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敬水流深番外 莫子乔05.23更新番外

敬水流深番外 莫子乔05.23更新番外

时间: 2013-02-25 07:08:36

正文地址:http://www.woku9.com/?/tr/2013-02-06/18327.html

http://www.woku9.com/?/tr/2013-02-06/18328.html

番外

97、老两口.苦肉计

皆大欢喜?

――才怪!

都已经和皇帝一道儿隐居好些时日,却还是没能逮着机会爬上龙床的贾代化,好哀怨啊好哀怨,到底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吃到梦想已久的龙肉呢?

太上皇咳嗽一声背过身去,贾代化眨巴眨巴桃花眼,唉,好歹从外间儿混到万岁的床边儿了,虽还是只能睡在地板上,不过想来,天气渐冷,阿寿也不会那么狠心了吧?

阿寿确实不够狠心,可就是因为不够狠心得下了某种决定,才让他越发不肯轻易再让出那一步,就算真的扛不住贾代化大把年纪了,还非要睡他床边儿地上的苦肉计,太上皇陛下也坚持住,只在自己卧榻之侧加了一张床,并不给贾代化更进一步的机会。

贾代化隔着一道儿不足半臂的小过道,望着太上皇密密盖着毯子的背影,桃花眼里满是欲求不满,苦逼之至。

嗷嗷嗷,如果他真的是古稀之人、体力不济也就罢了,能这么近距离睡一间房里就是二十年前想都不敢想的福气了――

可他分明不是啊!

虽说年纪不小,可因为一贯儿保养得好,又开始**的关系,贾代化现在的身体状况,比之他三十几壮年时真心不差什么,某些地方尤其龙精虎猛,现在对着心心念念几十年的挚爱之人,偏偏贾代化不愧是被贾敬无数次鄙视行动力的,凭他白日里再怎么无赖,到了晚间儿,却硬是不敢将手伸过那边儿去……

忍哪忍,百忍成钢算什么?简直已经是忍者神龟里头的超级战斗机了有木有!

深秋初冬的日子里,贾代化硬是将自己憋上火了!

太上皇陛下看着鼻孔里插着两条儿棉花装大象的贾代化,又看看那个在他惊觉血腥味过浓时已经染湿大半的枕头,无奈地揉着额角,眉眼间一片疲倦。

贾代化虽仰着头,却没忽略太上皇的表情,看到那一片儿倦意心下一紧――都是男人,贾代化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之前曾经最喜欢的一个美姬,也不过闹腾得过了点,让他心底倦意一生,立马连再看一眼都懒了……

其实明知道自己之于阿寿,不可能等同于那个再喜欢再宠溺也不过是一件儿消遣小玩意儿的姬妾,可再怎么明白,看清那份儿掩不住的倦意,贾代化心底里还是不禁打起了小鼓,什么深层次交流的渴求都扔到天边去了,乖乖儿各种谄媚各种讨好,却连摸摸小手都小心翼翼的,更进一步的渴望啥的,再不敢从桃花眼里泄露半分。

太上皇看着又后退到安全界限外的贾代化,本该觉得放松的,偏偏不知怎么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再在某夜无意间转回身时,靠着越来越好的视力,看清那双先是满怀渴望之后却是惊慌失措的桃花眼,心,到底完全软了下来。

……唉,明明都认了,又何必再折腾?

……亏朕多吃那许多年米饭,竟还不如保成洒脱透彻……

太上皇叹了口气,看着贾代化那越发掩饰不住的惊慌,索性掀起被子坐起身:“来人!”

贾代化急得连衣服也顾不上披一件,直接从床上跃起,蹲到他床边,伸出手却不敢碰到他,只眼巴巴地问:“阿寿,万岁?怎么了?”

太上皇又叹了口气,却主动拉住他的手,被贾代化瞬间又惊又喜阳光灿烂的脸刺得心里又是一疼,终于彻底下定决心,挥退进来的顾文航,伸手让贾代化服侍他起身,待得衣服大致穿好后才慢悠悠开口:“陪我泡会子温泉去。”

啊咧?

贾代化傻了,陪阿寿泡温泉?他是很乐意没错啦,可如果“他”忍不住了怎么办?

……太挑战极限了!

可阿寿都发出邀请,不去挑战一下又不甘心!

