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谁动了我的棺材番外 我本纯良

谁动了我的棺材番外 我本纯良

时间: 2013-03-01 03:08:15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tr/2012-06-24/9090.html

http://www.woku9.com/?/tr/2012-06-24/9091.html


101番外一 新老交替,风水轮转
时间:古埃及神祗的阴谋被破后。

阿不思邓布利多感觉到无事可做或许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惬意,因为一旦空闲下来,脑子就容易回忆过去。

人的记忆就是那么奇怪,幸福的事情往往容易忘却,那些刻骨铭心的伤心事却总是时常想起。

永远逝去的阿丽安娜;

永远不原谅自己的阿不福思;

把自己视为假想敌的汤姆里德尔,哦不,是维迪冈瑟;

还有那些在各种斗争中逝去的朋友、学生们。

邓布利多有时觉得自己很卑鄙,他一直奉行爱的教育,却自知他更多的是一种利用爱的诱导,或许他让很多人明白了爱的可贵,可是那些因为爱而牺牲的人才是他所敬佩的真正可贵的人。

有些牺牲是他们自愿的,有些则是邓布利多亲手设计的。

如果说,心里没有愧疚感那是骗人的,邓布利多一直以为自己会一辈子活在这种愧疚感中,孤独终老,只在记忆深处保留一双羊毛袜子的温暖回忆。

邓布利多看着不远处在海滩上散步的盖略特,他正弯着腰从海滩上捡起一枚贝壳放进兜里,似乎感觉到邓布利多的视线,盖略特转过头,招招手,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

邓布利多觉得眼角有些湿润,心底却有种失而复得的庆幸。

盖略特格林德沃是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物,本来邓布利多以为自己也会永远失去这个最好的朋友、伙伴、爱人。

在邓布利多原来给自己安排的结局中,他们两个人恐怕至死都不能见上最后一面,而现在,他们双双退隐在这个无名的海岛上,每天一起看日出日落,听海鸥歌唱,看潮起潮落,高兴地时候谈谈魔法,谈谈世界观,谈谈历史,谈谈所有他们感兴趣的事。情绪低落时盖略特也会像现在一样拉着他到海滩上散步,或者他拉着盖略特到海岛底下的山洞探险,虽然那个山洞已经被他们开发得差不多了,可是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些美人鱼、海怪或者迷了路的超级英雄会莽撞的跑进来,给两个老人的晚年生活增加一点乐趣。

盖略特把圣徒交给了海因里希费德曼,前提是费德曼必须善待他的徒孙塞克萨斯格林德沃,可是费德曼先生似乎把附加条件当做了主要任务,圣徒组织被他漫不经心的经营着,而讨好小格林德沃成了费德曼的主要事业。

邓布利多经历过一次诈死后明显感觉到了凤凰社失去了他是多么的脆弱,对此,他很洒脱的解散了凤凰社,因为失去了邓布利多领导的凤凰社不过是给维迪冈瑟树立了一个明显的标靶而已,那些倒霉的年轻狮子们可不是老谋深算的毒蛇公爵的对手。

如果伏地魔已经死去了,维迪冈瑟又没有像过去的黑暗公爵一样残忍暴虐,凤凰社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邓布利多的隐退和凤凰社的解散,让食死徒组织的势力短时间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基本上格兰芬多出来的小狮子在找工作时,都会发现自己的上司是一条毒蛇,斯莱特林学院成了巫师公务员培训中心,想毕业后找份公务员的铁饭碗,父母们都希望孩子在戴上格兰芬多的破帽子后能被分到斯莱特林的学院里。

不过,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因为远在美国的罗伯特盖尔先生突然有兴致投资教育,和英国、德国、法国三处古老的魔法学校相互沟通后,来自美国的新型魔法学校常青藤魔法学校开张了。

