  故意用自己的下/身摩擦着Reborn的那个活物,纲吉朝着Reborn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而眼神中则透出了他的狡黠。
  这样还能忍,那Reborn就真不是男人了。
  所以Reborn很干脆的托起纲吉的臀部,自己一个挺身。最后挑衅的看着纲吉。
  纲吉脸一红,在Reborn一次次或深或浅的律动中发出呻/吟。
  ……
  当守护者和Varia返回彭格列基地的时候,他们明显的感觉到纲吉的改变,以及纲吉和Reborn之间那似有似无的**气氛。
  他们各自猜测,最后都得出了最正确的答应。
  ——纲吉和Reborn已经那个了!
  有人咬牙切齿,有人愤怒,有人冷笑……但不可否认的是,纲吉在今后的日子里将更不平静。
  让我们为他默哀吧~
  作者有话要说:嘘!

  番外(二)

  最后的最后——幸福就好。
  在纲吉还没继承彭格列十代目之前,发生了一件大事。
  还记得纲吉救出六道骸时答应过复仇者监狱BOSS的一个要求吗?
  那个要求是,让纲吉离开彭格列家族去继承复仇者监狱,成为复仇者监狱的下一任BOSS!
  而纲吉答应了,因此,当他听到Reborn说着九代目要他在一个月后继承彭格列成为彭格列家族真正的十代目时,他逃跑了。
  纲吉走的时候还留了一封信给九代目。信里的内容大概就是说,希望九代目让XANXUS成为彭格列十代目。因为纲吉觉得他不适合黑手党这个世界。有时候纲吉想着,或许复仇者监狱真的更适合自己吧。毕竟他们的职务是惩罚黑手党里的大恶人。
  在纲吉内心,他觉得XANXUS一定会欣然接受这个十代目的职务的,却不想,当九代目把这封信给XANXUS看的时候,XANXUS他却气炸了!
  XANXUS 狠狠地握着手中的信封,厉声向九代目保证道,“我会把他抓回来的!”然后他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XANXUS的背影,九代目只是慈祥的笑了笑。九代目觉得,他的这个儿子真的是长大了。或许,这个功劳还要归功到纲吉身上吧。
  XANXUS在那之后就发动了全体Varia暗杀部的成员集体去搜查纲吉的下落。因为众人察觉到这位BOSS的愤怒,所以Varia的全体成员都很乖顺的没去问纲吉这位未来彭格列十代目为什么会离家出走。
  弗兰一听到这个消息时,不等XANXUS说完就已经快速消失在众人的视线。
  看着弗兰消失的地方,贝尔嘻嘻的笑了起来。然后一个转身,他也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虽然玛蒙嘴里一直在抱怨着:“这件任务怎么没有酬劳啊。”但是他还是自觉的飞出了窗口开始寻找纲吉的所在地。
  斯夸罗嘴里大叫着:“那个笨蛋家伙竟然给我选择离家出走!我非抓回他不可。”然后也是大步离开,加入到寻找纲吉的行动中。
  列维尔坦踌躇着看着XANXUS,而路斯利亚则在一旁碎碎念着:“如果他在外面受到委屈了怎么办啊。这里可不是日本而是意大利啊……对他来说可是什么地方都不认识啊……”他一边说着,脸上也露出浓浓的担心表情。
  Emilia看着身旁站着的那些男人们的神情,她只是无奈的耸耸肩。嘴里抱怨着,“真是个任性的首领啊……”但是眼中还是露出担心。“不过,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担心啊……”Emilia嘀咕着,不在理会身旁那群男人的表情,选择离开。
  走在走廊上的时候,Emilia脑中还在回想着前几天她与纲吉的一次交谈。
  当时还没有开始choice战,而Emilia半夜睡不着觉出来透气的时候,遇到了同样睡不着出来的纲吉。
  “Emilia?”纲吉看到Emilia的时候虽然惊讶,但还是朝她点头友好的笑了下。
  Emilia在这些天与他的相处中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他那友好的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因为,这个家伙从来就不掩饰自己,并且对于自己讨厌的人从来也是无视的。而这样的性格,则让Emilia有种怀念的感觉。
