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兽人之宠你为上番外 花落倾语

兽人之宠你为上番外 花落倾语

时间: 2013-03-05 06:11:56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ot/2012-10-16/13471.html

http://www.woku9.com/?/ot/2012-10-16/13472.html

http://www.woku9.com/?/ot/2012-10-16/13473.html


192云溪(上)

天空很蓝,看不见一朵白云,偶尔几只巨大的鸟快速的从头顶的天空飞空,留下一道影迹,消失在视线里。

云溪表面镇定,内心却是犹如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望着头顶怎么都没变的天空,再艰难的看了看身周急速移动的物体。云溪都不知道自己保持这种不快不慢的速度往下**了多久。

他是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从家里变到这个地方来的,他明明是在家里跟那个臭小子每天惯例的来一架的,怎么他现在却是在做着人体飞翔的动作?

就在云溪还在疑惑着自己此时的处境时,他的双脚终于落在了使出。云溪用脚小心的踩了踩,嗯,有点硬邦邦的。没来得及查看自己踩在了什么地方,云溪扭头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

到处都是巨大的参天巨树,一片连一片的枝叶几乎遮盖了天空。唯有他头上这片地方,还能清晰的看到天上的景色。

俊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心里却是不停颤动着。对于现在自己所处的环境,云溪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只是在感情上,他还是保持着怀疑的。

脚下踩着的硬邦邦物体动了动,吓得云溪一个激灵,赶紧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同时脑子有点缓慢的缓缓往下看,这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正对上一双犹如金子般耀人视线的眼睛,霎时脑子更加迟钝了。

斯特尔今天在族里闲着没事儿,便想着出来捕猎。虽然身为一族的族长不用去为猎物发愁,可是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把族里的一些事情处理完了后,便来到了距离羽族不远的一片森林里捕猎。

这片森林是归属于羽族的,森林很大,里面的猎物跟果树野菜很丰富,足够应付羽族的温饱了。当然,这只是对于春季跟夏季来说。到了时间漫长的雨季,与寒冷的冬季,这一片森林便也就无法再给羽族提供食物了。

而现在正是万物复苏,动物们繁殖的春季,这片森林很是热闹。族里的事情该他做的也已经做完,其他的事情自然还有族里的长老们管着。

这片森林平时其实很少有羽族的兽人过来,一般都会把这片森林先养着,而自己就去较远的并不归属于任何部落的森林里捕猎。

而身为族长的斯特尔却是没法在这个时候走得太远的,除了雨季跟冬季,他一般都是在羽族附近的森林里捕猎玩玩就行了。

羽族兽人不多,所以食物的需求量并不像其他的部落兽人那样那么多。作为族长,斯特尔每天的食物其实有兽人们提供的。不过通常他还是会自己去森林里捕猎。

今天正好没事,便就溜达到了这片森林里来,刚出来,看看时间还早,便找了块草长的地儿,仰躺着闭眼晒太阳,偶尔睁眼还能看见头顶万里无云,湛蓝的天空。

闭眼休息了一会儿,灵敏的听觉让他察觉到了头顶上异于风吹的动静。一双金色的眼眸倏然睁开,便就见到一抹黑影正在快速的从他躺着的这片草地上空快速的向他**。

由于距离太远,斯特尔只是眯了眯眼抬头看着,并不动作。只是,在过了一会儿,等到发现那抹黑影过于纤细,像是雌性时,本来淡定的斯特尔呼吸一滞,立马想要煽动翅膀往上去接住下落的那抹身影。

只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那抹身影却突然快速的**,他只来得及横移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让下坠的雌性不至于摔倒地上。

这也就是云溪此时见到自己站着的位置时的过程了。

斯特尔在接住雌性时,松了一口气,抬头却只见到雌性尖尖的下巴,只是,金色的眼眸在站在自己胸口的雌性身上扫了一遍,这个雌性穿的衣服可真奇怪。仔细搜索了一下记忆里所有部落的穿着,却没发现有哪一个部落的穿着是跟眼前这个雌性一样的。

也疑惑着,这么珍贵的雌性,怎么会从天上掉下来?

