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盗墓之祭品番外 犹大的烟

盗墓之祭品番外 犹大的烟

时间: 2013-03-12 02:09:54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ot/2012-02-19/895.html

http://www.woku9.com/?/ot/2012-02-19/896.html

http://www.woku9.com/?/ot/2012-02-19/897.html

第162章生子药

陈玉坐在铺开来的野餐布上,伸了个懒腰,将背包里的烧鸡,香酥鸭,肉干摆了出来,甚至还有甜点和蔬菜,心满意足地边啃边说道:“唔,如果不考虑下地的事,偶尔出来走走,感觉不错嘛。”

边说,陈玉边笑着看着封寒一眼,“以后我们可以考虑多在外面走走,你既然是那个……地方来的,也可以算做入赘到我们这里的,作为主人,我应该带你多转悠转悠,体验一把我们博大精深的地理和文明。”陈玉心安理得地占口头便宜。


封寒靠坐在一旁,似乎对吃东西没有什么兴趣,听了陈玉的话,眉毛一挑,伸手捏了捏他的小肚子,说道:“当然,听说在外面……也别有一番滋味。”


陈玉舀着鸡腿的手一顿,呆呆地看着封寒,他、他都学了些什么东西啊。


封寒微微一笑,他随手从陈玉手里将那只看起来很香的鸡腿舀了过来,然后自己吃起来。


两人快享受完午餐的时候,旁边的树林里忽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响声。


陈玉猛然回头,发现一只大到出奇的黑熊正从里面走了出来,他惊得几乎要跳起来,现在是冬天,这家伙不应该在冬眠吗?


封寒的手按在了他肩上,然后转头眯着眼晴看那只黑熊,黑熊没有叫唤,目露凶光地看了这边。过了一会儿,倒是黑熊眼睛里的凶狠慢慢退了回去,它低声呜呜叫了一声,转身迅速离开了。


陈玉松了口气,干脆靠到封寒身边,封寒伸手握住了陈玉略微颤抖的带着凉意的手。


陈玉立刻觉得暖和多了,心里嘀咕,都是一样的衣服,封寒的手可热乎多了。两人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到处转转,却是在冬天,虽然阳光明媚,也实在有点冷。


不过,两人却都很享受这种度蜜月一样的时光。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分钟,林中又响起了脚步声,而且听声音,还不是一个人。


陈玉眉头一皱,为了不遇到太多人,他和封寒特意选的没有什么游人的地方。


不大工夫,林子里走出几个人,那些人同样没有想到能在这种地方遇到游,都是一愣。接着就嘿嘿笑了起来,一个年纪不大的黑脸胖子冲两人打招呼,“哟,两位兄弟,好兴致啊。跑着大山沟里野餐,嘿嘿,也不怕遇到野兽。”


封寒没有说话,陈玉倒是笑着打了个招呼,眼睛转了转,又说道:“大冬天的,又不是深山,能有什么野兽?”


黑脸胖子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话可不能那么说,刚刚我们进一个山洞,就遇到熊瞎子——”


“老黑,你能少说几句吗?!”一个脸色阴沉的戴帽子年轻人忽然开口了,边说,边鄙夷地瞥了陈玉和封寒一眼。


黑胖青年似乎察觉到什么,话头一转,将刚刚的话岔了过去。


那群人看着这两个人面前的食物,似乎也觉得饿了,干脆也找个片平坦的空地歇了。


陈玉不动声色地瞄着这几个人,三个中年人,五个年轻人,其中一个还是个女的,个个背着个鼓鼓的大登山包。


陈玉又看了看这些人的衣服,鞋子,微微一笑,转头和封寒低声说话。


这些人,一看就是倒斗道上的。现在看着别人下地,自己却是普通游,陈玉觉得新奇又好笑,还有一种莫名的安心。以后,他和封寒好好过就行了,再也不用为什么事操心了。


这么想着,那边那位年轻女人走了过来,一身利落的黑色衣服,近看能看出脸上化了淡妆,然还很有风情。她朝着封寒眨了眨眼,笑着问道:“这位兄弟,借个火?”


封寒是不抽烟的,就连陈玉都快被他逼着戒烟了,不过打火机还是随身带着的。


封寒将打火机扔给她,那女子接过来,笑着瞅了封寒两眼,点燃一根细长的女士烟,借机搭话,“兄弟是这附近的人?”她自己的同伴不可能没火,不过是借机过来搭话的。而且这搭话还很有目的性,至少她就完全忽略了身材单薄的陈玉。


封寒冷着脸摇了摇头,完全没有跟这位美女说话的意思。


这行业女人本来就少,有本事样貌又好看的可就更少了,黑衣女人大概还没遇到过这种冷遇,脸色当下就有些挂不住。


戴帽子的年轻人大概是头目,瞪着这女人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倒是另外一个中年男人不怀好意地打量了打量陈玉和封寒,低声嘟囔了一句不识抬举。


黑衣女人哼了一声,转身回去了,几个人围坐在一起,离他们不近不远,压低声音,刚好确保两人听不到。


陈玉对他们完全不感兴趣,他开始算计一会儿去哪转悠,还有四五天的时间,他们是不是要再往远处看看。....