  就像,那个早死的弟弟……Emilia想此,双眼黯淡。
  “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这句话不是Emilia说的,而是纲吉。他笑着看着Emilia说。“虽然,我认识的那个人,会更加的强势一点吧。”纲吉说着,陷入了某种回忆里。
  “那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她曾当我最失意,开始极度的否定自己的时候,对我说,人生出来都是有他的用意的。我一定是为了完成某件事而出生的。就算那件事不是伟大的,但是,那是属于我也只能是我可以完成的。所以,我是有用的人。而不是废物。”纲吉说,抬头看着天上的天空。“她说的对……很对……”
  而Emilia在听纲吉的这些话后,她转身背对着纲吉,而她的眼眶,早已湿润。
  小木……
  经过那晚的对话,Emilia已经确定这个沢田纲吉,就是她的弟弟。她的弟弟跟她一样,来到了这个世界。不过真好,她还能够保护着这个孩子。
  Emilia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很懵懂的。不过当她见到那个慈祥的老人后,她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世界,是真实的。她,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被老人,也就是彭格列九代目喜欢着。而她这个身体的父亲,借着她被九代目所看重而向九代目提出联婚的事。
  对于联婚Emilia不甚在意。因为她最爱的那个人,不在这个世界。所以婚姻对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不过在她看到那个未婚夫看向一个少年而流露出的异样眼神后,Emilia她就决定,她要向九代目退婚。
  虽然婚姻对她来说可有可无,但是她可不想成为那两个家伙的炮灰。起码,她看得出自己未婚夫是喜欢的那个少年的。
  至于最后Emilia成为Varia暗杀部的云守这件事,也是因为她想要刺激的生活才向九代目提出的。而爬到如今这个云守的位置,则完全是靠着她自己的实力。
  只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Emilia却越来越觉得空虚。她,开始想念着来时的那个世界了。现在的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太过陌生了。而她在这里没有在意的人,也没有在意的事。就好像游离于这个世界一样。虽然生活在这里,但心却不在。每天活着也像是行尸走肉似地。
  只是,当Emilia知道沢田纲吉就是她的弟弟后,她的心终于有了归属感。因为这个世界,还有她的亲人。她,不再是一个人了。
  ……
  纲吉的离家出走对那些守护者来说,打击不是一般的大。并且,在他们找了一个月都找不到纲吉后,他们开始担心纲吉是不是遭遇了什么不测了。
  只是,在第二个月快过去的时候,纲吉终于回来了。
  纲吉回来的那天,他找了九代目谈了很久。那次会谈除了他们两个人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是这次会谈后,纲吉反而什么都放下了。也欣然接受了几天后的彭格列首领的继承仪式。
  “Giotto,谢谢你。”纲吉朝着大空戒指道谢着。其实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都呆在复仇者监狱里。一开始纲吉是坚持说要兑现和Pomat的承诺的。只是Giotto在期间一直劝着纲吉,当然,也在和Pomat交流着。
  而经过Giotto的努力,Pomat答应,让纲吉找到了彭格列的继承人,并且要那个继承人可以独立且继承彭格列家族时,纲吉才来继承他的复仇者监狱。2012年6月12日感谢派派会员kuangyoumi 补齐4番外
  其实,Pomat只是非常喜欢纲吉这个孩子。不仅有着可以让手下全心效力的首领气质,更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把这个有着很多强者的复仇者监狱交给纲吉,他很放心。他知道纲吉不会拿复仇者监狱来做坏事。而他其实也很老了。虽然,他因为得到了一些东西而可以活很久并且身体也不会老。但是他心老了。他想好好的休息。
