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痴心妄想番外 枯目

痴心妄想番外 枯目

时间: 2013-02-25 11:11:52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xd/2013-04-16/20990.html

http://www.woku9.com/?/xd/2013-04-16/20991.html

番外之高靖远

  高楷叹了口气,看着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随手将毛毯盖在他的肚子上,转头拿起空调遥控,将温度调高。
  路遥这一觉睡到吃晚饭才醒过来,整个人都好像活过来一样。他赖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就发现肚子上盖着的毯子,就知道高楷肯定是回来了。
  爬起来穿上拖鞋,楼上楼下找了一圈却没见到高楷的人,路遥有些疑惑,但他现在亟不可待一定要洗个澡。
  洗了个澡整个人清爽了许多,他一边擦头发一边往楼下走,正看到高楷将买回来的晚餐摆上桌。
  路遥睡了一觉饥肠辘辘,扔了毛巾就到桌边拿筷子,笑眯眯问:“你回来怎么不叫醒我?”
  高楷一边倒了一杯冰镇可乐递给路遥,一边说:“看你睡得香,就没吵醒你。”
  路遥埋头苦吃,吃了五分饱才分出心神来看高楷。高楷没什么食欲,端着一罐啤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看路遥终于从晚餐里抬起头来,便笑了笑,很安静。
  “你最近怎么好像瘦了?”路遥歪着脑袋看着高楷。
  “天气热了,瘦了也是正常。”他看着路遥,两年来,他身上少年的气息都渐渐隐去,多了些年轻人特有的意志力,看起来也成熟了些。
  路遥回国以后,工作也还顺利,最主要的是他热爱自己的事业,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虽然他知道高楷心里并不赞成他当地理杂志的摄影记者。
  他们偶尔一个月都见不到面,电话和网络也是有许多局限性,尤其是路遥常常触摸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那里可能没有办法与外界取得联系。
  但路遥非常乐在其中,常常对高楷款款而谈,高楷总是笑着听他讲得绘声绘色,所见所闻都是他亲身经历。
  高楷看着路遥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健康活力,和他的人一样。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无奈,谁说拥有一个年轻爱人没有烦恼呢?
  他总觉得两个人的话题太过局限,他不了解路遥擅长的那个领域,只能浅尝辄止听过就罢,路遥也并不清楚他每天面对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然而就是这样完全无法产生交集的两个人,现在都满足于现状。
  路遥吃饱之后,主动收拾杯盏食余,高楷正准备说什么,路遥已经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路遥就愣住了。
  高楷不怎么下厨,这是有目共睹的。虽然曾经不止一次熬过粥,但除此之外并没有表露过厨艺。
  但是此刻厨房里明显的油烟味和焦糊味都表明厨房被人糟蹋过。路遥忍不住凑过去打开锅盖,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来是得换锅子了。
  但是他很好奇高楷究竟做出了什么东西,于是他打开冰箱看了看,没发现目标,又转头去翻厨房里的垃圾袋。
  厨房里传来笑声,高楷站在厨房门口,低咳了一声,“我偶尔也会有一两件做不好的事情,这很正常。”
  路遥笑得前仰后合,尤其看到高楷现在的表情,还有这么义正词严的表情。“你创造出了什么不明物质?还望赐教!”
  “……”
  高楷脸黑了黑,没回答。
  路遥忍着笑,指着一边的锅子,“看来咱们家要换一口锅了。”
  “是。这口锅质量太差。我已经验证过了。”
  “哦……原来你只是为了验证这口锅的质量?”路遥笑眯眯的凑过去,一脸的揶揄。
  高楷叹了口气,顺势拦住路遥的腰身,脸色柔和下来,“这次能休息多久?”
  “一个星期吧,这要看情况。要是稿子拖得太久那就在定夺。”
  高楷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路曦很想你。”
  “对了,他的夏令营什么时候结束?”
  “月底。”
  “这么小的孩子玩儿什么夏令营……”
  “他需要增长见识,多认识一些同龄人,而不是在家玩电脑游戏。”
  说到这事,路遥有点理亏。他平时不常在家,但是只要在家,就偷偷带着路曦玩游戏。他只是觉得小孩子没必要太大压力,高楷平时太严肃。
  “好了好了,下次他要是还参加绘画比赛我一定去加油!”
