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兽人之流氓攻115等五章。

兽人之流氓攻115等五章。

时间: 2013-03-11 20:08:11


115、逃走的惩罚

雷晋打算接受他们三个的时候自然就知道有这么一天,可是还抱有一丝幻想,能晚就晚,能拖就拖,没有更好,只是做梦也没想到就这么没有任何预兆的来临了,和他们三个分别都发生过关系,和漠雅熙雅两人在山洞里也有一次,可是四个人一起还真是头一次,光想象那个场景,就让雷晋拔腿想逃,最好躲到天边去,就是心念刚动呢,就被熙雅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把被他抱了起来不说,接着还被压在明雅的怀里动也不能动,连反抗的话都被熙雅堵在嘴里。

明雅似乎没反应过来,嘴里兀自还在嚼着雷晋送到他嘴里的最后一颗栗子,见此,只能瞪大眼睛,爪子放在雷晋腰上,慌张的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

“等等,熙雅。”雷晋很想破口大骂,有这么猴急的吗?说做就做,都不给人回答的时间。

“不想等了。”熙雅含糊却很坚决的拒绝,固执的在雷晋唇上索吻。

“混蛋,让你等等。”雷晋别开头,躲避着他不停落下来的吻,虽然知道当初要走给他们下药是自己不对在先,但也没必要用这样的惩罚方法吧。

可熙雅现在压根听不进去,一边吻一边心急的拉扯着雷晋的上衣,根本耐不下性子去解开,干脆一把就撕开了,衣结纷纷崩断,大开的上衣很快就被扔在了地上。

尽管屋里生着火盆,但是毕竟天气寒冷,上身□,还是让雷晋打了个寒颤,皮肤上微微带上了凉意,但很快就被熙雅火热手掌给驱散了。

明雅的毛皮紧紧的贴在雷晋的皮肤上让他刺痒麻麻的,他难耐的扭着腰不停的蹭着试图缓解一下,明雅倒是没有躲闪,但扶在雷晋腰上的爪子却越来越紧。

熙雅的吻越来越靠下,带着灼人的气息,尽管雷晋事后不论有多懊恼,但也不能否认过程中身体得到的极大快=感和满足,就像此刻,抵抗的心越来越弱,只能拱起身子,仰高颈项大口呼吸。

但在熙雅将他翻过身,试图扯掉他腰带的时候,还是让他立刻明白,这是今晚最后的机会,错过这次今晚就休想翻身了。

“熙雅,等等,我有话说。”

*


“以后再说。”似乎是为了验证这句话,雷晋感到下=身一凉,腰带被抽掉,因为刚洗完澡,雷晋外面只穿了一条夏天的薄裤子,现在被熙雅连着**被一把扯了下来,再没有障碍,熙雅的舌头沿着光洁的脚踝,修长的小腿,分来雷晋的双腿,在敏感的大腿内侧不断舔=舐。
  
  “你混蛋啊,熙雅……”雷晋曲腿向后踢了一脚,但是裤子还缠绕在脚上,腿根本就抬不起来,一阵手忙脚乱下来,只让自己勉强跪在了床上,但这样却更利于身后之人的进犯,熙雅的两只手紧紧的扣住雷晋劲瘦的腰部,舌头顺着股=沟一直舔到前面还呈现办萎靡状态的下=身。
  
  雷晋咬紧牙关,但是禁欲大半年的身子还是不听使唤的热了起来,在熙雅的持续抚弄下,前面半挺立,嘴里溢出舒服的**声。
  
  漠雅的衣服只是解开了衣结,根本来不及褪下,两步过来,不等雷晋有所反应,就钳住他的下巴,一个略带惩罚性质的吻重重的压了下来,另一只手摸着一侧的樱红开始揉搓着,密实的吻让雷晋喘不过气来,只能发出小声无意识的呜咽。
  
  一旁的明雅眼睛也迷蒙起来,看到衣衫凌乱的雷晋在两个哥哥的手中,无力反抗,眼神迷离脆弱的只想让人狠狠进入他的身体里肆意搅动,他情不自禁低下头,将脑袋从雷晋的小腹下穿过,张嘴含住了雷晋的前面。
  