贾代化皱巴了一张老白脸,纠结无比地跟在太上皇后头进了温泉浴池,看着理所当然站在石阶边儿上,张开双手等他服侍的人儿,喉结动了几下,走上前时大腿都在打颤,给太上皇解腰带时,那手更是抖得差点反而把腰带打成死结了。

偏偏那人儿只抿着嘴不说话,贾代化拿不准是何缘故,只得老老实实帮他将刚穿上的外袍脱下,就停下手又偷瞄他的脸色,见他依然抿着嘴张着手,方咽了咽口水,继续脱下一件。

脱到单衣时,贾代化鼻息已经粗重得和刚绕着京城跑完三五圈似的,脐下也顶起了小帐篷,偏偏他那敏感的害羞的平日里总是一靠近点儿就别扭得直跑开的小媳妇儿,今儿也不知怎么的,对他如此明显的反应视而不见,竟依然张着手示意他继续脱。

贾代化还能怎么着?

当然是继续脱!

单衣落下,媳妇儿白净的胸膛就露了出来,肌肉略微单薄了点,只是骨架不小,平日里撑着衣服看着就还结实高大,其实衣服一脱,就能看到那过分显眼的锁骨,和腰上清晰的肋骨。贾代化看得心一紧,**就略微退去一点儿,却不料太上皇依然张着手,贾代化傻眼了,这这这,可就只剩下……

太上皇高傲地抿着唇张着手,贾代化却发现从那过分显眼的锁骨处,一路儿慢慢往上蔓延直到耳后的红。那样的红色衬着太上皇原本白皙的肤色,显得极其魅惑,贾代化眨了眨桃花眼,福至心灵,手脚利落地先在自己鼻翼两侧点了一下,避免万一鼻血汹涌坏事之后,果断脱下那件儿亵裤,又三下五除二地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牵着依然高傲仰头的媳妇儿,一道儿往温泉中走去……

阿寿果然最心疼我!

贾代化眯起的桃花眼里,哪里还有那半真半假的惊慌?完全是大尾巴狼吃到等待已久的小绵羊之后,才有的满——

作者有话要说:对老流氓心软神马的,皇帝,不,太上皇,你果断输了

莫的新文,是这个世界的子时代,敷大哥哥贾敬夫夫也会出现,当然还有黛玉啦宝钗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红楼+综]十九在红楼》,日更两千五中,求收藏求包养~


98、水瀞听墙角 敷大哥哥的CP初次露面啥的

东平王,穆隶之,弑母杀兄灭弟逼父,偏生还能得到太上皇认可承袭王爵,赫赫战果虽然满京城权贵没人敢宣诸于口,却是大家心底里几十年经久不衰的哑语大八卦!其缄默程度和流传热度,绝对比当年宁国府家二公子出家修道的原因强了不止一两倍。如此一个人物,就算不曾有过什么光辉战役就已经光棍地上交了兵权,但说来,绝对是能止知**家小儿夜哭的恐怖传说。

可就是这么个人物,居然……

太子,不,皇帝水瀞,听着那一声声**的喘息声水声,看着眼前越发深入的交流,摸着漂亮的小下巴,啧啧惊叹。

贾敬将老爹侄儿侄女们都卖了,却真心没有卖他亲爱的大哥哥的意思,可谁让事情就是那么巧呢?整个腊月,水瀞就今儿难得有闲又松了口,贾敬自己是不觉得这温泉和乾清宫里头那浴池有啥大不同,可他家小保成开了口,贾敬自然也乐得顺他,随便捡了自家一处儿有温泉的庄子一带,障眼法一施,两人正准备幕天席地鸳鸯戏水,不妨想,温泉边儿上又有了动静。

贾敬远远看着那相携走来的两人影,本在水瀞腰间摩挲的手就停了下来,水瀞一手搭在他肩膀上,剑眉就不禁那么一挑:“怎么?”

贾敬将下巴搁在水瀞肩窝里,眼皮子半耷拉下来,面瘫脸上就硬是现出几分郁闷来,水瀞轻佻地拿掌心在他脸颊上蹭了蹭:“哎哟,这是怎么了?朕今儿可没冷落你,怎么倒是一副怨妇相儿的?”