  “那必须是在你休息的前提下。”
  路遥撇了撇嘴,“你就不能体谅我?”
  高楷笑了笑,摇头道:“要是不体谅你,你现在早就该辞职在家了。”
  话题已经到了警戒线边沿了,路遥连忙打住,转移话题,“你怎么忽然想要做饭?”
  高楷只是看着他,并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有没有想过改变一下现在的生活?”
  路遥一愣,“什么意思?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高楷笑了笑,“没有。”
  “我觉得挺好,我现在还年轻,可以四处走走。你有你的事业,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高楷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将近大半个月没有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极有默契的打住。
  路遥心里有些忐忑,他直觉高楷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高楷不说,兴许也有他自己的理由。
  路遥看着浴室的门,高楷进去半小时了。
  正心不在焉抱着手提电脑发呆,浴室的门开了,高楷围着一条浴巾走过来,精壮的生半身挂着晶莹的水珠,发尾濡湿得**。
  路遥咽了口口水,还真有些羡慕高楷的好身材。他这段时间也历练出了一些肌肉,但是腹部还是软趴趴的。
  高楷一双手撑在床边,嘴唇靠近路遥的嘴唇。路遥干脆将电脑放在床头柜上,脱了T恤躺下。
  高楷好笑的看着他手臂上一节黑一节白,伸手摸上路遥紧实的小腹,低头吻上路遥凑过来的唇。
  和之前相比,路遥的身体变化很明显。蜕变得更有年轻男人的性感,细枝末节处都彰显出力量。这就需要在每一次结合的时候花费更多的精力去体验双方的极致,试探对方的极限。
  高楷很享受和路遥上床的过程,尤其是像现在这样,渴望的时间有些久了。
  路遥感觉到高楷的手触摸在肉体上的力量带着一股急切,心里隐隐有些愉悦的情愫滋生。
  两个人的前戏并没有太久,都有些耐不住性子。所以当高楷进入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都微微颤栗着。
  高楷一只手抚摸着路遥的脚踝,一只手扣着路遥的腰,看着路遥通红的脖颈和氤氲的眼神,心里无限满足。
  然而期待的彻夜**并没有如愿达成。激情在路遥呼呼大睡之下就此夭折。
  高楷虽说有点失望,但是看到路遥酣然入睡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心软。
  第二天一早,路遥就因为生物钟还没调整过来,起了个大早。然后一整天躲在书房里整理照片和稿子。
  高楷交代他自己午餐叫外卖之后就出门了。
  他最近确实发生了许多事情,其中一件就让他心烦意乱。
  路黎临死前给高楷的提示太重要了,以至于高楷一直没敢让路遥知道,他做很多事情的契机竟然如此疯狂。回过头来看,似乎都有些为自己觉得骇然。
  然而高靖远的行踪浮出水面,他会恍惚之间开始后悔当初不管不顾的决绝。
  如果哪怕只是当初有一个人给他一点希望,也许他不会走到现在这一步,无法抽身,而且日夜担惊受怕。
  当他既然一身的时候,他可以无所畏惧,然而现在,他有一个懂事听话得儿子,还有年轻相爱的爱人,事情就偏离了原有的轨道,朝着既然相反的方向发展。
  他害怕路遥出事,所以路遥长期奔波在中国和世界的各个地方,他们偶尔相聚,他也接受这样的现状。他害怕路曦被人绑架,所以让他参加夏令营,甚至请了三个不同的家教将一个正应该游玩的孩子困在室内。
  很多事情都是他始料未及的。
  他当初一腔热血跑去当兵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有时候愤怒能改变一个人,高楷到现在还是觉得他的一辈子都是一个笑话,事到如今甚至不能说自己后悔。
  高靖远当初在他心目中太过高大,也许许多男孩子幼时崇拜的都是自己的父亲,但是很少有高楷这样的。又或许是他失去得太快。
  所以当高靖远背上背叛的罪名从一名铁骨铮铮的军人成为人人唾弃的懦夫的时候,最难以接受的人其实是高楷。
  高楷用了很多关系想要找到高靖远当年任务时被击毙的资料,都没有结果。但他从来不认为他的父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他不会为了钱而被判。
  有些事情是从内里开始腐坏变质的,高楷在少年时就看清了这一点。所以他选择了一条和高靖远全然相反的道路,到了今天。
  他做了很多别人不敢做的事情,那些曾经的知**一个个消失,也并不是没有缘由的。
  然而十几二十年过去,就像一场梦,男孩儿早已成了男人,男孩儿的父亲恍如当年,穿着一身军装,如同一座丰碑重新站在了他的面前。
  高靖远其实苍老了,只是脊背挺直,依稀还是当年铁骨铮铮的样子。
  高楷打开车门,看着他的背影,顿了好一会儿,才狠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湖边杨柳依依,和军人的气质竟然也相得益彰。
  高靖远转过身来,深深守着眉头,静静打量了他一会儿,才缓缓开口说:“你来了?”