  “啊……”不同于这一阵子雷晋背地里用手做的异样快=感让他的腿一软,如果没有这三个人的支撑,估计就能直接摊在床上。
  
  熙雅的手捧住雷晋细滑的双臀揉搓着,向着两侧分开,露出中间被紧紧包围的小穴口,试探性的先戳了一根手指进去。
  
  后面不适的异物入侵感让雷晋皱紧了眉头,拒绝性收缩着,漠雅的吻沿着下巴,锁骨一直来到胸前。
  
  熙雅的第二根手指的又加入疼的雷晋直接骂出声:“你给我滚出来,熙雅。”
  
  熙雅一边喘着粗气还不忘啧啧称奇道:“奇怪了,已经生过了一个孩子,怎么还紧成这样?”感觉就像第一次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雷晋受不住这话,但在漠雅和明雅的夹击下,话都没说不清,只能断断续续的骂道:“你……滚……滚……”
  
  禁欲这么久,如今雷晋温软的身子在怀里,熙他哪能坚持,尤其是雷晋现在双腿大张,穴口半开的淫靡姿势,只让他最后的理智也消失殆尽,待到勉强能接纳三根手指的程度,就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下体,俯下身来使两人腰身紧密贴合,抵在雷晋的后穴一点点的将自己塞进去,雷槿疼的直冒冷汗,挣扎的更厉害。
  
  漠雅怜惜的吻着他的脸,细细的柔柔的,嘴里不停说道:“放松身子,你放松点,很快就好了。”
  
  “每次都说的好听,你们怎么不试一次。”雷晋恨得咬牙切齿,但为了自己着想,也不得不努力的放松,感受到甬道被熙雅的硕大一寸寸的撑得满满的,酸酸涨涨的难受。
  
  “你要做就快点。”雷晋扭头瞪他一眼,这样不动更难受。
  
  雷晋甬道里的粘腻紧致逼得熙雅已经快疯了,如今被他一催促,哪里还能坚持的住,几乎立刻提腰大力的冲了进去就抽动起来。
  
  近乎撕裂的疼痛让雷晋眼前一黑,但来自三方的抚弄,很快又让他享受到熟悉的快乐。
  
  熙雅看着雷晋不在挣扎,动作愈发狂野。
  
  “恩……唔……”雷晋承受着熙雅一次次撞向体内敏感点的刺骨的快感,而全数的**都被漠雅堵在了嘴里。
  
  明雅也在下面卖力吮吸着,从顶端到根部,雷晋被这上上下下的夹击弄的溃不成军,只能扭着腰一次次的迎向熙雅的猛力撞击。
  
  含混不清的**,伴着粗重的喘息声,让雷晋的身子在不知不觉中对三个人彻底的敞开来,明雅带刺的舌扫过雷晋顶端的小孔,雷晋身子一颤,射了出来,后面穴口跟着的收紧让熙雅剧烈的喘息一声,又在雷晋温热的甬道里狠狠的插了几下,炽热的液体一股股的喷射出来,全部留在雷晋的体内。
  
  事毕,两人滚做一团,熙雅的下体刚退出来,漠雅就翻过雷晋的身子,举高他的双腿分开,不给他任何的缓和时间,一举挺了进来,紧紧的将他压在自己腿上,转着圈的在他体内抽插,一次次的抽出,再整根的没入,精准的对着那处凸起挤压摁下,雷晋喘息着仰高颈项,腰肢酸软,汗湿的身子倒入后面熙雅的怀抱里。
  
  “漠雅……恩……慢点……”
  