贾敬果然连声音都闷了:“我讨厌那家伙。”

那家伙?哪家伙?

水瀞看一眼那两位,一个是自家屋里人他大哥,虽说贾家老爹依然好好儿的,不过这位大哥说是长兄为父也不为过,自家这个,也从来是敢呛他爹,却没舍得和这位大哥略微高点声儿说话的,那么就只能是……

真想不到,竟是东平王,穆隶之!

这两位,从一道儿走过来的姿势,就透着**,不说怎么腻歪**,不过那长袖之下,却有一手彼此紧握。水瀞也听暗卫说过穆隶之私底下和贾敷来往甚密,不过他对穆隶之不说十分信得过,对自己的手段和贾家的忠心还是有信心的,因此不曾十分放在心上,竟不妨,这两位居然是此等亲昵。

再一看贾敬那连脐下怪东西都消停不少的可怜样儿,水瀞越发乐得很,越发故意逗他,看着那两位互动,看一眼就要惊叹一声儿,对贾敷帮穆隶之挽发的手法尤其赞叹:“大哥的手艺好得很,怎么你就没学到一丁半点儿呢?”

贾敬服侍他也好些年了,可到了今儿,这挽发的手艺依然没法子见人,倒是脱衣服穿衣服的速度飞快。

嗯哼,还有别的也还不错。

水瀞给贾敬摸到他脐下的手逗得忍不住□出声,虽知道贾敷两个听不到他们闹出来的动静,但自从登基之后越来越别扭要脸面的水瀞,还是一把打开贾敬捣乱的手,凤眼儿在温泉水汽里,氤氲得多情至极,不过他的威胁很给力:“再闹腾,到元宵前都别想近我身!”

贾敬默默将手略往上收了点,水瀞继续乐呵呵围观,半点也没有**者自觉的各种点评:

“穆隶之这身材果然不错啊,”说着还吸溜一下口水,也不知道有没有真的那么忍不住,“那肩膀宽的,那腰身精瘦的,那小腹结实的……”大大地叹了口气,“可惜啊,都是大哥家的,朕在眼馋,只看小璋儿两个的面子,也是实在不好下得手去!”

贾敬默默低头看看自己足八块腹肌的小腹,又看看穆隶之不过四块明显、另两块就略圆润的腹部,淡定将手在水瀞腹部摩挲了两把,水瀞按住他又有往下挪的手掌,看看自己虽然不很锋芒毕露但一般儿是八块足足的小腹肌,得意地轻轻摆了摆腰:“穆隶之那家伙,怎么能和朕比?”

得意得连“朕”都出来了,也不妨碍水瀞眼明手快毫不手软地将随着他那一摆腰,越发□抵住他后腰的某物事狠狠往下一压、再顺带逆时针一拧……

好在贾敬防御力惊人,倒没因此落下什么影响两人性福的祸患,不过贾敬现在每每进了识海丹田,只能让小元婴出来任揉搓的,见爱人暂时无意被他做有爱运动,也只得勉强略退开半寸。

水瀞兴致勃勃看贾敷两口子,贾敬就全神贯注只看他。

水瀞这孩子,怎么说呢,原先还真看不出来,可自从偶然见着一次他家冤家大哥的糗事儿之后,以二十出头的高龄,却忽然爆发出惊人的八卦热情,好在他爱八卦的只有那几家打前世绵延到今生的冤家们,用的又是超级高端的贾敬牌高科技摄影仪,暗卫才不至于沦落到充当京城八卦小队的地步。

……可看他先在凤眼儿晶亮得,都不比**贾敬小元婴时差多少的小模样,难不成,敷大哥哥将会拓宽他的新爱好?

故意帮忙小保成**大哥是不成滴,今儿只是意外,不过如果小保成对其他事儿也感兴趣,自己多多收集点儿给他解闷儿,那么美好的夜生活……

贾敬心底算盘打得噼啪响,大尾巴都没忍住冒出来摇了摇,不妨水瀞啊哈一声,狠掐一把手边儿的物事,疼倒也不疼,就是刺激得贾敬大尾巴上的毛毛冷不丁炸开,右甩的姿势也没拿捏好,一下子直接拍在水面上,水瀞却只随手一抹,凤眼儿瞪得大大的,直往外边儿看。

不只自己看,还掐拉拽拧地要贾敬也快看,贾敬看了一眼,没看出什么来,小幅度摆动身体在水瀞手里蹭着,水瀞此时分心得厉害,虽恼他也不跟着惊讶惊讶、就只知道那事儿,却也没再拧他,不过甩开手去,指着前边儿贾敷两个:“穆隶之居然是下面那个?”