从三岁的巫师幼儿教育到三十岁的成年巫师进修,常青藤魔法学校横跨美洲、欧洲大陆多个国家,以强势的形态进驻巫师界的教育界,这所大型连锁学校不仅教学周期出奇的长,招生的范围也出奇的广。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巫师家长们,在参观学校时惊奇的发现了吸血鬼、狼人、魅魔、海妖、变异人、甚至还有一株小树人带着他的守护精灵保姆来了。

这下巫师界轰动了,很多纯血家族都摩拳擦掌想对这个学校一探究竟,就算以后不到这个学校读书,让孩子们认识一些绝迹已久的魔法生物也是很好的教育啊。


所以,常青藤魔法学校的幼教火爆起来,巫师家长们排着队把孩子们往常青藤里塞,很快的,常青藤魔法幼教就轰轰烈烈的开课了。

虽然很多家长对学校的安全措施存在疑虑,害怕自己的孩子受到魔法生物幼崽的伤害,可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那些魔法生物比巫师们还紧张他们的幼崽,各自都贡献了很多保护措施,包括请出了梅林时代的契约来保证孩子们不受彼此伤害。

梅林知道,巫师们也没有保存得那么完好的契约原件啊。

于是巫师家长们心里的小九九又开始转了起来,似乎光认识一些魔法生物也太浪费了,看看人家很多都是源远流长的家族,嗯,听说很多都和人类有通婚历史,那么,如果家族血脉想得到更强大更纯粹的力量,是否要考虑一下呐?

于是,懵懵懂懂的巫师和魔法生物幼崽们,就这样被别有用心的家长们安排在一起,增加接触的机会,其中相貌可爱的,血统纯正的,力量强大的巫师或魔法生物幼崽,尤其受青睐。

在其中,就有曾经在婴儿时代打败过邪恶死灵法师的黄金哈利波特,他尤其受狼人幼崽和魅魔幼崽的青睐,前者因为他们都活泼好动,后者是格兰芬多旺盛的精力根本不惧怕魅魔的吸食。

而优雅的铂金小王子德拉科马尔福萌翻了一圈吸血鬼家长和美人鱼家长的心,暗自都鼓励自己家的女儿或小子要抓紧机会和小马尔福建立感情。

没有显现出一点魔法天赋的,差点被当做哑炮的纳威隆巴顿小朋友,在看到了树人女孩和她的守护精灵后陷入了纯纯的爱恋中,激活了血液中的魔法因子,小规模的魔法暴动被治好后,小纳威赢得了隆巴顿奶奶热泪盈眶的拥抱。

仅此一件事就让常青藤幼教彻底上升到和霍格瓦茨一样的地位,大批的哑炮想方设法想把孩子塞进来,哪怕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如果欧洲的入学名额满了,他们不介意移民到美洲去,比起唤醒沉睡的血脉中的魔力,迁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问题。

巫师的人群在扩大,而常青藤学校带来的另一个促进作用就是巫师活动范围开始往美洲方面偏移,大量的巫师外流导致英国的魔法界不能再限制就业人员纯种或学院的资质,因为在这里不愿意屈居斯莱特林之下的格兰芬多们都到美洲找工作,并且呼朋唤友的集体移民,这让奉行纯血的食死徒组织感到新一轮的威胁,那就是无人可用的尴尬。

维迪冈瑟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他此刻终于意识到鸽派新一任首领罗伯特盖尔的威胁,当食死徒组织不得不放宽限制,把一些混血或泥巴种的巫师也纳入员工招收条件时,罗伯特盖尔先生已在美洲巫师界建立了不可动摇的势力范围。

霍格瓦茨里的学院之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毕业后学生们的选择范围太大,每个有特色的学院在各个领域都出现过优秀人才,并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势或劣势,所以分院帽的工作更加轻松起来,因为没有心理负担的孩子们更加轻松的展现了他们的特质,让破破烂烂的老帽子很快就窥见了他们最该去也最想去的学院。

在英国以外的地方,食死徒组织也渐成昨日黄花了。

而此刻,维迪冈瑟的心情又是如何呢,没人知道,因为他越来越少的出现在公众场合,有人说看到他带着一条大蛇经常出海旅行,有人说他在隐居潜心研究一本威力强大的魔法书,还有人说他受了很重的伤,可能不久人世,因为食死徒组织已经很久没有公开发表过什么言论,形式上也较为松散了。