  “恩,太深了……”雷晋被他顶弄的浑身都像要起火了一样。
  
  漠雅几个冲刺之后,雷晋被熙雅整个放倒在床上,姿势的突然改变,让漠雅进入的更深,最后变成了漠雅跪在雷晋打开的双腿间,揉着他的臀瓣抽动。
  
  “舒服吗?”漠雅的眼中燃烧着火焰,看着雷晋已经渗出白浊的顶端在熙雅手中撸动着。
  
  “快点……恩……再……快点……漠雅……啊……”雷晋喘息的唤道。
  
  漠雅加快抽动,带着难以言喻的力道和速度,紧要关头,一把将雷晋捞在自己怀里,吼声和**交杂在一起,两人齐齐到达了**。
  
这一回合做完,雷晋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但依旧没得到多少休息的时间,熙雅摸摸雷晋小穴里不断流出的白浊,再度插了进去。

这一晚雷晋在两人不间歇的抽插中度过,一个人出来,另一个人马上就进来,激烈的程度让雷晋以为自己会死在今天。

哀求告饶全都不管用,只在关键时刻一遍遍的问他还走不走了,雷晋昏昏沉沉间点点头又摇摇头,只能不停的重复不走了,不走了,才被堪堪放过。


*

这一晚雷晋在两人不间歇的抽=插中度过,一个人出来,另一个人马上就进来,激烈的程度让雷晋以为自己会死在今天。

哀求告饶全都不管用,熙雅和漠雅只在关键时刻一遍遍的问他还走不走了,雷晋昏昏沉沉间点点头又摇摇头,只能不停的重复不走了,不走了,才被堪堪放过。

其实没真的做一夜,毕竟再强壮的身体,被连续做上一夜,也承受不了,熙雅和漠雅心里总算还有点分寸。

只是沉浸在情事中的三个人谁也没有注意,明雅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

天微微露出点亮光,熙雅和漠雅就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发了,两人都看起来神清气爽,英姿勃发,一点也看不出做了大半晚运动的疲累,只是那个裹在毯子里昏睡不醒的人就不一样了,黑发凌乱,面色潮红,露在外面的半截原本光洁的膀子上密密实实的全是红痕,可想而知,埋在毯子里身上的情形,估计不是一般的凄惨。

明雅也醒了,正站在门口处,望着床上的雷晋,往日明亮的大眼如今却黯淡无光泽。

“小弟,你这怎么了?”熙雅担心的问道,虽然出发在即,但是明雅的这个样子还是让他无法不在意。

明雅只是低头不语。

“是怪昨晚大哥和二哥没顾及到你吗?”熙雅想到这个可能性,就打趣他。

明雅想到昨晚雷晋在他们兄弟三人的联手抚弄下意乱情迷的样子,脸涨的通红,增添了几分颜色,但转而又摇摇头。

“小弟,也学会撒谎了?”熙雅勾起明雅的下巴开玩笑,又说道:“不要伤心了,你昨晚也看出来了,雷晋可没有推开你,就表示已经可以接受你了,大哥和二哥呢,这次出去很久的,就你留在家里,他现在是你一个人的了,还怕没机会?你对着他撒撒娇,估计他就自动投降了,你也知道雷晋多疼你,我都很妒忌。”熙雅故作轻松的眨眨眼却换来明雅头垂的更低。

熙雅还想说什么,就听到安森已经在外面喊人,他就急着出去了。

漠雅的心到底还细一点,经过明雅身边的时候,拍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总算开口答应留下来,不管怎样,我们四个都会在一起的。”

明雅依旧垂着头站在那里,半晌没动,待漠雅也走后,他脚下的石板地面上多了一滴滴的水渍。

不可以在一起了,即使再喜欢,明雅也不可以和雷晋在一起了,所以昨晚他才悄悄的离开,,以后也不能碰雷晋了,他是大哥和二哥的了。

*

这次兽人出门来送行的人格外多,很多都是全家出动,只有这家去的只有罗杰,明雅本来也想来,但是罗杰觉得天气太冷,怕葡萄出来冻着,就留他看着葡萄。

雷晋醒来的时候,只看到明雅已经换成人形,正抱着葡萄在屋里走来走去,半长的银发落在葡萄脸上,不知道小声说着什么,惹得葡萄一直在笑,只是微跛的左腿,刺痛雷晋的眼睛。

“明雅。”雷晋喊他。

“你醒了?”明雅抱着葡萄过来床前。

“怎么不叫醒我,今天你去春纪那里换过药了吗?”雷晋说着就要从床上爬起来,那个部位似乎使用过度,又疼又麻,全身上下和拆开又重组过一样,酸疼的他想杀人,只是两个罪魁祸首早已经不在身边了。