  而纲吉,在Giotto和Pomat的劝说下,虽然他觉得自己真的不适合担任黑手党的首领,但是他还是回来了。直到他和九代目谈话后,纲吉才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也重拾了信心。
  就这样,纲吉和他的守护者在继承仪式上接受了上一任的加冕,成为了彭格列家族新的领袖。
  多年后,纲吉已经三十五岁了,而他的继承人——沢田祥一也已经十三岁了。
  看着眼前那个奔跑在草地的十几岁少年。纲吉回想起,当年的他就是在十三岁的时候遇到了Reborn。之后通过Reborn认识了使用炸弹的狱寺,棒球主力山本,爱哭的蓝波,拳击热血少年了平,风纪委员长云雀。并且和六道骸那群人战斗,和Varia暗杀部之间进行了一场指环战争夺战。然后,是和白兰的激烈战斗……
  总觉得发生了很多事,但是现在想起来,却只能想起一些片段罢了。
  “哎,人老了啊……”纲吉叹了口气。
  “爸爸,和我一起玩吧!”少年棕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耀。
  纲吉笑着回应道:“好啊!”然后,加入到了属于孩子的游戏中。
  生活不就是这样的吗,有喜有悲。但是,却是那么的美好。
  一旁走过几位男人,他们看到纲吉他们父子俩时,有些会转头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有些只是踌躇的看了一眼后就离开了。
  “十代目!”狱寺高兴的朝着纲吉挥挥手。不过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也马上离开了。
  “哈哈……阿纲,你们在玩什么?”山本会停留几分钟。拿着棒球棍和少年嬉戏。
  了平回来的时候也会特地过来找纲吉。一边以报备任务的名义,一边吃纲吉的豆腐。
  蓝波也会偶尔和祥一一起玩。虽然蓝波现在已经二十几岁了,但在纲吉的面前时,也还是一个孩子。只是在面对敌人时,他却也是一位好领导。而他的纯真,都只在纲吉面前流露。
  云雀看到纲吉的时候,也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然后在纲吉注意到云雀时,他则会选择默默地离开。
  六道骸会故意隐身到纲吉背后,本来想借机吃豆腐的,却不想纲吉发现后会一拳打过去。当然,通常的时候六道骸一隐身纲吉就发现了。
  Varia暗杀部的人通常都不会彭格列总部,要回来也都是在晚上。每次他们回来的时候,纲吉总会觉得自己的背后好像有人跟踪着。而当他回到房间的时候,也会有人在等着他。
  Reborn出来的时候通常会把纲吉拐走。而这样的行为使得祥一特别不待见Reborn了。因为Reborn和他抢爸爸。
  正一和斯帕纳通常都会和强尼二一起呆在设计部办公,或者发明新技术。只是他们两个有时候发明出来的东西常常会让纲吉吐血与恼羞成怒。然后就有了家暴。
  迪诺偶尔会来彭格列总部玩。不过每次他都想多呆几天,只是都被纲吉以要管理好自己的家族什么的理由给赶走了。
  白兰总是在晚上偷偷跑到纲吉的房间。然后在第二天时被纲吉往死里打。而白兰在被打的时候也不敢还手,只是嬉笑的看着纲吉。
  ……
  而这几个男人,则是纲吉人生中最大的依靠。至于眼前的这个十几岁孩子,是纲吉最大的珍宝!
  “爸爸,为什么我有那么多的父亲呢?”沢田祥一一脸天真的问着面前的男人。
  纲吉看着眼前的少年慈爱的笑着,说:“因为,那些人都是你爸爸最爱的人啊!”纲吉捏了捏少年的鼻子:“有这么多疼你的人,祥一不喜欢吗?”
  少年皱了皱眉,想了想回答:“喜欢。他们对祥一都很好呢!”不过他马上撇嘴道:“但是他们更疼爸爸你。”
  纲吉慈爱的抚摸着少年的头发,“祥一,你以后也会遇到更疼你的人的。”
  祥一听此欢喜的笑着:“嗯嗯。我以后不仅要找到更疼我的人,还要找到像爸爸他们一样强大的守护者!”2012年6月12日感谢派派会员kuangyoumi 补齐4番外
  “你会找到的。”纲吉笑,突然想起什么朝少年说,“我记得前几天好像有个男生在门口大喊要成为你的左右手吧?”