话说一开始见贾敷主动热情些,水瀞虽惊讶这个温文和气的大哥居然也有如此热情如水的模样儿,也不过偷偷吸溜两口口水暗暗赞叹两声人不可貌相,再艳羡几分穆隶之的好福气罢了――无论贾敷那虽然不够穆隶之结实高大、但白皙如玉的身体再怎么符合这位的另一种审美,他也没好当着贾敬光明正大评价流口水的,可谁曾想……

贾敷热情着热情,那手就往穆隶之身后热情了呢?

虽看不清那阴影处、贾敷手指的动作,不过从穆隶之猛地扬起头的动作,水瀞不用脑袋想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咕噜一声,水瀞不自禁又吞了口口水。

穆隶之长相和贾敬没有丝毫相似之处,不过一般儿是阳刚俊朗风格的,又是类似的面瘫脸――虽然面瘫的原因不同,贾敬纯粹是以人形做出各种表情业务不纯熟,被各种嘲笑之后才走上面瘫路线;穆隶之完全是性子冷硬的缘故――脸上的线条和气质什么的,就多少有点相似,身形又是一般儿高大结实风的,穆隶之那么一仰脖子,剑眉似蹙非蹙,半眯的眼睛里似喜似痛的样子,和水瀞无数次幻想的贾敬某种时刻的表情,果断重叠了!

水瀞已经很久不敢腹诽天道的偏心,不过吸溜一下口水啥的,不犯法吧?

不犯法。

不过贾敬表示,看看穆隶之没关系,那家伙就是个不要脸的,但眼看着贾敷都在解他自个儿的腰带了……

贾敬果断带着水瀞转移阵地了。

反正温泉嘛,哪里不是泡?

确实哪儿都是泡。

正好活春宫啥的,还真心挺刺激的,更刺激的是穆隶之居然被矮他大半个头的贾敷压倒了,水瀞很愉悦地发现上下问题果然都是不得已,和他至今长不过贾敬这个大怪兽果然没有关系,因此两人倒也一夜和谐。

只是……

“什么?没留影?”水瀞本是懒洋洋趴在温泉边儿的软榻上,闻言挑眉瞪眼掐贾敬。

贾敬点头,那是哥哥,怎么可以随意留影?

水瀞闷闷趴回软榻上,算了,也不是不知道贾敬满宁国府就最看重贾敷,只是可惜了不能拿着证据嘲笑穆隶之去――那混蛋,小时候还恐吓过孤呢,对皇父的背影面上恭敬、眼神却带着冰冷审视,发现孤看到了还故意对着孤放冷气啥的,孤可不会因为那时候还不到三岁就忘了那事儿的!

……好在那家伙后来也没什么动作,现在又成了贾敬的“**子”……

……算啦,孤,不,朕,大人有大量了……——

作者有话要说:莫的新文,是这个世界的子时代,敷大哥哥贾敬夫夫也会出现,当然还有黛玉啦宝钗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红楼+综]十九在红楼》,日更两千五中,求收藏求包养~


99、贾敏产子 林妹妹的哥哥保住了哦

贾敏出嫁两年方始开怀,如今十月期满,便待瓜熟蒂落,如此本是好事儿,奈何贾敏纤细风流,孕期又一片慈母心肠,虽有晓事的嬷嬷偷偷教导,她却还是不舍得亏待孩子,只要吃得下,很是吃了些东西,因此胎儿十分健壮,这落地一关,就越发不好过,史氏从昨儿半夜接了消息起,一宿未眠,不料直到天色大亮,传来的消息依然是“姑娘仍在产房”,一时间,急得不行,到了临近巳正,传来的消息依然是她的敏儿仍在产房挣命,史氏终于再顾不得其他,连声传唤车轿,也顾不上更换什么外出服侍,急急往林宅赶去。