奥赖恩布莱克生日那天,西里斯布莱克被允许回到老宅参加宴会,可他走的时候绑架了布莱克下一任的族长雷古勒斯布莱克,只留下了一张便条,说要带弟弟去过真正自由快乐的生活,就那么消失了。

布莱克兄弟的父母对大儿子的强盗行为非常恼怒,可是当家族的挂毯上,两兄弟的名字下方交叉并出现了一个新名字时,老布莱克夫妇震惊了,他们封闭了老宅,谢绝了任何交际应酬,消失在英国社交界。

卢修斯马尔福如愿以偿的获得了魔法司司长的位置,站到了政坛的顶端,可和以往一样,让他头疼的从来都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家庭问题。

马尔福司长不断问自己,怎样让儿子德拉科了解到哈利波特不是个合适的归宿,马尔福家族的人从来不屈居人下。

那个哈利波特究竟有什么好,鲁莽、冲动的小子,和他讨厌的教父一样桀骜不驯,在常青藤魔法幼儿园时就是个小霸王,不仅把小巫师们打哭了,连魔法生物都被他的小拳头招呼过,连熊人的孩子都被波特揍过,让卢修斯怀疑波特家族祖上有巨人的血统,实在太不华丽了。

最重要的是,哈利波特有个绑架犯的教父,如果让他和德拉科长期相处下去,卢修斯很担心自己某一天下班回家,会发现一张便条,然后就失去了自己可爱的小龙。

其实,比起卢修斯的担心,西弗勒斯斯内普简直是愤怒。

因为西里斯布莱克居然把哈利波特从女贞路四号那个保护所给偷出来自己带,布莱克的理由是他看不下去德思礼夫妇的教育方式,并且坚信自己有能力照顾自己的教子。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布莱克会三天两头到对角巷的魔药店里买治疗小孩拉肚子的魔药,为什么斯内普在圣芒戈医院参加魔药学术研讨时总能看到蠢狗带着受了伤的哈利波特,莉莉牺牲了生命保全的小崽子居然就给那蠢狗像养宠物一样的照顾吗?

斯内普冷冷的看着布莱克,那只蠢狗正焦急的在圣芒戈急诊室外徘徊,斯内普能够想象里面那只绿眼睛小巨怪惨烈的样子,巫师和熊人近身肉搏,即便是幼儿的玩笑也是让人不敢想象的,想让莉莉的孩子平安活到成年,这只蠢狗必须处理掉。

斯内普计划出手了,他可不会浪费魔药在喝水都会洒的格兰芬多上。

奥赖恩布莱克的生日聚会上,雷古勒斯布莱克在喝了迷情吐真剂后吐露了自己暗恋亲哥哥的不伦之恋的苦恼,所以魔药大师本来打算依靠兄弟相残让布莱克受伤不治的计划被临时转变了,让兄弟**生子也许是个不错的主意,身败名裂的布莱克一定会被剥夺抚养权,哪怕让波特回到麻瓜那里也比整天和危险魔法生物打架要安全。

计划成功,并且满意的发现巫师近亲通婚对于男巫怀孕更有效,斯内普做好最后的论文结论,签上了自己的大名,为自己即将获得的第三个梅林勋章找好存放的地方。

嗯?魔法部的信使不是黑枭吗?为什么这次叩窗的是鹳鸟?

斯内普打开窗户,皱着眉看着巨大包裹落地,拿起鹳鸟脚上的信笺,黑色眼睛突然睁得老大:——鉴于西里斯布莱克先生的绑架行为,导致抚养权自动转为第四顺位监护人西弗勒斯斯内普,请尽快带着您的养子哈利波特到魔法部做踪丝登记。——你忠实的魔法部司长卢修斯马尔福。

斯内普呆滞的看着鹳鸟慈祥的打开包裹,里面的绿眼睛小巨怪揉揉眼睛醒来,惊喜的对着他张开怀抱,欢呼,“爸爸,斯内普爸爸!”

