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末世之丧尸升级系统番外 隐空人

末世之丧尸升级系统番外 隐空人

时间: 2013-03-02 13:09:51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ot/2013-02-17/18532.html


101番外1:海蓝星小殿下

“你守护了我这么久末世之丧尸升级系统。这最后的时刻,就让我来守护你一次吧……”

金菲尘和祭祀太过强大的能量撞击,最大程度引发了余震,一块落石让郭小北失去了知觉,而本来就在强制修复肌体的韩阳也同样紧闭着双眼。

他们不曾知道的是最后一瞬间,系统提示主线任务完成,之后一道金光保护住了昏迷的两人。而那已经快要耗尽的生存点也停止了减少,时间在这一瞬间好像完全停止了。

金光之后,一个人影迅速成型,如果祭祀在的话,一定会非常惊讶的喊出声,因为这个人影正是她的小殿下,她用生命保护的人。

人影慢慢成型后,金光也开始慢慢收敛,好像完全被他吸收到了身体里一般。

“小北……”人影拍拍浑身鲜血的郭小北,看着对方茫然地睁开眼,人影露齿一笑。

“你是谁?”

“我?我是海蓝星的王子,我已经和你在一起很久了,你不知道么?”

“……声音很耳熟……”郭小北脑子还很乱,不知道对方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面前的人年纪很轻,容貌非常漂亮,五官比韩阳还有精致一些,这人虽然让人看着十分舒服,但是郭小北却非常确定,他肯定没见过这个人。但是这个人的声音偏偏有熟悉的很……

“咳咳……叮,宿主丧尸任务已完成……”海蓝星小王子咳嗽一声,说了一句话。

郭小北的眼睛倏然睁的溜圆,嘴里开始结巴,“你……你……你……”

“对,我就是你身体里那个——”伟大的系统……小王子看着郭小北惊讶的眼神,满意地笑了。

“你就是那个坑爹的系统!”郭小北从半躺的姿势一下子跳了起来。看那模样,恨不得掐死对方。

“干嘛干嘛,这是什么态度……”小王子连忙跳开,本想发火,不过看郭小北那凶悍的模样,一口气顿时咽回了肚子里。

“你……你还好意思说,你那是什么坑爹的任务……”说到任务,郭小北突然僵住,转身去看原本该在他身下的韩阳。

韩阳紧闭双眼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地,郭小北从刚才的怒气冲冲一下子变得静默下来,跪□静静抱着韩阳的身体。

“喂……你别哭啊……”小王子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若不是因为他,若不是因为他被送到这里,他那个泼妇一般又一直野心不死的姐姐也不会追到这里,更不会造成现在这一切。“其实他没事……”

“没事?”郭小北带着眼泪的脸倏然抬起,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不靠谱的小王子。“他明明没有了呼吸……”

“咳咳……那是因为现在你在我的领域里,那个……他是不真实的,连你自己都是个幻象……你懂我的意思吧?”

“不懂。”

“那个……”

“我不想知道你说的那些,我只想知道,怎么才能让他活下去,我可以用我自己的生命来交换。”郭小北一脸郑重的开口,“我知道你神通广大,否则也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这个……倒是……”小王子抓抓头,其实救这些人不难,难的是救下这些人,他就要失去他的能力了。

“很难么……”郭小北失望地看着他。

“不难不难……”小王子被对方脸上的绝望吓到,其实他自从到了这个星球上,就失去了大部分意识,凭着最后一点能量附在郭小北身体里,一点一点的让对方循着他规划出来的道路前进。只不过他没想到他这个倒霉姐姐竟然追到这里,还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事件。

虽然在系统里藏身,但是外面的事他还是知道的很清楚,或者说,丧尸这东西已出现,他就知道他的姐姐也来了。

说白了,他们海蓝星上大都是能力者。但同样的,海蓝星上也不是人人都是顶级能力者,也有一些低级未开化的能力者,这些人就是地球上人口中的丧尸。其实那些丧尸根本就是他们海蓝星上进化失败的一种低级能力者出现残次品现象。

真正的丧尸就像他们一般,拥有绝色的容貌,顶级的能力,过人的智商。

而那些低级的能力者则因为强行突破不可违的境界,而导致呈现类似走火入魔的状况,四肢僵硬,血液恶臭,甚至身上的肉都会腐烂。

但是如果这些人能在战斗中进化,他们也会慢慢从低级丧尸进化成高级丧尸,甚至重新成为能力者。这也是为什么丧尸出现了进化现象,而且越是进化等级高的丧尸,反而没有最初那些丧尸那般恶心。