凭良心说,林母真不是个苛刻的,虽然她极力反对儿子继续守着媳妇,硬是将他撵去翰林院了,但她自个儿,可是从昨儿得到贾敏发动的消息起,就一直守在产房外头念佛的,见了贾母史氏也是好声好气儿接待,面上温和又不掩焦色,看得贾母原本对她竟逼着女婿不顾女儿出去的不满,也略微消了那么一丁半点的。

两个即将做祖辈的一道儿等在产房外头,听得里面一声儿惨呼,林母就念一声佛,贾母就转一颗佛珠,又过了小半个时辰,林母念佛的声音不说如何,贾母转动佛珠的手已经颤得不行,到底咬咬牙:“亲家,我进去看看敏儿……”

林母一怔,却也没拦着,只是叮嘱一声:“亲家一身刚从外头进来,到了一身儿寒气,这好一会子,我也忘了让您暖暖……这要进去,是不是换一身暖和干净的衣服,也省得凉着敏儿?”

贾母一听在理,虽不耐烦耽误工夫,却也略微**后方才进了产房……

跟着贾母来林宅的两个**子没什么好说的,张氏是生产过的人,进血房毫不犹豫;王氏尚未有孕,但也只略微踌躇,紧跟着张氏的脚步也进去了。

林母皱了皱眉,本没有婆婆进到产房伺候媳妇的规矩,但贾敏性子虽太不染凡尘了点儿,诸事还好,现今挣命为的又是他们林家的传承,没得贾家的女人都进去了,她倒还在外头的,因此倒也略微收拾一二,也跟了进去。

这一进去,才发现了问题。

贾敏初次分娩,艰难些也是有的,可是其中,也不乏某些人的功劳。

三个产婆,竟有两个不对,还有一个虽没使坏,却缩手缩脚旁观着的。

产房里头的人都忙着,外头的人因林母贾母命莫要惊扰着里头贾敏的缘故,对于这几位主儿进入产房也不曾大声通报,待得产房里头唯一一个不管贾敏只管往外头张望的小丫头发现不好,贾母已经看见了,她那努力冒出小脑袋的外孙儿,本已看到一簇儿黑发,偏偏还有个产婆,将那脑袋往里头推,嘴里却还假模假样地喊着:“不好,胎位不对!”

又有另一个产婆,跟着慌慌张张乱喊,手上带着污垢的长指甲,却直往女儿那处招呼,一抓下去就是几道血淋淋的印子!唯一一个没被她看到直接上手使坏的产婆,却只会在一边胡乱转悠,也不知道忙的什么,只对那两位动了手的视而不见!

贾母脸立刻绿了,喝令婆子将这三个催命的拖下去的同时,眼睛幽幽地瞪着贾敏床头边儿守着的,魏氏。

敏儿的奶嬷嬷,自己打娘家带出来的亲信丫头!

魏氏一见贾母,对着贾敏慈爱微笑温柔拭汗的动作就都收了,只猛地往贾敏嘴里塞了颗什么,贾母惊得魂飞魄散,还是张氏反应快,及时从贾敏嘴里抠了出来,虽动作粗鲁得让本来就被折腾得奄奄一息的贾敏越发脸白如金纸,好歹没将那不明作用的药丸子咽了下去。

只是张氏动作再快,快不过魏氏下一个动作,她只似笑非笑地环视了众人一眼,眼光从贾母、王氏、张氏到林母脸上滑过,完全不管贾母恨极的质问,往自己嘴里也塞了一颗药丸子,不会子,就嘴流紫血倒地亡毙了。

贾母气了个倒仰,林母脸色也极不好,但她相对又气又急大失分寸的贾母,总还好些儿,忙忙让人传了府里头通晓产育的嬷嬷过来,自己亲自扶着贾敏的手:“好孩子,再使使劲儿,孩子脑袋都看着了!”

贾母也顾不得生气,也顾不得哭,忙忙抚着贾敏另一边儿的手:“敏儿敏儿,现在可睡不得,赶紧的,我大外孙要出来了呢!你再用用力,回头让我大外孙好好儿孝顺你!”