  高楷不知不觉气势弱了,低头没说话。他在一瞬间仿佛回到了八岁以前,这让他不禁胸口发烫。
  “你没什么话想要对我说吗?”
  高楷猛然抬起头,问:“爸,你后悔吗?花了一辈子时间,只为做这一件事?”
  高靖远摇了摇头,“如果我后悔,就不会重新再穿上这身军装。”
  “这些都值得吗?放弃我妈,放弃我,放弃一切。”
  高靖远皱眉看着他,声音坚定,“我不想放弃你们,但有些东西不能容你想太多。我很抱歉,对你的母亲,对你。好在她现在过得好,兴许比和我在一起要幸福。但是你,让我很失望。”
  高楷深吸一口气,“你没有资格失望!”他咬了咬牙,眼睛血红,“我走到这一步,都是因为你。我以为你死了,我每年都给你扫墓,把跟你的死有关的人都践踏了一遍,可是你却活生生站在这里,把我们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我现在的身份甚至都没必要骄傲我有一个英雄的父亲!”
  “啪”的一声,高楷的脸侧向一边,脸颊上重重挨了一耳光,耳朵嗡嗡作响。
  高靖远冷然道:“懦夫!你一直是我的骄傲。我教导过你属于我的荣誉,我以为你明白。你知道当我几次奄奄一息差点死了的时候都在想什么吗?我想要或者到你面前告诉你你老子我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高楷冷笑了一声,“你做到了。可惜你的儿子成了黑道老大。呵呵!是不是很可笑?”
  高靖远顿住,脸色很差。两个人的性情竟然出奇的相像。
  “还是你打算保全你‘顶天立地’的传统,搞垮我?”高楷笑得很讽刺,不光是对高靖远,也是对自己。
  高靖远脸色顿时苍白。
  “不过可能没那么容易。你知道现在的情况,我背后要是没有一点手段和路子,是不可能走到今天。这就是现实,与你二十年的委曲求全相比,我是不是得到的太容易?”
  “高楷,你何必要这样来刺伤我。我老了,只是想看看你。我已经做不了什么了。”高靖远难得的服软,口吻却依旧相当坚定果断,“我比你还要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但我从来没想过妥协。”
  说完这一句,高靖远正了正军帽,立正了身体,认真的对高楷敬了一个军礼,然后说:“我只能用这个表示我对你的歉意,别的,我可能做不了什么了。”然他转身毅然决然的走了。
  高楷默默看着远去的身影,胸口疼得麻木。他靠在柳树边,哭得像个孩子。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兴许高靖远真的打败了他。
  他现在急迫想要看到路遥,来填补心口空缺的那一大块。他从未想过依恋一个人并且相伴一生,但是路遥像是一缕新鲜的空气注入他的生活。

番外之路黎

  路黎认识高楷,是要比高楷以为的早。那时候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不知道高楷的,凡是有些交集的都要给他一些薄面。
  高楷这个人各方面游刃有余,很早就给自己定位成了一个成功商人的外壳,黑道背景似乎也只是他信手得来的一个头衔。
  但显然,这些认识还是太过肤浅了。路黎在最初并不知道后来会和这样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产生这样多的交集。
  高楷跻身投资界时间不长,资历尚欠,但是资金雄厚,各方面关系都很过硬。路家在逐渐走下坡路的时候,正需要一个能给自己转圜余地的契机。
  那时候路黎刚接手帮忙路振华,身体稍有起色,给了路振华不小的希望,几乎是一门心事让他结交各种人物。
  路黎心静的像水,有天赋之余其实还带着些年轻人的傲慢,对于一个这样黑道背景的商人印象不太好。但是人既然活着总要面对很多的不得已而为之。
  一个小型的宴会上,路黎见到了这个传说级的人物,说不出的还是有些惊讶的。因为他和想象中的谈吐举止太不一样了。