在对上那双金色的眼眸时,云溪便傻住了。有点僵硬的再往边上一看,淡定的表情有了点裂痕,与不好意思。他这会儿才发现,以为硬邦邦的地,却是人家的胸口。倒是忽略了怎么一个人的胸口硬邦邦的。

“那个,不好意思。”云溪淡淡的扯了扯嘴角,赶忙从人身上跳了下去。

斯特尔见雌性张嘴,却是一连串听不懂的音节,勾了勾嘴角,摇摇头。

云溪见人摇头表示不介意了,便睁眼看向身边这个半裸着上身的男人。高。这是云溪对眼前这个男人的第一印象,大概比量了一下,云溪发现自己一八零的身高也只到男人的胸口位置,男人高了他一个半头还多点。

露在外的身体皮肤呈现健康的蜜色,最让他羡慕的是,这男人有六块他怎么也练不出来的腹肌,看上去就很有力量。往下,男人只围了一块兽皮,遮挡住重点部位,然后,便是两条纤长的腿,光着脚。

云溪抬头,很不习惯这种仰视着别人的感觉,所以稍微往后退了一点,减少那种身高差距。

斯特尔瞧见了也没觉得什么,张嘴就一串音节飘了出来,只是,云溪侧头淡淡的看着眼前男人的嘴张张合合,心里激荡。这语言,他听不懂啊。难道,真的如自己刚才所猜测的?只是,云溪仰头看着头顶瓦蓝瓦蓝的天空。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

他记得最后是那臭小子给了自己一脚,刚好踹在他的腹部,然后他便觉得一痛,再然后,就是刚才下坠的画面了。

斯特尔说了半天,只见眼前的雌性抬头看着天上,理都没理自己,便停下了话头,也跟着抬头往天上看去。头顶的天空蓝的很干净。

斯特尔张嘴想问雌性在看什么,微低头看了看雌性有点悲伤的侧脸,疑惑的侧了侧头,聪明的没有再说话。

雌性对于任何一个部落跟种族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没有哪个部落会把一个雌性丢在危险的森林里。而眼前这个雌性,也许是被那些鸟鸦抓走,然后不知 道为何从天上掉了下来。斯特尔也只能想到这个可能,他可不觉得会有哪一个能飞的雄性会那么不小心把自己的雌性从空中掉了下来。即使这样,以雄性珍惜重视雌 性的态度,这会儿也该找来了。

看了看身边的雌性,斯特尔抽了抽鼻子,并没有在雌性身上嗅到属于任何一个雄性的气味,金色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这个雌性是无主的。

斯特尔认真的盯着眼前的雌性看了半天,心里想着,这个雌性没有雄性,那么,是不是就代表他可以把人带回族里去。

斯特尔早已经成年了,却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雌性,当然,族里喜欢他的雌性很多,可是,他却不喜欢那些柔柔弱弱,又霸道任性的雌性,虽然,族里也有那种温柔的雌性,可是,他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斯特尔微侧头看着眼前的雌性,这个雌性脸上虽然很悲伤,却并没有哭出来,眼睛跟头发颜色黑的让人迷炫。这不是任何一个部落的兽人有的颜色,至少,他从来没有见过。

云溪其实表面虽然很平静,心里是很感伤的。父亲从小就很宠他,却对母亲很冷淡。至于原因,他是后来那个所谓的弟弟来了以后才知道的。

确定了自己是穿越了以后,云溪想起了自己跟教授还没有研究明白的那张特殊材质的纸张。他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来得及做。还有那个一直没有对那个臭小子说的话,也没来得及说出口。现在一切都没机会了。

想到那些未来得及做的事情,云溪心里的感伤慢慢爬上了俊秀的脸颊。也许那个臭小子发现他不见了以后,肯定是很开心的,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跟他抬杠,没有人揍他了。不过又一想,也许那臭小子说不定发现他不见了以后,因为缺少了这么一个跟他抬杠的哥哥,而觉得孤单寂寞。

想到这里,不禁轻笑出声。清浅的笑声,让一边安静注视着他的斯特尔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云溪抬了半天的头,觉得脖子酸了,便扭了扭头,不小心见到了边上盯着自己的男人。扯了扯嘴角,他怎么把这个大活人给忘记了?