只是这种进化说来简单,其实却很难。他们需要吞噬大量的同类,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战斗,才能促成这一切。

金 菲尘最大的能力,就是破坏性感染。她能将她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人感染上这种失败的病毒,让人瞬间变成丧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位能力还算不错的公主在海蓝 星上并不被人爱戴。毕竟她随时都可能让一位需要进化的能力者进化失败,是个想要美好明天的人,都想离她远远的。

海蓝星遭受致命打击的时候,所以人都尽了自己能力去战斗,唯独这位公主殿下完全不能插手,她一旦出手不但不能让战争胜利,反而会扭转战局,加速失败。

同 样不能去战斗的小王子在背后默默看着他的姐姐将指甲掐到肉里。他知道她痛苦,但是他没有办法,所有人都没有办法。知道星球破灭,为了海蓝星文明的传承,女 王倾尽了全部能力将小王子送了出去,一同出去的还有祭祀等人。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公主殿下也离开了,并且先行一步,在路上狙击了王子。

这也是小王子为什么能力耗尽,要寄托在小北身上,靠着指引他做任务来一点点恢复自己能力的原因。

“其实……若想让他们都好好的活着,也不难……”对别人或许难如登天,但是对他来说不过小菜一碟,只是这种逆天行为要付出的代价就很大了。

“有什么条件?不管有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就算要我脑袋里的脑核我也给你……”郭小北听到能让众人活过来,激动地抓着小王子的手臂。

“喂喂……疼!”小王子拍开郭小北的手,心疼地看看已经留下红色指痕的手腕,叹了口气,“让我复活他们可以,除非你答应我,让我当你的儿子!”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神马的,大家加群啊……正文完结了,番外将事情收下尾,这文就挂完结了……没完的小剧场每晚群里找去……
101番外2:我要复活大家,妈妈靠后点


--------------------------------------------------------------------------------
番外2:我要复活大家,妈妈靠后点

“……要复活他们,我就要答应,你给我当儿子?”郭小北沉默了下,静静地叙述了一遍。

“嗯……”小王子点点头,虽然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但是这确实是这意思。

“唉……”郭小北叹了口气,“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被扔到这里来了。我答应你!”

“……你什么意思?”

“自愿当儿子,才肯帮忙的,第一次见!”小北拍拍小王子的肩膀,“快点吧儿子,我等着跟你那个爸爸拥抱一下呢!”

小王子深深吸了一口气,“……你等着。”

“千万别生气,儿子,爹以后会好好爱你,拿你当亲生的一般看待。”郭小北不知道为什么笃定对方一定会帮忙,但是他就是有这种自信。

而这样奚落对方也不是他的性格,只是这几年来,他真是觉得没少因为系统搓火。不过想了又想,要是没有系统,恐怕他已经死了又死了,还能活到现在,还能和亲□人一起战斗。虽然这场祸事也是他们带来的,但是却也怪不得这个小子。所以逞了逞口头威风,也就不再刺激对方。

“好的,我现在要开始复活了,妈妈你靠后一点站吧。记得要好好照顾我啊,要不然我就把你们背着其他人做的那些事,讲给别人听。”

“妈你个头……等等,背着其他人……”郭小北脸一白,窒息般的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而又变成了愤怒。他怎么就没想到,他和韩阳每次亲热,虽然别人看不到,但是这小子却一直看着。“你……”

“对了,还需要点血。”小王子拿着不知从什么地方逃出来的刀子朝着郭小北手腕划下,又跑到韩阳那里,同样放了一些血刀自己手里,摆出个奇怪的姿势。

“喂,我话还……”

郭小北还要说点什么,眼前金光已经是大方光芒,太过明亮的让郭小北赶紧闭紧了眼睛,不过没多久,他就再次失去了意识。

一阵QQ的敲窗声响起,郭小北困倦的揉了揉眼睛,四周环视下,吓得立即窜起身。

“这这……”郭小北惊骇地在屋子里打转,这不是他原本住的小房间么,怎么会……他怎么会在这里。

QQ又是一阵敲窗,郭小北扑到电脑桌前,不敢置信地摸摸那个他用了好几年的旧电脑,温热的机身带着些灰尘。

郭小北随手点开了QQ闪动的图标,上面是编辑一连串的威胁利诱言论。

郭小北思索了一下,在QQ上敲了几行话,很快就换成了对方发送的担心表情,还有问候他是不是生病病糊涂了的关怀话。

打了个哈哈,告诉对方开玩笑,马上去码字更文,结束了和编辑的对话。郭小北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彷佛全身都失去了力气一般。

这一切……难道都是梦么?