  他笑得无懈可击,举手投足都是胸有成竹,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都很有味道。这样一个男人无论如何看不到一点黑道气质,只是像个成功商人。
  路黎将初出茅庐的青涩掩藏的很好,在众人中和高楷搭上了话。对方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难以接近,只不过说话间都还是点到为止。
  之后,路黎自己也并不清楚是否有机会靠近这个人。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能做的不多。
  但随后,路黎没有想到他会和这个男人以那样一个尴尬的场面再会。
  说起这件事,也就不得不说起另一个人——赵佑庭。
  这个人温柔惯了,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温文尔雅的外表和骄傲自由的内心都让路黎一面欣赏一面羡慕。
  路黎的青春期来得很晚,当无数同龄男孩儿看小片想入非非的时候,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了他的大多数时光。因此当他将这个唯一的少年玩伴当做对象有了第一个春梦留下印记的时候,他已经十六岁了。
  尤其是当这种喜欢停留在天真无暇的时候,慢慢就成了心底最神圣不能侵犯的土地。
  路黎一直觉得这种喜欢是世上最干净的感情。直到他的身体在那几年里慢慢恢复之前,他只是这么偶尔恍惚一下。
  赵佑庭在暑假回国之后,拿着行李还没回家,就先给他打了电话。路黎在那之前已经有三个月零五天没见过他了。
  路黎开车去机场接他,赵佑庭笑得阳关灿烂,迎面给了他一个满怀的拥抱。
  赵佑庭坚持在有限的假期里多陪陪他,因此执意要去路家打扰一阵子,路黎一面高兴,一面调侃他不知关心家人。
  两个人在餐厅吃晚饭已经天黑,路黎开着车,看着副驾驶座上的赵佑庭已经睡着。
  这个时候,车身一颤,路黎回过神来,转头去看后视镜。他的车后方停着一辆黑色路虎,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路黎一愣,解开安全带。
  走过来的人正是一脸无奈的高楷,他看着打开车门走下来的路黎,也微微有些愣住,随即笑着点了点头,“不好意思,撞坏了你的车灯。”
  路黎略微有些尴尬的摇了下头,他方才看睡梦中的赵佑庭入神,并没有注意到灯绿,事情并不能完全怪高楷。
  “是我没注意绿灯。”
  高楷扫了一眼车里的人,“明天我会让人过去把你的车开去修理。”
  “不用了,只是小事。”
  “是啊,只是小事,不用推辞。”
  路黎发现这个人说起话来总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力量,和气质态度相当符合的性格。
  路黎下意识看了一眼车里的赵佑庭,见他并没有醒,不由松了口气。他笑了笑,“有机会可以让我请你喝杯茶吗?虽然我知道你可能没那么清闲。”
  高楷笑了笑,“确实。而且如果你是为了投资的事情,大可不必,因为我觉得有些事情不是靠喝茶坦诚的。”说完,点了点头说了声抱歉,就以还有事情为由告辞了。
  这一次大马路上由车祸而起的私下见面兴许确实有意想不到的作用。
  因为随后,高楷的投资虽然转了方向,但是却给路振华介绍了一位关键人物,让银行为路家提供了转机。
  路黎身体时好时坏,但是较之从前改善不少,这让他稍稍对未来产生了一些憧憬。尤其是感情。他不知道赵佑庭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那种超越了友谊,既不是亲人,也不是恋人的状态非常的**。
  这让他偶尔生出一种遗憾,如果换做男女之间,是否早已揭开那层面纱,看到了实质?