毯子落下来,雷晋满身的红色痕迹,密密的,一层压着一层,连胳膊弯内侧都没放过,明雅垂下眼皮,心微微发疼,竭力的忽略这一切。

“恩。”明雅轻轻的应了一声。

“这才乖。”雷晋笑着一手把盯着着自己看的葡萄接过来,另一只手本来想摸摸明雅的头,却被他不经意的躲开了。

雷晋看着落空的手掌,笑意微敛,开始觉得有点不对。

“我去给你端午饭吧。”明雅急忙从床沿边上站起来。

“先扶我坐起来,我使不大上劲。”雷晋眯眯眼,想从明雅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哦。”明雅帮雷晋裹好毯子,扶着他的腰,帮他坐在床上,又将已经在炭火上烤热的衣服拿过来放在雷晋身边。

雷晋先把葡萄放在床上,掀开毯子,裸着下床,准备穿衣服,就见明雅背过身去,坐立不安,一副随时准备冲出去的样子。

“又不是没看过,害羞什么?”雷晋有条不紊的穿戴整齐,摸摸自己脖子,又让明雅把柜子里一直没大用的围巾找了出来,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肯定没法出去见人。

雷晋将自己包严实了,拉过明雅,揉揉他的脸,小声笑道:“我今晚单独陪你一个人怎样?”他昨晚后来虽然有些神思混乱,但是明雅没做过,他还是记得的,他和熙雅想到一块去了,单纯以为明雅在闹小脾气。

要知道让雷晋主动说出这句话,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况且还是现在腰酸背痛,站都站不稳的情况下,大概这辈子也就这一次了,可是有人显然是不领情,就见明雅红着脸,但还是结结巴巴的拒绝道:“不……不了,你……今晚好好休息吧。”

雷晋被兜头泼一盆冷水,第一次主动要求被压,还被人拒绝,真是面子里子一点也没有了,虽不至于懊恼,但是想说第二次是不可能了。

“我抱着葡萄,咱吃饭去吧,阿么已经热了好几遍了。”明雅可能也感觉说完这句话,是惹着雷晋了,匆忙之间就想着补救,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雷晋看着他抱着葡萄离开的身影,摇摇头,心想算了,慢慢来吧,反正有的是时间,还怕小家伙不消气。

*

午饭过后,慕亚和他的阿么朱希过来了,顺便还带来了一大堆的食物,不止如此,还有换洗衣服,俨然是打算在这里常住的样子。

“每年这次,朱希叔叔和慕亚哥哥都会来家里住的,部落里很多人家都这样。”明雅帮着把他们带来的食物放到地窖里。

“为什么?”安布的老婆和儿子要到罗杰家里住,而且还和罗杰相处良好,以前他不知道事情原委的时候还不觉得怎样,可是现在,明明摆摆的,那这到底是什么诡异情况啊。

“一来怕这个时候有外族袭击,聚在一起大家要相互照应,二来就是把食物集中在一起,可以共度难关啊。”慕亚洗完手,笑着跑过来,就要接过葡萄抱抱。

葡萄从来不认生,谁抱都可以。

“葡萄,葡萄,我是慕亚小叔叔啊。”慕亚看葡萄笑了,自己也高兴得不行,就对着刚走过来的朱希喊道:“阿么,你看葡萄笑起来真的好像阿爹啊。”

雷晋顿时无语了,心道慕亚,你的脑子长到哪里去了,这话你也说的出口。没看到罗杰的脸已经黑了,但更让他惊悚的还在后面,就见朱希凑过来,看看葡萄,笑道:“还真的是,以前你阿公也有这么一双漂亮的翠绿色眼睛,自从阿公去世后,就只剩下你阿爹了,现在还有小葡萄,真是越看越漂亮。”