作者有话要说:爸爸,斯内普爸爸!

番外二 你猜,我爱不爱你

“从前,很久以前,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当我还在上霍格瓦茨的时候……”

很多巫师在晚年的时候,坐在摇椅中,慈祥的看着地毯上围坐在自己脚下的儿孙们,在亮晶晶的期盼眼神中,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时,就喜欢用上述的开头。

恶俗的开头!罗伯特总是这么想。

罗伯特盖尔觉得自己的故事绝对不会用这么恶俗的开头,虽然,他的故事不适宜做孩子们的启蒙教育。

怎么和他的儿孙们说他的故事呐?

说他在求学生涯中,因为一时的好奇,误交了一个损友,然后,他的一生都偏离了预期的轨道。

其实,他最初的理想,只是成为一个合格的盖尔家族商人而已,不用很出色,只需保证在哥哥继承了家族产业后,能留一口饱肚子的工作给自己而已,他真的对继承盖尔家族一点准备都没有。

可是,那位损友告诉自己,按照你的目前发展趋势,以后你会为了一口吃不饱也饿不死的工作,为家族打工一辈子,不能加薪,别指望升职,还不能左右自己的婚姻——如果哪一天盖尔家族发现只用娶一个跛腿或瞎眼的女巫,就能把生意做到中东去,说不定罗伯特帅哥的未来就只能搂着一只只能看到半边脸的夫人了。

这个可怕的预想吓坏了年轻的、不谙世事的罗伯特帅哥,于是他开始为了传说中的“自由独立”而奋斗了。

奋斗的结果让他无语,他的确“自由独立”了,他由为一个家族服务转变为为一个人打工,并且这个人告诉他,“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做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

在这以后,他赚了花不完的钱,可是只要那个人需要,那些钱全是别人的。

他永远不需要升职加薪,因为除了那个人,他是最大的老板,他想给自己发多少薪水都可以。

他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娶到一个跛腿或瞎眼的中东女巫,因为他的夫人是他的学妹,长得虽然一般,可非常聪明,还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伊莲娜。

在罗伯特听过的一首法文歌《我的名字叫伊莲娜》后,他觉得伊莲娜这个名字真是美到要哭了,唉,要是他的夫人伊莲娜真如歌曲所唱的那样单纯美好就更好了,可他只能把这个愿望埋在心里,因为如果让伊莲娜知道他在心里编排他,他一定会死得很惨。

他爱伊莲娜,这是他后来无奈发现的一个事实。

可伊莲娜暗恋他的损友塞勒斯,这是他很早就知道的事实。

塞勒斯不知道伊莲娜暗恋自己,却非常欣赏伊莲娜的能力,这让他很纠结。

塞勒斯说,如果他不娶伊莲娜,就会一无所有,因为塞勒斯信任有制衡的打工皇帝才是最好的打工皇帝,所以塞勒斯给自己的打工皇帝找了一个皇后。

他得为塞勒斯打工,得按照塞勒斯的安排娶伊莲娜,还得不让塞勒斯知道伊莲娜暗恋过他,否则伊莲娜会让他死得很难看,最后他发现自己爱上了伊莲娜……

这么复杂的包含青春剧、励志剧、三角关系爱情剧的故事,让他怎么对着懵懂无知的孩童讲诉呐?