  路黎是个谨慎理智的人,在考虑这些之前,他想好了所有前提,但其中最重要的是,他能健康的活着,才能有无限未来。
  赵佑庭依旧没心没肺对他好,却似乎一直看不到路黎对他的眼光较之从前更多了一丝热切。
  高楷和他保持着君子之交的距离,但生意上的合作却慢慢多起来。路黎也慢慢对这个人有了跟进一步的了解。
  高楷是个曾经结过一次婚的同性恋,当时还有一位同性的恋人。虽然并不是什么秘密,但是却意外的很少有人谈论起这些。
  这个世界越来越冷漠,人们相对于这个人是不是同性恋,似乎更加在乎是否有利用价值。
  路黎知道高楷有意向证券行业进军,通过操盘手操控股市赚钱巨额利润,虽然也许并不像想象中的容易,但是高楷显然想到了,而且最后做到了。
  对于这件事,路黎了解的不多,但是也不算少。因为他认识高楷那位叫做徐磊的同性恋人。
  这个人比路黎还要年轻,气质很干净乖巧,眉眼中也看不到女气,是个长相清秀的青年。
  和高楷站在一起,刚柔相济,倒也不算突兀。
  但是没过多久,高楷那边就出了纰漏,有内部人员盗取资料。
  姜还是老的辣,路振华何等精明,转手就送了高楷一个人情。
  这个叫徐磊的人是个卧底,只是最初的目的并不是高楷,而是秦老爷子,只是没想到老鱼没钓到钓到了大鱼。
  路黎听路振华说起这件事,不由也觉得可笑,他当初看到那两个人站在一起,倒还有些羡慕,这个时候却又觉得高楷何等的不值得。
  路黎在见高楷之前见到了徐磊,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很平静,只是看着路黎说:“消息是我卖出去的,东西我已经给你们了,但是请你别告诉高楷我是卧底。”
  路黎微微皱眉,“我能问为什么吗?”
  徐磊低着头,“我宁愿他觉得我变了,也不想让他觉得我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路黎沉默了,有些搞不清楚面前的这个人的想法,既然如此,当初又何必背叛?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得已。
  路黎点了点头,问:“你怕死吗?”
  徐磊笑了,“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我还能怎么选择了,就算高楷不动手,秦爷下面的人也会想办法要我的命。”
  “好,我答应你。”
  三天之后,传出了他自杀的消息。路黎并不想知道他最后究竟是被杀死还是被逼的,但是他所留下的遗书竟然是早就写好了的。这让路黎恻然。
  这一年,路黎的生日如期而至,他得到了两件意外的礼物,其中一份来自赵佑庭,另一份来自高楷。
  赵佑庭给了他一个吻,吻在嘴唇上,带着惊喜的笑容,“感谢上帝让你今年平安健康。”
  这个看不出意味的吻让路黎非常的动摇,似乎某种心动在内里成型。
  另一份来自高楷的礼物非常出乎意料,高楷将投资的资料合约当做礼物,放在了礼品盒中。这无疑是路黎有生以来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
  但是这让路黎不由紧张,他不排除这是路振华所作所为的“蝴蝶效应”。
  路黎定制了一对戒指,在他怯懦之前,下定决心要做点什么。
  但是他的戒指并没来得急送出去。因为赵佑庭被家族安排了相亲。
  “哎……其实说句实话,我现在除了继续学业之外什么都不想去想,也没有精力和心神去谈感情的事情。”
  有了赵佑庭这句话,相亲自然是以失败告终,赵佑庭遁逃出国。而路黎默默收好了戒指,在赵佑庭有精力谈感情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这一迟就又是一年。
  一年能够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对于路黎来说,这一年太苦不堪言,不堪回首。
  他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赵佑庭回国送给他一封鲜红的请柬的时候的心情。
  路黎强颜欢笑的说了一句恭喜,然后问:“你的生日那天举办婚礼?”
  赵佑庭笑着点头,“我知道这很突然,但是,我还是希望你祝福我。”
  路黎抬眼看着他,眼神有些恍惚,“你爱她吗?”