云溪在第一眼跟男人的眼睛对视后,就发现了男人的发色居然是跟他的眼眸一个颜色,灿烂耀人眼睛的金色。头发金色还能理解,那么眼睛呢?金色的眼睛不怕太过于吸收阳光而瞎掉么?不过看着男人漂亮的眼睛,云溪觉得,他这个担忧大概是多余的。

斯特尔见雌性看着他,便咧嘴一笑,露出了两排比电视广告上还要好看的白牙,在阳光下很是晃眼。

云溪微微眯了眯眼睛,张嘴想说点什么,却想到刚才男人那一串不明的音节,又闭上了嘴。他跟男人的语言不通。

斯特尔见雌性好像要跟自己说什么,他并不知道两人无法语言沟通,见雌性要跟自己说话,便开口说了一串话,大致意思就是问云溪要不要他送他回他自己的部落,如果不想回自己的部落,也可以跟着他去羽族。

只是他发现,自己说了半天,雌性也只是淡淡而疑惑的看着自己,最后斯特尔像是想到什么,拍了拍自己脑袋。奥兰大陆有很多种类的兽人,虽然通用语是 兽人语,却也有少数住得太远的小种族兽人用的是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这也造成了偶尔碰面的语言沟通问题,因此在后来,兽神降世,赐予了各族一种圣水,只要 喝了那种圣水,不同种族之间便沟通无碍了。

见雌性的样子,斯特尔觉得这个雌性大概是在一个很偏远的兽人部落里长大的,所以听不懂自己说的话,那这样的话,就只能先带雌性回羽族了。想到此,斯特尔咧了咧嘴。

云溪皱眉看着眼前傻笑的男人,他还在想两人该怎么沟通的问题。

斯特尔瞧了瞧天色,时间还早的,不过为了把眼前的雌性带回部落里,还是立马就走吧,森林里对于雌性来说太危险了,虽然他有这个能力保护好眼前的雌性。

然后,在云溪震惊的瞪视下,只在西方神话传说里才出现的人物,应该说物种,居然就这么在他眼前出现了。看着男人俊美的脸庞,健美的四肢,还有那犹如阳光般的炫目金色长发,以及背后展开的白色羽翼,云溪瞬时间凌乱了。

他是来到什么地方了?是天堂吗?为何会有传说中的鸟人出现?

193云溪(中)

云溪看着在自己眼前上演的一幕森林强者生存法则,仍还是觉得犹如在梦中。鸟人!这种生物,不是只是应该出现在西方的神话故事里吗?为什么这会儿却是在他的眼前出现了,而且还是青天白日的。

外人一点也看不出外表镇定得好像见怪不怪,一排淡定的某人此时心里到底是有多热闹。说穿了,云溪是属于那种有点闷骚个性的人。表面看起来很冷淡,虽然总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说起话来也是彬彬有礼,一副绅士样子。

只是熟悉楚云溪这个人的人都知道,这个人其实是一个拥有着矛盾个性的人。有点外冷内热,但是你看着他嘴角的浅笑,又会觉得这个人很好相处,很平易近人。可是跟他相处久了又会觉得,这个人其实是很难把别人放进心里去的。

云溪经常听到这些谈论自己的话都会觉得很莫名其妙,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只是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而已。

这会儿看着眼前上演的残酷森林法则,云溪的外表看起来是很镇定的,只是内心却是犹如有无数的人在大声说话一样,完全没有外表这么平静。

这样的状况,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应该说,从见到这个鸟人在自己面前变成鸟人那刻开始,云溪就已经是这副样子了,只是忙着抓捕猎物来显示自己的斯特尔没有看出来。他这会儿正忙着把眼前这只火烈兽抓住,在眼前这个别于其他雌性的雌性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强大。