郭小北抱住自己的头。如果是梦,这一切怎么会如此的真实,怎么会让他记得如此清楚。这三年多,他和朋友一起生活一起战斗的记忆,还有和韩阳……每一次的拥抱、接吻……

“啊……”郭小北抱着头嘶喊了一声。太过难以形容的感觉,让他心里空落落的难受,却又说不出来。

原来让大家都活过来的代价,是他要在感受到朋友和爱人的滋味之后,再次一个人忍受孤独么?

从烈日当头,到日头西坠,郭小北静静地坐在窗前,看着外面从安静到喧嚣,再从喧嚣转成宁静,姿势都不换一下的静静坐着。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的时候,门把手突然响动了一下,郭小北倏然转头。

这间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虽然是二室一厅,但是因为格局并不大,而且他的职业是写手,所以并没有把房间租出去赚钱。

按照常理,他的门应该是锁的好好的,并不会存在被人打开的情况。

郭小北站起身快步走到了客厅,只见一大一小两个人正在玄关处换鞋,手里大包小包的,还提着不少东西。

“你们是谁……”话一出口,郭小北才觉察自己声音又多沙哑沧桑。

“妈妈……”清脆的童声响起,矮小的人影朝着他扑过来,郭小北下意识俯□接住对方。扑到他怀里的是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容貌秀气漂亮,只是看着有些眼熟。

“喝点水。”小北呆呆看着扑在他怀里撒娇的孩子,头上方一杯水递了过来。“嗓子哑成这样,真是不会照顾自己,笨死了!”

熟悉的口味,熟悉的语调让郭小北震惊地睁大眼,连杯子都忘了接。

“笨蛋,发什么呆!”韩阳拉起爱人,抹去对方那无意识留下的眼泪,笑的嚣张无比,“我带着咱们儿子出去买了点东西,你家附近的小超市东西太少,我们就去了趟北城,这一逛就从上午到了下午。不过我们中午在外面吃的,你儿子要吃肯德基,吃的比猪都多,还有啊,你居然连辆车都没有,算了改天我带着你去买一辆……喂,小北……你哭什么啊,现在不是很好么……”

韩阳无奈地一手端着水,一手揽着爱人的腰背轻轻拍着,怀里的人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好了好了,咱们也算是苦尽甘来,你看现在多好……”韩阳带着爱人一点点移动,将杯子放稳后,朝着站在一旁狡猾地看着他们的小子眨眨眼,抱起小北进了卧室。

门外的小子啃着手指恨恨地看了那扇关闭的大门,转头一扭一扭地走向了他们刚才在商场购物的几个大袋子……

“宝贝儿别哭了,再哭儿子都要笑话你了……”

“你……你居然都有孩子了!”郭小北好不容易止住哭声,想起那个扑到他怀里的孩子,顿时又哭起来,那感觉就像是爱上了有妇之夫,怀了人家孩子,才发现人家有妻有子还有狗,恨不得拿绳子上吊死了算了。

“想什么呢!”韩阳一巴掌打到郭小北臀部,“你也不看看那孩子像谁!”

郭小北仔细想了一下,顿时嘴一撇又要哭,那孩子长得……像韩阳!

“打住。再哭不要你了啊!”韩阳觉得头疼。以前的郭小北怎么被他**欺负也没怎么哭啊,顶多是**他,怎么现在眼泪这么多。虽然如此,但是心里却没有一点不耐烦,只是怕对方哭的太多,一会儿不光嗓子肿,恐怕眼睛都肿了。

等着小北终于忍住,哽咽地看着他,韩阳才用温和的口吻引导着,“你看那孩子不是像你么。”

“狗屁!老子才22,哪里的那么大的孩子啊!”

“你忘了啊,是你答应他要他当儿子的,你还说要拿他当亲生的!”

“……他是小王子?”