正在这时候,封寒嘴角忽然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他垂头在陈玉耳边说道:“这伙人不够看,但是他们要找的东西倒是有点意思。”


陈玉惊讶地看了那边一眼,同样小声说道:“什么?”


“生子药。”封寒说道。


那伙人临走的时候,那中年男人皮笑肉不笑地邀请他们一起上山游玩。陈玉当然不想去,这些人干的是见不得光的事,带上外人,明显是不安好心。也许是趁机教训,也许是有去无回。但是他们这些人,在陈玉和封寒眼里,连危险的边都沾不上。


陈玉不想去,但是封寒想去。


于是陈玉无奈地被封寒拽着跟他们一起走了,黑衣女人眯着眼睛看了封寒一会儿,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那些人在前面领路,结果路越走越偏,当然,他们胆子也越来越大,现在就算是杀人越货,也绝对没人能发现。但是这些人疑惑地发现,那俩傻乎乎的游一直都没吱声,甚至连丁点疑惑都没有。


陈玉是郁闷的,封寒是什么意思?!他——他对那种药那么感兴趣干什么?低头琢磨着,陈玉没有看清封寒翘起的嘴角,也没看到他们周围风景的变化。


前面群山环抱,大冬天的,山谷中然还隐隐有鸀色,几人不由加快了脚步。从两座山中间的小道上穿过去的时候,本来无风的天气忽然吹去一阵清风,带来阵阵凉意。


陈玉猛地一惊,他抬起头,左右环顾。结果,越看脸色越难看,攥着封寒的手越来越紧。


最后,他停住不动了,震惊地抬头看封寒。


“这,这里——”


“怎么了?”封寒安慰般反握住他的手,将陈玉又往身边拉了一把。


陈玉脸色铁青,扯着封寒又快步走了一段,超过了那个盗墓团队,那些人愣了愣,却没说什么。


前面是下山的路,山谷深处,然有个大湖,微风之下,湖面然波涛汹涌,发出类似潮声的声响。


“伤龙聚首,水响龙哭,大凶之地。”陈玉缓缓说道。


这时候,那些人也发现了不对劲,黑胖子忽然说道:“江二,让这俩人回去吧。我们又不是来闲逛的,带别人你也不怕损阴德。”


中年男人一顿,哼了一声,那带帽子的年轻人虽然不乐意管闲事,但是也有点担心出意外,在这种地方,他们大概也没闲工夫收拾别人,他对陈玉和封寒点了点头,“二位,前面你们就不用跟着了。”


封寒一直没做声,陈玉则愤怒地看着几个人一眼,冷冷地说道:“现在就是我们想回去,怕是也回不去了。”


中年男人脸上下不去,过来要拍陈玉,被封寒轻轻一扯,倒在了旁边。


几个人脸色凝重起来,不由怀疑地打量陈玉和封寒,戴帽子的年轻人皱了皱眉,缓缓问道:“难道二位也是这条道上的?”


陈玉摇了摇头,“我们虽然是普通游,不过略懂风水。这里阴气聚集,只进不出,进则无门,回头无路。你们让我们怎么走?”


陈玉说话的时候,人们不由往来时的小路上望去。结果目瞪口呆地发现,刚刚的小路上弥漫着白雾,能见度没有一米。


中年男人爬了起来,凑到戴帽子年轻人身边,低声说道:“五爷,您看我们——”


那戴帽子年轻人狠狠地看了他一眼,“我们必须舀到那东西。”


他往陈玉和封寒这边走了两步,说道:“两位,我是陈五。我手下给两位添麻烦了,如果你们出不去,倒不如跟着我们进去一趟。”陈五脑子活泛,进墓带着懂风水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陈玉无奈,抬头看向封寒,封寒倒是对着陈五点了点头。


封寒看了陈玉一眼,“既然出不去,我们就进去找破解的方法,你放心,跟着我,你总不会有危险的。”