至于为何要这样做,斯特尔脑子里闪过了那个雌性嘴角淡淡的笑意,以及那双黑的犹如夜空般的眼睛,心里一阵悸动。他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那种,就是这个雌性的感觉。

云溪自然是不知道眼前看似很残酷凶险的搏斗画面,其实只是某人为了表现才做出来的。火烈兽对于斯特尔来说,真的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不过这会儿他忙 着在自己看上的雌性面前表现自己,又在分神想着那个拥有神秘黑色眼眸的雌性,手低下的动作慢了,偶尔还会因为分神造成一下凶险的画面,通常会惹得偶尔看过 来的云溪心惊肉跳。

看着上演的大战,云溪真心觉得自己震撼了。这个不光是鸟人出现了,连带着,西方的魔法大门都在自己眼前打开了。他看见了什么,那不是魔法吗?那个 不是所谓的火球术吗?为什么?他到底是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难道,是西方未开化之前的古世界?可是,他是中国人,不是应该去到中国的古代,见识一下那些 神仙妖精么。

为何会让他一个中国人来到这个称得上是魔幻的世界?

两人都在内心不停的神游着,随着时间过去,大战即将落幕,云溪的脑子里也已经慢慢的恢复了平静。等到那一鸟人一火兽的大战宣告鸟人获得胜利时,云溪也慢慢的让自己不仅表面淡定,连内心也已经淡定了下来。

斯特尔把死了的火烈兽轻易的拖着来到云溪面前,张嘴说了几句,然后又想起眼前的雌性是从一个很远的部落来的,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便又想了一下,比 手划脚了一番,大意也就是问眼前的雌性要不要跟他走。当然,前面他说的要不要他送他回去他们的部落这件事,已经被他自动的从脑子里给丢了。

云溪很艰难的看着眼前的俊美鸟人在自己面前跟个跳大绳的巫师一样,手脚乱挥。半天,才看明白这个鸟人到底是想表达个什么意思。跟他走?

云溪轻皱眉,斯特尔也跟着心里忐忑。

他穿越了,这个是很肯定的事情了。他可不会傻得来相信自己只是在地球上一个未发现的小野森林里。可能吗?那么多卫星在地球上空待着,像这种魔法异 动的画面,能不被发现?何况,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他可是在自己家里,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落到这里来的。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除了穿越,他想不到别的。

至于为什么他知道穿越一词,其实这个还是归功于他现在跟自己教授秘密研究的那张材质特殊的纸张。那上面的图以及语言,据他与教授长时间研究后,得到的一点点信息显示,那是属于魔法咒语以及魔法阵的纸。

最后,当然就是在查阅资料时,知道了现在流行的穿越一词。

云溪看了看四周,再看了一眼眼前看起来似乎很期待,又很害怕的鸟人。到底是跟他走呢还是不走?不走吧,就拿刚刚看见的那只会喷火的魔兽来看,他如果自己一个人在森林里呆着,保不准就会死得很惨,而且还是那种尸骨无存的下场。

但是跟这个鸟人走吧,又不知道这个鸟人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云溪很纠结,外表也只是看见他稍微皱着眉毛而已。

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跟着眼前的鸟人走。至少这个在某一面来说,还算得上是人,可以慢慢沟通。要是遇到那种会喷火或者其他的魔兽,他可不觉得那些畜生会给他开口跟它们慢慢沟通的机会。

半晌,斯特尔都快等得想要暴力施行的时候,终于是看见眼前的雌性点了点头,一头黑发在他眼前随着脑袋的动作轻轻飘动,迷惑了他的眼睛,也让他的心跳慢慢的强烈了起来。

斯特尔看着眼前的雌性,微微勾起嘴角。

云溪眨了眨眼,不明所以的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好像温柔起来的鸟人,心里直挠头,这是个什么状况?他怎么觉得,这个鸟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不过也没有给云溪在那里伪淡定多久,斯特尔便把右手在云溪的腰间一搂,紧紧的。左手轻松的提着那只庞大的火烈兽,翅膀一震,在云溪愣神的空档,便升上了天空。