“大概是吧。我当时眼睛睁不开,只能听。”韩阳叹口气。

“这么说,我不是在做梦,你是真的存在?”

“……”韩阳只觉得一口气梗在咽喉,感情说了半天,他还以为他在梦里呢?那他是什么,他春梦里的幻觉么!韩阳觉得自己牙痒痒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座不希望,有人拿着小剧场放到被的地方,再出现这种情况,本座只能不在写小剧场了

102番外3:在时间中沉淀


--------------------------------------------------------------------------------
番外3:在时间中沉淀

和郭小北厮磨一番,将他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这个小二居的事情和郭小北说了一遍。

韩阳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明明自己失去知觉前,只记得郭小北哭着伏在他身上,帮他挡去了全部伤害,又满怀绝望地告诉他,他其实不是一个人,这一辈子唯一觉得对不起他的,就是欺骗他的这件事。

韩阳虽然心里想要将郭小北护到身下,但是他在系统的强制修复控制下,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强烈想要做却什么都不能做,让他这个一向心高气傲的人痛不欲生。

他多想将郭小北压到身下,好好保护他,深深亲吻他,再告诉他,他根本不在意他到底是人还是丧尸,而且他不是人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和郭小北这种隐藏的丧尸一样,韩阳同样是个特殊的异能者。异能者无非是在战斗中进化了本能,就如邢彷,还有一种就是被人强制感染丧尸病毒,就如同博士批量制造出的那些异能者一样。

但是韩阳并不一样。他先是被试验了丧尸病毒,没有进化就逃出了研究所,在战斗中努力的活着,可以说是两者的混合体,类型倒是想海蓝星被病毒感染,又凭着自己能力挣扎出来的能力者。

也正是由于这种特殊的成长方式,让他和其他异能者全部不一样。他对丧尸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一路行来,他能一个人在丧尸群中活下来,自然靠着的是这种极为灵敏的感觉。直到后面到了车队,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郭小北。

当时的郭小北十分的不起眼,除了自己有一辆车子外,其他毫无特色,只是后来徐哥觉得这个人还算个战斗力,他才走进人们的视线。

韩阳到车队的时候,郭小北虽然不是默默无闻,但是也绝对不是十分高调引人注意的,韩阳能第一时间注意到他,自然是因为对丧尸的特殊直觉。

韩阳觉得这个人十分神奇,有着丧尸的味道,却和人无异,身上并没有什么地方会腐烂掉下来,也没有什么丧尸特有的味道。最重要的是,他还敢生活在人群中,吃着人类的食物……

后来接触的多了,韩阳对自己的直觉产生了怀疑,这个小子除了有些怕自己外,其他都和人无异,到底为什么让他产生他是丧尸的感觉?难道真的是接触丧尸太多,直觉出了问题?

事后多次证明,韩阳还和过去一样,直觉灵敏到爆。暗暗证明了自己,韩阳将疑心转到了郭小北身上,看来这个人大有问题。

进了L城,韩阳由于旺盛的好奇心,堵着郭小北在对方胸口狠狠摸了几把。

开始只是震慑住对方,想要看看对方身上到底还有没有热气。毕竟丧尸已经算不得活人,身上虽然还能动,但是体温低的几乎接近冰冷,而体温有时候是区别活人和丧尸最简单的办法,那些被感染了的人,要不默默死去变成死人,要不体温急速下降,转换为丧尸。

韩阳觉得自己的办法万无一失,只是当他手探进去时,对方温热的体温还是让他太过意外了。本来觉得自己会摸到冰冷的身体,没想到却是十分的暖。那绝对不是丧尸能拥有的体温。

更让他难以抽出手的是那触手的温润。细腻的肌肤配合对方那涨红的带着尴尬神情的脸庞,让他舍不得拿出来,而是在那里摸来摸去。直到对方恼羞成怒,才装作毫不在意的拿出手。

对方脸上那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取悦了他,此后他对惹毛对方,又看着对方委屈忍着他的欺负上了瘾,乐此不疲地玩着。

只是当这种关系渐渐从玩闹变成了别的,他就有些控制不住了,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眼里竟然全都是那个憋屈忍耐的小东西?