  祥一一听,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爸爸,人家可是警察世家的后代啊,加入黑手党……这不好吧……”少年微微苦恼的皱着眉。
  纲吉只是笑着,不再开口。
  好与不好,都留给时间来证明吧。
  只是纲吉相信,他的儿子一定会让彭格列家族在他手中发扬光大的。而那个时候,纲吉会在远方默默地关注着,内心也会一直支持着。就算那个时候的纲吉,以不在祥一的身边。
  “祥一,你会保护好彭格列吗?”
  少年点头,积极的道:“我会的!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先把一些要交代的都交代完吧。

  番外(三)

   白兰的请求。
  “首领,刚才密鲁菲奥雷家族的BOSS白兰先生又打电话过来。”纲吉的秘书先生恭敬向面前这位坐在办公室中央的男人报告着。
  纲吉没抬头,他一直漫不经心的低着头看着手边的资料。等到秘书先生说完后,他才慢悠悠的问道:“白兰他又说了什么吗?”
  “还是谈了关于结盟的事情。”秘书先生面无表情道,关于结盟的事情自从眼前这位男人担任了彭格列的十代目后,那个白兰先生也就每一天都会打一个电话过来交涉,只是通常的时候,都会被彭格列十代目狠狠地拒绝掉。秘书先生继续说:“不过,今天他加了一句,提出希望两家族可以联姻的想法。”
  “联姻?”纲吉疑惑的抬头,“我又没妹妹,他也没要什么姐妹,联什么姻?”突然,纲吉像是想到了什么恶狠狠地挑眉看向秘书先生。“白兰他说的联姻对象指的——不会是我吧!”
  “嗯。”秘书先生脸上依然面无表情。在秘书先生偶尔撞破自己的首领大人和其他几位或彭格列守护者或彭格列暗杀部或门外顾问先生们躲在办公室内偷偷的亲昵交融后,他就已经开始向面瘫发展了。有时候他想,怪不得那么多的秘书前辈都会被门外顾问BOSS辞去了这个秘书长职务。大概就是他们都太不淡定了吧。
  纲吉瞬间暴怒。“这个王八蛋!你快出去给我接通白兰的电话!”
  “好的,首领大人。”秘书先生恭敬的低着头,出门了。
  没等几分钟,纲吉办公室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纲吉一按下接通按钮劈头就是朝着屏幕上的白兰一顿骂:“白兰你是什么意思啊!联姻!亏你想得出来啊。你竟然敢打主意到我身上!让我嫁过去,死都不可能!”
  “小纲吉不要生气嘛”面对纲吉的怒吼白兰只是无奈的朝着屏幕上的人耸耸肩道,“既然你不想嫁给我,那我嫁给你吧。”说完后,还朝着纲吉飞了个媚眼。
  白兰的这句话差点让纲吉扔掉手中的签字笔。
  “放屁!咳咳……”纲吉喊完后突然咳嗽了起来。因为刚才说得太激动,被口水呛到了。“别说联姻了,就是结盟都不可能!”
  “小纲吉,你这样让我好伤心啊……”白兰委屈的说,不过屏幕那头的表情却是眯眼笑着的。
  纲吉拍了拍胸口,心情终于从刚才的联姻事情上冷静了下来,他镇定道:“彭格列家族和密鲁菲奥雷家族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不管过来多久,彭格列家族内的成员直到现在也还是很排斥密鲁菲奥雷家族。因为当初,密鲁菲奥雷家族对彭格列的伤害不是说忘记就会淡忘的。
  “可是最近我帮彭格列家族击退了很多次的暗杀啊……”白兰露出委屈的表情。其实真的很想和彭格列结盟啊。当然,如果彭格列的首领不是纲吉的话,那他就没什么想法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