所以,当罗伯特帅哥老去,被儿孙们缠着说故事时,他只能把求助的视线投向自己的老妻伊莲娜,然后在对方包含威胁的注视下,随便编一个小魔怪打恶龙的恶俗童话来哄小孩。

故事的开头也只能是恶俗的,“从前,有个叫罗伯特的小魔怪,遇到了一个叫塞勒斯恶龙,拯救了一个叫伊莲娜的公主……”

******

“我的玻璃鞋在午夜时丢失了,可是送回来的不是王子,而是王子的侍卫……”

比起罗伯特恶俗的童话开头,伊莲娜总能让姑娘们把羡慕嫉妒恨的视线集中到自己身上。

在一群衣着华丽的贵妇人、娇小姐之中,虽然伊莲娜盖尔夫人长相一般,可她总能成为名流沙龙、高级茶话会的中心,因为众所周知的“灰姑娘童话”。

是的,大家都认为伊莲娜是个幸运的灰姑娘,在她二十二岁以前,伊莲娜麦克伯格名不见经传,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经历,就是她曾经是旧贵族联盟食死徒组织的一名菁英成员,和有巫师“调查局之父”之称的艾普洛斯希斯塔罗曾搭档,拯救过黄金男孩哈利波特的小命。

现在,“调查局之父”艾普洛斯希斯塔罗是神秘公正的代名词,贪赃枉法的魔法部官员、昧良心的黑心巫师商人都视他如洪水猛兽。

那些做过亏心事的巫师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在某个时段,接到一封印着口吐毒蛇的黑色骷髅信笺,食死徒的黑魔标记在历经几代变迁后,以这种方式被世人牢记,希斯塔罗以他的方式继续表达着他对食死徒组织的虔诚和尊敬。

伊莲娜盖尔夫人从不掩饰自己食死徒的身份,并以此自豪,很多贵妇人们认为盖尔先生如今生意做得这么大,社交范围这么广,与盖尔夫人的精明强干绝对脱不了关系。

听说,常青藤教育联盟的构想,最初就是伊莲娜提出的设想,然后由盖尔先生一一实施的,不仅如此,很多关于魔法电子产品、麻瓜巫师联合产业的构想也是这位夫人提出来的。

这对夫妇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任何人都这么认为。

伊莲娜是个幸运的女人,因为她有一个能容忍她奇思怪想的好丈夫,并努力为她实现那些看似荒谬的梦想,从而成全了更多人的梦想。

而伊莲娜在她的贵妇人圈子中,也一直讲述着一个“灰姑娘和侍卫”的美丽故事,故事的内容很简单,灰姑娘爱上了王子,最后却嫁给了王子的侍卫。

故事有着童话般的开始和回归现实的结尾,让很多贵妇人和小姐都含着手帕丝巾感动不已,她们纷纷好奇王子最后到哪儿去了。

这个时候,伊莲娜的眼神就会变得深远而迷惘,仿佛在透过时空的长河回忆那曾经辉煌的过去,“王子啊,他当然是为了救被恶龙抓走的爱人,骑上白马去战斗了……”

“后来呢?”不甘心的贵小姐还在幻想王子的英俊和勇敢。

“后来啊……”还是那个梦幻般的语调,伊莲娜的嘴角微微勾起,“恶龙被来自天上的神光制服,王子救出了的爱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听说他们非常恩爱,嗯,非常,非常的恩爱……”

某位贵妇人似乎看见伊莲娜眼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幸灾乐祸,不过很快她就把这个归咎于自己的错觉。

还有别有用心的贵妇人挑着眉问,“那个侍卫呐?如果灰姑娘爱的是王子,那侍卫怎么还能和灰姑娘生活得幸福呢?”

而这个时候,伊莲娜总是面露羞涩的低下头,淡淡的说,“爱情不一定会带来婚姻,可婚姻却容易培养爱情。”

这句来自伊莲娜盖尔夫人的名言很快在上流社会流传开去,在所有的贵妇人小姐心中,又多了一种期盼的梦想,即使今后被迫接受无爱的订婚或结婚,她们也期盼着婚后能有爱情诞生。

不过故事中的侍卫罗伯特盖尔先生似乎不知道这个故事,虽然在不同场合,他总被人用同情的视线注视,可不自信的盖尔先生并不认为自己得到过伊莲娜的心。

伊莲娜锁着一本日记,过去,她总想用自己发明的“快影闪存”保留下一个人的照片,但是她失败了,不过,她把那个人无意中和她说的一句话,当做了至理名言保存在日记本中。

“对于男人来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所以,伊莲娜,如果你以后结了婚,得把自己的爱意藏在他总是触不到的地方,让他心里痒痒,总是想得到却得不到,他才会珍惜你,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对吗?”