阿公是指父亲的阿么,阿爷是指父亲的阿爹,这些,雷晋来了这么久,现在已经能分辨清楚了。看这俩人的表现如果不是真的不在意,就是专门来欺负人了。朱希他不了解,但是慕亚性子开朗大方,罗杰也疼他,没道理会故意来气罗杰啊,要说不在意那就更不可能了,谁会不在意自己老公和老爹出轨啊,还是这个世界没现代的伦理道德观,所以不在乎?如果真是那样,还真够怪异的。不过这个问题也没缠绕他很久,当天晚上雷晋就得到答案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周一熬夜写好了,本想周二上午发,临时被总监抓来长春出差,作为部门唯一一个没婚人士,这种临时任务时常有,忙的晕头转向,今晚帅哥总监被一群美女们抓去玩了,借他电脑用用。恩,明晚大概就可以回了……密码这次很清楚吧,邮箱是文案第二个哦。

免费的肉肉再邮箱草稿箱里哦,喜欢的话要给好评哦,亲,爪机留邮箱包邮

晋江好抽。

118、痛并快乐

雷晋洗完澡,直接从柜子里把明雅成年那天的新衣服拖出来穿了,灰白色的上衣并不显眼,但是布料却意外的很柔软,被明雅珍而重之的叠的很整齐,因为只穿了一次,上面还压着崭新的折痕,听部落里的人说,很多人家即使再节约,成年那次,也会给小兽人做身新衣服,如果熬不过去,这就是葬服,如果顺利成年了,以后举行仪式的时候还能做新衣穿。

明雅如今的个头比雷晋还要稍微高一点,罗杰当时找人做衣服的时候做的大了点,不过雷晋现在穿着也仅能勉强遮到大腿根,笔挺干净的两条长腿就这么明晃晃的光裸着,行走间,衣衫掩不住的两腿、间的风景若隐若现。

明雅僵硬地站在门口处,咽咽口水,捂着胸口,心怦怦的跳的好厉害,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还留在这里,可是脚不听使唤就是挪不动,明明门就在身后不远,他一转身就可以出去,可是从两人回家,到现在雷晋已经洗完澡了,他还一步没动。

“去洗澡。”雷晋擦着湿漉漉头发出来,抬抬眼皮看他还傻愣在那里,就不得不劳动自己的嘴巴指挥一下。

明雅的脑子里现在一片空白,听到雷晋的话急忙钻进里屋,洗澡水还温热着,他三下五除二脱了自己的衣服跳了进去,光想着方才雷晋还在这里面泡着,身体就忍不住有点发热了。

“记得那里洗的干净点。”雷晋端着一大杯子白开水进来,勾着唇角笑道。

“哦。”明雅下意识的答应一声,不过马上反应过来雷晋说的是什么地方,浑身红通通的像只煮熟的虾子,

“待会我要检查,你给我好好的洗洗。”雷晋想到什么走过来,隔着水面看了一眼,明雅的那里已经是跃跃欲试的状态,他还犹嫌不够惹火似的,嘴里含了一口水,挑着明雅的下巴,给他渡到嘴里,末了还舔着他下巴上残留的银线,带着三分调笑,四分**的问道:“你嘴巴里很干,要不要再喂你喝一口?”

明雅慌乱的点点头,又摇摇头,只恨不得将自己整个人都埋到水里,腹中的那把火烧得他想把雷晋压在床上这样子再那样子。

雷晋看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暂时决定不再招惹他,屋里有点冷,他想着先把火盆拨弄的旺一点,免得今晚没被做死,反而冻死。

兽人的视力在昏暗的房内也可以直视无碍,明雅粗喘了气,直勾勾的盯着背对他的雷晋,随着他的下蹲,衣服下摆上移,白皙双丘自然分开,一直藏在中间的隐秘部位暴露无遗,像小嘴一样,一张一合的会呼吸,明雅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再也挪不开目光。