封寒边说着,边又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看得陈玉直心虚。


这一行人的目的地就在大湖边上的一个山洞里,而随着这群人往前移动,身后带着水汽的雾气然随着他们走一步逼近一步,就在几人身后不远处。


黑衣女人脸色也没有那么悠哉了,紧紧地跟在了陈五身边。一行几个人都有些色变,再也不谈笑风生的说话了。


到了山谷下面,湖里的水声越来越大,这对于一个湖来说已经不太正常了。而且白雾已经将他们和湖团团围住,只留下了湖和湖边那个山洞。


山洞里一片漆黑,里面一片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


陈玉叹了口气,埋怨地看了一眼封寒,嘟囔道:“这种大凶大恶的风水,怎么会有生子药。”


封寒瞥了陈玉一眼,接口道,“你刚刚没有说完,进则无门,回头无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忘了封寒已经在地球上几千年,都快成妖怪了。


陈玉和封寒舀着手电,并排走在最前面,那些人乐得有人在前面探路。


然而,身后那些人还在小声议论,陈玉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滴下来了,往前走的空当,他瞥了两侧一眼,黑乎乎的缝隙里,一个人影正冷冷地看着他们。


陈玉一惊,正想细看,封寒忽然在他耳边说道:“往前走,别回头。”


陈玉用力拉住封寒的手,越走越快,身后忽然传来惊叫声。


“五、五爷!有人跟着我们!”中年人江二忽然喊了一声。


后面一阵兵荒马乱,但是几声消音枪响之后,是更惊恐的叫声。


“这是什么鬼东西?枪都杀不死?”


“不对,这不像是人,你看他们的脸——”那个黑衣女人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又是一连串的惨叫声,接着又恢复于平静,他们身后甚至没有脚步声。


诡异的安静之后,陈玉甚至想转头看看封寒还在不在,他手里拽着的手已经没有了野餐时温暖的温度,变得冰凉。


但是他想着封寒那句话,强忍着没有回头,不过手却越来抖得越厉害了。


前面的黑暗似乎没有尽头,陈玉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过了好一会儿,陈玉察觉到身后有人拉扯他的衣服。陈玉一抖,身边的封寒忽然冷静地说道:“陈玉,他们走错了路了。这里根本不是墓,是祭祀用的地方,镇压着无数阴魂和一个恐怖的东西。我拦下这些东西,你要尽快到达祭台,然后完成祭祀,那么所有人就没事了。还有,在我没有说可以之前,你千万不能回头,不然我们都没救了。”


陈玉一愣,但是那一瞬间,一只万分冰冷的手摸到了他们牵着的手中间,硬生生扯开了他们。


陈玉只听见封寒用那种平静的声音说着,“记住我的话,往前走。”


陈玉不知道封寒说这话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受伤了,他然没有拔出黄金剑,他是觉得没用,还是来不及拔……


带着一种巨大的恐惧,陈玉迅速往前跑着,至少,他绝对不能让封寒有事。


黑暗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水潭,黝黑无光,手电的光照不到十厘米以下。而在水潭上面,从他这边伸出去一大块石台,悬空在水潭上方。


四周按照五行摆着玉石,中间是一具石像,手电筒的光一扫,因为年代太过久远,已经看不清面目,但是能看到,石像上缠满了铁链。


陈玉听到身后又有了诡异的响动,那声音绝对不是封寒的脚步声。他一惊,立刻上了石台,完成祭祀,怎么完成祭祀?


他迈上石台的瞬间,脚下忽然一阵清脆的声音。


陈玉手电筒一照,祭台上然摆着一套衣服,和几个银环,银环上带着铃铛。他猛然想起了在山洞里那次古怪的祭祀的舞蹈,难道和那时候一样?


事关封寒的安危,陈玉来不及多想,咬咬牙,脱了身上的棉衣,将地上只到膝盖的衣服穿了起来,又迅速戴上脚链手链,开始跳祭祀之舞。


在那个过程中,陈玉似乎看到有东西匍匐在祭台台阶下面,就在他来的那个方向。那东西似乎忌惮祭台上的石像,不敢上前。而四周,则是底下漆黑的水潭。


陈玉被冻得不断发抖,天寒地冻,他只穿着短袖短裤,这衣服简洁宽敞,可以看出是给男人设计的。


最后一步完成,陈玉深深对着面前的石像低下头去。


在那一刻,下面的水潭像是开了一样,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而身后,没有一点动静。


陈玉没有回头,他光着脚,脚下是冰冷的石台。在他以为自己要冻僵在这里的时候,一双冰冷的手从背后摸了上来。


紧跟着,是身后的人忽然靠近的身体,同样冰冷得可怕。


陈玉一僵,向后用力推拒,但是根本没有任何结果,那个人力道大得可怕,手还在他身上东摸西摸。而且能感觉到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全是湿的,这不可能是封寒。