一层薄薄的带着点淡淡绿色的光照在两人的身边流转着,遮挡住了因快速飞翔而带来的强劲气流以及风。

云溪很想动一下,把腰间那只箍着自己的带着火热温度的手臂给从自己腰上弄掉。只是低头一看,便又忍耐了下来。

刚才只是愣神了一下,便被眼前这个看似是好人的鸟人给搂住了。如若是平时,他早就机警的闪开了,哪里容得刚见面的陌生人欺近自己,何况还是与自己肌肤相近。

两人心思各异的在天空快速前进,一会儿,飞翔的速度慢了下来,而且也在慢慢下降。云溪低头,一片简陋的石屋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里。等到距离越来越近时,他才发现,这些所谓的石屋,比起现代农村的那些小瓦房,不知道高大宽阔了多少。

迫不及待的,斯特尔理也不理那些因为看见他带了一个异族雌性回来而跑来看热闹并与他打招呼的族人。把手里的火烈兽一扔,拉着眼前的雌性就往族里的圣池走去。那里存放着可以使各个种族轻易沟通的圣水。

在还没有跟眼前的雌性打好关系之前,这些族里其他的兽人就不要让他们接触到他看上的雌性了。虽然他不觉得会有雄性来跟他抢他看上的雌性,但是难保就有那种想来跟他竞争的人。一定得把眼前的雌性抓在自己的手里。

看着聚集过来的那些个漂亮的男人,云溪虽然觉得好奇跟震惊,却还是很认真的跟着眼前拉着自己走的鸟人。也不知道这个鸟人是要把自己拉去哪里。

等到了解清楚这个世界是个怎样的世界后,云溪也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差不多半个月了。这个世界晚上有月亮,却没有星星。这个世界被叫做奥兰大陆,是一个有着魔法,与生存着一种被叫做兽人的族群,还有森林里生活着很多会魔法的魔兽,以及不会魔法的凶兽。

这个世界的时间比地球上的时间要长,而且,这个世界只有男人,没有女人。而男人,会变声的叫做雄性,等于地球的男人。不会变身,像他这种,被叫做雌性,就像地球的女人,是负责传宗接代的。

当然,云溪是不承认自己是个女人,不,是雌性的。他是男人。不过,云溪轻扫了一眼门外不停往自己屋里张望的那些个高大俊美的男人,心里忍不住快速的扎了个稻草人,一顿拳打脚踢。

为什么这么生气?自然生气了,这些个在他门外没事乱晃荡的男人,都是想泡他的。虽然他从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实,可是,他不想自己被这么多男人当成女人一样来追。想到这里所谓的雌性是要传宗接代的,云溪脑子里的踢打画面顿时变得血腥了起来。

他不敢确定自己有没有被改变体质,因为他现在发现自己居然会魔法了。那么,体质被改编成会生孩子的体质,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这会儿他对这些打着追求他的幌子来回在他屋外走动的男人们,是很不喜欢的。

而唯一能亲近他身边的,大概也就只有斯特尔与他的那两个雌性弟弟了。想到斯特尔,云溪的眼角就忍不住抽抽。

他知道那个家伙其实也是在追求他,不然不会总想着法儿的给自己送来各种好吃的,鲜嫩的食物。只是,大概是一种雏鸟情节,让他对这个第一次见面,并 且把他带回这里的人,有一种特殊的好感。就算在知道了他是在追求他的事情后,他也并没有像对其他那些男人一样,把他拒之门外。

看着盆子里被自己捣碎的水果,云溪抬眼看了一下屋外,发现外面好像安静了下来,随后门被人敲响。皱了一下眉,起身来到门边问道:“谁。”

“是我,云溪。”低沉而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云溪把门开开,刚打猎完回来的斯特尔正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块还新鲜的肉。