雷晋何尝感受不到那道烫人的视线,自己都有点腿软,可是想到今晚的目的,也只能咬牙受着了,想着等过了这一关,以后有的是时间大清算。

嘴里的白开水淡而无味,雷晋觉得自己现在最需要的一瓶烈酒,好让他不要这么清醒,可以继续下面的事情。

在床上他向来是个享乐派,以前在上面感觉好,他就坚持在上面,现在下面能得到更多的快乐,他也不会百分之百的拒绝,只不过和熙雅漠雅在一起的时候还好,但是和明雅,他总有种挥之不去的违和感,何况今晚又是自己主动。

明雅胡乱的擦擦身体穿上衣服出来的时候,就见到雷晋曲着一条腿坐在长凳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整个下半身打开着,软软的器官垂在双腿间。

明雅深深的吸了几口气,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到头来却发现作用不大,他小心翼翼的挪过去,侧身坐在雷晋身边,怯怯的扶着他的肩膀,一点点的靠近吻上雷晋的脖子,闭上眼睛,专注而虔诚。

雷晋在这一刻发现这其实这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横竖这辈子就认定这三个人了,想多了也累人,见明雅这笨样子,他低笑出声,主动伸出手臂勾住明雅的脖子拉近自己怀里,贴在他的唇边呢喃道:“这么想和我做吗?”

明雅的呼吸浓重而急促,抓在雷晋肩膀上的十指扣紧,湛蓝色的眼睛已被逼出几分朦胧的泪意。

雷晋熟练的吻上他的唇,少年干净美好的气息让他忍不住含住明雅的舌尖狠狠掠夺,一再加深这个吻,等他放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气喘。

明雅的手隔着上衣在雷晋背上肆意抚摸,停在尾端的凹陷处顺着股、缝来回上下揉搓着。雷晋忍受明雅手中粗糙的茧子不断摩擦带来的直窜脑际的酥麻刺激,拉过明雅,主动叉开腿,跨坐在他身上,双、臀间的缝隙正好压在明雅的分=身上,有意无意的在夹住那顶端研磨了两下,按着明雅的肩膀,在他的耳边呼口气坏坏笑道:“明雅,你脸上好多汗,要不要再去洗个澡?”

明雅的泪水沾湿睫毛,一滴滴的落下来,终于失声痛哭,紧紧的抱住雷晋的腰哀求道:“雷晋,你让明雅做吧,明雅以后会乖乖的听你的话,再也不看别的雌性了,只喜欢雷晋一个人,只喜欢你一个人。”

雷晋这才松了一口气,收起笑意,沉沉的问道:“你今天说的话作数?不会改天又要出去找个雌性回来举行仪式?”

“不会的,不会的。”明雅趴在雷晋胸前小声哭泣着,湿热的唇舌咬开他的一个个衣结。

“会每天去春纪那里好好换药?”雷晋打算一次把问题都解决了。

明雅抬起泪汪汪的大眼,转而又低下头。

*

雷晋气极,一把扯开他裤子,将那个粗硬的物件掏出来,随意的撸动两下,扶着明雅的肩膀抬起腰身,闭紧的小穴口微微张开,含住明雅的前端一点一点的吞了小半个进去。
  
  “再进去一些,再进去一些,明雅很疼。”明雅轻轻的拍打着雷晋的双臀,不停的哀求着,下面涨的好疼,雷晋的里面好热好软。
  
  雷晋表面上镇定,但是身体里夹着那么大一家伙,哪里能好受的了,腰软的都快支撑不住了,明雅还在急切的往里蹭,于是他也只能咬紧牙关死撑着问道:“去不去上药?”
  
  明雅胡乱的在雷晋胸前吮吸着,哭着喊道:“明雅的腿好不了,上药也好不了,明雅以后再也不能保护你了。”
  
  雷晋现在压根不想和钻入死胡同的人讲道理,只拍打着明雅的手臂问道:“那好,你不去上药,也休想碰我。放手,让我下来。”说完作势起身就要拔出来。
  
  明雅连忙两只手缠到雷晋腰上,抽泣哽咽道:“雷晋你不要走,明雅只是怕腿治不好了,不能保护你,你就不喜欢明雅,不要明雅了。”
  