贾敏秉性柔弱,本是累极,但天下至强者不过做母亲的心!她得了两位母亲亲口言明的一丝希望,再怎么彷徨,也咬牙喝下一碗参汤,拼了命地用力,两刻钟后,终于产下一子。

胖呼圆润,却面容紫涨、毫无哭声的一个男孩。

贾敏没听到哭声,睁着眼睛不肯晕过去,声音虚弱却极坚定地要求看孩子,贾母看着孩子,又看看女儿忽然红得异常的脸色,心里一咯噔,就是原本对贾敏坚持要用自己寻摸的产婆、结果倒闹出此等事故很有些不满的林母,看着贾敏也有些儿不忍,只开口劝她先睡下,回头精神了再看孩子,偏偏贾敏不肯,眼睛瞪得吓人,只直勾勾盯着那孩子看。

王氏左右看看,就忍不住上前一步:“姑奶奶,孩子不中用了,你还年轻,以后再……”

话没说完,就被贾母一口唾到脸上,王氏涨红了脸,握着手帕退下,可贾母再不顾她面子再给她难堪,贾敏却已经一口血吐出来,撑起的那口子心气一泄,人就彻底晕软下去,偏充当产婆的嬷嬷还雪上加霜喊一声儿:“不好了,奶奶血崩了……”

贾母心疼得刀割一般,昨儿此时,她还在暗自高兴敏儿即将终生有靠了呢!转眼还不到一天,就大外孙也没了,女儿眼见着也……

慌慌乱乱之间,只听得外头有人来报,说是宁国府里陈夫人来了,林母抹一把泪:“赶紧迎到……”

一时也不知道该迎到哪儿去,又该由谁接待,贾母心里对陈氏就越发不满,就是陈氏几息功夫已经直接进来,贾母更不喜她也不管自己一身寒气冰了敏儿的,不妨陈氏先是掏出一丸子丸药直说要给贾敏喂下,自己就转身摆弄那个浑身青紫的婴儿去,连对林母贾母打声儿招呼都没有。

贾母此时却来不及不满,亲自拿过那枚丸药看了看,看不出何物所制,闻着倒是清香扑鼻精神大振的,又见贾敏身下那血就是用了药也没止住,虽不愿承认,但想着东府里那位公主媳妇,贾母也是相信他们比起国公府,更可能得些秘制好药的;又听得耳边一声婴啼虽羸弱如小猫,此时却响如惊雷美如天籁,林母已经喜得三步并两步凑到陈氏身边儿,贾母一咬牙,亲自将药给女儿灌了下去。

不一会,贾敏果然醒转,身下的血也慢慢止住了,贾母虚脱地跌坐在她床头:“好孩子!你要吓死母亲了!”

又难得真心谢陈氏一回,陈氏只是笑,抱着孩子又喂他喝了不知道一点子什么,才交给林母,林母亲自抱着到床前给贾敏看,贾敏不敢置信:“原先二**不是说……”

贾母瞪了王氏一眼,笑着安慰女儿:“你二**至今不曾开怀,哪里懂得什么?刚出生的孩子不哭也是有的,照着屁股打两巴掌就好,偏你急得!若非你敷大**子带了好药来,今儿就出大事了!”

贾敏信以为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谢过陈氏,又看了一会子孩子,就倦极睡去,林母贾母都留了亲信人在里头服侍,众人皆退出来不提。

却说**匆匆回府,一进门就得知自己得了个大胖小子,本是大喜,更喜的是贾敏虽脱了力伤了身,却不是什么致命的大碍,只需好好养着,总会恢复……只再一听林母说起产房之事,那脸就青了。

只是想不通,怎么敏儿的奶嬷嬷,偏偏就要害她呢?

林母也没指望儿子想通:“内宅的事儿内宅妇人处理,你只管外头就是,母亲总会给你个交代的。”

**对母亲甚是放心,只是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少不得自己也让亲信查了一回,奇的是,林母也好,**也好,就是贾母据说也查了,偏偏谁也没查出个缘故来,也就只得慢慢放下此事,只是对于贾敏,**越发怜惜,就是林母,少不得也腾出手护她几分――到底这个媳妇儿虽在内宅上傻了点,好在没坏心,又为林家生了大孙子,唉,护就护了吧!自己就是个劳碌命啊!