  赵佑庭笑了笑,没回答。
  “那么……我祝福你。”
  往年,赵佑庭从来不回国过生日,但是今年回来了,而且不打算继续他喜爱的学业,打算回来继承家业。
  路黎给赵佑庭的礼物寄到了美国,但是很可能,对方这辈子也收不到那枚戒指和那写着短短几个字的信件了。
  路黎看着还没胜放的爱情在不知不觉之间凋零,才觉得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错觉。
  他没去参加那场盛大的婚礼,因为他的病情恶化了,重新回到了病床上。其实他自己已然习惯了,甚至他身边的人其实也正在习惯着。
  他不知道那些躺在病床上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只是觉得生活看不到一丝希望。或许有人深得老天的眷顾,可以享受白头偕老,但是他显然不在这些幸运儿之列,是时候认命了。
  然而来看他的不是赵佑庭,意外的竟然是高楷。
  高楷活得很坦然,接近他的目的很明显,也从来不掩饰。因此路黎反倒在他面前很放松。他笑了笑,指着一边的椅子,“请坐。”
  高楷做下,看了看窗外,“今天是个好日子。”
  路黎转头看着窗外,“是啊……”
  “我听说你身体不适,却没想到这么严重。”
  “一直如此,习惯了,倒是还死不了。”
  高楷愣了愣,摇头苦笑,“你很坦率。”
  路黎笑了笑,掀开被子下床,走到窗边,看着万里无云的天边,深吸一口气,然后摊开手掌,低头看着手心里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
  高楷顿了顿,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收敛了笑容。
  路黎忽然抬手,戒指顺着手心滑落,顺着医院的大楼不知落在了哪里。
  “像我这种人,是没有资格谈感情的,所以不坦率一点似乎也说不过去。”路黎笑眯眯的说着,回到床边坐下,“你是不是想知道那些流出去的资料的去向?”
  高楷皱起了眉头,盯着路黎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你这个人很有趣。”
  “我不知道,但是有人知道。”
  高楷挑了挑眉。
  “但我现在不想谈这件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路黎揉了揉眼睛,像是累了似的,慢慢躺下来,拉过被子盖住自己。
  高楷站起身来,面上浮起笑意,“被你爱着的那个人说不定才是幸运儿。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早点休息。”
  路黎在高楷走到门边的时候忽然说,“和我谈一场恋爱吧,在我死之前。等价交换,我用三个秘密来交换。”
  高楷转过头来,眼神中难掩惊讶。
  路黎笑了笑,“不用急着回应。再见。”
  高楷默默看了他一会儿,“我会的。”说完转身走出去。
  两个月之后,高楷手里拿着一束满天星,中间夹杂着一些勿忘我。赵佑庭也在。
  路黎就像介绍朋友一样,将赵佑庭介绍给高楷,即使他知道高楷也许早就知道对方的身份。高楷表现得很得体。
  高楷的表现可圈可点,所有事情点到即止,进退有度。有时候那些贴心的安排着实让他以为对方真的是他一直以来的完美**。
  而且高楷在赵佑庭在的时候从来表现得体,这是一个拥有过人智慧和情商的男人才能把握得好的微妙尺度,高楷无疑是佼佼者。
  人在戏中,怎么能不入戏?只是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一场戏,因此又能倾注几分真心?路黎时而想,爱一个像高楷那样聪明的人,也好过爱赵佑庭那样迟钝的人。
  而那个迟钝的人过着幸福的新婚生活,将来会有一双儿女,那是他的梦想。
  路黎在高楷为他织的梦境里如鱼得水,仿佛忘记了一个人的寂寞。
  就连身体的衰弱和病情的每况愈下似乎都是路黎设定的剧情,所以他请高楷让他消失,因为他不想看到任何人怜悯悲哀的眼神看着他一点一点死去的样子。
  高楷做了他力所能及的一切,路黎从心底里感激他,因为高楷从来没问过他那三个秘密是否值得他倾注这么多。
  而路黎真正觉得不舍,竟然也是因为高楷。这个人把路遥带到了他的身边。
  路遥显示出了他身上所特有的善良和纯真,这种光彩让他心里一阵强烈过一阵的悲痛。路振华的死让他难过,但是死亡不过是让一切归零,活下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路遥为他熬汤,路黎才觉得弟弟长大了,那双眼睛很美,那才是老天眷顾的人该有的眼睛。
  他做了一切能让路遥好好活下去的事,才开始后悔当初没有倾尽一切给予他一点爱。
  高楷说:“我会好好照顾路遥的,他和你完全不一样。”
  路黎问:“我知道,我只是在害怕。原来我还是放不下的。”他抬头看高楷,高楷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