“进来吧。”云溪扫了一眼屋外,勾了勾嘴角,也只有斯特尔过来他这里了,外面才会安静下来。

“这块是噜噜猪的肉,很鲜嫩的,你留着中午吃吧。”斯特尔温柔的看着眼前的雌性,也就是他确定要成为自己未来伴侣的雌性,云溪。

“嗯,谢谢。”云溪淡笑着道谢,并从桌上拿了一罐昨天做好的果酱递给斯特尔,“这个是我做的果酱,你拿回去吧,烤肉的时候抹一点在上面,味道会很不错的。”

说到烤肉,云溪就觉得很郁闷跟抓狂。这里的菜式,除了烤肉就是炖肉,还有有限的几样野菜跟水果。而且烤肉这些所谓的兽人也只抹一点盐在上面,有些会抹点蜂蜜或者果汁。至于所谓的辣椒,孜然等等,那是完全没有的。

第一次吃的时候,简直让他想吐。不过出于礼貌,他最后还是给吞了,至今他都不愿意想起那段痛苦的吞咽的过程。

以致后来的十几天时间里,他最主要的就是把时间用到跟着那些雌性去附近安全的森林里采野菜跟摘水果时,来找一些能用来调味的东西。

还别说,辣椒是被他找到了。也就是兽人们被称为椒树的东西。这种树上面都是可以用来做辣椒的果子,不过兽人们不常吃,嫌他味道太过于刺激。

云溪找到后,可是高兴了好久,在做了一次给斯特尔跟他的两个雌性弟弟吃了后,这种烤肉方法便被传了开来。

“好。”拿过云溪递过来的果酱罐子,斯特尔的眼神越发温柔了,就差没上来给云溪抱两下了。

“还有事情吗?”云溪挑眉,浅笑的看着眼前的斯特尔,这个鸟人这会儿是还有事?难不成还想他给他烤肉吃?

自那次烤过一次肉给斯特尔与他两个弟弟吃过后,这三人便三不五时的来他这里蹭吃蹭喝。虽然每次过来都是自己带了食物过来的。可是,烤一个人的量,与弄四个人的量,那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这个斯特尔还很能吃。

“额,没事了。”斯特尔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很不舍的在云溪的目送下走了出去。呜,他是很想留下来吃云溪做的烤肉的,可是,貌似昨天他们兄弟三个才来吃过一次。今天不能了。不行,他得赶紧把云溪追到手才行。握了握拳,斯特尔快速的往自己家走去。

时间慢慢走过,当你以为过了很久时,其实回头一算,原来并没有以为的那么久。时间好慢。这便是云溪这会儿的感觉。他以为已经过了半年了,哪知道一 算才过了三个多月。没办法,来这里这么长时间了,他仍然是不习惯这里比地球长的时间模式。以至于他经常搞不清楚过了多久。

这会儿正是奥兰大陆的夏季,很炎热。云溪利用自己这段时间练起来的风系魔法慢慢给自己吹着风,总算是降低了头顶上两个太阳带来的热力。

此时他人正跟在斯特尔身后在森林里捕猎。这是他要求的,他并不想自己整天跟那些雌性一样呆在部落里,他是个男人,有能力养活自己。虽然他这会儿的能力还不够,但是,捕捉一些低级的魔兽或者凶兽,他还是有那个能力的。

何况他就养自己一个人,不需要太多食物的,加上野菜跟水果,他现在的能力足够养活自己了。

斯特尔小心的注视着周围的动静,一旦有厉害的魔兽靠近,他就会立马带着身边的云溪避开。云溪说过,他想自己学会捕猎,并且养活自己。虽然他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他有足够的能力养活云溪。可是,云溪这会儿还不是自己的雌性,虽然云溪对自己很亲近。