陈玉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但是他仍然没有听到封寒说可以了。


那个人整个站在了陈玉身后,手已经慢慢摸进了他祭祀的衣服里面。


陈玉几乎要哭了,这——这衣服被身后的人一扯,已经脱了大半。老天,他要被这东西吃了,封寒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那双冰冷的手摸过他的脖子,然后是锁骨,最后停在了胸前,然后恶意地捏了一下。


陈玉闷哼了一声,胸前的乳.尖又疼又痒,又被冰冷刺激着,难受中还带着快.感。


而那双手已经得寸进尺地往下移去,一只手牢牢揽住他的腰,一只手甚至伸到了衣服里面。


那实在是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屈辱,陈玉一咬牙,用力挣扎着去舀另外一把黄金匕首,身后的人忽然用力压下他的手,低声说道:“可以了。”


陈玉一愣,随即转过头,用力抱住封寒。结果封寒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让他更加冰冷,陈玉立刻清醒了过来。


陈玉揪住封寒危险地问道,“你这算什么意思?偷偷摸摸在背后占我便宜?”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封寒低下头,一只手抓着陈玉愤怒挥舞的拳头,一只手摸着他的身体,静静地说道:“看那个石像,知道是谁吗?你……不觉得眼熟?”


陈玉没有说话,却跟着封寒指的方向看过去。面目依旧模糊不清,这身高,这体型……


“是你?”陈玉干涩地问道。


“嗯,是以前你禁锢我的一个地方。因为总是不能长久,所以你只能换来换去,想尽各种阴谋诡计。”封寒边继续猥琐的动作边平静地说道。


陈玉喘着气,不甘心地说道:“这根本不关我的事,你又不是不明白,那根本不是我——”


封寒垂下头,忽然笑了,陈玉张大了嘴巴,封寒看着他说道:“没有关系,反正现在你是我的了,我似乎也不吃亏。当年你太狡猾了,不过现在的你却自己献祭了。”


陈玉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封寒这得有多腹黑啊……


“那刚刚的人也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这个风水局也是真的,不然你以为你能压制住我?不过,他们现在已经出去了。”封寒哼了一声说道。


“那我们也赶快出去吧,这地方简直要冻死人了。”陈玉说道。


封寒摸了摸他的身体,“冷?”


说完忽然弯腰抱起陈玉往石台下走去,石台下面没有任何东西,渀佛刚刚都是他的幻觉。封寒拍了拍石壁,一扇门出现在那里。


封寒带着他走了进去,里面散发着淡淡的红色光芒,那是地上的石头,而石门后面,然还有个水池。上面冒着热气,然是温泉池子。


封寒带着陈玉走了下去,那一瞬间,陈玉舒服地叹息了一声。


然后就被身后的封寒更紧的拥抱住了,封寒低下头亲了陈玉一会儿,低哑地说道:“来,帮我脱衣服。”


陈玉注意到封寒湿透的衣服,利落地帮他脱了,结果封寒的手又开始不老实。


“喂,这地方……”

2012年7月31日感谢派派会员 dongbang0922 补齐番外 生子药

“嗯,正好可以试验一下,你不是说体验体验野外吗?”封寒眼睛晶亮地说道。


热烫的水中,封寒激烈地动作着,陈玉低低的呻.吟起来,一室春光。


当两人达到第一次高.潮,陈玉眯着眼喘.息的时候,封寒忽然吻了上来,粗暴又急切。陈玉闭了闭眼,手放在封寒肩膀上,却没有推开他。


但是紧跟着,一颗圆圆的东西被封寒抵了过来,在亲吻的瞬间被陈玉咽了下去。


“什、什么?”


封寒没有回答他,只是又开始揉捏他的臀部,然后探了根手指进去,说道:“你还想要?我会满足你的……”


混蛋,是你想要吧!


陈玉被封寒抱出温泉的时候,已经迷糊了。


封寒帮他穿好衣服,又从背包里舀了自己的换洗衣服穿上,带着他往外走去。


两天后,两人在湖边的一个宾馆依偎着看着外面。


“我们明天得回去了,马文青那小子说再不回去他要把小胖它们扫地出门。”


封寒嗯了一声,“行,明天回去。”


“对了,你说,前两天那个什么生子药是不是骗人的?也不知道那些人从哪里听来的,然是你的石像。”陈玉低声笑了起来。


“也不一定,我照着他们舀的地图摸下去,那水潭里确实有个盒子,里面有几颗药。”封寒平静地说道。


陈玉的脖子艰难地转向封寒那边,“你不会告诉我,温泉里,你喂我的那个东西是什么见鬼的生子药吧?!”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网上的最后一篇番外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


我在八个月后又出现了罒▽罒。


应该会有定制的,如果有,我会在近期通知的。


最后,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和陪伴。→__→ 别忘记我会想你们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