伊莲娜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她也就这么做了,然后,盖尔先生果真一生都在猜测自己究竟有没有得到过夫人的心,因而,也没有时间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直到他们家大业大,老夫老妻,老到给满堂儿孙们讲故事时,这对在世人眼中的模范夫妇还在玩着你猜我爱不爱你的有趣游戏。

******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奥西里斯的阴谋的?”伊莫顿放下手中的冰激凌,再一次认真的问塞勒斯。

“嗯,早就发现了!”塞勒斯还是这个模糊的回答。

伊莫顿不满的拿过塞勒斯的冰激凌丢到一边,扳过塞勒斯的肩膀,看着塞勒斯的金绿色眼睛,“多早?”

“很早!”塞勒斯的视线依旧盯着冰激凌,遗憾的舔舔嘴唇,真浪费啊,心里正在埋怨的他当然没有注意伊莫顿盯着他嘴唇的眼神变得深沉。

“在我被附身前,还是之后?”伊莫顿也舔舔嘴唇,喉咙有些干涩。

“这重要吗,反正我们已经打败了奥西里斯!”塞勒斯不解的看着伊莫顿。

“这……很重要。”伊莫顿深吸一口气,表情严肃。

塞勒斯漫不经心的视线也渐渐凝聚起来,认真的看了看伊莫顿,微笑了,“哦,我明白了,你想知道我是否利用你给奥西里斯设下陷阱?”

伊莫顿瞳孔微缩,紧张的看着塞勒斯,想分辨他有没有撒谎或紧张,“那么,你的答案是……”

塞勒斯狡猾的一笑,“你说呢?”

“塞勒斯!”伊莫顿提高了声线,声音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气愤,有的时候他真恨死了塞勒斯的这种狡猾,这让他总是有种抓不住塞勒斯的紧张。

塞勒斯慢慢凑近了伊莫顿,轻嗅着伊莫顿脸庞的绒毛,“你爱不爱我?”

“爱!”伊莫顿坚定的回答,马上回问,“你爱不爱我?”

塞勒斯闭上眼,吻上了伊莫顿的唇,在一阵湿吻,和因此产生的一连串“严重”后果后,气喘吁吁的两人才分开,伊莫顿还在纠结这个答案。

塞勒斯背过身,狡猾的闭上眼睡觉,末了只留下一句,“你猜!”

作者有话要说:王子和他的男朋友打恶龙去了,灰姑娘嫁给了侍卫,从此大家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穿上了水晶鞋的不一定是公主,捧着水晶鞋找女孩的也不一定是王子……

.番外3
番外三 哀莫大于心死

斯内普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一杯又一杯的喝着威士忌,微微颤抖的手指暗示着他绝不平静的心情,莉莉究竟是谁杀害的,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他希望这事和维迪冈瑟无关,这样至少他能说服自己不要自杀,那个预言是他告诉冈瑟的,也是他经手传播的,在那个时候,他隐约觉得这不妥,当贝拉特里克斯把矛头指向波特家时,他奇怪自己居然寄希望于波特家族的强大,强大到詹姆斯波特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莉莉。

但是,他错了,命运仿佛故意和他作对,让莉莉死在了那个绝望的晚上。

手心里紧紧攥着那张纸条儿,上面的字迹是用不会褪色的魔法药水写的,但是斯内普硬是把它捏得字迹模糊变了形,斯内普动用了所有自己知道的黑魔法来寻找这张纸条的来历,却毫无结果。

然后,斯内普又不自觉的升起了希望,“或许,这个所谓的死圣,真的可以使莉莉复活……”,斯内普自从知道了伊莫顿,认识了塞勒斯后,知道死而复生并非不可能,所以,他才那么的激动。