  雷晋冷哼一声,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你了,你在禁地的时候给我装可怜,装无辜,让我答应做你什么鬼雌性,你倒是好本事,一转眼,就给我领个人回来。”雷晋越说越气,抬手就是一通乱打,明雅只敢稍微捂着脸,怕明天让阿么看到。
  
  可这两人都忘了,下面还连着呢,这一动不要紧,两人都倒吸口气,明雅本来就腹火中烧,这又被雷晋压在身上蹭了这半日,哪里还能忍得住,当下抓着雷晋的臀掰开猛地下压,一挺而入,完全埋进那温热湿滑里,一刻不停的抽动了起来,没有比这一刻更舒服。
  
  雷晋疼的喘着气,拍打着明雅的肩膀骂道:“慢点,混蛋,慢点,你想做死我吗?”但是明雅一次次刺到最深处带来的致命快感很快让他双腿交叠圈住明雅的腰,上下吞吐扭动起来。
  
  本来撂着他的时候还好,一旦解了禁,明雅哪是一次就好的人,所以任凭雷晋又踢又打,明雅还是将他按在长凳上,高高抬起他的右腿搭在自己肩上,左腿垂在凳子下,将自己的分身抵在他的小穴口,自上而下的强力贯入,将整个甬道撑得满满的,再也不留一丝空隙。
  
  雷晋仰着头,反手牢牢的抓住凳子腿不让自己掉下去,唇间不自禁的溢出**的喘息,体内异样的空虚和麻痒让他一次次的绞紧了明雅。
  
  这个时候的雷晋已经没有刚才威逼明雅的气势了,在明雅一次次有力的顶弄中,眼神不再清明,身体靡乱的迎合着,不自觉中展现出的魅惑也让明雅逐渐失控,将自己的粗硬迫切的挺入,甬道和分身紧密火热的摩擦,激起雷晋体内无可名状的快感。
  
  “恩……明雅……”雷晋喊叫出声,在明雅身下别样的维和感,反而更引发了身体的敏感,面对面的看到自己反抗的任凭明雅抬着自己的一条腿,在自己股间进出着,将火热的粘腻撒进自己的身体深处,光看到这场景,前端就颤抖的泄了出来。
  
  明雅就着还埋在雷晋体内的姿势,站起来,将雷晋整个人压在桌子边,抓住他的腰,将他虚软的双腿分的更开,从背后激烈的插进去,狂乱的律动着,动作剧烈的整张桌子都似乎承受不住的吱吱作响。
  
  雷晋挣扎无果,只能被动的接受着明雅持续不断的顶入抽出,心中还犹有余力的想到,小家伙好像是真的长大了,不过也只有一瞬间,就被明雅压低身子变化角度进入的更深。
  
  夜深人静,粗重的喘息和持续交合的粘腻水声格外清晰。
  

*

雷晋现在很抓狂,如果早知道有今天,他就让明雅继续自怨自艾,管他是死是活,爱找谁去找谁去,哪怕是再领来十个雌性,他要再生气他就不姓雷,他肯定会举着双手双脚赞成,无比热烈欢迎,说不准还会立刻押着他们去举行仪式,他们不去都不行。

当然说这些都晚了,能怨谁呢,就怨自己手脚太快,当天夜里解决了明雅,转过头来就毫不浪费时间的把仅有的一个路加也打发了,自己当然不能恨,所以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扒了明雅的那身皮做毯子,自从那一夜后,人倒是确实如以往的乖顺了,但是却得了个需索无度的坏毛病,每天晚上只要葡萄一睡下,他就跑过来纠缠,又撒娇又装可怜,两人都从床上做到床下,从角落里做到窗台上,仗着熙雅和漠雅不在,整个房子都快被他翻过来做个遍了,起初几天,自己还勉强配合,后来发现,这明雅的体力还真不是普通的好,一做就是大半夜,自己就算是个金刚不坏之身都快被累趴下了,后来被逼急了,索性就装死鱼,可就算是这样,明雅也能撩拨着自己来上一两个回合,直接导致现在自己整个有种被抽空的感觉。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