贾敏的日子从此越发如鱼得水,虽说美中不足是连齐老太医却不过**三求四央来了一趟,依然说她伤狠了,需得好生调养几年、不得有孕,但看着日渐健壮起来的大儿子,再想想就算知道自己这几年都不宜生养也没停了通房们汤药的婆婆,和依然只有自己真个不便时还会偶尔往通房那儿歇一回的丈夫,贾敏也委实更无所求了。

就连那怎么都想不明白的奶嬷嬷魏氏,也慢慢抛诸脑后。

倒是皇帝水瀞稀奇得很――虽林家这事儿没大肆张扬,不过水瀞也算是贾家人了,也没被瞒住,可惜他虽爱八卦,却不是个真会动用暗卫监视探讨各家后院八卦的性子,因此等到听说后再查,竟也没能查出什么来,水瀞扯着贾敬的大尾巴就忍不住奇怪:“这事儿算怎么回事?”

贾敬也不知道,也没得因为一点子事儿特特跑贾敏那儿搜罗她身边上下人等记忆的,更懒得找魏氏的魂魄问――到底贾敏在贾敬心里还是隔了几层,害她不会,遇上了拉一把也可,但也没真看得多宝贝――不过水瀞既然问了,正好贾敬最新稀罕卦算之术,闻言就卜了一卦,琢磨了半天半猜测道:“似乎是,史氏做的事儿,报应到女儿身上了。”

“哦?史氏做的事?对贾赦家做的那事儿?”水瀞摸着下巴,史氏在贾赦嫡妻怀孕时很是给了她些“特殊”照顾,连水瀞都听说了,还是贾敬看着贾赦的份上伸了把手,张氏才能顺顺利利生下健康体壮的长子贾瑚……

这么一想,水瀞也懒得再查贾敏那事儿,反正她们**平安,对**也是个交代,至于期间贾敏受的罪,既是为其母受过,也就不必再追究了……——

作者有话要说:莫的新文,是这个世界的子时代,敷大哥哥贾敬夫夫也会出现,当然还有黛玉啦宝钗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红楼+综]十九在红楼》,日更两千五中,求收藏求包养~


100、添丁加口背后的事儿1 老四之于保清,正如老八之于保成

贾家这两年是添丁家口的好年成,东府里头璋大奶奶得了长女,西府里头赦大太太得了次子,就是外嫁的姑娘们,贾敏添丁,贾珊也有了身孕,两府里头满是喜气,就是贾母略有不足,政儿媳妇至今不曾开怀,又因她在贾敏生产时的表现实在让史氏膈应,很是指了身边两个大丫头去给贾政当通房,虽是因贾代善阻挠,不曾停了她们的避子汤,当西府里头的规矩,长辈身边就是养的猫儿狗儿也比别个尊贵,这赐下的活生生的俏丫头,可实在够王氏膈应的!

亏得贾政不知道王氏当日在他妹妹产房里闹出来的破烂事儿,因心思都在举业上,又素来羡慕清贵人家的规矩,又知道朝廷命令**庶子前程,就是生下庶子的官员,前程上头也很有些妨碍,又见皇家几位亲王郡王们,连皇帝都一样儿,只得嫡妻嫡子,也就不在通房上头用心,还算让王氏有了那么点安慰。

可再安慰,眼见着先是来一个丫头报信说璋大奶奶得了长女,还不等王氏松一口气呢,就听得又一个丫头喜气洋洋地来报信说赦大太太得了个哥儿,**均安,王氏的心立刻咯噔一下,见贾母竟难得笑得不动声色的慈和,心里又是一跳,果然这位面慈心善近年一心念佛的婆母,再看向她的眼神就是掩饰不住的失望。

王氏恨得不行,可她在贾敏那儿还有个魏氏可以伸伸手,在大**张氏那儿,竟是收买的人再多也没用,就是眼见着她将那些特制的点心该吃吃该喝喝,回头依然好好儿的,现在还生下第二个儿子了!

那个贾瑚也是,出生时还病歪歪的,眼看着养不活,偏公爹信了那什么暂时出家之类的话儿,送到道观里住了几年,前儿见着,竟是健壮精神得很……

说来,张氏还真没招惹王氏,可怎么说呢,有些人天生不需要招惹也能想出千万种理由看谁谁谁不对盘不顺眼的,王氏正好是前者,张氏正好倒霉地成了后者,这莫名其妙的,连为夫家添丁都成了罪过,也实在无奈得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