可是静下心来一想,斯内普又理智的意识到,就算莉莉复活,也不能改变她爱詹姆斯波特的事实,不能改变他们危险的处境,不能改变他和莉莉之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事实,那么,又为什么要把莉莉从安眠中唤醒呢,即便唤醒了莉莉,她真的会幸福吗?还是那具躯体里会住进另一个陌生的灵魂。

斯内普想了很多,想了很深,仿佛用一把钢锉反复刺穿自己内心的那道伤口,终于麻木到自己都感觉不到疼痛。

他一辈子都忘不了莉莉伊万斯,可是他不会去打扰莉莉的平静,所以,任何利用他和莉莉之间纯洁感情的人,都该去死。

所以,他应了那个人的约,想看看那个所谓的死圣是谁,如果发现了那个人和莉莉的死有关,他绝不会放过那个人,哪怕豁出性命去。

就在斯内普灌下第十杯威士忌时,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那个人放下兜帽,露出熟悉的面孔,斯内普克制住了自己想杀人的冲动,他奇怪自己竟然如此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人的出现,也许,他是在心底松了一口气,只要面前不出现维迪冈瑟就行,他似乎有着这么一种期盼。

至少,他心底的愧疚感不再是那么的带着绝望。

“西弗勒斯,很高兴再见到你……”,伏地魔猩红的眼睛看着他,脸上露出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

斯内普抬起眼眸,眼中的空洞无神不用大脑封闭术也能看得出来。

“这个人的灵魂已经死了……”,看着眼前的斯内普,伏地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有那么一瞬间,他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听从斯内普的请求,放过那个泥巴种,可是很快的,残缺的理智就被疯狂的野心取代,“不可能的,他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现实,活着的权势难道比不过死去的虚幻暗恋?”

所以,伏地魔公爵最后一次失去了纠正命运的机会。

斯内普平静的听着伏地魔慢慢吐露的计划,其中就包括复活莉莉伊万斯的代价——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

斯内普都有些佩服自己的镇静,居然没有第一时间站起来给伏地魔一个阿瓦达索命,他把这个反常的举动归结于自己已经麻木的心和久经考验的本能。

伏地魔很满意斯内普的平静,这意味着他的魔药大师远没有哈利波特所说的那么迷恋莉莉波特,还保持着一丝理智。

如果斯内普一口就答应了他的交换条件,伏地魔还会怀疑这个魔药大师是不是被鬼迷了心窍,进而相信哈利波特关于斯内普是双面间谍的言论,毕竟如果真的为了那个泥巴种女人能做到那种程度,此刻斯内普的反应就不会那么平静。

没有经历过爱情亲情的伏地魔大人似乎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不可能!”已经恢复绝对理智的斯内普,听见自己正用冰冷的语气在和伏地魔谈条件,“尊敬的主人,并非本人推脱,但是杀死阿不思邓布利多绝不是我这个程度的巫师能做到的,更别说只是为了复活一个死去的不爱我的女人。”

“你让我惊讶,西弗勒斯,我以为你渴望那个女人。”伏地魔故意用意外惊讶的语气回答,可是却掩饰不了自己的洋洋得意与藐视。

“可是你太小看了自己,西弗勒斯,我并不需要你和邓布利多正面决斗,我的魔药大师不是浪费在这种连阳谋都算不上的场面上,你可以适当的运用一些辅助措施,我是指,我这里有一份组合型诅咒,配上你的魔药,我想能让那老家伙虚弱很多……”,伏地魔雪白细长的手指中出现了一张羊皮纸。

斯内普垂下眼帘看着那张羊皮纸,心里已经有了决定,沉默半晌,他拿过了羊皮纸,轻轻留下一句,“我试试看。”

“我期待你的回答!”伏地魔笑了,他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

“这样做,你可能会死……”,维迪冈瑟坐在书桌后面,交叉双手支着下巴看着表情平静的西弗勒斯斯内普,“他一定会和你签订契约咒,赤胆忠心之类的,以保证你不会泄露秘密并按照约定杀死邓布利多,你知道的,如果那个人真的是另一个我,我一定会这么做的。”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