一点一点的逼近,直到对方跑到死角,再也没有地方逃避,他才得偿所愿,和对方确立下了关系。他本来就是我行我素惯了的人,对自己的爱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根本就没有一点抵抗犹豫,只要喜欢了爱了,那对方就是他的。至于对方有可能是丧尸?那更不是他担心的问题,他恐怕会心里大笑,自己品味就是与众不同。

没想到三年的准备,他们最后却是惨胜,而且是因为郭小北突然把那个可恶的金菲尘变没了,只不过这种胜利太过残酷,他甚至连看到的机会都没有,更是害的邢彷为了保护他而惨死。

之后就是郭小北的表白和忏悔,紧接着他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睁眼就在这个小二居了,而站在他面前那个不足他膝盖高的孩子竟然丝毫不畏惧他的眼神,就那样口齿清楚的将一切都讲给他听。

什么海蓝星的小王子,什么垃圾系统,什么可恶的金菲尘,什么倒霉的丧尸病毒。这一切他都不想知道,他只想知道他的爱人,他的小北在什么地方。

看到那个在床上睡的香甜的人,他忽然觉得世界真美好,这种感觉就算他刚醒来时候,发现自己被丧尸打飞的胳膊完好无损地长着还要幸福。

轻轻亲吻了对方一口,韩阳退出了房间。

深深吸了一口气,第一次傻傻地掐了自己一把,直到胳膊上那一块都青紫了,他才傻呵呵地笑着,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看着不满盯着他的小王子,失去了全部能力,换取了时光倒流的机会,并且已经融合了他们两个人血液的未来儿子,韩阳忽然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原来他已经是有家有室,妻子孩子齐全的男人了,今后这一家三口,都是靠着他养活的。

韩阳再次傻呵呵笑起来,被充满怒意并且饿到不行的小王子拉了拉衣服,知道自己不小心打破自己帅气的形象,韩阳赶紧弥补,拉着宝贝儿子打了车直奔北城,大肆吃喝大肆购买,感受这几年受苦的缺憾。

回来后,看着郭小北伤心难过的样子,韩阳又是后悔又是想笑,最终还是觉得世事无常,这兜来转去的,竟然回到了末世前,而这末世却再也不会来临了。

揽着听着他讲了一切郭小北到了客厅,亲自到厨房将买回的食物切切拌拌,又将馒头热好,简单做了个蛋花汤,也弄了满满一大桌。

“老婆儿子吃饭了!”韩阳洋洋得意地宣布,却见另外两人已经大口开吃了,只好悻悻坐下。不过转瞬又弄出一瓶酒,给他和小北各自倒了一杯。

“庆祝新生活!”韩阳朝着小北举杯。

郭小北一笑,“庆祝……我们都还活着……”

“嗯,我们都活着……”韩阳点点头,带着凝重。

“也不知道邢大哥田恬叶零他们都在哪里,要是我们能再见到,那多好。”郭小北眼圈有点发红。

“如果有缘分,一定能见到的。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也带着记忆。毕竟我们俩都贡献了血液,有在金光的保护下……”

“是啊。”郭小北点点头。这确实是个问题。毕竟这个整个时光的倒退,如果说全世界人都带着末世的记忆,这实在是不可能。

如果是这样,那么相见不如怀念,就让一切都在时间中慢慢沉淀。

“咱们儿子还没起名字吧?要不你起一个?”韩阳征求郭小北的意见。

郭小北为难地看了小王子一眼,“这……虽然他确实带着我们俩的血缘,但是这能跟人说是亲生的么?到哪给他上户口去啊!”

别说他这个岁数,人家不信这是他儿子,就算是他亲生的,他连个出生证明都没有,这孩子还得算是抱养的。可是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他这个年纪,根本就不具备收养的条件。

“这好办,我来弄。”

“好,那叫郭家宝?”

“……为什么跟你姓啊?我才是爸爸啊……”韩阳顿了一下,明明记得这小王子跟他叫爸爸,跟小北叫的妈妈啊……

“喂!”

“喂什么喂,我们去屋子里解决!”韩阳动手将已经吃的差不多的人拖到了房间里。

“不要,……唔……放开……”郭小北挣扎着。

“我们好好解决一下,到底,孩子跟谁的姓……”

“呜……呜……”郭小北被按在被子里,虽然喘的厉害,但是心头有个信念支撑着他:这孩子同时像他们俩,他决不能因为一时的快感,就让人以为这孩子是他生的!

脸面问题,坚决不能让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