不过,斯特尔侧头温柔的看了一眼身边的雌性,侧脸那专注的神情,总让他深深的为之悸动。他看上的雌性,是与众不同的。

当时间的年轮慢慢的转过时,时间已到了深秋。也就是奥兰大陆的雨季。云溪在得知这里所谓的雨季时,便开始跟着一起忙碌了起来。捕猎,存储食物,缝补衣服,忙得团团转。

他必须得做很多的能储存的食物出来,像干肉,肠,之类的。这些都是他以前吃过并且知道做法的。

水果不太可能保存太久,那就只能全部做成果酱了,这里没有袋子,要是有塑料袋子,他就能想到办法让水果保存得更久了,度过三个月的雨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还有衣服,这里的衣服都很简陋跟简单,他也不是专职学这个的,所以也只是跟着斯特尔的两个弟弟学了一下简单的缝补,至少能做出一件像样的衣服来给自己穿。

这时候斯特尔是不准他进森林里跟着一起去捕猎的,不过他也没想过去,毕竟要忙的事情太多了。本来他只要忙他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奈何他不能去森林里捕猎,又是单身一个人,肉食的问题就落在了跟他亲近的斯特尔身上。自然,斯特尔家里,他就得去跟着帮忙了。

斯特尔的父亲跟母父据说是去了兽神殿,至于那个地方是个什么地方,他不知道。

斯特尔家现在就只有他们三兄弟,他自然得去帮忙了。

至于这一段时间斯特尔对自己的好,还有那总是黏在自己身上的温柔目光,云溪觉得,自己其实也是心动的。

194云溪下

雨季说到就到了,云溪没想到这里的雨季居然会这么久。虽然斯特尔有跟他说过雨季的时间将会持续三个月。他当时听了也只以为是断断续续的,至少雨不是天天都这样连绵不绝的下个不停。

在地球上,要是一场雨连续下个好几天都会引起洪灾了,何况是连着下个十几天或者三个月?他连想都没往那边想。

存吃的,也只是依着一种跟大众的本能。而现在,看着外面连续下了快十几天的雨,云溪的脸色也变得跟外面的天空一样阴沉。

任谁连着十几天在这样的天气里,只待在一个屋子里,没有任何可以供消遣时间的东西,也会脸色难看的。当然,这里的这些兽人是没法跟他们相提并论的。可是他?云溪头痛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雨季,是不是也太久了点,这些雨水到底是流到哪里去了?连着下了这么久,怎么就没见地下有积水?也没听见哪里有山洪暴发或者泥石流之类的?

一屁股坐到床上,云溪阴沉着脸色盯着外面的连绵雨幕。即使他想保持自己的优雅,这时候也没法保持住了,何况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保持了给谁看?

“这是什么鬼世界,下了十几天的雨了。”嘟囔的低语出声,想着以后还有两个多月这样的日子要过,云溪就恨不得自己干脆跟蛇一样冬眠算了。

“云溪。”正准备直接睡觉度过的云溪,耳听外面有人叫自己,听那声音,是斯特尔无疑了。想着这会儿这个家伙来干什么?虽然这十几天的雨季这人也都有不时过来看他,不过大多数是下午,这会儿还在上午就来了?

想是这样想,起身去开门的动作倒是没有停下来。

看着门外高大的某人,云溪扯了扯嘴角,一边让开身子让人进来,“你今天怎么过来得这么早?”

“听 祭祀说,这两天的雨可能会加大,我过来看看你房子的顶上有没有需要修补一下的。”斯特尔温柔的看着云溪,一边自动的走进屋里的大床上坐下。话虽是这么说, 其实云溪住的房子早在雨季到来之前他就已经给修补得没有一点漏洞了,别说雨再下大点,就是天上掉石头粒儿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雨还要加大?难道都不用停一停的吗?”一听雨势还要加大,云溪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动着。声音也不禁提高了很多。

“怎么了?”斯特尔看着好像是生气了云溪,连忙站了起来把人给拉了过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吗?你跟我说,我去帮你。”

被斯特尔这般当成重大事情发生了一样温柔对待着,本来心里的那点小火气也立马给熄了下去,云溪撇了撇嘴,声音也恢复如常,“我能有什么事情,我只是觉得这雨下得太久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